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才是我家

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才是我家

正當周圍的人議論紛紛時,一個女人走到韓三千面前,用命令的語氣對韓三千說道:「放開他。」

韓三千抬頭一看,眼前這個面熟的身影,讓他有些不敢相信。

米菲兒!

曾經不依靠男人,想用自己能力證明女人也能撐起一片天,不對任何潛規則低頭的她,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雖然韓三千和米菲兒之間有不少的恩怨,畢竟這個女人曾自以為是的認為韓三千喜歡她,甚至還不止一次刁難過韓三千,但是韓三千對她卻沒有太多的敵意,反而是非常欣賞米菲兒。

米菲兒長得很漂亮,以她的姿色,隨隨便便找個有錢人,便可以輕輕鬆鬆的過上好日子,完全不需要自己努力。

但是米菲兒對於自己的事業非常堅持,而且從不對金錢低頭,這樣的一份堅持能夠出現在一個女人身上是非常難得的。

但是她出現在燕京,而且還和鍾天離這樣的人認識,看樣子,曾經昂頭拼事業的米菲兒,已經墮落了,她終究還是淪為了金錢的玩物。

「沒想到在這裡遇見你,楊萌呢?」韓三千問道,她和楊萌兩人算是形影不離,走到哪機會都是一起,但是楊萌現在卻沒有在她身邊,讓韓三千感覺很奇怪。

米菲兒眼神中閃過一絲痛苦,當她選擇為金錢低頭的時候,她便和楊萌分開了,因為她知道自己不在和楊萌同屬一個世界,她也不希望楊萌看到自己墮落的樣子。

「跟你有什麼關係,我讓你放開他。」米菲兒咬著牙說道。

韓三千不屑的看了一眼鍾天離,雖然他不知道米菲兒和鍾天離的關係,但是米菲兒既然要幫鍾天離,顯然是想要趁著這次機會和鍾天離拉近關係。

「燕京還有很多有錢人,我奉勸你還是別跟鍾家扯上關係,否者你的付出不過是泡影而已。」韓三千說道,他不關心米菲兒以什麼樣的姿態求生,又以什麼樣的心態去攀龍附鳳,只是好心提醒米菲兒一句,因為鍾家在韓三千的眼裡,已經是大廈將傾。

「我願意跟誰有關係就跟誰,你管得著嗎?」米菲兒上前,竟然一把推開了韓三千。

蘇迎夏見狀,眉宇間微微帶著怒意,要是男人之間的戰鬥,她絕不會插手,可是這個女人欺負她的男人,這就讓她忍不了了。

把韓念交給施菁,蘇迎夏走到韓三千身邊,對米菲兒怒斥道:「好言相勸,你要是不聽,就自己後悔去吧,別不識好人心。」

每次看到蘇迎夏,米菲兒內心就會有一種恥辱感,因為她曾經覺得韓三千喜歡自己,覺得韓三千這個屌絲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但是知道了韓三千的身份,知道了韓三千的老婆是蘇迎夏之後,米菲兒才知道自己的臆想有多麼可笑,她雖然漂亮,但是和蘇迎夏比起來,還是有著一段差距的,有這麼漂亮的老婆,韓三千又怎麼可能喜歡她呢?

米菲兒低著頭,把鍾天離攙扶起來,一言不發的離開了。

「這人是誰啊?」蘇迎夏不解的對韓三千問道。

「不是什麼重要的人,趕緊走上,女兒餓壞了可不行。」韓三千說道。

蘇迎夏連連點頭。

一行人走出機場,秦林早以備好車在路旁等待。

看到韓三千,秦林便恭恭敬敬的走到身邊,喊道:「三千哥。」

「秦林!」施菁看到秦林之後,表現出無以復加的驚訝,秦林雖然不如那些世家有名頭,但是他的豐千公司在燕京也是非常有名氣的,更重要的是,秦林白手起家被許多年輕人奉為創業偶像,算是燕京商界知名度非常高的人。

他,怎麼會認識韓三千,而且還叫韓三千哥呢?

關於豐千公司,這是韓三千除了頭骨事件之外,隱藏得最深的一件事情,因為這是他翻身的籌碼,所以除了他和鍾良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

想當年,南宮千秋的逼迫,不得已讓小小年紀的韓三千創建自己的勢力,隱忍數十年,豐千公司成為了他最大的底牌,也是他資金的來源,這一份暗中壯舉,是南宮千秋臨死都不知道的。

「韓夫人,沒想到您竟然認識我,真是三生有幸。」秦林說道。

施菁看了一眼韓三千,滿眼疑惑,似乎想要得到一個解釋。

「豐千公司,其實是我的公司,十四歲那年我便知道南宮千秋把我當作外人,所以我必須要擁有自己的底牌,於是,我暗中創建了豐千公司。」韓三千解釋道。

「可……可你才十四歲而已啊!」施菁不敢置信的表情中帶著許多驚駭,她無法想象,一個十四歲的孩子,是依靠什麼成立公司的。

「十四歲很小嗎?」韓三千搖了搖頭,說道:「至少對我來說,十四歲已經不小了,因為我受到了太多不公平的待遇,那時候的我便很清楚,如果沒有自己的底牌,我將會徹底淪為一個廢子,會被韓君一輩子騎在頭上。」

施菁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重重吐出,對她來說,這件事情非常不可思議,甚至讓她有點像是做夢的感覺。

十四歲,那年的他,被南宮千秋當作廢物排斥,在南宮千秋的心裡,韓君才是撐起韓家未來的人選,所以她把所有的寵愛都給了韓君,可是誰能夠想到,真正優秀的人,在十四歲時已經有了自己的公司,已經在謀划自己的未來。

「南宮千秋如果能夠把關注放在你身上,她肯定會知道誰才是真正的韓家未來。」施菁嘆了口氣說道。

韓三千冷冷一笑,就算讓南宮千秋知道了又如何,她就能夠承認自己優秀了嗎?

不會,韓三千可以肯定,即便讓南宮千秋知道,她也只會想辦法毀了豐千而已,絕不會認同韓三千的能力。

「往事隨風,不提這些事情了,先回家吧。」韓天養適時的說道。

眾人上車之後,朝著韓家大院而去。

韓三千雖然早已經放話整個燕京,但是韓家大院卻無一人下跪。

這種情況也是正常的,畢竟在沒有見識到韓三千的厲害時,誰又願意做下跪這種丟臉的事情呢,而且現在有鍾家出頭,那些人躲著看熱鬧就行了,不需要這麼快表態。

「看來那幫人沒有得到教訓,是不會來道歉的。」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三千,這幫人看得最重的就是面子,只有當生命受到危機的時候,他們才會明白面子不值一提。」韓天養說道。

韓三千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一行人回到韓家大院,對韓三千來說,這是一個充滿他童年回憶的地方,只可惜,這一份童年回憶並不快樂,所以他不會對這裡有半分留戀的感覺。

倒是蘇迎夏左顧右盼,畢竟這是韓三千的家,她和韓三千結婚這麼多年,可從來都沒有來過。

「三千,你家大得這麼誇張嗎?」蘇迎夏一副咋舌的表情問道,山腰別墅對她來說已經夠大了,但是這個院子,卻是更加大得離譜,而且在燕京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其價格可不是山腰別墅能比的。

「這不是我的家,我帶你去看看我真正的家。」韓三千說道。

蘇迎夏不太理解韓三千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這不就是韓家嗎,怎麼會不是他的家呢?

跟著韓三千,來到後院角落的小屋,這間小屋和整個韓家大院格格不入,就像是一個放垃圾的地方。

「這,才是我住的地方,南宮千秋曾經把我關在這裡整整半年時間,不讓我離開一步。」韓三千說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才是我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