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我才是規矩!

第七百五十二章 我才是規矩!

正當雷鶴鳴內心洋洋得意的時候,他突然感覺自己的腿滯空不前,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所阻擋。

不知道什麼時候,韓三千已經站在了姜瑩瑩身邊,輕描淡寫的用手臂擋下了雷鶴鳴的致命一擊。

「哎。」韓三千看著姜瑩瑩,嘆了口氣,她終究是個小姑娘,心性不穩,隨隨便便被雷鶴鳴一句話激怒,如果不是他提前有所防備,姜瑩瑩就算還能活下來,恐怕也是個腦子不正常的傻子了。

「韓三千,你在幹什麼!」雷鶴鳴咬牙切齒的看著韓三千,這是冠軍賽的擂台,而韓三千竟然敢在這種時候上台。

「韓三千,你這是在破壞冠軍賽的規矩,你知道會是什麼下場嗎?」場邊,方戰天也在怒吼著,因為姜瑩瑩本應該死了,但是韓三千的突然出現,卻讓姜瑩瑩逃過一劫。

「規矩,有我韓三千在的地方,我才是規矩。」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這番話一出,整個場館內的人無不是瞠目結舌。

這可是燕京武道協會所舉辦的武道大會,而他竟說自己才是規矩,這不就是完全沒有把武道協會放在眼裡嗎?

「韓三千,你好大的口氣,你這是在挑釁整個武道協會嗎?」雷鶴鳴冷聲說道。

剛說完這句話,只見韓三千一腳便把雷鶴鳴踹飛了出去,這位武道界的新星,連一點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場館再次震驚,不論是普通觀眾,還是武道界人士,他們都非常清楚雷鶴鳴的強悍實力,而韓三千竟是一招就把雷鶴鳴打下了擂台,這說明他本身的實力也是非常強悍的。

「誰要是認為我破壞了規矩,現在可以站出來挑戰我,我輸了,便認你們的規矩,你們要是輸了,我就是規矩。」韓三千淡淡的說道,隨即攙扶起了姜瑩瑩。

姜瑩瑩低著頭不敢看韓三千,因為她知道自己不是在實力上輸給了雷鶴鳴,而是因為雷鶴鳴的話影響了心態,才會導致這種局面,所以她無顏面對韓三千。

而且讓韓三千為她出頭,顯然會得罪整個武道協會,這對於韓三千來說,可是一個巨大的麻煩。

「韓三千,你太狂妄了,讓我來領教領教你。」

「無知的年輕人,竟敢挑釁武道協會,不知死活,我來讓你嘗嘗厲害。」

「韓家已經沒落,沒想到你這種小角色竟然還如此不懂低調,既然如此,你今天就死在這裡吧。」

韓三千的話說完之後,好幾個不服的人站了出來,一個個凶神惡煞,顯然不打算放過韓三千。

這幾人在燕京武道界都是有名的傢伙,而且實力不俗,他們的出現,立即讓這場冠軍賽變得更好看了。

對於普通觀眾來說,誰是冠軍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今天能夠看到一場意外的精彩。

「你先去休息。」韓三千對姜瑩瑩說道。

姜瑩瑩默默無聲的走下擂台,內心非常後悔,只可惜時光不能倒流,現在她後悔也沒用了。

韓三千整理了一下衣衫,看著擂台下幾個目露凶光的人,說道:「一起上吧,節約時間。」

「你……」

「韓三千,你何來資本這般狂妄。」

「武道界還輪不到你這種廢物羞辱。」

這幾人怒了,但是觀眾席上的觀眾,卻被韓三千這番話徹底點燃了激情,一個個鬼哭狼嚎著。

一己之力,單挑整個武道協會,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更是沒有人敢想象的。

「要是嫌棄擂台太小,我可以下來陪你們玩玩。」韓三千說完,縱身一躍跳下擂台。

對,無不是氣得臉色鐵青,以他們的名號,在燕京武道界那是響噹噹的存在,可是現在卻被韓三千這般無視,實在是忍無可忍。

「既然你要找死,我們便成全你。」

「一起上,殺了這個目中無人的小子。」

「韓家小兒,下了地獄可別後悔。」

看台上,翌老神情卻沒有絲毫緊張,反而顯得格外的淡定,畢竟他能夠逼得方戰使出掌心劍,這些世俗角色又怎麼可能是韓三千的對手呢?

只是韓三千這麼一鬧,整個燕京武道界都會翻天覆地啊。

「翌老,韓三千會不會太高調了?」方戰說道。

「依我看,他是故意這麼做的,算是給韓家對手一個警告,這小子的心思,可是深沉得很吶,他做的每件事情,背後都牽扯著很多的利益,整個場館,除了我們兩人之外,恐怕所有人都被他算計進去了。」翌老笑著說道。

方戰深吸了一口氣,感嘆道:「他的實力不簡單,城府更是驚人,看來臨潼是完全沒有機會斗得過他了。」

面攻擊,韓三千眼神里閃過一抹讓人無法察覺的血色,衣衫下的肌肉在瞬間便鼓脹了起來。

一招!

兩招!

三招!

韓三千面,沒有絲毫敗退的頹勢,反而越戰越勇,這讓無數人驚駭不已。

要知道,人幾乎是燕京武道界頂尖高手的存在,而他們聯手竟然也無法對韓三千形成壓制的效果,這足以說明韓三千實力強橫。

「這傢伙,怎麼會這麼厲害!」看台上,鍾天一咬牙切齒的說道,心裡一片寒氣騰升,如果韓三千今天不死在這裡,對於鍾家而言的威脅就太大了。

「不是他太厲害,而是現在的武道界,太過廢物。」陳豹不屑的說道,在他這位武道協會創始人面前,現在的武道界已經徹底沉淪,像這種身手的人,在以前根本就上不了檯面,可現在,卻是被稱為頂尖高手,實在是笑話。

聽了陳豹這句話,鍾天一內心稍微安定了一些,只要陳豹能夠殺了韓三千,那麼這個威脅就不值一提了。

一人之力,竟是打得整個武道界不敢吭聲了嗎?

「還有誰不服嗎?」韓三千開口問道。

這一句話如同春雷在眾人耳畔炸響。

打還不夠,他竟然還在挑釁著燕京武道界。

難道說,他真要把燕京武道界的所有人輪流打一遍嗎?

方戰天喘著粗氣,他萬萬沒有想到韓三千竟然會這麼厲害,即便是雷鶴鳴面攻勢,也絕不可能會有半點勝算,而他,卻是如此輕鬆解決了這個危機。

難怪說他剛才擋下雷鶴鳴致命一擊的時候,還能做到面不改色。

如果韓三千不是去了雲城,燕京的武道界,哪還有雷鶴鳴之名?

至於王鑫,他早就已經傻眼了,一臉獃滯的表情,似乎不敢相信韓三千戰勝了武道界高手。

韓家小少爺,不是早以被南宮千秋定義為廢物了嗎?他怎麼會這麼厲害!

難道說,這才是韓家的真正底牌,南宮千秋寵溺韓君,只是她釋放出的煙霧彈,故意隱藏了韓三千的厲害?

王鑫長吁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說道:「多少年了,燕京武道界已經多少年沒這般熱鬧過,自從陳豹離開之後,從未有人能夠表現出如此強大的統治力。」

在陳豹的那個時代里,武道界常有新星升起,因為那時候的武道協會條件非常苛刻,想要加入,必須要擁有得到陳豹認可的實力才行。

而陳豹的標準異常之高,這不得不迫使那個時代的人努力訓練,但是陳豹離開之後,標準便降低了許多,也就導致了現在武道界的魚龍混雜。

這時,王鑫餘光突然看到一個滿頭花白的老人朝著韓三千走去。

當看清那人的樣貌時,王鑫眼神里露出了一絲驚恐:「陳豹!竟然是陳豹!」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五十二章 我才是規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