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四章 方戰出手?

第七百五十四章 方戰出手?

簽訂生死狀,擂台上不僅分高下,更是分生死,韓三千此舉在旁人看來,他把自己逼到了絕境,沒有人能夠真正想通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翌老卻皺起了眉頭。

翌老很清楚,如果韓三千沒有信心擊敗陳豹,他是絕對不可能簽訂生死狀的,而且以韓三千之前對戰方戰時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他的確不懼陳豹,可是韓三千要殺了陳豹這一點,讓翌老想不通。

陳豹,亦或者說整個武道協會,都是韓三千的踏腳石而已,只要踩著這兩者上位,韓家在燕京的地位就將變得至高無上,可他沒必要把陳豹趕盡殺絕。

「方戰,看來需要你出手了。」翌老對方戰說道。

「翌老,難道你擔心韓三千不是陳豹的對手嗎?」方戰疑惑道,在他看來,韓三千的實力對付陳豹應該是綽綽有餘的,因為韓三千現在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世俗的範疇,即便是在天啟而言,韓三千也能夠稱之為高手,怎麼可能需要他出手呢。

「我讓你出手,不是救韓三千,而是救陳豹。」翌老說道。

「為什麼?」方戰不解的問道。

翌老嘆了口氣,說道:「陳豹在武道傾其一生,他不應該死得這麼凄慘,所以我想留他一條命。」

方戰點了點頭,原來是翌老出於對陳豹的憐憫,所以才想讓他死,大概是因為陳豹也是武道中人,所以翌老才會產生這種感覺吧。

「只可惜他曾經放棄了進去天啟的機會,否者的話,現在的實力絕不止於此。」方戰說道。

擂台上,簽訂生死狀之後的兩人已經開始過招。

陳豹曾經代表著燕京武道界的巔峰,任誰提及這兩個字,都不敢輕視,他的地位幾乎可以和某些大人物處於同等位置。

即便是現在,陳豹的實力於燕京而言,也是無人能夠超越的。

只可惜,他遇上了韓三千,遇上了即便是翌老都不敢輕視的人。

韓三千的未來,是翌老都無法去想象的。

這樣的人,陳豹又如何是對手呢?

在場大部分人看來,韓三千很快就會敗下陣來,畢竟陳豹的威名響噹噹了幾十年,他所代表的巔峰沒有人能夠超越,其實力和韓三千這樣的年輕人相比,自然會有著極大的懸殊。

哪怕是陳豹自己也是這麼覺得的,他甚至早就已經在內心給韓三千註定了結果,物招之內,必讓韓三千死在擂台上。

但是隨著兩人交手開始,陳豹便越發的感覺心驚,他所試想的結果並沒有發生,眼前這個年輕人不僅能夠和他打得有來有回,而且他連一點優勢都沒有。

怎麼可能!

這是陳豹此刻內心最真實的想法,交手之前,他可不認為韓三千會是他的對手。

但是在交手之後陳豹才震驚的發現,眼前這個年輕人絲毫不弱於他。

難道是我的身手退步了嗎?

陳豹默默的想著,他並不覺得韓三千會在這麼年輕的年紀擁有如此強悍的實力,所以他才會認為是自己的身手退步。

在陳豹正當年的時候,他也非常厲害,但是要拿同樣的年紀和韓三千相比,他是絕對沒有韓三千這麼厲害的。

「我曾經見過你。」陳豹在交手中,突然對韓三千說道。

韓三千眉頭微微一皺,並未說話。

「在韓家大院,南宮千秋曾邀請我去,希望武道協會能夠幫助韓家,那時候我便見過你,而且還對南宮千秋問起過。」

「你想知道南宮千秋怎麼評價你嗎?」

陳豹這些話的用意韓三千沒有去猜測,但是為了避免心態不受影響,所以韓三千隻把這些話當作耳旁風。

「她說你是個沒用的廢物,遲早會把你趕出韓家,你是韓家的災星。」

韓三千表情冰冷,南宮千秋是如何看待他的,不需要陳豹過多廢話,他是當事人,他比任何人的感覺都要來得深刻。

「如果你想用這些話來影響我,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對我來說沒有用。」韓三千冷聲道。

陳豹輕微的搖了搖頭,說道:「我只是很好奇,曾經的廢物,怎麼會變得這麼厲害,你有什麼樣的奇遇嗎?」

「等你下了地獄,去問問閻王,或許他會告訴你。」韓三千說道。

對話的過程中,韓三千已經對陳豹形成了一種壓制,幾乎把陳豹逼到了擂台邊緣。

而這樣的一幕,讓在場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喘。

在幾分鐘之前,他們內心認定了韓三千必死無疑,可是現在,韓三千卻在壓著陳豹打,完全佔據了優勢上峰,這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此刻的鐘天一臉色極度難看,陳豹是他對付韓三千的最後王牌,如果連陳豹都輸給了韓三千,鍾家還拿什麼抗衡韓家?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會這麼厲害,這可是陳豹,是燕京武道界的第一人。」鍾天一不甘的咬牙切齒,恨不得所有人衝上擂台把韓三千圍剿死。

只要韓三千死,鍾天一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因為他很清楚韓三千踩著武道協會上位之後鍾家會面臨什麼。

只可惜,鍾天一無法如願,他的想法怎麼可能影響到擂台的變化呢?

同樣震驚的,還有方戰天和雷鶴鳴。

雷鶴鳴是武道界新星,曾放言燕京不可能有年輕人比得過他,這是雷鶴鳴自傲的資本,但是在這一刻,他的所有自傲都變得可笑至極。

沒有年輕人比得過他?

現在擂台上的韓三千,不就是年輕人嗎?

而且不僅是比得過他,更是給他創下了一個永遠也無法跨越的鴻溝。

韓三千的對手可是陳豹,這要是換做雷鶴鳴,他早就已經死在陳豹手裡。

「館主,這個人真的是陳豹嗎?」雷鶴鳴深吸了一口涼氣說道。

方戰天苦苦一笑,說道:「他不是陳豹,還能是誰呢?你要是覺得他很弱,這絕對是一個愚蠢的想法,是因為韓三千太強,所以才能夠壓著陳豹打。」

雷鶴鳴心肝具顫,但他內心還是掙扎著一份不甘,說道:「難道不是因為陳豹年紀大了,功力有所退步,所以才會這樣嗎?」

方戰天內心也不願意承認韓三千厲害,但事實已經擺在面前,並不是他否認就有用的,而且陳豹的實力是不是有所退步,相信在場許多人都看得出來。

陳豹還是當年的陳豹,只是他的對手更強,所以才會讓他落入這種境地。

「雷鶴鳴,看樣子天啟和你無緣了,而且從今往後,你必須要低調才行,一旦和韓三千有了矛盾,不止是你要完蛋,戰天道館也要跟著你陪葬。」方戰天說道。

雷鶴鳴一直以來的驕傲在這一刻徹底粉碎了,他本以為自己能夠成為燕京武道界第一人,但是韓三千的出現,讓他的美夢化成了泡沫,而且一向自傲的雷鶴鳴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那就是韓三千已經成為了他永遠無法跨越的溝壑。

方戰天看了一眼王鑫,這位同門師兄弟,本已經走到了絕路,凌雲道館倒閉只是個時間問題而已,但是他似乎得到了上天的眷顧,竟然能夠認識韓三千這樣的人。

以韓三千的表現,讓凌雲道館起死回生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一刻,方戰天突然有些羨慕王鑫,如果是他認識了韓三千,結局就會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王鑫現在還是懵逼的狀態,好不容易適應了姜瑩瑩給他帶來的震撼,韓三千對上陳豹所表現出來的壓制力,再一次讓王鑫震驚得無法回神。

這都是遇上了什麼妖魔鬼怪,怎麼一個個的都厲害得這麼變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五十四章 方戰出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