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放棄抵抗

第七百五十五章 放棄抵抗

韓三千越戰越勇,被逼到擂台角落的陳豹只能被動防守,這種情況,即便是那些普通觀眾也看得出來誰更強,而那些武道協會的人,自然更加清楚陳豹和韓三千的實力差距有多大。

沒有人能夠想到事情會演變到這種地步。

當年的武道第一人,被韓家廢物小少爺壓製得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眾武道協會的人都清楚,今天之後,武道協會很有可能會淪為一個笑話,而韓家在燕京的地位,將會以直線上升,恐怕今後燕京再無能夠抗衡韓家的世家。

「沒想到韓三千居然會這麼厲害,連陳豹都不是他的對手。」

「真是讓人沒想到啊,韓三千不是個廢物嗎,怎麼會這麼厲害。」

「韓君入獄,韓家本來應該沒落才是,可是現在因為韓三千,韓家恐怕會達到史無前例的高度啊。」

「這次得罪韓家的那些人,可得夾著尾巴做人了,一旦被韓三千報復,誰承受得了?」

看台上的觀眾議論紛紛,從之前的不看好韓三千,到現在給與了韓三千至高無上的評價,這個過程,只不過經歷了幾分鐘便改變了。

「韓三千曾說讓所有針對過韓家的家族到韓家大院面前下跪請罪,我記得整個燕京都把這些話當作玩笑,但是現在,誰還敢說是玩笑話?」

「韓家大院門前最近要熱鬧了,不知道有多少人得去下跪。」

「韓三千,才是能夠撐起韓家的人,韓君算個什麼東西。」

擂台上,陳豹自知自己的實力無法和韓三千抗衡,雖然心有不甘,但是面對強大的對手,他卻不得不認命。

突然,陳豹放棄了抵抗,他不止是要認輸,而且還得賠上自己的性命。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陳豹必死無疑的時候,擂台上一個身影一晃而過,以常人肉眼根本看不清的速度擋在了陳豹面前。

韓三千的致命一拳被他硬生生的擋下,而他顯然也不太好受,表情明顯閃過一絲痛苦。

「怎麼又來了一個人,難道他是陳豹的幫手嗎?」

「這傢伙速度真是快啊,我根本就沒看清他是怎麼上擂台的。」

「沒想到咱們燕京竟然還有這麼多隱世高手,武道協會算個屁啊。」

韓三千面對來人,微微皺眉,問道:「方戰,你是什麼意思?」

方戰收回微微顫抖的手,說道:「你這力量可真是驚人,要不是我早有準備,手恐怕已經廢了。」

「如果你還擋在我面前,不止是手會廢掉,你的命也會廢掉。」韓三千冷聲道。

方戰感受到韓三千的殺意,只能說道:「這是翌老的話,希望你能放了陳豹。」

韓三千目光如炬的看著方戰,這一刻,方戰直視韓三千的眼神,內心竟是不由自主的衍生出一股恐懼,這讓方戰自己都不敢相信。

他是個從來都不畏懼死亡的人,為什麼看到韓三千的眼神,卻會讓他控制不住的害怕呢?

「給我一個理由。」韓三千淡淡道。

「你也沒有非要殺了他的理由吧,你給燕京帶來的震撼已經足夠多了,我相信那些人以後再也不敢跟韓家做對,又何必賠上陳豹一條性命呢?」方戰說道。

「教訓如果不夠深刻,有些人是記不住的。」韓三千說道,這是他的經驗之談,他的手下留情已經引起了許多的過錯,所以韓三千現在做事,不會留任何餘地,他得讓那些看看他的凌厲手段,得讓那些人真正由心感到恐懼,只有這樣,才能夠徹底的解決麻煩。

「整個武道協會已經被你踩在了腳下,還不夠嗎?」方戰苦笑道。

韓三千看了一眼陳豹,他和陳豹之間無冤無仇,殺陳豹的理由,只是助長他的狠毒,讓韓家的那些仇人明白他是個不好惹的人,說起來,陳豹的確是有些無辜的,可他在關鍵時候出來阻止韓三千,這也不能怪韓三千。

但是要留下陳豹這條命的人是翌老,韓三千也只能給個面子,畢竟這白須老頭可是天啟四門的掌舵者。

「兩天之內,我要所有針對韓家的人,在韓家大院前跪下道歉,否者的話,我韓三千定會親自登門拜訪。」韓三千對著看台觀眾說道,雖然他不知道這裡面有沒有那些家族成員,但是他相信,這番話很快就會傳到那些人耳朵里。

從不知什麼叫做恐懼的鐘天一這一刻突然發覺自己有些腿軟,他面對任何事情都可以表現得非常淡定,甚至是遊刃有餘,但是這一刻,他卻有些迷茫了。

以韓三千這樣的實力表現,鍾家還有什麼資本和韓三千抗衡?

他的最後底牌陳豹,燕京武道界的第一人,都差點死在韓三千手裡。

「難道……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對付你了嗎?」看著韓三千離開場館的背影,鍾天一失魂落魄的說道,他一向高高在上的姿態,此刻也不禁耷拉起了雙肩,顯然毫無精氣神。

韓三千留在場館的話,很快就傳遍了整個燕京,引起的動蕩自然不用多說,那些家族開始人人自危,誰也想不出辦法能夠對付韓三千。

畢竟整個武道界都被韓三千踩在腳下不敢吭聲,他們又何來的能力去對付韓三千呢?

一旦等到韓三千登門拜訪,那可就是家破人亡的結局。

一時間,不少人已經打算去韓家大院前跪下贖罪,相比起死,更多人選擇了放棄尊嚴。

但是放棄尊嚴對於鍾家來說,卻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鍾明國是率先對韓家發難的人,他恨不得在韓家頹勢的時候,一舉推翻韓家在燕京的地位,可以說他是整件事情的發起人,曾經鍾明國還信誓旦旦的對外放言,只要有鍾家在,韓家就無翻身之日。

這樣的話對現在的鐘明國來說,就像是一個又一個的耳光打在臉上。

「天一,到底是怎麼回事,陳豹都出馬了,怎麼可能還能讓韓三千這麼囂張。」鍾明國對鍾天一問道。

鍾天一說道:「爺爺,就連陳豹都輸了,甚至差點死在韓三千手裡,他的強大,已經遠超我們的想象。」

鍾明國屬於陳豹那個時代的人物,他比鍾家晚輩更加清楚陳豹的厲害,當年的陳豹展現出的統治力無人能比,哪怕是風頭最盛時期的炎君,也得比陳豹矮半截。

而現在,陳豹竟然會輸給韓三千這個年輕後輩!

「爺爺,要不我們還是去道歉吧,或許用不著下跪這麼誇張。」鍾天離提議道,雖然鍾天一的計謀沒有成功,鍾天離可以偷著樂,但是他現在更加擔心鍾家的動蕩,一旦鍾明國不願意服輸,整個鐘家的命運都有可能終結於此,鍾天離可不希望遭受這種無妄之災。

對鍾天離來說,只要有錢花,能夠繼續過上富貴生活便行了,至於道歉也就是有一定點的丟臉而已,相比起家族破產的結局可要好很多。

「這裡有你這個廢物說話的資格嗎?」鍾明國冷聲對鍾天離呵斥道。

換做以前,鍾天離早就嚇得不敢說話了,但是今天,他卻格外的大膽,反駁道:「在韓三千的眼裡,鍾家誰又不是廢物,爺爺,難道你還有辦法能夠對付韓三千嗎?整個武道協會,乃至於陳豹都對付不了韓三千,鍾家又憑什麼?」

「你……」鍾明國氣憤的指著鍾天離,說道:「你知不知道我鍾家的尊嚴會被韓三千踐踏,今後還怎麼抬起頭做人?」

「抬起頭做人?」鍾天離不屑一笑,說道:「低著頭做人,總比抬著頭做鬼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五十五章 放棄抵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