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 異變

第七百七十四章 異變

要讓人相信韓三千的實力,不論什麼人說什麼話都沒用,唯有他自己證明給所有人看才行。

不過原本對這件事情不抱任何希望的朱雀,現在卻有一點點期待了。

現在天啟所有人都不看好他,甚至等著看他的笑話,三殿那邊的人更是覺得翌老這個做法愚蠢至極,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翌老被打臉。

如果韓三千真的能夠證明自己,他不光能為自己爭氣,還可以給四門長長臉。

而且在這種情況之下,臨潼是否去三殿,更加無關緊要,因為韓三千不僅僅是有可能取代臨潼,甚至比臨潼更強!

「門主,你怎麼了?」

「要不,我們去勸勸臨潼吧。」

見朱雀不說話,幾個門人一臉擔憂的表情。

朱雀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至於臨潼要怎麼選擇,是他自己的事情,朱雀門不需要插手。」

幾人心裏嘆息不止,看樣子四門得全部毀在那個叫韓三千的傢伙身上了,真是不值得啊,四門多年以來和三殿平起平坐,如果因為他而讓四門低人一等,這會讓四門人心潰散的。

玄字級領地,當夜幕降臨的時候,韓三千和姜瑩瑩結束了訓練,吃了晚飯,洗漱一陣之後便回房休息了。

在黃字級的時候,韓三千擔心那些其心不軌的傢伙會對姜瑩瑩不利,所以睡在了同一房間,但是來到玄字級之後,兩人就分開了,因為姜瑩瑩在分級賽上的表現,已經讓不少人打消了對她的骯髒念頭,而且姜瑩瑩終究是個黃花大閨女,韓三千和她睡在同一個屋檐下也不太好。

回到自己的房間,韓三千掏出了手機,默默的看着手機上蘇迎夏和韓念的照片,這是他每晚必做的事情,只有看到這兩人,他才有更強的動力去做眼下的事情。

「老婆,想你了。」韓三千低聲自言自語。

與此同時,雲城山腰別墅,抱着韓念的蘇迎夏,同樣拿着手機,翻錄著以前和韓三千的合影,蘇迎夏緩解思念的方式和韓三千一樣,只能通過照片。

雖然打個電話聯繫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但蘇迎夏怕打擾到韓三千,幾番的翻出了電話號碼也沒有勇氣撥通。

「念兒,這是你爸爸,你好好看看,可得記住他的樣子,以後他回來了,你一定要學會叫他。」蘇迎夏拿着手機在韓念面前說道。

深夜,深睡的韓三千身體突然抖動了起來,而且面露痛苦之色,很快他便在床上痛苦的掙扎了起來。

雙手抱頭的韓三千此刻感覺腦袋就像是要炸開了一般,不僅疼得厲害,而且像是有什麼東西強行進入到了腦子裏。

不一會兒時間,韓三千已經渾身冷汗,甚至連床單被褥都被打濕了,這是他有史以來頭疼得最厲害的一次,幾乎讓他感覺自己已經逼近了死亡邊緣。

整個頭疼的過程持續了非常久,韓三千一度到了崩潰邊緣,強行的錘打自己腦袋,希望能夠讓疼痛停止。

但是這種由內而外的疼痛並不會因為外界而受到任何干擾,直到韓三千徹底的昏迷過去,他才躺在地上沒有動彈。

而這時候,他的頭部明顯有一陣若隱若現的紅光。

第二天一早,姜瑩瑩很早就在韓三千門外等著一起去訓練。

可是時間一點點流逝,韓三千卻遲遲沒有出門,這讓姜瑩瑩感覺很奇怪。

關於訓練這件事情,韓三千從來沒有偷懶過,他更不是一個會睡懶覺的人,今天是怎麼回事呢?

「三千哥。」姜瑩瑩忍不住敲門喊道。

門內沒有發出任何動靜,姜瑩瑩更是覺得奇怪,他睡覺非常警惕,有一點風吹草動就會驚醒,怎麼可能會聽不見敲門的聲音呢?

「難道三千哥已經去了訓練場地?」姜瑩瑩疑惑的猜測道,但又覺得不太可能,因為每天他們兩都是一起的,韓三千不可能扔下她一個人走了。

忍不住好奇的姜瑩瑩,終於推開了房門。

房門打開的瞬間,姜瑩瑩就發現韓三千捲縮在地上,這讓她大驚失色。

「三千哥,你怎麼了。」姜瑩瑩跑道韓三千身邊蹲下,發現他身體還在微微顫抖,而且身體冰涼。

姜瑩瑩終究是個女生,遇到這種情況瞬間就被嚇哭了。

「三千哥,你怎麼了,怎麼會這樣。」姜瑩瑩輕鬆的把韓三千抱回床上,不停的喊道。

韓三千沒有任何動靜,這更是讓姜瑩瑩的心態幾近崩潰。

這時候,方戰也來找韓三千了,因為韓三千遲遲沒有出現,他還以為韓三千在偷懶呢。

到房間門口,聽到姜瑩瑩的哭聲,方戰三步並作兩步,跑進了房間。

「瑩瑩,怎麼了?」方戰緊張的問道。

姜瑩瑩搖著頭,哭訴道:「我也不知道在回事,我進房就發現三千哥躺在地上,肯定是被人偷襲了,是臨潼,絕對是臨潼。」

方戰咬了咬牙,說道:「讓我先看看。」

方戰仔細的查看着韓三千的身體,並沒有任何的外傷跡象,但他很顯然承受了極大的痛苦,以至於即便已經暈死了過去,身體還是在顫抖。

「你先轉過去,我看看他其他地方有沒有傷。」方戰說道。

姜瑩瑩固執的搖了搖頭,雖然男女有別,但是她也想知道韓三千究竟是怎麼回事。

方戰見狀,只能無奈的說道:「你來幫他脫掉衣服吧。」

姜瑩瑩點了點頭,二話不說直接上手,替韓三千脫掉了衣服。

韓三千的肌肉算不上誇張,但線條絕對是最具美感的,讓姜瑩瑩看得有些眼神迷離,這才是男人應該有的身材啊。

「這是什麼東西?」當方戰看到韓三千胸口掛着的一條繩子時,不解的問道,這一條紅繩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而且也沒有懸墜,就是簡單的一條繩子而已。

姜瑩瑩搖了搖頭,以她和韓三千的關係,怎麼可能會知道這麼貼身的東西是什麼呢,不過只有繩子,也沒有護身符或者玉佩之內的東西,的確有些奇怪。

「可能是迎夏姐的東西吧,只有迎夏姐的東西,才值得三千哥這麼重視,隨時帶在身上。」姜瑩瑩說道,這是唯一能夠解釋紅繩價值的方式。

方戰點了點頭,不在去糾結紅繩的意義,因為他知道韓三千對蘇迎夏的感情,哪怕只是蘇迎夏的一戳頭髮,都是值得韓三千珍藏的。

「沒有外傷,也沒有被毆打的痕迹,這是怎麼回事。」把韓三千的身體檢查了一遍之後,方戰並沒有發現任何傷勢,這讓他覺得非常疑惑。

既然沒有傷,他身體所呈現出來的痛苦表現又是怎麼回事呢?

「會不會是腦袋?」姜瑩瑩小心翼翼的說道,她不敢朝着這方面想,因為腦袋一旦受到重創後果是非常嚴重的。

方戰深吸了一口氣,如果真如同姜瑩瑩說的這樣,那可就慘了,畢竟現在四門的面子,可都在韓三千身上。

正當方戰伸出手準備去查探韓三千腦部有沒有傷的時候,韓三千突然睜開了眼睛。

「三千哥。」姜瑩瑩迫不及待的喊道。

「你們,怎麼了?」韓三千眼神迷茫的問道。

見韓三千還認得自己,姜瑩瑩喜極而泣,說道:「三千哥,你怎麼樣了,是誰偷襲了你。」

偷襲?

韓三千回憶著昨晚的事情,頭疼劇烈發作,以至於他後來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看樣子是昏迷的時間太長,這才導致姜瑩瑩和方戰來到自己的房間,從而引發了誤會。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七十四章 異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