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一章 塘底?

第九百二十一章 塘底?

「你的臉怎麼了?被哥哥發現了嗎?」

丫鬟回到陳家府邸之後,陳嫣然看到她臉上的紅腫,誤以為是陳鐵辛打的,一時間還有些心疼,畢竟是她要求丫鬟去找韓三千,不免會有些內疚。

「小姐,我看到韓三千了。」丫鬟說道。

「他在哪,你為什麼沒有帶他來見我。」聽到韓三千這三個字,陳嫣然的情緒瞬間就激動了起來,她想要見到韓三千的心是非常迫切的。

「小姐,我這臉上的傷,是他妻子打的。」丫鬟繼續說道。

「妻子!」

陳嫣然耳畔如有春雷炸響。

韓三千竟然已經有妻子了!

怎麼會這樣。

他離開陳家府邸才多長時間,怎麼會這麼快就有妻子了呢?

陳嫣然深吸了一口氣,問道:「怎麼回事,他哪來的妻子?」

「小姐,你不會是真的喜歡上韓三千了吧?」丫鬟不解的問道,她實在想不明白小姐為什麼要找韓三千這個廢物,而且這個廢物,現在還有了新的女人,有什麼值得小姐留戀的呢?

「我找他,並不是因為我喜歡他,而是有其他的原因,這關乎著陳家今後在龍雲城的地位。」陳嫣然說道。

「可他已經說得非常明確,你和他之間不再有任何瓜葛,所以他不會來見你。」丫鬟說道。

「他住在哪,你帶我去見他,我必須要見到他。」陳嫣然說道。

「小姐,大少爺命人看著你,你沒有機會離開陳家府邸的,還是放棄了吧。」丫鬟說道。

陳嫣然搖著頭。

放棄?

這兩個字對她來說是絕對不可能的,沒有證實韓三千的實力之前,她絕對不可能放棄見韓三千。

「幫我想想辦法,我一定要見他,而且是非見不可。」陳嫣然以命令的口吻說道。

丫鬟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在她眼裡,陳嫣然就像是瘋魔了一般,韓三千這種廢物,怎麼值得她冒險去見呢?

這件事情要是被陳鐵辛知道,陳嫣然不會受罰,但是丫鬟可就難逃惡果了。

「小姐,要是讓大少爺知道,我會死的。」丫鬟說道。

「我見不著韓三千,你也會死。」陳嫣然面如冰霜的說道。

想當初韓三千被趕出陳家府邸,陳嫣然對此不問不顧,那時候的她,做夢也不會想到,她竟然會有這麼迫切想要見到韓三千的時候。

第二天,陳鐵辛和陳元海父子兩在後院碰面,

陳元海撒著手裡的魚料,池中錦鯉為了搶食翻起無數浪花。

「父親,我已經命人搜了家裡所有能藏屍的地方,但是一無所獲,看來我們的猜測是錯誤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陳鐵辛露出了一种放心的表情,因為他內心本就不希望這件事情是事實。

陳元海皺著眉頭,如果那位四燈境的強者沒有死,他又是怎麼無緣無故離開陳家的呢?

韓三千難不成還能用一張嘴讓四燈境強者離開,這根本就是不現實的。

「每個角落都已經找了嗎,還有沒有遺漏的地方?」陳元海問道。

「絕不可能有遺漏,父親,應該是我們多想了。」陳鐵辛說道。

陳元海長嘆了一口氣,說道:「可是王謝兩家帶來的高手,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的離開呢,還有龍岩山脈中區的事情,又該作何解釋。」

「黃驍勇有師父這件事情已經毋庸置疑,這一切,是跟黃驍勇的師父有關,我們不能把他的師父和韓三千聯繫在一起。」陳鐵辛說道。

「可黃驍勇的話,難道就是隨口說說而已,並無其他深意?」陳元海不解道。

關於這個問題,陳鐵辛也仔細的想過,在他看來,說不定就是黃驍勇故弄玄虛而已,想要替他師父隱藏身份。

「父親,我認為黃驍勇故意轉移我們的視線,為的是替他師父隱瞞真身,估計是怕被我們查出來。」陳鐵辛說道。

陳元海搖頭一笑,怕被查出來?

這不是一個笑話嗎?

如果陳家真敢去追根究底,那位強者一夜之間就能夠讓陳家滅門,他怎麼會怕呢?

「再找找,就算是找過的地方,也再查一遍,然後看看家裡所有的土地,有沒有被翻土的跡象。」陳元海說道。

陳鐵辛嘆了口氣,在他看來這是不必要的人力浪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為什麼還要浪費時間呢?

「對你妹妹的禁足也解除,或許讓她去見一見韓三千,更加穩妥。」陳元海繼續說道。

「父親,這怎麼能行呢,妹妹現在的情況,絕不能去見韓三千。」陳鐵辛反駁道。

陳元海轉過身,看著陳鐵辛說道:「你知不知道,如果這件事情沒有確定,我陳家將會活在巨大的陰影當中,不論他是真的廢物,還是一個隱世強者,都需要真憑實據來證明,我們的武斷,很有可能導致陳家覆滅。」

見陳元海態度強硬,陳鐵辛雖然還有些不樂意,但也只能接受。

現在的陳家,畢竟還是陳元海說了才算的。

「是,父親,我先去交代下人辦事。」

「去吧。」

陳鐵辛離開之後,陳元海撒下了手裡所有的魚料,錦鯉搶食炸起巨大水花,正當陳鐵辛準備感嘆就連魚活著也需要努力的時候,他的眼神突然間變了。

藏屍之地!

陳鐵辛已經命下人找了陳家府邸的所有角落,但是這池塘,似乎被陳鐵辛忽略了,而沉屍塘底,不就是一個最好的選擇嗎?

陳元海呼吸突然變了急促了起來,他的直覺告訴他,那位四燈境強者的屍體,很有可能就在這一方池塘之中。

「馬上把陳鐵辛給我叫回來。」陳元海對身旁的管家說道。

管家一把年紀,但腳下生風,很快就把陳鐵辛給喚了回來。

「父親,您還有什麼吩咐?」陳鐵辛對陳元海問道。

「這方池塘,是你沒有找過的吧?」陳元海問道。

「父親,這裡面的錦鯉可是你最心愛之物,我怎麼敢動呢。」陳鐵辛說道。

「讓下人放水。」陳元海說道。

陳鐵辛眉頭一皺,陳元海這麼說,他立即明白了陳元海的意思。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二十一章 塘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