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我是什麼人?

第九百七十章 我是什麼人?

豐延客棧。

這裏已經只剩下了費靈兒一個人住。

當客棧鬧出有關於聖栗的消息時,費靈兒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韓三千。

神秘人士拿出聖栗作為拍品,這件事情除了韓三千之外,費靈兒想不出還有誰能夠這麼做。

只是讓費靈兒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韓三千竟然會擁有聖栗這種珍品之物,這更加讓她好奇韓三千究竟是什麼人。

要知道暗黑森林的危險程度,即便是極師行經也需要小心翼翼,而想要在暗黑森林得到聖栗,更是一件難度超凡的事情。

「這傢伙,究竟是怎麼得到聖栗的?」圓月當空,費靈兒還沒有半分睡意,腦子裏滿是關於聖栗的問題,因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得到聖栗有多困難。

這時,費靈兒眼神突然一變,一股氣息正在靠近她的房間,而且明顯來者不善。

這還能是一家黑店不成?

很快,費靈兒就忍不住笑了起來,因為她已經感知到來人是誰。

「這年輕人,竟然還沒有罷休。」費靈兒笑着自言自語。

很快,那個氣息已經到了門口,費靈兒裝作熟睡的樣子,平坦而均勻的呼吸似乎是在告知著對方她已經睡着。

房門被輕易的推開,儘管對方的腳步聲已經非常輕柔,普通人根本就無法察覺,但費靈兒還是能夠感知到他的一舉一動,甚至在沒有睜眼的情況下,費靈兒腦海中也能夠出現他躡手躡腳的畫面。

「大半夜的,你不會是來串門的吧。」正當那人走到床前的時候,費靈兒突然睜開眼睛說道。

來人正是風冶的手下,這個老者受風冶之命,前來給韓三千一些教訓。

當然,他知道這個客棧只剩下了費靈兒一個人,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才敢這般大膽,直接由正門闖入。

在老者看來,只要抓了這個小姑娘交給風冶,風冶肯定會滿意他的行動,而且他們也可以利用這個小姑娘威脅韓三千。

俗話說柿子挑軟的捏,老者本來非常慶幸這個小姑娘落單,讓他有了下手的好機會,可是當費靈兒睜開眼的瞬間,他的心頭便浮上了一股不詳的預感。

「小姑娘,得罪了。」老者見費靈兒已經醒了,避免鬧出太大的動靜,準備直接下手。

但是在他剛伸出雙手的時候,他突然察覺自己渾身都動不了了,僵直在原地,彷彿被某種力量禁錮了一般。

「這……這是怎麼回事!」老者滿臉驚恐的說道。

費靈兒坐起身,一臉好奇的看着老者問道:「你應該知道其他人不在這裏吧,為什麼還要來找我,難道是看我好欺負?」

看着費靈兒天真的發問,老者內心越發驚恐。

這個房間里不可能有第三個人,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感受到第三個人的氣息,這也就意味着他之所以動不了,全是眼前這個小姑娘為之!

他可是七燈境的強者,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被禁錮呢,而且對方還是一個小姑娘而已。

「不說話?你要是不說話的話,今天晚上只能死在這裏了,七燈境的修為,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這麼廢了,豈不是可惜?」費靈兒繼續說道。

老者聽到這句話頭皮發麻,內心更是一陣冰涼。

這小姑娘居然能夠感知出他的境界,這說明她的修為肯定在七燈境之上。

可是這怎麼可能呢?

看她小小年紀,也就歲而已,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強大的修為。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老者戰戰兢兢的問道。

費靈兒站起身,走到了窗邊,看着天空的滿月,說道:「今天白日裏的事情,是你家少爺和他們起了爭執,但是你卻將這個麻煩扣在了我的頭上,肯定是看我好欺負吧,這可不是一個強者應該有的表現。」

「他,他是七星馭獸師,既然你能看出我是七燈境的實力,那麼你應該知道,七星異獸的實力,是高於七燈境的,我根本不是他異獸的對手。」老者說道。

費靈兒轉過身,一臉俏皮的問道:「那你能是我的對手嗎?」

之前老者是這麼認為的,甚至他根本就沒有想過綁架這個小姑娘居然還會出現意外。

在他看來,費靈兒是能夠很好對付的,而且其他人又不在,這幾乎是一個天賜良機。

可是現在,他不這麼想了,因為他很清楚,這個看似軟柿子的人,恐怕是那四人當中最難以對付的。

「不,不是,我沒想到你才是他們當中最強的。」老者面如死灰的說道,如果再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他寧願去正面抗衡翼虎,也絕不願意來找費靈兒的麻煩。

費靈兒淡淡一笑,說道:「你想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如果知道你的身份不會讓我死,我希望知道。」老者說道。

「你倒是聰明,不過死不死,可不是你說了算的,費靈生一生殺人,可從不需要對任何人解釋,即便是皇庭,也無權過問。」費靈兒淡淡的說道。

費靈生一生殺人!

老者面部表情逐漸變得猙獰,驚恐。

那種恐懼對他而言,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費靈生!

皇庭境內的極師!

眼前這個小姑娘,竟然是費靈生。

老者只覺得這個消息就像是一個噩夢一般,他竟然想要對一位強大的極師下手,這意味着什麼?

當他產生這個念頭的時候,他就已經該死了。

因為即便是帝尊,也不敢對費靈生有半點不敬。

「沒想到,我此生竟然有幸見到費大人,就算是死,我也知足了。」老者一臉黯然的說道,他知道自己逃不過一死,所以乾脆連掙扎的想法都沒有了。

「我要你死,只是一個念頭而已,但是現在,我會暫且留你一命,不過你要記住,我現在的名字,叫費靈兒。」費靈兒說道。

老者突然感覺自己能動了,第一時間便朝着費靈兒雙膝跪地,磕頭致謝:「謝謝費大人不殺之恩,謝謝費大人不殺之恩。」

「不殺你,自然是有道理的,想聽聽嗎?」費靈兒笑着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七十章 我是什麼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