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掌 蛇鼠一窩

第九十八掌 蛇鼠一窩

見蘇迎夏已經睡著了,韓三千也沒多問,在地鋪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六點醒來,韓三千正準備起床,聽見蘇迎夏冷冷的說道:「今天我一個人去跑步,別跟著我,還有我會自己去上班,你不用送我。」

這是發生了啥?

韓三千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昨天還好好的,怎麼今天態度轉變得這麼快。

難道說,大姨媽來了?

以前韓三千也有過幾次這樣的經歷,而且他也知道,每個月總有幾天女人的脾氣是非常火爆的。

估計是這個原因吧。

韓三千摸了摸腿,今天的確不太適合跑步,雖然昨晚從三樓跳下去沒有傷及筋骨,但還是得好好的休息一天。

別墅門口,等了三分鐘的蘇迎夏心灰意冷的獨自去跑步。

看來他昨晚真的累了,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會因為她一句話,就真的不來跑步呢?

或許這段感情,從始至終就不是她想的那樣。

山頂上,蘇迎夏大哭了一場,當她下山的時候,表情變得格外的冰冷。

公司午休的時間,沈靈瑤來到辦公室找蘇迎夏。

「迎夏,昨天什麼情況,你問過韓三千沒有?」沈靈瑤問道。

「有什麼好問的,難道我還要知道他跟什麼女人上床嗎?」蘇迎夏冷聲說道。

「萬一,他只是去按摩了呢?」沈靈瑤昨晚輾轉難眠,在她看來,韓三千應該不是這樣的人,而且給蘇迎夏打了電話之後,她才後知後覺這種沒有事實根據的話,很有可能會影響兩人的感情。

「你也知道金橋城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如果只是按摩的話,為什麼非要去那?」蘇迎夏說道。

沈靈瑤頓時語塞,想幫韓三千解釋也找不到理由。

「就算他真的去那什麼了,也不能怪他,人家也只是個正常男人啊。」沈靈瑤說道。

「瑤瑤,你這麼喜歡他,還可以接受他和別的女人上床,要不幹脆我把他送給你吧。」蘇迎夏淡淡道。

「呿,弱水三千,他只取你這一瓢,怎麼可能會看上我呢。而且我覺得吧,他就算真的幹了那種事情,也只是單純的發泄,不帶感情的,你也不用怪他,只要你給他,他以後就不會出去沾花惹草了啊。」韓三千要是在場聽到沈靈瑤幫他的解釋,估計能氣得吐血。

明明就沒有的事情,讓沈靈瑤說得跟真的一樣,而且這種好話聽在蘇迎夏耳朵里,能是安慰嗎?

弱水三千?

蘇迎夏沒有在意沈靈瑤後面說了些什麼,因為這四個字皺起了眉頭。

弱水三千……

應該不會吧?

「你怎麼了,突然發什麼呆?」沈靈瑤見蘇迎夏不說話,問道。

「沒……沒什麼。」蘇迎夏搖了搖頭,說道:「我已經讓他重新睡回地鋪了,你也用不著幫他說話,我是絕對不會讓不幹凈的人碰我,就算我不跟他離婚,這輩子他也不會得到我。」

沈靈瑤暗自乍舌,沒想到自己一時多嘴,竟然引起了這麼嚴重的後果。

「迎夏,有可能,是我看錯了,或許就是背影像而已,你要是不自己問清楚,萬一有什麼誤會怎麼辦?」沈靈瑤著急的說道。

「你別說了,要是沒其他的事情,你趕緊回去上班吧,我這裡還很忙,沒時間陪你。」蘇迎夏說道。

沈靈瑤還想說什麼,直接被蘇迎夏推出了辦公室。

這下可嚴重了,早知道就不應該給蘇迎夏打電話的。

沈靈瑤後悔得腸子都青了,可是現在這種情況,後悔也沒用。

既然蘇迎夏不肯去問,沈靈瑤只能自己去找韓三千問個清楚,如果是誤會,說清楚或許還能挽回兩人的關係。

「你在哪,我要見你。」沈靈瑤撥通了韓三千的號碼,直接說道。

韓三千正在去刀十二家的路上,自然是沒空,說道:「改天吧,我今天有事。」

「我勸你最好馬上出來見我,不然後悔都來不及。」沈靈瑤威脅道。

韓三千不知道這女人又搞什麼鬼,不過她胡來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韓三千掛了電話,懶得搭理。

沈靈瑤被掛了電話,氣得七竅生煙,要不是新買的手機,差點忍不住摔在地上。

「韓三千,你竟然掛我電話,那你自個兒後悔去吧。」

墨陽開著自己的老款桑塔納,一點老大的風範都沒有。

等到韓三千掛了電話之後,墨陽才忍不住好奇問道:「你昨晚是怎麼辦到的?一個人嗎?」

「葉飛死了,但是消息肯定不會傳出來,金橋城方面肯定會隱瞞這件事情,地下拳場你打算怎麼入手?」韓三千問道。

見韓三千不想提昨晚的事情,墨陽也就不再追問了,不管怎麼辦到的,反正結果是好的就行。

「其實有個人能夠幫我做到,而且有他在就很簡單。」墨陽說道。

「刀十二?」韓三千疑惑道。

墨陽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刀十二在拳場雖然人緣不佳,但是他的實力是所有人都認可的,應該不會有人對他不服。」

「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但是即便葉飛已經死了,刀十二也不見得肯為我們辦事。」韓三千憂慮道。

「這大塊頭不是寵女兒的人嘛,他女兒要是沒學校念書,我們正好能夠幫忙,他難道還能拒絕?」墨陽笑著道。

韓三千嘲笑的看著墨陽:「墨老大,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啊。」

墨陽汗顏的說道:「我也是為了幫他女兒換個更好的學習環境,這鄉里鄉下的,教育能有多好。」

「恩,你厚顏無恥的時候,我挺喜歡。」

兩人相視一笑,有種蛇鼠一窩的感覺。

鎮中心小學。

刀十二在校長辦公室里沉著臉,今天女兒剛去上學,還沒到放學時間就哭哭啼啼的回到家裡,說是被學校開除了,刀十二當即怒氣匆匆的跑來找校長要個說法。

校長面對刀十二的猙獰表情,心裡雖然害怕,但想到自己拿了不少錢,就算害怕,也只能這麼幹了。

「你女兒在學校里經常和人打架,甚至連老師的話都不聽,所以我才把她開除,你還是另請高明吧。」校長說道。

「放你娘的臭屁。」刀十二一巴掌拍在辦公桌上,整個辦公桌都顫了顫。

校長嚇得渾身一機靈,趕緊說道:「你別激動,先冷靜一下。」

「我女兒聽話乖巧懂事,她怎麼可能跟人打架,跟誰打架,你找來跟我當面對質。」刀十二聲如洪鐘般的炸響了整個校長辦公室。

校長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說道:「這是不爭的事實,就算當面對質又怎麼樣,你女兒現在已經被開除了,就算我想幫忙也幫不了,別的家長,不願意自己的孩子跟你女兒同校,難道我要為了她一個人,破壞了整個學校的學習氛圍嗎?」

「誰不願意,你讓他來跟我說。」刀十二說道。

「你蠻不講理,跟你女兒一模一樣,反正你女兒不能在這裡念書,你要是有本事……有本事就打死我吧。」校長閉著眼說道。

刀十二又是一拳砸在辦公桌,整個桌面都裂開了,如散布的蛛網。

「你說,我要怎麼做,才能讓女兒繼續在學校念書。」刀十二為了自己的女兒,可以低頭彎腰,所以哪怕要他賠禮道歉,他也可以接受。

「我沒有辦法,你要不還是去其他學校試試吧。」校長嘆了口氣說道。

「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嗎?」刀十二放緩了一些語氣。

「沒有,我確實幫不了你,對不起。」校長故作惋惜的嘆著氣說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八掌 蛇鼠一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