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都市全能神棍
  4.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再一次身化寂滅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再一次身化寂滅

作者:

「每個人來到這世間,都有一個生命印記,這個生命印記乃大道賦予,與魂魄肉身無關。如果你可以在人死的那一瞬間,身魂合一,自化大道,便可將生命印記拘拿,從而保留死去之人復生的希望。」

「當然,憑藉生命印記去復活一個人,朕亦無法做到,不過大道無邊,仙路無涯,朕相信,羽化登仙之後,肯定還有更高的存在,或許到了那一步之後,會有手段讓人死而復生。」

李純一聽這話,神情一振,急忙問道:「怎麼樣才能身魂合一,自化大道?」

眼下雖然無法逆轉生死,但如果可以把母親周淑怡的生命印記拘拿住,總歸是保留了希望。

中央大帝靜靜看了他一會,驀然笑道:「幾天前,你不是都施展過嗎?」

李純一怔,緊接着想起了和拓跋流雲最後一決生死的場景。

身化寂滅?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道,對於獨屬自己的道,旁人無法給予分毫幫助,因為每個人的感悟都是不同的。朕只能告訴你,當你身化大道的那一刻,務必緊守心神,切莫被大道同化。」

中央大帝說完,輕輕一揮手。

只剎那的功夫,李純恍惚了一下便離開了羽化殿,回到了剛才跪拜的地點上。

「身化大道,身化寂滅。」

「這其中意思,莫非大道並非指一個個體,而是無數道的籠統稱呼?我領悟的寂滅之道?」

沉吟了許久,李純朝主殿拱手一拜,轉身再度離開天宮。

所謂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天才在成為天子門生后,中央大帝並不會過多干涉天才的成長,更不會去限制其自由。

天宮裏進進出出的天子門生多了去了,甚至有些天子門生已經上百年沒有回來過天宮了,所以大家看到他離開后,也都見怪不怪的各自散去。

外圍北源城,夜家。

「這一次,有勞前輩了。」

朝夜無塵微微點頭后,李純盤膝而坐,閉上了雙眼。

他要嘗試一下,更深層次的身化大道。

夜無塵端坐在李純不遠處,揮手撒下一個巨大的法力結界,明顯是給李純護法。

一刻鐘前,李純突然降臨夜家,和他說要嘗試一下什麼身化大道,這可把夜無塵嚇得不輕。

要知道,身化大道,那是已經歸真的修道者標誌啊。

他活了千年了,也才返濮而已,距離歸真還有十萬八千里的距離。

眼下李純這個真人說要嘗試身化大道,他豈能不驚?

「老夫倒要看看,你怎麼以真人道行去身化大道。真是沒天理了。」

又氣又好笑瞪了李純一眼,當察覺到李純身上湧出一股可怕的氣勢和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時,夜無塵趕緊聚精會神,盯着眼睛都捨不得眨一下。

「道法三千六百門,人人各執,人人執一苗根。」

「天下處處都有道,紅塵處處又無道,大道永存,只是人心。」

「我心之所向,意之所往,即為吾之道。」

閉目的李純,腦海閃爍許多念頭。

有北斗神咒的肉身之道,有金光神咒的金之道,又有九字真言神咒臨字的鎮壓之道,亦或者斗字咒的勇猛之道。

可最終,他的方向,定格在了誅仙殺神咒中的寂滅之道上。

因為他的界域,是寂滅天。他的道,和寂滅天息息相關。

身化寂滅,為寂滅之道。

「吾身化寂滅,即使毀滅。」

「起!」

大喝一聲,寂滅天驟然展開,沒等夜無塵反應過來,又驀然收縮。

恍惚間,夜無塵好像看到了一條大道融入了李純體內,和他合二為一。

「這??真的歸真?」

苦苦追尋歸真的夜無塵,不由瞠目結舌。

如果說返濮是將大道納入自身,那麼歸真就是與大道相融合,我是我,亦是大道。大道是大道,大道亦是我。

「身化大道,身化大道,知易行難,到底如何才能身化大道?」

「難怪說歸真羽化登仙的幾率,是返濮是十倍乃至百倍。」

「返濮只是將大道納入自身,要羽化,需以自身之力破開降生之地的天道束縛。而歸真之後,則是自身化作了萬千大道中的一道,與天道平起平坐,甚至是凌駕於天道之上的道,比如中央大帝的極皇道!」

「又比如,眼前李純的寂滅大道。」

「中央大帝的極皇道,是一種鎮壓天地蒼生,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道,他的道,只屈服於大道之河下。李純的道,則是毀滅一切阻礙的道。」

「這兩種道,都足以讓降生之地的天道退避,無需出力去掙脫束縛。」

看着已經陷入一種玄之又玄狀態下的李純,夜無塵登時有了許多明悟。

他一直以為,羽化登仙,是突破降生之地的天道束縛。卻未曾想過,讓降生之地的天道主動退讓。

陷入沉思無法自拔的夜無塵,沒有察覺到李純的氣息逐漸變得狂躁瘋狂。

此刻的他,已然化身寂滅之道,併流淌在大道河流中。

他身旁,有許多無法言喻的道。

比如不遠處書生氣十足書道,又比如左側浩然正氣爆棚的醫道。

總而言之,無數大道都靜靜在這大道長河中流淌,包括他的寂滅之道。

只是,他所化的寂滅之道似乎是太過強大或者可怕,周遭那些大道,都下意識的遠遠避開,根本不敢靠近。

寂滅。寂滅。即是毀滅。

隨着長河的不斷流動,李純所化的寂滅大道變得愈發狂躁,不斷散發出一股股毀天滅地的嗜殺氣息。

就好像,這寂滅之道,只為毀滅一切而生,而這種念頭,又彷彿是寂滅之道的天性。

正當李純快要失去理智的時候,中央大帝的告誡如同一盆冷水,瞬間把他澆醒。

「同化,被大同同化!」

他意識恢復明朗,登時后怕不已。

適才如果沒有驚醒過來,只怕他真要化身為寂滅大道,永遠隨着大道長河流淌了。

「即使身化大道,也有主次之分,毫無疑問,我將是寂滅之道的持有者,而寂滅之道,便是被持有的東西。」

「一個是人,一個是工具,豈有工具主宰主人的道理。」

意識徹底清醒過來,李純恍惚了一下,忽然發現自己化為虛體,出現在大道長河之上,而他身下不遠,寂滅大道不斷散溢出與他自身一模一樣的氣息。

「你,屬於我,而非我屬於你。」

主次分清的剎那,李純神情一振,伸手朝寂滅大道撈了過去。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