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浴血逃兵
  4. 第1348章 父子對話!

第1348章 父子對話!

作者:

蘭芝早就放下的茶杯,兒子就在眼前,可是她卻不能衝過去抱著他,眼含熱淚,看著馮福順,希望自己的丈夫不要對兒子這麼苛刻。

「是否履行軍官義務,儘力照顧你的每一個弟兄?」

馮福順微笑著點頭,繼續問著。

「回稟父親:不管是跟著我從綦江出去的,還是中途補充給我的弟兄,他們的戰死都體現了軍人的價值,每一個陣亡弟兄的背後,至少會有兩個鬼子會為此付出生命,在抗日戰場上,他們無愧中國軍人稱號。」

馮鍔繼續恭敬的回答著,

「兆章,以前我們試圖讓你當逃兵,讓你從這個亂世活下來,可是自從來到了重慶,我才知道,為抗戰做貢獻最直接的就是上戰場,中日雙方的戰爭已經不是普通的戰爭,最後必然伴隨著一方倒下,而如果倒下的是中國,那必然伴隨著滅國亡種,所以,之前是父親和我錯了,希望你能繼續發揚軍人敢戰之精神,驅逐日寇,還我郎朗乾坤,不可心存貪念、幸念,不可畏敵不前、不可貪生怕死、不可被溫柔鄉磨滅了你的意志,日寇退出中國的時候,為父自然在家中等你歸來。」

馮福順長嘆了一聲,算是為自己今天晚上奇怪的行為做出了解釋。

「孩兒謹遵教誨!」

馮鍔微微一愣,雙手伏地,恭敬的向雙親磕頭。

「起來吧!」

馮福順點點頭,終於讓馮鍔從地上起來。

「黑了、也瘦了,快讓娘看看......」

蘭芝迫不及待的撲了上來,雙手把著馮鍔的肩膀,昏花的眼神死死的盯著馮鍔。

近在咫尺的母親就在馮鍔的眼前,以往在自己心中擁有貴婦氣質的母親已經不能阻擋歲月的摧殘,頭上花白的頭髮已經無法掩飾,一簇簇的顯現在馮鍔眼前。

「母親,我很好。」

馮鍔回頭一看,父親已經滿頭銀髮,歲月的摧殘已經讓他失去了年輕的標誌。

「餓了吧!趕緊的,把東西端上來。」

蘭芝催促著王英和止雲,讓他們別在旁邊站著了。

「母親、父親,我的出去陪弟兄們一起吃。」

馮鍔苦笑著,他今天晚上註定還有很多事。

「嗚嗚嗚......」

而這個時候,大街上已經哭聲一片,不少居住在附近的鄉親們找到了自己的孩子,一個個抱頭痛哭,戰爭年代,每一次分別都是生死兩相隔,每一次重逢都是上天的恩賜,最淳樸的中國人民在用最原始的方式宣洩著自己對家人的思念。

「阿爸!這次回來,恐怕不能呆太久,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麻煩父親。」

馮鍔走出家門,看著哭成一片的街道,又返回了院里,向父親稟報。

「哦?什麼事?」

靠著桌子彎下的腰重新挺起來,年過半百的馮福順看著自己唯一的兒子。

「請您老來看看再說。」

馮鍔扶著父親,一起走進剛剛的廂房。

「這裡是我們在緬甸的收穫,是所有綦江子弟冒著生命危險從鬼子手裡搶來的,想擺脫父親妥善保存。」

馮鍔指著一堆被布包裹的東西,緩緩說著。

「是什麼?」

馮福順的心裡有種不詳的預感,這形狀太像川軍的煙土了。

「全部都是?」

隨著馮鍔打開幾個布包,金黃色的光芒在燈光照耀下瀰漫了整個廂房,馮福順顫抖的聲音表明他的心情,實在是太震撼了。

「是!」

馮鍔點點頭,

「弄這些東西死了不少人吧!你怎麼可以?忘記......」

馮福順捂著心口,自己的兒子還是走上了歧途。

「父親,不是你想的那樣,弄這些東西,十六個弟兄受傷,沒人戰死。」

馮鍔趕緊搖搖頭。

「你知道的,現在政府的撫恤根本不靠譜,特別是那些傷殘退伍的弟兄,他們很多人連傷殘撫恤金都拿不到,這些東西,是所有弟兄們的,這是他們後半輩子的保障,每一個弟兄,都有我簽發的條子,他們隨時會憑藉條子來我們家支取,這不是財富,這是他們的命,幾千個弟兄的命。」

馮鍔的聲音帶著沉重,綦江子弟兵三千多人出征緬甸,回來的傷殘弟兄兩百多人,還要繼續戰鬥的有八百多人,這裡面會有很多弟兄的家人面臨活不起的困境。

「哦!馮家現在已經安排了一百多個傷殘士兵進入工廠,他們暫時不會餓死。」

當馮鍔說完之後,馮福順長出了一口氣。

「父親,這件事情最好別讓太多人知道,這會讓我們家萬劫不復。」

馮鍔用布條重新把打開的金塊包上,他不知道這個事情自己到底辦的對不對。

「放心吧!我會處理,你去陪你的弟兄吧!」

馮福順揮揮手,皺著眉頭開始考慮這批東西的處理方式。

馮家擺的街宴並沒有持續多久,一個個弟兄狼吞虎咽的吃飽之後,和自己的父親、老婆等等家人回了自己的家,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這句老話很好的詮釋了這些弟兄們此時的心情。

「睡著了,你輕點。」

止雲小聲的說著,看著馮鍔俯下身,小心翼翼的接近床上的小胖子。

或許是熾熱的鼻息讓小胖孩布舒服,在棉花堆里酣睡的胖小子嘟著嘴,兩個胖乎乎的小手擋住了鼻息襲來的方向。

「還會自我防禦了,不錯,像我。」

馮鍔臉上全是笑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很乾凈,沒有留下胡茬。

「啪!」

成年人粗糙的臉皮貼上小孩子稚嫩的皮膚,小傢伙眼都不帶睜開的,直接一巴掌。

「哈哈哈......」

挨了一巴掌的馮鍔滿足了,躡手躡腳的退出房間,在院子里放聲大笑;此時此刻,他的內心全是幸福。

累了一天,家人團員的幸福和身體的疲憊兩面加成,馮鍔很快很快睡了過去。

第二天,軍人的生物鐘準時的讓馮鍔爬了起來,忙碌的院子里米香陣陣,小傢伙的歡笑和家人的呵斥聲不時響起。

馮鍔洗漱之後站在門口,看著安靜祥和的小院,被滿滿的幸福填充了整個心房。

「沒有戰爭真好。」

馮鍔嘀咕著。

「你是阿爸?」

稚嫩的嗓音帶著疑惑,小胖子搖搖晃晃的跑到馮鍔的面前,看著這個陌生人。

「是啊!你叫什麼名字?」

馮鍔蹲了下來,舉出雙手,他非常希望兒子能撲上來,讓自己好好抱抱。

「我叫石頭,你叫什麼?」

石頭人如其名,長的很壯實,歪著頭,打量著這兒院內唯一的陌生人。

「我叫馮鍔,字兆章。」

馮鍔一本正經,在父子重逢的時候,很正式的介紹著自己。

「你的名字這麼長?一點都不好記,不跟你玩了......」

很顯然,石頭不買賬,轉頭就跑了,跑出院門,習慣性的去找自己的小夥伴。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龍鳳雙寶:媽咪太受寵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閃婚秘愛:腹黑老公好纏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