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人間苦
  4. 第1939章 稚婆修羅王

第1939章 稚婆修羅王

作者:

蔡根罕見的沒有閃躲,直接一腳踢開了嘯天貓。

還有活着的就好,剛才還以為全被流放了呢。

自己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小白人了,自己換了心肝肺,遇事怎麼能總是躲呢?

尤其,這長腿雕像,用了侮辱性極強的招式,要踩死蔡根。

蔡根還是那個人人能踩的小人物嗎?

老家共享子女一號店裏,看門的都是諸天護法的法相,一個沒名沒分的破雕像,在這裝小毛雞啊?

就憑你腿長嗎?

又不是純金的,再長能咋地啊?

原本被折騰一天的壞情緒,此時完全爆發出來了。

熟練的掏出了斬骨刀,也沒有商量,直接往上吐了嘴口水。

屠刀剛一亮相,都被吐蒙圈了。

哪跟哪,上來就吐自己一臉啊。

「不是,蔡根,我招你惹你了?

啥意思啊?咋這麼埋汰呢?」

蔡根特別喜歡,屠刀好幾十米的樣子,輪起來相當有氣勢,好像二次元里的主角一樣,就差去救露琪亞了。

「屠刀,你給我長點臉。

變長一點,再長一點,更長一點...

否則我往你身上摸翔。」

屠刀看樣是被摸翔給嚇住了,真的開始變長了。

不過,還是摟着變得,可能是怕蔡根拿不動,施展不開,絕對沒有一百段。

眼瞅著屠刀就要捅到房頂,蔡根有點後悔了。

這又不是在室外,限制有點多啊。

本來想用屠刀來捅那隻踩過來的腳,結果屠刀比雕像還高,咋捅啊?

萬幸,變長的屠刀,威懾力還是夠用的。

長腿雕像竟然畏懼的收回了腳。

不知道是因為蔡根的決心,還是其他原因。

「不是,你咋那麼霸道呢?

還怪我瞪你,還要拿刀捅我。

那你說說,為什麼要摳我腿?

閑得沒事嗎?手咋那麼欠呢?」

咦?

蔡根大感意外啊。

沒想到,這雕像嘴不算禿呢。

一下就站住理了,並沒有像個楞球一樣,上來就動手呢。

難道還有講理的環節嗎?

自己都把屠刀掏出來了,準備大戰一場了,難道還要加一場嘴炮嗎?

沒有這個心理準備啊。

尤其自己剛才確實拿指甲刀摳人家大腿來着,划痕依舊在,不容辯駁呢。

正在猶豫,是不是要講道理的時候,沒想到女性雕像突然尖叫起來。

「啊,關塔塔,你做了什麼?

他們怎麼了?

他們的靈魂都去哪裏了?

關塔塔,你是要撕毀協議嗎?

你這是找到幫手了嗎?

你難道...

智多,智多,你趕緊過來一趟,出大事了。

把溫泉那邊的人手也帶個過來。」

這個...

也沒看到她用手按耳朵啊,對講機藏在哪裏了呢?

還能夠心靈感應嗎?

就算是心靈感應,有必要說出來嗎?

玩具熊此時湊到了蔡根身旁,用眼神瞄著女性雕像,壓低聲音對蔡根說。

「蔡老闆,她就是稚婆阿修羅王。

看樣這個雕像是她的分身法相,被你摳了幾下。

感覺不對勁,所以過來查看情況。

早知道是這樣,你早摳她好了,剛才就一起送走了。

現在可就有點麻煩了。」

話里話外,怎麼說的好像是蔡根惹的禍呢?

這個是稚婆阿修羅王,那旁邊多頭多手的就應該是智多阿修羅王唄。

通過她的話語分析,她和關塔塔有協議。

而且,還有其他阿修羅幫手。

應該就是溫泉那邊的幾百個阿修羅吧?

我去,如果都帶過來,那可就熱鬧了。

隨即蔡根就看向了玩具熊,意思明顯,還能流放一次不?

玩具熊直接明白了蔡根的潛台詞,瞬間就坐在了地上。

無力又無助的搖頭,表示自己撐不住了,肯定撐不住。

即使被蔡根逼死,也不可能連續兩次施展天王咒。

關塔塔被稚婆威脅,直接就慌了神,無助的看了看稚婆,又看了看旁邊失去靈魂的阿修羅,有心想要把責任全推給蔡根。

但是又怕最後還要依靠蔡根,得罪死了就真沒活路了。

猶豫不決之間,看到了喳喳的身影,在蔡根一眾人的後面,探頭探腦的湊熱鬧。

也就是這一眼,給關塔塔猶豫的立場,找到了立足點。

「稚婆,跟我家沒關係,全是因為他。

我有多大能耐,你還不知道嗎?

就算想讓我背鍋,也找個好點的理由唄。

你這話說出來,有點失水準。」

關塔塔沒有站到稚婆的一邊,也沒有站到蔡根的一邊,而是選擇了一個單獨的方位,表達他是獨立的一方,跟誰也不沾邊。

這就讓蔡根很是疑惑。

如果說他和稚婆真有什麼協議,不應該是合作夥伴嗎?

如果說他想撕毀什麼協議,不應該站在自己一方嗎?

他站在第三方是什麼意思?

協議無法撕毀,又不相信阿修羅?

蔡根只是稍微想一下,就覺得關塔塔現在的心情,一定十分亂套。

愛咋地就咋地吧,自己又沒協議捆綁,可以肆無忌憚。

「稚婆是吧,我叫...」

蔡根說到一半,覺得自己去對話,有點跌份。

畢竟以往跟自己對等交涉的,都是諸天護法,沒有下面的嘍啰。

用屠刀的手柄,推了一下玩具熊。

「阿熊,你跟她說,畢竟是老同事,正好敘敘舊。

不過抓緊時間啊,咱們是急活。」

玩具熊明白,這是蔡根讓自己去盤道啊。

到了這冰島以後,總感覺什麼事情都很詭異,都不太符合常理。

每個人都好像有秘密,都在藏着掖着。

也不知道他們咋就有這麼多閑心。

難道是因為冬天比較長,沒法進行戶外活動,所以在屋子裏閑出屁來了,必須整點陰謀詭計嗎?

「稚婆,見到本天王,還不過來見禮...」

哎呀我去,蔡根感覺牙根都酸了。

阿修羅要是真拿你當回事,剛才也不至於逼你用出天王咒啊?

明明都知道自己的名頭不好使,還顯擺什麼啊?

果然,稚婆真沒拿玩具熊當回事。

「狗屁的天王,暈,你是持國嗎?

是你把它們的靈魂流放的嗎?

沒想到啊,都回爐重造了,你還能用天王咒?

來來來,再給我演示一邊,我看看你一天能用幾次?」

這次稚婆沒有出腳,而是攥緊了拳頭,打向了玩具熊。

只是在半路,突然停了下來。

「哎?不對啊。

你已經不是西邊的走狗了。

你們兄弟不是給地藏背鍋,被西邊通緝了嗎?

既然你也不是西邊的人了,為什麼還要找我們麻煩?

等等,你該不會是湊巧路過遇上我們的吧?

不是西邊派來針對我們阿修羅的吧?」

也?

也不是西邊的人?

幾句話的信息量啊,實在太大了。

蔡根感覺自己晶片都要燒了。

到底誰特么跟誰一夥的啊?

阿修羅算是哪伙的啊?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