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萬法無咎下載
  4. 萬法無咎
  5. 第945章 收納遺珠 勢爭道爭

第945章 收納遺珠 勢爭道爭

作者: |返回:萬法無咎TXT下載,萬法無咎epub下載

三面圍牆,一面空曠。

空曠的那一面,約莫七八隻尺許大小的香爐一字排開,青白二色霧氣扶搖直上。

在這不知是正廳還是偏堂的地方,幾座竹榻之上,端坐著五人。

功行最高,一眼便望出是主持局面之人,是個一身破布袍服的中年人。此人雖然鬍鬚極為濃密,幾乎遮掩了半個面孔,但是觀其神氣,卻總有一種年齡並不甚大的感覺。

此人氣機幽深,起落轉合之間的韻律極深湛精妙。雖然不是「物我顛倒、主客翻轉」之象,但是眼力甚深之人,依舊能夠辨明,這當是近道境界無疑。

這一位身畔不遠處,立著兩人。

從格局上看,這兩人似是主陪。

一位氣機混凝深肅,威嚴深重;另一位卻是清新俊美,浮泛靈動。

至於坐在客位上的兩人,一位深華飄逸,本元茁壯,另一位氣象奇崛,晦如金鐵。

四人元嬰修為,層次極為不俗,無論在何處,都無愧於驚才絕艷之評。

這主、客四人,不是別人。

陪客的兩位,是魔道申屠龍樹,墨天青。

做客的兩位,是妖族林弋、武鉉奚。

此時妖族的二人,雖然氣度凝徐,從容鎮定,但是雄渾恣肆的氣機之中,卻有一絲晦暗沉寂。至於原因,不問可知。

那位近道修為者,乃是魔道流水宗千億天師。

此時,只聽林弋淡淡道:「雖然從前自有些許淵源,但是你我所行之路,自有分別。貴宗所轄地域雖然廣大,但若我等客居於此,卻不啻於困於池中。請恕林某不能從命。」

這數載以來,林弋、武鉉奚二人,本是客居於聖教之內。故而兩族傾覆之禍,亦與二人無涉。

遭逢驚變之後,卻遇見魔宗來請,言道有要事相商。

到來之後,所言之「要事」,竟然是邀請林弋、武鉉奚二位,投入魔宗。

如此要求,委實令二位匪夷所思。

林、武二人,雖然遭遇厄變,但調整心情之後,未必沒有奮起之志。

正面爭雄已不現實,但以二人之天資,雖然較歸無咎、秦夢霖等遜色,但是未必輸於顯道、應元等前古人物。所謂剛不可久,諸如歸無咎等人,雖然呈一時鋒芒,但是未必會紮根本界數萬載甚至更久。

只要小心等待機會,多半會等到變化的可能。

千億天師微微一笑,道:「二位且不必忙著拒絕。老夫有一件禮物,煩請二位看上一看。」

言畢,指尖躍出一物,彷彿一枚不規則的石子。

林弋二人定睛一看。

此物絕非照影石一類的物事,但是凝神其中,的確可以見到一道道畫卷,在面前輕輕掠過。

一望之下,二人都是面露驚訝,又有三分驚喜。

沉吟良久,林弋緩緩道:「如此大恩,林某記下了。」

武鉉奚一拱手,亦如此表態。

那石子之中,正是一界縫隙的照影。當中顯露,正是麒麟、玄武一族族裔,藏於一方小界之中。

以比例而論,相較於已然覆滅的兩族規模,固然是不值一提;但是論及絕對數目,依舊是千萬人口上下的兩族血裔。有了如此規模,便有自相演化、恢復元氣的可能。

雖然,其如同風中燭火,十分孱弱。

很顯然,這是魔道的手筆。

千億天師面帶微笑,靜候二人表態。

林弋雖然心機深厚,此時也不得不動容。躊躇良久,道:「這一件大功果,林某必有報答。只是你我兩家,到底道術不同。空自得了一個名目,似乎也無濟於事。」

千億天師連連搖頭,道:「二位道友心中如何想,老朽心中有數。只是,二位所謀,註定落空。」

武鉉奚目光微閃,道:「何以見得?」

千億天師面色忽然沉肅,道:「縱然這一代的人傑,未必在紫微大世界中久駐;但是最近數百數千載,乃是紫微大世界的『定型』之戰。欲徐圖進取,蟄伏待機,到底難能。」

林弋眉頭微皺。

儘管千億天師所言十分新穎,但是他心中隱隱有一種感覺,這一番話,似乎並不是信口胡謅。

終於,林弋緩緩道:「就算天師所言有理。但是道術不通,有名無實,請恕林某到底不能認同。」

千億天師哈哈一笑,道:「何謂道術不通?因為古今以來,從未有第一流妖族嫡傳中最傑出的人物,修習魔道一門;我魔道之中,自然就沒有對應的修持之法。此事互為因果,豈能執諸一端?」

「若是有人,自然便有相應的道法。」

申屠龍樹、墨天青二位,一直都是不言不語。此事,申屠龍樹顯然是見時機已到,忽地上前一步,自袖中取出一道長卷。微笑道:「這是大魔尊下賜修行法門,二位姑且觀之,看能否入得了眼。」

……

歸無咎在外巡遊一陣,縱回小界。

見過秦夢霖、姜敏儀、黃希音等人之後,便接到了道尊相請的訊息。

第二日,來到開元界中。

此時,小界之內,止有羋道尊、乙道尊二人坐鎮。

二位道尊,一見歸無咎之面,都不由露出訝色。

原來,此時此刻,已不僅僅是潛力高下的預判;不論規模,就直接看氣機之玄妙精微,歸無咎似乎也在近道境之上。

和數載以前相比,彷彿經歷了千年淬鍊。

近道門戶,只是一道並不存在的「虛線」而已。

只聽羋道尊言道:「想必歸無咎你已然聽聞。魔宗忽然發難,以推本溯源的名義,挖了聖教神道的根基。以實際局勢而言,此舉對我隱宗固然是有利無害。諸宗天玄上真,歡欣鼓舞者有之,幸災樂禍者有之。但是我與乙道友等人商議一陣,卻有別樣感觸。」

乙道尊介面道:「遭此大劫,聖教敢於明刀明槍應對,辯駁兩家道術源流,並以葉明鈞成道為證。可見顯道道尊,對於自家道術,有著相當信心。」

「其創製傳承,只怕已經超過上古『一劍破萬法』等術,達到了曆紀元而長存的地步。」

「我隱宗與之相比,這一條正是短板。」

歸無咎目中一亮,道:「固所見略同也。」

以他今日胸襟,和一位人劫道尊如此說話,對方也不覺得有異。

歸無咎昨日在外巡遊,也曾想到這裡。

道基補足,諸事順遂,似乎春風得意。但若要更進一步,便由「勢爭」上升到了「道爭」。

迄今為止,兩次清濁玄象之戰,皆是我方一時之人傑,在戰力、策略、氣運上佔據上風。此所謂「一時之勢勝」。

對比與東南之役。

辰陽劍山一脈,奉行劍心唯我,決然沒有什麼樂於助人的精神。面對戰局,倘若純粹出於「勢爭」的角度,其作壁上觀,自保有餘,原不必援手別家。反正其餘諸宗,有許多正是二百多年後的競爭對手。

但是其依舊如此做了。

之所以如此「好心」,並不只是因為兩位天尊參悟別家道術的那一部分收益。更多的是因為其所求之唯一,本在「道爭」之勝。

歸無咎甚至敢斷言。

在辰陽劍山兩位至尊心中,自己去往辰陽劍山一行,給其帶來的好處,影響之深遠,甚至要較轟轟烈烈的東南之役更加重要。

如今隱宗較之聖教,雖然勢頭此消彼長。但是「道」上的差距,不但沒有減少,似乎反而增大了。

就目前而言,隱宗再如何熱鬧,也難以留下渡過一個紀元的傳承。

而聖教,卻已差之不遠!。

大家還在看:重生異能小俏媳皇上,本宮很會撩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青葉靈異事務所絕世天君勝者為王我的美女教師夜天子異世為僧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