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仙途卧龍下載
  4. 仙途卧龍
  5. 第333章 生擒魔修

第333章 生擒魔修

作者: |返回:仙途卧龍TXT下載,仙途卧龍epub下載

客棧的房源通常來自於進京趕考的書生、本地的商賈權貴、旅人;或是走鏢的江湖好手,南來北往的長途商販。這裡也不例外。

陳默和王衍分開后,便獨自探尋了兩層的房間,神識所觀,皆是如此。

四層是一條寬闊的大長廊,兩側的房間呈斜角對應著,陳默裝作路過的走著,神識悄無聲息的向第一個房間蔓延進去:

一對男女正激烈的親吻在一起,他們緊緊相擁著,猶如乾柴遇到了烈火,於是沒過幾息,男子的手便不安分起來,遊走於女子的束腰之上,澄黃色的絲帶悄悄的滑落......

陳默看得出來,以這男人的年紀即使做女子的父親都夠了,誰知道他們是什麼關係呢?不過他也懶得去管,就是覺得不太好,陳默又看了一會兒,才意猶未盡的收回了神識。

他調整了一下情緒,旋即掃向第二間房屋。然而,令人驚訝的一幕出現了。

房間里居然有四道修真者存在的氣息!

幾人的修為皆在練氣十三層附近不等,陳默心中一動,加強了神識的延展,定睛觀察起了他們的動向。

這房間中三男一女,女子的年齡約莫二十七八歲左右,此刻她正專心的在梳妝鏡前裝扮,不時的從鏡子的反射場景內偷偷的瞧著一人。

有一名肥胖的修士在呼呼大睡,鼾聲如雷聲震耳,讓整間屋子都被噪音干擾著,另外一人可能心煩,卻又礙於什麼不好明說,只得打開窗戶,漫不經心的看著下方街道的行人,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還有一人面容堅毅,在床鋪上盤膝而坐,此地當屬他的修為最高,隱約縈繞身軀的邪異氣息,頓時陳默令眉頭一皺!

「他們是魔道修士!」

陳默心中霎時警覺了起來:這僅僅是巧合嗎?!還是魔道的早有預謀?

畢竟身為築基期修士,陳默不動聲色的收回了神識,又探查起了第三個房間。

這裡有兩個普通人的氣息,陳默再仔細看向他們的模樣,正是從楚都逃亡而出的鄭三與韓陸!

「果然有靈根的存在!」

陳默又觀測到了這個重要的細節,一個完整的推據鏈便成型了:

魔修略施恩惠,輕易地收買了五福幫的二人,由於楚承風在楚國的影響力太大了,即使皇帝意外駕崩,他也能夠左右朝政,將他解決之後一切再無阻礙,到那時,楚國就盡入魔修那暗中扶持之人的手裡了!

「倘若魔道暗中掌握了一個國家的世俗界,可以偷偷將修行的好苗子運回魔宗、或者是滿足對於日常修鍊的大型血祭,即使境內重要的防守關隘,也可以做到操控自如......」

陳默越想越覺得可怕,能想出這種計策的修士,肯定不是他能應付來的,萬一自己打攪了他們的計劃,人家一怒之下前來尋仇,豈不是耽誤了自身的性命?

沒有輕舉妄動,陳默站在長廊仔細思索了片刻。

魔道可不比名門正派還有道理可講,他們講究睚眥必報,既然替楚無霜報仇魔修是繞不過去的坎,那眼下,就只剩下了殺人滅口這一說。

「絕不能放走任何一個人!」

陳默深吸了一口氣,推門的動作和拔劍式一併而出,剎那間,窗邊的一具無頭屍體順著窗戶跌落而下!

「吱嘎......」

隨著推門的聲響,一道白光瞬閃著眾人疑惑的神情而過,穿透了女子的胸膛的同時,連帶著把她釘在了梳妝台上。

「你......」

魔道女修沒想到來人殺意這般的決絕,連最後交代遺言的話都沒說出。

與此同時,那盤膝而坐的修士驀然睜眼,二話不說,全然不顧那被吵醒還在迷糊狀態的胖子,轉身飛速的逃離!

陳默猛然間揮出一掌,將那胖子硬生生的轟死在原地,但借著那片刻的間隙,冷峻修士早已經翻窗逃離了!

「何人在此放肆!!!」

一道與陳默同階的威壓頓時如潮水般從上方襲來,陳默不敢大意,當即神識全開,欲迎戰這未知的敵人,然而坐鎮的王衍卻及時出現,三股神識之力一齊爆發!

'轟'的一聲!

客棧被震蕩得不輕,陳默見那人分身乏術,立即跟著翻窗尋找逃跑的修士,鍊氣畢竟是鍊氣,即使讓他數息,也不過幾十丈的距離而已。

「你跑不掉!!」陳默怒喝一聲,千玄劍翻手而為,不遠處又是一蓬鮮血衝天而起,陳默再回身幫助王衍的同時,卻見一名中年魔修從客棧頂層飛身而出。

他想要逃離這個地方!

陳默想也不想,直接纏了過去,他調集體內的靈力,方才學會的烈焰掌脫手而出,雖不及爐火純青,但對手慌亂之下,還是避不可免的挨了他幾掌。

「混蛋!我要你死!!」

中年魔修當即一揮手中羽扇,七道羽毛所化的虛影飛刃轉瞬即至,陳默近身猝不及防,以凝光煉彩硬扛了一道,僅眨眼的功夫,護盾便稀里嘩啦的破碎了遍地都是,陳默眼中流露出了一絲驚愕,身軀猛然後退,才將剩下的飛刃險之又險的避開了。

然而他一耽擱,兩人的差距便展現了出來,但沒等魔修猖狂的大笑,他操控的飛劍莫名其妙的拐了個彎,徑直向客棧衝去!!

「老夫等候你多時了!!」

王衍恰到好處的登場,一掌空明迎面拍在了魔修的身前,當即他的護盾破碎,飛劍也失去了控制跌落,魔修的身體也一個倒卷滾到了地上,他就勢爬起,惡狠狠的看著陳默與王衍匯合而來。

中年魔修環顧四周,空無一人,凡人百姓都被眼前的場景給嚇跑了,誰都不敢出現去惹霉頭,這讓他沒有了可要挾的把柄。

只是可能而已,身為魔修,他不相信兩人能為了這些平民百姓的安危,去放自己一命。甚至還有可能他們嫌麻煩,率先去清理凡人百姓,事後再嫁禍給他,反正都死無對證了,還擔心什麼啊。

「二位好生的算計!看來今日....在下要命喪於此了!!」

中年魔修一抹嘴角的血跡,起身陰沉的看著陳默兩人。

「道友此話何解呢?」

王衍不緊不慢的說道:「漫漫仙途修行不易,只要道友你束手就擒,再如實交代出你們的謀划,即使放你一條生路,又當如何呢?」

「哈哈,你個老傢伙!!」中年魔修聽罷,張狂的大笑道:「落到你們手裡那才是真正的愚蠢!少說廢話,看招!!」

兩人驚恐的發現,此人的身影竟然憑空消失了,陳默的警惕心剛一升起,他便看見那中年魔修獰笑的神情:「先送你下黃泉吧!!」

與此同時,魔修的手中不知何時戴上了一套血紅色的利爪,散發著胭脂味的香氣,陳默只覺得思維也變慢了,他眼睜睜看著對面的利爪深入他的胸膛。

隨著再次召喚出的凝光煉彩轟然破碎,魔修的利爪扣入血肉的心神相連之感,奮力一撕之下,當即迸發無數顆凝結的血珠。

陳默'啊'的一聲慘叫,被巨力給震飛到了一旁的巷子里,生死不知。

僅在電光火石之間,中年魔修見到了王衍驚怒不已的出手,趕忙又是一次沒有蹤影的閃動。

數丈之外,他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二話不說便反身逃離,他耗盡了一張底牌,能先解決掉一個同階的存在,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以王衍為目標,即便偷襲成功了也只能是傷,兩人合擊之下,他還是要死,因此,他選擇陳默也就不足為奇了。

「混賬!你往哪裡跑?!」

王衍憤怒到了極致,這名魔修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還能殺了一人,這是奇恥大辱!手中的掌印比先前更加濃厚,飛速的一連疊加至十三道,不分先後的朝魔修的頭頂蓋去!

中年魔修臉色一白,不假思索的向後扇出數道飛刃,另一邊,他又召出一件方形的磚塊法寶,此物雖是不大,卻讓他猶如石塊使用,徑直拋向了陳默兩人所作的禁製法陣上。

這陣法並非多高明的禁制,想要找到陣眼不難,但前有堵截後有追兵,中年魔修只能選擇強行破除了。

'——咚!'

石塊的赤色光芒頓時減弱了許多,折回了他的手裡,然而法陣也彷彿顫抖了一般,四桿陣旗在土壤里輕輕一晃,旋即恢復了原樣。

「有希望!!」中年魔修面露欣喜,與此同時,飛刃早已被王衍輕易解決,這回他也不打算藏著掖著了,騰空躍起之際,一團裹著泥漿的粗線網,張開了極長的伸展,欲把他禁錮得嚴嚴實實。

「沒那麼容易!!」中年魔修大吼。

他又一次的施展瞬移閃動,體內的靈力消耗巨大。

不過這次,中年魔修有意為之,將他的身軀傳送至了對角,又在王衍過不來的剎那,再次拋出了磚塊法寶轟向禁製法陣!

這一次,法陣出現了劇烈的搖晃,中年魔修心中大喜,哈哈大笑道:「老匹夫!朱某先走一步了!!」

但下一刻,突如其來的白光驀然從他的胸前穿透,中年魔修忽的感覺到身體使不出力氣,連笑容都凝固在了臉上。

他這時才看見,此地距離剛才'死掉'的那人根本沒多遠,僅有幾丈,他又看見,原本死去的人緩緩爬起,捂著胸口的血痕,面色蒼白的召回了手中法寶。

「......好險,差點被你殺了!」

陳默後背和額頭全是汗水,他心有餘悸的說道。

王衍火速趕來,來不及和陳默多作溝通,一掌蓋在了還沒完全死透的魔修頭上,又是一陣緊鑼密鼓的搜魂,這自然引起了中年魔修臨死前的劇烈掙扎。。

大家還在看:重生異能小俏媳皇上,本宮很會撩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青葉靈異事務所絕世天君勝者為王我的美女教師夜天子異世為僧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