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木葉之英雄召喚
  4. 五.八 影咒狙殺

五.八 影咒狙殺

作者:

「影流之刃!」

刃具鍛造師草鋼看著眼前,表面籠罩著一層黑霧的針狀忍刀,不由地瞳孔一縮。

他有些無法理解,剛剛發生了什麼。

雖然不太確定,但是他完全可以肯定,僅僅是觸碰了一下,趙石就讓這原本不凡的刃具,發生了本質上的變化。

草鋼自信自己打造的刃具,已經能夠與霧隱的七忍刀比肩。

但是現在,趙石手裡的影流之刃,完全是比七忍刀更高一級的存在。

賦予長刀·縫針【影流之力】,使其蛻變為影流之刃后。

帝雄馬不停歇地拿起另一把忍刀,斬首大刀!

「英雄附魔·疾風之力!」

帝雄選擇將亞索的本源力量,附魔到這把刀上。

巨大無比的斬馬刀,隨著疾風之力的注入,表面湧現出銀白色的風之氣息,每一道風之氣息之中,都蘊含著強烈無比的斬割之意。

「賜名,疾風之刃!」

帝雄篤定道,給與這把忍刀新的名字。

在連續附魔了兩把忍刀之後,趙石沒有繼續。

因為英雄之力消耗極大,自己需要留下一些儲備。

「疾風之刃!」

見到斬首大刀也完成蛻變,草鋼又是無比驚訝地喃喃道。

緊接著,他向趙石請求,希望趙石能夠展示這兩把忍刀的威力。

其實,在趙石完成附魔的瞬間,他就已經跟忍刀完成了溝通。

忍刀有多少重量,多少鋒利,有多少破壞力,又具備怎樣的特殊能力,他心中都一清二楚。

附魔,不單單是賜予事物英雄的力量,也通過這種儀式,將事物與趙石鏈接起來。

有點類似於滴血認主,

此時的趙石,已經是這兩把忍刀真正意義上的主人!

對於草鋼的請求,趙石自然不會拒絕。

他提起細長如同縫針,卻透著詭異氣息的影流之刃,整個人的氣勢陡然一變,湧現出可怖的殺意:

「草鋼,你的弟弟草鐵,故意縱火,差點就讓你夫妻兩雙雙殞命,連我帶來的七忍刀資料,也險些付之一炬,你恨嗎?」

對於帝雄的發問,草鋼顯然有些意外。

他臉上閃過猶豫和掙扎,終究是咬牙切齒道:「我恨!他想殺我也就算了,居然差點毀了村子,最重要的是,連七忍刀的資料都差點給毀掉!」

「那我殺了他,你不會有意見吧。」帝雄淡淡道,「之前我本可以殺掉他,只因他是你的親弟弟,所以還是打算交給你來決斷。」

草鋼明顯一愣,不可思議地看向帝雄:「難道他沒有跑掉,而是被你囚禁起來?」

「不,他跑掉了。」帝雄篤定道,「但我一樣殺了他。」

說著,趙石緩緩舉起手中的影流之刃,眼裡的殺意逐漸旺盛。

此時草隱村的村民,也都聽到了趙石跟草鋼的對話。

「草鐵已經算是叛忍了,殺了他!」

「我們草隱村原本就不富裕,現在他一把火,更是雪上加霜,他十惡不赦!」

雖然不知道帝雄有什麼辦法能夠殺了草鐵,但草隱村的村民們都非常支持。

只見趙石腳下湧現出黑霧,並且逐漸形成一個暗影陣法,就像是在進行某種儀式一般。

法陣當中,黑影逐漸地形成一個人形,此時似乎正在趕路,東張西望,心神不定的樣子。

「這是……草鐵!」

「是草鐵的影子!」

草隱村的忍者們都看傻了。

就連跟在帝雄身邊的綱手,都嘴巴微微張開,一臉的不可思議。

帝雄不知道用什麼方法,竟然製造出了草鐵的影子,而這個影子,似乎是跟草鐵本人同步,完美復刻他的一舉一動。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此時的草鐵,正在遠離草隱村的路上。

他做出放火燒村的事情,自然是擔心報復,此時是跑的越遠越好。

「哼,該死的木葉忍者,該死的草鋼,最好一把火把你們全部燒死!」

草鐵對於自己的所作所為,沒有絲毫的猶豫,甚至此時還在惡毒地詛咒。

在他看來,自己之所以背井離鄉,都是草鋼逼的。

此刻,在草隱村的帝雄,已經舉起了長針一般的影流之刃,對準了草鐵影子的左胸處,正是心臟的位置。

「影流之刃·影咒狙殺!」

伴隨著查克拉的注入,手中影流之刃表面的黑霧翻湧不止,並且在此刻變得銳利起來。

噗!

一擊中的,尖銳的長針刺穿了草鐵的影子。

那影子似乎非常難以置信地捂住心口,然後慢慢地倒在地上,逐漸消散。

遠在幾十公里之外的草鐵,也已經倒在地上,鮮血流了一地,眼睛睜得死死的,到最後一刻,他都不明白,自己是怎麼死的。

這,就是影流之刃的能力!

影咒狙殺!

無視距離,超遠距離,神秘無比的暗殺術!

草隱村的忍者們震驚了。

雖然他們沒有親眼見到草鐵的死狀,卻是也能感受到,帝雄剛剛的確殺了草鐵。

那影子模擬出來的畫面,絕對是真實的!

「這……這到底是什麼刃具!簡直是神器,是寶具!」草鋼為之瘋狂。

草隱村的高層們,更是忌憚無比,這把忍刀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有著這樣詭異的殺人能力,那麼想要暗殺某個村子的高層,豈不是輕而易舉?

帝雄若是知道他們的想法,肯定會置之一笑。

的確,這種暗殺能力,的確恐怖。

就算是再厲害的忍者,再嚴密的保護,也難以提防這種暗殺。

你再厲害,總得睡覺,總得上廁所吧?

而我隨時都可以在千里之外,萬里之外對你進行刺殺。

只不過,想要發動影流之刃的能力,是有條件的,而且比較嚴苛。

首先,必須要在三天之內見過目標。

其次,自身的殺意必須要強過目標。

再一個,就是這種能力,也不是可以無限制地發動。

同一個目標,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只能進行一次暗殺。

這件刃具,在別人手裡是神器,但唯有在帝雄手裡,能夠發揮出它極致的威力。

有著影流之主的殺意加持,帝雄自信自己的殺意可以凌駕絕大部分目標。

而其他限制條件,在他人不明情報的情況下,是很容易滿足,而且很容易暗殺成功的。

換句話說,影流之刃從某種意義上,是一種見光死的玩意。

一旦被人知道發動影咒狙殺的各種限制條件,暗殺成功率會被無底線地降低。

比如,想盡辦法撐過三天就行了。

只不過,帝雄不會讓影流之刃的情報輕易地泄露出去。

「帝,帝雄大人!草鐵真的已經死了?」草鋼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換來的,是趙石的微微點頭。

草鐵真的已經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

隔空殺人,萬里一瞬。

或許,這才是暗殺的奧義!

「那麼……」草鋼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能夠展示一下疾風之刃的神威?」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