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我兜里有張卡
  4. 第591章 吸血鬼暈血?

第591章 吸血鬼暈血?

作者:

看着賽琳娜(伊娃)精緻到無可挑剔的絕美面容,我下意識地答道:「一日我可以,三餐還是算了吧。」

「哎呦!疼!你倆輕點!」賽琳娜和小開一人揪住我一隻耳朵。

「你要是不想讓所有人都知道她裝失憶,最好閉上嘴。」賽琳娜道。

瞅著賽琳娜說話間隱約露出的兩顆尖牙,那啥……大丈夫能屈能伸,閉嘴就閉嘴。

「乖!讓我咬一口,一小口,不疼。」賽琳娜瞅着我白皙的脖子作勢就要咬下去。

「等等!」還是小開仗義,一把將我拉了過去。「你餓不一定非要喝人血啊,電影里我見過,什麼雞血、豬血、羊血,甚至連老……老鼠血都是可以喝的。」

「呸呸!」賽琳娜吐了兩口。「別看電影里瞎演。像你們人類一樣,放着牛排在眼前,你會吃老鼠嗎?」

不得不承認,賽琳娜說的有道理。

待她說完,也沒見賽琳娜怎麼動,我已經被她搶了回去。她鋒利的指甲劃開我的手腕,也許是動作太快,我居然沒感覺到疼痛。

賽琳娜舉高我的手腕,張開紅唇,粉嫩的小舌頭向外伸著。我傷口處湧出的血珠像斷了線的珍珠般滴滴答答地落下。

「啊~」又是一聲尖叫。

這次叫的卻不是我。

也不是小開。

賽琳娜叫着甩開我,兩隻手在臉上胡亂抹著。然後,然後……眼兒一翻,腿兒一蹬,直挺挺地躺到了地上。

反應過來的我,趕緊先捂上傷口,又費力巴叉地從兜里掏出張撲克牌。

「天天快出來!」

一個穿白色波西米亞長裙的小人果然麻溜兒地鑽了出來。「老大,您有什麼吩咐?」

「沒瞅見我滋滋冒血么,趕緊幫我止了。還有,最好別留疤,要不人家還以為我失戀割脈呢。」我說。

天天幫我修復的同時,我和小開一起蹲下。

「她這是怎麼了?」小開上下打量著賽琳娜問道。

「好像,似乎,也許,大概,可能是暈了吧。」我說。

「餓暈的?死不了吧?」小開問。

我盯着賽琳娜微微起伏的雙峰,道:「我學過心肺復甦要不試試?」

「去死!流氓!」小開道。

「那要不你來?」我說。「反正她這個情況,打120是不可能的。」

「我怕她咬我。」小開說着瞅了瞅我的手腕。這丫頭是不是真怕被咬我不清楚,不過怕留疤是肯定的。

那就放她一直擱地上躺着?

看着賽琳娜嘴角周圍被抹得花貓似的臉,我突然冒出一個特搞笑的念頭。「這傢伙該不會是暈血吧?」

「不能吧,她不是吸血鬼么?」小開道。

「現在這幾個靈體哪有按常理穿出來的。允許有一刻鐘的齊天大聖,就不能有愛暈血的吸血鬼嗎?」我說着拉起賽琳娜的纖纖玉手。

「你要幹嘛?」小開警惕十足地看着我。

我不說話,從兜里掏出串兒鑰匙來,上面穿着個指甲刀。

然後,伯爵閣下就看着我給吸血鬼剪指甲。

房間很靜,只有指甲刀的咔嚓咔嚓聲,很詭異。

「老大,您的傷已經處理好了,沒有留疤。」天天說着身上的光芒一點點黯淡下去。

「謝啦,你回吧。」我頭也沒抬,換了只手,繼續剪。

「老大,你叫天天居然都不叫我,我也好久沒登場了。」阿福不知何時鑽了出來。

「你小子,最近世道不好,外面凈是豺狼虎豹。你不聽召喚就亂跑出來,小心被吞得骨頭都不剩。」我嚇唬他道。

「哪兒啊就豺狼虎豹……」阿福說着四下踅摸,似乎是看見了躺在地上的賽琳娜,突然大叫一聲「媽呀!」然後一溜煙兒地鑽回了玩家卡。

「不是吧,這小子怕吸血鬼啊?」我衝天天問。

「我也不甚清楚,老大。」天天回答。

「我剛說別亂跑出來是認真的,等閑了我再好好給你們倆前情回顧一下。」我說。

天天畢恭畢敬地朝我行禮后,也鑽了回去。

我繼續剪賽琳娜的指甲。她原本修得尖尖亮亮的指甲,被我剪得比……反正比我的短。

收起鑰匙,我又滿房間踅摸。

「你該不會想連她的牙也拔了吧?」小開問。

我丟給她一個「就你最懂我」的眼神。

繼續翻。

當我從浴室拎着倆不鏽鋼晾衣架出來的時候,小開樂了。

賽琳娜醒了。

「你要幹什麼?」賽琳娜冰冷的目光盯着我看。

我趕緊把衣架背在身後,嬉皮笑臉地道:「痒痒,撓撓。」

「你們對我做了什麼?」賽琳娜站起身,上下打量自己。

「是你自己暈倒的,在看到陸遙的血之後。」小開道。「你是不是……暈血?」

「荒謬!我可是吸血鬼耶!暈血?」賽琳娜說着忽然瞥見自己手心的一片殷紅,立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我丟掉衣架,好心地將她抱住。

「她母親滴,看來老娘還真的暈血!」賽琳娜閉着眼睛罵道。

「伊娃?」我不禁叫了聲。這語氣對我再收悉不過了。

「老娘是賽琳娜!」賽琳娜頓了頓又道:「陸遙,扶我去衛生間。」

「這……不太好吧。」我心虛地瞅了眼小開。「你是小號還是大號?」

「什麼小號大號!老娘要洗手!」賽琳娜嚷嚷。

「洗手就洗手,你吵吵什麼玩意兒!」我用強硬掩飾尷尬。

「還是我陪她去吧。」小開說着從我懷裏搶走了賽琳娜。

一陣讓人不怎麼心猿意馬的嘩嘩聲后,賽琳娜的手和臉都洗白白了。

「是你小子把老娘指甲剪了?!」賽琳娜橫眉冷對。

「誰讓你拿指甲划我的。你指甲那麼長,裏面都是黑泥,也不知道我會不會得傳染病。」我梗著脖子懟道。

「你知道老娘花了多少錢做的美甲嗎?」賽琳娜抬腳朝我踢來。

我輕鬆閃過。

「賽琳娜,你瞅瞅你自己,一口一個老娘的潑婦樣,哪裏還像個高貴的吸血鬼!」

可能是「高貴」二字觸動了賽琳娜的某根神經,她忽然安靜下來,自言自語道:「是呀,我這是怎麼了?言辭粗鄙不說,關鍵還暈血?」

「你確定自己現在是賽琳娜?」我又問。

賽琳娜也不回答。而我只覺眼前黑影一閃,房間的燈便亮了。原本在我面前的賽琳娜卻出現在我身後的門廳。

……看來她是賽琳娜。

「會不會是伊娃的某些意識摻雜了進來。因為伊娃暈血,所以賽琳娜才……」小開推測道。

「伊娃暈血嗎?不能夠吧。一個女人,每個月不都得流個半斤八兩的么?……哎呦!我靠!你倆又打我!」我捂著腦袋叫。

「那你現在還餓嗎?」小開不理我,繼續問賽琳娜。

「餓,更餓了!」賽琳娜答道。

我和小開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

「但我現在不想喝血,想吃烤鴨。」賽琳娜補充道。

「烤鴨?你的意思是你想吃人吃的食物?」我問。

賽琳娜點頭。

「這就好辦多了,不就是烤鴨么。」我掏出手機點外賣。

小開卻提醒我道:「賽琳娜現在的情況還是先保密吧。」

我略一沉吟,答道:「明白,明白。李大嘴不吃人卻能嚇唬人,咱們的吸血鬼也一樣。」

至於賽琳娜身上出現的變異……算了,想不通就不浪費腦細胞了。

點好烤鴨,我又跟小開敲定了分開后聯繫的細節。

沒多會兒,「叮咚」一聲,門鈴響了。

雖然剛才吃了不少,可想到外焦里嫩的烤鴨、香甜可口的甜麵醬,還有香蔥、春餅,我還是吞了口口水。

「這外賣現在就是快啊。」我衝到門口,可打開門,外面站着的卻不是外賣小哥……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龍鳳雙寶:媽咪太受寵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閃婚秘愛:腹黑老公好纏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