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追隨曹總混三國
  4. 第881章 帝國幾十年

第881章 帝國幾十年

作者:

公元二五零年,大魏鳳凰九年!

徐州沿海,無數的戰艦船帆如雲,叮叮噹噹的船鈴鐺聲好像暴雨淋漓那樣,王厚的航海重型戰列艦已經完全取代了舊有的樓船,而且大炮也隨著海盜活動在吳國被列裝了起來,長江再也不是江南的屏障,精通海戰的大魏水師可以用龐大的艦隊運載數以萬計的士兵在漫長的東南海岸線任意一點進行登錄,再也不需要跨越長江,逼得吳軍也開始營建水師。

不過這一次,卻不是曹魏向吳國發起進攻,反而是吳軍主動向北進發了起來。

尤其更奇特的是,兩支對峙的艦隊,竟然連一個吳字兒都沒掛,反而全掛的大魏國旗,甚至這場戰爭,都是因為吳國要魏國吞併吳國,接受吳國三州而打響的,主動求吞併,主動到都來上門削你,逼著你同意,這在整個歷史上,估計都是不多見的。

這他媽叫什麼事兒!

所以,負責指揮艦隊的吳軍老統帥,二十幾年前擊潰劉備的天才陸遜,現在還是一肚子鬱悶。

似乎看到了老統帥的興緻不高,他身邊那個身穿錦繡王服,衣著格外華麗的年輕人則是興緻勃勃的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元帥,江東百姓的利益,可全看您今天一戰了!」

「某家明白,吳王放心,某家定定力奮戰!」

「來啊!升帆,向對面海師將軍陳定樓發出最後通牒,若是不答應吾江東的要求,今個,老夫就要摧毀他江淮水師!」

「老元帥加油,孤為您瞭戰去也!」

看著陸遜可算是進入狀態了,輕鬆的笑了笑,年輕人竟然一伸手摟住身邊兩名漂亮的江東小妞兒,得意的搖晃向了旗艦艦樓,一邊走一邊還嘟囔著。

「吳越美人是贊啊!難怪當年爹綁票都要把娘綁下來!」

而且尤為怪異的是,跟著他背後,身材高大的侍衛官舉著的旗幟寫的竟然不是孫,而是個王字!

沒錯了,這紈絝的花花公子哥不是別人,正是王厚不成器的小兒子王文!

這二十七八年,隨著航海技術的發展,中原的航船甚至最遠約過了印度,滴答了黑海,雖然此時的三哥們還遠沒有英屬東印度公司時代繁華,遠洋帶來的貿易依舊成為了一大塊肥肉,引得江東諸多世家,垂涎欲滴,紛紛也跟著投入其中,不僅僅是依靠著服務北方貿易過境來賺前,更有不少有野心的世家也造船參與到了遠航,在海外建立殖民地,富裕起來。

然而,孫家可沒有王厚那麼廣闊的胸襟,臣下漸漸在海外建立殖民地,勢力越來越大,逐漸威脅到了孫家的統治地位,在孫權臨終前,就曾經對世家進行過一波清洗,眼前的陸遜靠逃到爪哇陸家殖民地,這才逃得一條狗命,而兩年前,孫氏著名的暴君孫皓登基,又對境內江東航海世家開始打壓殺戮。

於是乎吳國內戰爆發,理所當然,依法接受新事物,擁有戰艦,火槍,大炮的航海世家逆流而上,轟了石頭城,擊潰了孫家。

不過江東世家誰都不服誰,一番爭論后,他們做出個最提莫奇特的決定,恭迎先吳大長公主孫尚香的血脈,遼王之子王文來繼承孫家大統。

這樣一來,還有個好處,就是通過王文以及強大的王氏,江南世家的南貨就可以不交進口重稅進入中原大市場,讓各大世家們再大賺一筆。

可偏偏,守著帝國遠洋最得利的徐州航海世家們不幹啊!他們也做的南貨生意,吳人的南貨成本低了,他們不就不好買了嗎?在帝國三級議會中,徐州世家是激烈反對將吳國納入大魏帝國,主張繼續將他們當成個商品原料地還有工商業傾銷地。

於是乎,就有了今天這一場大海戰!

浩浩蕩蕩的兩支艦隊足足上百條巨型戰列艦逐漸猶如一字長蛇那樣緩緩靠近起來,對著船隊對面,掛著廣陵陳氏旗幟的徐州號,進入狀態的陸遜揮舞著長刀齜牙咧嘴就咆哮了起來。

「無代表,不納稅!開炮,讓這些帝國佬知道知道咱們江東的力量!」

媽的,上杆子投靠還得靠打,說到稅收,積累了一肚子氣的江東水手惡狠狠的將大炮屁股點的火花子作響,轟隆的巨響中,一顆顆熾熱的鐵炮球子呼嘯著就噴射了出去,雙方巨艦都猶如打了擺子那樣,劇烈的顫抖起來。

…………

帝國另一端,另外一場攻城戰也在激烈的進行著。

此出西域已經上萬里了,大魏帝國介入安息帝國內戰也是打了第十二個年頭,此時西域都護府大軍赫然將安息帝國的都城泰西封圍攏了個水泄不通,里三層外三層的。

現在的安息都護府軍也早已經不是曾經清一水兒的喊漢人,留著大鬍子眼圈兒深邃的西域各族還有吐火羅人等各色面孔充斥在軍隊中,不過他們嘶吼吶喊的卻全都是漢語。

自四百多年前亞歷山大大帝西征,將希臘文明帶到遙遠的東方之後,大魏帝國的西征,又將東方文化極大的輸入向了西亞地區,甚至孔子的《論語》,如今在羅馬城都有了拉丁文的譯本。

大炮劇烈的轟擊下,夯土製造的泰西封城牆稀里嘩啦一片片的剝離下來,轟然塌陷了個缺口,打的城頭帕提亞射手跟撞倒貨架上的罐頭那樣,稀里嘩啦的掉下來,趁著這機會,城下中軍,一個不那麼年輕,卻依舊是在頭髮上打著油,弄得油光水滑的傢伙猛地一抽馬鞭子,呼嘯著居然帶頭就衝鋒起來。

兩支摻雜了各色人種的部隊,在城牆的缺口瘋狂的廝殺爭奪著,空氣中都滿是兵器相撞的乒乓聲音,每時每刻,都有屍體滾落下來,然而,就在這血腥的焦灼中,帕提亞人忽然恐懼的叫喊起來。

就在他們頭上,八個熱氣球龐大的漂浮了過來,拎著沉甸甸的黑球子炸彈,擲彈兵精準的點燃扔在了城內尚且頑抗的帕提亞人頭上,巨大的火花子轟鳴中,爆炸炸散了人群,終於,抵抗了三十三天之久的帕提亞人潰散了。

然而,沒等大軍亢奮的歡呼,才飛了十幾米的熱氣球,順著上面竟然滋溜一下滑落下來個女戰士來,無比精準的就跟《刺客信條》里康師傅刺殺那樣,把油頭粉面那傢伙砸在了身底下,就聽氣急敗壞的聲音猛地響起來。

「小叔!!!」

看著長樂冒火的眼睛,從皇帝位置上光榮退休下來,終於如願以償猶如亞歷山大大帝那樣成為一個東方征服者的曹彰,悲催的撓著後腦勺。

「這個……,長樂啊!今天天氣,哈哈哈……」

「你們兩個!!!」

可是沒等長樂大小姐發飆,城牆上又是傳來了一聲憤怒到極點的咆哮聲,背後一面大旗高掛著呼羅珊王鄧字的大旗,已經成熟威武的鄧艾氣的又一次竟然結巴了起來。

「誰……,誰讓你們又……,又跑到……」

哀嚎一聲,對視了一眼,忽然拔出了戰刀和火銃,這一個無良小叔一個無良媳婦兒吶喊著嗷嗷叫的就向泰西封城內沖了進去,一轉眼兒,尾煙兒都快讓人看不著了,氣得鄧艾又是嘴皮子直哆嗦,最後無比悲催的重重一揮巴掌。

「全軍進城!」

…………

泰西封不小,可是再大還能反了天去?在帕提亞人的皇宮中,鄧艾終究還是逮住了都人到中年的前太上皇,還有自己老不靠譜的媳婦兒,撓著後腦勺,硬酬和來西域,搶了鄧艾西域大都護位置,塞給他個呼羅珊王的曹彰心虛的直撓頭,而俏臉漲得通紅,指著背後那副巨大的赫梯時期獅子浮雕,長樂這妞兒卻是理直氣壯的嚷嚷著。

「老頭子想要這波斯人浮雕回去裝點博物館已經好幾天了,作為女兒,我這叫孝順,你懂不懂!」

氣得嘴巴子都歪了,手指頭哆嗦了好一會兒,在長樂大小姐得意洋洋的笑容中,鄧艾終於悲催的一揮巴掌。

「給我拆!」

…………

現在王厚也終於活成了他穿越前最渴望的樣子,領著高額退休金,閑著沒事兒到處旅旅遊,孫子都不用帶的老王頭。

這兩年女兒女婿「孝順」,長安城前的博物館,已經擺了一大堆世界各地的新奇大石頭塊子,比如埃及的尖方碑,獅身人面像弄了個小的,還弄回來個木伊乃來,穿著筆挺而又乾淨的馬甲,手裡拄著跟拐棍兒,在一眾工作人員點頭熱情的招呼中,王厚就跟個帝國普通的退休老頭兒那樣,悠閑地溜達到了博物館的最深處。

然而,隨著他拐棍忽然扎進了地面上拼花最中心的一個小坑,寂靜無人的后展廳地面忽然裂了開,旋即一座黑黝黝的甬道竟然展露了出來。

最裡間,黑乎乎的桌子兩列,一圈兒早該退休,甚至早該進棺材的老頭子,卻是早已經等候在了桌子的兩邊,別看一群糟老頭子,可實際上卻都是一方富可敵國的家族財團幕後掌舵人。

眼看著王厚終於進來,老的牙都沒了,也吃不動生魚片了的陳登打著哈欠抱怨著。

「我說,老王頭你有病啊!放著好好的殿堂不待,把老哥幾個找到這埋敵人的地下,嫌進棺材不夠早啊?非得現在來體驗體驗!」

將近一億人口的大魏帝國,也就有這麼幾個老不死的有資格敢這麼和王厚說話了,絲毫不以為杵,笑眯眯的一捋鬍子,他是得意洋洋的哼道。

「陳老頭你懂什麼,這才叫幕後掌控一切的感覺!陰影下統治整個世界!」

「少說廢話了,西域大軍已經推進到了波斯,下一步就是羅馬,咱們必須提前推演出五十年的世界走向來!」

估計後世的神秘學考古學家得像研究聖殿騎士,光照會這樣神秘組織那樣,研究自己這個發揮餘熱的黑手會了吧!太有遊戲里大BOSS的感覺了!

背後,轟鳴的聲音中,博物館入口又關了上,而一邊說著,王厚寬厚的巴掌一面重重落在了黃金打造,被蠟燭照耀得金碧輝煌的地球儀上,巴掌的黑影,正好籠罩了如今整個文明圈兒。

全書完。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