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跟著劉備去賣鞋下載
  4. 跟著劉備去賣鞋
  5. 第105章 打老婆時要閉著眼

第105章 打老婆時要閉著眼

作者: |返回:跟著劉備去賣鞋TXT下載,跟著劉備去賣鞋epub下載

不出所料,陶保被判了秋決,距離秋決還有三個月時間,陶保有足夠的時間越獄。

張飛再次探望陶保,悄悄的對他說劫獄的事情,到時候劉備,曹鋼,還有顏開都會來,還安排人接應,讓陶保跑的越遠越好。

陳氏在知道陶保判了秋決之後,就又和劉楊大吵了一架:「你為什麼不判他斬立決?你是不是偏袒他?就因為你們合夥做過生意,你就想讓他多活幾個月?」

劉楊看到陳氏,火就不打一處來,喝了口酒,道:「我怎麼判,用你教?到底我是縣令,還是你是縣令?」

陳氏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覺得劉楊對自己的態度,怎麼突然就轉變了呢?於是接著道:「你怎麼對我這樣說話?我弟弟,也是你弟弟,現在你弟弟被人殺害,你為什麼不立馬報仇?有你這樣當姐夫的嗎?」

劉楊現在很煩這女人,雖然還沒坐實他紅杏出牆,但劉楊感覺就是真的,又喝了幾口酒,借著酒勁打老婆,是男人一慣的作風,因為等第二天哄的時候,可以把責任推到酒上,只聽「啪!」的一巴掌。

一記重重的耳光落在了陳氏的臉上。

陳氏突然就傻眼了,這記耳光猶如晴天霹靂,陳氏的哭聲戛然而止。

二人成婚十餘年,這是劉楊頭一回動手打她,平時雖說也吵幾句嘴,但再氣也沒動過手,今天怎麼突然就動手了呢?

陳氏愣了好一會兒,又嗚咽了起來,道:「你。。。。你個殺千刀的,居然敢。。。。。。敢打我,這日子沒法過啦。。。。。?。」

劉楊此刻手也有點抖了,平時殺人都不抖,打老婆他就開始手抖,第一次打老婆的感覺真不怎麼樣,都說女人是水做的,一點也不假。

劉楊又有點心疼,想去哄哄,但想到徐庶的留言,又把心橫了起來,無毒不丈夫,於是把牙一咬,大喝道:「哭什麼哭!就知道哭!你弟弟本來就不是什麼好鳥!死就死啦,省得麻煩!」

「你。。。。。。姓劉的!你說的這是人話嗎?我弟弟在你手下當差十年,沒功勞也有苦勞,人都死了,你還這樣說他,你這是人說的話嗎!?」

劉楊盡量不看陳氏哭紅的臉,他怕看了會心軟,打老婆就得閉著眼打,不然你會下不去手的。

劉楊想著再給她一巴掌?

最後想想還是算了,十多年的夫妻感情,生活照顧的體貼入微,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於是道:「你最好不要哭了,再哭我就把陶保放了!」

陳氏一聽,哭的更厲害了,大叫道:「你去,你去啊!你放了他啊,你去啊!嗚嗚。。。。。。」

劉楊拿這女人沒辦法,甩衣袖就出去了。

留下自己徐娘半老的老婆獨守空房。

夜已經深了,夜涼如水,漫天繁星卻不見月亮的蹤影。

陶保透過碗口大的透氣窗,看著天空中的一顆星星,想著越獄以後的事。

妻子暫時要和自己分開,逃跑帶個女人是跑不快的。

鞋子的生意要暫時放下了,現在他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洛陽了,那裡有官二代出身的曹操。

曹操現在是驍騎校尉,早年被舉過孝廉,也就是在皇帝面前有頭有臉的人,推薦你做官,這個要有實力,雙方都有才能才行,不然是不會成功的,並且推薦的人不行,還要被問罪。

確定好了逃跑路線,陶保就在牢里來回踱著步子,他發現最近消化有點不好,覺得最近好像胖了,那涿郡屠夫老是送肉來,說是先把身體養好,逃跑的時候就跑的快。

光是吃肉的事情,就惹得滿牢房的犯人極度不滿,他們每天凈喝稀粥了,就粥里那點水,流口水還流完了,看著陶保頓頓有肉吃,他們喝粥多次咬到嘴唇和舌頭,硬是沒處說理。

最後陶保可憐他們,就把吃剩的骨頭留給他們,就這還一個個因為一塊骨頭打的頭破血流。

別人坐牢是減肥,陶保倒好,硬是胖了十斤,他覺得老張在坑他,如果吃成個胖子,走路都費勁,何況是跑呢?

所以陶保每天在牢房裡練倒立,做俯卧撐,仰卧起坐,握著牢門做引體向上,每天如此,體重才算恢復一點。

劉備最近很勤快的練劍,每天聞雞起舞,他覺得救出陶保之後,也不能在這裡待了,一是自己滿肚子的兵書無處使用,二是光在這裡賣鞋也成不了大事,最近各地政權都對董卓不滿,怨聲四起,要不了幾年,第二次黃巾起義一定會爆發,到時候他絕對不站在董卓這邊。

現在朝廷制度改變,之前各地太守沒有兵權,現在兵權都分配在各地州牧手裡,朝廷收不回去,這也是靈帝死前留下的一條福祉,若沒有這條政策,只怕對付董卓就難了。

曹怡很傷心,去牢房看過陶保幾回,示意到時候要跟著陶保一起走,陶保不同意,因為曹怡只是個文弱女子,到時候多有不便,照顧自己的時候,還要照顧一個女人。

從來沒見哪個男人打天下還帶著女人的,就項羽那麼大的英雄,還是栽在了女人手上,若不是因為虞姬,他也不會遭遇韓信的十面埋伏,該下那一戰項羽輸的太虧了。

又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劉楊好幾天沒和陳氏同床而睡了,就算是同床而睡,也是夫妻中間隔著一條河,原配哪有小妾香,小妾百依百順如綿羊,還怕伺候不好你,原配凈給你找氣受。

這就是皇帝不喜歡皇后,不停的納妾的原因,真不是慾望問題,而是心情問題。

已經半夜了,陳氏還沒有睡。

她在等人,一個男人。

正在她打瞌睡之際,就傳來了一陣輕微的敲門聲,外面那男人還叫著:「姐,你在不在,弟弟我來了。」

陳氏聽到聲音,馬上打起十二分精神來,把門打開,男人身子一閃,便悄無聲息的進了屋子。

只見這人身高八尺有餘,著一身黑色夜行衣,滿臉的絡腮鬍子,手中拿著一把雪亮的大砍刀,臉上有一道很深的刀疤,眼如銅鈴,不動都帶著幾分惡氣,一看就是經常在外面打打殺殺的人。。

大家還在看:一戰成婚:厲少,要抱抱抗日之鐵血智將我想當巨星海賊之文虎大將凡塵戰歌嬌娘撩夫超品醫仙諸天時空行絕世武帝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