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全職藥師
  4. 第1166章 我不可辱

第1166章 我不可辱

作者:

這小子這麼年輕,絕對沒有三十歲,就修鍊到了天人第三境,就算是真武宗這樣的頂尖勢力,也沒有培養出這麼優秀的弟子吧?

而他此話一出,包括蘭珠、孔一帆在內的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涼氣,各個目瞪口呆地看着肖然。

這小子竟然真的是天人第三境強者?

「肖然真是個變態。」

蘭珠眼睛瞪圓,小嘴張大,吐了吐舌頭,小聲嘀咕道:「我在這幾年內,從神海境中期修鍊到半步天人境,仙女大人就說我的天賦,世所罕見,沒想到肖然竟然比我還要厲害,不,遠遠超過我了。」

這一刻,她看着雲淡風輕的肖然,感覺自己這些年都白修鍊了。

「可惡!這小雜碎究竟是什麼人?這麼年輕就修鍊到了天人第三境,不會是某個老怪物培養出來的衣缽傳人吧?」

孔一帆氣急敗壞地看着肖然,只覺壓抑無比,不禁有些後悔剛才衝動之下得罪肖然了。

孔元濤也後悔動手了,他清楚的知道,像肖然這麼年輕的武道天驕,那絕對是出自頂尖勢力。

因為除了頂尖勢力之外,培養不出像肖然這麼優秀的弟子。

沉呤少許,孔元濤沒有再貿然動手,而是向著肖然拱手問道:「敢問公子出自何門何派?」

他已經想好了,如果肖然真的出自某個頂尖勢力的話,就低頭道個歉。

畢竟在頂尖勢力面前,雷鷹教算個屁。

「靈法門。」

肖然似笑非笑地看着孔元濤。

「靈法門?」

孔元濤聞言,急忙在腦海中想體神州大陸所有頂尖勢力,發現頂尖勢力中沒有靈法門之後,又向一流勢力,可似乎也沒有啊!

「你不用想了,靈法門只是一個小門小派,你不可能聽說過。」肖然揶揄道。

「小子,你敢耍老夫?」

看着肖然這幅表情,孔元濤勃然大怒,伸手怒指肖然,紅臉滿是寒霜。

「老夫好歹也是天人第三境強者,你竟然如此無禮,今日不懲戒你一番的話,今後老夫如何在殺戮之城立足?」

孔元濤這一番話,說的大義凜然,實則是為了給孔一帆報仇,再次一把抓住炎蟒槍,腳掌一踏,向著肖然威逼上去。

他每走一步,就留下一道火焰腳印,身上的火焰氣息越強,整個人看起來與炎蟒槍似乎融為了一體。

這一刻,所有人都從孔元濤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槍意,極其可怕,令得低於天人境的武者,盡皆感覺毛骨悚然,紛紛避退。

顯然,孔元濤開始動真格了。

「孔元濤,你若是敢傷害肖然,仙女大人是不會放過你的。」

蘭珠見此,急聲大喊,見孔元濤微微皺眉,繼續說道:「肖然是仙女大人的弟子。」

「好啊,原來你是那個女魔頭的弟子,那老夫就更要收拾你小子了。」

原本皺眉的孔元濤聽到此話,不由怒哼一聲,身上的氣勢猛增一籌,嚇得蘭珠俏臉大變,幾乎快哭了。

「肖然,對不起,我忘記這個老傢伙被仙女大人揍過一頓了。」蘭珠哭着臉,一臉愧疚地說道。

「沒事,一個潛力已經耗盡,終生無望渡過精神劫的廢物罷了,就算他傾盡全力,也不是我的對手。」肖然聞言莞爾一笑道。

「真的嗎?」

蘭珠聞言,泛著淚花的大眼睛,不由冒出了一絲殷切地期待,可看着氣勢越來越強的孔元濤,心裏不由一揪。

「無知小兒,你如果能夠接住老夫這一槍,今天的事情就算了。」

孔元濤雖然這麼說,但渾身氣勢卻達到了極巔,渾身火焰熊熊,槍光四射,彷彿一尊火神,又如一尊槍神,擁有蓋世凶威。

一槍刺出,空氣爆炸,席捲數十丈寬的街道,掀起百十丈高的火焰氣浪。

不過詭異的是,當火焰氣浪,席捲到街道兩邊的商鋪時,商鋪外的牆壁上,立刻綻放出了一道道或方形,或菱形,或圓形的陣紋,

這些陣紋,竟然全都是帝級下品級別的陣法,別說是抵擋天人第三境的力量,就算是虛仙王者的力量也能夠擋住。

對於這一點,肖然前世來殺戮之城的時候就知道了。

殺戮之城內,足有數億武者,成千上萬個勢力,每天都有武者打鬥廝殺,極其破怪掉城內的建築。

所以,殺戮聯盟就在城內的建築物上,刻了帝級下品陣紋,任由武者打鬥廝殺,也不會對城內造成破壞。

另外,這些陣紋,還有另外一個作用,就是保護殺戮之城的安危。

那些想要染指殺戮之城的勢力,攻擊殺戮聯盟的話,殺戮聯盟就可以利用這些陣法,抵擋外來勢力的進攻。

這在殺戮之城的歷史上,可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

只不過如今殺戮聯盟強大了,已經沒有外來勢力對付殺戮聯盟。

如今,這些陣法的作用,就是保護建築物,任由武者打鬥廝殺。

所以肖然與孔元濤動手,沒有一點顧忌。

面對幾乎人槍合一的孔元濤,肖然神色如常,運行七成肉身力量,然後雙拳握拳,迎了上去。

神龍拳行雲流水般從肖然拳下施展開來,大開大口,充斥了一股霸道的龍威。

兩隻拳頭變成金色,彷彿鍍上了一層金輝,凝結出金龍拳印,帶着高亢的龍呤聲,猛擊孔元濤。

金龍拳印未至,龍呤聲就已經震碎那激射過來的火焰槍芒,令得炎蟒槍的槍尖,顫動了起來。

「不好,這是……。」孔元濤猛地一驚,火紅的雙眼幾乎瞪圓,大驚失聲,可他還沒有說完,就看見金龍拳印直接鎮壓在了炎蟒槍的槍尖上。

「鐺!」

炎蟒槍的槍尖一顫,槍身劇烈抖動,爆射出灼熱的火光,噗嗤作響,便順着顫動的槍尖彎了下去。

這件下品通天靈寶竟然被炎蟒槍給震彎了,看起來如一張如滿月的火焰長弓,令得孔元濤驚恐萬分。

他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只覺一股可怕的拳勁,順着炎蟒槍的槍身,傳入他的手掌,蘊含一股可怕的龍威。

「嘭」的一聲;

孔元濤的兩隻手掌一顫,虎口裂開淌血,手中的炎蟒槍脫手飛出,被金龍拳印直接鎮壓在了地面上。

「轟隆!」

鋪着灰色石板的街面發出一聲巨響,狠狠抖動了數下,如發生了地震一般,但很快就恢復了平靜。

因為整座殺戮之城的地下,佈置了無數陣盤,能夠將武者的攻擊,化為無形,保護街面不受任何損傷。

否則武者打鬥廝殺一次,街面就遭到一次破壞,殺戮聯盟就要修復一次,那也太浪費時間了。

「嘭!」

看着炎蟒槍被金龍拳印鎮壓,肖然向前邁出一步,抬起冒着雷光的右手,一把將炎蟒槍抓在手中。

炎蟒槍劇烈響動,想要掙脫肖然的手掌飛出去,可無濟於事,令得敖元塔一張老臉變得難看。

因為無論他怎麼運用精神力,都無法讓炎蟒槍擺脫肖然。

「該死!沒想到這小子不僅修鍊了帝級下品功法,實力也這麼強大。」

孔元濤神色陰晴不定地看着肖然,最終在心頭長嘆一聲,自忖收拾不了肖然,決定暫時選擇低頭。

於是,他故意露出一絲歉意,向肖然拱手說道:「小兄弟,老夫剛才魯莽了,對不起,請你將老夫的靈寶還給老夫吧。」

此話一出,看着這一幕的武者,盡皆嘩然,旋即倒抽一口涼氣,神色震驚地看着肖然。

「這小子好厲害啊,竟然逼得孔元濤主動低頭道歉了。」

「是啊,簡直不敢相信,這麼年輕的人,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孔元濤這次踢到鐵板了,孔一帆這位雷鷹教的少教主也只有認栽了。」

觀戰都武者都沒有想到是這個結果,盡皆將肖然記在心頭,看來從此修鍊界中又多了一位武道天驕。

「八長老竟然向他道歉了?」

孔一帆臉色鐵青,雙拳緊握,指甲刺入肉里,流出鮮血也沒有在意,因為他感覺太丟臉了。

「肖然太厲害了。」

蘭珠見孔元濤向肖然道歉,高興地拍了一下手掌,看向肖然的目光中,比之前多了一絲敬佩。

因為肖然的實力,完全出乎了她的預料。

何況,肖然修為與孔元濤相當,卻能夠收了對方的本命靈寶,這說明肖然的實力,遠在孔元濤之上啊!

肖然看着孔元濤,輕輕搖頭,說道:「孔一帆對我的朋友不敬,你又自持修為想要教訓我,如今見打不過我,竟然想要憑一個道歉,就要回你的本命靈寶,你覺得可能嗎?」

孔元濤聞言氣得老臉鐵青,呼吸都急促了三分,心中怒火燃燒,恨不得再次對肖然對手。

但想到肖然的實力,他心頭又是一嘆,只得忍着怒氣,問道:「老夫已經向你道歉,你還想怎麼樣?」

「我不可辱!」

肖然淡淡的道。

「噗!」

孔元濤聽到此話,只覺精神力一痛,體內氣血翻滾,一口鮮血湧上喉嚨,噴了出來。

他老臉變得慘白,神色驚恐地看着肖然,嘴唇哆嗦著說道:「你,你竟然抹去了我留在炎蟒槍上的精神烙印?」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還費什麼話?滾!」肖然冷笑道。

「唰!」

他一把將炎蟒槍收入儲物指環中。

孔元濤冒犯了,竟然還想要回本命靈寶,簡直是痴心妄想。

可孔元濤彷彿沒有看見這一幕,語無倫次地說道:「這怎麼可能?你修為與老夫相當,怎麼能夠抹掉老夫留在本命靈寶上面的精神烙印?」

「對於別人來說你,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對於我來說,卻是易如反掌。」肖然淡淡的說道。

孔元濤不相信,想要反駁,可事實就在眼前。

他的本命靈寶炎蟒槍已經被肖然收入囊中,想要反駁就反駁不了。

一時之間,他滿臉落寞,心頭悔恨不已。

早知如此,他就不招惹肖然了。

現在好了,賠了夫人又折兵。

「小雜碎,你不要囂張,我已經通知本教的人來了,如果你識相的話,就乖乖將炎蟒槍還給八長老,否則待會兒有你後悔的。」。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