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大唐逍遙駙馬爺
  4. 第1579章 餘音

第1579章 餘音

作者:

程咬金他們聽了也不由咧嘴笑了起來,雖然娘若論贊他們投降讓人感到有些遺憾,但是能早些回長安也是一件讓人愉快的事兒。

那麼如何善後的問題就提前擺在了面前,大軍雖然會凱旋,但是必須留下兵馬鎮守,而且留守的主將也必須能鎮得住吐蕃,尤其是在吐蕃剛剛歸順的時候人心不定,更要保證吐蕃不能生亂。

所以,留下鎮守的最合適的人選無疑就在他們四人當中。

李績笑道:「誰想留下來鎮守?我是主將,得回京復命。」

李績身為此次出征的主帥,攻下了吐蕃,若是不回去慶功說不過去。

蘇程笑道:「長樂剛剛生了孩子,我不回去說不過去。」

按照道理講,蘇程最年輕理應留下來鎮守,但是偏偏長樂公主剛生了孩子,肯定盼著蘇程儘快回長安,所以,皇帝不可能留蘇程在吐蕃鎮守,哪怕皇帝願意,皇后也不願意。

所以李績點了點頭,將目光轉向了尉遲恭和程咬金。

尉遲恭和程咬金也明白蘇程和李績都不可能留下來鎮守,留下來鎮守的人只能是他們倆人中的一個。

尉遲恭和程咬金兩人相互看着對方,都在思索著該如何勸對方留下來鎮守。

是的,他們倆都不想留下來鎮守。

留下來有什麼好處?

如果是打仗的話,那他們一定會爭先恐後,但是留在吐蕃鎮守嘛,那還是算了。

這裏的氏族都已經嚇破了膽子,不可能有氏族敢作亂,所以,留守在這裏根本就不可能有仗打。

更重要的是,這裏只有馬奶酒,沒有燒刀子。

喝慣了燒刀子再和馬奶酒,這誰能受得了?

所以,哪怕只是為了燒刀子美酒,他們也不願意鎮守吐蕃。

程咬金沉吟道:「不瞞你們,老夫孫子也快出生了,所以老夫不能留在吐蕃,老夫必須得趕回長安,所以留下鎮守的事兒……」

還沒等他說完,尉遲恭已經呸了一聲,大聲道:「程老妖你個臭不要臉的,你孫子出生跟你有什麼關係?老夫回京還有重要的事要做呢!」

程咬金大喝道:「除了喝酒,你有個屁的事兒要做!」

尉遲恭大喝道:「來來來,和老夫過過招,誰輸了誰就回長安。」

程咬金一聽頓時就擼起了袖子,大喝道:「來來來,看老夫今天怎麼打你個兩眼青!」

李績見此不由撫額,而蘇程也只是撇了撇嘴,怎麼說呢,這是就是意料之中的事。

「行了,你們倆也別打了,就算是打到明天也不會有人認輸,還是抓鬮吧!我一隻拳頭裏有寶石,另一隻拳頭裏什麼都沒有誰選到寶石誰就留下鎮守。」蘇程一邊說着一邊舉起了兩隻拳頭。

原來在程咬金和尉遲恭打嘴仗的時候,他已經在準備了。

李績笑着鼓掌:「這個主意不錯,簡單,公平。」

「簡單是簡單,但是卻不怎麼公平,公平應該是憑實力的。」程咬金嘟囔了幾句然後湊上來仔細的觀察著。

尉遲恭也湊上來仔細的觀察著,然而卻根本就看不出什麼區別來,因為寶石本就大不到哪裏去。

「我選左手!」

「我選右手!」

蘇程將兩隻手攤了開來。

剛才還在嘟囔著不公平的程咬金頓時喜笑顏開,哈哈笑道:「好好好,公平的選擇,很公平!」

尉遲恭聽了不由斜瞄了一眼程咬金,不過想到這貨的臉皮一向比城牆還厚,他也只能悻悻道:「願賭服輸,我留下來鎮守。」

程咬金聽了不由咧嘴笑了起來,拍了拍尉遲恭的肩膀,笑道:「尉遲老黑你也不必擔心,你年紀大了,身子骨也不利索了,陛下也不捨得讓你在這鳥不拉屎的苦寒之地待太長時間,頂多一兩年就會派人來接替你的!」

尉遲恭也懶得聽程咬金啰嗦,轉頭看向蘇程道:「蘇小子,你可得給我送幾車燒刀子美酒啊,不然老夫在這苦寒之地可怎麼熬過去啊!」

蘇程聽了不由笑了起來,笑道:「放心吧,以後這高原之上也會有烈酒,不過,烈酒雖好,可不要貪杯誤事。」

尉遲恭笑道:「放心吧,老夫雖然好酒,卻從沒有誤事過。」

李績笑道:「那就寫奏報吧,所有氏族全都歸順,快馬加鞭送往長安。」

奏報其實早已經寫的差不多了,不過是加上新投降的幾個氏族罷了,奏報寫完,用上大印之後,立即有騎兵接過捷報匆匆離去,他們一人數馬將以最快的速度前往長安。

娘若論贊他們被親衛帶着進入了氏族頭領的營地,所有投降的氏族頭領都在此地,而娘若論贊幾人的到來意味着幾乎所有的吐蕃氏族頭領都在此地了。

只有零星幾個小氏族的頭領還沒有來,相比他們也快來了,或者永遠不會再來。

娘若論贊他們的到來一下子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大家望着他們的目光還真有些複雜。

尼雅達瑪笑道:「你們來的有些遲啊?」

綺立木倫他們聽了臉色有些難看,很想出言反諷,難道這麼快來投降是一件很有臉面的事嗎?

但是他們還是生生忍住了,並沒有出言反諷。

娘若論贊淡淡道:「上一戰,我們氏族的勇士血染沙場損失慘重,族內事務繁雜,所以才來的遲了一些。」

尼雅達瑪笑道:「今天國公還跟我們商量出兵的事兒,要徹底剿滅不肯投降的氏族,沒想到轉眼你們也來了,能讓國公接受你們的投降,真是好手段啊。」

娘若論贊淡淡道:「算不上是什麼好手段,只是讓國公明白我們的投降的誠心罷了,雖然我們來的遲,但是,國公可未必會覺得你們就比我們心誠。」

尼雅達瑪聽了不由眉頭微微一皺,娘若論贊他們說的倒也不假,他們這一跪給他們加分不少。

尼雅達瑪笑道:「到底誠不誠心,日久見人心,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娘若論贊等人也不由笑了起來:「是啊,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