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123章 交戰(求月票,求訂閱)

第123章 交戰(求月票,求訂閱)

作者:

9月20號。

蘇宇再次請假,這一天,鄭雲輝也請假。

兩人都沒來,不止他們,班上還有幾個人不見了。

……

迎新區,平日里人不多。

這裡有一家修鍊道館,是一位老執教開的,平時也沒什麼人,落個清靜。

今日,這家道館,卻是陸續來了一些人。

老執教年紀大了,也沒請人,今日剛準備搬個椅子出去曬太陽,有人來了。

「老陳,三樓沒人吧?」

老執教看著面前的人,微微發愣了一下,半晌才認出了來人,急忙道:「周館長,您怎麼來了……」

周平升淡笑道:「來看看,待會這邊有一場學員比斗,不要說我們在這,知道嗎?」

「知道,知道!」

老執教急忙點頭!

「那我們先上去了,你就在樓下待著就行!」

「好!」

老執教哪敢多言,這可是大人物,不是他一個沒騰空的老學員可以比的。

凌雲境強者!

能來他這,那是他的榮幸,哪敢多問一句。

什麼學員比斗,他也不在意,就是有些好奇,難道是周館長的學生?

太久沒過問學府的事了,他也不是太清楚。

懶得管這些,在學府待了這麼多年,不該問的不問,這個他還是懂的。

周平升兩人上去不久,片刻后又有人來了。

夏虎尤跟著一位中年男子一起來的,四處張望了一下,夏虎尤看向中年道:「叔,就是這了!」

中年微微點頭,也不多說。

夏虎尤上前,找到老執教,笑呵呵道:「老爺子,三樓還有空房嗎?」

老執教沒看他,看向那位中年,臉色微變,也不招呼,急忙道:「有!不過……」

中年忽然出聲道:「無妨,我們上去,各憑本事!」

夏虎尤眼神微動,笑了笑也不再說,看樣子有人提前到了。

兩人上樓。

老執教暗暗鬆了口氣,怎麼感覺要出事啊。

這位居然也來了!

……

三樓。

一間大修鍊室內,周平升微微皺眉,劉洪眼神閃爍道:「師兄……」

「別管他們!」

說罷,周平升冷哼一聲,「這是文明學府,可不是夏氏商行!」

劉洪不再說話。

低著頭,眼神再次閃爍起來。

越來越有趣了!

也不知道白楓和陳永有沒有摻和進來!

「這倆小子……背後有人指使,還是自己拿的主意?」

他現在大體上判斷這是個坑,當然,具體是不是,待會看看就知道了。

因為一副《破天殺》意志之文,結果鬧出了神魔精血不說,連文譚研究中心的核心資料都給弄出來了,著實出乎他預料。

這倆傢伙,真的都是膽大包天!

那些神魔精血,加上這資料,價值恐怕都要超過10萬功勛!

還不到騰空呢,就這麼能折騰。

餘光瞥了一眼周平升,劉洪暗暗吸了口氣,不管了,不管真假,自己待會要做的就是……阻止交易!

反正老子也不想摻和,能賺一筆算一筆,賺不到拉倒。

反正一定要阻止!

極力阻止!

以他對周平升的了解,這傢伙極其自負,一旦他認定是真的,必然會完成這交易,而且還會呵斥自己,甚至將自己排斥在外!

沒關係!

這傢伙最好上報的時候,直接抹除自己一切功勞,反正就算有功,也沒什麼大用。

周平升能那麼快收到消息……還得謝謝他劉洪。

若不是他故意在黑市大張旗鼓地幫鄭雲輝收集東西,鄭雲輝自己傳出去的那些風聲,屁用沒有,誰會把他當回事!

「夏家也來人了……」

劉洪暗暗想著,也許……自己這次可以撈一筆呢。

……

道館對面,一棟茶樓。

此刻,茶樓上,一間茶室中,陳永喝著茶,看向對面,若有所思。

……

道館側方。

一間飯館,賈名震幾人一邊吃著東西,一邊笑呵呵地閑聊著:「看戲,看大戲,你們說,蘇宇帶出來的東西,到底真的假的?」

「誰知道呢!」

「你們猜,現在附近有多少人盯著?」

「不會少!」桌上一位女閣老笑道:「黑市風聲傳遞,我甚至懷疑,外面幾家都收到了風聲!其他學府,軍方、萬族教……甚至包括萬族學院那邊的幾個老鬼都有可能知道。」

賈名震吃的滿嘴流油,擦了擦嘴,笑道:「我不關心他們,我在想,某個老東西來了沒有?」

「不好說!」

幾人鬨笑,「來了,難道準備一網打盡?」

賈名震笑呵呵道:「不好說!東西要是真的,我懷疑他會出面,要是假的……那就未必了!在學府內,真有什麼事情能瞞住他嗎?連我們都收到了風聲,何況這傢伙,這老東西在學府中指不定有多少耳目!」

說著說著,賈名震微微遲疑道:「我覺得,這事背後還有推手,我看鄭家小子的意思,只限於那麼幾家,幾乎就盯著單神文一系來的,結果……劉洪這小子給他收集資源,到底是真的拿不出,還是不得不找其他人收購?」

「誰知道呢!」

幾人閑談了一陣,忽然有人道:「來了!」

眾人視線朝下看去,看到了龍行虎步的鄭雲輝。

此刻,鄭雲輝闊步而行,背負一柄長刀。

戰者世家的子弟!

甭管有沒有文兵,武兵必不可少。

「千鈞八重!」

賈名震眼神微動,「好小子,看來下個月百強榜就得起風了!」

說罷,忽然眼神一亮,「他身上……有那些東西吧?」

此話一出,其他幾人也來了興趣,紛紛笑道:「有點感覺,應該是,真下血本了!鄭老頭不知道知曉不知曉,要是這小子真輸了……回去等著鄭家上下混合打吧!」

「10滴凌雲境神族精血……」

賈名震感慨道:「可惜不是山海境的,要不然,連我都要動心了!」

「他帶了幾滴出來?」

「不清楚,應該不少,說不定全都帶出來了。」

「凌雲境的也不錯了,神族難殺,就算殺了,也未必能帶回精血,可惜不是原始神族的精血,否則,哪怕凌雲境的,我也想摻和一手了!」

「……」

幾人聊著天,片刻后,鄭雲輝進了道館。

又過了一會,蘇宇到了。

「千鈞五重,沒到六重!」

今日,幾人都是有備而來,此刻沒人觀察他們,他們也放開了許多,一位閣老不知有什麼手段探查了一下,笑道:「不弱!這小子,進步飛快!難怪有底氣……」

說罷,頓了頓道:「他若是帶假的來,我們會失望,若是帶真的來……」

這位閣老停頓了片刻,低沉道:「那我會更失望!」

天才……妖孽!

是很重要!

可有時候,人品、性格更重要。

蘇宇敢偷拿文譚研究中心的核心資料,這種人,哪怕再天才,也不值得去培養。

哪怕洪譚他們不追究,學府也不能培養這樣的人。

這樣的人強大了,指不定如何。

賈名震也是點頭,嘆道:「希望是假的……可若是假的,瞞不過那幾個傢伙。」

幾人不再說話了。

此刻,心情也有些複雜。

假的,那蘇宇這傢伙就玩弄了大家一次,大家可都是為了看真的來的。

真的,那蘇宇這個人就廢了!

不管他贏還是輸,敢拿真的資料來賭,這可不是他的東西,這是洪譚他們幾十年的心血,這樣的人豈能培養!

「會不會是白楓他們指使的……」

有人忽然問了一句。

「不可能!就那兩個榆木腦袋,白楓只知道殺殺殺,陳永只知道忍忍忍,洪譚又不在學府,這倆哪來的膽子干這事?」

「這倒也是!」

房間再次安靜了下來。

幾人都不再說話。

片刻后,眾人看向賈名震,賈名震笑了笑,一枚神文具現而出!

下一刻,神文化為一方屏幕。

「得避開周平升他們……」

賈名震說著話,又一枚神文具現而出,包裹了剛剛的屏幕,沒有氣息溢散。

另外一位閣老,也是一枚神文飛出,「追蹤!」

話落,神文消失!

眨眼間,賈名震那枚神文化成的鏡子上,出現了一些畫面。

唯一的女閣老,笑了一聲,「我也來!」

話音,也是一枚神文消失!

接著,屏幕上出現的畫面,有了聲音。

追蹤,聽音,探查……

幾位閣老,各顯神通。

接著,有人嘆道:「咱們幾個,就不是干這事的料,沒有太多這種探查型神文,幾個人聯手才弄出個這玩意。」

賈名震無所謂道:「我們又不是靠這個吃飯的,正常!你要是喜歡窺探,那就多勾勒點這方面的神文,我可沒那麼多精力勾勒這些玩意。」

……

他們這邊,已經做好了準備,準備看大戲。

道館三樓。

老執教再次上樓,有些尷尬地搬出了一台機器,在劉洪兩人面前打開,片刻后,牆面上投影出了二樓房間的影像。

劉洪和周平升毫不意外。

道館就這樣!

尤其是這種提供切磋場地的道館,一定會有影像錄製流傳。

有些人是為了自用,有些人是為了販賣情報。

所以兩人根本沒準備自己去探查。

修者切磋,有影像流傳,也能給旁觀者增添幾分經驗。

「周館長,劉助教,那我……先出去了?」

老執教有些慌張,隔壁還等著呢。

「去吧!」

周平升淡淡回應了一句,老執教如蒙大赦,急忙離開。

等他走了,劉洪看著面前投影中出現的兩人,笑道:「師兄,你覺得誰能贏?」

「鄭雲輝!」

周平昇平靜道:「打得過是他贏,打不過……也是他贏!」

「師兄!」

劉洪皺眉道:「我們要插手?」

「不是插手,是一定要拿到那東西!」

周平升凝重道:「在蘇宇手中,他不會賣的,真要拿走,他說我們強搶……那就是天大的麻煩!唯有到了鄭雲輝手中,我們才能拿到!劉師弟,你知道我的意思,這也是鄭師兄的意思!」

說罷,又笑道:「放心,千鈞八重要是還輸了……鄭雲輝那也太廢物了!他好歹也是鄭家嫡傳,不會那麼弱的。」

劉洪也不再多說。

真要插手,一位凌雲七重強者插手騰空之下的比斗,一牆之隔,恐怕這倆自己都感覺不到。

……

二樓,一間大房間中。

蘇宇和鄭雲輝都到了。

劍拔弩張!

兩人見面,不復笑容。

鄭雲輝冷冷道:「東西呢?」

蘇宇丟下一個包裹,《破天殺》意志之文露出,另外還有一枚玉佩。

看到玉佩,鄭雲輝臉色一變,「在這裡面?」

「對,認識這東西吧?」

蘇宇淡淡道:「專門用來記載珍貴文獻的臨時神符!可以帶密碼的那種,我給你密碼,你才能開啟!否則,強行突破,直接破碎!鄭雲輝,別打歪主意!」

鄭雲輝皺眉,「那我怎麼知道真假?」

「待會會告訴你!」

說著,蘇宇眼神發冷道:「我東西帶來了,你的東西呢?」

「哼!」

鄭雲輝從懷中取出一個金色的瓶子,瓶子不大,金光閃爍。

「看好了……」

話落,他打開了瓶蓋,一滴精血忽然衝擊而出!

鄭雲輝早有準備,意志力爆發,噗嗤一聲輕響,精血被壓制了回去,下一刻,他蓋上了蓋子!

「看到了吧?神族精血!哪怕化為精血,也有一些自我意識!」

蘇宇感受到了澎湃的精血力量!

目光灼熱地看向那個瓶子,「多少?」

「5滴!」

蘇宇臉色變幻,「說好了8滴的!」

鄭雲輝有些惱怒道:「哪值到那麼多,我問了,最多也就堪比5滴精血價值!而且10滴精血分裝在兩個瓶子中,我只能拿走一個,拿走兩個,一定會被發現的!」

「你……」

「少廢話,我輸了,再補你2000功勛!」

「你有嗎?」

「哼!」鄭雲輝冷冷道:「沒有,我把學府獎勵我的兩次秘境機會都送給你!」

「當真?」

「廢話!」

鄭雲輝不耐煩道:「我的東西你確定真假了,你的呢?」

蘇宇笑了,也不在意,將臨時記載神符丟給他道:「你先保存著,我若是輸了,告訴你密碼!比斗結束,我給你看內容,你準備一些材料,我給你現場製作天賦精血,是真是假,一目了然!」

蘇宇平靜道:「若是假的,你可以對外公開宣傳,以後我蘇宇也別想在學府混了!」

鄭雲輝凝眉道:「這是私鬥,學府不會管的!你少來這套糊弄我!若是假的,那我不是白準備這麼久了?蘇宇,你別糊弄我,你要不現在給我證明這東西是真的,要不……你把破天殺還我了事!」

蘇宇微微皺眉,沉聲道:「你信不過我?」

「當然!」

蘇宇皺眉道:「我也信不過你,現在被你看到了一些資料,你若是輸了,那我豈不是白給你看了?」

說罷,蘇宇沉吟片刻道:「這樣,你讓這裡的館主去購買一些基本材料,多買幾樣,越多越好,你既然捨得花錢,我也無所謂,你也別想從這些材料中推導出配方!你若是贏了,比武結束,我馬上給你配置天賦精血!如果不成功,你現場重傷我,我絕無二話,對我而言,重傷幾個月甚至一年……你覺得我會做這種事?」

蘇宇嚴肅道:「若是你還不信,那我也沒辦法,反正此刻我不會給你現場配置的!」

鄭雲輝猶豫了一下,點點頭!

走出門,喊來了老執教。

蘇宇也不廢話,借來了紙筆,寫了一張長長的單子,有精血,有丹藥,有天材地寶,有礦石……

林林總總,寫了近百樣東西!

老執教年紀大,見識也不淺,一算,有些驚訝道:「要買這些東西?起碼300點功勛以上!」

蘇宇看向鄭雲輝。

鄭雲輝心中暗罵一聲!

大爺的,這小子故意坑自己!

不是個人!

不過蘇宇顯然不會出這個錢,鄭雲輝得證明這東西是真的才敢收,此刻也不能不出錢……咬著牙,划給了老執教300點功勛,笑道:「不夠的話,回來我再補給你!」

「好!」

老執教也不多說,這兩人……今天可是引來了不少人。

等他走了,鄭雲輝再次看向蘇宇。

暗暗揣測,這傢伙真能配製出東西?

還是說,讓自己打個配合?

算了,不管了,見機行事!

……

三樓。

周平升眼神一動,看向劉洪,劉洪點頭,「我去幫他買材料,紙條上的東西我會記下,全部用我們提供的材料,是真是假,蘇宇輸了一清二楚!」

「嗯!」

周平升點頭,又道:「別給蘇宇鑽了空子,待會他輸了,盯死了他!若是真能配置出天賦精血……」

周平升眼神放光,那就賺大了!

5萬功勛算什麼!

「最好別讓夏家得到這單子,小心他們推導出來……」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神微變,外面,夏家那位中年已經攔住了老執教。

中年手中拿著單子,看了一眼……臉都紫了。

別逗我!

這能配置出天賦精血?

啥玩意!

有鍛造文兵用的礦石,有各種精血,千鈞、萬石的都有,有幾種諸天戰場出產的天材地寶,不算太珍貴。

還有一些日常用的玩意,醬油都有,你家開雜貨鋪的?

上百種東西,驢頭不對馬嘴!

這他么誰要是能推導出配方,他給那人舔鞋!

中年掃了一眼,轉身就走,還是等結果算了,就這份單子,看了也白看!

這姓蘇的小鬼,倒是奸詐的很。

……

二樓,房間內。

蘇宇脫下了長袍,換了一身短打,手持黃階制式刀。

鄭雲輝倒是沒換衣服,見蘇宇換了衣服,嗤笑道:「脫光了也不是我對手!我給你機會,現在服用精血,看看能不能傷到我!」

蘇宇沒理他,輕輕吐了口氣,片刻后,看向他,「現在開始嗎?」

「隨你!」

鄭雲輝蔑笑道:「千鈞五重是嗎?你以為我不知道?」

「廢話真多!」

話落,一抹寒光閃爍!

嗡!

刀落!

千鈞五重的蘇宇,沒有絲毫隱藏,元氣爆發,一刀劈下!

「弱……」

鄭雲輝剛想嗤笑一聲,眼前一片黑暗!

「喝!」

鄭雲輝來不及多想,一聲暴喝,意志力爆發,神文爆發,轟隆一聲,幻境破碎!

而這一刻,一柄小刀破空而出。

鄭雲輝心中大寒,只覺得喉嚨冰涼一片!

後仰,劈刀,一柄小劍浮現!

瞬間反應,由此可見,鄭雲輝是有廝殺經驗的,真正和人生死較量過!

砰地一聲,鄭雲輝摔倒在地,就地一個翻滾!

砰!

堅固的地面,火星四射,蘇宇一刀劈下,碎石飛濺。

鄭雲輝喉嚨上出現一道血痕,臉上也被碎石擊破。

傷痕纍纍!

蘇宇瞬間佔據優勢,沒有絲毫手軟,飛刀飆射而去,殺氣爆發!

「戰!」

「殺!」

飛刀奇快無比,鄭雲輝也是怒喝一聲,單手拍地,凌空而起,右手操刀一刀劈開了飛刀。

文兵同時朝蘇宇殺去!

「戮!」

殺機爆發,殺戮神文!

小劍破空而來,蘇宇意志力爆發,卻是被小劍接連突破!

「雷」字神文瞬間激活,轟隆一聲,雷霆轟擊小劍!

噗!

小劍偏離,卻是在蘇宇臉頰上劃過,一道血痕出現,鮮血直流!

那邊,鄭雲輝擊飛了蘇宇的刀,接連倒退幾步,探手一招,小劍回歸,凝重地看向蘇宇。

差點陰溝裡翻船了!

千鈞五重!

這傢伙,哪有點千鈞五重的樣子!

兩人交手瞬間,身上都出現了血痕,鄭雲輝喉嚨都差點被割破了,臉色凝重,咬牙道:「你要殺我!」

「全力以赴!」

「我是攻殺神文師!」

蘇宇回答的乾脆,我只負責殺戮!

話音未落,蘇宇的飛刀再次爆發殺機,雷霆融入,幻境再現。

「滾!」

一聲暴吼傳出,音浪波動,鄭雲輝再次爆發一枚神文,和音攻有關。

幻境再次破碎!

蘇宇只覺得心煩意亂,耳膜震動,耳朵中有微弱的紅色閃現,耳膜出血了。

嗡!

突破了蘇宇的幻境,鄭雲輝不顧雷霆轟殺,身軀陡然壯大了一圈!

「殺!」

鄭雲輝雙手握刀,凌空一躍,直撲蘇宇而來。

砰砰砰!

雷霆在他身上閃爍,衣服瞬間被電成了焦黃色,皮膚都在皸裂,鮮血四溢之下,鄭雲輝面色堅定,斗神文,斗意志力,他還真不一定比蘇宇強!

唯有戰者之道,他一定比蘇宇強!

近身,劈死他!

長刀斬落,蘇宇急忙倒退,後方是牆壁!

蘇宇眼神凝重,卻是不慌亂。

下一刻,黃階武兵上,閃爍一抹光芒。

「戰!」

蘇宇戰意勃發,氣勢驚人。

「奪命!」

破天殺第二式,一刀斬出,轟隆一聲,這柄可以用到萬石境的制式刀,直接破碎,無數刀片飛出!

噗嗤噗嗤!

一聲聲入肉身傳出,鄭雲輝渾身是血,宛如狂魔,痛吼一聲,長刀落下!

轟隆一聲!

牆壁被切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而蘇宇,劇烈喘息著,口吐鮮血,就地翻滾了幾圈,退到了一邊,胸口被撕裂了一道口子。

蘇宇迅速撕下一塊衣衫,將胸口傷痕纏住,不斷倒退,文兵召回。

那邊,鄭雲輝也劇烈喘息。

看向蘇宇,眼神發紅,「好樣的,蘇宇,我對你徹底來了興趣了!」

他渾身鮮血,宛如血人。

不過肌肉蠕動,一塊塊刀片被他肌肉擠出,跌落在地,傳出一聲聲清脆的響聲。

「就這樣嗎?」

鄭雲輝冷笑道:「吞噬精血,否則……我待會活活劈死你!」

蘇宇沒理他,直接吞下一滴元氣液,劇烈喘息著。

看到他渾身鮮血,笑了一聲。

下一刻,飛刀再次飆射而出!

鄭雲輝怒喝一聲,長刀之上爆發出璀璨光芒,與此同時,一柄飛劍直奔蘇宇頭顱而去!

兩人切磋,卻是動了真格,招招都致命!

蘇宇一腳踏地,凌空而起,又一腳踢中牆壁,彈射而出,躲避飛劍追殺。

而此時,鄭雲輝爆發巨力,一刀劈開了飛刀,卻是感覺渾身發冷,下一刻,剛剛正在癒合的傷口,忽然全部崩裂!

一股股血液飛濺而出,被蘇宇的飛刀吸收!

「該死!」

吸血!

此刻,他血流不止,頓時狂喝一聲,意志力爆發,一枚神文再次在他意志海中閃爍!

意志力大量消耗,眨眼間,他所有傷口瞬間全部癒合!

而鄭雲輝,這時候也臉色發白,惱怒地看向蘇宇。

蘇宇臉色微變,有些驚訝!

「癒合性神文?」

「哼!」

鄭雲輝冷哼一聲,三枚神文全部暴露了。

殺戮,音波,癒合!

而蘇宇,也先後展示了各種特性,給他帶來了大麻煩。

……

「這倆傢伙……」

這一刻,觀戰的強者們也是有些小小的震撼。

真的不要命了!

切磋而已,這倆真的當生死戰在廝殺。

千鈞五重,千鈞八重,生生殺出了萬石的死戰之勢。

「恐怕都接近百強榜實力了……排名90以後的,都未必比得上他們!」

這些人剛想著,場中景色再變!

蘇宇召回飛刀,飛刀瞬間漲大,化為正常長刀大小,四枚神文同時附著在飛刀之上!

「融!」

蘇宇一聲低喝,幾枚神文強行融合到了一起,飛刀震顫!

那邊,鄭雲輝暴吼一聲,身軀再次壯大!

身上,一個個竅穴閃爍著光點!

蘇宇一刀劈落,眼看著鄭雲輝要舉刀迎擊,下一刻,他身上忽然閃爍出一股光芒,砰地一聲巨響!

鄭雲輝倒飛而出,就地翻滾了幾圈,瞬間站起,哈哈笑道:「你死定了,白痴!老子幹嘛要硬接!」

神符!

這時候,鄭雲輝身上,一枚破碎的神符跌落在地。

摔碎!

蘇宇臉色蒼白,眼神冷厲,心中也是大罵不已!

混蛋!

他么的,你還真用神符!

「你死定了!」

鄭雲輝躍起,哈哈大笑,再次朝蘇宇殺來!

此刻,蘇宇不再多說,一口咬碎嘴中的鐵翼鳥精血,雙手呈爪,暴喝一聲,雙手奇快無比,左手抓住刀背,手上瞬間血流如注,右手一把抓出!

噗嗤一聲,鄭雲輝胸口一塊血肉被他抓下!

再次血流如注,如同血人!

「啊!」

鄭雲輝慘叫一聲,一個側踢,砰地一聲踢的蘇宇倒飛,腰間劇痛,骨頭都被踢斷了!

「混蛋!」

鄭雲輝接連倒退,看著胸口的傷口,一塊血肉直接被蘇宇抓了下去,此刻已經能看到被染紅的胸骨了。

而蘇宇,臉色慘白,雙手都是血液,腰部也被鮮血浸透。

「看你撐到幾時!」

鄭雲輝冷喝一聲,不再近身,飛劍飛出,蘇宇文兵長刀也同時飛出,一刀一劍在空中不斷交擊,雷霆、音波、殺氣、戰意……混為一體。

片刻后,鄭雲輝收回了自己的文兵,臉色通紅!

此刻,他那柄小劍上,出現了一道道口子!

看向蘇宇,忍不住罵道:「哪來的?」

這是黃階文兵嗎?

蘇宇並不理會,意志力消耗巨大,鄭雲輝也好不到哪去,不再管蘇宇,神文再次爆發,胸口的傷口再次開始癒合,只是速度極慢。

鄭雲輝喘著氣,笑道:「你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吧,沒有神文輔助……你和我斗?」

「你試試!」

蘇宇悶聲回應,行動有些不便,鄭雲輝能迅速恢復傷勢,他可不行!

「那就試試,讓你嘗嘗我鄭家的拿手絕學!」

「吼!」

鄭雲輝暴吼一聲,身高再次暴漲,之前只有一米八左右的他,幾次膨脹之下,此刻已經接近兩米二了!

手持長刀,鄭雲輝一往無前,兇猛無比,直衝蘇宇而來!

砰地一聲,一刀劈飛了蘇宇的長刀。

再次揮刀,劈碎了阻擋在身前的兵器架。

又是一刀,爆發萬石戰力的蘇宇,雙手呈爪,死死扣住了他的長刀,膝蓋抬起,撞擊鄭雲輝的下陰!

「哈哈哈,我看出來了!」

鄭雲輝大笑一聲,同時抬膝,砰地一聲,蘇宇感覺自己膝蓋都要碎裂了,而鄭雲輝也抽搐著臉頰,冷笑道:「你只有雙手具備萬石戰力,天賦技……不過如此!」

蘇宇的膝擊,不具備萬石戰力!

鄭雲輝幾次交手之下,已經感受到了其中的缺陷,瞬間重創了蘇宇。

蘇宇倒退,跛著腳。

鄭雲輝再次持刀殺來,「弱點太多,蘇宇,看來你到此為止了!」

嗡!

長刀再落,一刀劈向蘇宇,眼前微微一花,鄭雲輝都沒來得及多想,忽然有些驚恐,死了?

他一刀劈碎了蘇宇……

劈死了?

不對,手感不對!

他急忙倒退,意志力再次竭盡全力地爆發,這一次,卻是幻境如一!

腦後,寒氣大爆!

「喝!」

又是一聲暴喝,鄭雲輝雙腳踏地,迅速騰空,砰地一聲,後背被擊中,鄭雲輝鮮血從口中溢散,內臟在震蕩,後背劇痛!

側頭,這一刻,幻境消散了,蘇宇臉色白的不像人一般,半跪在地,輕笑道:「是不是很爽?」

「……」

「不可能!」

鄭雲輝震撼,「什麼時候製造的幻境!」

「我意志力比你更強,為何不能破碎!」

……

「不可能!」

這一刻,其他幾處都響起了同樣的聲音!

鄭雲輝被蘇宇幻境欺騙了,居然被他虛晃一招,一擊重創了鄭雲輝!

鄭雲輝意志力蓄滿度在85%以上,又有意識地防備,豈會這麼輕易被蘇宇伏擊!

「二階神文!」

這個艱難的辭彙,從賈名震幾位閣老口中傳出!

滿臉的不敢置信!

可他們覺得,除了這個解釋,沒法解釋蘇宇為何能在鄭雲輝有防備的情況下,幻境依舊迷惑了對方!

意志力不如,那只有神文等級壓制!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