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238章 試探(求訂閱月票)

第238章 試探(求訂閱月票)

作者:

萬族學員的事,暫且放到一邊。

蘇宇不管他們的算計,甚至不管任何人的算計,敵對的,能殺就殺了,不能殺就留著,過段時間能殺了再說。

這是萬天聖說的!

剛到研究所門口,看到了張豪。

張豪也看到了他,笑了笑,很快恢復了冷漠,隨手將一張功勛卡丟給了蘇宇,「上次的!」

蘇宇接到手,笑道:「進去坐坐?」

「不必!」

說著,轉身離去。

蘇宇失笑,也不在意,張豪要演戲,隨便他好了,其實敵對還是不敵對,影響不大,不過也好,說不定還有人拉攏一下他。

一邊進研究所,一邊查看功勛卡中的功勛。

對接了一下自己的功勛卡,蘇宇看到餘額,有些歡喜。

1萬點!

張家這次說不定還給自己湊了個整。

5個騰空,也就獎勵1200點功勛,另外張家答應給5000點,抄家還能有3800點功勛?

也許有吧,這麼說來,這幾個騰空,也不算太窮。

平均一人,都有七八百點功勛的積蓄了。

……

進門。

夏虎尤居然還在這,和鄭雲輝幾人在打牌。

蘇宇無言以對。

明天不是開府慶典嗎?

這傢伙作為府主之子,難道一點事都沒?

還有鄭雲輝幾個傢伙,是不是太閑了?

「你們怎麼還在打牌?」

鄭雲輝笑呵呵道:「休息一下,勞逸結合,最近也沒啥要做的,你這元神竅推演也還早著……」

自從弄出了合竅法,蘇宇也沒布下什麼任務。

此刻,大家都不是太忙。

當然,吳嵐和吳嘉挺忙的,兩人自從獲得了蘇宇的表揚,連功法命名權都給了她們,這倆最近在做一個整合,萬族資料的整合。

根據蘇宇的要求,以功法類別之類的做一個分類,也是一項大工程,其他人則是不算忙。

蘇宇無語,也懶得再說,問道:「胖子,我欠你多少點功勛?」

「沒多少……自家人別見外。」

蘇宇翻著白眼,「欠多少還你,不還你,你是不是想讓我最後拿36竅合竅法抵押給你?」

「……」

夏虎尤乾笑,沒錯,是的。

你真聰明!

就像鄭雲輝,從來不要錢,不說蘇宇欠他錢,他在等,蘇宇說的三個月,現在過去快一個月了,兩個月後,他就要來收凈元訣了。

「行吧,有錢了,要還錢了啊!」

夏虎尤有些感慨,有些悲傷,別還了啊。

還錢,他也不是太樂意。

蘇宇欠錢好啊,欠了錢,看看,上次合竅法就歸夏家了,凈元訣很快歸鄭家了,噬魂訣之前也歸夏家了。

蘇宇有負債,大家才好談嘛。

這要是不欠了,不好談啊。

「多少?」

「9000點!」

蘇宇也不廢話,將剛拿到的功勛卡直接丟了過去,「剩下的1000點,吳嵐那邊給了,剩下的給胡秋生。」

「見外了啊……」

夏虎尤乾笑一聲,鄭雲輝暗暗竊喜,沒錢還我,很不錯。

蘇宇也不理他們,想了想道:「上次夏玉文給了5000點功勛,周昊花了差不多3000點,還剩下2000點,胖子,給我採購2000點左右的精血……清單我回頭寫給你。」

之前,他開啟了不少圖冊,但是沒有精血開啟它們的功法。

不多,也就90種左右。

2000點功勛,不限制等級,夠買應該是夠了的。

有錢就花,蘇宇也懶得存錢。

動輒幾千一萬點功勛,他花錢比那些山海大方。

「還有,夏家推廣合竅法了,按照之前的協議,推廣一人,我拿1點功勛,別忘了給我分紅!」

夏虎尤急忙道:「這個肯定的,不過一般情況下,一年結算一次,你要是急需,先從我這拿著,到時候一把結算就行。」

「行!」

聊了幾句,沒怎麼說話的姜牧開口道:「蘇宇,進入萬石了?」

「萬石四重。」

幾人面面相覷,真快啊!

眨眼都四重了!

「夏虎尤,你呢?」

「我……」夏虎尤乾笑道:「剛萬石,剛萬石!」

蘇宇壓根不信,剛萬石個屁。

這傢伙之前就快自己合成第一個竅了,不過他36個竅未必都開啟了,還需要開啟這些竅穴,算下來……可能真的剛萬石。

算了,哪怕現在剛萬石,夏虎尤進入萬石九重也用不了多久。

蘇宇也不管他們實力進步如何,又問道:「明天開府慶典,大夏王回來嗎?」

「應該會回來。」

夏虎尤想了想,感慨道:「祖爺爺回來了,也不知道今年會不會帶點寶物回來,開府三百周年慶典的時候,祖爺爺從金鵬界劈了一塊空間帶回來了,給大夏戰爭學府弄了個秘境,今年也不知道有沒有了。」

蘇宇好像在哪聽說過這件事,一想,柳文彥當初說的。

難怪有些耳熟!

大夏王一刀在金鵬界劈了塊空間碎片帶了回來,十足的猛人。

蘇宇一聽,也有些期待了。

350周年,大夏王會弄點好東西回來吧?

漲漲見識也好啊!

他們正聊著,樓上,胡秋生走了下來,依舊儒雅,卻是帶著一些無奈,看到蘇宇,輕笑道:「蘇宇,給我分個單獨的實驗室或者資料室吧,樓上那倆位……嫌棄我礙事。」

哎!

我這樣的天才,文化人,居然被這倆嫌棄了。

蘇宇哭笑不得,點頭道:「二樓有幾個房間,你隨便選一個空房間好了,現在實驗室空房間不少。」

「那多謝了。」

胡秋生道了聲謝,想了想道:「蘇宇,咱們畢竟是文明師,我看你下一步的計劃是弄元神竅,但是……我覺得元神竅恐怕沒那麼簡單,未雨綢繆,我反而覺得,我們下一步的計劃該是合神竅的輔助功法!」

胡秋生認真道:「觸類旁通,既然能弄出這麼高級的合元竅功法,那合神竅的功法,未必不行!合神竅,到山海才有用,但是我建議,我們這邊多加一個項目,不要真等到了山海,再去鑽研,那時候遲了。」

此話一出,其他幾人紛紛眼神一亮!

夏虎尤放下牌,直接站起道:「蘇宇,我也建議試試!元神竅只能指望你,但是合神竅的功法,我們可以一起努把力,試試看,就按照推演合竅法的方法來試!」

蘇宇沉吟一會道:「神竅開啟難,就算真的推演了合神竅法,若是開竅36個神竅……那幾乎沒幾個人能修成……」

當然,他自己可以就是了。

這東西,到時候就算真弄出來了,普適性不強,不過蘇宇也不在乎普適應。

想到這,蘇宇點頭,「那大家可以做一些前期準備工作,反正不急,但是合神竅的功法太少,給我們參考的地方也少,這個恐怕難度很大!」

合元竅的功法,人族也有不少,多少有些參考價值的。

可合神竅的功法,那恐怕就少了,而且獲得也難。

「試試吧!」

幾人都有興趣,這才是他們的根本,當然,不是說戰者道不好,可在場幾人,主要還是以文明師一道為主的,包括鄭雲輝,大家都說他是莽夫,可這傢伙也想讓文明師等級更高。

文明師等級高了,起碼神文強大了,比如他的治癒性神文,到了二階、三階……那就相當於可以提前血肉重生,受傷再重,治癒性神文強大了,那也能治療,相當於多了很多條命的。

蘇宇一同意,幾人大喜。

如今,蘇宇說去攻克,大家都覺得,希望很大。

正說著,樓上有人喊道:「我還當攻堅組組長!」

「……」

蘇宇笑道:「現在只是籌備階段,哪來的攻堅組,目前主要是收集材料、資料,包括一些擅長意志力方面的種族資料精血……這些東西,都需要一個時間去籌備,而且比之前要少很多,獲得難度更大,慢慢來。」

他不急。

神竅合竅,那得等到山海才需要,他到山海還早著呢。

打發了吳嵐,蘇宇朝夏虎尤招招手,「胖子……」

「還喊!」

夏虎尤惱怒,都喊了幾次了,不理你,你還喊!

「咳咳,虎尤,咱們談點事。」

「這還差不多!」

夏虎尤這才舒服了起來,笑呵呵地跟著一起進了旁邊的茶室。

……

茶室中。

蘇宇給夏虎尤倒了杯茶,自己也倒了一杯,喝著茶,想著事。

夏虎尤也不著急,默默等著。

片刻后,蘇宇放下茶杯,「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次合竅法一出,在我的對頭眼中,我蘇宇就是眼中釘,肉中刺!」

夏虎尤微微點頭,算是默認了。

「你覺得單神文一系,現在立場如何?是站在人族的大局上來看,覺得我蘇宇有利於整個人族實力的提升,還是站在他們的私人立場,覺得我會帶動多神文一系崛起……從而恢復到50年前,甚至更可怕,徹底壓下他們的傳承之道?」

夏虎尤不語。

蘇宇看著他。

沉默一陣,夏虎尤苦笑道:「這還用說!蘇宇,這話就別問了,說句難聽的,站在人族大局上來看……這種眼光,這種格局,有的人不多,包括你自己,我問你,你看事喜歡站在人族大局上來看嗎?」

蘇宇笑道:「不會,我先考慮自己,再考慮大局。」

「這不就得了!」

夏虎尤無奈道:「所以你問了也白問,單神文一系,肯定先考慮個人,再考慮派系,然後再考慮別的。」

蘇宇點頭,「那他們想殺我嗎?」

「你別擔心,在學府內,在大夏府,他們哪有那膽子……」

蘇宇平靜道:「若是我出去了呢?若是他們一系,有人對我出手了呢?當然,我不怕,也覺得自己不會死,可他們一系若是有人對我出手了,大夏府會如何應對?」

「野外?」

「對!」

夏虎尤沉默,「在大夏府境內嗎?」

「可能不在。」

星落山,嚴格說起來,算是交界線,或者說,其實屬於大明府。

夏虎尤皺眉,沉聲道:「那這個就難辦了,說實話,若是在府城內,有單神文一系的人敢對你出手……當然,看身份,身份重要的話,肯定是要清查的!身份不重要……咱們也得查證,防止是萬族教挑撥。可在府城之外,甚至不在大夏府……以前這種野外爭鬥,都不會太管……」

蘇宇沉聲道:「也就是說,在野外遭遇,大夏府一般不會管?」

「差不多吧!」

夏虎尤解釋道:「除非涉及到了萬族教,否則人族自己互相廝殺……說句難聽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一直憋著忍著,那人類早就大同社會了!尤其咱們還是修者,更不可能完全沒仇沒怨了,有時候其實也是各大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故意不去管的。」

蘇宇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開口道:「那就是說,在野外遭遇了,全憑本事?」

「算是吧,畢竟……大夏府也不可能什麼事都管,當然,真要有證據的話,大夏府還是會管的,對方無緣無故地攻擊你,這種情況下,一旦找到大夏府,大夏府會查的。」

「那我若是有證據,是對方主動要殺我,大夏府會如何處理?」

夏虎尤想了想,很快道:「當事人必死,但是若說牽扯到其他人……難!除非有明確證據表明,有人指使,謀殺天才學員,這是大罪。」

說罷,看向蘇宇,認真道:「你想出去,引蛇出洞,一勞永逸?蘇宇,別冒這個險,沒必要。我知道你的意思,單神文一系如今已經被不少人詬病,他們再不注意,遲早給自己惹下麻煩,引火燒身。你沒必要去冒險,就算他們真的派人殺你……出手的那人是死定了,但是其他人牽扯上去很難……」

蘇宇凝眉道:「很難嗎?若是如此,以後我還沒辦法出去了,大不了弄個凌雲去殺我,一勞永逸,大不了拋棄一位凌雲。」

夏虎尤點頭。

在野外,就是這樣。

當然,在學府內又不同了。

他想了想還是道:「對方應該也不至於,畢竟你們一系也有強者,他們難道不懂,你若是死了,那就是徹底撕破臉,沒了底線,洪閣老還在,真要放開手去殺,有幾人能擋住的?他們一系難道永遠不出學府?」

夏虎尤覺得,事情還不至於如此。

蘇宇卻是覺得,不能高估對方,直接道:「也許你是對的,但是我不覺得自己能把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他們也許覺得殺了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反正沒證據……」

夏虎尤眼神凝重地看著他,半晌才道:「你的意思是……」

蘇宇平靜道:「引蛇出洞!就算不能牽扯到對方,也要對方覺得疼!人家來殺我,我反殺他們,這沒問題吧?」

「沒。」

「遺迹……對大家的誘惑大不大?」

夏虎尤不吭聲。

大嗎?

非常大!

任何一處遺迹出現,都會引起一番爭鬥,龍爭虎鬥,因為一處遺迹,往往代表著一位日月甚至一位無敵的誕生。

遺迹傳承,就是如此。

誰不想得到遺迹?

蘇宇見狀又道:「我若是有一處遺迹……」

「你要暴露?」

夏虎尤震驚道:「你……你找夏家幫你開發啊,夏家會按照規矩來的。」

蘇宇笑了,連夏家都篤定他有遺迹,蘇宇覺得,不少人大概都在懷疑。

南元,恐怕有人去找了。

遺迹的誘惑力是巨大的!

夏虎尤震驚之餘,又道:「蘇宇,你這……你這沒必要啊!真要遺迹暴露了,會引出很多人的,哪怕就在大夏府境內,夏家這邊也不好管,按照規矩,真要被公開了,很多強者都會來爭奪的。」

他覺得蘇宇是想鋌而走險,暴露遺迹的存在,引誘單神文一系來殺他,這太危險了。

哪怕最後解決了單神文一系,暴露了遺迹,這也是大麻煩。

一旦傳開了,蘇宇不得安寧了。

當然,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遺迹可能會被別人搶奪走的。

蘇宇真覺得他能保住嗎?

夏家就算插手,也有可能得和其他人分杯羹的。

蘇宇無語,哪來的什麼遺迹。

他就壓根沒看到過什麼遺迹!

遺迹沒有,寶庫有一個,天羿神教的那個。

蘇宇懶得多說,直接道:「我只是小範圍地傳播,你覺得這些人會不會對我出手?遺迹是秘密,他們知道了,大概也不會外傳吧?就算外傳,也需要時間,等過了一段時間,證明這不是遺迹,那不就完事了。」

「你這是……」

夏虎尤皺眉道:「你這是故意釣魚,蘇宇,這樣一來,第一,你未必能擋得住,第二,你真殺了那些人,那剩下的人大概跟你徹底沒完了!」

「本來就沒完。」

蘇宇哼道:「你以為他們跟我能和平共處下去?他們就是趁著我實力弱,想一勞永逸解決我!同樣的,我也想趁著我實力弱,他們對我不算太重視,我能一擊重創他們!」

實力弱,有實力弱的好處。

不會太高估了蘇宇。

蘇宇真到了騰空凌雲,以他的天賦,可能有大量山海甚至日月對他出手。

現在……撐死了來山海境。

夏虎尤算是明白他的意思了。

吐了口氣,開口道:「你想釣魚,關鍵是,你不怕釣來的是大魚,吃下你的大魚?還有,你是想問夏家的意思,對吧?」

「不錯。」

夏虎尤沉默,片刻后才道:「夏家的意思很簡單,誰不守規矩,解決誰!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他們不守規矩,那就要付出代價,你這邊也一樣,這是夏家維持大夏府規矩的態度。哪怕我也看他們不爽,他們和大周府勾勾搭搭的,可不爽,我也得忍著,因為他們沒有明面上和大周府有什麼……實際上就算有什麼,那也是合理的,大夏府留不下人才,人家走了,我們也沒辦法做什麼,說什麼,大不了夏家記個小仇。」

「都是人族,各大府人員流動是正常的,沒辦法去說什麼,你明白吧?」

蘇宇點頭。

很快道:「那你說,若是真的傳出有遺迹,單神文一系會出動山海境嗎?」

「會!」

夏虎尤肯定道:「一定會!」

「那你覺得會有幾人?」

「這個……不太好說,起碼兩位左右。」

蘇宇若有所思,點點頭,「我知道了。」

「蘇宇……」

夏虎尤看著他,「按照我的想法,你這時候處於一個實力爆發期,還是蟄伏為主,有些事,遲早會有一個結果的。」

「只爭朝夕!」

蘇宇平靜道:「現在時機最好,真等我實力強大了,面對的就不是這群人了!我不想在關鍵時刻,背後有人捅我刀子,同樣的,他們也怕我捅他們刀子!」

蘇宇看向他,認真道:「都到了這地步了,早就撕破臉了,沒任何情分可言,夏虎尤,你難道還看不出來?自從上次一戰,雙方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越是壓制,越是爆發的強烈!夏家想要壓下去,你覺得可能嗎?我老師殺了他們的人,他們想殺我老師,想奪取五代神文……都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了,這不是壓制能解決的。」

「那你也……」

夏虎尤還是覺得他實力弱了,這時候不該摻和這些。

蘇宇搖頭,「我不想摻和,可我得出門,我不可能一直躲在學府,被動挨打!一次次地防禦他們的攻擊,包括之前萬族學院那邊的一些動靜,包括萬族教那邊……當然,我只是推測,站在我的立場,我被萬族教襲擊,我就覺得和他們有關,也許就是單神文一系和萬族教有勾結。」

蘇宇不再說了,很快道:「我只是想知道夏家的態度,夏家現在的態度是,不摻和野外之爭,但是我若是拿到了證據,證明了他們一系,有強者對我出手,那夏家會在大夏府制裁他們,是嗎?」

「對!」

夏虎尤點頭。

這是必然的!

對方的強者,在野外攻擊蘇宇,襲殺蘇宇,沒證據,夏家不好插手,證據確鑿之下,肯定會鎮壓一些人的,讓大夏府威信得以保存。

這就足夠了!

對蘇宇而言,也沒指望夏家幫他出頭,夏家能在大夏府內製裁他們,這就達到他的目標了。

「我知道了,就這樣吧!」

蘇宇起身,夏虎尤急忙道:「你真要干……真要乾的話,我不能代表夏家,但是代表我個人,可以給予你一些支持,夏家是中立的,但是我個人是有偏向的!」

「怎麼支持?」

蘇宇笑了,看向他,「支持我一位日月如何?」

「別鬧!」

夏虎尤無語,我到哪調動日月去,何況,日月的動靜,很多人關注的。

夏虎尤深吸一口氣道:「我有兩位山海境的護衛,夏家從小培養出來的強者,可以借給你,私人借給你的,保護你出行,我只能做到這個,對方真有山海出動,一開始必然不會出現的,甚至不會露面,山海是山海,騰空是騰空……到了山海這個層次,都是閣老級人物,一旦出手,那就是事態擴大化!」

「我只能做這個,其他的……看你自己。」

蘇宇點頭,笑道:「我知道,若是騰空能殺我,那就是騰空,沒必要出動凌雲,免得被人查到了,無法脫身,若是凌雲能殺我,那就是凌雲,同樣的道理,他們也做好了被發現的準備,將責任最小化!除非凌雲都沒辦法了,才會山海出手……因為山海出手,事情就擴大化了,牽扯到了高層,對吧?」

「對!」

夏虎尤點頭,蘇宇都考慮清楚了,他也不好再說什麼。

蘇宇也不再說,很快離開了茶室。

等他走了,夏虎尤揉了揉臉頰,有些疲憊。

正如他所言,他站在自己的角度,是希望蘇宇能得到更好的發展,更安全的進步的。

可站在夏家的角度,不能太過偏斜。

蘇宇覺得單神文一系是壞人,不代表所有人都這麼覺得。

夏家得不偏不倚才行!

借給蘇宇兩位山海護衛,這是他能做的極限了。

「麻煩……」

夏虎尤嘀咕一聲,這些人為什麼不能好好和平相處呢。

萬族……萬族的計策算是用對了,不給人境太大的壓力,導致人族現在內訌不斷,夏虎尤咬牙,還不如萬族一起殺來,人族一心抗敵算了。

大家還在看:重生七零有寶妻蒼穹之主綜藝之諧星傳奇征戰諸天世界開局八千億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都市鬼谷醫仙美女江湖權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