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250章 南下(求訂閱月票)

第250章 南下(求訂閱月票)

作者:

時間一點點過去。

天亮了。

12月26號。

大夏文明學府,一如既往,沒什麼特殊的大事發生,始終如一。

還有4天,安平歷350年結束。

這個月結束,學府會放假半個月,讓學員們回家團聚,1月中旬才會繼續上課。

這幾日,不少學員都收拾東西,準備回家過年了。

都是修者,也沒太長的假期。

4天後,便是年關,也是大秦府開府日,昔年,1月1號,大秦府開府,由此建立安平歷。

元神研究所。

大廳中,幾個人你一句我一句,開始商量著回家過年的事了。

等說到這個,吳嘉笑嘻嘻道:「師弟,那你還回來過年嗎?南元那邊,叔叔也不在家,你不會在南元過年吧?」

「做任務,三四天夠了吧?」

吳嘉看向剛下樓的蘇宇,她父母早亡,這些年過年,都是跟著陳永一起過的。

往年,師祖也會一起,白楓也不太回家,回家來回太遠了,也會來一起過年。

學府很多人都這樣,路途遠的一般都不會回去。

今年,蘇宇入校的第一年。

師叔不在學府了,師祖閉關了,現在師弟也要回家了,她有些想蘇宇回來過年。

下樓,蘇宇面帶微笑道:「師姐,大概率回不來了,都是修者,要習慣孤獨。」

他打趣似的說了一句,吳嘉也沒在意,有些遺憾道:「別啊,你任務做快點,很快就能回來的,南元和大夏府不算太遠,騎乘地龍獸,一天就能回來了。」

「地龍獸目標太大了。」

蘇宇笑著,看向大廳內幾人,開口道:「元神研究所開業那天,我請大家吃了飯,今日之後,元神研究所得閉所幾日了,當然,你們可以繼續在這待著,但是我得出門了……」

「晚上,再一起吃一頓飯吧!」

散夥飯。

幾人也沒啥意見。

吳嘉和吳嵐開始商量著,晚上要吃啥好吃的。

胡秋生沉默不語,姜牧也沒說啥,夏虎尤不在,趙明也不在……

……

一眨眼,天黑了。

生活區,餐廳。

氣氛還算熱烈,蘇宇舉杯道:「待會我就得趕路回南元執行任務了,這一杯酒敬大家!」

他舉杯飲盡!

「謝謝大家的幫助!」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

蘇宇笑道:「我入大夏文明學府,土包子進城,什麼都不懂,是諸位的幫忙,才讓我在這站穩了腳跟,教會了我很多東西!」

「感謝大家……」

再次飲盡一杯酒!

一杯又一杯,很少喝酒的蘇宇,今晚喝了一杯又一杯,臉上始終帶著笑容。

漸漸地,幾人察覺到了一些異常。

「師弟……」

吳嘉看著蘇宇,「你待會還要出門,還是別喝這麼多了。」

「無礙,修者修者,這點酒勁不算什麼。」

蘇宇說完,放下酒杯,笑道:「那就到這了!酒酣飯飽,正是好時候,各位,有緣再會!」

丟下這話,蘇宇提起一個小包,起身便走。

幾人剛想起身送人,蘇宇擺擺手,踏步離去。

……

走出研究所,蘇宇回頭,幾人都走到了門口。

蘇宇再次擺手,踏空一躍,騎到了狻猊背上。

此刻的狻猊,金光沒那麼濃郁,反而有些土灰色。

蘇宇將小背包,背到了背上,手中長刀呈現,也不多說,雙腳敲擊一下,狻猊也不吭聲,迅速奔跑,眨眼間離開了原地。

「師弟……」

吳嘉喊了一聲,蘇宇卻是沒有停步。

元神研究所前,吳嘉疑惑地看著蘇宇遠去的背影,忽然道:「他……還回來嗎?」

她不知道蘇宇在想什麼,可剛剛……他說有緣再會。

門前,幾人沉默。

胡秋生不語,夏虎尤也沒吭聲。

此時此刻,他也在想,這只是一次引蛇出洞嗎?

未必吧!

蘇宇……要走了嗎?

這一刻的他,反應了過來,清醒了過來。

有些憋悶,有些不知該說什麼。

……

這一刻,修心閣上,萬天聖俯瞰大夏府,看著那道穿梭在學府中的身影,再次嘆息一聲。

……

這一刻,督察院,黃老面色冷肅,下個月,學府大考核!

毒瘤,當清理!

……

這一刻,趙立在研究所中,一次次敲打著一柄武器,揮汗如雨,悶不吭聲。

……

這一刻,藏書閣上,陳永閉目,身上氣機翻滾,幾次波動。

……

學府大門口。

12人全部到齊。

有人騎乘著奔雲馬,有人獨步而行,有人騎乘著別的妖獸。

蘇宇掃了一眼,沒有多說,狻猊上前,蘇宇端坐不動,低喝道:「上路!走!」

一聲輕喝,狻猊迅速奔跑。

身後,一群人紛紛跟上,速度極快。

天馬族少年,一步踏出,緊隨其後,笑呵呵道:「你厲害,這好像是狻猊,你居然有狻猊當坐騎!」

「我們天馬族,跑的比它快,但是沒它厲害……」

蘇宇不語。

天馬族少年覺得有些無趣,也不在意,又看了一眼掛在狻猊身上的一頭小牛,奇怪道:「這是……鑽山牛?你還帶了一頭鑽山牛?」

蘇宇繼續沉默。

白狸他沒帶,留給了師姐,火鴉也沒帶,留給了師伯。

剩下的4位大妖,他都帶上了。

當然,還有一頭其他人根本看不到的噬神毛球,此刻就趴在蘇宇腦袋上,不過處於隱身狀態,這東西和神文一樣,隱身之下,無人可見。

天馬族少年話很多,蘇宇也不理會,一直盯著感知玉。

城內,夜色下,依舊行人匆匆。

蘇宇這一行人迅速趕路,行人紛紛讓道。

這應該是某個學府,天才學員組隊出任務了,不少人看到了他們身上文明學府的標誌,紛紛讓開,也不知是哪些天才出行。

坐騎速度都極快,沒坐騎的幾位,敢獨步前行,蘇宇也很快。

沒多久,大夏府內城道口分界線出現。

蘇宇叫停了狻猊,回頭看去。

隱約間,還能看到那高高在上的修心閣。

隱約間,還能看到城主府那輝煌的燈光。

此去經年,有緣再會,珍重!

蘇宇心中默念,轉身,喝道:「出城!」

白袍揚起!

今夜,蘇宇出城!

……

「蘇宇出城了!」

「蘇宇出大夏府城了!」

「……」

一條條消息流傳開,擴散開。

蘇宇出城了!

養性斬騰空的人物,天才,妖孽,創造了合竅法的傢伙。

而這一刻,所有萬族教眾,凡是強者都收到了一條任務更正。

「擒拿蘇宇,獎勵貢獻5萬!」

「擊殺蘇宇,獎勵貢獻3萬!」

「戰力評估,騰空七重!建議,重要等級,山海!危險等級,凌雲!」

「已出大夏府,路線,前往南元!」

「……」

信息迅速更正,價格上漲,對蘇宇個人等級評等,更是直接上調到了騰空七重,危險程度凌雲,重要程度山海。

這消息,並非在一個教派傳播。

而是大夏府內,大部分萬族教眾都收到了消息。

這一刻,大夏府內,萬族教眾紛紛震撼,貪心爆發。

太高了!

擊殺3萬,擒拿5萬!

這樣的獎勵,曾經有過,針對的是一位山海境!

而今,卻是一位養性,雖然對方是天才。

一石激起千層浪!

亂了!

財帛動人心,哪怕明知道擒拿擊殺蘇宇,必然危險無比,可這筆巨大的財富,依舊讓無數人亂了。

大夏府城到南元,上千里的路程。

中間還有很長一段都是荒野之地,殺蘇宇……

沒人在消息中說,蘇宇身邊跟著8位萬族學員。

傳遞消息的人,也直接無視了這一點。

當然,真正的高層是知道的,可一群炮灰沒必要知道。

去試試水!

去探探路!

最好能試探出,蘇宇出門,到底帶了多少底牌。

……

北風城。

距離大夏府不遠,此刻,北風城城牆上,兩道人影閃爍,一男一女。

女性老嫗,正是於紅。

而男性老者,來自大商府。

遙望大夏府,老者笑道:「沒想到啊,哎!區區一養性,居然引起如此大的風波!」

一位養性,大夏文明學府的單神文一系,甚至沒要什麼顏面,直接請求他幫助。

於紅輕笑道:「老鄭,他可不是簡單的養性,殺了騰空的養性,還算養性嗎?他若是崛起,就是五十年前的柳文彥,不,比柳文彥還可怕,柳文彥畢竟沒能入騰空,而他……幾乎沒任何難度!」

「殺他,不僅僅是因為他讓我們顏面盡失,而是多神文一系,不允許再出現一位領袖!蘇宇的事情傳播出去,如今,各大府的多神文一系都有一些異動,覺得他們希望來了!」

前面,柳文彥給了他們一點點希望。

而今,再次給予他們希望的不是洪譚,不是柳文彥,而是蘇宇。

一位絕世天才崛起了!

大夏府,多神文一系再次出現了一位有勇有謀,足以領導多神文一系的天才。

讓大夏府的單神文一系吃足了苦頭!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殺蘇宇,有私心,有仇恨,有怨憤,但是有一點也極其重要,不能讓這傢伙崛起,成為多神文一系的精神支柱,否則,未來必然還會有波瀾動蕩。

這還是養性?

到了騰空怎麼辦?

到了凌雲山海怎麼辦?

不能去想,一想,那就是麻煩,而且蘇宇的崛起,也讓沉寂多年的多神文一系,有些死灰復燃的徵兆。

於紅說著,又輕聲道:「老鄭,一切都是為了人族!多神文一系不能崛起,不能成為主流,否則人族必將損失慘重,神魔兩族,包括一向不太摻和這些的仙族,都曾說過,多神文一係為了晉級,殺戮太多,是在挑起萬界之爭……」

她凝重道:「壓制多神文一系,不是誰個人的決定,我們也只是為了讓人境獲得更多的發展時間,而不是現在讓多神文一系崛起,再次重演悲劇,讓無敵隕落……」

她說的冠冕堂皇!

而老鄭,也微微點頭。

這也是一種自我安慰,自我攻略。

有人只是當借口,有人卻是真的這麼認為,多神文一系崛起,意味著惹怒了幾大強族,哪怕心中隱約都明白,幾大強族好像有些忌憚多神文一系崛起……可比起很可能迅速爆發的戰爭,這一點,被無數人直接壓下了。

飲鴆止渴,這個詞大家知道。

知道又如何?

沒人想在此刻爆發一場席捲萬界的戰爭!

承平三百多年,犧牲多神文一系,繼續承平下去不好嗎?

對神魔種族而言,百年甚至千年也不算什麼,就算要爆發戰爭,百年後,千年後,難道不可以嗎?

非要這個時候主動去點燃那導火線?

老鄭再次點頭,開口道:「他帶了一位山海?」

「山海三重!」

「倒是下了本錢。」老鄭笑道:「不過那些萬族……5位山海,3位凌雲,這是不小的麻煩。」

「放心,他們不會出力太多的。」

於紅淡淡道:「當然,有幾個傢伙要攔住,那天馬族的老傢伙,必然會出手,還有山羚族……它們幾族大概會出手。」

老鄭微微點頭,看向大夏府方向,忽然道:「蘇宇繼承的遺迹,你說,到底是無敵遺迹,還是日月遺迹?」

於紅微微一震,扭頭看向他。

老鄭平靜道:「他必然繼承了遺迹,這一點,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一次,大概也是為了遺迹去的,你不說,我也知道。於閣老,不能光大夏府單神文系獲利吧?」

「你想要什麼?」

「遺迹若是在大夏府境內,我們大概也難獲得什麼,我要求不高,遺迹中若是有日月神潭,我們大商府也想要幾個名額……」

於紅冷冷看著他,「你在趁火打劫?」

「於閣老誤會了!」

老鄭笑道:「都是自家人,何況,在大夏府境內也是冒險的,生命危險,難道就因為一句自家人,你們什麼都不想付出?」

於紅沉默一陣,開口道:「誰都想晉級日月,就算有日月神潭,也未必能進入幾人,這樣,若是能進入3人以上,給你們一個名額,如何?」

「可以!」

老鄭露出笑容,心滿意足。

這就足夠了!

於紅心中冷哼一聲,就知道你們貪心。

沒再說這個,她迅速道:「想辦法分散他們,最好將天馬一族的這些傢伙分開,襲殺蘇宇,將他背後的那位山海釣出來,到現在我們也沒發現任何蹤跡……」

山海若是隱藏行蹤,他們也很難發現。

再有點特殊技能的話,除非自己現身,否則只能讓日月、無敵來查。

而此刻,他們要做的就是攪渾水!

將這攤水,攪渾了!

老鄭點頭,問道:「大夏府這邊的萬族教,還敢大範圍出動嗎?」

「總有膽子大的,想要撈一筆發財的!」

於紅笑道:「何況,消息不止在大夏府傳播,前兩日,周邊的一些大府,萬族教就收到了任務,5萬貢獻,5萬功勛……」

於紅冷笑道:「拿到了這麼多功勛,山海都有機會更進一步,需要對付的只是蘇宇,洪譚閉關,這一點確鑿無疑,沒有洪譚,你覺得其他人會怕嗎?」

「那趙明月他們那邊……」

「放心!」

於紅迅速道:「他們上次神文融合不完善,傷勢都沒痊癒。」

「萬府長和夏家呢?」

「萬府長不會出學府的,而夏家……夏侯爺他們會出府城?不會的!」

老鄭不放心道:「還是要小心點,我們打蘇宇遺迹的主意,其他人大概也有數……」

於紅點頭,輕笑道:「放心吧!我們會安排好的!」

「那最好不過!」

兩人聊了幾句,身影消失在虛空中。

希望能找出守衛蘇宇的那山海,或者發現更多的底牌,蘇宇,真就帶了一位山海境?

……

嗚嗚!

風聲呼嘯!

狻猊快速奔跑,而蘇宇,警惕無比,夜色下,白袍飛揚。

「停!」

蘇宇抬手,後方,幾位奔跑的學員,此刻也喘息著,天馬族少年看了看四周,忍不住道:「蘇宇,你跑慢點,這麼快乾嘛,我還想遊山玩水呢!」

這哪是遊山玩水,這是玩命啊!

蘇宇沒理他,看向四方,沉聲道:「諸位前輩,遇到凌雲之下的敵人不要出手,放他們進來,剛好,我想藉機祭刀,殺幾個不識好歹的蠢貨,為此行祭旗!」

虛空中,很快有人笑道:「小友好魄力!」

天馬族少年還在茫然中,幾具屍體從虛空中拋落,有人聲音傳來:「應該是萬族教的探子,膽子很大,還以為我們沒發現呢。」

天馬族少年大喜,「萬族教還有白痴窺探?」

好大的膽子!

不怕死的嗎?

蘇宇卻是沒有絲毫意外,怕死?

數萬功勛,擱在那些傢伙眼前,財帛動人心,怕死也想試試看。

加上單神文一系在背後推波助瀾,說不定隱藏了什麼重要訊息,自然會有人動心。

換位一下,自己是萬族教,殺一個養性,能得到數萬功勛,哪怕明知道很危險,可自己很需要這筆錢,能不動心想試試看?

成了,那就真的發財了!

要知道,蘇宇這樣的吃錢大戶,吃了無數資源,吃到了現在,他也沒吃掉5萬功勛,當然,研究所有不小投入,那都另算。

蘇宇也不多說,回頭,看向眾人道:「大家既然是出門歷練的,不能一點危險不冒,遇到了敵人,騰空之下的你們對付,騰空的我來對付!刀不染血,如何強大!」

李敏瑜笑道:「萬族教騰空之下的敢來嗎?」

她覺得不會。

蘇宇連騰空都能殺,騰空之下的敢來送死?

「總有蠢貨!」

蘇宇不以為然,總有一些蠢貨,覺得自己可以守株待兔,可以漁翁得利,這一點不稀奇。

世界這麼大,哪能都是聰明人。

稍微修整了一會,蘇宇喝了口水,環顧四周,開口道:「這裡再往前,就是一片荒原,大家自己小心!」

話落,狻猊繼續前行。

其他人紛紛跟上。

……

半小時后。

蘇宇一刀劈出,地面迅速染紅,下一刻,四面八方,一些人紛紛殺出。

長刀凌空飛舞!

一圈環繞下來,眨眼間,多了幾十具屍體。

蘇宇掃了一眼,不以為意,平靜道:「不是萬族教眾,當地土匪!」

找死的節奏!

平日里,大概劫掠一些商隊,今日這些蠢貨算是踢到鐵板了。

最強的,也就一位萬石九重境。

這個實力,劫掠一些商隊倒是有把握,對上他們,其他人都沒出手,就被蘇宇殺光了!

而其他人,看向蘇宇,眼神都變了變。

好大的殺意!

幾十號人,被他瞬間殺光了不說,蘇宇眉頭都沒皺。

……

虛空中。

幾位護道者,此刻也在傳音交流。

「這蘇宇,殺意好重,多神文一系,果然都是殺戮狂人。」

幾十號人,瞬間就給殺了。

蘇宇應該知道,這些人不是萬族教的,還是殺了,這些人哪怕被抓了,一般也不會被斬首的。

有人傳音笑道:「殺就殺了,天才不經歷生死,不經歷殺戮也難以成長起來,不過這小子的確殺心太重,之前還說騰空之下交給其他人……」

沒人接話,大概是蘇宇覺得,這些人未必會殺了他們,乾脆利落一點,全給殺了免得浪費時間。

幾人正聊著,忽然有人傳音道:「最近荒野妖族,怎麼到處暴動?」

就在此刻,遠處,一陣灰霧升騰。

一群野外妖族,好像受到了刺激,此刻紛紛朝蘇宇他們這邊殺來。

……

蘇宇看著遠處奔襲而來的那些妖族,眼神微動,看向身後的人群,身旁,周昊迅速道:「灰犀,實力一般在千鈞到騰空,荒野上的強族之一,很多地方都有,這是受了刺激了……」

說著,警惕道:「可能是有人暗中破了它們的老巢,小心點!」

前方,起碼七八十頭灰犀朝這邊迅速狂奔而來,個頭很大,衝擊力也極強,領頭的好像還有一頭騰空境灰犀。

這樣的族群,在荒野中,也算強族了。

畢竟是人境內部,人族也經常清剿,出現騰空不容易。

蘇宇笑了,雙腳一踢狻猊,喝道:「沖!」

狻猊也不吭聲,迅速朝那族群衝去!

蘇宇手握長刀,刀身之上,光芒燦爛!

狻猊速度極快,眨眼間,蘇宇和那一群灰犀相遇,領頭的那頭騰空境灰犀,雙眼血紅,看到蘇宇,低吼一聲,朝他撞擊而來!

「死!」

一抹刀光,照亮了天地,噗嗤一聲,灰犀巨大的頭顱,被他一刀斬落!

與此同時,蘇宇騰空而起,抓住長刀,猛然朝一頭灰犀插下!

噗嗤一聲!

那頭灰犀爆炸開,巨大的肚子炸裂,一道瘦小的人影從灰犀肚子中飆射而出,手持短刃,朝蘇宇突襲而來!

蘇宇冷哼一聲,鎮日月!

《時光》第二重功法,瞬間使用,踏地而下,一腳踏下,轟隆一聲,直接將那瘦小的人影踏入地下,地面瞬間固化,轟隆一聲,瘦小的人影炸裂開!

刺客!

一位藏身在普通灰犀肚子中的刺客,隱藏的本事不錯,可惜,這傢伙耐不住性子,探查了蘇宇,被蘇宇迅速感知到了。

一腳將對方踏死,一位騰空五重的刺客,刺殺過騰空七重的刺客,此刻就這麼輕易被蘇宇斬殺了!

手一招,一柄匕首落入蘇宇手中,還有一張功勛卡。

蘇宇笑了笑,長刀凌空飛舞,雷霆四起,那些灰犀,眨眼間便被電死了一群。

而此刻,其他人也紛紛沖了過來,開始擊殺那些灰犀。

有幾人這時候不斷看蘇宇,有些震撼。

紀小夢奇怪道:「這是騰空境?你踩死了他?你怎麼發現的?」

「肚子大了點!」

蘇宇隨口敷衍了一句,這一支灰犀族群,實力不算弱,配合領頭的那位騰空境灰犀,遇到了騰空七重,也能一戰,再配合那此刻,尋常騰空被突襲擊殺,那是很正常的。

可他不是!

「應該是萬族教的。」

這種特意來伏殺他的,十有仈Jiǔ是萬族教的,蘇宇都懶得查看什麼。

敵人,通通殺死就行了!

他讓那些山海放這些人進來,也是為了磨刀!

萬石九重的蘇宇,現在想要做的是,在殺戮中,讓自己的幾套功法也合竅成功,殺戮多了,自然可以晉級,功法若是也能合竅成功,那蘇宇爆發力會更加強大。

此次南下,也是一次強大自己的旅程!

蘇宇巴不得多來幾位強者!

最好是那種騰空仈Jiǔ重的傢伙,不用精血,看看自己能不能斬殺他們!

其他人在殺戮,而蘇宇,則是拿起一張玉符,將那頭騰空境灰犀屍體收入玉符中,這是他花錢購買的一次性儲物玉符,只能收,不能放,放出來,這玉符就廢了。

空間倒是不小!

騰空境的妖族屍體,回頭提取了精血,價格不低。

何況,斬殺了還有功勛獎勵。

蘇宇不介意自己多點功勛獎勵!

另外,殺一個萬族教的騰空,也有獎勵,錄製下來就行,人境各大府都能換取獎勵。

至於騰空之下……蘇宇興趣不大。

殺一個,也沒多少功勛。

環顧一圈,此刻,灰犀群快被其他人殺完了,周昊那傢伙,殺起來格外快速,幾乎都是千鈞和萬石,遭遇周昊,這些灰犀都是找死的命。

「妖族暴動……」

「直衝我而來!」

蘇宇心中升起念頭,是這藏身其中的刺客所為,還是別的因素?

他也是看書無數,知道有些東西,會引起一些妖族暴動。

是我們這群人當中,身上帶著這東西?

所以導致了妖族暴動?

還是說,只是敵人的算計?

夏青幾個傢伙,帶了這個嗎?

餘光再次看了一眼這些人,蘇宇心中冷笑,除了少數幾個,剩下的都有問題!

4位人族,除了周昊,其他3人,都未必有什麼好意。

「這一路,不太平,也好!」

蘇宇笑了笑,不太平也好,真正的戰技殺氣,不在殺戮中升華,難道指望閉關就修鍊到無敵?

四周,血液漸漸消失。

血字神文吸收,蘇宇也不浪費,「血」字神文真要晉級到了三階,雖然有些負荷,可也是好事,三階神文,對凌雲都有效果了,幻境特性還是很不錯的!

殺戮了一番,其他人停下了動作,也都累了。

一個個地喘著氣!

不過也有幾個摸魚的,比如紀小夢,和一頭千鈞境的灰犀打了半天,打死了對方,還蹲下研究了一番,而此刻,其他人都殺完了灰犀了。

蘇宇也懶得管她,不搗亂就行,其他的隨意。

周昊喘著氣,身上沾染了不少血,開口道:「這才出大夏府不遠,這麼下去,要是一直這樣,我們走到南元,恐怕要好幾天!」

消耗太大了,他們得恢復,不能一直強撐下去的。

蘇宇笑道:「沒事,殺妖族,本就是我們這次的任務和目的!多殺一些,獎勵也豐厚!」

見蘇宇不急,周昊也不再說什麼了。

盤膝坐下,開始恢復元氣。

其他人,也開始迅速恢復元氣,至於蘇宇,根本沒太大消耗。

虛空中,再次有人傳音:「這小子,真的厲害,這騰空五重,殺起來跟殺雞似的……這還算養性?」

這不算了吧?

殺騰空,給他們的感覺,比其他人殺一個千鈞萬石都輕鬆!

當然,這也和蘇宇實力達到了萬石九重有關。

萬石九重,養性巔峰。

開元竅300多個!

修鍊的是天階頂級功法!

戰技也是天階戰技!

這樣的蘇宇,已經站在了一個巔峰。

「天馬老鬼,要不你提前去前面探查一下,剛剛那騰空五重的刺客,差點連我都瞞過去了,去個傢伙探探路……」

「我去?我去了,你們大意之下,沒照看好我們的小王子……」

「放心,這地方一群山海呢,怎麼可能照顧不好。」

「那行,我去探查一下……」

山海境的交流,蘇宇沒管,也聽不到。

當然,他也沒指望過這群山海凌雲如何,不直接下黑手就算不錯了。

而且不出意外,這些山海肯定會陸陸續續地被分散開。

這也是應當的!

蘇宇沒管那些,站在原地,眺望四方,等待著其他人恢復元氣。

身旁的狻猊,大眼睛瞟了他幾眼,有些心悸。

這傢伙……這一次它是見識到了,殺起騰空這麼簡單的嗎?

難怪一直想殺了自己,殺氣好重,大魔頭啊!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神醫王妃要和離戰神媽咪又爆馬甲了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