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263章 蘇宇入府(求訂閱)

第263章 蘇宇入府(求訂閱)

作者:

和侯署長聊了幾句,蘇宇心情愉快了不少。

大過年的,有個人陪著說話,心情也好多了。

雖然對大明府……稍微有那麼一點沒信心,可一想,朱天道也是大明府的,還是日月九重,也是文明師,殺起人來不也很厲害?

有啥啊!

只能說,大明府有一部分鹹魚,不是全部鹹魚,這侯署長也是日月,應該也挺厲害的吧?

侯署長和他聊了一陣,又道:「蘇宇,你其實不入學府也行,自己私人弄個研究所,也是一樣的。」

蘇宇笑道:「還是算了,私人弄,不太方便。而且我實際上缺乏很多東西,還是要進修的。」

這是實話。

蘇宇可不覺得自己現在什麼都懂,他差的還遠,別人不說,大夏府那邊,胡秋生這些學員,掌握的知識面就比蘇宇要多不少。

聽蘇宇這麼說,侯署長也笑了。

這樣也好。

很快,他又道:「你要不要我現在帶你去天都府,也許還能見識一下天都府的年夜繁華。」

「算了。」

蘇宇搖頭,笑道:「慢慢走過去吧,順便也熟悉一下大明府,署長若是想回去,可以回去的,真的,在大明府,現在誰敢招惹我?我還帶著幾頭妖獸呢。」

侯署長沒接話,你沒到天都府,我走個屁。

這要是回去了,你半路上出了事,府主還不得殺了我。

既然蘇宇沒興趣現在去天都府,侯署長也不介意陪他聊幾句,很快道:「不說文明師了,有些問題我們也清楚,戰力方面,大明府的文明師不佔優勢。」

「當然,大明府文明師的種類多,這一點是大夏府無法比的,大夏府那邊,神文師就是主流,其他派系人很少。」

蘇宇點頭,這一點倒是真的。

在大夏府,無論是單神文還是多神文,在不同時期,都起領袖作用,其他如馴獸、鑄兵這些派系,都是附屬地位。

侯署長笑道:「你別覺得大明王是文明師,我們大明府的戰者就弱,恰恰相反,文明師的種類多,涉及的理論多,派系多,我們的戰者就越強!」

「在大明府,有三支極其強大的軍團。」

「排名第一的,大明鐵騎軍!」

蘇宇點頭,「有所耳聞,騎乘妖獸作戰的軍隊,算是騎兵,數量不多,戰力卻是極強,在諸天戰場,也是一支一線軍團,傳聞能和龍武衛較量。」

「龍武衛?」侯署長搖頭道:「你若是說龍武衛的明衛,那對上大明鐵騎軍就是找死,龍武衛強大的是暗衛,暗衛日月都有不少,騰空幾乎是起步,那才是大夏府的精銳。」

蘇宇再次點頭,他之前還不知道暗衛,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

夏文夏武其實都算暗衛的人手,很強,山海境。

南元那位日月老者,也是暗衛強者。

「我大明鐵騎軍,人數不多,只有5000人,騰空為卒,凌云為百夫長,山海千夫長,設正副三位將主,皆是日月!全副武裝,鎧甲、兵器、神符、丹藥、坐騎配備皆是一流!」

蘇宇震驚道:「5000騰空?」

「對!」

侯署長得意道:「這是一支堪比龍武暗衛的力量,也是大明府300多年的積累,真要說起來,在戰者軍團中,排名也是前列的存在,不弱於龍武衛,也不弱於大秦的鐵鷹衛。」

這下子,他總算有機會炫耀了,笑呵呵道:「軍中將士,人人配備坐騎,以獨角金牛為基,衝鋒陷陣,戰無不勝!」

「獨角金牛?」

蘇宇看了一眼趴在一旁吃東西的那頭蠢牛,鑽山牛迅速抬頭,有些無辜,迅速道:「牛族很多的,獨角金牛我知道,長角尖銳,衝鋒陷陣一流,不過排名不算靠前,真要劃分,排名前1000內。」

這也很不錯了!

蘇宇微微有些驚訝,在大夏府,他還真沒太關注這些。

大明府居然還有一支這樣的鐵騎軍!

侯署長得意,又笑道:「這是其一,精銳軍團!第二,常規軍團,天道軍……」

蘇宇愣了一下,侯署長輕咳一聲,低聲道:「幾十年前改的名字,大夏府不是有龍武衛嗎?夏府主配龍武衛,我們府主也是位要臉的人……」

懂了!

看人家夏龍武改名了,他就改名了,天道軍,可以看成鎮魔軍的存在。

「天道軍人也不少,50萬將士,常規軍種配備,算是二流頂級軍團,要說實力和鎮魔軍差距不大,但是鬥志方面稍微差一些,所以鎮魔軍現在一般當成一流軍團來看。」

「第三,大明軍,也就是府軍,這個數量也不少,50萬,和天道軍一樣,府軍駐紮在大明府境內,常規軍種配備,鬥志稍差,但是裝備都是一流!」

他幾次說了鬥志稍差,蘇宇不由道:「署長,鬥志差……大明府戰者不是不弱嗎?」

「也不算鬥志差……」侯署長不太好說,想了想才道:「是比較……依靠外物,真刀實槍地戰鬥,總有些虛,咱們大明府有一點讓人詬病,戰鬥之前,大明府的文明師會拿出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玩意贈予軍方……」

侯署長苦笑道:「就說三年前一戰,天道軍遭遇一支神族萬人衛,當時雙方鏖戰,結果駐軍文明師,不知道從哪翻出來了一些東西,誤打誤撞之下,放出了億萬飛蟲,差點把雙方都給吞噬乾淨了,鬧的兩方大軍紛紛遁逃,到現在那邊還是一片死地,無數飛蟲吞噬一切,正在席捲諸天戰場,聽說都有無敵前去處理了……」

很無奈。

侯署長也無言,大明府不弱,但是打起仗來,他對手頭疼,大明府自己也頭疼,有些駐軍文明師,經常會幹出一些奇葩事。

比如那蟲子,差點連天道軍都給吞噬了,敵我不分,瞎胡鬧。

蘇宇也不吭聲,三支強軍,綜合實力不弱,就是鬥志不強。

打仗的時候,比較喜歡依靠外物,等待文明師拿出寶貝來打。

「那大明府在諸天戰場的敵人多嗎?」

「這個……」侯署長想了想才道:「不好說,諸天戰場較為混亂,你可以大體上分為東南西北四個大戰區,人族駐紮在東部戰區,神族在西部戰區,魔族在南部戰區,仙族霸佔北部戰區……」

「當然,這是大體上的劃分,其他各族,都摻雜在這些戰區中。」

「在諸天戰場戰鬥,一般有三個目的,第一,消滅敵人!第二,尋找遺迹!第三,侵略小族!」

第一個知道,第二個蘇宇有些意外,「諸天戰場有遺迹?」

「星宇府邸就是,這個你知道吧?」

他笑了笑,很快道:「至於第三個,很簡單,一些小族有時候誤打誤撞,開啟了通往諸天戰場的通道,一旦被人發現,就會有強族攻入,雖然這些小族一般都有限制力,壓制力,可作用不大。」

侯署長解釋道:「比如有的小族,霸佔了一界,但是這一界,最強的只是山海境,神魔種族的日月進去了,都被壓制到了山海,那又如何?」

你實力不夠,我壓制了,照樣干你!

輕鬆拿下!

「這些小界,往往都有一些奇珍異寶,甚至有些人會直接煉化一界,所以在諸天戰場,那些小族,一旦被人發現,哪怕你關閉了通道,都有可能會被人攻破,侵略,所以一般小族在諸天戰場,會依附一些強族,繳納歲供,進貢各大強族!」

蘇宇沉默一會道:「人族也是嗎?」

「對,人族也會侵佔一些小界。」

侯署長淡笑道:「不然怎麼維持這無數大軍的開支?光靠殺戮可不行!各大府,都入侵了一些小界……」

此話,影子開口道:「是這樣的,昔年,我影界也曾遭遇過入侵,不過我影界強者不少,而且壓制力強大,魔族損失了3位日月境,一位無敵進攻,被我族擊退,之後便承認了影界的獨立地位。」

「影族不是百強種族嗎?」

蘇宇問道:「這也有人敢入侵?」

影子幽幽道:「百強……其實就是一個統稱,一般有無敵王者坐鎮,都被視為百強種族,哪怕排名在一百多,也算是,影族只有影祖是無敵境,無敵太少,在百強中不算強大……」

所以人家敢入侵!

又不是你人族,三百多年前忽然冒出那麼多無敵,入侵的各大種族,差點被打懵了。

侯署長笑了笑,開口解釋道:「在諸天戰場,有無敵存在的種族,一般都能獨立,哪怕神魔這些強族,包括人族,無敵是不少,可入侵人家大界,壓制力強大的,一般都能壓下你一個等級。」

「無敵進入,也被壓製成了日月,人家一位無敵坐鎮,你起碼要讓10位無敵去攻,被壓製成日月,圍攻你,才有希望攻下,不太值得,損失太大。」

所以,有無敵的種族,都是強族。

人家實力是不如你,可退回本界,你10倍代價去攻才行,不划算。

「那人族……」

蘇宇皺眉道:「人族這麼多無敵,哪怕沒壓制力,對方損失也大,非要一直盯著人族幹嘛?」

「這個可能和上古的一些傳聞有關,另外,人境的一些遺迹,包括一些傳承,也是各大種族覬覦的。」

侯署長解釋道:「能一次性誕生數十位無敵的遺迹,換成你,你覬覦嗎?」

「不覬覦。」

「……」

侯署長無語,不會說話就別說。

「人境的遺迹,肯定沒被開發完,有些強大的遺迹,可能至今都沒呈現出來,這一點,你說強者不覬覦,那不可能,加上沒限制力,能全力發揮,進攻人境便是正常事了。」

「另外,據說人境還有一些特殊的東西,對神魔這些強族都有不小的誘惑力,所以這些年,他們也一直盯著我們。」

蘇宇點頭,想了想,問道:「我一直好奇一件事,署長,我們人族去其他大界,有壓制力嗎?」

其他人到人境沒有,那人族去其他界域呢?

「這就是另外一點人族被攻擊的原因了,沒有。」

侯署長笑道:「人族特殊,人境也特殊,所以這一點,也成了其他種族忌憚我們,壓制我們的重要原因,你人境強者進入其他界域,也沒壓制力,我不壓下你人族,你人族豈不是得諸天稱霸?」

搖頭,嘆息,侯署長無奈道:「人族愛好和平,又不會輕易進攻其他大族,何必呢!」

「……」

無聲。

這一刻,蘇宇有些明白,為啥神魔種族能拉攏許多盟友的原因了。

卧槽!

你人族無敵進了其他大界,還是無敵,這讓那些百強種族不擔心嗎?

肯定擔心啊!

神魔殺來了,1個換10個,人家不敢。

你們人族來了,一對一都行!

那不得滅了你人族才行!

蘇宇想了想道:「現在的百強種族,是不是大部分都是我們的敵人?」

「對!」

侯署長笑道:「沒辦法,我們也不想的,可人族天生特殊,那有啥辦法,總不能滅了人族吧?所以,現在很多大府,都表現的和善一點,免得別人以為我們想入侵,大夏府打的那麼厲害,你說,能不被針對嗎?進攻性太強的大府,都容易被針對。」

直到今日,蘇宇才明白,人族到底有多被忌憚了!

難怪,萬族經常合作,不給人族誕生無敵。

一切都來自忌憚!

人族也有盟友,可一般有無敵的,都不願意和人族結盟,無他,人族對他們有足夠的威懾力和壓制力,這會讓這些無敵種族擔心。

神魔強大是強大,關鍵是,人家10位無敵換你一個,人家也不樂意。

人族的話,不用10個,兩個入境你就麻煩了!

……

侯署長和蘇宇聊了很久。

說大明府,說人境,說諸天戰場,也說其他大界。

他去過不少地方,侯署長年紀其實很大了,看著年輕而已,大明府別的不多,老人多,和大明王一起開府的強者都有不少還活著。

而大夏府不同,征戰多年,新生代強者不少。

老一輩的強者,戰死了許多。

大明府,侯署長,牛府長,包括一些其他日月,大部分都是誕生在開府初期,這幾十年,沒誕生什麼強者。

說的好聽點,底蘊深厚,說的難聽點,青黃不接。

大夏府其實也是,但是大夏府所謂的青黃不接,指的是新生代,真正的新生代,比如50歲之下的,而大明府,那得延長50年,百歲以下都算新生代強者。

……

安平歷350年最後一夜,蘇宇在閑談中度過,沖抵了不少思鄉愁緒。

351年,1月1日。

這一日,蘇宇再次啟程,朝天都府前進。

而關於蘇宇,關於大夏府,關於單多之爭,也開始在整個民間傳播。

「大夏府狠啊!」

「就昨天,殺了一大批強者,山海的都死了一大把……」

「嘖嘖,大夏府強者真多,殺那麼多,還有一大把!」

「聽說那蘇宇,來了大明府,這傢伙也狠啊,一下子就弄死了那麼多山海日月……」

「日月是啥?」

有人奇怪,有老人笑哈哈地八卦道:「騰空之上是凌雲,凌雲之上是山海,破山海才可窺日月,如日月懸空,鎮壓當世,比如說咱們府主,就是日月境強者!」

和蘇宇當初一樣,很多年輕人,沒見過什麼世面,日月是什麼都不清楚。

當然,大明府這邊,凌雲、山海一般都清楚,不像蘇宇,南元實在太偏僻了,也太弱小了。

走在路上,蘇宇聽著耳邊的議論聲,笑了笑。

夏家,倒是下了狠手。

當然,不算是為了蘇宇,夏家還得感謝蘇宇,因為蘇宇給他們遞了一把刀!

沒有蘇宇這由頭,夏家肆意斬殺那些傢伙,恐怕會引起整個人境的斥責反對!

但是現在,因為影像的原因,整個人境的單神文一系全都閉嘴,沒人開口,哪怕有些微詞,也只是暗地裡說說,沒人公開指責大夏府。

殺戮這麼狠,都沒幾個人吭聲,這可不是單神文一系的作風。

不說單神文一系,平日里敢這麼殺,整個文明師領域都要造反,反對!

現在,日月都背叛了,勾結魔神,還有十多位山海境背叛,這樣的大規模叛亂,夏家不殺人,才會被人小覷。

殺了這麼多人,哪怕有人不滿,也得憋著。

「夏小二倒是好手段,瞬間扭轉了局面,還清理了一批不聽話的傢伙。」

蘇宇笑了起來,夏侯爺還是有幾把刷子的。

當然,可能是夏龍武做的決定。

此刻的大夏府,這幾天人頭滾滾,大夏府民眾倒是不覺得殺戮太多,反而熱血沸騰,殺的好,殺的漂亮,大夏府民眾很驕傲的!

他們覺得,都是這些老鼠屎乾的壞事,不是他們大夏府這樣的,現在,矛頭已經不指向夏家了,而是卯足了勁,最近正在瘋狂掃蕩大夏府境內的萬族教。

這兩日,又被搗毀了十幾個據點,抓了上百人,再次開啟了砍頭之旅。

不得不說,夏家養著一些萬族教據點還是有用的,有事沒事,砍幾個萬族教的傢伙,就讓民眾息火了。

萬族教不敢在大夏府傳播,也是有原因的。

死了太多人,死的也太慘。

這是距離天都府最近的一座大城了,下一座大城就是天都府了!

距離此地500里左右。

蘇宇從狻猊身上走下,狻猊灰撲撲的,此刻也沒冒金光,行人也不是太在意。

蘇宇走進一家飯館,過了年,飯館也算有人氣了,還算熱鬧。

此刻,裡面居然還有說書先生在。

蘇宇剛上二樓,就聽那老人驚堂木一拍,語氣激動道:「說時遲那時快,蘇宇倒轉乾坤,一招天雷百裂殺,殺的周平升倒飛喋血……」

二樓,一些食客在聽,有人笑著打斷道:「別扯,什麼天雷百裂殺,你咋知道的?」

「廢話,不想聽就別聽!」

這說書先生激動道:「我怎麼不知道?當日我就在星落山附近,蘇宇大喊一聲,我能聽不到?」

「扯淡,那天我記得你就在這說書!」

「你這是抬杠!」說書先生怒道:「我當日分身36府,夢遊人境,這人境大大小小的事,能瞞過我?」

「……」

眾人哈哈大笑,那說書先生也不在意,很快說了一段,又道:「他蘇宇如今恐怕已入天都府!天都府中起風雲!大夏府來的,都是殺胚!養性斬凌雲,千古奇談!我聽說那蘇宇,一日不殺人,手癢!諸位,有孩兒在天都府中的,趕快通知一聲,那蘇宇,身高丈八,殺人如麻……」

「老丈,你怎麼知道他身高丈八?」

蘇宇笑道:「那影像雖未露臉,可看身高,也只是正常人身高吧。」

「你這毛頭小子知道什麼!」

說書人笑道:「那是他乾坤變化之術,我曾見他真身,那身高,堪比巨人一族……」

蘇宇失笑,行,我不知道。

我身高丈八,我殺人如麻,行了吧。

這大明府,真夠閑的,這明擺著扯淡的故事,一群人還在聽。

那影像,大概傳遍了人境,這些人可能都看過,還非要聽一下說書先生編造的故事。

都知道是假的,可就是愛聽。

說書人也不管他,繼續道:「蘇宇之事,到此為止,待他殺戮天都府,咱們再接著聊!今日再聊一聊天都府八俊之一的白俊生,這白俊生,就在前日,一日入騰空,瞬間抵三重,前日叫囂著要趕超堂哥白楓,昨日知道蘇宇是白楓之徒,今日又說自己是蘇宇之叔,藉機上門,揍了一頓八駿之一的朱洪亮,朱洪亮要反擊,那白俊生大吼一聲,『我侄是蘇宇,你敢還手,小命難保』……嘖嘖,嚇得那朱洪亮落荒而逃……」

蘇宇無語,真的假的?

白俊生?

白家的人?

朱洪亮……難不成還是朱家的人?

這所謂的大明府八駿,不會這麼無聊吧?

誰是你侄子!

台下,有食客笑哈哈道:「朱洪亮怕什麼,打他啊!他朱洪亮不是有一頭山海大妖嗎?放出來,打他白俊生!」

「哈哈哈!」

不少人哄堂大笑!

「別鬧,朱洪亮那山海大妖,只知道吃,其他的啥也不幹,你讓他那大妖打人?被人打還行!」

「……」

大明府,再次讓蘇宇長見識了。

什麼山海大妖?

打一個騰空,有那麼難?

而且這朱洪亮連白俊生都鬥不過,大概實力也不怎麼樣,是自己收服的山海大妖,還是家族收服的?

正想著,心中忽然微動。

就聽那說書人笑道:「說起這山海大妖,我得說幾句,別看實力不怎麼樣,打人也不會,可防禦強啊!吃的多,皮糙肉厚,我當日曾看到,一尊日月境大能一劍斬下,那大妖叫喚一聲,繼續睡覺,毫髮無傷!」

「也正因為這,才判定為山海大妖,這就夠了!別說,這大妖若是還能打人,那就不是山海了,是日月了!」

「……」

蘇宇心中微動,這說的不會是食鐵獸吧?

防禦無敵,攻擊力……幾乎為零。

他之前還想讓夏虎尤找找呢,結果沒有,諸天戰場上幾乎看不到,數量太少。

這玩意,蘇宇要找它,是因為他肉身入騰空的話,得鑄肉身,脫胎換骨換血。

這食鐵獸,肉身幾乎無敵。

也許是什麼天賦或者什麼功法導致的。

鑄身法,那也是極其珍貴的。

「山海境?」

若是山海的話,就有些強了,凌雲的還行,他可以吞噬精血試試看。

又聽了一陣,蘇宇搖頭,吃完了飯菜,起身,帶著狻猊下樓。

很快,蘇宇騎乘著狻猊離去。

而此刻,二樓,忽然齊刷刷地傳來一片吐氣聲,一位食客抱怨道:「我說老頭,你是不是傻!還敢頂撞?那不就是蘇宇嗎?嚇死我了,隔空就是殺氣沸騰,幸好沒發飆,這要是屠戮飯館,咱們不是完蛋了?」

「……」

說書人也鬱悶道:「我看出來了,我這不馬上轉移話題了嗎?順便還拍了個馬屁,說他殺周平升三招殺敵,殺的漂亮,要不是我,你們都要死,他這殺人狂魔,能不殺人,全是我的功勞!」

說罷,說書人又抹了抹額頭道:「我這不特意說了么,白俊生說是他叔,我看他煞氣沸騰,這白俊生完了,不死也殘,咱們託人帶個信,讓他跑吧,這傢伙前些天欺負我孫女,可這被蘇宇殺了,那也不妥……」

「你這老頭,心眼真黑!」

「我這是借刀殺人,算了,蘇宇剛去天都府,也未必敢殺人,好歹也是他老師的堂弟……殺人狂魔入府,天都府要變天了啊!」

「沒那麼誇張吧,才養性呢。」

「扯淡,你家養性殺凌雲?」

「……」

一片吸氣聲,也是,這哪是養性,這天都府要亂了啊。

下一刻,有食客笑道:「管他呢,我們吃我們的,跟我們何干?不過別說,這蘇宇,長的沒那麼兇殘嗎?看起來還挺好看……」

「膚淺,看人怎麼能看外表,不過話說回來,長的還行,我家女兒也在天都府,這要是招回家,嘖嘖,守在大門口,神鬼辟易啊!」

「……」

此刻的蘇宇,早已離去,否則,就沖這些人的話,他今天也得揍幾個發泄一下。

大明府的傢伙……夠無聊的!

……

狻猊一路狂奔,幾個小時后,前方,一座大城佇立!

巨大無比的城牆!

和大夏府不一樣,大夏府沒鑄城牆,只是有幾個口子,設了關卡。

而天都府,卻是鑄造了高達數十米的城牆。

蘇宇還沒靠近城牆,就看到了驚人的一幕,一頭巨大無比,氣勢兇猛的妖獸,正向那城門口狂奔!

蘇宇心中一驚,妖獸襲擊?

沒看到主人!

這是野妖?

正想著,那巨大的妖獸居然停下腳步,肚子所在的地方,忽然被打開了一個口子,下一刻,十幾個人從妖獸肚子中走出,有人扭頭看了一眼蘇宇,見他騎乘著狻猊,狻猊此刻顯得很小。

搖頭,好像有些同情,這麼窮。

不理會蘇宇,那領頭一人,探手一招,巨大的妖獸瞬間縮小,下一刻,化為一個小金屬塊,被對方揣進了懷中。

「王哥,我們進城了!」

那人朝守衛軍打了聲招呼,帶著那些少男少女,迅速離去,隱約間蘇宇聽到有人在說:「看到了嗎?剛剛外面那個傢伙,是外來的吧?看到我們的騎行獸好像嚇到了,想要跑的樣子,好傻!」

「是啊,外來的,傻兮兮的,騎著個小妖獸,一看就是沒錢的那種,大概買不起騎行獸,所以去野外抓了個小妖回來。」

「真可憐!」

「是啊,年紀也不大,看起來挺可憐的。」

「……」

艹!

蘇宇目瞪口呆,卧槽!

我這是被人鄙視了?

我窮?

我可憐?

我騎乘的妖獸垃圾?

狻猊啊,百強種族,騰空九重境!

你們一群養性、千鈞,還有幾個開元的,你們在鄙視我?

卧槽!

還有,那騎乘獸居然是傀儡,卧槽,我還以為真妖獸,看起來感覺好像真的!

蘇宇看了看身下灰撲撲的狻猊,嘆了口氣,好像也是。

狻猊這麼小,這麼灰撲撲的,看起來真可憐,一點沒牌面啊!

和那巨大的騎乘獸一比,好像真的很廢!

身下,狻猊眼神寂寞。

我很弱?

我是野外小妖?

信不信我一口吞了你們全部!

我堂堂騰空九重的大妖,昔年入過星宇府邸,擊殺過無敵傳承者的天才大妖,你們說我是廢物?

這大明府的傢伙,真沒眼力勁!

蘇宇笑了一聲,不再多想,騎乘著狻猊朝城門走去,有趣,這大明府,倒是有點意思了。

百聞不如一見!

就這騎乘獸,在蘇宇看來,都是個好東西,自己回頭也得弄一個才行。

前方,巨大的「天都府」三個字懸挂。

守門的衛士,實力不弱,但是沒那麼肅殺。

蘇宇剛到,幾人好像聽到了什麼傳音,下一刻,巨大的城門,正門忽然洞開!

正門旁邊有側門,之前,那些人走的都是側門。

而此刻,正門洞開!

那守門的幾位衛士,瞬間嚴肅起來,「蘇大師請入城!」

大師?

蘇宇笑了,四周,一位位行人投來詫異的目光。

「誰啊,居然開正門了。」

「山海境?」

「這是山海的待遇,或者高級研究員?」

「蘇大師……好年輕,沒聽說過……」

「不會是蘇宇吧?」

此話一出,瞬間安靜。

大夏府天才蘇宇,入天都府了!

蘇宇沒管,下了狻猊,邁步入城,深吸一口氣,天都府,我到了!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神醫王妃要和離戰神媽咪又爆馬甲了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