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278章 隔空打牛(萬更求訂閱月票)

第278章 隔空打牛(萬更求訂閱月票)

作者:

蘇宇剛準備出門,樓下,文忠喊道:「蘇師弟,有人找!」

「誰?」

「不認識。」

門外,文忠瞥了一眼夏侯爺……其實認識,但是現在就是不認識,認識的話,豈不是得行禮,還得讓對方進門。

大明府的人,不認識大夏府的夏侯爺很正常。

……

蘇宇下樓,出門,看到了夏侯爺。

笑了。

「侯爺,久違了!」

蘇宇拱手,行禮,一絲不苟。

「這麼客氣?」

夏侯爺笑道:「當初還喊爺爺呢。」

蘇宇笑道:「是啊,當初覺得,我一輩子也許都得留在大夏府了,為大夏府征戰四方,為夏家征戰四方,為人族,為朋友……最後發現,年輕,真傻!」

夏侯爺無言。

沉默一會,夏侯爺笑道:「不請我進去坐坐?看看這新的研究所如何?」

「算了,裏面太亂了!」

蘇宇笑道:「就不礙侯爺眼了,侯爺來的目的,我清楚。我沒限制大夏府軍中,也沒限制民間,只是限制了三大學府,侯爺何必為了幾大學府出頭?」

夏侯爺嘆道:「我不出頭,三大學府明年恐怕就沒人了。」

「那不是自找的嗎?」

蘇宇笑道:「侯爺覺得呢?」

夏侯爺看了他一會,半晌才道:「行,也不套近乎了,說說看,有什麼要求,看看能不能做到,能做到,那就盡量做,做不到,那我也來了,文明學府完蛋,我也沒辦法。」

蘇宇平靜道:「第一,赦免我兩位師父,可以留在諸天戰場,但是無罪!」

「第二,封奇師叔的命要保住,死了,一切休談!」

「第三,那什麼單雄要入大夏文明學府,可以,來和我打一場生死戰,輸贏他都可以進!」

「第四,那什麼元慶東,我知道你們奈何不得他,沒關係,公開給我道歉,給封奇師叔道歉,另外,大夏府傳播功法,加收100萬功勛,元慶東出,出不了,不傳!」

「第五,夏府主曾經斬殺過多位天羿神族神族,我要一具完整的神族屍體,完整的,包括一切!」

「第六,單神文一系……大夏府的,學習功法,按照《萬文經》來收費,上部200功勛,下部500功勛,別問為什麼,沒有為什麼,他們自己清楚!」

「第七,大夏府的一切收益,全部歸我,學府、大府、求索境不得截留,如何談,侯爺去談!「

「第八,我要大夏府拿識海秘境來換!」

前面的,夏侯爺沒吭聲。

等說到第八條,夏侯爺揉了揉腦袋,笑道:「得,你小子就是沒準備成全我,行,這些條件我轉達,但是……可能性不大。」

蘇宇平靜道:「那就不用談了,三大學府愛怎麼樣怎麼樣!不行的話,加入龍武、戰爭學府都一樣,三大文明學府本就不怎麼樣,斷了傳承也是活該!還有,合竅法最高版本,不傳三大學府!」

「以後,我的一切功法,不傳三大學府!」

「包括鄭家拿到的凈元訣,夏家拿到的噬魂訣,一切不傳三大文明學府!」

蘇宇淡淡道:「非但如此,以後,若是多神文一系公開拆分法,不傳三大學府!」

如今的功法,對三大學府的騰空之上影響不大。

可是……以後的功法呢?

拆分法呢?

夏侯爺臉色微變道:「你這是非要逼着三大學府倒閉?」

「是!」

蘇宇平靜道:「就是這心思!這些年,因為你們的縱容,我覺得助長了一些人的威風,一些人原本只是試探,後來發現你們不敢如何,膽子越來越大!既然如此,你們不作為,那我何必熱臉貼冷屁股?」

說罷,蘇宇又道:「那什麼元慶東擔任副府長,難不成我還要給他送功績不成?笑話!不但大夏府,其他各府,傳播功法,我也有一個要求……分成不分給求索境,哪怕其他大府自己截留,沒有求索境的那一部分,因為他們不作為!」

「小子,求索境無敵不少的……」

蘇宇平靜道:「我知道,侯爺提醒的是,但是我給其他各大府截留了,這就足夠了!求索境可怕的是無敵,不是無敵的後裔!無敵的後裔,我怕他們幹嘛?能奈我何?我給各大府截留屬於求索境的分成,至於求索境拿不到那一份,那是他們自己沒本事,有本事,就去找各大府要,這一點,是秘密約定,各大府自己做,和我無關!」

「你說無關沒用……」

蘇宇笑着打斷道:「我只需要名義上無關就行了,他們是要還是不要?要,得罪人,不要,自己吃虧,和我有什麼關係?遷怒我,那就是找茬,大明王會幫我出頭的!」

夏侯爺也是無言,過了一會才道:「行,反正我只負責轉達,你要那元慶東100功勛,我看就是扯淡,公開道歉都不可能……」

蘇宇笑道:「不可能才好,可能的話,我還不提!我讓他自己打自己的臉,打不打?不打,三大學府到底是更恨我,還是更恨他!恨我無所謂,我又不在大夏府,恨他……他不怕沒關係,我看他在大夏府怎麼混下去!」

夏侯爺笑道:「他是元家的人,元家,是有無敵的。」

「跟我沒關係。」

蘇宇笑道:「說句難聽點的,無敵為了這種人找我麻煩,那就代表,本來就是敵人!大明王還壓的住!」

出口閉口都是大明王,夏侯爺很無奈,「大明王真的會出手,你不怕……」

蘇宇笑道:「會啊,為什麼不會?出手怎麼了,我帶來的利益,大於他出手的利益,就如昔日侯爺教導虎尤兄的,我得罪了周家,沒關係,夏家不怕,只要我帶來的利益足夠多就行!昔日侯爺自己這麼說的,今日為何覺得不可能?難道侯爺覺得,我無法帶來那麼大的利益?」

夏侯爺微微點頭,笑了笑,「是這個理!」

說着,嘆道:「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我再說一句馬後炮的話,龍武想讓你回大夏府,你要斬誰,那便斬誰,有興趣嗎?」

蘇宇不語。

夏侯爺嘆道:「知道你不會答應。」

蘇宇平靜道:「不是不答應,是沒必要!既然夏家要保府主晉級無敵,那就堅持到底吧!否則,兩頭不討好,得不償失!我和虎尤算是朋友,他幫了我許多,夏府主……我昔日很崇拜,有些事,我知道,當日我取走了那天羿神教教主的精血,他大概也知道……我算是欠他一次,這一次,我還府主!元慶東恐怕無法拿出我想要的東西,夏家最後大概也有辦法,用這百萬功勛換一次機會……」

蘇宇沉聲道:「那就換!換完了這一次,我便不再欠夏府主的,從今以後,夏家,除了虎尤兄和我有私交,其他的……一切唯利!」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這是蘇宇的信條。

夏龍武當初默認他拿走了天羿神教教主的精血,這就是一次情分,有了後來他設計引誘一些人上當的資本。

元慶東這人……道歉,那也是不疼不癢的懲罰,百萬功勛,說說罷了。

若是借這次機會,還了夏龍武的人情,那便兩不相欠!

其他人,不欠。

夏虎尤,那也只是私交,和夏家無關。

夏侯爺沉默一會,點頭:「我會轉達龍武!」

深深看了一眼蘇宇,夏侯爺笑道:「你好像成長了不少。」

蘇宇笑道:「還行,後面的功法,其他的,我們下次再談,我想,未來我和侯爺恐怕也少不了打交道!」

「這麼自信?」

夏侯爺笑道:「是已經有了,只等公開了?」

「沒有。」

蘇宇笑道:「不過大明府風氣很好,天才很多,我相信在大家的幫助下,我很快會有巨大的收穫!」

「大明府……」

夏侯爺呢喃一聲,點點頭,「行吧,大明府的確不錯。」

說着,他便要走。

蘇宇想了想,還是道:「昔日,萬府長答應我,山海之上不會對我出手,可當日,萬府長並未出現,他食言了!」

夏侯爺轉頭,笑道:「你不是還活着嗎?」

蘇宇凝眉。

「活着,那就別太認真了,你又死不了,怕什麼?」

他笑了,蘇宇凝眉,「還是不懂,他都裝成這樣了,大家都知道他裝的,真的有任何意義嗎?」

夏侯爺想了想,搖頭道:「不清楚,至於裝成啥樣了,你知道他到底是什麼實力?誰知道呢!萬天聖這人……我只能說,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我不知道他要做什麼,我只知道一點……以後,他恐怕落不得好下場!」

說着,苦笑道:「沒好下場的,不信走着瞧吧,反正我有預感……這傢伙遲早要發瘋一次,小子,別管他了,他出手的那天,必將石破天驚!」

「殺無敵?」

夏侯爺擺擺手,「不說了,說的沒意義,只是我的猜測,殺無敵……未必是全部,他其實早就瘋了,大夏文明學府是他的枷鎖,規矩,是他的囚籠,囚住自己的籠子,當大夏文明學府不再是大夏文明學府,規矩不再是規矩……他就會被釋放出來了。」

夏侯爺笑呵呵道:「有人自己在找死,打破這枷鎖,遲早會嘗到苦頭的!」

說着,邁步要走,走了幾步,忽然又回頭道:「這一兩年,多修鍊,多強大自己吧!幾年後,也許就沒這麼安逸了!一切的混亂源頭,必將源於大夏府!」

他說的意味深長,蘇宇凝眉不語。

一切混亂的源頭,必將源於大夏府!

說的是誰?

夏龍武?

萬天聖?

大夏王?

還是柳文彥這群人?

……

目送夏侯爺離開,蘇宇沉默了許久。

沒多久,朱天道到了,笑哈哈道:「蘇宇,你發財了!除了發財,還有好消息告訴你,死囚營,爆了幾十個屁股,總算髮現一竅所在了,不知道是不是你需要的。」

「……」

這話聽的彆扭!

什麼叫爆了幾十個屁股?

蘇宇無語,不過也知道,恐怕真的試驗出來了,急忙道:「府主,還發現了別的元竅嗎?」

「沒。」

蘇宇有些失望,不過發現了一個也行,那就差兩個了。

「府主,那我想去看看……」

「跟我一起!」

朱天道邊走邊道:「另外,大秦府的秦鎮想和你談談,主要是合竅法的傳播,最高級的那種!」

「可以!」

蘇宇直接點頭道:「大秦府我知道,諸天戰場上,前沿陣線的軍團,價格可以便宜點,軍中傳播的話,免費都行……」

朱天道一臉幽怨,「這不合適吧?區別對待啊,我們大明府都沒傳來着。」

蘇宇無所謂道:「大明府又不在前線。」

好吧,無言以對。

蘇宇認真道:「對諸天戰場的軍方,我還是很佩服的,我也聽聞,諸天戰場一線,主要就是大秦王在坐鎮指揮,軍方到現在都沒亂,各大府的紛爭也沒影響到一線,大秦王功不可沒!戰神殿這邊,總體而言,也比求索境做的要多,戰神殿主要負責對外征戰,這一點,起碼沒亂套!」

人族後方能享太平,不得不說,戰神殿做的還可以。

一線軍團都沒亂!

依舊井井有條,駐紮,鎮守,反擊,進攻……都有規矩。

而這一切,很多都依託於大秦王的鐵血,大秦王的鎮壓。

亂前線,死!

作為第一位開府的無敵,這位雖然無法鎮壓其他全部無敵,但是起碼能威懾一大批無敵,不管什麼派別,在前線,目前還是都要聽大秦王的。

聽蘇宇這麼說,朱天道笑呵呵道:「這個倒是沒錯,大秦王這人……冷血的很,但是適合當統帥!也別指望他為誰出頭,站隊,那也不可能,這位就是這性格,搗亂就殺,夏龍武其實有些像他,就是沒他強!大秦王若是退下來了,夏龍武證道成功,那前線的統帥可能就是夏龍武……」

「夏府主這人……」蘇宇搖頭道:「我反而不覺得他適合當統帥,儘管沒接觸過,可我感受的出來,夏府主是性情中人,算是江湖豪俠的那種,殺人喝酒,那夏府主可以,統帥……我倒是覺得不夠冷靜。」

「你倒是點評起人家日月巔峰了。」

朱天道笑了,「別太張揚啊。」

「那倒不是。」蘇宇笑道:「也就在府主面前這麼說說,小時候就看夏府主殺頭,我父親對他崇拜無比,也讓我小時候對他崇拜無比,就是說幾句自己的感觸罷了。」

……

兩人邊走邊聊,也沒再提別的事。

很快,在大明府的死囚營,蘇宇見到了那位開竅成功的傢伙,一位騰空境。

挺慘的!

蘇宇感覺,對方應該開錯了幾次竅,也炸了某個部位,到現在還是血肉模糊的,沒徹底炸爛,算是運氣,最終居然還開啟了一竅。

蘇宇確定,自己沒開啟!

他將這竅命名為——通天竅。

一竅可通天,想一想,好有道理,一劍從這竅戳進去,串起來,不得通天嗎?

蘇宇用意志力感應了一下,確定了竅穴位置,也不廢話,當場盤坐起來,開始開竅。

「……」

朱天道都看的無語了,好歹也是一個竅穴,你盤坐就開竅,得多久?

而蘇宇,此刻開竅已經達到了357個。

強身訣又是極其適合開竅的功法,元氣液不要錢似的吞噬,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蘇宇睜眼,竅穴開啟!

朱天道已經傻眼!

卧槽!

你一個多小時開一竅?

他么的,他可是親眼看着這小子開竅的,這麼快?

蘇宇也不多說,笑道:「多謝府主!這一竅開啟,我覺得隱約間感受到一些不同了……」

蘇宇眼中神光閃爍道:「府主,最後兩竅恐怕神秘無比,我覺得我需要一些東西輔助我,我需要始魔族和原始神族精血,不知大明府可有庫存?」

「沒!」

朱天道笑道:「真沒,有我肯定給你!原始神族和始魔族的人不多,而且說句實在話,就算擊殺了對方,一般情況下,對方都是自爆了事,而且對方和我們交戰也少,大秦府可能有,你見見秦鎮,可以談談這事。而且你也該為肉身騰空準備了,始魔族和原始神族的精血鑄體效果最好……」

他又道:「大明府也有神族精血,是天眼神族的精血,你若是需要,我可以給你提供,但是天眼神族肉身強度一般,對一般的妖孽倒是足夠了,對你……我覺得不夠!」

此刻,他身邊還有這死囚牢房的主管者,聞言心中咋舌。

聽聽!

什麼叫同人不同命?

這就是!

天眼神族的精血,府主說配不上蘇宇!

可一想到蘇宇養性殺凌雲……好吧,也許真的配不上,不談研究領域,蘇宇本身就是絕世妖孽。

不過現在倒是有些被人遺忘了!

就在眾人眼皮子底下,遺忘了他是個武道天才,忘了他養性殺凌雲,只記得他弄出了好多厲害的功法。

……

又過了一會。

蘇宇在一間茶樓見到了秦鎮,大秦府的府主。

不怒自威!

個頭很大,殺氣騰騰,說實話,看到秦鎮的第一眼,蘇宇想到了夏龍武。

這兩人,很相似,不是樣子,而是氣質。

蘇宇沒見過夏龍武,但是在電視上,在開天刀的功法傳承上,他都見過,對比一下,兩人真的很像!

秦鎮看到蘇宇,也不廢話,更沒管朱天道也在,直接道:「男兒當殺人!來大秦府,給你殺個痛快!在後方折騰個什麼勁,去前線,和萬族廝殺!那裏有絕世強者,有蓋世豪傑,有神魔強敵,有仙族仙子……殺就是了!」

艹!

蘇宇聽到仙族仙子,還以為說要自己抓回來,一聽,殺就是了,差點嗆到!

朱天道無語道:「他弄一門功法出來,不比殺一個日月要強?」

秦鎮想了想,點頭,「也有道理!來大秦府,後方也行,軍城,軍鎮!萬族教來了,殺!敵人來了,殺!安全天下第一,比大明府強,至於大夏府……夏龍武沒到日月九重之前,大夏府和大秦府能比較一番,現在,大夏府不行!」

蘇宇笑道:「承蒙厚愛,秦府主說笑了,我還是留在大明府好。」

「也罷!」

秦鎮不多說,直接道:「開價!」

「我要合竅法,最高版本的!不要用垃圾糊弄我!」

「元神文訣也要,有沒有更高級的,我也要!」

「還有,其他功法,有用的,全給我,開個價,儘管說!」

蘇宇笑道:「先不急,秦府主,我問一下,大秦府這邊,掌握了多少元竅?」

說着,他渾身一顫,358竅穴閃爍著光輝!

「秦府主,還有我沒開啟的竅穴嗎?」

「……」

秦鎮看着他,半晌,開口道:「你要開周天竅穴!是個好想法!我們大秦府,有個傢伙,開竅321個,開了27年,後來合竅合不動,好不容易花費大量時間,熬到了凌雲,合一竅的時候,徹底沒戲,前年老死了,你不會老死吧?」

「老死了?」

蘇宇眨眼,秦鎮笑道:「老死了!不過真的不弱,凌雲九重的實力,幹掉了幾位山海,他快老死的時候,我和他商量一下,假裝破山海,釣了一個日月出來,臨死的時候,殺了一位日月,我斬的,他割的頭,他自己老死了,算是死而無憾!」

蘇宇嚮往道:「的確死而無憾!」

「哈哈哈,我就說吧!男兒就當如此!好了,說正事,沒有更多的竅穴了,我敢打賭,你開到了人類極限了!」

蘇宇遺憾,看來只能再試試別的方法了。

「大秦府為人族出力極大,都是軍人,我也不多要……」

蘇宇迅速道:「合竅法可以給,元神文訣可以傳,但是我需要一批精血,神魔精血!最好都是騰空境的,一部分凌雲境的也行,要凌雲初期的,一樣兩三滴就行……多的話,5滴也可以!」

蘇宇說着,又道:「但是,一定要有始魔族和原始神族的精血!」

秦鎮挑眉,片刻后,點頭,「可以!但是……你等幾天,我們去殺!現在沒有,都用了,大秦府不庫存這些東西,迅速化為戰力,這種資源庫存沒意義!等我們半個月,我讓人去殺,盡量給你抓活的!」

「……」

蘇宇無言,我去!

合著你們沒有,要現抓現殺!

朱天道也是傻眼,「你們沒庫存?」

「沒啊!」

秦鎮笑道:「要庫存做什麼?化為戰力,上了戰場繼續殺!別的不好說,精血這東西,殺了人就有,何必庫存!蘇宇,我聽說你戰力也不弱,有時間可以去大秦府玩玩!大秦府最出名的就是大秦軍府,算是戰爭學府,不是一般的戰爭學府,都是軍方強者,從前線殺回來了,戰功彪悍,入府深造!萬石境的,開36竅的,別覺得他弱,殺幾個文明師,殺小雞崽子似的!」

「……」

朱天道翻白眼,你吹,繼續吹!

那麼厲害,你大秦府早就一統諸天了!

蘇宇也笑了,「好,有機會我一定會去的!」

秦鎮也不多說,起身,「那我現在回去,半個月內,東西給你送來!有了合竅法,其實就很不錯了,但是我心更大一點,能不能開發72竅、108竅的合竅法,當功法用的那種,直接山海合一竅,你現在弄的,對萬石效果極好,但是對山海不友好!哪天可以讓山海合一竅,那就肉身入日月!這才是真正的功勞蓋世!」

如今的合竅法,36竅,對山海合一竅有幫助,但是幫助不算太大。

對萬石,自然是幫助極大的!

可秦鎮嫌棄不夠!

要更強!

能直接讓人山海合一竅,眨眼間踏入日月,成為日月大能,那才是真的牛!

蘇宇也是哭笑不得,急忙道:「我儘力而為,我自己沒到那個地步,對這個感觸不深,等我自己到了那一步,我才能有更深的感觸!」

「是這個道理,早點強大自己!」

秦鎮笑道:「不要再為一些小事折騰!大夏府的破事,少管!你老師的事我知道,前線,我大秦府將士也會照看一二,不介意的話,可以讓你老師配合我們一下,釣幾頭大魚,就柳文彥那身份,曝光了,也許可以釣一個無敵出來……」

「咳咳咳!」

蘇宇乾咳一聲,秦府主,可以了,你可以走了。

釣魚,釣毛線啊!

秦鎮笑道:「那算了,有緣再會!可惜,還是弱了點,否則,一兩年後,可以湊個熱鬧的,可惜了,到時候讓你看看,什麼是無敵大戰,不用成天想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到了無敵,無牽無掛,誰也不敢惹你!」

「我……」

蘇宇還沒說完,人影一閃,人沒了!

蘇宇無奈,我都沒說完呢。

無敵?

我也想啊,可惜,得需要時間才行。

朱天道則是警惕道:「別聽他忽悠,大秦府毫無自由的!一切軍管!很不人道的!」

蘇宇笑道:「府主放心,我又不會跑。」

朱天道心中泛起了嘀咕,感覺你要跑的樣子!

很不靠譜啊!

看來,還得找個女人拴住你才行。

我這才嘗到甜頭,你就跑了,那我不是和夏小二一樣了?

……

大秦府的神魔精血,還得等半個月才行。

而此刻,時間也進入了2月份。

蘇宇對大夏府開出的條件,也迅速傳開了,極為苛刻!

識海秘境,百萬功勛,神族屍體……

還有一點,元慶東這位日月,得給蘇宇道歉。

公開的那種!

因為他污衊蘇宇是叛徒。

叛徒……就是個笑話,誰家叛徒會公開這些功法的?

沒人當真!

可讓一位日月公開道歉,自己打自己臉,還得支付蘇宇百萬功勛,算是補償費……這幾個條件,所有人都猜測,元慶東不會答應。

反正不傳的是三大學府,他大不了跑路好了,又不是大夏府本地人。

而蘇宇,也沒出面說什麼。

只是,隱約有風聲流傳,元慶東在大夏文明學府一日,元神研究所創造的功法,都會對大夏三大學府有些限制。

這不是結束,只是開始!

聽說,合神法正在推導中。

一旦推導出來了,那就是驚天動地的成就,文明師從養性開始,一路到山海日月,都會受到極大的幫助,而因為元慶東,大夏三大學府,可能會一直在限制區域。

當蘇宇接連推出數部功法,他說要推演《合神法》,相信的人不是沒有。

一旦真的推導了出來,那時候,受損的就不是學員了!

而是所有的文明師!

……

大夏府。

副府長別墅,元慶東氣息一閃而逝,震碎了所有傢具!

臉色鐵青!

就在剛剛,夏家來人,問他要不要道個歉,平息一下,免得鬧大了難看,真鬧大了,他可能會被革職!

剛來不到半個月,他這位日月,就得被革職!

奇恥大辱!

夏家不會殺他,他也沒幹什麼,可鬧大了,三大學府利益受損,閣老會議開啟,投票決定,他這位副府長,可能真的不到一月就得下台!

當閣老當中,三分之二的人贊同,他得滾蛋,那他就得滾蛋!

這就是閣老的作用!

而現在,這個趨勢已經極其明顯,不平息這事端,他可能會成為第一位被革職踢開的日月境副府長!

「蘇宇!」

元慶東低哼一聲,原以為他都走了,走了是好事,哪知道只是在閣老會議上說了一句,他就被蘇宇隔空一擊,打的暈頭轉向!

於紅這些人,栽的不冤!

元慶東皺着眉頭,片刻后,傳音符閃爍了一下。

「求索境無法施壓!朱天道反向施壓求索境,境內,已有吞天蟻出現,吞噬四方,朱天道長子已經奔赴求索境,升龍鼓被敲響,大漢王即將出關,迅速平息事端,大夏府那邊,一切穩定為主!」

哼!

一聲冷哼傳出,來的時候,你們可不是這麼說的!

一群混蛋!

來的時候,不是說,一切有你們擔着嗎?

該死的一群混蛋!

丟人的又不是你們!

元慶東怒意勃發,蘇宇不傳播功法,和自己何干?

找個由頭罷了!

就算沒有自己,蘇宇也未必會在大夏府傳播,該死的,一切都得自己去背負!

可惡!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