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325章 不準備講理了(求訂閱月票)

第325章 不準備講理了(求訂閱月票)

作者:

南元。

當看到這小城的剎那,蘇宇有些許恍惚走神。

不過,很快蘇宇就恢復了鎮定,再看這小城,眼底深處不由露出一抹yīn郁。

這地方,不太一樣了。

身邊,那粗獷漢子,看到了南元小城,也鬆了口氣,到城內了,那安全性就大增了,接下來就是出貨,麻煩倒是不多了。

「浪兄,多謝這一路上的護送了!」

粗獷漢子笑哈哈道:「到了南元,幾乎就沒任何麻煩了,我們盡量在南元出貨。」

蘇宇意外道:「南元?我記得南元不是什麼通商點吧,這邊有人收購?」

「以前沒,現在有了,現在這邊人多。」

粗獷漢子知道他幾年沒出門了,解釋道:「這不是蘇宇的老家嗎?浪兄,我不說你也懂我的意思,夏家一直沒找到蘇宇繼承的遺迹,其他人碰碰運氣,蘇宇本人現在也不敢回來……」

他笑呵呵道:「來碰運氣的人不少,一來二去的,這裡人不少,夏家原本是不給外人來的,後來就有人造謠,說不給外人來,那是不是夏府長藏在這閉關準備證道了,夏家後來就沒反對了,與其偷著來,還不如讓人直接正大光明的來。」

蘇宇淡笑道:「遺迹?蘇宇在這出生,遺迹就在這,不見得吧?」

「機會比較大,大家都有興趣,那也沒辦法。」

粗獷漢子說了幾句,笑道:「浪兄,要不你也四處轉轉,遺迹肯定中意天才,非天才,我們這些人是沒希望了,浪兄可是天才,希望不小的。」

「天才?呵呵!」

就在此刻,遠處,一群地龍獸賓士而來。

領頭的少年,騎乘著騰空境的一頭猛虎,聽到了兩人對話,蔑笑一聲,也不願多說,妖獸就要越過他們而走。

就是隨口那麼一說罷了。

都不屑於理會的。

騎著奔雲馬的,有啥好搭理的。

他不搭理蘇宇,蘇宇卻是眼神一冷,一個個來我老家找遺迹,我還沒說答應呢!

這次,本就是出來找點事做的。

切入點倒是不錯!

少年剛要越過他,一道劍芒從天而降!

「大膽!」

少年身後,一人低喝一聲,噗嗤一聲,那人剛要動作,少年身下,那頭斑斕猛虎噗嗤一聲被斬落了腦袋。

少年砰地一聲被死去的妖獸帶的跌落在地,砸落在地,急忙翻身騰躍,勉強站住,身前,瞬間多了幾人。

一位臉上帶著一道疤痕的中年,看向蘇宇,臉sè難看道:「閣下何人?膽敢在大夏府境內襲殺日月後裔!」

蘇宇笑呵呵道:「少給我來這套,你浪爺在外混的時候,什麼世面沒見過?」

蘇宇嗤笑一聲,看向那憤怒看來的少年,玩味道:「小子,哪家的?沒吃過苦頭是吧?半道上亂搭訕,你以為人人都是你爹?都寵著你?小屁孩一個,要不是看在你就說了這麼一句,又是在城門口,一劍劈了你腦袋!」

「你……」

擋在前面的中年刀疤男子揮手攔住了少年說話,沉聲道:「是我家少爺魯莽了!可這位公子,一言不發,就殺了我家少爺坐騎,總得留個名姓!」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大明府崔浪!」

蘇宇一臉笑容,「認識嗎?你們哪家的?說說看,看看浪爺惹不惹得起!」

「崔浪?」

中年刀疤男想了一下,很快,微微凝眉道:「浪子劍客崔浪?你……你出來了!」

蘇宇瞪著眼睛,「怎麼,浪爺出來還需要和你稟報不成?別以為你一個凌雲就如何!山海日月我見的多了,你這樣的垃圾凌雲,想找事,你試試看!」

城外的動靜,也引起了四周一些人注意,城牆上,此刻也多了一些人。

那中年,的確是凌雲境,不過只是初期。

此刻,他也知道了面對的是誰。

浪子劍客,崔浪!

或者說,花心劍客崔浪。

這傢伙不是戰者,是文明師,非要自己給自己取個稱號為劍客。

身後,站著一位日月七重的巨頭,大明府牛百道。

另外,大唐府那位……反正外人不好去說什麼,崔浪真要答應入贅,搞不好就又多了一位日月九重的巨頭當靠山,這事沒法說。

見身後的少年還有些不服不忿,沒聽過這個名字,中年也不意外,崔浪好幾年都沒冒頭了。

阻止了少年繼續說什麼,中年沉聲道:「都是誤會一場!我家少爺也無其他惡意,只是初次出家族,年歲還小,浪兄也不用放在心上,這斑斕虎死了也就死了,浪兄也該解氣了。」

「疤叔!」

少年有些不樂意,對方殺了我的坐騎,這可是家族花大代價為他馴服的。

疤叔低沉道:「沒事,都是誤會,少爺以後要慎言!」

少年有些不忿,不過大概知道遇到了不好惹的,只好壓著怒火沉默了下來。

蘇宇蔑笑一聲,騎著馬,悠然自得朝前走,「算了,不和小屁孩一般計較!我這人,好說話!換個心眼小的,就你這話,老子現在不出手,等你出城了,四周沒人的時候,暗中干你一票,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前些年,浪爺浪蕩江湖,這種事見多了!」

「多少大家族的天才,驕子,覺得自己了不起,不經歷社會毒打,那死的叫一個凄慘,浪爺也是險死還生,好多次之後才明白一個道理,出門,遇到難惹的,裝孫子,遇到惹你的,干他大爺的!」

「……」

疤叔沒吭聲,那少年一臉怒火,卻也沒再說話。

蘇宇身邊,粗獷中年幾人也是沉默,押送著貨物,一言不發。

遇到這種事,最好別摻和。

……

城牆上。

此刻,也有不少人。

昔日的南元城,騰空就那麼幾位,也是最強者,而今的南元城,幾個月不到的時間,變化極大,此刻,城牆上連山海都有。

城外的喧鬧,大家也看到了,聽到了。

有人低聲笑道:「是崔浪那傢伙!」

「誰啊?」

有人不認識,打聽了一下,很快也知道了。

原來如此!

睡了一位日月九重的孫女,還能在外逍遙沒啥事的,其他的就不用多說了。

「那幾個傢伙是誰?」

「好像是大元府郝家的人!」

「郝家?日月家族……郝家……我想起來了,大元府監天署的那位是吧?他家也來人了……」

「支脈吧,不是支脈,多少有位山海護道,應該是支脈的人。」

「支脈……那的確得忍著,嫡系還好,支脈的話,惹上崔浪沒啥好結果。」

崔浪的崔家沒啥強者,但是背後有日月巨頭,還是兩位,都是日月高重。

你是日月的嫡系,那還能碰碰。

支脈就算了!

實力不如人,那得忍著。

「崔浪這傢伙,實力不弱啊,騰空六重的虎妖,一劍就給斬了!」

「這傢伙早幾年就是騰空八重還是九重了,現在搞不好快凌雲了,或者已經凌雲了,殺一頭騰空六重的妖族還不簡單?」

「這傢伙怎麼也跑來了?」

「誰知道呢,大唐府那位閉關了,他大概出來放鬆的吧。」

「……」

眾人低聲議論著,而城池下,蘇宇騎馬趕到,看了看城牆,心中抑鬱,強者不少啊。

面上卻是帶著笑容,「喲,這裡這麼多朋友在啊!」

說著,隨便招呼著笑道:「那……那是王兄吧?還記得昔日一起在大宋府白嫖的日子嗎?哎,往事如煙……」

被他指到的一位青年,臉sè一變,無語道:「崔兄,我倆就見過一次,一面之緣,可沒有你說的這些事,你認錯人了,我也不姓王!」

有人笑道:「姓王,不會是大宋府的王啟吧?浪兄,你幾年沒出來,都忘了姓名了吧。」

蘇宇哈哈笑道:「隨意了!名姓不過一稱呼,隨便喊,萍水相逢,相逢何必曾相識!諸位,都是來這找蘇宇那個遺迹的?有發現嗎?帶我玩一個如何?放心,發現了我也不搶,我看看遺迹里有沒有活著的古美人……」

眾人無言!

你真敢說!

蘇宇腳下一點,踏空而上,直接飛上了城牆,左右看了看,笑道:「奇怪了,夏家不管我們這些外來人了?隨便上城牆參觀?」

說著,看向剛剛他喊王兄的那青年,笑道:「王兄……」

「我姓黃!」

「哦哦哦,黃兄!」蘇宇笑哈哈道:「黃就黃吧,都一樣!黃兄,怎麼沒大夏府的強者在?」

起碼沒看到軍方的強者。

只有一些兵士在,都是騰空之下,也不吭聲,守衛在四周。

他飛上來,也沒人管他。

這擱在以前,那是行不通的。

那青年無奈,只好解釋道:「南元這邊實力不強,也難抽調兵力過來的,大夏府的意思是,別找麻煩,別騷擾民眾,那就隨意一些。至於騷擾到了民眾,干擾到了南元日常運轉,自然會有人來找你。」

「原來如此!」

蘇宇點頭,笑道:「我就說,我剛剛乾掉了一頭妖獸,居然沒人說話,大夏府是不是也說了,外來人自己互相廝殺,他們也不管?」

「浪兄還真夠了解的!」

那青年也是笑道:「就是這樣的,夏侯爺的命令,外來人的安危,概不負責!不過打壞了地方,打壞了東西,百倍賠償,賠錢了,那他不管你,你有本事,那隨意你怎麼弄!」

「是夏侯爺的性格!」

蘇宇笑呵呵地點頭,看向城牆下剛過來的那群人,抱著胳膊笑道:「這小子,居然敢侮辱我,之前我還擔心麻煩,嘿嘿……這小子,哪家的人?實力不夠的話,回頭弄死他算了。」

「浪兄!」

有人插話道:「大元府日月家族郝家的人,一點小事,就別折騰了,小孩子,還是養性,剛出門,和這小子計較什麼。」

蘇宇笑哈哈的,也沒說啥,下方,那凌雲境的刀疤臉也聽到了這話,微微蹙眉,朝城牆上拱手道:「崔兄,都是誤會一場,小孩子出口不遜,回去后,我自會請家主教訓,崔兄何必嚇唬孩子……」

蘇宇笑眯眯道:「開個玩笑,別當真!小孩子這麼可愛,我哪捨得殺人!我崔浪行走江湖這麼多年,25歲浪到了現在,也快10年了,我殺的人,也就那麼一丟丟,哪能隨便殺人,不是開玩笑嗎?」

中年刀疤心中無奈,真的麻煩。

剛到南元,就遇到了這麼個傢伙。

大概是這幾年被憋瘋了,找人發泄火氣呢。

「崔兄見諒了,今晚,我會攜少爺拜訪崔兄,還請崔兄賞臉!」

蘇宇笑哈哈道:「算了,就沖這位老哥,一點小事,沒什麼!大家都是出來混的,互相給個面子,記住話不能亂說就行,你看我,遇到了無敵後裔,那我也得裝孫子,遇到了日月後裔……大家剛一剛好了,大不了老子去投奔大唐府嘛!」

艹!

有人心中暗罵,你不是不願意嗎?

現在想著要去投奔大唐府了?

吃軟飯的混蛋!

無恥嘴臉!

不過他這麼一說,眾人也很無奈,人家真去投奔大唐府了,一般日月家族的傢伙,還真不一定剛的過他。

蘇宇笑了笑,邁步走下城牆,邊走邊道:「四處看看,這要是撈到了遺迹,那就發財了!對了,城主府怎麼走?去找城主聊聊天,還有,蘇宇老師除了柳文彥執教,還有別的親人在嗎?我也是大明府的,一家人,我去拜訪一下。」

「王……黃兄,要不你跟我一起,然後順便去蘇宇家看看?知道他家在哪嗎?」

那青年,臉sè微微一變,很快道:「我陪你一起去!」

去蘇宇家看看!

這地方,可不好說。

崔浪真夠浪的!

一來就要去蘇宇家。

他急忙跟上了蘇宇,不管其他人的臉sè如何,迅速跟上道:「浪兄,我比你早來幾日,還真有些了解,蘇宇還有幾位老師在這,包括南元中等學府的府長,不過對方有大夏府公職,我們也不好接觸。」

說罷,又道:「至於蘇宇家,外面有龍武衛的人在,也不好亂闖……」

蘇宇笑道:「沒事,我便宜老師是牛府長,蘇宇和我老師關係不錯,我呢,也算是他師兄,自家人,自家人看看我兄弟的房子,沒啥事!咱找遺迹,正大光明,又不是做賊,是吧?蘇宇自己也不記得遺迹在哪了,特意讓我來找的,你覺得這個話有毛病不?」

後方的人聽到這些話,都是無語,夠無恥的!

崔浪,還是這鳥樣。

崔浪都未必見過蘇宇,這就成了你兄弟了,以崔浪的層次,在大明府,可能見過蘇宇,可要說交情好,那純粹扯淡了。

誰不知道,蘇宇在大明府,結交的幾乎都是山海日月強者,府主的座上賓,大明府對蘇宇看的很重,蘇宇哪有時間理會崔浪。

……

城主府。

城主還是吳文海。

不過如今的吳文海,顯得有些蒼老了。

看到蘇宇的時候,吳文海也很平靜,作為大夏府的城主,他實力是弱,可地位不低,哪怕南元很弱小。

見蘇宇,或者說崔浪,只是因為對方來自大明府,畢業於大明文明學府,是牛百道的記名弟子。

見了面,吳文海也不客氣,直接道:「崔兄要是來找遺迹的,那隨意,不要打擾到其他人就行!至於其他的,要是知道什麼,也沒你們的份,早就被大夏府取走了!見崔兄,就是問問,蘇宇在大明府還好吧?」

蘇宇笑道:「好著呢,就是受傷了,我走的時候,他跑去我老師的地盤閉關了,臨走的時候,他還囑咐我,去他家看看,幫他收拾一下衛生,城主,我能去看看吧?」

「……」

吳文海懷疑地看了他一眼,半晌,沉聲道:「你確定?」

「咳咳……確定,確定!」

蘇宇乾笑一聲,那態度,一看就不真。

吳文海微微凝眉道:「你說蘇宇讓你去的,那你要去可以,後果自負!你既然認識蘇宇,也當知道,蘇宇並非那種大度之人,你若是假借他名,擅闖私宅,其他的我也不多說,自己衡量吧!」

蘇宇乾笑道:「當然當然,沒事的,我老師和他關係好著呢,我真的去幫他打掃打掃衛生,這都多久沒住人了,家裡肯定落灰了是吧?」

身旁,那黃姓青年也是佩服,睜眼說瞎話說到你這地步,也不容易了。

吳文海沒興趣和他多聊,又問了幾句蘇宇的事,擺擺手,直接打發了蘇宇。

等到蘇宇要離開的時候,吳文海淡漠道:「在南元,畢竟是大夏府的地盤,諸位還是守點規矩,真鬧出了什麼不愉快,誰也不願意!」

「一定一定!」

蘇宇笑呵呵的應了一聲,等出了城主府,就笑哈哈道:「走,去蘇宇家!」

「浪兄,真的去?」

「當然!不過……你就算了,我可沒邀請你去啊,你去,蘇宇以後找麻煩,跟我無關,我只負責自保!」

「……」

黃姓青年無言,鬱悶道:「你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

之前說好了帶我一起去的!

「哈哈,開玩笑,要一起去也行,反正我認真的,蘇宇真找茬,我又不怕,就是去他家看看,打掃一下衛生,我老師和他熟悉啊,你又不熟悉……」

黃姓青年有些躊躇,半晌才道:「那你進去吧,我在外面等你,浪兄,真發現了什麼,記得兄弟啊。」

「當然!」

蘇宇笑呵呵地,已經走到了自家小區門口。

此刻,這小區,門口駐紮著龍武衛。

守小區的不是別人,也是老熟人夏兵。

以前駐南元的龍武衛什長,如今已經到了騰空四重,實力倒是進步了不少,不過和這些外來者比,還是弱小了許多。

看到蘇宇和黃姓青年,夏兵凝眉看著兩人,幾位龍武衛兵士也虎視眈眈地看著他們,這倆一看就是外來戶。

有出門的小區居民,掃了兩人一眼,有老人罵罵咧咧道:「他么的,什麼鳥人都往我們這跑,蘇家那小子,哪天神功大成回來了,全都拉到萬族坑砍了腦袋!」

脾氣倒是火爆!

沒辦法,大夏府一些平民,實力也許弱,脾氣那是真不弱。

退伍軍士較多,殺戮多年,又在大夏府的地盤上,哪會怕他們。

這還不算,蘇宇微微一怔,忽然被黃姓青年拉開了。

一個老頭,斷了一條胳膊,朝他撞來,蘇宇被拉開,老頭倒是撞了個空。

斷臂的老頭有些鬱悶,瞪了一眼黃姓青年,罵罵咧咧地,「艹,欺負人,撞老子……」

說著,就走了。

蘇宇微微走神,黃姓青年傳音道:「小心點,這地方的人比較敵視我們,大夏府的意思是,別騷擾他們,不許動他們,撞你……你倒是沒事,你把他撞死了,你也死定了,日月後裔也不行,這些老頭老太太,比較坑,都挺狠的,前些天,一個騎乘妖獸的傢伙,沒注意,一個老頭自己撞上去了,被妖獸撞死了,結果那傢伙被抓了砍了腦袋……」

蘇宇心中微震。

死了人了?

也是,南元人,還是很兇悍的。

城池小,很多人其實都很熟悉。

蘇宇還好,他就認識一些身邊人,可他父親蘇龍,認識的人就多了,在南元,提起蘇龍,幾乎沒有不認識的。

而今,他的兒子好像得到了什麼了不起的東西,結果被迫害了,被趕走了,還有外來的混蛋要奪取蘇宇的東西,在南元人看來,那就是進門的強盜。

大夏府不殺他們,南元人都要找機會幹掉他們。

用老頭老太太的命,換幾個強者,換幾個天才,給大夏府遞刀子……這事大家熟練。

蘇宇沉默了一會,笑道:「照你這意思,南元人夠狠的啊!」

「你說呢?」

黃姓青年鬱悶道:「剛來這的,有些不清楚情況,有些人看這些人往身上撞,嘿嘿……你知道後果如何了?反正在這,小心點,再怎麼說,也是大夏府的地盤,你不惹事就算了,惹事,大夏府也不介意殺幾個殺雞儆猴一下。」

他說的話,站的角度是外來人。

而蘇宇,只知道,南元有人死了。

因他而死。

是的,甭管這些南元人年紀多大了,實力多弱小,甭管是不是來自南元人的驕傲,對方都是因他而死。

有人死了!

這一刻,蘇宇心裡有些複雜。

他其實不在意這些傢伙來搜索,他自己都不知道南元有沒有遺迹,他剛回來,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家,看看自己的熟人。

而今,卻是聽到有人為他而死,這一刻……他忽然很痛恨這些外來的傢伙。

在南元人看來,這些人就是強盜!

我自家的東西,你們憑什麼來搜索,來尋找,來搶奪?

至於外來者,也許覺得,這遺迹,又不是指定了就是誰的,蘇宇能繼承,我們為什麼不能?

上古人族留下的,又不是你家的!

雙方,站的角度不同,想法不一樣。

蘇宇,並未再去想什麼,此刻,恢復了笑容,看向夏兵道:「這位長官,我是蘇宇的朋友,城主大人已經答應了,讓我去他家看看,長官放行吧!」

夏兵冷冷地掃了他一眼,很快,低沉道:「大明府崔浪?你可以進去,黃鶴,你不能進!」

黃姓青年微微一滯,有些無語,算了,不進就不進好了。

蘇宇笑了笑,邁步朝小區走去。

邊走邊道:「是哪一棟,哪一間……」

夏兵不語,黃鶴倒是知道,連忙喊道:「4棟,302……」

「知道了!」

蘇宇踏步走入,小區中,一些大爺大媽,原本有些人在閑聊,等看到蘇宇,紛紛冷著臉看著他。

蘇宇笑呵呵的,也不在意。

等到了自家樓下,笑容依舊,心中卻是有些憤怒。

我家,來人了!

有人在裡面!

……

上樓,門半開著。

蘇宇笑哈哈道:「有人先我一步來了?」

很快,屋中幾人朝他看來。

有些意外。

蘇宇不認識幾人,沒看到熟人,但是其中有一位應該是大夏府官方的人,見到蘇宇來了,也奇怪,「你是……」

「大明府崔浪!」

蘇宇笑了笑,朝屋內看了一眼,笑眯眯道:「亂成這樣了,我說你們真是的,這可是我兄弟蘇宇的家,我是來打掃衛生的,你們搞成了這樣,我很難交代的。」

「蘇宇?」

幾人看向他,有年輕人,也有中年,那官方人員也不知道具體什麼情況,聞言開口道:「崔浪……你認識蘇宇?」

「咳咳,你就當認識,朋友,朋友!」

屋中,加上這人,除去蘇宇,總共5人,另外四人,兩男兩女,一位中年男性和一位中年女性,另外兩個都是年輕人,也是男女搭配。

崔浪……那年輕男子好像想起來了,笑道:「崔浪……我記起來了,大唐府上任育強署長……是吧!」

他這麼一說,其他幾人倒是也都記起了崔浪是誰。

蘇宇笑呵呵道:「喲,我名氣看來真不小,幾位是?」

「求索學院周紅波!」

「戰神學院劉涵!」

「喲,兩大聖地的人,失敬了!」

蘇宇拱拱手,進門,四處查看了一下,客廳中,沙發已經破損。

廚房中,碗碟碎了不少。

走到卧室看了看……蘇宇壓下了心中的怒火,蹲下身子,將一個相框撿了起來,那是他和父親的合影,蘇宇面上帶著笑容,側頭道:「這裡被搶劫了?怎麼弄成這樣子了?」

那大夏府的官方人員嘆道:「前些時日,有人引走了駐守強者,這裡被人潛入了。」

說罷,笑道:「這地方其實沒什麼,真要有,早就被人發現了,我說了你們還不信,現在也看到了,當日有強者潛入,也沒發現什麼。」

蘇宇不等他們開口,笑呵呵道:「幾位,這可是私宅,我兄弟蘇宇的地盤,你們就這麼闖進來了?大夏府這邊隨便帶人闖入別人家裡?」

那官方之人,聳聳肩,笑了笑沒說話。

兩大聖地的人,不好攔。

那青年周紅波淡笑道:「崔兄誤會了,我們只是來追查一下,看看能否查出,是誰潛入了這裡,看看能否找到那人,蘇宇家中失竊,我們來幫忙查案罷了。」

蘇宇點頭,「原來如此,查到了嗎?」

「那倒沒有,來人實力不弱……」

「兩大聖地這點本事都沒?」

蘇宇笑道:「真高估你們了!」

周紅波也不生氣,笑道:「沒那麼容易的,能引走駐守者,之後潛入,實力恐怕有日月了,哪有那麼簡單!」

「那倒也是!」

蘇宇起身,看了看房間,再看看破敗的樣子,笑了笑。

我美好的青春啊!

我上次回來,家中一切完好,今日再回來……一切都變了。

父親若是回來了,恐怕都快認不出這屋子還是自己家了。

小時候愛玩鬧,弄的家裡髒兮兮的,老爹虎背熊腰的塊頭,還得趴地上好好擦地,愛惜的不行,生怕哪裡髒了沒打掃乾淨。

那件用了三年又三年的圍裙,此刻被丟在了地上,如同破布。

將相框放在了床頭柜上,那周紅波也看到了,笑道:「孫署長,我們可以找蘇龍談談嗎?」

那被稱為孫署長的中年,搖頭道:「那不行,蘇龍在軍中服役,外人不能見!」

「太遺憾了!」

青年看向身邊的中年,中年男子低沉道:「蘇龍不是被安排到了後方大本營區域嗎?也許可以找他談談!南元是否有遺迹,我覺得還是趁早找出來為好,現在鬧的人心紛亂,不少人都盯著這邊……」

「那得請示侯爺!」

孫署長笑道:「看看屋子還行,去找蘇龍……這個我可做不了主,得侯爺答應。」

幾人皺眉,找夏侯爺,那很麻煩的。

蘇宇笑道:「幾位,你們看也看完了,甭管我是不是蘇宇朋友,我好歹借口是來打掃衛生的,你們幾位讓讓,我來打掃一下衛生,下次遇到了蘇宇,還能找個借口,套套近乎,你們幾位別擋著了。」

幾人都看向他,很快,周紅波笑道:「那崔兄打掃衛生吧,我們也不打擾了!」

看也看了,再留也沒意義。

幾人笑了笑,都很快離去。

蘇宇等他們走了,笑容依舊,意志力波動,開始打掃起了衛生,一如既往的笑容滿面,哼著小曲,心情愉悅。

許久,再次走到卧室,將相框上的灰塵擦去,腳印擦去。

收集了所有的腳印,所有的灰塵,所有的氣息……

我家,不是隨便來的。

來就來了,還弄的我家跟垃圾堆一樣,真的不合適。

弄就弄了,我父親和我的合影,你們還要踩幾腳……眼睛都瞎了嗎?

走到窗邊,看了一眼樓下離開的幾人,蘇宇露出一抹笑容。

兩大聖地也來興趣了?

大夏府帶人來參觀我家,收費了嗎?

這孫署長是誰?

帶人來,是自己的意思,還是夏小二的意思?

我家……就這麼隨便能進的?

都不用問問主人的?

主人可都沒死呢!

……

樓下,周紅波回頭看了一眼,看到了窗戶邊的蘇宇,蘇宇朝他擺擺手,一臉的笑容。

周紅波笑了笑,傳音道:「老師,這崔浪,和蘇宇有關係嗎?」

「他是牛百道的記名弟子,可能見過蘇宇,關係……能有什麼關係?」

中年男子不以為然,崔浪說朋友,你還真信他。

那傢伙,一聽就是滿口胡言,沒一句真話。

周紅波點點頭,沒再問。

……

而房間中,蘇宇打掃好了衛生,笑了笑,將一個小灰塵團捏在了手中,下一刻,腦海中傳音道:「吃了它,給我辨別一下味道!」

「不要……」

小毛球是強烈拒絕的!

不要!

這個不能吃!

髒兮兮的!

「吃了,我回頭給你弄好吃的,快點,不然你以後沒吃的了!」

小毛球抗拒無比,委屈的不行,欲哭無淚。

真的不能吃!

太難聞了!

可是……香香的好像很生氣,此刻,意志海都在翻滾,小毛球儘管抗拒無比,可寄人籬下……好吧,只能吃了。

蘇宇手中的灰塵團,很快消失不見。

意志海中,小毛球乾嘔了幾聲。

真噁心!

想吐了!

「下次遇到,能辨別出味道嗎?」

「吃神文……進意志海……才能辨別。」

「那就好!」

蘇宇沒說什麼,遲早會有這個機會的,誰來了我家,誰破壞了我家,誰踩了我和父親的合影,我不管是為了什麼,咱們會好好說道說道的!

這一次出來,本就沒準備干好事。

南元,也許便是第一個突破口。

這年頭,講理有啥用。

講理,這是我家,我不允許,誰也不許來,而今,不照樣成了公廁,想來的,他都能來。

所以……還是不講理好了。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