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362章 我在想你(求訂閱)

第362章 我在想你(求訂閱)

作者:

天斷谷之外。

天鐸再次觀察了一陣,看向魔爾巴幾人,淡漠道:「必須要進去,拖的越久,黃騰他們恢復的越多,人族可能會派人來援,夜長夢多!」

幾位魔族天才都點頭,的確,事不宜遲。

魔爾巴眼神冷厲,掃了一眼遠處的那些種族天才,低沉道:「這些傢伙呢?」

「會進去的!」

天鐸淡淡道:「都是天才,都想分杯羹,都覺得自己不會死,黃騰重傷,殺了黃騰,也許能讓他們實力得到巨大的進步,誰也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的。」

天才才了解天才。

都覺得自己是命運之子,都想揚名萬界,都想證道無敵,沒這樣想法的,都算不上天才。

既然如此,只要他們魔族進去了,其他傢伙很快也會跟著進去的。

至於無敵溢散的刀氣,畢竟過去這麼多年了,這些人雖然擔心,但是多少都有幾分手段的。

天鐸又道:「再等下去,人族的一些天才要趕來了,秦放這些人若是來了,雖然不懼,可也容易造成混亂,讓黃騰他們逃脫。」

「下去!」

天鐸不再等待,實際上之前也並非在空等,而是在想辦法,解決刀氣威脅的問題。

如今,這個問題得到了解決。

幾位魔族天才,聞言也不多說,很快,一群魔族從一個刀氣薄弱點迅速鑽入天斷谷中。

……

遠處。

安旻天身邊,這時候也匯聚了幾位神族天才,以及一些小族天才。

看了一眼天鐸他們進入,安旻天看了一眼四周,迅速道:「從北方進入!」

魔族從南方進入了天斷谷,那他們從北方進入,兩面夾擊,看誰先殺了黃騰。

一群神族強者,也迅速朝北方飛去,準備從北方進入天斷谷中。

等他們都走了,原地,一道道身影浮現,有生靈懸空,傳音四方,幽冷道:「諸位,神魔夾擊人族黃騰,諸位有興趣摻和一手嗎?」

「安旻天、天鐸可都不弱,小心被他們算計了!」

「龍戰,你要進去嗎?」

有人問起了天龍族的龍戰,而龍戰,看了一眼那大裂谷,沒理會其他人。

身旁,小金龍凌空飛舞,也沒問龍戰的意見,忽然,一頭鑽入了天斷谷。

龍戰白眉微微一揚,這金龍族的傢伙,膽子倒是不小。

安旻天現在很敵視它,小心遇到了安旻天被他給殺了。

心中想著,龍戰露出一抹笑容,也是迅速消失在原地,天斷谷上方,刀氣波動了一下,龍戰進入了。

神魔龍三大族強者都進去了!

下一刻,各地都有一些刀氣波動傳來,又有人進去了。

……

距離天斷谷不遠的一處叢林中。

一棵巨大的大樹樹冠上,此刻,隱約間飄浮著幾道人影。

有男有女,也都很年輕。

等到龍族龍戰也進入了天斷谷,一位年輕女子,眼中光芒斂去,輕笑道:「有趣,神魔妖幾族都進去了,看樣子,人族這次麻煩很大,大夏府不知道會派誰來營救。」

女子側方,一位長發青年,仙氣十足,風姿卓越,此刻,也在看天斷谷方向。

聽聞此言,淡笑道:「九玄,你覺得黃騰會死嗎?」

女子,也被稱為九玄,輕聲笑道:「那我不知道,人族的天才,被大夏府重點培養,肯定還是有些本事的,黃騰在人族名氣很大,我不覺得他輕易就會被殺。」

長發青年微微點頭,「沒那麼容易死的,黃騰既然來了天斷谷,還是有幾分活命的把握的。」

說罷,意味深長道:「不過……若是有人在天斷谷回歸東裂谷的必經之道上伏擊他們……那就難說了!」

九玄笑容輕柔,笑道:「道成哥,我們和人族是盟友,你可別亂來。」

「當然!」

長發青年淡笑道:「人族危機重重,還需要我們的幫助,豈會為難他們。」

話落,輕笑一聲,隨手一拋,一枚玉符遁入虛空,消失不見。

九玄看著他,輕笑道:「道成哥這是……」

「那崔浪,殺了玄鎧一族兩位天才,玄鎧一族豈會罷休!可惜,此地天才匯聚眾多,玄鎧一族的強者未必能趕到此地,但是,先找個沒人的地方,等待一段時間,也許便有驚喜了!」

天才越多的地方,對強者越是排斥。

玄鎧一族哪怕想報復,此刻來人,也許會迷失在慾海平原。

若是不以此地為目標地,找個途徑之地,那就安全多了。

九玄笑容燦爛,「道成哥不會算錯吧?」

長發青年一臉淡然,「天斷谷回歸人族領地,只有三條路線最安全,最快捷,不用經過一些險地,遇到對手的機會最小……」

「那他們若是不回歸呢?」

九玄故意質疑道:「若是他們選擇繼續西去,一路往西而去,那怎麼辦?」

「向西?」

道成笑了,不出聲。

向西,那就是真找死了。

西邊,有天滅城,玄鎧一族的通道好像就在那附近,另外,那幾座古城池本就危險無比,何況,再往西都要進入妖族的大本營了。

想活命,天斷谷就是界限了。

就如他們,也很少會有人潛入東裂谷以東,潛伏過去的,大部分都被殺了,少部分逃脫了而已。

九玄也不和他爭辯,面帶輕柔笑容,繼續道:「道成哥,那崔浪,你能看出什麼嗎?之前並無名氣,忽然冒頭,是否存在一些玄機?」

「崔浪?」

道成沉吟一會,想了想道:「我來卜一卦看看,這人忽然揚名,也許需要注意一下。」

話落,手中懸浮幾枚神文,按照一定的順序進行排列,道成腦海中浮現出崔浪的樣子,這也是獵天榜上有的模樣。

他迅速撥動那些神文,一道道意志力湧入神文中。

九玄盯著神文看,四周,還有幾位仙族也朝這邊看來,都帶著一些好奇和期待。

道成的卜卦之術,還是有一手的。

哪怕在仙界,同代也是最頂尖的。

幾枚神文組合而成,瞬間形成了一面水波鏡面,漸漸地,浮現出了崔浪的模樣。

女人!

崔浪身邊,無數的女人。

畫面一閃而逝!

幾人皺眉,九玄失笑,沒有出聲。

道成也微微搖頭,不過感覺有些吃力,是因為在慾海平原的緣故嗎?

下一刻,水波微微動蕩,又出現一幅畫面,崔浪對面多了一人,身影有些虛幻。

「男人?」

九玄打趣了一聲,一直都是女人,忽然出現一個男人,很有趣的。

正想著,轟隆一聲,畫面炸裂了!

道成微微倒退幾步,挑眉,笑道:「看樣子有大能者為他遮掩了,可能提前就有準備,大明府……也出了個有意思的傢伙。」

沒看到太多的東西,就看到了女人,數不清的女人。

這也能行?

道成搖頭,這樣的人,真能走的長遠嗎?

也許,也只是曇花一現罷了。

……

而就在這一刻。

人境。

悅心島。

牛百道仰頭看天,嘆息一聲,大爺的!

這小子果然惹來了一些人注意,這卜卦之術不弱,冥冥中都穿透了諸天,不過感覺也不算太強,想了想,喃喃道:「仙族的傢伙?卜卦的傢伙,山海境?」

應該不算太強,真要是日月無敵,無敵他擋不住,日月的話,應該有些吃力,結果他沒怎麼耗費力氣,就把那冥冥中的窺探擊潰了。

「麻煩!」

再次搖頭,牛百道也是鬱悶,不是說好的,就去遺迹取一點東西嗎?

你大爺的,你家遺迹在諸天戰場之上?

我信了你的邪!

「仙族……呵呵!」

罵了一陣蘇宇,牛百道冷笑一聲,應該是仙族的傢伙吧?

卜卦之術,會的種族不少。

可穿透諸天,不是隨便哪個種族都行的。

真崔浪在人境,這和在諸天戰場還是不一樣的。

「也不知道看沒看到什麼。」

牛百道摸了摸鬍鬚,不知道對方用的是哪種卜卦之術,若是直指本心的那種,那還好點,若是定位巡查,那就有些麻煩了!

得攪亂氣機了!

牛百道想到這,大手一揮,悅心島上,一道大陣浮現,遮天蔽日,一瞬間,悅心島黑了下來,又過了一會,大陣消去,悅心島恢復了正常。

「連仙族都給惹到了嗎?」

牛百道再次囈語一聲,這小子,真要遇到了,殺人可以,可千萬別和殺玄鎧一族一樣殺,那會有巨大無比的麻煩的!

殺仙族,那得暗中殺,人族和仙族都是如此做的。

好歹,兩方現在還算聯盟。

共同對抗神魔強族!

一旦撕破臉,這些明面上起紛爭的傢伙,都沒好下場的。

「希望你小子能懂這個道理。」

牛百道盤坐,眼中日月輪轉,沒再管蘇宇了,他也管不了,此刻,看向北方,那邊是大夏府,多神文學院很快就要開學了。

而亂子,也很快就要開始了。

「那小子,在諸天戰場多留一段時間也好,就怕惹是生非,若是安安心心在那邊修鍊,倒是更安全一些。」

搖搖頭,牛百道也是無言。

在那邊安心修鍊的話,其實效果不錯,怕就怕,人家不安分。

……

天斷谷中。

化身斷劍的蘇宇,意志海中,「劫」字神文再次微弱地跳動了一下,這代表危險不大。

但是,有一些危險。

什麼情況?

蘇宇有些疑惑,這一次跳動,很莫名的,他等了一陣,也沒發現任何危險存在。

「壞了?」

當然,蘇宇覺得不可能。

這代表,剛剛那一瞬間,一定發生了一點什麼和自己有關的事,可能會對自己造成一些危險。

「算了,不想了!」

沒辦法,沒任何頭緒,想不到什麼,自己小心點就是了。

斷劍上,天元氣環繞。

開天刀氣和神聖之力,都在撞擊。

13鑄,快要完成了。

這地方,真的太適合鑄身了。

而就在此刻,蘇宇忽然收斂了所有波動,斷劍之上的金色都消散了,如同一柄腐朽的斷劍,被丟棄到了一邊,附近,還有幾具白骨和一些斷裂的兵器,並不起眼。

片刻后,悄無聲息地,峽谷中,忽然多了一道影子。

不是影族,是一種特殊的技能。

蘇宇判斷了一下,影族他熟悉。

果然,下一刻,那影子浮現,不是人形,而是一隻看起來有些像蝗蟲的大蟲子。

「暗蝗!」

蘇宇迅速想到了什麼,這是蝗族的一個分支,也具備隱身之力,不過這一族並沒有無敵坐鎮,不算大族。

沒無敵的種族,也敢摻和進來?

想找死呢!

「實力倒是不錯,凌雲五六重了!」

可這實力,在這也不算太強大。

那暗蝗浮現身影,頭頂觸角朝四周探測了一下,凸出來的眼睛,朝蘇宇這邊掃了一眼,微微有些疑惑,很快,不再探查,迅速化為一道暗影消失。

蘇宇並未繼續修鍊,默默等待了一陣。

感應玉中,那光點並未消失。

就這麼沉默著。

大概過了七八分鐘,時間很長,地下,一道暗影再次浮現,那暗蝗觸角再次伸展出來,朝蘇宇這附近再次探查了一下。

沒有什麼異常。

暗蝗再次出現,眼中露出異色。

沒東西?

難道是寶物?

它看向那散落的幾具屍骨,之前,它感受到了一些與眾不同的波動,等它來了,卻是沒發現了。

想到這,暗蝗忽然用自己的節肢,一擊斬下!

砰地一聲,幾具白骨被它斬的徹底粉碎!

這下子,暗蝗放心多了。

不是生靈隱藏,裝成了白骨。

還好!

它這時候才勉強放心了下來,朝蘇宇這邊跳躍而來,而蘇宇化身的斷劍,也在這一擊之下,被掀飛,斷劍在空中懸浮。

暗蝗剛安心下來,忽然有些危機感。

這種感覺一閃而逝!

而就在這瞬間,那柄斷劍,融合成了神文戰技,20多枚神文瞬間組成了長劍戰技,噗嗤一聲,穿透了暗蝗的腦袋!

神文戰技!

多枚四階神文組合成的神文戰技,一擊之下,無聲無息,暗蝗意志海瞬間崩潰。

下一刻,暗蝗屍體跌落在地。

蘇宇化為人形,單手探出,噗嗤一聲,穿透了它的腦袋,血字神文爆發,大量的綠色血液被他吸收出來,瞬間融合成了10滴精血。

蘇宇想了想,看了看它的那些節肢,也許可以煉器,乾脆一起收了。

迅速收起對方的屍體,很快,蘇宇消失在原地。

這傢伙,不是什麼獵天榜天才。

殺起來倒是輕鬆。

獵天榜天才也不是大白菜,到處都是,畢竟就那麼多,不過哪怕不是獵天榜的,就剛剛對方那樣子,警惕的不行,蘇宇隱藏的夠好了,就因為之前修鍊,有些波動,對方居然都感受到了。

「萬族天才真多啊!」

蘇宇一邊轉移地點,一邊感慨。

蝗族這樣的小族,沒有無敵坐鎮的種族,出來一個傢伙居然都這麼強。

雖然被自己一擊幹掉了,不代表對方就弱。

「星宇府邸……」

蘇宇在想一個問題,以往,星宇府邸人族這邊,一般都是凌雲境為主,白楓這些騰空高重,當初都在爭取名額,說明騰空是不夠的。

凌云為主,夾雜著少量騰空,以前蘇宇覺得凌雲很強了。

可現在……這些傢伙不是去送菜的嗎?

神魔不會有山海去吧?

還有,狻猊那個傢伙,騰空九重就去了,都活著出來了。

這星宇府邸,到底是安全還是危險?

想著這些,蘇宇不再多想,下一刻,再次化為一柄斷劍,跌落在一處戰鬥遺迹中。

五行種族,蘇宇現在覺得,真的挺牛的。

五行遁術很強,天賦技也很強。

隱身能力很厲害的!

當然,前提是具備很多特殊神文,蘇宇是運用了不少神文,外加旋龜一族的斂息之術,才能隱藏的如此之好的。

「都被騷擾我,給我鑄身,懶得理會你們!」

蘇宇也懶得出去獵殺誰,先給我鑄身成功再說。

又過了幾個小時,蘇宇化身的斷劍,瞬間爆發出一股金芒!

轟隆一聲!

四周石塊破碎,蘇宇迅速遁逃,消失在原地,13鑄完成了!

……

他剛走不久,地下,土地震動,下一刻,一個土人腦袋冒了出來,看了一眼炸裂出一個坑洞的地方,有些疑惑。

五行族的?

和我同族?

沒看到有同族來啊……當然,那個水人不算,那傢伙就是個攪屎棍,現在不知道躲哪去了,他就當自己不認識,沒見過那傢伙。

浮土靈四處張望了一下,沒發現什麼,也迅速消失。

剛消失,一道矯捷的身影踏入此地。

這身影剛落地,地下,大地好像震動了一下。

一瞬間,大地化為一張張大手,瞬間將這剛落下的金豹捕捉,一張張巨土之手,將獵豹纏住,下一刻,大手之中,冒出一柄地刺!

噗嗤一聲,穿透了獵豹的腹部。

「吼!」

獵豹嘶吼一聲,慘叫道:「浮土靈……你敢……」

砰地一聲,獵豹炸裂。

四周大手消失,土地恢復原樣。

浮土靈出現,化為泥團,瞬間將獵豹包裹,吞噬了獵豹,感慨道:「味道還行……」

笑了一聲,浮土靈再次消失。

獵天榜中的強者,哪有幾個善茬。

順手殺一個再說!

浮土靈消失在了原地。

又過了一段時間,一尊石人走來,腳踏大地,一腳踩下,感應了一下,悶悶道:「浮土靈!是這傢伙,把這當盛宴地點了嗎?」

石人搖頭,一腳踏下,大地上一些陷阱瞬間全部破碎。

已經遠去的浮土靈,忽然心中一動,暗罵一聲,是那石腦袋,麻煩,這傢伙很難對付的,尤其是他遇到了,大概率不是對手,有些克制,水人不在,不然對付石腦袋倒是能剋制一二。

「算了,那水靈族的傢伙更麻煩!」

浮土靈迅速遁走,不和這石腦袋打交道,石人一族也算是五行族的變種,不過對方不承認,無他,石人一族的老祖突破到了無敵境,佔據了一方大界,獨自成族,不和五行族往來。

土靈族還被克制一二,對方更不願意給五行族當陪襯,早就分離了。

……

這一刻,天斷谷中,到處都有殺戮。

一些非獵天榜的天才,不斷被人獵殺。

漸漸地,有些天才感受到了不對,有人開始退出。

……

而這時候的蘇宇,懶得管這些,繼續換個地方修鍊。

殺人給的獎勵,還不如修鍊來的快。

給天元氣,那是最垃圾的。

殺那些弱者,給的幾乎都是天元氣獎勵,蘇宇只能說,諸天戰場的天地規則太過於小氣,還有,給神文居然不給人族的,沒意思!

當然,真給了,被擊破,也是大量的神文餘韻和意志力,其實還不錯,起碼比天元氣要強。

天元氣,那是真的爛。

此話,也就蘇宇說說。

對其他人而言,哪怕日月,天元氣也是有很大作用的,開竅也好,鑄身也好,強化肉身,修復肉身……天元氣都是寶物。

可蘇宇能提取,自然覺得很廢物。

殺一個天才,有時候會被翻船的,還不如收購一些精血提煉,當然,不斷殺戮之下,蘇宇的「殺」字神文,「戰」字神文都有些強大晉級的徵兆。

用的最多的「靜」字神文,也有這趨勢。

五行神文,火字神文晉級了,其他四枚,都有一些強化。

在這種環境下,很刺激的。

刺激,生死一線的感覺,好像讓蘇宇回到了當初小時候的夢境中,一不小心,就是被殺的命。

殺戮四起,天斷谷中,不斷有一些小股的天地獎勵雲朵浮現。

每一次浮現,都是一次定位。

很快,便有人知道,那地方有人死了,有天才獲得了獎勵,而那位天才,也會成為更多人的獵物。

黃騰和吳琦還沒死,其他種族天才倒是死了一堆了。

萬族,不缺天才。

一族一代出幾個,那就是數萬天才。

能在逆境中成長,獲得巨大好處,一步步強大起來的,那才是真的天才,這也是很多種族的養蠱之法。

諸天戰場,本就是養蠱之地。

強者恆強!

……

轟隆!

一聲巨響,在天斷谷中響起。

黃騰咳血,一把抓住吳琦的頭髮,拖著就跑。

吳琦不吭聲,不喊痛,此刻的她,胸口血液橫流,臉色慘白,卻是依舊沒絕望,就在黃騰拖著她跑的瞬間,吳琦低吼一聲,頭頂處,一柄細劍浮現!

噗嗤一聲,穿透虛空,剛追上來的一位凌雲七重強者,被這一劍瞬間穿透了肉身,不過那壯漢卻是冷笑一聲,肉身缺口瞬間彌合。

「吳琦,就只能如此了嗎?」

吳琦不語!

而就在這時候,壯漢臉色一變,下一刻,忽然化為屍水,瞬間徹底腐爛。

吳琦這才鬆了口氣,一把打開黃騰的手,踉蹌著,抓著他的胳膊,喝道:「走,看什麼!」

黃騰咋舌,迅速遁逃,邊跑邊道:「你真狠,這可是文兵淬毒,不怕把自己毒死?」

說著,不等吳琦回話,急忙道:「這毒,要不送我點?好厲害!」

真的厲害!

吳琦沒理他,而是有些皺眉道:「這傢伙實力一般,再殺一個,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天地獎勵,幫我恢復一些傷勢。」

「那有的等了,先跑吧,後面又有強者追來了!」

黃騰也不多說,跑路是有道理的,後面有強者趕來了。

至於吳琦一劍擊殺了對方……不,毒死了對方,他還是有些小害怕的,再次忍不住道:「你不會對我也下毒了吧?這毒,是你自己的,還是你姑奶奶的?」

「閉嘴!」

吳琦很煩,跑路就跑路,廢話真多。

黃騰瞬間閉嘴,腳下加速,迅速遁逃,大峽谷中,也有一些小裂縫,這些裂縫,通向其他裂縫,天斷谷,也有些地下迷宮的形態。

當然,不管如何,最終都會匯聚成直線,一條巨大的裂谷。

他們遁逃沒一會,天鐸帶人追來,看了一眼地下的那灘綠水,冷冷道:「好毒的藥效!都小心一些,倒是小看吳琦了,這毒不知是她的還是她從吳月華那邊得來的。」

吳月華是頂級的煉丹師,制毒水準也很強,不過用毒的話,外人用起來,有時候容易毒死自己。

天鐸警告了一句,迅速帶著其他人繼續追擊。

跑不了的!

天斷谷就是死路!

他需要防範的就是黃騰臨死之際,引動此地刀氣,其他的,都不需要太過擔憂。

……

巨大的響聲,蘇宇也聽到了。

當然,不止這一次。

天斷谷中,現在亂的很,他也不摻和,繼續修鍊自己的,鑄身多香,等什麼時候,這些刀氣和神聖力量對自己用處不大了,自己再考慮去獵殺萬族。

「14鑄,應該有個一天就夠了!」

這麼好的地方,不能浪費了。

出去的話,十天半個月的一鑄太慢了,哪有這裡爽,一天之後,自己大概就能14鑄了。

14鑄之後,他的肉身之力就能達到7000竅之力左右了。

再加上陽竅,力字神文,那就能比得上一些神魔強者的肉身了,就算有差距,也不會差距現在這麼大。

「就是人太多了,老是被騷擾,沒辦法好好安心修鍊……真想全部殺死了,然後安心修鍊。」

蘇宇嘆息一聲,殺死全部,那才好。

當然,最好的辦法是,抓住大夏王和那對戰的神族無敵,讓他們親自出手,給自己提供力量打磨鑄身……這個想法一閃而逝,不能亂想。

……

而這一刻,神界邊緣,一位在虛空遊盪的大漢,微微皺眉,誰他么在想我呢?

想的還不是好事!

我家那個胖小子?

應該在和我有關的地方想我,想的還是那種不懷好意的想法,所以,哪怕隔著無數距離,他都有些微弱感應。

同樣的,這一刻,原始神族,一位正在閉關的無敵強者,微微睜眼。

看向無盡虛空,哪個傢伙想死,在想著對自己不利的事?

很微弱的感覺,但是的確存在。

頂點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