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434章 石雕出城!(求訂閱)

第434章 石雕出城!(求訂閱)

作者:

古城。

封城第十二天!

此刻,有日月徹底抵禦不住了,日月後期還行,可前期和中期,如何抵禦?

接連12天了!

如今,獵天閣也不對外出售天元氣了,連玄九都不知道躲哪去了。

……

城主府門前。

沒有死靈的威脅!

其實古城還是相對比較安全的,可死氣太濃郁了。

此刻,一位位日月走出,走到了那邊,有日月境小族強者,幾乎是哀求一般,懇求道:「幾位大人,不如今日就破城離開吧?」

這些人要等到半月之期才走!

可現在,12天了,他們扛不住了,三天……三天也許能撐住,可到了那時候,他們一旦沒能出去,連轉換成居民的時間都沒了!

人群中,幾位日月後期看來,神族那尊女日月,沉默片刻道:「不是我們不想現在破城,而是無敵還沒準備好,破城,不是頃刻間就能決定的,我們就算破城,外面沒有無敵接應,也是死路一條。」

她看出來了,這些日月真有些扛不住了。

可是……現在的確還沒得到無敵的準確答覆。

難道讓他們催促無敵,快點,來救幾個小族日月?

想什麼呢!

他們這些日月後期,也沒資格催促無敵幹什麼。

半個月,只有三天了,這也是無敵給他們的答覆,再堅持幾天,蘇宇若是還不開城門,那無敵就來破城,為了幾位小族日月,壞了無敵的計劃嗎?

那小族日月祈求道:「大人,那……幾位大人還有多餘的天元氣嗎?可以支援我們一些嗎?不然,吾等真死了,出現日月死靈,也許會延長開城時間。」

心中後悔了!

不該如此的!

不該和神魔大族一起的,一次次的教訓還不夠嗎?

為何這麼健忘!

總覺得自己不會是下一個倒霉的,可事實證明,就是!

天滅古城死了22位日月,其中,大半都是小族的。

星宏古城,先後也死了11位日月,又是如此,幾乎都是小族的!

33位日月境,小族日月佔據了八成!

神魔日月,反而死的沒幾個。

真的後悔了!

不該為了討好這些神魔,非要留下來的,到了這時候,神魔也不會為了他們的性命,去改變什麼。

天元氣……

幾位日月後期還有一點點,但是,給了他們,一旦突圍失敗怎麼辦?

幾位日月心中想着,並未出聲。

那冥族日月沉思片刻道:「我幫你們再聯繫一下獵天閣,看看獵天閣有沒有庫存了,只要再堅持三天就行了,不是吾等不願意現在破城離開,而是無敵真的沒到,何況,蘇宇也未必能撐三天,也許下一刻他就死了。」

幾位小族日月卻是不信了!

12天前,你們就是這麼說的。

現在,過去12天了!

再這麼下去,我們還有活路嗎?

憋屈!

無奈!

沒打一場仗,沒殺一個人,就這麼活活地把他們困死了,真的後悔,後悔當初不該留下,後悔當日應該和其他人一樣,趁早離去。

為何要留下討好這些大族強者?

在大族眼中,吾等算什麼?

日月又如何?

對一些小族而言,族中沒有無敵,日月就是天,就是地,然而在這些大族眼中,小族日月就是個屁!

實力不咋樣!

也沒任何威懾力!

用你的時候,你才存在,不用你的時候,你什麼都不是。

無力反抗!

也沒辦法反抗!

7位日月後期,甚至還有日月九重在,他們能做什麼?

彼此廝殺,然後引出日月死靈,引出一些日月初中期的有用嗎?

何況,他們還不想死。

現在,他們還能承受一二,可三天後,也許就沒任何機會了。

轉換成居民嗎?

不甘心啊!

轉換了,以後就成了古城的活死人了,離不開古城了。

有日月中期強者,高聲喊道:「蘇宇城主,吾等並未封堵城門,只是無辜路人,為何連吾等也要囚禁?還請開啟城門,放吾等一條生路!」

日月中期,哀求凌雲放了他們。

不再是12天前的不屑一顧了!

12天前,他們決定留下來的那一刻,是不屑的,也是無所謂的。

你嚇唬誰呢!

還給我們一日時間離開,說的好像不離開,你能殺我們似的?

而今,事實證明,蘇宇不需要出面,也能弄死他們!

大族日月又如何?

還不是在這等待族中無敵來援,蘇宇連根毫毛都沒少。

就這,這一次7位日月後期,都未必能全部活着離開。

有強者再次高聲道:「蘇城主,吾等願用天地玄光換取生存機會!」

幾位大族日月沒吭聲。

也不能過分逼迫這些小族日月,難道非要堵死他們的出路?

若是如此,那也少不得一番血戰,麻煩。

若是蘇宇真的願意開啟,也許還能趁機離開呢。

就在此刻,古城中,傳出蘇宇的淡笑聲。

「資源換生路?抱歉,我資源足夠了,我快死了,我不需要太多的資源,我只想快意恩仇!想走,簡單,我給你們機會,殺了一尊日月後期,你們就能走了,都可以殺!龍族、仙族、龍蠶族、天靈族都是日月七重,你們10位日月中後期聯手,殺一個日月七重還是可以的……那我便放你們離開!」

蘇宇說罷,陰沉道:「大族這邊,7位日月後期,誰殺了一位,也能離開!不如試試如何?」

「……」

無聲。

片刻后,龍蠶族那日月後期,臉色微變,低沉道:「蘇宇,休要挑撥,你迅速開城門,否則,三日後,無敵降臨,你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呵呵!」

蘇宇聲音震蕩古城,「我?死無葬身之地?無敵?讓他們來,不來就是孫子!無敵降臨之時,我在城主府等他們,不來殺我,他們就是我孫子,敢來嗎?區區龍蠶小族,也敢大放厥詞!」

龍蠶族強者變色,心中暗罵!

你在城主府,無敵肯定不會進來的,有能耐你現在出來,我都打死你!

其他人,都沒說話。

而那些小族強者,有人變色,而魔族這邊,那日月九重,微微皺眉道:「好了!莫要聽蘇宇胡言亂語,就算殺了我們,你們也逃不了,真出去了……外面有無敵!」

此話一出,幾位小族日月眼神黯然!

真的,剛剛有人心動了。

可是,被對方這麼一說,他們死心了,絕望了。

是的,殺不了的。

魔族的日月九重,再次道:「我聯繫一下我族魔王,看看能否儘快破城,諸位稍安勿躁!」

還是要試試的。

不然真把這些人逼到了絕路,也不是什麼好事。

再怎麼說,有些還是附庸種族的強者。

很快,紫魔用分榜聯繫了一下魔族的魔王。

片刻后,得到了回復。

外圍,那些日月渴望地看着他,紫魔沉默一會,淡淡道:「魔王大人讓諸位稍安勿躁,已經在準備破城。」

「準備?」

一位日月五重的強者,一臉期待道:「紫魔大人,那今日能破城嗎?」

準備,要多久啊?

現在,一分一秒都是生命在流逝!

紫魔沉默。

這一刻,幾位日月絕望而又沮喪,看樣子,今日不能破城了。

幾人對視一眼,轉換成古城居民嗎?

可是……不甘心啊!

修鍊百年千年,甚至近萬年,就為了成為活死人嗎?

可是,難道連最後一點生機都不爭取?

還是說,再等三天,和這些日月高重,一起衝出去?

他們三天後,戰力還有多少都難說。

無敵破城,引出了無敵死靈,日月後期的有希望跑,他們呢?

一群快要死掉的日月,往哪跑?

而就在此刻,蘇宇幽幽聲響徹全城,「想轉換成古城居民嗎?那得問問我這城主答應嗎?還是覺得,成為居民后,我這城主奈何不得你們?甚至爾等有機會,取而代之,成為城主!」

無人回話。

蘇宇又道:「真要這麼覺得,那就想太多了,我看你們還是等死吧,轉成居民,我這城主不容,你們也活不了的!」

有日月忍不住咆哮道:「你非要逼死我們?」

「幼稚,活了一大把年紀,這都看不透,說出如此幼稚話語,難怪只是小族日月!弱肉強食,天地至理!你們附庸大族,想逼死我蘇宇,還敢說我逼死你們?給你們機會,不願珍惜!懶得和你們多說,多說無益,星宏古城不收廢人,日月也是如此,你們就算轉換成居民,也要立功,無功……你們還得死!」

剛剛咆哮的那日月,冷哼一聲,「你是城主,但你只是凌雲,一旦你封城對我們無用,你算什麼?你能奈我何?」

當死氣對他沒用的時候,他還怕蘇宇?

開什麼玩笑!

他好歹也是日月四重的強者,還能怕了一個凌雲?

就算蘇宇殺過紅蛙族日月,那也沒法跟他比。

……

「很囂張啊!」

蘇宇笑了笑,此刻,他在遠處的一間古屋中,把玩著城主令,笑了起來。

真夠囂張的!

不過話說回來,對方真成了居民,又沒煉化什麼令牌,對付他,還真沒啥特別好的辦法。

封城無用!

死靈出現,這些人躲入古屋,死靈也不會找茬。

所以說起來,這日月是有資格囂張的。

真到了破罐子破摔的時候,轉換成了居民,他們幹嘛怕蘇宇?

蘇宇又不是其他城主,能在城中和無敵扳扳腕子。

蘇宇在城中,撐死了對付一下日月初期一二重而已。

「實力不夠,這都快死了,這些傢伙還這麼囂張!」

蘇宇感慨一聲,這時候的他,距離53鑄快了。

一旦完成53鑄,他肉身之力超過28萬竅,可這,也只是堪比紅蛙那樣的垃圾種族日月一重,距離四重還遠著呢。

日月一重提升多少,蘇宇還真不是太清楚。

他只知道,日月後期很強,強大的可怕。

「這麼囂張的嗎?」

蘇宇想了想,搖頭,無奈,算了,給你囂張好了。

等我再鑄身幾次,然後老子吞噬一下日月中期的精血試試,回頭慢慢拾掇你!

……

而蘇宇的不回話,也讓那尊日月四重心滿意足!

就是!

老子真轉換成了居民,還怕你了?

古城的城主,對居民好像也沒什麼控制權,當然,城主令可以破屋,這個他們知道一些,可是,怕什麼?

蘇宇真破屋了,你來啊!

你一個凌雲,還能殺了我一個日月中期?

想到這,他都有決定了。

我就轉換成居民!

不怕你!

……

這一刻,蘇宇其實想過一些念頭,趁著現在大家當我在城主府中,我再冒充死靈,然後撿走玉符……

想了想,算了。

給你轉換成功!

免得大家猜到了我在外面。

何況,成為居民,幫我抵消一下死氣也是好事,想弄死你的時候,再弄死你,順便弄點天地獎勵。

……

這一晚開始,有日月開始轉換了。

6位日月中期,4位日月初期。

其中,日月中期中,兩位是日月六重,沒有選擇轉換,剩下的4位,包括其他4位日月初期,都無奈之下,還是選擇了轉換!

不轉換不行了!

真等到三天後,重傷垂死的情況下,指望和人一起突圍出去,那才是真的送死。

而大族日月,也看到了這情況,都沒說什麼。

轉換就轉換吧!

隨便!

反正轉換了之後,也只是活死人,還免得這些人埋怨他們,雖然現在這些傢伙心中多少都有幾分埋怨。

……

與此同時。

石雕和星月君主再次碰面了。

隨着那些日月轉換,城中多了一些強大的日月死靈,當然,只是收取玉符,並未殺戮,負責轉換這些日月。

星月君主淡笑道:「看樣子,未來,我的死靈大軍,會多許多日月境了!」

而石雕並未開口,這些人不死,活着的話,就是鎮守死靈的好居民。

一方面可以牽制日月死靈的死氣,一方面還能通過修鍊,將一些死氣消磨掉。

死氣,在他們修鍊的過程中,其實是被消磨掉了的,之所以覺得死氣沒少,那是因為不斷在滲透,但是實際情況是,居民們修鍊誕生的元氣,是可以消磨死氣的。

這就讓古城的壓力減輕了!

多了幾位日月的話,對石雕而言,活着的時候是好事,死了的話,給死靈界增加一些實力,這也是不可避免的,這就是一座雙方都有生機的古城。

給生靈機會,也給死靈機會。

石雕沒有說什麼,居民多了是好事,強大的居民多了更是好事,至於死了之後增強死靈界實力……沒什麼,蘇宇不是殺了不少嗎?

這傢伙,繼續殺好了!

星月不是想轉換他嗎?

殺了日月死靈,星月也捨不得殺了蘇宇……挺好的!

石雕心中默默想着。

無數年了,死靈界的實力其實一直在壯大,現在,他忽然覺得,多了個蘇宇,是好事,接下來,死靈界的實力也許會削弱一些。

聽說蘇宇在天滅古城,也弄死了不少日月死靈。

……

封城第13日,蘇宇鑄身53次。

而此刻,天地玄光消耗了不少,只剩下1100縷了。

還剩19次鑄身。

外界,目光匯聚越來越多了!

按照大家的情報,15日,無敵會來破城。

蘇宇是在這之前掛掉,讓人出來了,還是沒掛,引動無敵破城,再次引出死靈君主,甚至是石雕插手?

而來破城的無敵,又是哪位,或者哪幾位?

之前的幾位,概率不大。

都麻煩纏身!

冥族的那位,現在都不知道躲哪去了,哪會來這邊救自己的兒子,冥族那位日月八重,就是受傷那位的嫡子。

……

古城之外。

的確有無敵到了。

不是一位,好幾位。

仙、魔、龍、神四族來了無敵,冥族和猿猴族並未來人,至於龍蠶族,更不會來人。

一族,來了一位無敵。

四尊強悍的無敵,此刻俯瞰下方巨城,幾尊無敵到來,無人看到,無人能看。

下方,那座巨城,依舊屹立不倒。

上次12尊無敵,都沒能撼動。

許久,魔族魔王開口道:「不能一起出手,一人出手,破開城門,一人接引其他強者回歸,一人凌空一掌,拍向城主府……」

「嗯?」

龍族那無敵皺眉道:「要襲擊城主府?拉德,你想引出那些上古石雕嗎?」

龍族的無敵不同意!

這是拉德,天鐸的先祖,始魔族的魔王,實力強悍無比。

神族和仙族的兩尊無敵,也微微蹙眉。

拉德魔王平靜道:「蘇宇是個變數,麻煩所在!他維持了足足13日,還沒有死亡,這和之前預料的不符,他到底被死氣侵襲了多少?他能否繼續復甦?他凌雲境就如此強大,掀起諸天風雲!他一旦從死亡中走出,那又該如何?」

說罷,開口道:「我親自出手,擊打城主府!覆滅城主府!那上古石雕,哪怕出手,也未必來得及!」

他要覆滅蘇宇!

這是他的判斷,不單純是為了給天鐸報仇,那沒意義。

他要對付蘇宇!

他的確感受到了蘇宇的不尋常,他的判斷,也不算錯,他甚至願意為此冒險,親自出手覆滅城主府。

此話一出,幾尊無敵無話可說了。

拉德平靜道:「神族破城,龍族接引,仙族抵禦死靈君主,我覆滅城主府,一擊之後,迅速撤離!」

只有一擊的機會。

否則,很快會出現更多的死靈君主,也會導致石雕出手,甚至引出更多的石雕。

這才是大麻煩!

其他三位無敵,微微點頭,這個可以,仙族的生機催生法,對死靈君主有些針對作用,仙族來抵禦很合適。

當然,最危險的其實是拉德。

這一點,大家也沒在意。

他是始魔族魔王,而且還是強悍的那幾尊魔王之一,他出手,危險不是太大。

不過,龍族的無敵還是提醒道:「一擊若是沒能破滅城主府,那就迅速放棄,離開,我可不想在這鬼地方,丟了三世身!」

前車之鑒在那呢!

「當然!」

拉德也沒興趣找死,四尊無敵,難道還想覆滅古城不成?

「那後日動手?」

「不,明日!」

拉德淡淡道:「都覺得我們後日才會動手,我們非要等那個時候做什麼?也許,連那石雕都以為,後日才會出手,明日,天明之時,瞬間出手,殺他個措手不及!」

「那得讓他們匯聚在城門附近……」

「無妨,明日也好,後日也好,他們也該來城門附近了……」

「可一旦他們離開了,蘇宇會出城主府嗎?」

「讓龍蠶族的日月盯着……」

「他會答應嗎?」

「無妨,告訴他,後日才走,盯着一日,然後再走……不行的話,輪班,讓冥族、龍蠶族、猿猴族三位日月盯着!」

四位無敵商討著,一臉的淡漠。

既然其他三族沒來無敵,走不走的,隨你們,死了也就死了,看你運氣,運氣好,不介意救你一下,運氣不好,死了就死了就是了!

這一次,幾位無敵都沒意見。

這樣也不錯,也許還能糾纏一下死靈君主,你族不來無敵,不能怪我們不救你,是你族自己不重視!

四尊無敵說完,都沉默了下來。

不再說話。

那就等!

等明日一早,天明時分,死氣最弱的瞬間,破城門,救人,殺人!

……

龍蠶界域之外。

一條通道,很隱蔽,通道外,沒有大軍,但是有一尊日月九重強者在坐鎮,一絲絲的龍蠶界域之力溢散,讓這位日月九重強者,在這坐鎮,能壓制對方,讓無敵踏入,他也能匹敵一二。

而此刻,四方,四尊強悍無比的強者,隱入虛空。

大周王大手一揮,一枚神文浮現,遮天蔽日,那日月九重卻是渾然不知。

下一刻,四尊強大的無敵浮現,就在這日月九重身邊不遠處。

大夏王,大周王,大漢王,滅蠶王!

兩位來自戰神殿,兩位來自求索境。

大夏王、大周王,公認的人族排名前三的兩位無敵,大漢王,實力也極其強大,排名前十的存在,至於滅蠶王,非開府王者,但是,也是在那個時期證道的王者,只是沒開府罷了。

滅蠶王實力如何不好說,但是一手時光之法,在萬族也是名氣極大。

殺無敵,滅蠶王沒做到過,但是,滅蠶王有一點很厲害,無敵和他對戰,他補刀的話,能力一流,尤其是滅殺三世身中的過去身,他是行家!

他殺過無敵的過去身!

這一次讓他來,也是確保萬無一失,能順利滅殺龍蠶王的三世身。

四位無敵就在那位日月九重附近懸空,沒人說話,滅蠶王幾次想說話,看到大夏王和大周王冷著臉,有些無語,也只好不吭聲。

而大漢王,一臉的淡漠,好像什麼都無所謂,也不管他們。

大夏府和大周府,有衝突,這是大家都知道的。

實際上,葉霸天之前,其實兩大府關係還不錯的。

否則,也沒有大周王弟弟去救葉霸天的事。

此刻,四尊無敵都很安靜,等待消息,等待動靜,做好了殺入龍蠶界,破滅這一界的準備,也許過兩日,萬族就少了一個龍蠶族了,百強種族!

其他族的無敵,想殺龍蠶王還難,沒有七八個無敵,甚至10個無敵,都難以在界域內擊殺龍蠶王,而人族……不需要!

四位無敵來,都夠看得起龍蠶王了!

人族,無壓制之力。

這是弊端,也是優勢。

……

等待。

都在等待。

萬族的目光,再次匯聚星宏古城,越來越近了。

13日,已經進入了深夜時分。

城門穩固,沒有開啟的徵兆。

封城第14日,轉瞬即將到來。

星辰海上,無數星辰,散發着幽芒,漸漸地,開始轉變成亮光,那是白天即將到來的徵兆。

上空,四尊無敵,已經做好了準備。

天一亮,便動手!

城門口,幾位強族日月已經在城門口守着了,他們也不知道情況,無敵連他們也沒告知,只是讓他們先過來,做一些破門準備。

……

而城中,蘇宇在一處古屋中繼續修鍊著。

話說回來,他也覺得對方是在15日才會破城門,他也沒太在意,管他呢!

現在,天快亮了。

這麼說,明天就要破城了?

算了,殺不了這些日月就殺不了,下次這些傢伙看他們還敢不敢再來了。

他這一次只是為了威懾,也沒指望真的全部給弄死了。

至於城主府那邊少了人,他也沒管。

反正他又不需要去的!

又沒人說,城主非要住在城主府。

就在這一刻,一抹亮光,映射天地。

天亮了!

……

而這一刻,空中,四尊無敵,對視一眼,下一刻,同時出手!

轟!

一聲驚天巨響,響徹天地。

城門,瞬間被轟破!

這一刻,星月君主瞬間浮現,身穿黑披風,帶着冷意和死氣,一拳轟向城門口的那幾位日月!

龍族強者早已出手,龍爪浮現,一把抓向幾人。

仙族強者,一劍殺向星月。

而這瞬間,城中,再次有死靈君主浮現,冷笑連連,一尊死靈君主,瞬間抓向龍蠶族那日月,噗嗤一聲,這尊日月直接被抓的四分五裂!

一輪接近滿月的星辰墜毀!

死亡!

那死靈還想再抓其他人,星月冷喝道:「過來,殺他們!」

話落,死氣爆發,轟隆一聲,天崩地裂!

仙族的長劍瞬間被腐蝕,化為死劍。

另一尊無敵死靈,眨眼間死氣爆發,打向抓人的龍爪……

死靈和無敵開戰!

而就在這一刻,一直沒動靜的拉德,陡然一掌,轟隆一聲,拍擊天地,一掌朝遠處的城主府覆蓋!

遮天蔽日!

這一刻,天地之間,只有這一張手掌!

快,狠,強!

手掌穿破了虛空,眨眼間,落在了城主府上空!

後殿。

石雕原本沒理會,死靈和生靈大戰,他只是負責鎮守聖城,不干擾他,和他關係不大。

然而,當那手掌落下的瞬間,石雕睜眼,眼神瞬間冰寒!

「好大的膽子!」

石雕大怒!

膽敢襲擊城主府!

城主府,不是蘇宇的城主府,而是他的城主府,這是挑釁!

轟隆一聲巨響,天崩地裂,整個古城劇烈顫動。

而城主府,瞬間破滅了一下,露出了一尊石雕。

而蘇宇……沒人看到,大概是死了。

……

遠處。

蘇宇剛開門,接着,張大了嘴巴!

我去!

這也行?

別鬧!

在古城中啊,這麼危險,城主府都被人打滅了?

后怕啊!

他心驚膽戰,我勒個去,這麼說,我要是在城主府,現在我掛了?

我去!

好危險啊!

太危險了!

石雕不行啊,不靠譜啊,居然坐鎮城主府,城主府都被人打爆了,這……這是不是太弱了?

誰幹的?

他還在想着,而這一刻,腦海中浮現一道聲音,「你先承擔片刻,我馬上便來!」

蘇宇還想着事,這一刻,陡然壓力暴增。

忽然,身上死氣沸騰!

而就在這一刻,星月那些死靈君主忽然變色。

這一刻,天地破碎。

這一刻,一尊石雕浮現,體外的石雕瞬間消失,化為一尊上古無敵。

這是一位男子!

古樸無比,強大無比。

「你敢襲擊聖城通道,膽大包天,你族半皇都不敢如此,大膽!」

這一尊上古石雕,這一刻,直接走出了古城,在星月他們震撼的眼神下,星宏瞬間浮現在城外,是的,城外!

一拳!

天地之間,只有這一拳!

這一拳覆蓋而下,拉德魔王也是震撼無邊,怎麼會!

石雕怎麼會出城?

怎麼會化為人形!

不可能!

上古記載不是這樣的,不是,這石雕不可能離開古城的……

而這一刻,他只有驚悚,迅速破開虛空,破開時光,一條長河出現,水流聲傳來,這是時光長河,拉德魔王感受到了危機!

逃!

可是,來不及了,轟!

一拳轟下,長河斷裂,消失!

一拳,又一拳,接着一拳……

一眨眼,數萬拳轟出!

一瞬間的事,所有人只看到了一拳,下一刻,轟隆一聲巨響,天崩了!

拉德魔王也在揮拳……忽然,肉身炸裂!

身上浮現出無數道拳印!

砰地一聲,肉身徹底炸裂!

很快,浮現出一尊年輕一點的拉德魔王,剛浮現,轟隆一聲,再次被無數拳影轟爆!

很快,一尊年老的拉德魔王浮現,眼中唯有驚恐和懼怕,以及對死亡的畏懼。

「不……饒了我!」

石雕不語,再次揮拳,一拳打出!

就在這一刻,無盡虛空,一條長河再次浮現,有震蕩萬界之聲傳來,「星宏鎮守,魔族知錯,還請高抬貴手……」

星宏不語,一拳轟出,長河動蕩,一尊頭戴皇冠的強者虛影浮現。

星宏看了一眼,冷冷道:「你莫逼我,召三十六鎮守匯聚,屠你魔界!」

冷哼一聲,轉身一拳,轟的那三尊要逃竄的無敵瞬間有人隕落了三世身!

那尊虛影看了一眼古城,眼神中露出一抹疑色,瞬間抓住了拉德魔王的未來身,一聲嘆息,拉着未來身,消失在時光長河中!

而星宏,沒有去管。

打滅了拉德的過去身,打死了他的現在身,只剩下未來身的拉德,如無根浮萍,一個不慎,死的更快!

魔族半皇親自降臨未來身,走出時光長河,這個面子,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

當然,對方不敢過分逼迫,否則,招惹三十六鎮守,對魔族沒任何好處。

「爾等膽敢再犯古城,定斬不饒!」

一聲冷喝,震蕩星辰海,石雕瞬間消失,四周,早已無一人,其他三尊無敵,早已消失,九界入口,徹底封閉,入口動蕩,嚇得九界強者肝顫!

一尊無敵,不,四尊無敵都差點掛了!

魔族半皇親自降臨了!

還有,石雕……石雕能出城!

驚天動地,駭人無比!

距離此地幾千上萬里的地界,一些強者,個個面無血色!

古城……不可惹!

太可怕了,一尊上古無敵,居然走出來了,走出了古城,這……簡直不可思議,這不可能,從未有過這樣的記載!

不可能的!

無數人不敢置信,然而,事實如此,對方真的走出來了!

拉德魔王,被打爆了過去身,打爆了現在身,魔皇不出,他就死了!

大家還在看:重生七零有寶妻蒼穹之主綜藝之諧星傳奇征戰諸天世界開局八千億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都市鬼谷醫仙美女江湖權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