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472章 衝突(第一章求保底月票)

第472章 衝突(第一章求保底月票)

作者:

人境動蕩。

不知多少強者,或隱藏身份,或暗中潛伏,等待機會。

承載物,文墓碑,這兩者是這一次的核心。

若是沒有這兩樣寶物,這一次很難匯聚這麼多人,這麼多強者。夏家製造的假遺跡,也只能說吸引一些人,再藉助神文拆分法吸引大眾目光。

而此刻,都不需要神文拆分法了。

當然,神文拆分法,也是萬族入境的一個引子。

……

11月15日。

消失的柳文彥出現了,距離他失蹤,也有好幾天了。

此刻,整個南元都被無數強者包圍。

有萬族強者,也有人族強者。

有人看到了柳文彥,很快,消失傳開了。

「柳文彥!」

有人冷喝一聲,騰空飛出,俯視遠方的柳文彥,喝道:「柳文彥,當初你說,你沒辦法取出五代神文,而今,你已經進入山海巔峰,甚至傳承給蘇宇五代神文,今日,你還有理由嗎?」

柳文彥看向那人,半晌才笑道:「理由?什麼理由?你是……」

那騰空男子,怒喝道:「柳文彥,你裝什麼!我父親昔日追隨五代,戰死在諸天戰場,五代神文,你曾說過,公開展示給所有人看,而今,你和蘇宇自爆五代神文,那是你們的嗎?」

「……」

柳文彥失笑,環顧四周,有人沉默,有人冷笑,有人等著看熱鬧,也有人不恥。

柳文彥輕聲道:「我沒說過公開給所有人看吧?你們自己腦補的罷了,當年我是和周家說過一次,我師父留下的資料不見了,那周家為救我師父,付出了一位無敵的性命……我想了半天,也提過,神文一旦能具現,可以給周家之人看一看……可是……我和周家的事,已經結束了吧?」

柳文彥輕笑道:「不要說我不講理,我講理!你父親追隨我師父,是很值得敬佩,戰死在諸天戰場,也很值得尊重,可是……你不能要求,所有戰死在諸天戰場的兵士,去瓜分那些無敵的家產吧?」

柳文彥笑道:「大夏府,大秦府,哪家不是成千上萬的兵士戰死,難道說,這些兵士的後裔,都要去瓜分大夏府夏家他們的財產才行?我很奇怪,我師父留下的神文,怎麼就成大家的了!是,大家是因為追隨我師父戰死,可是……我師父生前,沒虧待大家吧?」

「他去諸天戰場的時候,沒強迫大家跟着一起去吧,甚至要求大家不要跟着一起去!因為你父親,因為其他前輩,敬佩我師父,崇拜我師父,所以,他們去為我師父護道了!」

「可是,這不是你們瓜分我師父遺產的理由吧?」

柳文彥笑容收斂,「何況,我師父也戰死了,只剩下一些神文留了下來,當年我離開大夏文明學府,什麼都沒要,什麼都沒帶走,只帶走了這些神文,於情於理,這些也該歸我吧?」

「我還為此,欠下了一筆債務,用來償還大夏府,因為是大夏府培養了我師父,我師父走到那一步,和你們沒太大關係吧?」

他看向所有人,看向萬族,看向人族,笑道:「是不是欺負我們欺負慣了?覺得我這一脈很好欺負,所以,大家都來欺負一下?當年我這一脈,留下的東西不少吧?後來……該賠的賠了,該送的送了,我和我師弟,幾乎什麼都沒留下!」

柳文彥看向那人,輕笑道:「就連周家,現在跟我也是恩怨了結,我不懂,你哪來的資格,要我獻出我師父的神文,憑什麼?」

那人冷冷看着他,「這麼說,當年追隨五代戰死的那些人,都白死了?」

柳文彥輕嘆道:「前輩們隕落,我很悲痛,可是……這不是理由!」

他搖頭,「我講理,也希望你們講理!一位將軍,帶領成千上萬的將士去作戰,大家都戰死了,原因並非在於那位將軍,而是因為有人背叛了,你們不去找那背叛的人,一直來找將軍的後人,這不應該。就因為背叛的那人,很強大,所以你們就去欺負將軍的後人?」

柳文彥輕笑道:「沒必要吧?這麼多年了,五十多年來,我們不爭不搶,被欺負了也就被欺負了,門人弟子被殺……也就被殺了!派系覆滅,也就覆滅了!打壓、針對,我們都忍了,還想如何呢?非要逼的我們魚死網破才開心嗎?」

「不是第一次了吧?何必呢!」

柳文彥看向他,輕聲道:「你何必出這個頭,我師父的神文,給了你,你用得上嗎?你看得懂嗎?本來,我們應該同心協力,找出那叛徒,結果呢?你們和我們鬥了幾十年,很痛快嗎?還是說……有誰給了你們什麼承諾呢?」

那人冷冷道:「柳文彥,別找這些借口,我父親因你們而死,自然要你們來償還代價!」

「哎!」

柳文彥嘆息一聲,「真的是沒法說理,我都說了……好吧,非要逼我說的更直接一點!我師父,給了那些陪他一起的人報酬,平時給工資,上了戰場給補貼,戰死了也給津貼,當年那些人,誰沒拿過我師父好處?後來,我師父死了,你們就說要償命了……這是不是過分了?」

柳文彥笑了笑,無奈道:「真的,這些都過去這麼多年了,該給的,該賠償的,我們都給了,都做了,我師父的神文也爆的差不多了,非要連最後一點東西都不放過嗎?」

此刻,空中那人還沒說話,四周,有人冷笑道:「柳文彥,你的意思是,追隨五代的那些人,死了就死了,因為付錢了,所以,死了也不關你們的事?果然,你多神文一系,說的情分,都是假話,不把那些人當人!」

「……」

柳文彥心累,「我和你們說理,你們跟我說情分。我說情分,你們說要賠命。反正,我說什麼都是錯,這麼多年了,你們也習慣了,也許覺得,我也該習慣了。」

有魔族強者,笑哈哈道:「柳文彥,不如把葉霸天的神文拿出來看看如何?」

柳文彥看了那魔族一眼,也笑道:「可以啊,你要看嗎?」

那魔族強者,微微一滯。

柳文彥又看向四周,想了想道:「你們非要看嗎?一定要看才行?那……只看不拿,如何?」

之前空中飛出那人,眼神微動,「你果然可以具現出來了!柳文彥,你先取出來看看,至於這神文歸屬……不是你一人說了算……」

「那誰說了算?」

柳文彥笑道:「我師父傳承下來的東西,他又沒後裔,當然,他還有個姑姑,還有一個徒弟是我師弟,現在,葉姑奶奶就在這,我師弟也在城內,除了我們仨,難道還有人比我們更有話語權?」

臉色微白的葉鴻雁,冷哼一聲,冷冷道:「理會他們做什麼!若不是念在當年那些人的情分上,我早就對他們不客氣了!」

這些人,有的親人和葉霸天一起戰死了,有的是八竿子打不到的關係,也有些是直系親屬。

今日發難,顯然不是沒有準備的。

應該是一直在等柳文彥!

這樣的發難,不是第一次了,以前也有過,包括上次在大夏府單多之戰,也發生過這樣的事,九天學府的湯雲飛就是用這個理由,說的是他師兄戰死。

此刻,城內,洪譚幾人也紛紛浮空。

隔着那些人,洪譚喝道:「師兄,和他們說這些沒用!這些人,早就鬼迷了心竅,說不通的!」

柳文彥抬手,笑道:「我們要講理,凡是都是要講理的,理這個東西,越說越通透!」

有人心中嗤笑!

柳文彥又來了,這個傢伙,就是個書獃子。

講理?

這個時代,誰和你講理!

柳文彥不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情況了,昔年,甚至有人親自去南元找他討要,當然,被夏家驅逐了,而柳文彥,選擇的也是講理。

柳文彥笑道:「這樣,今日覺得,我師父神文應該給你們的,站出來,我看看,當年的那批人的後代,有多少人是這麼覺得的,覺得我師父戰死,他的神文都該被瓜分。」

沒什麼動靜。

人群中,還是有人忍不住,叱罵道:「柳兄,理會這些狗東西做什麼?當年追隨五代戰死的那些主力,誰的後人找你要東西了?我們的父輩,追隨五代,不是為了瓜分他死後的神文!當年我們的父輩,也是為了理想,為了夢想,為了人族而戰!」

「現在,一些投機倒把的傢伙的後代,也好意思來要東西?」

那老人叱罵道:「就說這王沖,他父親我知道,當年五代說過,不需要大家跟着,他父親非要去,因為實力弱,大家不給他去,他反而罵大家看不起他,實際上,他父親去,只是為了觀摩五代證道過程,賣個好罷了,哪來的什麼護道之心,五代需要一個山海三重去護道嗎?笑話!」

空中那男子,聞言怒道:「你說什麼?」

老人不甘示弱,怒斥道:「說什麼?說實話!平時給你面子,懶得搭理你!還一個勁地慫恿大家,一起去逼迫五代這一脈,你算什麼東西?欺軟怕硬的東西!當年殺五代,殺你父親的兇手,就在這,起碼他那一脈在這,天淵族就在這,你怎麼不去殺他們?在這逼迫柳兄,你什麼心思的,大家看不出來?」

老人手指人群中看熱鬧的咒魂幾人,喝道:「你去殺啊!真正的仇人不殺,來逼迫柳兄,要臉嗎?」

空中男子冷冷道:「殺不殺,那是我的事!我找柳文彥要回屬於我父親的那一份東西,有錯嗎?五代的神文,是五代自己的嗎?那是大家的……」

老人都氣笑了!

剛想回罵,柳文彥笑道:「算了,黃兄,別說了。沒事的!我這人,講理!王沖,除了你,還有誰?你一個人,就算按照當年的戰死人數平分,你也分不到什麼吧?還有多少?真要多,神文如何處理,那就有的商量。」

王衝心中微喜,喝道:「大家一起站出來,五代的神文,不是他柳文彥的,大家都有份!」

他呼喝了一陣,還真有幾人站了出來。

過了一陣,加上王沖,七八個人聚到了一起。

柳文彥笑道:「還有嗎?8個人,我就不問到底哪家的了,當年戰死的人可不少,算下來,死了數百人還是有的,就8個人,分不到多少的……」

王沖低喝道:「柳文彥,我們八人,足以代表那些人的後裔……」

人群中的老人再次怒道:「你代表你祖宗,你祖宗都羞於與你為伍!你代表個屁!」

王沖懶得理他!

他又不跟這傢伙要,他找的是柳文彥。

而柳文彥,向來好說話。

因為他師父牽連了那麼多人,這麼多年來,大家多多少少都得到了一些補償,包括柳文彥償還債務,包括當年五代留下的一些其他寶物,全部都分了。

如今,只是故技重施罷了。

柳文彥很無奈,嘆道:「行吧,你們過來,只有你們8個,有資格看一下,其他人……沒資格。」

王沖有些遲疑,喝道:「你自己取出來!」

柳文彥無奈,片刻后,手上浮現出一枚神文。

沒有什麼波動,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變化,就那麼安安靜靜地懸浮在他手中。

所有人都伸長了脖子!

那王沖幾人,眼神微動,幾人對視一眼,不再猶豫,紛紛朝柳文彥飛去!

沒想太多,因為柳文彥是個講理的人,是個書獃子……

好吧,他們以為而已。

萬族的一些強者,卻是有人眼神微微閃爍了一下。

遠處,摩多那身邊,有人嗤笑一聲,「摩多那,柳文彥真會給他們嗎?」

摩多那瞥了他一眼,「你覺得呢?」

「我覺得……笑話!」

是笑話!

當然,他們也不是太清楚人族的習慣,柳文彥難道真的會給?

……

就在此刻,8人都飛來了。

柳文彥嘆道:「算了,給你們就給你們吧,拿好了!」

話落,神文飛向王沖。

王沖大喜,此刻,探手朝神文抓去,而神文卻是直接朝他意志海飛去,看起來慢,實際上卻是極快!

神文直接進入意志海!

轟隆!

一聲巨響,意志海炸碎,肉身粉碎。

王沖什麼話都沒留下!

只有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聲。

四周,陡然氣氛一凝。

柳文彥笑道:「我講理的,給你……你拿不住啊!」

話落,那神文朝其他人飛去。

有人驚恐無比,「不,我們……」

轟!

再次一人炸的四分五裂,柳文彥笑道:「給你們,當年這些神文,就在我意志海中存着,現在,也放在你們意志海中存着,都別客氣!」

轟隆隆!

一聲聲爆鳴,一瞬間,炸死了五六人。

剩下的幾人,大驚失色,驚恐無比。

不,這不是柳文彥。

柳文彥不是這樣的!

柳文彥哪怕不滿,哪怕不高興,哪怕憤怒,也會和上次對待湯雲飛一樣,當時自爆了神文的柳文彥,有能力殺他們,卻是最終選擇了殺一個不相干的單天昊。

因為柳文彥記情分!

有人凄厲道:「不,我二叔曾經為五代征戰……」

轟!

肉身炸裂,意志海崩潰,柳文彥輕笑道:「是啊,你也說了是你二叔,為五代征戰,那是五代……我不是五代,抱歉了!」

轟隆!

最後一人,也一瞬間炸裂開,8人,一瞬間成了血霧。

四周,還有人沒反應過來。

有人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怒喝道:「柳文彥,你敢殺戮人族,你瘋了,你要當叛徒……」

就在此刻,柳文彥眼神一冷。

手中那枚神文,陡然化為一柄斧頭。

柳文彥氣息暴漲,瞬間消失,再瞬間出現,出現在那人頭頂,一斧頭劈下!

那人大驚,剛想還擊,肉身卻是被瞬間鎮壓了。

噗嗤一聲!

整個人,從中間分成了兩半,包括意志海!

一輪月牙,瞬間墜毀。

寂靜!

震撼!

人族這邊,無數人震撼,這……柳文彥徹底瘋了!

他居然當眾擊殺了一位人族的日月強者,這瘋子,他是要和人族為敵?

柳文彥瞬間退回,輕笑道:「背叛人族?也許吧!你們殺我們的人,就是正義,就是正道,我殺你們……為何就成了背叛?我多神文系當年那麼多人……活着的可沒幾個了!」

笑了笑,看向四方,「覺得我是叛徒,儘管出手便是!我師侄陳永,不也是如此嗎?是,我告訴你們,那些人,就是他殺的!又如何呢?那些人,殺了我多神文系強者,真以為我不知嗎?」

柳文彥陡然怒吼道:「你們捫心自問,你們自己不知道嗎?」

「你們裝聾作啞,不就覺得,我這一脈,可欺嗎?」

「殺我們,那是正道!因為,萬族也覺得我們該殺!而多神文系,不少我們幾個!」

柳文彥氣息大盛,冷喝道:「人善被人欺!叛徒?真正的叛徒沒人管,既然如此……我今日就背叛了,又能如何?」

「混賬話!」

有強者怒喝道:「柳文彥,注意言辭!什麼背叛不背叛的,此事我會上報無敵,你等事後給個交代,莫要讓外族看了笑話,夏侯爺,還請緝拿了柳文彥,簡直混賬!」

「……」

不少人看向那位大漢,有人無語,有人憤怒,和稀泥……不,偏袒柳文彥!

柳文彥擊殺了9人,還有一人是日月境強者!

現在,這位讓夏侯爺緝拿柳文彥……他么的,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而說話的壯漢,不少人也認出來了。

有人傳音道:「是他,大唐府的陌刀衛將主,他居然也來了,這傢伙……明擺着偏袒!」

「這事……不好說,柳文彥真要能拿出證據,陳永殺的那些人,殺過多神文系的,今日殺的這些人也殺過多神文系的,他屁事沒有!」

「……」

眾人議論紛紛,後方,夏侯爺有些異樣,笑了笑,很快,化為嚴肅,喝道:「大膽柳文彥,同為人族,膽敢在大夏府內屠殺人族,當誅!速速束手就擒,來人,擒拿柳文彥入城!」

此話一出,大夏府這邊,趙將軍就要出城。

忽然,一位神族日月擋住了去路,淡淡道:「柳文彥急着入城做什麼?吾等無意干涉人境內務,可是,柳文彥屠殺人族,其罪可誅,他是文明師,按理說,當交給求索境處理,求索境才是文明師聖地,夏侯爺,是吧?」

夏侯爺笑了,「喲,你一個神族,比我人族還了解人族條例,不錯啊!」

他眼神冰寒,臉上卻是帶笑,「對,是這個道理,求索境來人了嗎?柳文彥暫交我夏家處理,求索境有意見嗎?」

……

這一刻。

不少人看向南元城內一角,那邊,十多位日月境強者,都是來自求索境的。

人群中,元慶東傳音道:「當沒聽到,不要插手……」

這事插手幹嘛!

夏侯爺既然這麼說了,看那火氣,都快大破天了,別無端端給自己找麻煩。

他說完,有人卻是不滿道:「本來文明師就歸我求索境管轄!柳文彥……好大的膽子,殺戮人族……抓了柳文彥,不要別的,蘇宇那邊的遺跡,得分我們一杯羹!」

還是有人眼紅的!

元慶東有些惱怒,傳音道:「夏家都紅眼了……」

「那又如何?夏小二還能殺我們不成?遺跡本就不是他一家的,何況,我們都是無敵後裔,要求也不高,起碼,日月玄黃液和承載物要給我們,大不了……文墓碑我們不要了!」

「……」

元慶東都快氣炸了!

你是真覺得夏家不敢對付我們?

他覺得夏家這一次,有些破釜沉舟的意思,說實話,夏家真要繼續生存下去,那還真未必敢對付他們,可是……夏家這一次給元慶東的感覺,那是孤注一擲,不管一切了!

這時候插手,就不怕死?

夏家都快瘋了!

他還沒來得及阻攔,就聽人群中,有人喝道:「夏侯爺,按例,柳文彥作為文明師,殺戮同胞,當斬!不過現在事實不明,先緝拿柳文彥,文明師犯罪,求索境既然在,那當由求索境來羈押!」

「……」

四周,安靜了。

夏侯爺剛剛的意思很明顯,他只是問一問,並沒有將柳文彥交給求索境的意思。

可此刻……真有求索境的人開口了!

這一刻,諸天萬族的視線都聚焦而去。

有人低聲道:「焚海王的孫女!」

「張家的人!」

焚海王,求索境八大家執掌者之一,張家的靠山,非開府之王。

求索境這邊,張穎開口了!

她一方面是眼紅遺跡的寶物,一方面,而是憤怒夏家,憤怒柳文彥,這些人無視求索境的威嚴,一次次地違背求索境的意志。

此刻,她選擇了開口。

就在這時候,虛空顫動,一位老人,頭髮花白,面上帶着一些憤怒和惱火,咳嗽一聲,有些喘息道:「張穎,誰讓你插話的?」

說着,喝道:「還不退下,哪有你說話的份!」

張穎很快認出了這老人,皺了皺眉,很快道:「王老,這是求索境的事!求索境,八大家執掌,共同決議,我代表張家,要緝拿柳文彥,這和王老無關吧?」

那老人很憤怒,「你拿焚海王壓我?昔年老夫征戰諸天的時候,你爺爺……」

「王老!」

張穎皺眉道:「你都說是當年了,王老年紀大了,這次不在求索聖地閉關,出來做什麼?」

閉關!

一群昔年的老戰士,如今大多是苟延殘喘,傷病在身,幾乎都在閉關中拖延大限時間,等待最後一搏。

這群人當中,牛百道算是精力最旺盛的。

其他人,老的老,死的死,沒死的也都重傷在身。

這王老,也是重傷在身,至今未愈,聞言怒火攻心,咳嗽聲不斷,一位日月高重強者,卻是如同風中殘燭,怒斥道:「黃口小兒!閉嘴!求索境,不是張家的聖地,不是八大家的聖地,是我人族文明師的聖地!咳咳咳……張家……咳咳……張家只是執行者,不是主掌者!混賬東西……」

張穎有些憤怒,冷冷道:「王老,你傷勢太重了!我看,您老人家還是早點回去閉關療傷吧!這天下……已經不是四百年前的天下了!」

你老了!

都老的快死了,居然還有心思管這個閑事!

「混賬……你……」

王老大怒,抬手,又放下了手。

莫名有些悲哀!

他不是沒一戰之力,有!

區區一個日月一重,他想殺,還是能殺的。

可是……這是當年戰友的孫女,焚海王的孫女,這一刻,他只覺得很悲哀,很無力,求索境……變了。

閉關多年,再出關,早已是物是人非!

他看向其他人,咳嗽一陣,喘息道:「八大家……不,現在是九大家,九大家,張家答應了,其他幾家不答應,張家……也代表不了求索境……」

他喘息著看向其他人,「你們呢?你們也要如此?神魔,是我們的死敵,萬族……沒幾個好東西!四百多年前,他們屠戮蒼生,四百多年前,我和你們的父輩祖輩,征戰諸天,不是為了給神魔賣命,而是……要他們的命!」

這一刻,他挺直了腰桿,喘息聲收斂,「四百多年前,我們和神魔廝殺,殺的他們低頭,殺的他們退卻,四百多年後,我們實力強大了百倍千倍!難道到了這時候……還要在意這些神魔?還要給他們面子?」

他看向剛剛攔路的那神族強者,殺氣衝天,「而今的人族,變了!擱在四百多年前,這群萬族,這群畜生,早就全部殺了!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而今,大秦王他們穿上鞋了,忘了昔日,忘了當年的慘狀嗎?」

他很憤怒!

這些人,壓根就不該出現在人族,出現在南元!

人族哪怕內訌,也該在人境,而不是當着萬族的面,讓他們看笑話。

他更憤怒,求索境這邊,新生代目光短淺,無視大局!

擱在往年,哪怕求索境此刻心中不滿,也該壓下去,不該反駁夏小二的話,豈能讓夏家下不來台,夏家一直是抗擊萬族的先鋒!

豈能當着萬族的面,讓夏家在人境下不來台!

混賬!

王老憤怒無比!

可是,卻是有些悲哀和無力,他老了,殘了,這些人,誰會聽他的?

那邊,柳文彥倒是沒說什麼,笑了笑,開口道:「王老,這是您老就別參與了,求索境要緝拿我?可以,來啊,緝拿我,我等你們!」

他看向那邊,淡笑道:「來,抓我!」

張穎臉色一變,冷冷道:「你要違背求索境的意志?」

「你……代表求索境嗎?」

柳文彥笑道:「你,真的知道什麼是求索境嗎?」

「你可知道,求索境到底怎麼來的?」

柳文彥笑了!

「求索境,成立在開府之後,300多年前,我的曾師祖,大夏文明學府一代府長夏辰夏先生,開創了文明學府,之後,各地陸續建立文明學府,我的曾師祖,聯合當年的大明王、大漢王、大宋王、大商王、大周王……多位無敵,一起建立了求索境!只為求索文明之奧秘,求索境……可不是什麼主宰勢力,它是一個殿堂,知識的殿堂,文明的殿堂……」

柳文彥淡淡道:「你們,只是執行者,不是執掌者!求索境,也代表不了天下文明師,尤其是我這一脈,你們也沒權力來緝拿,因為……我不欠你們的!相反,你們欠我的,你們這些人,有今日之權柄,那是我曾師祖賦予的,你們哪來的資格,緝拿我柳文彥?」

這一刻的柳文彥,一聲冷喝,「讓你家焚海王來,問他,求索境有沒有資格,緝拿我多神文嫡傳一脈!」

死寂!

夏侯爺笑了,王老也笑了,咳嗽道:「我看,焚海王大概不會說有這個資格……」

那邊,張穎這些人變色。

張穎咬牙,很快,怒道:「過去是過去,現在是現在,柳文彥,你要抗令?你要叛出人族嗎?」

柳文彥嘆息一聲!

那邊,夏侯爺眼神冷厲,剛要揮手,柳文彥朝他看了一眼,搖搖頭,笑了,「侯爺,看來……我只能罪上加罪了!」

話落,身影再次一閃,一斧頭朝遠處劈下!

說不通,那就殺!

張穎心中一驚,喝道:「殺了他!」

身邊,有幾位日月有些猶豫,可看到柳文彥如此大膽,直接殺來,還是選擇了出手。

斧頭落下,七八枚神文浮現,纏住了那斧頭。

不過,都感受到了巨大無比的壓力。

這可是葉霸天的神文!

而就在此刻,柳文彥跨空而來,冷笑一聲,都說我是葉霸天第二,師父是師父,我是我,我是柳文彥!

下一刻,一柄長劍浮現在手。

斧頭,那是師父的。

長劍,那是我的!

「天斷!」

一聲輕喝,卻是響徹雲霄,一劍耀射天地!

山海巔峰的柳文彥!

這一刻,他只是山海巔峰,這一劍,卻是出奇的強大,出奇的快!

這才是真正的柳文彥!

嗡!

劍鳴聲震顫,後方,王老想伸手阻攔一下……忽然,嘆息一聲,選擇了收手。

噗嗤一聲!

一劍斬落,快的無法想像!

砰地一聲!

一人頭顱掉下!

到死,好像都不敢置信,有人真的敢殺她!

柳文彥輕輕喘息一聲,迅速後退,斧頭回歸,其他人,卻是個個獃滯,沒有再動。

轟隆!

一輪明月,從天而降,墜毀在地,元氣溢散,神文破碎。

一劍,斬殺了無敵後裔,焚海王的孫女張穎。

柳文彥一臉平靜,「我就是叛徒,抓我便是!」

今日,我就要當這個叛徒,若是人境如此,那便叛出去,何況,這些人也代表不了人境!

安靜了!

一尊日月,被他擊殺當場,還是無敵的嫡傳。

片刻后,遠處,虛空波動了一下。

一位老人走出,看了一眼隕落的張穎,踏空而來,落地,撿起張穎頭顱,輕嘆一聲,「柳文彥,她就算有錯,你便能殺她嗎?」

「張啟!」

王老眼神微變,張穎的父親,焚海王的親子!

日月八重的頂級強者!

他居然親自來了!

柳文彥不說話,葉鴻雁迅速趕到他身邊,低沉道:「張啟,你想做什麼?」

老人輕笑道:「他殺了我女兒,你問我,我想做什麼?」

他輕笑着,笑的有些毛骨悚然。

將張穎屍體收斂,他起身,看向夏侯爺,「夏小二,你夏家,還要保他嗎?」

夏侯爺閉目,不語。

態度,不言自喻。

我要保,夏家要保!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