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555章 找到你了!(求訂閱)

第555章 找到你了!(求訂閱)

作者:

星月來了!

好事還是壞事?

蘇宇心中判斷,好壞參半,壞在她來了,距離自己太近,導致自己和她的死氣通道好像又連接上了。

如此一來,星月使壞的話,容易讓自己死氣波動,被人發現異常。

好在她來了,自己開陽竅,不用擔心不夠元氣消耗了。

元氣不夠,死氣來湊!

蘇宇心中衡量著利弊,有些無奈,星月來幹嘛。

真是的!

有點小開心,有點小鬱悶,這位要來,也得等我開陽竅再來啊,我要開了,你瞬間來,我不開的時候,你瞬間走!

這才符合自己的要求。

星月有些不達標了!

「靈恆,嚇到了?」

就在蘇宇想這些的時候,盤斛笑道:「放心吧,我剛剛感應到有仙王到了,吞天跑了,沒那麼危險,別擔心。」

蘇宇嘆息,「不能不擔心,古族這次沒來幾位無敵,但是准無敵不少,都是極其兇殘之輩,我擔心……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等奪到了足夠換取承載物的寶物,我們就回去!」

「嗯!」

盤斛安撫道:「放心吧,肯定沒問題,天血靈芝加上現在的這些寶物,其實也差不多夠了。」

說著,看向天丁道:「丁兄,獵天閣這邊現在還交易承載物嗎?」

「難求!」

天丁搖頭道:「自從蘇宇崛起,被打爆三世身的無敵,不是一兩位,獵天閣自己也需要,現在是供不應求,以往的一些積累也都消耗一空了,否則,這次部長也不會親自進入,就是想多奪取一些寶物。」

又是蘇宇!

到哪都離不開蘇宇,事實就是如此,蘇宇崛起之後,破碎三世身的無敵,大概超過了30位。

這是一個極其可怕的數字!

此刻,蘇宇也跟著罵了一句自己,很快道:「罵的再凶也沒用!還有,這麼奪寶,難度太大了!都是一群垃圾,沒什麼太好的寶物。」

蘇宇遲疑了一下,沒直接說,傳音盤斛道:「師兄,這麼下去不行的!最好能奪到一塊完整的承載物,有錢現在也未必能買到!一般人難,我看……不如暗中狩獵一些天才!天榜的就算了,地榜、玄榜、黃榜的都可以狩獵一些!」

盤斛臉色一變,看向蘇宇,傳音道;「師弟,這……太危險了!這些天才,大部分來自大族,而且都有強者保護,很難擊殺不說,一旦殺了……也容易引起注意。」

蘇宇傳音道:「師兄,我知道!可現在這情況,我們束手束腳的,道王大人三身不恢復……你覺得,我們就算活著到了仙界,就安全了?另外,師兄,您別忘了,您日月七重了!」

此話一出,盤斛臉色再次變了。

是的,他日月七重了!

七重到九重很遙遠嗎?

那可未必!

承載物,現在道王都沒,難道還指望道王贈予自己?

盤斛陷入了沉思中,而一旁,天丁沒聽到他們傳音,卻是忽然道:「二位是不是覺得這樣下去,很難湊夠需要的資源?」

兩人紛紛看向他,天丁幽幽笑道:「其實寶物最多的地方,還是在恭王府!不止是恭王府本身的寶物,還有大量的天才,一代代在內部探索,死亡,寶物匯聚!那地方,承載物不說多,翻遍全府,找個10塊都行,前提是你不會死!」

「恭王府……」

盤斛遲疑道:「那裡太危險了!」

「是危險!」

天丁點頭,「但是,現在河圖上來了,其實安全性要更大些,河圖來了,不少無敵都得盯著那邊,倒是恭王府,盯著的無敵要少一些了!」

蘇宇卻是忽然道:「別先盯著恭王府了!到了那邊,我們不算什麼,現在不少准無敵和無敵都在那邊探索,要我說,這時候,咱們還是找個不小的府邸,人多的,強者少的,等待時機,入府邸,屠一族!」

蘇宇冷冷道:「河圖要上來,我看他不會放棄的,你們覺得呢?」

兩人點頭,這肯定的,對方放棄的可能不大。

「對方再出現,必然是有把握的!那時候,那邊大亂,無敵和准無敵大概都得在那邊待著……我看,這時候找個機會,屠了一族收穫才能最大!」

蘇宇傳音道:「強族不說,難度太大!有無敵的古族,無敵多了惹不起,少了,也不怕他們!未必知道是我們乾的,知道了,往侯府一躲,對方也進不去。」

蘇宇迅速道:「依我看,冥族和天淵族人就不少,這兩族,收穫的寶物也多,要不……」

兩人看瘋子似的看著他,真瘋狂。

你要滅這兩族的人?

「他們也躲在古府邸中,我們很難進得去!」

盤斛說了一句,蘇宇笑道:「我們難,丁長老未必難!內外接應就行,丁長老麾下就沒有各族的存在?要不長老找幾個屬下,開了府邸門,給我們進去撈一筆!」

「……」

天丁看著蘇宇,半晌,幽幽笑道:「靈恆道友真是……」

無話可說。

獵天閣有探子嗎?

肯定是有的,在各族都有,大族絕對也有。

現在,絕對有一部分沒暴露,也沒來得及暴露,因為這一次,變故太多了。

蘇宇倒是敢想!

盤斛聞言,也是眼神一動,看向天丁,天丁卻是搖頭道:「這個不妥,有沒有先不說,就算有,對方也不會給我們開門,明擺著心存不善。」

蘇宇笑眯眯道:「長老完全可以編一些理由嘛,接頭、出任務、送好處、送關懷,都可以!現在大家也在惶恐的時候,獵天閣給予一些支持,那也是很正常的事。」

天丁輕笑道:「道友這是讓我自己斬自己的手臂,那不妥……」

「大不了,好處長老分六成,我和我師兄分四成!」

蘇宇咬牙道:「幾個弱者,比得上這次收穫嗎?長老若是能拿到承載物,成為準無敵,還怕沒有手下用?現在各處,承載物都是難求,哪怕獵天閣,依我看,也難!難道長老覺得有希望拿到?星宇府邸,是最後的希望,也是唯一的希望!」

天丁沉默一會,許久,看向兩人道:「太危險了……」

說著,又看向盤斛,「而且,有件事也得提前說清楚,真要做不是不行,之前的收穫全部歸我,之後,收穫都由我來掌握分配,這樣的話,我才放心,畢竟我要動用我的力量來做這事。」

盤斛陷入了沉思,蘇宇卻是咬牙道:「可以!師兄,別考慮了!丁長老其實怕我們翻臉,我們也不想和長老翻臉,這鬼地方,多個朋友多條路,翻臉的話,損失的還是自己!」

盤斛也是一咬牙,「好!」

三人有了決定,便開始等待機會了,迅速朝某個大宅院飛去,等待河圖再次出現,然後闖入宅院,進行大屠殺。

現在,日月境的幾乎都跑出來了,少數日月留守府邸之中。

很多天才,其實都在府邸中待著,都攜帶著大量寶物。

蘇宇其實不在意寶物,就是要收集一些精血和屍體,這些東西,其他兩人倒是不太在意。

……

就在蘇宇準備把兩把刀利用最後一波,再來收割的同時。

其他各處,也在不斷爆發戰鬥。

而最激烈的,還是恭王府。

恭王府和古城類似,但是,卻又有些不同。

恭王府,是可以殺人的。

這一點,知道的人不少。

不過,殺人需要付出一定的的代價。

這也是規則。

恭王府,一處書院中,摩多那微微凝眉,一巴掌捏死了眼前這個煩人的傢伙,真以為自己不敢殺人還是如何?

一直跟著自己,自己到哪,他就到哪!

那神族天才,瞪大了眼睛,到死都沒想到,摩多那會殺了自己,他只是覺得,在這跟著摩多那,可能會遇到更多好處。

因為摩多那氣運昌盛!

而且,這裡,很少有殺戮發生,他們的神王只是告訴他,這地方和古城差不多。

所以,他覺得這裡殺人,那是找死。

結果,摩多那卻是殺了他!

帶著不甘和不解,這傢伙被捏成了碎片,一瞬間,原地多了一頭日月死靈,摩多那四處看了看,有些無奈,從儲物戒中丟出一枚古城令,開口道:「給你!」

那死靈,木然地接過古城令,卻是不走。

摩多那皺眉,「貪得無厭,有來過的說過,殺個山海,給18環內的古城令就行!」

死靈依舊木然,但是,隱約有些不滿要出手的意思了。

摩多那嘆息,再次取出一枚古城令,「給你,現在死靈都貪婪了!」

第二枚古城令到手,那死靈收回了古城令,很快,消失在原地。

摩多那踢了一腳地上的屍體,喃喃道:「殺你一個垃圾,浪費了我兩枚古城令!」

該死的傢伙!

是的,古城令。

這就是恭王府和古城的不同,在這殺人,那是可以殺的,前提是,你有足夠的古城令,這樣,死靈收了你的古城令,便會離去。

所以,古城令很值錢,但是買的人偏偏不多。

古城令,對走特殊通道也有一些幫助,更大的幫助,其實是在恭王府,死靈在收集這些東西,所以,殺死靈的時候,很多時候會爆出古城令。

古城令,也許對他們有幫助。

具體的情況,沒人清楚,因為大家都不是死靈。

擊殺了這個煩人的傢伙,趕走了死靈,摩多那這才上前一步,拿到了一本灰撲撲的書冊,恭王府,也被人探查過很多次了。

可是,哪怕探查了很多次,每次來,依舊會有一些殘渣留給後來者。

顯然,摩多那運氣是很好的。

拿起那本書,翻看了一下,只是上古時代的一些簡單筆記,摩多那卻是看的津津有味,看了一陣,將書本合上,隨手丟到了角落處,等待下一個有緣人。

沒管地上的屍體,摩多那走出了小書院,陷入了沉思中,看向遠處的一個巨大池塘。

那邊,就是九葉天蓮所在,他感興趣,但是知道自己奪取的希望不大。

他更在意的是,那邊的那條死靈通道。

等他走了出來,身後,多了一道影子。

「殿下,此地危險,還是遠離九葉天蓮池為妙。」

摩多那淡淡道:「知道了!」

這是一位準無敵,一直在保護他,或者說……在監視他。

摩多那朝外走去,七層,他一來,就被人監視了,被人保護了,可是,他不得不來,不來,那是真的一點機會都沒。

走了幾步,摩多那忽然止步道:「你說,我們要是奪取了九葉天蓮,魔皇大人能否再撈取一具未來身,然後,用九葉天蓮強化,達到以往的地步,甚至更強的地步?」

那暗中的影子,沉默一會,開口道:「應該可以!但是……九葉天蓮太難奪了!當然,若是殿下真能奪取到,那皇應該會選擇再鑄未來身!」

摩多那點點頭,影子又道:「殿下,不要受外人的影響,外界只是在分化殿下和陛下的關係,皇並未準備將殿下鑄成未來身……」

摩多那再次點頭,朝別的地方走去,一路上,依舊平靜,走著走著,又道:「你一直跟著我,我很難有自己的機緣。機緣,也是危機。無危機,無機緣!不遇到危險,哪來的機緣可言。」

「殿下安全更重要!」

摩多那不再說什麼,顯然,這位不會離開的。

看樣子,只能解決他了,否則,做任何事,都瞞不住他。

「准無敵……」

摩多那心中盤算了一下,他肯定殺不了的,當然……未必沒機會。

為了他的安全,這次,不止魔皇,先祖和師尊也都出了血的,他的先祖是摩戈魔王,他的老師,也是一尊魔王,但是對他的遭遇,無能為力,或者說……比起始魔族的存亡,魔皇恢復更重要。

否則,兩尊魔王反對,多少還是有些作用的。

正走著,摩多那耳邊傳來一人的聲音,「摩多那,甘心嗎?」

摩多那頭也不回,面不改色,繼續邁步,腦海中想道:「血火大人見笑了,摩多那只是小人物罷了,不甘心又如何?」

「合作如何?」

「大人不殺我?」

「殺你,沒任何意義,殺了你,那傢伙很快會聚合別的三世身,你,在他看來,只是希望之一,並非全部希望!」

摩多那繼續想道:「那大人的意思是?」

「你強大起來,當你到了日月九重,或者證道的時候,很快,他便會侵佔你的肉身,改造你的肉身,甚至他在想,這一次奪取九葉天蓮不是自己服用,因為對他幫助不是太大,你服用的話,你會更強……如此一來,他便會迅速佔據你的肉身。」

「還是不明白大人的意思。」

「簡單,你讓他附身!你的意志不會瞬間磨滅,牽制他的力量,我去殺他!」

摩多那沉默。

暗中,血火魔王繼續道:「你覺得不妥?這也是你的機會,摩多那,你不願意靠他的力量強化自己,是怕自己以後被他同化,但是,他死了,那一切都無需顧忌了!」

「你就可以用他的力量,強化自己了!」

摩多那心中嘆息,想道:「大人,魔族沒了皇,遲早會亂。」

「殺了他,我就是!」

血火魔王說著,很快又道:「還有,你以為魔族真的這麼容易就完了?神仙龍冥都有老古董存在,魔族就真的沒有?不,有!只是,還沒到出世的時候!」

摩多那不語。

「你考慮考慮,本王對你並無惡意,我沒有那傢伙那麼無恥,靠天才小輩來維持統治力!血火魔族,上古時代,也是不比始魔族差的一族,只是最終不敵,這才臣服了始魔族!無論如何,而今都化為魔族了,都是一族,你若是實力比我強大,擊敗我,你也可以為皇!」

摩多那想道:「我沒這興趣。」

「遲早會的!因為,成了半皇,你才會明白,很多東西是不一樣的!」

「大人成了?」

「沒有。」

血火魔王隨意說了幾句,再次道:「身後的小傢伙,需要我幫你解決掉嗎?」

「不用勞煩大人了!」

摩多那拒絕了,不需要。

也許還有用呢。

血火魔王果然來了,他倒是不奇怪,不來才不正常。

血火魔王就差直接說,要幹掉魔皇,自己上位了。

既然如此,出了九葉天蓮,他肯定會來的。

「半皇……」

摩多那心中想著,再次朝那邊的池塘看了一眼,隔著老遠,都能看到一朵蓮花,在池塘中搖曳,而就在蓮花後面,一柄刀懸挂在一座門戶上,那是死靈通道。

沒人敢去採摘,起碼現在不敢。

因為還沒成熟。

此刻,已經呈現出了三片蓮花,還差六片,看樣子也快了,平均兩天長一瓣,最多半個月,必然會成熟的。

摩多那走在恭王府中,府邸中,也有一些人在奪寶,發生衝突的也有,不過摩多那都沒多看。

很快,他走到了一處地方,看到了幾個人,停下了腳步,看著那幾人,陷入了沉思。

而那邊,柳文彥幾人,看到他來了,迅速遁逃。

別看摩多那只是初入山海,這不關鍵,關鍵在於,這傢伙身後很可能跟著一些強者,那才是大麻煩。

摩多那也沒在意,只是默默看著,默默盯著。

身後,影子再次傳音道:「是多神文那幾個傢伙,要殺了他們嗎?」

「不用。」

摩多那淡漠道:「除非,你覺得你可以擋住夏龍武的刀,擋住雲塵的神文,否則……你殺他們,便是找死。」

影子默然。

他看了一會,忽然道:「對了,夏虎尤身邊多出來的那個女人,我讓你打聽消息,有消息了嗎?」

「沒,可能是夏家隱藏的天才,為了保護夏虎尤進來的。」

「跟夏虎尤一起從一層來的?」

「好像是的。」

摩多那沉吟一會,又道:「魔族這邊,有人在下面幾層遇到他們嗎?」

「遇到過。」

「也是人族這邊,傳出消息,河圖來了?」

「不是……也算是,河圖這邊的先鋒大將,之前幫人族殺了不少我們的人……」

摩多那點點頭,影子問道:「夏虎尤身邊那女人有問題?」

「是隱藏的強者?」

他也好奇,是嗎?

摩多那沒理他,他在思考,蘇宇會變成女人來嗎?

這個女人是蘇宇,還是那個殺戮的死靈是蘇宇?

二選一!

當然,他篤定蘇宇進來了,沒說的,一定來了,沒證據,就是這麼自信,那傢伙必然來了。

不可能不來!

至於古城中那個假的是誰,他懶得去思考。

他在想,到哪可以找到蘇宇?

「夏虎尤……」

他呢喃一聲,夏虎尤可能是跟著蘇宇一起上來的。

之後分開了而已。

夏虎尤大概率是知道蘇宇在哪,現在是誰的。

他找蘇宇有事。

「蘇宇若是不是那個女人的話……」

摩多那陷入了沉思中,那是誰呢?

現在,必然也隱藏在七層,絕對在上來的那批人中,他是最後一批上來的,之所以最後,就是看看,有沒有人在後面動手腳。

沒有!

那這麼說,那傢伙在那批人當中。

「不在恭王府嗎?」

他再次看了一眼四方,回想了一下六層的遭遇,忽然有人得到天地獎勵,再之後……來的人有多少?

那天地獎勵,百分百蘇宇得到的。

「就那麼幾個人,後來來的人不多,成全結隊的更多,單獨的,就兩三個……」

「仙族靈恆、魔族天斷、神族雲羿……」

將幾個人記下,摩多那轉身朝外走去,影子再次道:「殿下不在這留著?」

「出去有事!」

摩多那懶得多說,他找蘇宇有事,沒心思和這傢伙多說什麼。

……

沒多久,魔族所在的一處古老府邸。

摩多那忽然進門,一拳將一人骨骼打斷,看的四周一群人發愣,摩多那怎麼了?

那被他打斷骨骼的天才,也是一臉憋屈,還有些驚恐。

我怎麼了?

摩多那雖然強大,但是不算太霸道,今日為何忽然打自己?

不會想殺自己吧?

摩多那也不說什麼,更沒心思探查,無敵都查不出來,自己查什麼,隨手丟出一件寶物,淡淡道:「給你的,兩清,下次不要擋著路!」

「……」

那魔族天才,一臉無語,再看看地上的寶物,瞬間將剛剛的怨恨丟開,好東西!

居然是一顆魔神果!

賺大了!

摩多那轉身便走,不是這個。

而附近,一些魔族,有人眼紅,若隱若現的,想要擋一下路,我去,擋路,就有好處,打一拳而已,我也可以被打一拳的!

現在大家都憋在古宅中,出去又不敢,太鬱悶了。

有好處的事,打一拳罷了。

……

摩多那繼續尋找。

一個個排除。

而就在他覺得自己快找到的時候,忽然,一聲大笑傳出。

「想攔我河圖?沒門!」

轟!

遠處,死氣溢散,天崩地裂,這一次,兩尊死靈君主同時殺出,而河圖的聲音震蕩天地:「死靈界域,諸位君主,彙集門戶,等我開啟通道,壓製法則,諸位出通道,殺戮四方!」

「吼!」

這一刻,恭王府,死氣開始溢散,飄蕩四方。

而入口處,河圖和獃獃都是強悍無比,和七八位無敵廝殺,大量的死氣溢散,不止是死氣,河圖身上還有黑色血液濺射。

此刻,天部部長喝道:「快,消磨血液!」

幾位無敵,迅速出手,元氣爆發,嗤嗤作響,燃燒虛空,將那些死氣壓制,將死靈血液驅散。

而就在此刻,忽然,天崩地裂!

整個七層,劇烈顫抖了起來!

這下子,有人怒吼道:「快來人,別給他們闖入了七層,快!」

一瞬間,又有七八位無敵朝那邊殺去!

剛剛那劇烈的震蕩,差點讓河圖和獃獃從通道口殺出去了,一旦被這倆跑到了恭王府,那才是大麻煩!

河圖有些遺憾,有些鬱悶,也有些驚喜,哈哈大笑道:「我還會再來的!」

大笑中,迅速和獃獃再次撕裂通道,朝六層跑去。

……

與此同時。

就在那邊大戰的瞬間,一座古宅開啟,一群人正膽戰心驚地等待著大戰結果,門戶忽然被打開了,有人呵斥道:「冥零,你做什麼……」

說完……沒有然後了。

三尊日月,早就探查清楚了情況,知道內部實力如何,瞬間殺戮起來,一眨眼間,十多位冥族被殺,不到10秒鐘,整個大殿中只剩下一尊日月冥族還剩個腦袋。

包括開門的那個,都被順手給殺了。

收集屍體,打掃戰場,蘇宇三人迅速退走,走了一大截距離,這才捏死了那冥族,出現日月墜毀的跡象。

不是在古宅方向,也沒幾個人在意的。

現在,到處都是殺戮,死一個日月也正常。

……

盤斛和天丁都有些緊張,三人都是不吭聲,迅速遁逃,沒多久,三人找了個沒人的地方,迅速清點戰利品,盤斛看了一會,喜形於色道:「好多寶物!冥族這一次收穫不小!」

寶物很多!

現在都是他們的了。

蘇宇倒是沒在意寶物,暗暗欣喜,屍體這些傢伙不是太在意,日月屍體都少,可蘇宇在意了,他就喜歡這些,打掃戰場收屍,那是弱者乾的事。

他實力最弱,倒是剛好乾這事了。

何況,這兩位怕被人追蹤血液,追殺來了,也不管屍體的事,只要寶物,其他的都不在乎,所以被殺的屍體,現在都在蘇宇這。

天丁也歡喜,很快道:「河圖果然沒放棄,還在衝擊,我看他有心在那邊建立通道,牽引死靈,現在大量無敵都匯聚在那邊了,也沒時間管我們!」

兩人心情都不錯!

蘇宇心情也不錯,看了兩人一眼,暗暗盤算了一下,殺不殺他們?

襲古宅的事,干一次就行了,干多了,很容易暴露。

何況還是三個人!

他正想著,「劫」字神文忽然跳動了一下,蘇宇臉色微變,卧槽,什麼情況?

他想離開,卻是又擔心出現麻煩。

更大的麻煩!

可是,不離開,神文跳動的越來越厲害了。

蘇宇輕咳一聲道:「我去看看有沒有跟來。」

他轉身朝一旁走去,盤斛和天丁看了他一眼,剛想說話,忽然兩人臉色一變,虛空瞬間凝滯。

耳邊,傳來了一聲熟悉的聲音:「你對付他們,我去對付那個傢伙!」

「殿下小心……」

「沒事,迅速解決他們,別被人看到了!」

「諾!」

盤斛兩人臉色劇變,准無敵!

該死,有準無敵盯上了他們。

而剛離開的蘇宇,迅速遁逃,暗罵一聲,我就說怎麼感覺危險,居然有個准無敵潛來了,還他么盯上他們了!

到哪說理去!

身後,還有人在追殺自己,蘇宇稍微感應了一下,很弱啊……

剛想著,耳邊響起那人的聲音:「快點走,先擺脫那個傢伙,我有事找你!」

蘇宇一愣,摩多那。

你在跟我說話?

他迅速遁逃,摩多那的聲音再次在他耳邊響起:「那傢伙解決兩個日月七重,起碼需要一點時間,沒那麼快來!找個地方把他坑殺了,你有把握嗎?或者能喊到靠譜的人嗎?」

「……」

蘇宇再次愣了一下,傳音道:「摩多那,你為何要殺我們,我們無冤無仇……」

後方,摩多那速度也很快,但是還是跟不上蘇宇,朝後方看了一眼,一道黑色結界將一切都阻攔了,那是那位準無敵在殺人。

他迅速傳音道:「真的有事找你商量,好事,當然,互惠互利的事,除了你,其他人幫不了我!在諸天戰場,有人跟著我,我無法找你,現在是最好的機會,蘇宇,幫我一次,你也有好處,不會後悔的!」

「……」

蘇宇愣住了,卧槽!

這次我真沒暴露!

我他么一點都不顯眼,哪怕跟著盤斛他們殺人,也是當小弟。

我去!

我都沒和摩多那打招呼,也沒幹嘛,低調都不像我自己了,這你也能認出來?

「別耽擱了,時間緊迫!或者你先走,我們再找地方匯合,在這層,可以用特殊傳音符聯繫,我給你頻道,你記住了,在哪匯合,隨時聯繫我!我身後那傢伙,准無敵境,捕捉了過去身,若是對付他,我可以想辦法對付他的過去身,你想辦法對付他的現在身就行……」

蘇宇驚呆了,什麼鬼。

「摩多那,你誤會了……」

「沒誤會!」

摩多那迅速道:「其他人我都找了,不是,那不是你就是那女的,那女的我沒看到,但是你剛剛提前走了,那就是你了!少廢話,真的有要緊事,對你有好處的,就這樣,你速度快點,走吧,那傢伙很快要來了!」

蘇宇懵懵的!

一頭霧水外加一腦子漿糊,這一次,我真的沒暴露啊!

卧槽!

為什麼啊?

我這麼帥的嗎?

這都偽裝成這樣了,你也知道是我?

帶著無盡的不甘和鬱悶,蘇宇想吐血,迅速加速,瞬間離開,速度比尋常日月三重快許多!

後方,摩多那笑了!

果然,就在這幾人當中,就是這傢伙。

很好,找到他了。

「蘇宇……希望在這可以解決一些我的麻煩。」

摩多那心中嘀咕一聲,看向後方,沒多久,那影子追來了,此刻,手中捏著兩個圓球,開口道:「殿下,他跑了?」

「嗯!」

摩多那淡淡道:「沒事,故意讓他跑的!我想殺道成,讓他把道成引來,你能對付泰禾吧?」

「可以,但是……動靜不會小,泰禾畢竟是日月九重!」

摩多那淡笑道:「沒事,能對付就行,道成身上那枚神文對我幫助很大,我需要奪來,先剷除他的羽翼!」

「一切都聽殿下的!」

這影子有些疑惑,那為何不直接去對付道成?

通過靈恆,有用嗎?

感覺多此一舉!

當然,拿下兩位日月七重,也能削弱對方的實力,也還行,接下來專心對付泰禾就行。

「殿下,道成的神文很厲害嗎?」

「你不懂,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好吧,他也不再問了。

其實,心中還是覺得摩多那小題大做了,道王都被人打成那狗樣子,何況道成這個山海。

根本沒必要重視!

PS:寫的有點卡卡的,見諒,順便求個月票,最後幾個小時了。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神醫王妃要和離戰神媽咪又爆馬甲了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