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560章 凌雲二變(求訂閱)

第560章 凌雲二變(求訂閱)

作者:

演武堂。

當陽弧意志海被粉碎,所有人全部被殺了。

而蘇宇,殺了這麼多人,天榜天才都有兩位,還有準無敵存在,越階殺人無數,直到這一刻,忽然元氣開始蛻變了!

他好像要完成第二變了!

這一次的天地獎勵,大多都是一些規則上的獎勵,天地之力會根據一些你的自身情況,為你提供一些獎勵,這也是規則的一種,倒是不奇怪。

不過,只是隱約要完成,感覺還是差一點。

蘇宇在思考一個問題!

這要是沒有九葉天蓮……我他么豈不是要殺一個無敵完成一次蛻變?

殺了這麼多人,殺了這麼多天才,居然才隱約要完成二次蛻變,這都比得上殺無敵的獎勵了吧?

「老天對我不公啊!」

蘇宇一聲嘆息,憑啥我殺人,獎勵這麼少,人家隨便殺殺,都有大量獎勵。

一旁,星月冷漠地看著他。

老天對你不公?

你好意思說出口!

蘇宇嘆息,也不管了,開始提取一些精血,戰奎的精血被他毀了,陽弧的精血,他開始提取,那些破碎的血肉,開始被他抽取。

過了一陣,抽取出了6滴精血。

都散發著強大的波動。

只有6滴,剩下都廢了。

「太少了!」

少歸少,蘇宇也沒多說了,此刻,他看向自己的書冊,文明志,出現了110道金紋,之前掉落的境界恢復了,不但如此,111道也開始在呈現。

這一次殺了這麼多強者,光是日月九重都有好幾位。

過了一會,文明志上顯露出111道金紋,112道,卻是遲遲沒能具現。

而仙族那一頁面……不但損傷恢復了,那仙族的虛影,此刻實力在不斷吞噬之下,達到了日月四重!

不止如此,仙族這一頁,單純的書頁,現在都到了80道金紋。

在初等地兵中,算是頂級了。

隨著吞噬人增加,這些書頁也在提升,而其他頁面,有的暗淡一些,有的也順帶著強大了許多,之前的損傷,差不多都恢復了。

「還不錯!」

蘇宇再次笑了一聲,挺好!

這一次,賺的挺多。

而且這些傢伙的儲物戒,他都沒來得及看呢。

蘇宇有一張書頁,專門存放儲物戒中的寶物的,此刻,他打開那書頁……一旁星月看到了,此刻,哪怕星月都想罵一聲狗賊真有錢!

是的,太有錢了!

蘇宇打開那空間,裡面濃郁的寶氣席捲大殿。

蘇宇殺了太多的天才和強者,寶物都很多,加上他自己收集了一大堆,也是寶物眾多。

如此一來,那千米邊長的正方體,都快被堆滿了。

琳琅滿目,都是寶物!

龍血果樹都有兩顆,金黃色的鼻毛,大山一般的水凝珠,堆積如山的天河沙……

不止如此,此刻,蘇宇正在開寶箱。

玄無極這些傢伙,誰不是狗大戶?

此刻,蘇宇在拆儲物戒,大量的精血,天元氣,天元果,古城令,五行果,神聖元氣果……

寶物堆積如山!

蘇宇跟丟垃圾似的,沒達到承載物級別的,通通丟到一邊。

有錢,任性!

承載物,他也多,不過多歸多,再多一點蘇宇也樂意。

他將所有人的儲物戒全部打開,翻找了許久,找到了天兵兩柄,都是天兵初等,另外,他在玄無極儲物戒中沒找到承載物,但是在一位日月九重的儲物戒中,居然翻找到了一枚。

顯然,這日月九重,準備跨入准無敵了。

可惜,被幹掉了!

至此,蘇宇的承載物,加上兩根金色鼻毛,達到了16件了。

而其他東西全都給賣了,蘇宇覺得換個4件沒難度。

因為寶物太多了!

仙族天才一代的積累,都成了他的了,何況他自己收集的寶物更多。

一旁的星月看了一會,閉目,不去看了。

雖然那些寶物她用不上,可是,她現在都想打死蘇宇算了,奪取了這些寶物,蘇宇的這家當若是曝光了,大概有半皇和准無敵會來暗殺他。

儘管他是諸天公敵,可現在大家殺他,只是為了殺他,可不知道他寶物多到令人髮指的地步。

「還行!」

蘇宇將所有的東西,全部丟進那頁空間,感慨一聲,很快又笑道:「不止如此,天兵我總共鎮壓了6柄,無敵精血鎮壓了一滴……書冊感覺都快撐不住了!」

說罷,他看向星月,笑道:「星月大人,要不幫我破碎個三五件承載物,再穩固一下我的文明志。」

無敵精血,那是殺天古後裔得到的。

天兵,都是這些天才留下來的。

蘇宇想了想又道:「不破碎承載物的話,大人可以幫我把天兵破碎了嗎?也和承載物差不多,融入我的文明志中。」

星月冷冷道:「你要破碎天兵?天兵這東西,哪怕在死靈界,也極其罕見……」

蘇宇笑道:「兵器這東西,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不是自己的,小心哪天被主人拿走了,那才是麻煩,還會被人定位,還會有許多麻煩,我把所有天兵地兵全部給他粉碎了,融入我的文明志,強大我的文明志就行了!」

星月冰冷道:「本座為何要幫你?」

「我是您的屬下啊!」

蘇宇笑道:「大人,您的屬下變強了,不也是給您長臉嗎?」

星月冷冷看著他,扯淡!

你再強下去,我快被你吸死了!

蘇宇好像知道她的心思,笑道:「大人,您想啊,這些天兵不粉碎了,我要是拿去賣,也許可以換來許多提升實力的寶物,那我就更強了!可是天兵破碎了,融入兵器,只是強大兵器,我本身實力還是這樣……這樣的話,其實就是限制了我的實力……」

星月冷冰冰地看著他,她很想拍死蘇宇。

可是,蘇宇一直在吸她,現在還沒到那種瘋狂吸收的地步,蘇宇也在剋制吸收死氣的速度,一旦她動手,大概蘇宇會吸收力加10倍!

若是如此,哪怕她實力強大,蘇宇現在實力也不弱,再發揮出准無敵實力,哪怕對對不了她,也能分庭抗禮了。

星月很心累!

此刻,她看了一眼閉目的摩多那,忽然咬牙切齒道:「你要怎樣,才會願意和我斬斷死氣通道?」

「……」

這大概是第一位主動提出和轉換者斬斷通道的死靈君主了!

星月真的受夠了這個混蛋!

氣人!

蘇宇笑道:「大人,您要拋棄您忠誠的屬下?」

「蘇宇!」

星月憤怒吼聲傳盪,蘇宇嘆息一聲,很快,笑道:「大人,別這樣,我現在吸收你的死氣,也是沒辦法,是陽竅開了,陰竅沒開導致的!我若是開了陰竅,那一切都不是問題了!而開陰竅,如何開360個,我懷疑,哪怕殺光了諸天萬族的文明師,我都未必能找到,有的古族,滅絕了,文明師本就沒有戰者多。」

「而我猜測,有個地方,可能有開神竅的功法圖!但是,可能需要大人幫忙,我才能拿到。」

「在哪?」

「死靈界!」

星月冷冷看著他,「你想進去?」

「不是,我想大人進去幫我找……」

「做夢!」

蘇宇笑道:「那我沒辦法,我只能一直吸收大人,大人,我是沒辦法,不然的話,我也不想一直吸收死氣,不然,我遲早要掛!」

星月哼了一聲!

蘇宇沒管她,再看吧。

此刻,他吞服了一些寶物,包括龍血果,水凝珠,又將皇涎液塗抹在全身上下,不斷吸收那些強大的力量,來幫助自己完成第二次蛻變!

過了一陣,一股強大的元氣,席捲四方!

蘇宇舒爽地呻吟一聲!

爽!

積累無數,總算是完成了第二次蛻變了,真的很爽!

當然,這樣的消耗,無敵看了流淚,合道看了傷心,無敵之下看到了都會自殺,賣了他們都蛻變不起一次。

而蘇宇,爽的同時,也是心中嘆息。

九葉天蓮,必須要奪。

否則,自己還剩下7變,完成個屁啊。

哪有那麼多蛻變的至寶!

這一次,他殺了那麼多天才,也才勉強完成了第二次蛻變罷了。

而完成了第二次蛻變的瞬間,蘇宇實力不斷在提升,不是一次性的,而是不斷地強化,他再次取出一大堆寶物,靈果當飯吃的那種!

因為此刻,他的肉身、元氣都需要強化,都需要大量的能量提供!

無數靈果被他化為純粹的能量,通通被吸納進入體內。

不止如此,蘇宇還在運轉呼吸法,震蕩法,震蕩體內的一些雜質。

甚至不顧顏面,動用了仙族的生機催生法,開始噗噗……

星月一臉嫌棄!

噁心!

蘇宇才不管這個,此刻,他在默默體會著一切,體會著第二次蛻變對實力的提升。

第一次蛻變完成,他實力增長許多,達到了不開陽竅,肉身之力超過250萬竅的地步。

而這一次,第二次蛻變,實力開始朝300萬進發,這還只是開始,而不是結束,這個提升,也是需要循序漸進的。

不過蘇宇的寶物實在太多了!

他也是不管不顧,寶物再多,先提升了自己,那才是好寶物,留著都是垃圾,除了好看點,有啥用?

此刻,蘇宇那是真的大手筆。

打開儲存寶物的空間,大量的天地靈果被他粉碎,被他吞噬。

漸漸地,360個元竅,都如同耀陽一般,炙熱無比!

300萬竅之力!

310萬竅!

……

實力,一點點地增長。

濃郁的元氣,夾雜著大量的天元氣,逼的星月都倒退了幾步,忍不住道:「本座要離開了……」

好煩!

她討厭這些元氣,而蘇宇,很快睜眼,笑道:「大人稍等片刻,摩多那的東西還沒拿到呢,這可是大人和我交換的……」

說著,蘇宇踢了一腳摩多那。

摩多那過了一會,這才睜眼。

蘇宇迅速道:「死亡之血給我。」

摩多那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將死亡之血交給了蘇宇,蘇宇拿著這個,看向星月道:「大人,是否拿了這個,您就得回通道內了?」

「不錯!」

星月淡漠道:「交給本座,本座要走了!」

蘇宇笑道:「大人別急啊,我還有事要和大人說呢。」

「閉嘴!」

星月不想聽,你說的話,沒有一句是好話。

蘇宇笑了起來,也不介意,很快,又認真道:「大人,還是聽我說幾句吧,我實力進步的太快,這麼下去……我其實不想的,可是……大人會受到傷害的。」

星月其實感受到了!

此刻蘇宇並未吞噬任何精血,准無敵的精血效果也過去了。

可是,隨著蘇宇二次蛻變完成,實力開始朝380萬竅之力進發了,而陽竅開啟之後,實力提升,也極其恐怖,漸漸地,開始朝700萬竅之力進發。

這都快趕上日月九重巔峰,甚至准無敵了!

這還是蘇宇沒吞噬精血的情況下,現在的星月,每時每刻,都要承受一位日月九重的寄生蟲,在不斷吸收她的死氣。

蘇宇誠懇道:「所以,還是需要大人幫點忙的!」

星月冷冷道:「你想如何?」

蘇宇笑道:「大人先不急,我的意思是,這次大人離開了,下次……我想見大人了,我再殺個准無敵……」

摩多那剛清醒,就想吐槽!

你他么當準無敵是什麼呢?

還有,你為了見這位君主,見一面殺一個準無敵……太兇殘了!

果然,跨越生死的愛戀,沒那麼簡單的,見一面都如此艱難,哎!

星月冷冷看著他,半晌,冷哼一聲道:「我不管你如何,但是……你也需要幫我做一件事!」

「大人吩咐!」

星月心中思考了一下,半晌才道:「我和其他君主說,我有一位準無敵屬下在外……」

「我啊!」

蘇宇急忙道:「我就是啊!」

「閉嘴!」

星月呵斥,很快道:「我說了,我這次出來,就是為了讓這屬下協助我們開啟死靈通道,正規的開啟,最好解決壓制我們的那柄神兵……你需要想辦法解決!」

蘇宇無力,你逗我呢?

這個很難的好吧!

當然,先糊弄著好了,蘇宇很快道:「我儘力,大人放心,對了,大人,通道中,還有多少死靈君主?」

「目前是8位,加上我,便是9位!」

我去,真多!

蘇宇盤算了一下,那再加上河圖他們,足足11位死靈君主了。

這也是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了!

「行,大人,我知道了!有事聯繫我,大人可以通過一些死氣波動頻率來聯繫我,反正我們之間的死氣通道一直在,哪怕隔著諸天萬界,大人也能聯繫到我!」

星月沒再多說,哼了一聲,取走了死亡之血,這一次的任務,她算是完成了。

至於蘇宇這混蛋,說的什麼再聯繫……她才不想,她想走了!

這鬼地方……討厭!

她剛要消失,蘇宇笑道:「大人可千萬別走,大人一走,我斷了死氣通道,那就麻煩了,那時候,為了自救,我只能不斷提升自己的實力,瘋狂提升,提升到極致,提升到我闖入死靈界域,隨意一吸……大人就被吸空了,那就很不好了!」

「你在威脅我?」

星月漸漸消散在原地,帶著憤怒,蘇宇笑道:「沒有,大人誤會了,屬下不是那種人,只是希望大人能留下來,幫我一些!屬下感激不盡!」

「哼!」

伴隨著冷哼聲,星月徹底消散在原地。

……

很快,她出現在了死靈通道內部。

出現瞬間,八位君主紛紛看來,帶著一些期待,星月淡淡道:「我那屬下快要轉換完成了,不過我沒完全轉換,以免他徹底化為死靈,會被規則限制,自動進入死靈界域,現在只是七成轉換,足夠了!」

其他死靈點頭,這個倒也行。

「星月,你那屬下真的願意聽令你,幫我們打開死靈通道?」

「當然!」

星月冷酷道:「他只能唯命是從!否則,本座瞬間轉換他,聽話,還有一線生機!」

說罷,很快道:「外面的情況,我打探了一下,河圖不是自己單獨來的,還有一尊強大的死靈君主跟著一起來的,我那屬下正在想辦法,協助河圖進入七層!神兵壓制之事,他也會去解決,但是需要時間!他若是有了進展,下次還會擊殺一尊准無敵,來向我彙報!」

「……」

一尊尊君主,都有些咋舌,「星月,你這麾下不弱啊,殺同階這麼利索!」

想彙報,就殺個准無敵。

這話說的……有排面!

星月淡漠道:「那是自然,我星月轉換的麾下,自然要比其他人強大!下次若是他再殺准無敵,我繼續出去……」

說罷,隨手一滴死亡之血丟出去,「這是我那屬下孝敬我的,本座在這叨擾諸位了,這東西,你們拿著吧,下次出去,我讓他再收集一些!」

「死亡之血!」

一尊尊君主,都是駭然,這東西他們知道,這是死靈天河深處才有的寶物,星月的屬下,在哪弄到的?

居然就這麼送給星月了!

八尊君主,都有些眼紅,可這玩意,只有一滴,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只有下次星月的屬下殺人,當然還得星月出去!

這是好事啊!

星月隨意道:「你們自己分配,本座還要持續進行轉換他,以防他脫離我的掌控,他很強,雖然臣服我,但是還有脫離之心,每時每刻都會消耗大量死氣,長時間不轉換他,他很快會消磨死氣!」

「星月,那你這屬下的確強大的很!」

有人感慨,居然隨時還在消磨,的確強大,難怪會說出隨意擊殺准無敵的話。

星月倒是賺了!

有強大的死靈笑道:「放心,吾等會助你,不會給他脫離你掌控的機會!星月,你這次前來,是否也有擔心他脫離掌控的意思?」

星月暗罵,本座巴不得他滾蛋脫離算了!

誰擔心他脫離跑了?

關鍵是,這混蛋自己不幹,死都不願意切斷死氣通道,我都快後悔死了!

星月不吭聲,大家當她默認了,都哈哈大笑起來。

星月懶得理會,有些無奈。

……

而演武堂中。

摩多那此刻看向蘇宇,也是感慨道:「蘇宇,你是真的厲害!」

蘇宇淡淡道:「少廢話!你說幫我奪取九葉天蓮,如何奪取?還有,你想讓我幫你做什麼?直接說,別那麼多廢話!」

摩多那一聽,也不和蘇宇拐彎抹角了,開門見山道:「我的目標很簡單,脫離魔皇掌控!我現在用了他的精血,更難脫離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幫我!當然,我也會幫你取走九葉天蓮……作為等價交換!」

「我怎麼幫你,而你,又怎麼來幫我?」

摩多那迅速道:「幫我的辦法有幾種,第一種,你幫我轉換為古城之主,但是,我想學會你的死氣轉換之法!」

「什麼?」

蘇宇看著他,微微皺眉,摩多那很快道:「你能變成其他人,哪怕之前襲擊古城,石雕出現,你都沒有死氣出現,必然是有化解死氣的辦法,你幫我成為城主,再教我化解死氣……那我就可以依仗古城……」

蘇宇淡淡道:「你覺得我會把古城的權柄讓給你?」

「不是……我無此意,我只是想避開魔皇的轉換,我若是化為半死靈,他便無法逆轉我了,除非他想化為半死靈,當然,我不想死,起碼不想因為對他沒用,被他擊殺,所以我需要更高的身份,化解死氣的辦法!」

摩多那認真道:「這是第一種,第二種,你幫我殺了魔皇……」

蘇宇默默看著他,你是白痴嗎?

摩多那也看著蘇宇,「我覺得你可以,在我踏入日月九重之前,你幫我殺了他,那一切都還來得及!」

「滾!」

摩多那嘆氣,很快道:「第三種,幫我找一件寶物,可能在八層……」

「滾!」

摩多那解釋道:「八層是一些大人物的府邸所在,其實,有人去過八層,魔族就有過!八層也是昔年萬族議會議會庭所在……當然,也是魔族上古半皇所在,對方在八層有府邸!蘇宇,我需要一件寶物,上古魔皇的寶物,我族中有記載,有了那寶物,我就可以解決現在的一些大麻煩!」

「滾蛋!」

蘇宇罵道:「八層,七層我都沒辦法橫行,你讓我跟你去八層?你說的三個辦法,一個都不靠譜!你找無敵去,找我幹嘛!」

「無敵不行!」

摩多那認真道:「無敵若是可以,我早就去找了,而且……那些人比你還要不靠譜,他們一旦看到了寶物,也許會動心思,雖然你也會,但是對你無用的寶物,我可以拿別的東西來換。」

蘇宇無語。

他也不廢話,「那你先說,你怎麼幫我奪取九葉天蓮?」

摩多那沉吟了一下,很快道:「進來之前,魔皇給了我一件寶物,或者說是一枚上古神符,可以破開一切禁制和空間,是上古時代一尊強大無比的強者留下的,我可以在九葉天蓮綻放的瞬間,動用神符,瞬間靠近九葉天蓮,去摘取!之後……我交給你,不會被人知道的,然後我再逃亡!」

蘇宇嗤笑,看了他一眼,「魔皇是給你逃命用的吧?而不是給你奪寶用的!」

「對!」

摩多那點點頭,意外道:「你怎麼知道的?」

蘇宇沒好氣道:「廢話,你以為九葉天蓮那麼好奪?你可知,這玩意沒那麼好採摘!這玩意會開九次,每次都有一定的間隔,九次集合,才是真的九葉天蓮!還有,九葉天蓮背後有時光通道,貿然採摘,瞬間墜入時光長河,這些你不知道?」

摩多那茫然,搖頭。

他不知道!

蘇宇微微凝眉,老龜知道,按理說,上古時代的一些強者應該是知道的,難道說,這些強者沒說?

摩多那,好歹也是魔皇未來身的預備者,魔皇知道,沒必要瞞著他吧?

「看樣子,你魔族可能真不知道!」

蘇宇想了想,魔族好像沒有上古時代活下來的強者了。

這麼說,魔族也許真不知道這事。

仙族知道嗎?

天古雖然古老,可他當年地位不高,不像老龜,老龜可能來過恭王府,而當年的恭王府,未必是誰都能來的。

那獵天閣知道嗎?

蘇宇也不是太確定,反正,他覺得大概率是有人知道的。

所以奪寶真的沒那麼簡單!

摩多那指望這個讓自己幫他?

想的真美!

摩多那也是微微凝眉,很快道:「那我起碼可以奪取一朵。」

「太少,沒什麼用!」

蘇宇摸著下巴,開口道:「九葉天蓮沒那麼好奪,還有,現在你麻煩就要來了,你殺了這麼多人,很快王府開啟,仙族不會放過你的!」

說罷,蘇宇笑道:「攪渾水吧!想辦法把河圖放出來,另外……讓你魔族和仙族火拚吧!你是魔皇的重要棋子,我想,這次來的魔王,應該有魔皇的嫡系吧?」

「有!」

摩多那點點頭,「那你說,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攪合啊!」

蘇宇無所謂道:「你現在反正和魔皇是對立的,他的人就是你的仇人,難不成,你還想著同族之情?」

「那倒沒有!」

摩多那淡淡道:「我雖不願和魔族翻臉,卻也不願意被人當做棋子,當做傀儡!你蘇宇敢反出人族,摩多不才,也不怕反出魔族!」

他不想和魔族翻臉,但是魔族現在的態度是,魔皇受傷,魔族動蕩,既然如此,犧牲一個摩多那不算什麼。

犧牲……是的,人族對多神文也是這個心思。

站在大局上而言,摩多那化為魔皇未來身,魔皇實力恢復,對整個魔族都是好事,這是大局,是大義,可對於摩多那個人而言,那是無法承受的。

蘇宇蔑笑道:「反出魔族?你有這資本嗎?摩多那,不是我小看你,你現在就算實力強大,能戰日月,可沒了魔皇精血,沒了魔族……你還能如何?你一旦離開了魔族,你便什麼都沒了!」

摩多那沉默。

是的,他和蘇宇還是不一樣的。

蘇宇在人族,本來就什麼都沒,走了就走了,也沒太大損失。

摩多那不一樣,他自小就是魔族的天驕,他有無敵撐腰,後來有魔皇為他護道,資源不缺,寶物不缺,機緣不缺,他老祖和師父都是無敵,都在幫他……

可是,他一旦反出了魔族,那他還有什麼?

這一身堪比日月的戰力?

蘇宇幽幽道:「你反出魔族有什麼用?魔族對你多好啊,反正聽你的意思是,魔皇到了日月九重才會對你下手,你現在才什麼實力,急什麼!」

「先撈夠了好處,再談反叛。」

摩多那沉聲道:「真到了那時候,我便沒機會了!蘇宇,你以為,我這些年,為何一直都是凌雲,不得不上次進入山海?不是我不能,而是不願!因為早在之前,我就擔心,想脫離這些,可是……魔皇三身隕落來的太早,你坑了我!」

蘇宇無語,跟我有啥關係。

仔細一想……好吧,豆包乾的,好像是和自己有點關係。

蘇宇也懶得多說什麼,看向摩多那道:「你先攪亂了七層的渾水再說,你該出去了,至於你說的那些事……等你真把九葉天蓮帶來了,我自然會考慮幫你解決!」

摩多那沉吟片刻,也不再說。

是的,東西沒到手,指望蘇宇幫忙,那不現實。

還得靠自己!

很快,他打開大殿之門,迅速走出了演武堂。

大門洞開,而蘇宇,身影漸漸虛化,卻是一直留在演武堂沒走,以防被人發現。

王府封閉,還需要一點時間才會開啟。

他不急,等摩多那吸引走了足夠多的目光,他再找機會遁走。

不過,仙族的身份,是沒法用了。

也好,換一個算了。

……

而外界,隨著摩多那走出,恭王府上方,一尊尊無敵,面色冷凝。

幾尊仙王,更是臉色鐵青!

摩多那!

該死的傢伙!

哪怕他是魔皇未來身,他也要死,這一次,必須要殺了他,否則,仙族無法立足萬界了!

而那些魔王,也是眼神閃爍。

這事,有點麻煩了!

而摩多那,行走在恭王府,附近所有人看到他,紛紛避退,一個個都眼神複雜,萬界先是出了個大開殺戒的蘇宇,也是天榜第一。

如今,現在的天榜第一摩多那,好像也變了。

很多人一想,也是惋惜,摩多那被逼瘋,好像很正常,現在,許多人都知道,他被魔皇當未來身培養了,換成誰,大概也無法忍受。

而隨著摩多那一走,很快,有人朝演武堂跑去,想看看,有沒有什麼好處。

也許摩多那殺了人,沒把屍體毀滅呢?

也許沒把儲物戒帶走呢?

他這樣的天才,也許不在乎這些呢?

所以,很快,就有大量強者,湧入了演武堂。

……

演武堂中。

蘇宇打量著這些翻找的傢伙,也許自己可以隨意冒充一個,馬甲千千萬,不一定非要特定是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冒充誰,那就更沒人能猜到了。

很快,一位走到蘇宇附近的神族,眼前一黑,都沒來得及反應,瞬間消失,而他所在的位置,瞬間多了一人。

轉換的天衣無縫!

圖冊中,神族這一頁,多了一位山海九重強者。

而蘇宇,迅速浸入他的過去。

附近,有神族看他發獃,不由喊道:「雲昊,發現什麼了?」

蘇宇很快恢復正常,搖頭,「沒!咱們走吧,不然待會禁制開了,無敵進來了,我們都有麻煩!」

「哎,那就走吧!摩多那變了啊,以前殺人,經常留下點什麼的,這次倒好,什麼都沒!」

那神族嘆息一聲,大殿中,其他各族一些強者,也是惋惜。

是啊,摩多那變了。

以前殺了人,他都看不上眼的,很少會收屍的!

好吧,這一次殺的都是天才和強者,摩多那再目中無人,也不會放過這些傢伙的寶物,算了算了,來之前就有準備了。

一位位強者,迅速退出了演武堂,這地方,還是少留為妙,死了太多仙族在裡面,小心待會仙王進來了,來個無差別殺戮。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