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639章 樂不思蜀(萬更求訂閱)

第639章 樂不思蜀(萬更求訂閱)

作者:

蘇宇殺禁天王很乾脆!

有些事,必須要乾脆。

尤其是叛徒的事,不用多說,不用多審,當斷則斷,在這關頭,斬殺對方,用勝利的喜悅沖淡這一切,以免爆發更大的混亂。

反派死於拖延!

敵人就得馬上幹掉,放任敵人成長,那很愚蠢。

比如萬族!

當然,萬族現在奈何不得蘇宇,從一開始,萬族就以遠超蘇宇的實力的強者來殺他,可惜,殺不了罷了,蘇宇還是騰空,就有無敵來干他了,可惜……我太厲害!

快刀斬亂麻,再拖延下去,搞不好還有無敵會為禁天王求情……這不是不可能的事。

葉霸天也好,柳家也好,人都死了。

至於說禁天王放任天淵半皇逃離,他一個永恆,不敵合道那是正常的,反正求情是有理由的。

或者來個罪不至死,或者戴罪立功,或者讓禁天王殺個無敵抵罪……這些都存在。

蘇宇可不想給禁天王翻盤的機會!

與此同時,也的確在震懾人族的無敵!

別看之前還一起戰鬥過,打的火熱,可這些人對蘇宇服氣嗎?

那可難說!

斬了一尊人族叛徒無敵,震懾一下四方,尤其是大周王……這老傢伙太陰險,蘇宇不知道他心裏想什麼,還是有些忌憚的。

這樣的傢伙,別把他當好人,賣了你,你都未必知道。

這次蘇宇也是被套上了,聖主這位置……大周王這是早有準備地給自己上了套。

也好,蘇宇也不在意。

剛好,借個名,一場大戰下來,名到手了,他還要權!

此刻,名正言順!

不服,我就對付你!

……

蘇宇在想這些,大周王這些無敵也不說什麼。

一場大戰,死了9位人族無敵,重傷數十,人人帶傷,此刻,大家心情相當沉重,倒也淡化了一些禁天王被殺的影響。

而蘇宇,迅速斬殺禁天王,很快,再次朗聲道:「之前時間沒來得及,宇皇府成立,聖地成立,也沒時間籌備!即日起,各府抽調3位日月,10位山海,百位凌雲,入宇皇府效力!」

「各府抽調騰空以上軍士萬人,入宇皇府效命!」

「開元竅不得低於108,低於108竅,一概不收!」

「各大學府,抽調30歲之下,騰空以上天才千人,入宇皇府深造!」

「入宇皇府,成立聖地執法衛,任何人,除我之外,不得干涉!」

「宇皇聖地,在雙聖府建立,雙聖府改名宇皇府!」

「……」

蘇宇聲音震蕩天地,傳遍人境,氣息強大,壓制諸位無敵,甚至大周王也被壓制,因為大周王就沒有爆發氣息的時候,既然你要裝深沉,我給你深沉下去!

蘇宇身後,一群無敵,有人微微蹙眉,有人沉默不語,有人倒是點頭贊同。

蘇宇,實力有,魄力有,天賦也有,靠山也強。

這一戰,蘇宇斬合道,也讓這些無敵覺得,蘇宇當這聖主,其實挺好的。

起碼,安心不少。

儘管大周王很強……可大周王神秘莫測,一些無敵,還是不放心的,也和蘇宇一樣,覺得被大周王賣了,都不知道情況。

至於大秦王……大家心中無奈。

又重傷了!

這一次,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養好傷呢。

而蘇宇,最後一句話更是震動人心,只聽蘇宇朗聲道:「宇皇府成立,大秦王任聖地威武大將軍!大周王,任聖地文明傳道師!大秦王,大周王,可有疑議?」

「……」

四方皆寂!

一群無敵,紛紛看向蘇宇,看向大周王,看向大秦王。

一位位無敵,都有些震動。

這……一旦這兩位真的接令了,也就是在昭告諸天萬界,人族……蘇宇真的為尊!

他是聖主!

但是,之前說好了,無敵不會聽蘇宇的。

就算聖地可以號令,那也是商量著來。

這倒好,蘇宇現在是裹挾大勢,趁著剛剛一戰定諸天,以滔天之勢,威逼兩人同意。

大周王,可是晉級了合道!

人族唯一的一位合道境!

他會俯首稱臣嗎?

大周王看了一眼蘇宇,半晌,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微微躬身,輕聲道:「周天齊,無異議!」

而大秦王那邊,此刻半睡半醒的,被大夏王捅了捅,也有些迷糊道:「秦廣,接令!」

「……」

無敵們心情複雜。

一方面,想着這兩位沒意見,那這事大局已定!

一方面又有些不甘心,這倆都俯首稱臣了,那其他人……哎,沒法了,以後,那真是蘇宇說了算了!

他才是人境之主!

就這麼輕鬆地,完成了權利的移交。

然而,之前劇烈反對的幾位,都死了。

大元王、大遼王這幾位,都戰死了。

現在,其他人還真沒膽魄或者說,沒這個實力,站出來反對。

蘇宇目光環視一圈,看向大商王,淡淡道:「大商王可有意見?」

大商王見所有人瞬間看向他,甚至下方千萬將士都在看着他,一時間也是臉色複雜,顯然,他之前說的話,蘇宇惦記上了。

蘇宇,心眼不大。

這樣心眼不大的傢伙,執掌人境……不得不讓人擔憂,可是,他知道,此刻,蘇宇大勢已成!

大周王和大秦王不反對,沒有任何人有權力有資格去反對。

大商王心中嘆息一聲,微微躬身:「商雲召,無異議!」

蘇宇笑了笑,朗聲道:「既無疑議,各府調派人手,加速建造宇皇府,一應人力物力,各府均攤!」

「諾!」

側方,夏侯爺和朱天道忽然齊聲喊了一聲,兩人對視而笑,笑的意味深長,笑的一些人不寒而慄。

其他無敵,對視一眼,紛紛低頭,「遵……聖主令!」

人境,大局已定!

蘇宇放聲笑道:「此戰大勝,當賀!大周王,命你三日內,建周天十方大陣,我要人境大慶十日,下元氣之雨,十日不停,人境共賀!」

大周王心累。

艹!

你做個人行嗎?

十日內,人境連下十日元氣之雨,你是人嗎?

我會死的!

哪怕我是合道,老子也撐不住啊!

他還在想着,下一刻,天地歡呼。

「拜謝聖主!」

夏侯爺和朱天道再次大聲引導,天地之間,歡呼聲一片,「拜謝聖主!」

「拜謝聖主!」

「……」

一府府聲音傳盪,天地為之歡呼!

你不樂意,那沒用。

蘇宇的話音,傳盪人境,人境百億生靈,都聽到了,都興奮了,連下10日元氣雨,我的天,一些人都快瘋狂了。

想當初,蘇宇開元時期,想弄一滴元氣液都難上加難,買不起那玩意!

現在,連續下十天元氣雨……大家不敢想像!

大周王心累,低聲道:「聖主,元氣不夠……」

蘇宇平靜道:「怎麼會?那麼多無敵屍體,有的還沒破碎,元氣濃郁無比!何況,人境元氣現在比之前濃郁百倍,我斬25尊無敵,元氣溢散人境,以25尊無敵屍體鋪路,豈會不夠?大周王,聖地成立第一件事,大周王便要推搪嗎?」

「……」

你他么一定就是故意針對我的!

一定的!

大周王都快罵死蘇宇了,微微笑道:「聖主誤會了,既如此……那我需要幾位永恆助我……」

「大商王、大楚王、大金王、時光王、周府主、周府長,爾等協助大周王完成任務!」

「……」

一位位無敵,臉色異樣。

我的天!

這打壓,來的如此之快嗎?

都是你一系的人!

你服不服?

大周王笑了笑,有些皮笑肉不笑了,你狠!

其他幾位無敵,對視一眼,都有些無奈,紛紛開口道:「遵令!」

蘇宇臉上露出笑容,如沐春風,和剛剛的嚴肅截然不同,「那此事,就勞煩諸位了!」

那笑容燦爛無比!

一瞬間,連幾位無敵,都覺得如沐春風,蘇宇真可靠,這是信任我們……很快清醒了,一個個心中暗罵,真行,還用神文影響我們!

真不是個人!

而此刻,大明王這些人,一個個眼神異樣,看向蘇宇。

這立威立的,一來就拿大周王開刀,也不怕大周王不給你好臉色,當眾駁了你面子!

蘇宇還真不怕!

大周王聽令最好,不聽……呵呵噠,我就走了,真走!

你大周王想拿我當刀,又不願意聽令,我還管你,馬上走人跑路,人境這邊,我可是仁至義盡了,殺了那麼多合道無敵,該乾的都幹了。

跑回古城,樂得逍遙!

不行的話,找個小界修養一樣,大概也沒人能找到自己。

可惜,大周王還是聽話了。

蘇宇都有些遺憾!

不能把黑鍋丟給大周王了,要不然,今天就說被大周王氣的負氣離開,大周王逼走了剛為人族出大力的聖主,狼子野心可見一斑!

之所以有這心思,還是因為看不透,心中多了幾分猜忌和不安。

反正他不是好人就對了!

對面,大周王帶着笑容,看向蘇宇,笑的稍顯燦爛。

這傢伙,你現在還有話說嗎?

你讓我乾的,我可都幹了!

蘇宇也懶得再說什麼,喝道:「大夏王、大明王,率領駐軍,駐紮東裂谷防線,告知萬族,再開無敵之下之戰,為我人族練兵!」

大夏王沉聲道:「萬族豈會答應……」

蘇宇冷冷道:「怎麼不會?諸天戰場,還有大量資源,不戰,那就入侵小界,斬殺強敵,掠奪資源!神魔仙龍,哪一族沒有殖民小界?無敵出戰,殺無赦!人族一方,合道是玩的嗎?」

「不開無敵之戰,為我人族練兵千萬,我要迅速看到大量日月出現,為證道無敵準備!」

他看向下方將士,喝道:「諸將怕死嗎?敢戰嗎?」

「不怕!敢戰!」

山呼海嘯!

激動萬分!

當然敢!

之前蘇宇就說了,此戰大勝,就是人族軍士的戰場,接下來,就是他們的戰鬥!

果然,此刻蘇宇實現了!

蘇宇再道:「大秦王受傷,大夏王為誅天大元帥!夏龍武、秦鎮、朱天方、王虎為四方將軍,征戰諸天萬界,揚我人族之威,再復上古榮光!王虎,你為征東將軍,人族為東,掃清東部戰區,東部區域,所有小界,必須臣服,不服,滅界,滅族!」

「諾!」

滅蠶王有些小激動,有些小熱血,好激動的感覺!

迅速接令!

而其他幾位無敵,也迅速大聲應諾!

的確有些小激動,這一次大戰結束,人族大勝,此次,蘇宇看樣子要掃蕩萬界,征戰各大小界,趁著大族龜縮,迅速奪取資源,強化自身了。

這的確是個好機會!

此刻,強族不敢再戰,恐怕要等到上界開啟,這也是難得的和平發展的機會。

以小界資源,強化人族。

千萬大軍,若是能出一些日月,那證道的苗子就有了,不像現在,有些青黃不接了!

而其他無敵,愈加複雜了。

好傢夥,兵權都掌控了!

四方大將,都和蘇宇有關係,大明府,大夏府,包括滅蠶王,都和他有牽扯。

蘇宇這一次,還真是將大勢發揮到了極致。

今天,這裏就是我的主場!

我說了算!

趁著眾人無法反駁,不能反駁,迅速奪權,千萬大軍被他掌控,聖地成立,蘇宇,威望已成!

之後再反駁,那就沒大用了!

而大夏王,那也是馬不停蹄,一聲號令,「諸天府諸軍,隨我入駐諸天戰場!」

「諾!」

下一刻,千萬大軍,開始朝諸天戰場傳送,之前無敵大戰,大軍撤離,此刻,大軍再次進駐諸天戰場。

蘇宇默默看着,一臉的淡定。

當老大,得有老大的范!

我說怎樣就怎樣!

「其他人,散了吧,各自養傷,此戰,大家傷勢不輕!」

話落,又道:「無敵隕落的幾府,撫恤各府兩塊承載物,從戰場繳獲中出!」

「一應繳獲,都充入宇皇府寶庫,朱府主,夏侯爺,二位共同執掌府庫,清點物資,以軍功獎賞人境諸強!另,抽調五成繳獲,我有用,接下來贈予出戰各族!」

「諾!」

夏侯爺和朱天道紛紛應承,彼此對視一眼,眼中火光閃爍,好傢夥,多了個競爭對手啊!

對面,大周王看了一會,聽了一會,見蘇宇安排的還算井井有條,倒也有些意外,傳音道:「聖主有空的話,介意聊幾句嗎?」

蘇宇瞥了他一眼,笑眯眯道:「不急!」

大周王一滯!

你就沒什麼想問的?

蘇宇不急,我不想問!

我現在實力不如你,不想和你談!

我要去文王故居,繼續強大自己,我要尋我的道,走我的道,等我強大了,你想說就說,不想說,我還懶得聽!

大周王無奈,再次傳音道:「是關於上界的一些情況……」

「不想知道!」

蘇宇平靜,傳音道:「等我殺了符王,一切自然知曉!」

「……」

艹!

你他么按套路來行嗎?

大周王真的心累,這位真的很難纏,他尋思著蘇宇年輕,好奇心重,多少有些想知道的。

蘇宇倒好!

什麼都不問,什麼都不想知道。

「那關於上古的一些隱秘……」

蘇宇打斷,傳音道:「沒興趣,也不想知道!待我強大了,踏入大道境,什麼上古太古,一切秘密都會對我敞開!現在知道的多了,反而亂我心境!」

大周王嘆息一聲!

行,我服了。

你狠!

你這傢伙,就是不想跟我聊幾句,是擔心我坑你?

我豈會那麼做!

「那獵天榜碎片……」

「不急,現在監天侯大概受到了驚嚇,就算合一,他也不敢搶,等他恐懼消散了再說!」

「……」

好吧。

大周王徹底無話可說了,你說了算。

蘇宇也不想多說,他事情很多,沒時間和大周王打機鋒,他現在只想去文王故居那邊,和小白狗聊聊人生!

人生最幸福的事,那就是有個很強大,又很好說話的狗,可以跟你聊人生。

至於其他的……放一邊!

自身實力不夠,說什麼都是放屁,我要是個真日月,大周王大概看都懶得看的。

唯有自身強大,才是根本!

自身強大的同時,背後靠山也硬,那這些人就得求着自己,看看,這次就是求着自己當聖主,下次,就是求着自己,告訴自己秘密了!

至於大秦王他們這些人的傷勢,蘇宇沒辦法。

他寶物不少,但是對這些頂級強者,用處不算太大。

三身被斬,哪怕有承載物,恢復起來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後續問問小白狗有沒有辦法。

至於其他……都放一邊去!

千萬大軍,漸漸傳送離開,蘇宇開口道:「大周王,你們明日早上之前,佈置好大陣,明日,我要看到元氣雨落遍人境!」

「……遵令!」

大周王看了他一眼,這一刻,只覺得一切的陰謀詭計,一切的算盤,一切的話術,都沒用了!

這是蘇宇從白楓那邊學的!

我先用拳頭打服了你,再談其他,白楓這麼弱,和劉洪斗,卻是一直贏,你不服不行,劉洪贏了很多人,同時代天才都吃過他的虧,唯獨白楓沒有。

白楓才是大智若愚,我知道我說不過你,你來,我先亮拳頭!

……

蘇宇誰都沒再見,從諸天府,瞬間撕裂虛空消失。

有人大概猜到他去了哪,關鍵是,猜到也沒用,其他人進不去!

……

星落山。

蘇宇又回來了,走了也沒多久,一場大戰,從早上持續到現在,也不過天剛黑罷了。

腦海中,書靈傳音道:「這大周王,實力挺強。」

蘇宇點頭,問道:「書靈前輩,您說,他是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年紀大嗎?」

「這個不好判斷,我沒有深入探查他,那是挑釁,不好。」

「您覺得他,對我有惡意嗎?」

「看不出來。」

這個書靈也不好判斷。

蘇宇也不再問,沒事,起碼現在大周王不會和自己作對就行了。

很快,蘇宇降落在峽谷內。

腦海中,茶樹有些無趣道:「這就回去了嗎?不出去玩玩嗎?我聽肥球說,外面其實很好玩的!」

蘇宇笑道:「下次吧,機會多的是!」

「那好吧!」

茶樹也不再說,很快,蘇宇時光冊微微震蕩,一股淡淡的規則之力蕩漾出來,蘇宇這一刻才能懂,這是規則之力。

時光冊,很強。

可惜,好像被重創了。

下一刻,時光瀑布呈現了出來。

蘇宇問道:「二位前輩,我進入,二位不會被影響吧?」

「放心吧,沒事!」

「那就好!」

蘇宇一步踏入,被時光之力沖刷,很快,一步踏入瀑布對面。

……

片刻后。

那如畫的風景,再次出現在眼前。

美不勝收!

漫山遍野的花朵,很美!

古宅,大樹,花朵,小狗……

遠處,肥球好像在睡覺,此刻瞬間睜眼,看到蘇宇,微微恍惚一下,好像有些遺憾,很快開口道:「這麼快就回來了。」

是很快!

蘇宇看向小白狗,心中還是有些震動的,之前他還不知道小白狗多強,現在,他知道了!

絕對很強!

也許沒踏入大道境,但是,比起一般的合道,都要強的多!

蘇宇只是借力罷了,就輕鬆斬殺了合道。

老龜、小白狗到底誰強點,這個還真不好說。

「前輩,人族大勝!」

小白狗聞言搖了搖尾巴,心情好像還不錯,「那就好!」

「我來,是請前輩吃金翅大鵬的,前輩應該許久沒吃這些了吧?」

蘇宇笑道:「還有一頭龍!此次,借前輩之力,殺了一頭合道的龍,書靈前輩他們出手,幫我殺了一頭合道的金翅大鵬,可惜鳳皇跑了,不然再殺個鳳皇,也讓前輩再嘗嘗味道!」

小白狗搖著尾巴,「龍?那個不好吃,金翅大鵬……翅膀上的肉還是很好吃的,勁道,可以只吃大鵬翅嗎?」

合道不合道的,那倒無所謂。

就嘗個鮮,吃個味。

它跟着文王和時光師這兩位諸天萬界的頂級大佬,好東西吃的多了去了!

「當然可以!」

蘇宇笑了,此刻,書靈和茶樹也出來了,茶樹化為女童,有些不開心道:「肥球,外面的合道好厲害,還有那什麼仙族,我和書靈一起打他們,打兩個,沒打死!」

小白狗搖著尾巴,好像在笑,「你不會打架!」

「也是哦!」

「……」

聊了幾句,蘇宇將金翅大鵬的屍體取了出來,很大!

很快,蘇宇全力以赴,將兩個大翅膀切割了下來。

也很大!

蘇宇壓縮了一下,片刻后,小白狗瞬間消失,再出現,嘴巴上叼著一個大木棍,發出聲音道:「用這個串起來,這是松香樹,主人在天地盡頭挖的一棵樹,味道很香的!」

天地盡頭?

蘇宇挑眉,文王還有這愛好。

挖樹當烤串釺子?

真行啊!

小白狗丟下木棍,很快又進屋,叼出來了許多東西。

應有盡有!

烤爐,烤架,大量的木頭……小白狗搖著尾巴道:「用這個木頭燒烤,這是小主子砍回來的,砍了很多,可以用一點的,這個是在仙族砍的,仙界有棵天元果樹,沿着仙族大道生長的,特別結實,烤起來味道更香!」

此刻,毛球跳了出來,滿眼的崇拜和羨慕。

上古的狗,吃東西這麼精緻的嗎?

我只會吞吞吞的!

比起小白狗,毛球覺得,自己日子過的太粗糙了,它還尋思著,直接吃就好了,生的都行!

結果,人家小白狗居然這麼精細。

沒法比啊沒法比!

毛球在蘇宇腦袋上彈跳了幾下,好像在說,人家跟着文王混,就是混的好,我跟着你混,混的好像有點差!

居然只能吃一點規則之力,吃一點垃圾神文,吃一點垃圾的天元氣!

看看人家,吃的都是啥?

我想吃個天古,都沒得吃!

蘇宇想翻白眼!

他懂了!

懂毛球的意思,我去你的!

你也想這樣?

行啊,你有小白狗厲害,你什麼都有的吃!

還跟人家小白狗比,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實力!

很快,燒烤開始。

難烤!

金翅大鵬,那可是合道,哪怕蘇宇神文不弱,五行火神文包括傳承之火,都是日月神文,此刻燒烤起來,也是很艱難!

這玩意,恐怕需要時間,關鍵在於,連木頭都不好點燃。

這要是被天鑄王看到了,大概要哭。

這木頭,當柴火的木頭,很厲害的,給他,他覺得自己可以打造出天兵來!

而蘇宇,其實也不是太在意。

雖然他知道,這玩意珍貴。

但是他也是有錢的主!

就算沒有文王家當多,但是在當今時代,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富豪了,燒點天兵柴火,還是燒的起的。

很快,一人,一狗,一球,一書,一樹,都環繞在燒烤架旁邊,等待開飯。

蘇宇一邊點火,一邊直接開門見山道:「幾位前輩,我有一些修鍊上的疑惑,想要請教諸位,不知能否為蘇宇解惑一二?」

小白狗搖著尾巴,「你問吧,不過我們不一定知道,我們不是主人,什麼都懂的,我們知道的東西不多的。」

謙虛了!

蘇宇也不客氣,直接道:「前輩,我先問一點,就我現在這實力,有希望很快斬殺合道嗎?不借用外力!」

「合道很厲害的……」

小白狗剛說着,茶樹就道:「不厲害的!你騙人!合道很弱的!我和書靈都能打贏,你還說厲害!」

小白狗懶得理會,爪子指了指燒烤的大鵬:「這個不厲害!這個金翅大鵬,走的道,不是自己開的道,而且它融的道,也不厲害!合道,是融道的巔峰,厲害不厲害,和好幾個東西有關係的,第一個是它融的大道厲害不厲害,第二個是它到底理解不理解這個道,第三個是本身厲害不厲害……」

「還有,看它這條大道上,有沒有好多人融道,要是人多了,都在分攤大道的規則之力,那就不厲害了!」

小白狗又看向蘇宇道:「你好像得到了主人的一些傳承!」

蘇宇點頭,取出了文墓碑,「這個就是!」

小白狗看了一會,想了想才道:「我想起來了,這應該是主人掌握的一條規則大道之一,主人的道,都是他獨掌,他應該將這條道剝離了,你要是走這條道,你就是一人走這條道,那你成功了,你也會很厲害的,肯定比我厲害!」

獨自的道!

文王昔年自己掌握的一條道,而且,沒有被任何人融合!

如此一來,哪怕蘇宇不走永恆開道之路,就沿着這條道走,他也能成為絕世強者!

這條路,規劃好了的!

蘇宇按照文王的規劃,繼續勾勒神文就行,勾勒99枚神文,融入神文戰技,一步步強化,這是一條通天大道!

文王完整的大道傳承!

蘇宇心中微動,「文王昔年到底掌握了多少大道?」

「這個不知道啊。」

小白狗搖頭,「我就是條狗,也不會問主人這些的,但是我記得這條道的味道,才知道一些。」

說着,又道:「這條道,應該是主人留給自己的傳人的,怎麼這麼多年,都沒人融道?」

奇怪!

蘇宇也古怪道:「文王的一些學生,朋友,將這條道融成了文墓碑,為文王立下了衣冠冢,不但如此,這些人還把自己的神文戰技都融合了進去……所以,好像沒人發現這條道是可以繼承的。」

小白狗有些古怪道:「沒發現嗎?很好發現的啊!主人留下核心一枚神文,就是告訴大家,可以用啊,為什麼要立成衣冠冢呢?」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

蘇宇也不知道當初文王那些學生怎麼想的。

難道是沒發現?

還是覺得,自己沒辦法走上這條道?

倒是一旁的書靈,笑了笑道:「肥球,主人的道,也不是誰都能走的!主人的學生,應該也發現了一些問題,但是他們也發現,很難走上去,起點太高!所以,主人的學生,應該是研究了一陣這道,將這條道拆開了,化成不同的神文戰技,若是有朝一日,誰能將這些神文戰技合一,就能真正踏上這條道了!」

小白狗想了想,點頭:「也是呢!」

蘇宇牙疼!

他也聽懂了,文王的學生未必是沒發現,而是發現了問題,99枚神文的戰技,他們沒辦法勾勒出來,這只是起步!

走上這條大道的起點!

所以,他們想了辦法,最終,將這條道隱藏了,自己拆分了這條道,最終,形成了文墓碑中那無數的神文戰技!

要是誰有絕世天賦,將這些神文戰技全部領悟,自然會發現其中的問題所在!

若是可以勾勒出99枚神文的戰技,那這條道,就對他敞開了!

用心良苦!

蘇宇此刻忽然理解那些學生的選擇了,也知道文墓碑的含義了!

這碑文,你感悟了,就是文王傳承。

感悟不了,文王傳承就斷送了,葬送在了這墓碑中!

文王墓,最關鍵的其實就是這東西!

文墓碑,才是真正的文王墓!

小白狗看了一眼書靈,而書靈笑道:「這是主人的大道,和主人息息相關……當然,主人已經剝離放棄了,但是你若是願意聽我為你誦讀主人的書,也許很快你會有一些共鳴,勾勒神文,勾勒神文戰技,踏上這條大道!人主,你覺得如何?」

蘇宇想了想,點頭:「那勞煩前輩了!」

小毛球詫異道:「香香的,你自己不開道嗎?走別人的道,都是垃圾的象徵……」

蘇宇嗤笑:「你就是個笨蛋!我現在還弱,大道是什麼都不懂,你讓我自己開道?我當然是先走文王剝離的大道,感悟大道,增強了實力,感悟加深,有了積累和底蘊,再去想辦法開道!哪有天生就會的,你果然笨的很!」

毛球沮喪!

我很笨嗎?

小白狗倒是搖起了尾巴,點頭:「對的,一切都是從不會到會的,我其實也想走別人的道,可是沒有合適的,小主子還天天給我上課,主人也經常給我讀書,我才走了自己的道……」

沒有人天生就會一切!

蘇宇再聰慧,他也沒自己真的接觸過大道法則,還自創大道……你以為自家挖個茅坑,挖個洞就行了?

開玩笑!

既然文王留下了完整的傳承,蘇宇當然要學,先走上去,實力強了,自己感悟深了,再去考慮自己開道的事!

而現在,書靈在這!

書靈是什麼?

文王寫的書成靈了!

也許誕生的不一定是天生神文,但是蘇宇覺得,也沒差別,這條道沒人走,最終走的,也算是天生神文道,挺好的。

很快,小白狗就道:「那書靈給他讀讀書吧,你也不吃葷腥,我們就吃飯吧,邊吃邊聽!茶樹,你給我們泡點茶吧,我們一邊吃,一邊喝,一邊聽書……翅膀油膩,喝點茶可以解葷腥的。」

「……」

蘇宇想笑,小白狗倒是會安排!

這樣的修鍊,說實話,好像挺爽的,和以往不同,一尊合道的書靈為你讀書,一尊合道茶樹給你沏茶,再吃着合道的翅膀……

這日子,我聽着都不想出去了!

而蘇宇,也不再問別的問題,不急,先強大自己,自己這次提升的太多,他也需要聽書打磨一下自己,沉澱一下自己。

底蘊耗盡的蘇宇,現在需要更多的積累,去攀登更高的巔峰。

很快,耳邊傳來了書靈的讀書聲,這一刻,蘇宇心情輕鬆,翅膀也烤的差不多了,蘇宇和小白狗,開始吃烤翅,一瞬間,濃郁的元氣和規則之力,讓蘇宇之前的傷勢迅速恢復。

加上茶樹遞來的茶,蘇宇一口喝下……只覺得此地勝卻人間無數!

此地樂,樂不思蜀!

什麼人間帝王,那及此地絲毫!

這一刻,蘇宇沒了任何爭權奪利之心,那些,才是真正的外物,掛個名,有名義在手就行!

「永安九年,暮春之初,吾與周武會與南元之巔,周武創天刀八十一式,吾一掌滅之,笑曰:武夫,廢物!」

「……」

蘇宇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什麼大秘密!

周武是誰?

武王?

我勒個去,廢物!

文王,很狂啊!

大家還在看:重生七零有寶妻蒼穹之主綜藝之諧星傳奇征戰諸天世界開局八千億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都市鬼谷醫仙美女江湖權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