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655章 周天合一竅!(求訂閱)

第655章 周天合一竅!(求訂閱)

作者:

蘇宇朝第二個房間走去。

那是硯台形狀的房間。

第一個房間,如自己推測那般,的確是控制武皇的一些手段,那第二個房間會是什麼?

文王走之前留下的後手,四條大道繼承者才能獲得的後手,不至於都是未來才能用的玩意吧?

「硯台是外族之道,可能會被外族掌控,文王留下後手,恐怕也不是決定勝負的東西。」

蘇宇心中繼續判斷著。

很快,走到了第二個房間之前,還是一樣的門,一樣的鎖,蘇宇心情不錯,就這鎖,就夠自己賺一筆了。

取出硯台,蘇宇還是有些擔憂,他沒領悟硯台的道,會不會開啟不了?

不過……鎖還是咔嚓一聲開了!

這天地硯,文王留在了故居。

文王大概自己都知道,小白狗在,這條道落到敵人手中的概率不大,除非小白狗被殺了,真要被殺了,那敵人強大無比,有沒有硯台,都有可能打開這門戶。

所以,倒也沒弄的太麻煩。

甚至考慮到了,人族拿到硯台,都未必會去領悟這條屬於上古荒獸的道。

「還好!」

蘇宇鬆了口氣,還不錯。

蘇宇進門,一樣的擺設,一張桌子,一張椅子,一個盒子!

又是盒子!

打開盒子看了一眼,蘇宇這次有些發怔。

盒子裏,放着一個玩具,是的,玩具!

一個小玩偶!

栩栩如生,如同真實,但是個頭很小,有點像恐龍。

此刻,這個小玩偶,散發出淡淡的光輝,靜靜佇立在盒子中。

蘇宇凝眉,玩偶?

文王沒有這麼無聊!

逗人玩呢!

那這東西……

他在盒子中掃了一眼,果然,在盒子邊角處,看到了一張紙,顯然文王並沒有讓人來猜的意思,都留下了種種手段驗證,還讓人自己猜,那就沒意思了!

蘇宇取出紙張,看了一眼,漸漸地,眼神有了變化。

很快,蘇宇視線投向那個玩偶!

不,這不是玩偶!

按照文王遺留的話說,這是荒天獸!

是的,就是打造硯台的那個荒天獸!

這荒天獸,太古就存在,後來在人族統一諸天的時候,幾次侵襲人族大軍,吞噬無數人族,文王親自出手,追殺到了無盡虛空,將它格殺當場!

剝了它的大道,剝了它的皮,鍛造成了天地硯!

而除了皮甲和大道,這荒天獸的血肉,文王將它封印了!

也就是眼前的玩偶!

後手,自然不是一般的玩意,第一個筆道控制的是武皇,第二個也不差。

文王在紙張中,給繼承者留下了兩個選擇!

第一,將天地硯融合進入玩偶,也就是大道和皮甲,歸還給荒天獸,那荒天獸有很大概率會復生,文王留下了一線生機。

但是,荒天獸很強,規則之主的境界,本性充滿了暴虐,比武皇都要嗜殺!

很難控制,甚至是無法控制,這是同歸於盡的手段,關鍵時刻,人族遭遇絕大的危機,可以丟出荒天獸,在文王眼中,人族遭遇危機,那必然是規則之主出手。

所以他的後手,都達到了這個境界。

第二種選擇,改造!

改造自己,或者改造別人。

這玩偶,是完整的荒天獸屍體,血肉都在,包括精血,用改造的手段,可以將自己改造成荒天獸體質,一點點融合進入荒天獸中,之後,實力必然暴漲。

那時候,是自己選擇融合天地硯,還是不融合都可以,融合天地硯的話,有很大希望完整繼承天地硯的大道。

這是一條通天之道!

文王給後來者,留下了一個讓人無法抗拒的選擇,你選擇吞噬荒天獸的肉身,改造自己,那你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融合天地硯,跨入規則之主的境界!

這也是給後來人一個機會,一個艱難的選擇。

你如何去選?

完全繼承荒天獸的衣缽?

甚至把自己改造了,改造成為這種太古妖獸!

規則之主……這樣的境界,蘇宇敢保證,此刻,他把這些東西拿出去,交給那些合道,可能有九成九的人,會選擇自己吞噬,融合天地硯。

想想就知道了,老龜活了幾十萬年,都沒踏入那個境界。

上古以來,不知是規則限制,還是大道都被人掌控完了,從第一潮汐到現在,好像沒有誕生一位規則之主,哪怕百戰王也不是,他只是在人族肉身大道上走的極遠,實力強大到堪比一些弱小的規則之主而已。

荒天獸能被文王親自出手斬殺,實力必然比一般的規則之主要強!

「成為規則之主……」

蘇宇看着盒子中的玩偶,吸氣,為何我感覺,這寶物比筆道中的更厲害?

不是說,筆道才是你的最強傳承嗎?

啥意思啊!

「在文王看來,武皇,其實比荒天獸重要,是嗎?」

也許吧!

武皇,可能真的比荒天獸要強大!

但是,文王留下的後手,為何都感覺有些不可控,武皇如此,荒天獸也是如此,若是復活荒天獸,感覺也無法控制,大概率會被反噬,也許還會製造出一位強大無比的敵人!

「第二種方案,只是說有很大概率成為規則之主,也不是百分百一定能成,不過就算如此,對所有人而言,誘惑力也大到極致了!」

至於更改血脈,變幻種族,到了蘇宇他們這個地步,說實話,不太重要,種族這東西,不是看形態的,而是看本心。

蘇宇還是半個死靈呢!

「文王……」

蘇宇呢喃一聲,這留下的後手,都不簡單啊。

兩處,兩位規則之主!

隨便弄出一位,蘇宇覺得,都足以橫掃現在的諸天了。

可能在文王看來,這不算什麼。

他所在的時期,規則之主,光知道的就有140位!

哪怕後手都是規則之主,那也就給人族留下了4位規則之主境界的強者。

可是,時代變了!

這個時代,沒有規則之主了!

「改造,融合,為何我第一個想到的居然是藍天……」

蘇宇喃喃自語,是的,藍天!

這位改造系的狂人!

而且還是葷素不忌的那種,什麼都改,一會變成這個,一會變成那個。

蘇宇對把自己改造成荒天獸,其實還是有些膈應的,可是藍天,絕對不會膈應!

「藍天!」

蘇宇嘀咕一聲,若是藍天看到這東西的第一時間,蘇宇不懷疑,他可能現在就會改造自己,把自己變成荒天獸,說不定還激動一下,這上古就滅絕的種族,他居然還能改造出來。

「至寶!」

蘇宇只能這麼說,真的至寶!

天地硯配合完整的被封存的血肉屍體,精華全部都在,走上這條無人走過,還被文王親自封鎖的大道,那成為規則之主的概率太大了!

文王,真的相當用心了。

難怪天地硯,一直沒有流傳出去,而是就放在了故居中,給小白狗看守,而小白狗說,蘇宇是個好人,所以給了他。

好人……小白狗就是最大的考核官吧!

通過小白狗的考核,才有可能,在這拿到荒天獸的屍體,而且還得合一,不然哪怕強行攻破,沒有天地硯,那也只是讓肉身強大了一些罷了。

「哪怕融合大道需要時間,掌控大道需要時間,可有現成的大道在,血肉都在,也許花不了多久,就要希望成為規則之主了!」

「當然,運氣不好,可能會卡一輩子!」

這東西,還得看領悟力和天賦,不然,也不是百分百能成,卡在最後一步,無法掌控,那也正常。

「而且,荒天獸強大無比,可能一般的永恆都無法承受這血肉……也許還得讓一位合道來改造自己才行!」

蘇宇微微凝眉,合道!

若是合道來改造自己,但是又沒晉級到規則之主的地步,那其實幫助不算太大,當然,若是感悟大道順利,哪怕沒到規則之主,可能也可以踏入合道巔峰,達到東天王他們這個地步。

「這東西,絕對不能亂給人,百分百的信任才行,或者乾脆我自己來……」

算了,自己來的話,會放棄很多東西的。

肉身不為人族了,那筆道也許無法走了。

不止如此,可能還會導致未來受限,只可能融合這一道,那選擇性都沒了。

「所以天地硯和這東西,我九成還是要送人的,送出去了,那就得百分百保證,這位不會背叛,不會因為實力強大而反客為主……」

蘇宇心中不斷想着,人選其實不少。

其實在蘇宇看來,犼族可能和荒天獸有些類似,犼皇若是改造,也許很快可以真的感悟出這條道,成為那規則之主。

可是……算了!

犼皇上次的遲疑,加上彼此不熟,真要給它了,那蘇宇才是傻子,太過信任犼族了,那搞不好就把自己作死了!

「老龜、天滅他們都行,人族這邊……大秦王、大夏王他們都行。噬神族……算了,它們走的是自己的道!小白狗可能看不上,它有自己的道……」

這些,便是蘇宇的人選。

合道應該沒問題,永恆高段的話,也許也能承受,再弱,那恐怕就無法承受了,荒天獸這種規則之主,它的血肉,永恆八九段大概都難以承受。

藍天雖然合適,不過他恐怕承受不了這麼強大的力量,太強了。

雖然沒解開封印,也知道結果,要知道,小白狗的一滴精血,蘇宇這麼強大的肉身都有些難以承受,此刻的蘇宇,肉身應該不比大秦王弱的。

而荒天獸死了,血肉之力也不會比小白狗差。

一個個念頭升起,倒也不急着做決定。

而且,還有第一種方案……蘇宇其實在思考一個問題,我要是能進入上界,把荒天獸丟進去復活……會不會大開殺戒?

關鍵是,不可控!

一旦對方殺光了上界,再殺下來,那就完蛋了!

「或者……武皇不聽話,我把荒天獸復活了丟在這,讓他們倆打?」

蘇宇突發奇想!

他有些好奇,這倆全力打起來,誰會贏?

會不會同歸於盡?

此時此刻,蘇宇心情還是不錯的,文王,相當給力!

留下的後手,這才叫後手嘛。

真沒辦法,那就同歸於盡好了!

先把武皇放出來,再把荒天獸放出來,管他三七二十一,干就完了,要死一起死!

「這還只是其中之二,還有兩份,也許也涉及到了規則之主的力量!」

蘇宇興奮之下,又有些無奈,我大概沒辦法打開。

他深吸一口氣,將桌椅盒子全部收走,都很厲害,都能當承載物了,他現在缺。

文王讓他保留府邸,蘇宇也沒意見。

推己及人,人家破壞我的家,我也不爽,不過這四間房子就是留給後人的,你自己都說了,東西是給我的,那我拿走房間的東西,也算正常。

你應該說話算話吧?

四間房子,都是給自己的,蘇宇已經將另外兩間內定了!

是的,就是我的。

紙,獵天榜,這東西自己遲早拿回來。

墨……劉洪也許知道一二,這傢伙消失了,十有八九是去死靈界域找文王留下的府邸了,或者墨的傳承就在死靈界域,劉洪並未得到完整傳承。

「劉洪……」

蘇宇笑了笑,墨道,難道非要化為死靈才行?

劉洪未必能進入此地吧!

蘇宇一邊想着劉洪,一邊將房間內的所有東西全部裝走,很快,走出了房間,朝紙張房間走去,試試看,哪怕開不了,來都來了,不試試怎麼行。

……

第三個房間前。

蘇宇取出了碎片,他有兩張碎片,「萬法」「錄」,還有一個「圖」字在大周王那邊,蘇宇沒去拿,免得監天侯搞什麼小動作。

現在蘇宇還沒準備好,當然,那是之前,此刻監天侯來,蘇宇會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麼那麼紅!

將兩塊碎片,插入鎖眼中,鎖微微顫動了一下,卻是沒有開啟。

但是,蘇宇感受的到,鑰匙是對的!

「可惜了,獵天榜我只有一部分!」

蘇宇遺憾!

第三個房間,我這次開不了了!

第四個,不用說,他都沒有墨道傳承,儘管如此,蘇宇依舊不死心,朝第四個房間走去,也許我拿到了墨道傳承,我自己不知道呢!

他到了第四個房間前,不斷掏出寶物來開啟,包括人主印,蘇宇都給拿了出來。

也許可以開呢!

好歹也是人主,上古太子級別的人物,我開你一個丞相的寶庫,你還不給我開?

好吧,事實證明,還真不給開!

蘇宇無奈,只好離開了這四個房間。

他沿着四個房間,繼續往前走,這邊是後院,前院還有寶物嗎?

文王說不破壞他的府邸,蘇宇自然不會破壞。

可我一個收破爛的,你家有點破爛,我幫你撿走,打掃一下衛生,挺好的吧?

「什麼破爛玩意,我都要,不嫌棄!」

蘇宇說着,還取出了一個掃帚一般的玩意,隨意掃了掃地,扛着掃帚,念念有詞道:「文王前輩,我是給你打掃衛生來的,家裏太髒了,許多年沒住人了!東西也許都壞了,我都給你換新的,舊東西不好用!」

走了一截,蘇宇看到了一個池子,裏面有水流波動,蘇宇走上前一看,這池水……吸!

好東西!

這是日月玄光液?

這玩意,對日月強化竅穴用處很大啊,我就是日月啊!

蘇宇迅速開始抽這些玄黃液,一邊抽取,一邊從自己的寶庫中,取出大量天元氣,笑道:「前輩,你家水池太髒了,這水太久沒換了,我給你換新水,回來了,住的也舒服!」

我給你換水!

我這人,最講究了,不幹那種不告而取的事,我都是給你換新的,也算是你便宜徒弟的一點心意。

是的,他繼承了筆道,算是文王半個徒弟了,雖然沒有正式拜師。

作為半個學生,我給你換點新傢具,那是應該的,不用謝我!

很快,蘇宇將一池子水全部抽取,而池水,很快換成了天元氣。

蘇宇聞聞味道,享受道:「空氣都清新了許多,天元氣味道更好,臭水我就給帶走了,回去就倒了!」

蘇宇說罷,繼續前行。

文王府邸,按理說規則之力強大,亂闖,那是要被幹掉的,不過他有人主印,有時光冊,有筆道,在這,倒是暢通無阻,感覺比去一般的雜號將軍府都輕鬆。

文王府很大,路上,蘇宇又看到了一些房間,可能是平時居住的地方。

蘇宇也不客氣,敲門,進房。

看了一眼房中擺設,探查一下,都很簡單,就是簡單的一些傢具,沒有什麼其他寶物。

蘇宇講究!

看文王的床,可能有點舊了,現場用大量寶物,親自打造了一張新床,還給鋪上了軟和的蠶絲被,為文王換上了新床!

又新,又結實,還軟和!

蘇宇寶物很多,當然,他打造的新床,勉強可以當玄兵用,還是不錯的,玄兵,凌雲山海有的就用玄兵當兵器,當一張床足夠了。

至於文王的床,蘇宇覺得,劈開了,當七八個承載物都能用了,也許可以給人當融兵法的主兵!

不能浪費了!

蘇宇很快退出房間,順手把房間打掃的乾乾淨淨,新屋新氣象,順便這次最好把自己庫存的一些垃圾寶物,都給處理掉!

也許在文王府再蘊養幾十萬年,又是一批承載物!

做人不能太貪婪!

蘇宇告誡自己,要等價置換,還得聽文王的,把他的府邸保存的好好的,打掃的乾乾淨淨的,太子親自給你打掃房間,換新的傢具,當丞相的,大概也樂意,對吧?

文王哪天回來了,一看這家裏嶄新如故,大概會笑的很開心!

蘇宇都能想像到,文王那開心的表情了。

走了十萬年,傢具都這麼新,充滿了活力的味道,多舒服!

「文王快樂,就是我的快樂!」

蘇宇繼續扛着掃帚,一路打掃,看到一些綠植還活着,也很開心,很快,將一棵到現在還沒枯萎的大樹給拔了,然後,他現場切斷了一根樹枝,「木」字神文進行催生,澆灌天元氣,很快,一棵和剛剛一樣高大的大樹成長了起來!

幾十萬年後,大概就和之前一樣強大了!

做人得有始有終,拔了一棵樹,那得再栽一棵,可不能拔走了,留個大坑,那太難看了,文王看到了會生氣的!

有些綠植,都枯萎了,蘇宇也不客氣,將枯草爛木,都給拔了,很快,催生新的綠植!

眨眼間,整個府邸,亮堂了起來!

枯枝爛木不少,是真的枯萎了,可枯萎了這麼多年,居然還沒徹底腐爛,那些爛木頭是什麼材質,不用多說什麼了!

蘇宇全部收走,又親自栽種了一批花草樹木。

一瞬間,整個文王府,紅花綠葉,環境瞬間優美了起來!

之前有些死氣沉沉的!

現在,卻是美不勝收!

蘇宇繼續前行,很快,走到了文王的辦公大殿,蘇宇是這麼猜測的,文王可能在這個大殿中,接待一些來客,此地,案幾不少,除了文王有張椅子,剩下的都是蒲團,看來,上古習俗和現在有一點區別。

「又是好幾十件啊……」

蘇宇眼神發亮,很快,拱拱手道:「議事大殿,案幾蒲團都已破舊不堪,人族蘇宇不忍文王和其他諸位來客受苦,也免得萬族笑話我人族之王,太過寒酸,給諸位換上新的擺設!」

蘇宇很快從自己的寶庫中,掏啊掏,掏出了大量寶物,現場開始打造!

都是按照原本的樣子,來打造的!

怕新款式,你們不習慣!

他都是現場臨摹,造假,按照之前的款式打造,過個幾年,新火之光消散,那看起來和之前的就差別不大了。

文王晚個十萬年回來,大概都無法分出真假。

打造玄兵,對蘇宇而言,速度太快了。

不止他本人打造,神文化身都出來了,跟着一起打造。

一會功夫,一套新的傢具打造成功了!

蘇宇親自給換上了,將舊破爛全部給收走了,順便還給清掃了一下灰塵,這就是做人的樂趣,夏虎尤當初喜歡幫人打掃衛生,關鍵是,他還收錢!

哪像他蘇宇,一毛錢不收,都是孝敬文王的!

免費換新!

走出了大殿,再往外走,那就是前院大門了,大門很高大,開門,就是議會總部了!

蘇宇還是想開門去議會看看的。

他走到前門,想打開門,然而,就在這一刻,一直沒動的「劫」字神文,劇烈跳動了起來!

蘇宇頓時凝眉!

他瞬間後退幾步!

「劫」字神文不再跳動,他再往前走幾步,神文再次跳動起來。

「危險!」

「門不能開!」

蘇宇得出了這個答案,頓時皺眉,很危險嗎?

開了這門,正對議會大門,會很危險?

而就在這時候,一直在恢復的小毛球,有些迷糊地醒來,忽然從蘇宇頭頂上冒出,看了一眼大門,鼻子抽動了一下。

下一刻,醉醺醺道:「好香好香!香香的,我聞到了好多香香的味道!」

蘇宇凝眉:「規則之力?」

「不是不是……」

小毛球蹦跳着,在他腦袋上跳動着,過了一會,鼻子聳動道:「是……是那個……大道的力量!」

規則之力和大道之力有區別嗎?

蘇宇看向毛球,毛球有些急,怎麼說呢?

它很快想到了什麼,有些暈眩道:「就是……果子樹,平時我們吃的是果子,規則之力就是大道上結出來的果子,我現在聞到的是樹的味道,好像有樹碎了,香香的,你懂嗎?」

蘇宇挑眉,倒是被這小傢伙上了一課!

當然懂了!

蘇宇沉聲道:「你直接說,前面有大道破碎好了,道碎了,散落了一些大道本源之力,是吧?」

「對對對!」

蘇宇吸氣:「有人死了!規則之主那個地步的!死在了議會,我明白為何危險了,大道斷裂,現在的議會,恐怕是危機四伏!」

應該是有規則之主,死在了議會這邊,而不是通天侯說的,上古結束的平靜!

大道都崩碎了!

就崩碎在議會中!

這樣的存在,掛了,大道崩斷,現在蘇宇過去,可能會被散亂的大道規則弄死。

而小毛球,有些急躁,「好想吃,可是吃了會死,太香了!我要忍不住了!」

它也是一種道化身,平時吃的是大道上溢散出來的規則之力,這一次,它聞到了大道本源的力量,那東西對它極其滋補,甚至比時光冊好處還大,時光冊只是收集了部分大道本源。

而前方,也許有完整的大道本源!

這對毛球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

可是它不敢去!

會死球的!

毛球現在實力其實還不錯,之前也吸收了不少規則之力,可是,它還沒踏入永恆境,它不清楚自己是什麼道,不清楚,就很難融合或者開道。

它不需要開道,它本就是道,那它也算是肥球口中的永恆。

可是,它不知道自己的本質是什麼。

此刻,毛球急躁道:「我覺得,我吃了,我就知道我是什麼了,香香的,好香,我可以出去吃一口嗎?」

蘇宇凝眉:「太危險了!」

不知道是一條崩碎的大道,還是幾條,對毛球而言,危險程度太大。

「真的好香……」

毛球有些委屈,有些捨不得,算了,不吃就不吃吧!

蘇宇想了想,開口道:「不急,這地方,我現在能經常來,找個時間,我帶你大大它們一起來!」

蘇宇幽幽笑道:「你大大它們,實力強大,一起來。要是有崩碎的大道,一起給吃了!」

「可是,那是我的!」

毛球愈加委屈了!

砰!

蘇宇一巴掌拍在它腦門上,沒好氣道:「心眼倒是挺多,怎麼就你的了?你看到的就是你的?你還沒看到呢,帶你大大它們一起來,才有希望吃到,懂不懂?」

毛球眨眨眼,「可是,你看到的也成了你的啊!」

我跟你學的!

真委屈!

我懂事之後,一直跟你學的好不好,它從噬神界出來,還不懂事呢,很懵懂的。

蘇宇黑著臉,這話說的,我是那種人嗎?

沒理會它,蘇宇很快道:「走,今天收穫夠多了!文王府的傢具,我都換了上百件了,這二級區域不能待了,去其他其他搜刮一些,湊個一千件承載物,我們就撤!」

今天就完成一個小目標就行了!

二級區域,一級區域,都很危險!

其他三大人王府,他沒敢去,沒什麼交集,去了很容易出事。

現在,要穩一手了!

因為他現在拿到的好東西太多了,此刻出了事,那真的是丟了西瓜撿了芝麻了!

荒天獸也好,聖化印也好,都是關係到規則之主的至寶!

外加取走了一百多件傢具,無數日月玄黃液,現在要是為了一點大道碎片,去奪取,導致喪命,蘇宇那是死都不甘心!

自己功法也弄成功了,很快就可以天門合一,也許可以正式開始融道了,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剛開始。

他豈能這時候去找死!

該莽的時候莽,現在莽,弄死了自己,那就虧大了。

蘇宇迅速倒退,不再靠近文王府前門,很快朝後門走去,邊走邊道:「毛球,有時候,得剋制心中的慾望,懂不懂?我看到的都是我的,前提是我能安全拿到,拿不到,看到的就不是你的!」

「哦!」

毛球有些戀戀不捨,回頭看向後方,「那咱們什麼時候再來啊?」

「快了!」

蘇宇笑道:「這地方,以後都是我們的!不過現在還不行,我實力差了點,等我具備了頂級合道戰力再來!還有你,最好感悟自己的道,你到底是什麼道,感悟了,融道,之後再來吞噬大道本源,你才能迅速強大自己,否則吞噬再多,你沒辦法踏入永恆,都是浪費!」

小毛球苦惱,「可是,我不知道我是啥道!」

「沒事,回頭有空我給你讀讀書,找書靈也給你讀讀書,你太小了,開智不久,懂的東西太少,對自己本身感悟不深!」

毛球的確太小,經歷太少,它不知道自己是什麼道,這很正常。

讀書明智!

這也是不錯的選擇。

蘇宇迅速撤離,上次來,他連八層都沒探索,這一次來,他已經探查到了文王府,他還會再來的,下一次,他就要探索其他王府或者議會了,或者乾脆進入九層!

一步步來,不急!

這次收穫巨大,他得慢慢去消化這次收穫!

很快,蘇宇退出了後門。

後門,自動開啟,很快,等蘇宇出來,自動關閉。

「觀天」二字,繼續高懸,沒有散發出光芒了!

蘇宇拱拱手,笑道:「多謝文王饋贈,晚輩告辭了!」

話落,蘇宇迅速離開。

其他王府,皇府,他都沒去。

一直退到了四級區域,這邊,不少侯府,蘇宇這才喝道:「人呢?」

一聲呼喊之下,片刻后,幾個地方,冒出了一些人,迅速朝他這邊飛來,天滅扛着一個大磨盤,興奮道:「你出來了,收穫咋樣?」

「還行!」

蘇宇看他扛着一個大磨盤,笑道:「你拿的是什麼?」

「老大的殼!」

「……」

蘇宇失笑,你真行。

他懶得多說,星宏幾人也都有收穫,不過沒天滅高調,都給藏起來了。

蘇宇也不廢話,很快道:「都跟着我,我搜索一些侯府!取一些寶物,幫大家融兵!」

他很快道:「你們也好,其他鎮守也好,實力提升了,但是兵器沒強大起來,實力也會受到限制,融兵法缺陷還是有的!」

天滅點頭,星宏也嘆道:「之前感覺不明顯,現在感受到了!我雖踏入了合道,但是兵器不在,我其實和一般的三身合道沒什麼差距!兵器就算在,我現在合道,之前用的兵器,只是提升到了和我之前差不多的地步,配合永恆八段,倒是強大,配合現在的我……不夠強了!所以兵器沒強化之前,我和一般的三身合道差距不大!」

融兵法是比三身法強大,但是局限此刻體現了出來。

還得提升兵器才行!

而需要消耗的資源,也大的可怕。

天滅也無奈道:「我那大棒之前很厲害的,現在不行了,所以我準備把老大的殼子給融入進去,看看能不能提升到合道的地步!」

蘇宇笑道:「這些資源,我想辦法,這裏侯府這麼多,現在我不去前面區域了,主要搜索其他區域!都別亂跑,跟着我一起!」

蘇宇人主印開道!

很快,走到了一處侯府,那是神族的侯府,蘇宇懶得多說,人主印爆發,瞬間鎮壓虛空,喝道:「進去搜索,寸草不留!」

「人族府邸,可以只取需要的寶物,非人族府邸,所有一切,全部拿走!」

幾人興奮,二話不說,紛紛沖入其中!

蘇宇用人主印鎮壓規則之力,這對他們而言,很爽的!

而且也不怕危險!

都是合道,上古侯也只是合道,沒有規則之力,再強的陷阱,也奈何不得他們!

一群人,如蝗蟲過境!

非人族府邸,那是連個碗都給奪走了,人族府邸,大部分寶物也都奪走了,少部分不是太厲害的,天滅他們沒拿!

而蘇宇,感應了一番,規則之力越來越強大了!

他這是在破壞八層的規則!

但是此刻有人主令鎮壓,倒是勉強能抵禦這些規則之力,不過,再破壞一些府邸的防禦,大概他就撐不住了!

「這是懲罰之力……」

「那……我融合功法,到底是懲罰還是獎勵?」

要是獎勵,那就可以中和,爽一把,抵消這些規則之力,再來一次!

若是懲罰……那就麻煩了,雙重懲罰,蘇宇可能要倒霉!

大周天之法完成,到底會不會給予自己懲罰?

蘇宇想到了自己腦海中的幾樣寶物,聖化印在,就算雙重懲罰,也許也沒什麼問題。

大周天之法,懲罰……應該不至於。

可能有懲有獎?

懲罰規則,都是議會弄出來的,而會大周天之法的,都是人族的絕世強者,這些傢伙難道還敢懲罰人皇他們?

下一刻,蘇宇喝道:「都出來!」

很快,幾人興奮地跑了出來,天滅激動道:「下一個去哪?」

「都在這待着!」

蘇宇看了看天空,此刻,人主印有些鎮壓不了了,蘇宇迅速道:「我現在合竅歸一!若是懲罰之力,咱們馬上跑路,通天侯,開啟門戶,隨時準備送我們走!」

「若是獎勵之力,我去抵消這些八層懲罰之力,那繼續開啟一些府邸!」

幾人對視一眼,紛紛點頭。

蘇宇合竅,這才是關鍵!

通天侯,也做好了準備,隨時開啟門戶,逃入七層。

而這一刻,蘇宇第720個竅穴,被他瞬間點亮!

一瞬間,天翻地覆!

蘇宇天門中,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

720個竅穴,和天門開始融合,化為一個整體!

合一竅!

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合一竅!

合成了天門竅!

此時此刻,蘇宇才嚴格意義上,達到了人皇、文王他們所謂的日月,合一竅!

當然,也只是這幾位。

開天門,合一竅,開天闢地以來,其實就那麼多人!

這一刻,虛空中,大量規則之力憑空出現!

「日月合一竅,人族送祝!」

虛空雲朵一朵朵呈現!

而下一刻,忽然血雲瀰漫,隱約有怒斥聲傳出:「開天門,萬族不容!」

兩股強大的規則之力,陡然在虛空碰撞起來!

果然,議會還是設定了一些規則,不允許再開天門!

不是簡單的開天門,而是天門歸一,而之前的金色雲朵,這次沒說人皇送祝,那麼說,也許是人皇下屬做的,而今日,蘇宇倒是覺得,更像是人皇親自設立的規則!

人皇不可能喊自己人皇!

虛空中,兩股強大的規則之力不斷碰撞,蘇宇看了一眼,不分上下,連帶着之前的八層規則之力,都被撞擊的有些破碎!

蘇宇見狀,眼神一喜,好事!

不是單純的懲罰就好!

很強大!

此刻,他的氣息也在增強,肉身都在強化,意志海也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體內,兩股力量相互融合!

那是元氣和意志力,在融合交錯!

元神歸一!

打通了天門,蘇宇所有的力量,都在歸一了!

而這一刻,他腦海中浮現出一道道天賦技的影子,好像有化神文的趨勢!

蘇宇的神文戰技也在震動!

蘇宇臉上露出喜色!

他看到了希望了,戰技化神文的希望,但是,還都差點,他能感受到,自己對一些戰技領悟不深,所以,並不能直接戰技化神文!

可是,也不是都這樣。

就在這時候,蘇宇一枚神文浮現。

那是原有的神文,刀!

他有這枚神文!

而這一刻,他腦海中,浮現出一個蘇宇,這個蘇宇,拿着刀,在演武,演練開天刀!

這也是蘇宇常用的戰技!

這一刻,「刀」字神文,瞬間和這戰技虛影融合!

轟!

「刀」字神文,爆發出璀璨的刀光!

戰技化神文,因為有了「刀」,這戰技和神文融合,一下子,讓蘇宇的「刀」字神文強大了許多,雖然還是日月神文,卻是感覺比一般的日月神文強大的多!

蘇宇狂喜!

真的可以!

他領悟最深的開天刀,居然化為神文了,和原本神文合一,這代表,他有些領悟「刀」之一道的規則雛形了!

那如此一來,其他戰技,也許很快都可以化為一枚枚神文!

完成99枚神文的構造!

從而,正式踏入融道境!

……

就在蘇宇開天門竅的瞬間。

七層。

一張臉,微微浮現,那張臉,是武皇的臉,他朝上看去,帶着一些茫然和意外。

成功了!

這麼快就成功了!

他感受到了那股周天之力!

蘇宇,那小蟲子,居然真的踏入了這個境界,周天合一竅!

「周天合一竅了……此代人主……居然做到了……」

武皇想着這些,保持清醒。

他在想一些人,一些他那個時代的人物,太山那個時代的人物。

人族開天闢地以來,更久遠的他不知道了,不過,他若是算上這10萬年,活了有接近20萬年了!

20萬年來,周天合一竅的,他知道的,大概不到10個!

一兩萬年,才能出一個!

而且,上古破滅之後,可能一個都沒出現過!

「又出一個絕世天才了……」

武皇喃喃一聲,這次沒說小蟲子了。

再否認蘇宇,那就是否定自己。

他,文王,武王,人皇……這些當年鎮壓一個時代的人物,都是周天合一竅,而今,多了一個蘇宇了!

「這個時代的弄潮兒嗎?」

武皇喃喃一聲,帶着一些蕭瑟,屬於我們的那個時代,真的已經逝去了嗎?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