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681章 命界(求訂閱)

第681章 命界(求訂閱)

作者:

鄙夷歸鄙夷,此刻,老萬還是宗師氣度顯露。

才氣!

無數個萬天聖在讀書,短短百年,卻是感覺比那些萬年十萬年的老鬼,更有氣度,更有閱歷。

腹有詩書氣自華。

也許,這就是萬天聖的真實寫照。

蘇宇讀書,他那讀書人的氣質,其實更多的還是一種偽裝,蘇宇讀了十幾年書,也是從書中學到了許多,卻是沒有這種從容。

萬天聖開道,也給蘇宇一種明悟。

原來開道,並非他想像中的那種,強行往前開闢,不是的,而是用你的感悟,去擴大你的道,不是蠻力就能把支流開大的。

那「人」道,在蘇宇眼皮子底下,迅速擴張。

當然,遠不如蘇宇見到的那些大道強大,沒有那些大道寬曠,可是,所有的道,都是萬天聖自己一點點開出來的,支流中流入的河水,那都是規則之力。

這些規則之力,在時光長河中,你是沒辦法動用的。

可當流入了支流,就化為了你需要的屬性,歸你去掌控。

萬天聖的氣息,也越來越強了!

他的本尊,一臉的欣慰,回頭看向主道上的蘇宇,笑道:「文王的封印,也是好事!這10年來,我有了不少新的感悟,殺過永恆,見過合道,看過萬道,走過萬界……」

他輕笑道:「若是10年前,我來開道,早就無法繼續下去了!真開了道,也許也沒今日這些經歷和磨練了。」

蘇宇笑了笑,「府長厚積薄發,遲早都能成功。」

萬天聖笑了笑,不再說什麼。

那些小萬天聖,也漸漸變少,代表萬天聖的底蘊已經全部融入人道。

支流轟隆隆作響,不斷開闢。

等開到了一定的地步,萬天聖氣息強大無比,隱約感覺已經達到了合道的地步。

開道,其實沒有合道一說。

甚至只叫永恆!

小白狗說過,開道,你不知道自己要開多長,怎麼去分段位?

怎麼知道自己達到了合道地步?

其實什麼都不知道,只是通過其他人的對比,去大體上給自己定位一個等級,開道者,便是永恆。

只是在蘇宇感覺中,萬天聖此刻可能有合道戰力了。

實際上他到底什麼情況,蘇宇是不清楚的。

而片刻后,所有小萬天聖消失了。

萬天聖開道,沒有藉助任何兵器什麼的,算是肉身直接橫渡開道的。

此刻,他瞬間浮現在蘇宇面前。

從支流中飛出!

萬天聖看了一眼自己開的道,嘆息一聲,「底蘊不夠!人生閱歷不夠!經歷的還是少,感悟的還是少,已經無法開闢下去了!」

他說着,笑道:「以往有傳說,神文一道,一日千里,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如今,倒是深有感悟。你也算天子,我算是入你眼了嗎?」

蘇宇笑了,「當然,不過……和藍天競爭,頗有壓力。」

剛剛氣度非凡的萬天聖,瞬間安靜。

就這麼默默地看着蘇宇。

你可知,你打斷了我所有的思緒,讓我瞬間從高峰跌落谷底。

蘇宇咧嘴笑了,看向那條支流,「府長不繼續開道了?」

「到極限了!」

萬天聖從剛剛的無語中解脫出來,解釋道:「我的極限就在這,等後面再去積累吧!每一次戰鬥,每讀一本書,每看一個人,每做一件事,都是我的積累!以前的積累,已經全部耗盡了。」

「那府長現在,覺得自己可以匹敵合道嗎?」

「合道?」

萬天聖輕笑道:「不交手,豈能知道可不可以。」

蘇宇點頭,「那今日就到這了?」

說着,又道:「府長自己開道,規則可能不允許,待會也許會有規則懲罰。」

萬天聖點點頭,不過很快笑道:「那也未必,規則覆蓋,也只是覆蓋他們大道所在區域。此地還有大道存在,但是再往前走,也許沒有大道了,無大道之地,無規則懲罰……」

說是這麼說,萬天聖朝上流看去,還是搖頭道:「算了,不能往前走了!逆流而上,有突破過去之意!時光是在流逝的,打破時光流逝,幾乎不可能!」

說完,又朝前方看了一眼,「我隱約有些感覺,前方……也許有東西在等着我們!」

蘇宇沉默一會,許久,笑道:「也許吧!也許,是一場災難,一場驚世之戰呢!昔年的人皇他們,到底是在無盡虛空之外,還是在這條詭異的長河之中,誰能知道呢?」

也許,那些人一直存在於自己的過去中。

雙方的時間流逝不一樣,對方處於另外一個維度。

等到過去和現在時間同步了,也許就相遇了。

萬天聖點點頭,其實,他也隱約感覺到了,此刻,笑道:「若是此刻,我們找個人在這戰鬥,戰鬥三五年,也許外面過去了三五十年,甚至三五百年了!當他們找不到我們,以為我們死了,我們戰鬥結束,順流而下,回到進來的地方,也許……世間已過千年了!」

萬天聖感悟頗深,嘆道:「也許便是如此吧,但是還有一點,還沒弄懂,為何他們不順流而下,而是一直在原地,或者在逆流而上地戰鬥?」

順流而下,按理說,很快可以和現在重合的,從過去戰鬥到現在。

那為何不這樣呢?

蘇宇笑道:「府長,這還不簡單,有人不給唄!若是有一人,或者剛剛文王那樣的封鎖,封住了我們的後路,那我們不也只能靠時光去耗?要不打死了對方,要不打破了封印,要不一直朝下流戰鬥……」

萬天聖若有所思,「也是,你倒是看的清楚。」

蘇宇笑呵呵道:「人之常情,若是我知曉的一些東西是真實的,那就代表,人皇這群人可能在阻攔那些人回歸!而他們和我們有個重合點,或者說這個時代,他們若是想回歸……我知道在哪。」

萬天聖看了他一眼,半晌,沉聲道:「九層!」

蘇宇點頭,「對,那也是他們的進入點!他們一定是從那邊進入的,要出來,要和現在重合,也許還得走那邊出來!」

蘇宇笑道:「府長覺得呢?」

萬天聖想了想,點頭:「那個地方,可能真的存在一個入口,若是我們想找他們,也許可以從那邊進入,或者一直逆流而上,去過去找他們!」

「得了吧!」

蘇宇失笑:「一群規則之主,強悍無比,哪怕戰鬥無數歲月,那也不是我們可以匹敵的!我巴不得他們都別回來!」

萬天聖也笑了,不再多說,邁步道:「走吧,回去了!這道,暫且也只能開到這了!」

說罷,將蘇宇天門中融入的一枚神文取走。

他不再看支流,也不在看其他大道,只是默默體悟著不同的感受,許久,開口道:「天門是好事,但是,也有弊端!」

蘇宇凝眉。

萬天聖解釋道:「缺了一點求索欲!你做題,我把答案直接給了你,你做出來的一定是對的,但是,這中間,你解題的過程就少了很多樂趣,缺了一些自我探索的快樂!沒有豁然開朗的痛快!下一次,你做題,給你答案,你會做,一旦不給,你可能不會做了,因為你缺了點探索欲,求知慾!」

「這其實未必是好事!」

他解釋道:「時光長河神秘,如今,你卻是對這種神秘,缺乏了一些敬畏感,探索欲,因為你眼中的大道,就是一條河,就是一些支流!如此一來,你看到的一切都會很無趣!」

無趣!

蘇宇若有所思。

萬天聖又道:「開道,是一種興趣,一種本心明悟,我覺得我需要什麼,我會什麼,我能做什麼……而不是,我看到了這條道很厲害,我就開這個道吧!」

蘇宇看到的大道本質,的確比萬天聖清晰,可是,萬天聖此刻卻是說,你看到的多,真不一定就是好事!

他又道:「你對敵的時候,我建議你開天門去對敵!但是,你感悟大道,還是關閉了天門!你看到了本質,那就忽略了過程,你看到了筆道的盡頭又如何?你覺得不過如此,我能走到盡頭,於是,你盯着盡頭去走,可是,過程中,你真的感悟到了什麼嗎?你真的可以走到盡頭嗎?」

「我給你一個答案,你只盯着答案去看,去算,也許你能一次次地試出來,蒙出來,可這代表,你真的掌握了這道題嗎?」

「你會其中的運算過程嗎?」

「你知道,為何要這麼算嗎?」

「是,你是給了我正確的答案,那又如何?」

萬天聖語重心長道:「你現在關閉了天門,再去看這時光長河,也許有不一樣的體悟。」

蘇宇想了想,將天門關閉。

一瞬間,大河滔滔,兩岸的支流看不到了,整個時光長河,忽然變渾濁了許多。

有這麼瞬間,蘇宇忽然覺得自己瞎了。

不是瞎了,而是近視眼丟了自己的眼鏡,看什麼都模糊一片,這才是正常人的視角。

「筆道在哪?」

蘇宇默默感悟了一下,他和萬天聖正在往回走,那筆道應該就在路上。

很快,他微微有些顫動。

朝一側看去,那邊,應該就是筆道所在了。

而此刻,蘇宇看到了一些東西,他看到了一點點的支流波動,神文好像在雀躍,在告訴他,進入筆道,繼續往前走。

而蘇宇,晃了晃腦袋,在這之前,他可以看到支流的前方,可現在,他什麼都看不到了。

他只能大體上看到自己掌握的那30%左右的地盤,而這30%,也好像不是太清晰。

蘇宇若有所思,看向萬天聖,「府長,你開闢出來的道,你應該是能完全看清楚的吧?」

萬天聖點點頭。

蘇宇瞭然,嘆息一聲,「明白了,而我融的筆道,我知道我融了多少,但是實際上,就這一小段,卻是有很多角角落落的沒有去看,沒有去想,不算是徹底感悟了這一小段筆道!」

蘇宇笑道:「我只顧盯着前路去看了,卻是忽略了一些細節。天門給我帶來了巨大的幫助,也給我製造了一些弊端,有些拔苗助長了!」

萬天聖再次點頭:「其實天門是個很厲害的東西,看透大道本質!這東西,在任何時代,都是無敵的象徵!但是,同樣開天門的,一定有不同的實力!有些人,可能也和你一樣,看透了本質,卻是忽略了許多東西,到最後,眼高手低,反而走不長遠!」

蘇宇想了想,點頭:「是的,我明白了!武皇!武皇算是廢了,開了天門,應該比文王他們還早,結果,文王他們當中,武王都能輕易鎮壓他!我若是沒猜錯,人皇,文武獄明四王都開了天門!武皇應該比四王都弱,武皇卻是前輩,然而還這麼弱……應該也是開道過程中,不求甚解……蠻子就是蠻子!」

蘇宇深有感觸!

之前的一些想法,瞬間明悟了。

我說武皇怎麼這麼慘,被鎮壓了,武王都打不過,還開了天門的,蘇宇覺得開了天門的,應該是那種絕世無雙的。

現在懂了,武皇可能也是不求甚解,他是不是自己開的道都難說,也許看到了一條道挺強的,就給融了進去!

就和蘇宇現在融筆道一樣!

一旦蘇宇掌控了筆道,也許無法強化筆道了,甚至無法再自己去開道了,因為精力都放在融道上了,未必有時間去開道!

開了道,也許也嫌棄道太小,太弱,因為我曾見過高山,哪能看得上你這小土包。

萬天聖見他明悟,笑道:「你是聰明人,不是武皇那種一聽就是莽夫的存在!開天門,應該也不止這幾人,但是有強有弱,代表大家各自的感悟還是不一樣的!」

蘇宇點頭,接着好奇道:「府長,你沒開天門,神竅元竅都沒開圓滿,實力為何能這麼強?」

「不,不是我們強,是你現在弱了。」

萬天聖搖頭:「你的潛力,一定會勝過我的潛力!這是毋庸置疑的!同等級,我應該不是你對手,但是你也說了是同等級,你現在融道的話,還沒走到那個地步。」

「哦!」

蘇宇笑了笑,「還是府長有學問!我也奇怪了,各族老古董都不少,為何感覺都沒府長有學問?府長才活了百年而已。」

萬天聖笑了:「你才21歲,你覺得你的學問如何?」

「還好!」

「比起同齡人呢?」

「那當然我的學問更高,我看過萬族功法,見過諸天萬界諸強,我探索上古,遊歷生死兩界,探索大道本質,同樣21歲,別人還在為騰空努力,我已看透大道本質……」

「這不就完了?」

萬天聖笑道:「如今萬界,大多平庸!一些老古董,不是沉眠,就是一天到晚想着殺戮,變強,只是想着變強,埋頭苦修,不去想為何能變強?不去想,變強之後,他要做什麼?只是單純的想變強!這樣的想,也只是異想天開!」

「舉個簡單的例子,他們融道,你猜他們第一想法,是如何讓自己變強?」

蘇宇想了想:「殺了其他融道者!」

「對了!」

萬天聖笑道:「這就是庸人的想法!」

蘇宇尷尬,我也這麼想的。

你罵我!

「你府長覺得呢?」

「我?」

萬天聖想了想道:「掠奪感悟!」

蘇宇皺眉,萬天聖解釋道:「一條道,10個人來分,你佔據了十分之一,這並不是代表其他人搶了你的份額,而是代表,其他9人的感悟,和你不一樣的!這條道,就是10種感悟,你只是感悟了其中之一,此刻,你該感悟其他人感悟的東西,你沒感悟到的東西!等你感悟的比其他人更強,你可以瞬間掠奪他的一切!將他擠出去,你控制規則之力的許可權,比他們更強!」

蘇宇瞭然,「這就是規則之主的強大,因為他感悟的更多,你和他奪取大道的規則之力,那就是雞蛋碰石頭,人家輕易就把你排擠了出去!」

「對!」

萬天聖又道:「就說筆道,若是你掌控了筆道,你覺得你是規則之主了,無人可以奪取你的筆道了,可是,文王感悟也許比你更深!他不需要掌控筆道,但是他可以瞬間奪取筆道,掠奪你的感悟控制權……那時候,你就是待宰羔羊了!」

蘇宇再次點頭,「有道理,所以府長的意思是,讓我找機會幹掉文王?挑撥我和文王的關係?」

「……」

萬天聖笑呵呵道:「怎麼會!」

「府長還在記仇呢?」

「不可能!」

蘇宇笑了,「肯定是!不然好端端地提文王做什麼?」

「給你提個醒罷了!」

蘇宇笑呵呵的,不過還是接受了意見,「府長說的不錯,我會好好思考的!我可不想成為屁股種花的武皇,明明天賦絕頂,開了天門的存在,結果卻是落得個慘淡下場!」

「不錯,武皇的確有點廢。」

萬天聖點頭。

兩個只有合道戰力的後輩,卻是去評價一位規則之主如何,而且這位規則之主,也許還相當厲害。

敗給了武王,不代表武皇真的打不過別的規則之主,怎麼說也是開了天門的存在。

可在蘇宇和萬天聖看來,正因為你開了天門,才不該這麼弱,被後輩擊敗了。

……

片刻后。

蘇宇和萬天聖撕裂虛空走出了時光長河。

與此同時,天地之間,金雲和烏雲同時呈現。

萬天聖看向蘇宇,要不要避一避?

蘇宇想了想,搖頭:「劫難,也是一種感悟,府長不用擔心,一次懲罰,還不足以消耗什麼。」

萬天聖笑了笑,「那我也感悟一下獎勵和懲罰同存的情況!」

下一刻,他一步踏入虛空。

金色雲朵和血雲同時朝他飛去,萬天聖左手鎮壓血雲,右手吸納金雲,默默感悟著,左手卻是化為擎天巨掌,轟隆隆地鎮壓着血雲!

規則懲罰,懲罰他道證道者。

關鍵在於,這樣的懲罰,是針對日月證道的。

懲罰的主體,是日月到永恆那個階段的,撐死了永恆四五段的殺傷力,當然,萬天聖太強,此刻,這懲罰之力,可能有六七段之力。

然而,對萬天聖而言,太弱了!

他感悟了一下那些金色雲朵,笑了笑,下一些,輕描淡寫,一掌將漫天血雲拍碎。

徹底消散!

下方,軍士們一個個看的目瞪口呆。

而永恆境強者們,卻是相當凝重。

這血雲,不弱。

相當強大!

結果,萬天聖輕鬆地將血雲擊碎,這位,現在什麼實力了?

而大周王,也是凝眉,看向萬天聖,隱約間,有些遇到了對手的感覺。

萬天聖,永恆了!

真正的永恆!

他好像在開道,而非融道,這樣的存在,沒有合道的說法,他只是單純的一位永恆強者。

片刻后,萬天聖落下。

站在蘇宇一側,看向大周王,笑了笑,笑容柔和,「見過大周王,剛剛來的匆忙,忘了和大周王見禮,勿怪,晚輩失禮了!」

「客氣了!」

大周王微微點頭,萬天聖笑了笑,「應該的!前輩庇護人族多年,而今宇皇開清污署,賦我重任,萬某還有不少事要和前輩請教,包括擒拿上界叛逆,大周王和上界之人熟悉,還希望大周王多多幫助,讓我早日追查出上界叛逆之輩!」

大周王笑道:「會的,我會將我知道的,都告訴你。」

萬天聖再次點頭,「那勞煩前輩了,宇皇若是再次一統諸天,大周王勞苦功高,當立傳化為規則,讓後世人謹記萬萬年!留得一世清名!讓人族萬萬代,都知大周王功勞。」

大周王嘴角抽動,「過譽了,我只是普通人族中的一員……」

「不,定當立傳!」

萬天聖笑道:「大周王輔助宇皇,撥亂反正,宇皇登臨聖主之位,也是大周王推動,鎮壓一切亂黨之聲,宇皇也是勵精圖治,登頂第一日,斬合道數尊,開人族之盛世!大周王眼光之獨到,天下絕無僅有!連我之前也不曾想過,宇皇能做的如此優秀!」

他笑道:「日後,再有亂臣賊子,想要竊取人族氣運,還要再靠大周王撥亂反正!維護人族正統!」

正統嗎?

大周王深吸一口氣,許久,點頭:「我會的。」

萬天聖笑道:「大周王自然理解我所言。大亂之世,當有聖賢出!一切腐朽的、落後的都該統統掃入垃圾堆,被清污,清出一片光明!這個潮汐,是新的開始,一切都是新的!」

大周王嘆息,再次點頭,「我懂!」

「大周王見笑了,晚輩只是有感而發!」

萬天聖笑容滿面,朝四周看了看,微微躬身,「昔日斬殺各位後裔,是萬某錯了,一切皆有條例,一切皆有律法!萬某昔日非執法之人,行執法之事……錯在越權!」

只是越權,並不覺得他殺錯了人。

「按當時律法,越級執法,當懲……」

萬天聖探手一招,忽然,虛空生萬劍,萬劍瞬間爆發,朝他殺來,噗嗤噗嗤聲不斷,無數長劍洞穿他肉身!

附近,一些永恆臉色一變。

下方,驚呼聲不斷。

大周王微微凝眉,蘇宇在一旁沉默不語。

萬天聖面色發白,除了頭顱,渾身被長劍穿透,他笑道:「我已受懲!已受律法之懲,此事,在我心中,已無任何虧欠!日後,我不再會為此事內疚、自責。諸位願意也好,不願意也罷,公是公,私是私!公私分明,若還有怨,拋開身份,私下解決便是!」

他懲罰了自己,拋開了枷鎖!

他不覺得自己殺錯了,只是覺得不該自己去殺,他身份不是執法者!

而現在,他是了。

眾人無聲。

許久,蘇宇開口道:「萬署長,諸位,之前之事,到此為止!若是私下報仇,自己下挑戰書,切磋也好,決生死也好,我不阻攔!」

「修者,私下切磋搏殺,一概自理!」

「另外,新年新氣象,還有月余,安平352年便過去了!」

「明年改元,安平之年號,終於352年!天下已不再安平,明年,改歷新宇元年!」

一群人心神微動,改歷。

新宇元年!

蘇宇平靜道:「新年新氣象,一切換新,新的世界,新的政策,新的開始!舊的可以緬懷,但是不要沉浸在舊事當中!」

「宇皇聖明!」

萬天聖躬身,下方,百萬軍士倒是不在意這個,此刻見狀,也紛紛高呼:「宇皇聖明!」

安平歷,要結束了!

開府350多年,開府前征戰近百年,開府時代,還有一個月,便要正式結束了。

唯有少數人能懂,蘇宇是在告訴大家,不止安平歷,上古和前九潮汐,全部結束了!

這一刻,人族氣運動蕩!

下一刻,人族氣運更加旺盛,人境上空,蘇宇投影忽然清晰了許多,迅速蔓延了整個人境。

……

這一刻,各界上空,再次有強者虛影浮現。

蘇宇又幹嘛了!

一天天的,就沒閑下來過。

……

人境。

宇皇府。

蘇宇沒再繼續留在東裂谷。

此刻,大殿中只有數人,藍天嬌笑着出現,不過等看到威嚴的蘇宇,死寂的大周王,面色發白的萬天聖,他笑容漸漸收斂,小心翼翼地湊到了萬天聖身邊坐下,正襟危坐。

蘇宇見藍天到了,也不露笑,他怕自己對藍天一笑,藍天會馬上對他笑,他受不了。

嚴肅點!

談正事!

蘇宇很快道:「現在,當務之急有兩件事!第一,定位之印,要迅速到位!」

「第二,死靈界域需要一位人境強者,可以瞬間封鎖死氣波動……」

蘇宇簡單說了幾句,又道:「最好氣息不要太強,否則容易引起死靈界域動蕩,大周王的屏蔽之道很好,而且還有傳送之力,可以迅速傳送我們攔截對方逃跑!」

大周王沉聲道:「那之前說的,我去封鎖小界……」

「交給大明王去辦!」

蘇宇緩緩道:「大明王即將合道,他去封鎖界域之外!我必須要去死靈界域,否則,打不開通道!」

大周王想了想,點頭:「我明白了!」

蘇宇也不多說,看向萬天聖,「大周王離開之後,萬署長主持大局,以免動蕩!」

「好。」

萬天聖倒是淡定。

蘇宇又看向藍天:「藍副署長,你要小心,一定要隱藏好大府之印,這關係不小,有人族氣運蘊藏!另外,一定要埋藏的距離合道極近,但是不能被發現,而且只能一次性埋藏,否則,一天打一次,傻子也知道有問題!」

藍天見他人嚴肅,也只好嚴肅道:「好!」

「那就趕早不趕遲,我去召集犼族、食鐵族合道,準備暗中突襲命界!萬府長,大周王,此次並非為了滅殺合道,當然,能無損殺個一兩個合道,那也行!見機行事!若是有可能會損傷,那就放棄強殺!」

「所有人,聽我指示,不要貿然行動!」

蘇宇沉聲道:「我希望帶着所有人,完整的打上上界,而不是殺10個合道,死我方5個合道,別說五個,三個,甚至一個都不行!」

「我能無損打下,那就不要用合道的命來填,所謂的用1換10划算,在我眼中,都是扯淡!現在死一個合道,都會削弱我的力量,如何打上上界?」

大周王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放棄了,沒說話。

他覺得蘇宇太過在意這些了。

真的不死人,可能嗎?

蘇宇不以為意,要是自己一方弱,那肯定沒辦法保證,可自己一方,現在碾壓下界,那隻要謀划的順利,不死人很正常!

「多餘的話不多說,我去找人,一旦各族合道被引出來,藍天,你馬上行動!」

「好!」

……

談話很快結束,蘇宇壓根不想留下,因為藍天好像要找自己聊天。

至於帶藍天去看大道,其實蘇宇考慮過,不過現在不合適,主要是擔心藍天現在一旦變強,很容易導致分身波動,那他藏在萬族的分身,都可能會暴露。

可能性很大,因為蘇宇發現了,這位的道則,可能都是一體的。

藍天這邊,只能等穩定下來了,才能帶他去看大道。

……

很快。

食鐵界,食鐵獸皇見到了蘇宇,三日後,聯手突襲命界!

不止食鐵界,犼界、空間古獸界都收到了消息。

唯獨太古巨人族,蘇宇壓根沒去。

三大獸皇,加上蘇宇自己,還有大周王也會去,萬天聖則是坐鎮人境邊境,蘇宇又去鴻蒙城喊上了書靈、茶樹,又跑了一趟噬神古界。

這一次,他準備出動10位合道,算上他自己和萬天聖。

至於大秦王他們,都會留在鴻蒙古城,以防萬一,隨時接應!

命界,現在表面上有兩位合道。

蘇宇不知道真假,也不在乎真假。

他不會打進去的!

因為除了人族,其他人都有壓制力,進去打,那才是傻。

攻打命界,也只會是在外面攻打。

萬族一定會來救援!

哪怕不來,也會威逼人境,逼迫蘇宇他們回歸。

……

就在蘇宇準備攻打命界的同時。

命界。

天命山。

命皇手指掐動,片刻后,手上出現一道道血痕,他不動聲色,將血痕迅速恢復。

看了一眼上空,心中嘆息一聲。

麻煩,好像要來了。

不是人族,就是上界,這個潮汐,命族絕對無法中立了!

「該做抉擇了,最後一次!」

命皇心中沉重無比,就這一次,自己再看看情況,這次,他會作出決定了。

命族的抉擇,很重要。

上界之門就在命界,命界壓制他族,誰拿下了命界,誰便佔據優勢,一旦命界投靠人族,萬族必然來攻殺。

而一旦投靠萬族,人族早晚都要來,反正遲早的事。

大家還在看:重生七零有寶妻蒼穹之主綜藝之諧星傳奇征戰諸天世界開局八千億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都市鬼谷醫仙美女江湖權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