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712章 巨竹侯的條件(求訂閱)

第712章 巨竹侯的條件(求訂閱)

作者:

大殿中,四月五月圓月都很凝重。

下界的傢伙上來了。

食鐵一族現任獸皇親自上界來勸說,而且已經參與了下界之戰,消息還沒傳開,一旦傳開,恐怕早就有萬族強者上門找茬了。。

滅龍族之戰,九月也參與了其中。

此刻,幾頭食鐵獸都在思考,思考未來,思考下一步該如何走。

稍有不慎,此刻就是族群覆滅之危。

而這時候,蘇宇手中的大竹子微微顫動了一下,一道淡淡的意志力溢散。

「抓住了!」

文起將軍被抓住了。

動靜不大,蘇宇都沒感受到。

也是,一個剛晉級的五六等合道,還能逃過藍天他們之手?

四月感受到了那股波動,再次看向蘇宇,眼中露出一抹精光,開口道:「小道友,好像年紀不大?是我一族新生代強者?」

蘇宇笑道:「四月前輩,巨竹侯大概多久才能回歸?」

他沒接話。

而四月,帶著一些凝重,再次看向蘇宇:「道源之地距離此地還遠,收到訊息,巨竹侯若是沒有其他事情,一天內可以趕回。」

一尊天王級強者,都需要一天左右,顯然,還是很遠的。

蘇宇微微點頭,笑道:「那等巨竹侯前輩回來了,再談這些。」

四月隱約知道了什麼,沒再問他,而是想了想道:「文起被拿下了?」

「嗯。」

「他畢竟是鎮南侯麾下大將,食鐵族和人族也是上古至今的盟友,拿下他,鎮南侯知道了……恐怕多少有些不快。」

蘇宇笑道:「個人代表不了人族!人族,是一族,而非一人!當今時代,除非人皇回歸,否則,唯一能代表人族的,不是鎮南侯!」

蘇宇說著,又笑道:「這天下,還是拳頭大說了算!鎮南侯的拳頭不夠大,所以他說了不算!」

鎮南侯說了不算!

四月,其實大體上猜到蘇宇是誰了,或者說,是那位宇皇的人,或者就是宇皇本人。

提起鎮南侯,如此淡然,哪怕不是那宇皇本人,也是他麾下得力戰將了。

四月沉默了一會,沉聲道:「我族其實暗中一直都在幫助人族,但是,幫助,也是有限的!不可能無限制的幫助,包括這次文起到來,所說的話,我們也未必會當真!」

「解救百戰,哪有那麼簡單!道源之地複雜無比,強者無數,我食鐵一族就算全力以赴,可能會滅族,解救出百戰的希望不大!」

「盟約、幫助、合作,都是有條件的。」

四月沉重道:「我族之所以到現在還幫助人族,不是單純因為所謂的上古盟約,原因很多,第一,巨竹侯和人族有交情。第二,我族篤信,一些強者會回歸,包括文王他們。第三,神魔仙幾族也想稱霸諸天,我們不願意,有仇。」

這位四月,上古之後的食鐵皇,比起九月他們,要更穩重一些。

此刻,緩緩道:「幫人族,暗中幫忙可以,全面支持,那能給我族帶來什麼?是毀滅,還是其他?文起的話,充滿了不確定,百戰一旦沒解封,那是不是我族就要承受巨大的壓力?甚至是覆滅?」

蘇宇點頭,「文起就是個騙子,忽悠人,也沒幾分真本事!全靠賭!當然,他也拿不出什麼底牌,來說服大家,沒辦法,絕路反擊中的一次賭博罷了。」

文起能拿出什麼?

幾位合道?

除了這個,好像什麼都沒了。

這樣的傢伙,不靠騙,能有什麼辦法?

能騙成功,那是最好的,起碼有點希望,騙失敗了,食鐵族大概率也不會對他如何,總體來說,不會虧什麼,真成功了,把百戰解封了,那就是大賺!

穩賺不賠的買賣,騙就騙了。

「那下界人族,能給食鐵族帶來什麼?」

四月再問。

你說文起是騙子,你呢?

你能給我們帶來什麼?

蘇宇想了想,笑了,「好像也沒什麼,再強,強的也是我們,不是食鐵族!只能說,食鐵族可能有更大的機會,反抗即將到來的滅族命運。」

「滅族?」

四月看著他,不說話。

蘇宇點頭:「上界一開,人族潰敗,現在萬族不對付食鐵族,四月前輩不會覺得是因為食鐵族極其強大吧?只是萬族不想現在對食鐵族下手,以免消耗實力!等到人族被滅,食鐵族必然是第二個被針對的強族……百分百的!」

一旁,五月沒好氣道:「那也是人族導致的!」

有些不爽!

蘇宇說的不算錯,可原因,還是起於人族。

五月哼哼唧唧的,不爽道:「也就是說,因為我們幫了人族,人族滅了,我們就倒霉了!結果,你拿這個當好處,來說服我們?那你和文起有什麼區別?」

蘇宇攤手:「我只是沒畫大餅,空口說那些沒意義。擱在一年前,我說的能比文起好百倍,要什麼有什麼,規則之主都給你許諾十尊八尊的……」

蘇宇說著,笑了,笑的自信:「現在,不需要!」

是的,現在不需要。

我不需要給你們畫大餅了!

這是自信,也是底氣。

食鐵族實力很強,但是真少了,其實也不是一定就不行。

一旁,九月幫腔道:「不錯,大竹子說的有道理!現在,我們需要的不是空洞的未來,而是現實存在的一些問題!」

九月憨憨道:「下界食鐵一族已經成為人族盟友,幾位老祖覺得被坑了也好,還是倒霉也罷,當時那個局面,不投靠,大概現在下界可能沒有食鐵一族了!」

「在下界,我們也是為了種族傳承!」

「此次上界,也是如此!」

「隊都站了,這時候,老祖們想和下界劃開距離,其實很難。」

九月認真道:「我臨來之時,六月老祖說了,上界食鐵族,其實無路可選……除非,抓了宇皇,獻給萬族,再大義滅親,抓了六月老祖和我,都獻給萬族,委曲求全,如此一來,萬族可能才會打消滅我族群的念頭!」

今日的九月,很能說。

實際上,九月和六月這些強者,也不傻。

如今蘇宇這邊,勢力是不如上界,可上界……又不是只有一家,三族還無法統治整個上界。

單對單,下界可不懼任何一族。

四月沉默了一會,許久才道:「我明白了,這些話,我都會轉告巨竹侯,二位……先在此地休息片刻,五月,圓月,你們隨我來,我們要出去商量商量。」

「幾位老祖慢走!」

九月憨憨笑著,目送幾位食鐵獸離開。

等他們走了,忽然笑道:「大人,我今天表現的不錯吧?」

蘇宇笑了,「還行!倒是沒看出來,挺能說。」

九月憨憨笑著,笑著笑著,還是很快道:「其實老祖們無路可選,至於我說抓了宇皇獻給萬族,也是絕路,真抓了宇皇,藍大人他們也不會善罷甘休。」

蘇宇笑了笑,卻是不說什麼。

這也算一條路。

看食鐵族如何選擇吧。

此刻的蘇宇,也在等巨竹侯歸來,心中還在想著其他事。

之前,幾位人族他不打算管。

可現在,蘇宇在想,這不管……我他么就怕他們搗亂啊。

未必是故意搗亂,而是覺得機會來了。

「混沌山若是和萬族大戰起來了,大戰爆發,此刻,火雲侯這些人,也許真會覺得機會到了,深入道源之地,去救百戰王。」

可能性不小。

當然,萬族可能也會考慮這些,甚至是埋伏一手,將他們一網打盡,倒是不用費心了,還能從險地給引誘出來。

也許,這就是個局。

等幾位人族侯出來了,真去了道源之地,可能就一次性被幹掉了。

鎮南侯這些人不知道嗎?

知道!

但是,現在他們很絕望,百戰成了唯一的希望,既然如此,搏一次,也是正常的,甚至會拉上一些盟友,一起為他們搏一次機會。

「絕望時刻,拉盟友去搏命,也不算什麼,很正常的選擇,唯一的問題在於……這是搏命,賭命!」

蘇宇搖頭。

文起的忽悠,在蘇宇看來,不存在什麼問題,可既然是搏命,這時候,怎麼能隱瞞定軍侯這邊的事。

告知食鐵一族,分析利弊,哪怕不熟悉,也可以想辦法去聯繫。

將蘇宇化為自己的力量,成為臂助。

乾脆就直接來忽悠,這一點,是蘇宇不爽的。

敗壞人族的名聲!

你哪怕直接和食鐵族說,現在是機會,咱們去搏一次機會,危險程度極大,可能會死,但是贏了,百戰王就出來了,那蘇宇是可以理解的。

食鐵族應該也能理解,去不去,隨你食鐵族。

直接欺瞞,代表有心想讓食鐵族成為靶子,甚至用食鐵族的犧牲,換來百戰王的脫身。

「人族啊!」

蘇宇心中感慨一聲,這些上古人族,其實有些想法,已經根深蒂固了。

外族就是外族,人族就是人族。

百戰再坑,那也是自己人。

食鐵族幫助再大,那也是外人。

用犧牲食鐵族換來百戰解封,那是值得的。

「難怪這些傢伙,鐵了心支持百戰,因為在他們看來,百戰唯一的缺點,在於最後那一敗,至於之前犧牲了許多萬族盟友,其實不算錯誤的!」

蘇宇這時候,算是搞懂了這些傢伙的全部心理。

百戰錯不在導致盟友覆滅,錯在最後一戰失敗了。

「這和上古人族的理念可不同,上古人族也霸道,可上古人族能拉來這麼多盟族,維持數萬年不變心,甚至在第九潮汐還願為人族出戰,代表上古人族拉攏人心有一套的……」

「聰明人要不消失了,要不死了,留下了一群頑固派,愚蠢的傢伙執掌大權,不滅才怪!」

蘇宇不覺得是上古人族的問題。

上古人皇要是像百戰,食鐵族這些種族,願意等待人族十萬年?

別開玩笑了!

上古人族霸道,對敵狠,對自己的盟族,絕對不會太差,否則,豈會在人皇他們都沒了的情況下,支持人族十萬年。

「文王這些智者都不見了,剩下的,不是莽夫就是一根筋,要不就是絕對的種族主義者……」

如此人族,豈能不敗。

上次不敗,百戰哪怕贏了萬族,很快,萬族的反抗還會繼續,除非殺光了萬族強者。

不然就百戰那心態,人族至高無上,萬族為奴僕,還是得開戰。

共治萬界,就是個笑話。

此刻,蘇宇在思考著這些。

……

同一時間。

四月這幾位,都在一座高山上觀察四方。

四月查看了許久,深吸一口氣道:「外圍有強者,具體多少,我不清楚!可能是滅了龍族的那些強者,也許都來了,文起消失的無聲無息……這些人,很強!」

五月不太自在,彆扭道:「威脅我們?」

「不見得。」

四月看了看遠處的大殿,「應該不是威脅,下面那個和九月一起的傢伙,可能不是我食鐵族的,地位應該很重要,真要威脅,這傢伙可能不會親自來。」

「不是我族的?」

五月疑惑道:「我真的感受到了七十二鑄的氣息。」

「嗯。」

四月也感受到了,「應該是學了我族七十二鑄,正常,大道之力,若是天賦絕佳,外族也不是不能學。」

一旁,圓月好奇道:「那個九月,說自己走了吞噬大道,四祖,我族吞噬大道還能修鍊嗎?」

「他說二月傳承的……這個沒細問,巨竹侯也許知道,等他回來再說。」

四月叮囑了一句,很快又道:「這些人,下手都狠!九月若是說的是真的,那下界現在大概已經變了天!具體什麼實力,等巨竹侯回來,可以細問一下!再算上我族,看看到底有沒有希望對抗神魔仙……若是沒有,還值得商榷一二!」

「父親,你的意思是,還是支持聯盟的?」

五月不爽道:「人族奸詐,我早就不想和人族聯盟了!」

四月笑道:「得看什麼人族,得看對誰奸詐,文起這些傢伙,對我族耍陰謀,那自然不舒服!若是對敵人奸詐,那是好事,你還想和愚蠢的傢伙合作對付神魔?」

五月想了想,點了點大腦袋,還是有些唏噓,「上古時代的人族,不是這樣的!後來的那些混蛋,只會坑我們……讓我很失望!」

遙想當年,上古人族還是很厲害的。

食鐵族也曾跟著上古人族征戰萬界,打誰贏誰,贏了分好處,輸了也沒太大損失,損失了,也是人族和盟軍參半。

起碼,公平。

上古覆滅后,盟友被坑了一次又一次。

坑到第九潮汐,坑完了。

四月沒說什麼。

五月有些話說的是沒錯的,若是還和百戰一樣,他不想和人族聯盟,哪怕危險,哪怕知道人族覆滅,食鐵族也難逃滅亡,也不想給百戰當先鋒。

就看九月口中,誇上天的那位宇皇,能給他們帶來什麼不一樣的結果了。

……

一日無話。

第二天,一股強悍的氣息,隔著老遠,就傳盪而來!

遠處。

一尊巨大的食鐵獸,扛著一根巨大無比的大竹子,速度飛快,朝竹山飛行。

空間都被撞破了!

竹山四周,也有一些族群道場,其中,一些合道道主,倒是凝重無比,巨竹侯回來了!

這位不是在道源之地嗎?

難道也感受到了威脅,回來守衛竹山?

遙遠處,一尊魔族強者,意志力擴散,喊道:「巨竹侯,你怎麼回來了?既然回來了,那正好,萬族議會要召開,巨竹侯要參加嗎?」

巨竹侯看向那邊,憨憨道:「啥萬族會議?」

「……」

這話沒法接,什麼叫萬族會議,你不清楚嗎?

儘管不好接,那魔族合道還是迅速道:「龍族之事,萬族需要協商,如何解決那群暴徒。」

「哦!」

巨竹侯點點頭,「再說。」

「巨竹侯,就算食鐵族不參與,最好也不要搗亂,和人族攪合在一起,對食鐵族沒有任何好處的……」

對方告誡了一句。

萬族其實也擔心食鐵族這些強族,會幫那些人。

食鐵族合道不多,但是實力絕對不弱。

巨竹侯,也是准王境強者。

三月……可能還活著,一直在道源之地藏著。

「哦!」

巨竹侯點點頭:「好的,知道了!」

「還有……」

巨竹侯憨憨道:「我要回家了,不要再喊我了,再喊我……我就吃了你哦,乖乖聽話,好不好?」

「……」

遠處,那魔族合道,沒說廢話,迅速離開。

巨竹侯還算好說話。

但是,他都這麼說了,再不滾蛋,他會真的一竹子敲死你,然後吃了你。

巨竹侯憨憨笑著,看了一眼對方離去的方向,一臉憨厚地離去,好多廢話,要不是有事,我就一竹子敲死你了!

繼續飛行。

飛了一陣,巨竹侯忽然眼神一動,朝竹山外圍一座小山看去,看了一眼,帶著一些疑惑,一些凝重,很快,恢復正常,朝竹山飛去。

竹山,還沒出事。

此刻,巨竹侯還在想著,這外圍山谷中的存在,是四月說的下界強者?

好厲害!

差點瞞過了自己,不過這地方,畢竟是竹山,他在這待了太多年。

「下界啥時候出了這麼多強者,氣息不熟悉,新出來的?」

想著事,片刻后,三大合道飛來。

「巨竹侯!」

四月他們紛紛問候,四頭食鐵獸在上空匯聚。

巨竹侯呵呵笑著,看了一眼遠處的竹殿,感受到了其中的氣息,憨笑道:「他們還在?」

「在。」

「簡單跟我說說。」

四月迅速將昨天交談的一些話語,都告訴了他,包括文起將軍的事。

巨竹侯落地,一邊朝大殿走著,一邊道:「文起……鎮南侯……這些傢伙,還是不死心,不死心就算了,還想讓咱們當靶子,不用理會他們!」

四月點頭。

巨竹侯又道:「裡面那傢伙,除了九月,另外一個,身份確定了嗎?」

「沒有。」

「哦!」

巨竹侯微微點頭,眼看著大殿在望,稍微減緩了一下腳步,問道:「龍族幾個傢伙被打死,大概花了多久,這邊損失了多少?」

「好像一個沒死,前前後後……吃頓飯的功夫都沒到,就一眨眼的功夫,血龍侯他們就被殺了!」

「真夠快的,血龍侯實力不弱,這麼快就被打死了。」

巨竹侯還是有些驚訝的,「這麼說,兩次,死了8尊合道,這邊,可能一個都沒死?」

「應該是的!」

巨竹侯大竹子敲了敲地面,點頭:「進去再說!」

……

「見過巨竹侯!」

當巨竹侯進門的剎那,蘇宇就感受到了,這位很強!

天王級的強者!

巨竹侯忽然化身一位中年男子,沒有保持原型,笑呵呵道:「客人來了,隨意一些。」

蘇宇笑了,也不說什麼,忽然也退去了食鐵獸模樣,恢復了本來樣貌。

五月他們一驚,巨竹侯倒是不在意,笑道:「壽元怎麼消耗了這麼多?」

「百年足矣!」

「也是。」

巨竹侯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伸手示意蘇宇坐下,笑道:「道友如何稱呼?」

「蘇宇。」

「九月口中的宇皇?」

「算是。」

「怠慢了!」

巨竹侯笑道:「擱在上古,我得跟你行禮,現在就不客氣了,還沒答應合作。」

蘇宇也笑道:「應該的,是前輩客氣了。」

此刻,四月他們都插不上話,九月也被震懾住了,沒敢開口。

巨竹侯看了一眼圓月,笑道:「小圓月,去弄點吃的喝的來,別弄大竹子,弄點肉啥的,有酒弄點酒,招待客人,人族的貴客,太怠慢了!」

蘇宇笑道:「前輩好像和人族經常打交道?」

「算是。」

巨竹侯笑道:「上古時期,你人族幾位人王和幾位人侯,經常會來我族嘮嘮,那時候,暢談大道,恍如昨日,而今已是物是人非,那些老友不是死了就是消失了。」

他笑道:「你知道文王他們在哪嗎?」

蘇宇想了想道:「文王和人皇他們可能不在一起,文王、武王、時光師可能在一起,遭遇了強敵!人皇他們,可能和萬族的一些議員,都在時光長河上游,也許過些年,就能回來了。」

巨竹侯感慨:「你知道的可不少。」

蘇宇輕笑道:「一點不知道,那豈不是太愚蠢了?」

「知道人族現在還有多少強者嗎?」

蘇宇笑道:「算獄王一脈嗎?」

「嗯?」

巨竹侯看向他,蘇宇笑道:「算上這一脈,那……真不好說,人族可能還是諸天第一強族!」

巨竹侯吸氣道:「這一脈,強者有那麼多嗎?我倒是隱約猜測有不少強者,按照你的說法,很強?」

蘇宇點頭:「准王不少於五位!這是我的判斷。」

「那真夠厲害的!」

巨竹侯笑道:「我之前猜測有三位。」

「前輩和他們打過交道?」

蘇宇問了一句,巨竹侯笑道:「沒有,不過有幾次,人族的強者遭遇麻煩,有強者通知了我族去解救……一開始,我還以為是暗影侯,後來感覺不是!再聯想一些事,大體上猜到了一些,但是具體的不清楚。」

「通知前輩去救人?」

巨竹侯點頭:「是,你覺得是為什麼?」

「不希望人族強者全死了,死光了,萬族可能會完成統一……」

「那就是不安好心了?」

「算是。」

巨竹侯又笑道:「你能匹敵他們嗎?」

「大概不能。」

巨竹侯又道:「那按照我的看法,他們對你們排斥,也未必會對我們排斥,我食鐵一族,其實還有別的路,比如投了他們,你覺得呢?」

蘇宇點頭:「也許可以!」

是存在這個可能的,獄王一脈敵視文王他們的傳承,未必會針對食鐵族這些盟族。

「那我為何不投靠他們,而是和你們為伍,去搏一次機會?」

蘇宇想了想道:「雪中送炭和錦上添花的區別。」

「那我寧願錦上添花。」

蘇宇苦笑,這位不好惹啊,第一次被食鐵族的強者給辯倒了。

蘇宇思考了一番,又道:「他們未必會接納外族,若是有心,幾萬年前就可以聯繫食鐵一族了。」

「也是。」

巨竹侯笑了,問道:「你們在龍族殺戮,是想栽贓給他們?」

「前輩如何知曉?」

巨竹侯笑道:「我又不傻,萬族議會要召開,敵人連個影子都沒,召開議會幹啥子?當然是有了目標,才會開會,而且對方實力極強,需要各家合作才行,上次開議會,六七千年前的事了,那時候是為了對付百戰。」

蘇宇點頭:「有這心思,把那些傢伙拉出來溜溜。」

「難!」

巨竹侯搖頭,小心兩虎相爭,先把你們給幹掉了!

「到了這個境界,不會太衝動,也許會先談,不會悶不吭聲地就互相殺起來,一旦遇到了,就知道有第三方存在了!」

巨竹侯說著,笑道:「若是如此,你又該怎麼辦?」

「先退走!」

蘇宇笑道:「上界不好打,先去下界,若是暴露了,那就先回去,養精蓄銳,再戰!」

「你有把握幾年內,就能匹敵雙方勢力?」

「沒。」

蘇宇搖頭:「但是可以試試!」

「也是,你崛起太快,對自己充滿信心,這是好事,但是,一味的自信也未必是好事。」

巨竹侯此刻等到了圓月的吃食,拿起一塊大肉就開吃,一邊吃,一邊道:「你也吃!」

蘇宇也不客氣,拿起肉也開吃,別說,味道還行。

巨竹侯笑道:「想合作,可以!得讓我看到你的實力,你的底氣,你的決策!兩點,第一,拿下人族剩下的幾位老傢伙,殺也好,困也好,或者收服也行。第二,十日內,我要看到你們的第三次戰果!龍族……龍族不算什麼,我要看到你們對付三大族!」

巨竹侯一口咬下一塊大肉,「不敢針對三大族,只能拿其他族開刀,這個不行!一旦遭遇三大族,你們就廢了!三大強族,比其他種族強的多,實力強,底蘊強!」

「打小族,打的順風順水,一旦打大族,就沒法打,你讓我如何信任你?如何將食鐵族的未來交給你?」

巨竹侯一口咬斷一根骨頭,齜牙,牙齒森寒,「不敢打算三大族,只能欺負弱者,那我肯定不能答應!」

蘇宇微微點頭,「前輩要看到什麼樣的戰果?」

「起碼三位合道吧,我不為難你們!」

巨竹侯齜牙笑道:「再給你個線索,萬族議會,每一次召開,都在人山!人山,在上界中心區域,也是一塊無主之地,當年人族準備拿來當人皇宮建造的,後來人族沒了,就放棄了。」

「人山上有座小宮殿,那就是萬族開議會的地方,現在議會還沒正式召開,不出意外,應該有三大族強者先去主持召開了,做準備工作,那邊應該有強者。」

「不靠近三大族任何一族領地,處於中間地帶,畢竟開會,大家也不想在別人的地盤開!」

「去那邊,大概率可以做到殺幾個傢伙,但是逃跑的話,難度比較大!」

巨竹侯笑呵呵道:「只要你們第三次,再殺幾個三大族強者,而且自己沒死,你再來,我族便支持你,全力支持你,你想做什麼,我族沒意見!」

四月五月這些人,紛紛看向巨竹侯。

還是巨竹侯給力啊!

一來,就給了這位宇皇下馬威。

想讓我族投靠你,行啊,你去殺!

殺三大族強者,而且地方就在核心區域。

四月還是插了一句話,「人山雖然是無主之地,可附近,三方都是三大族的領地!」

他沉重道:「人山就在核心區域!逃的話,一旦行蹤暴露,很快,就會被三方圍堵,必死無疑!」

九月微微變色,蘇宇倒是不急,笑道:「若是殺了三尊合道,前輩就願意與我聯盟?」

「當然!」

巨竹侯笑道:「前提是,你還活著!你若是死了,你就當我沒說這話!」

蘇宇點點頭,又道:「人族的那幾位上古強者,也一定要拿下?我都懶得理會他們……」

「那得拿下!」

巨竹侯呵呵笑道:「不拿下的話,這幾個傢伙經常添亂,反而壞事!」

蘇宇無奈道:「前輩可是給我下了兩個艱難無比的任務。」

「不難,你讓我一族給你賣命?」

巨竹侯笑道:「當然,你未必要去人山嘛,可以直接強攻一族領地,殺他三個合道就跑,或者乾脆就在外圍等著,三族合道也會出來的……當然,我給你的時間,只有10天!你未必有機會等到!」

九月忍不住道:「老祖,這時間是不是太短了?10天……10天我們連地形都未必摸清楚了。」

巨竹侯沉聲道:「那食鐵族投靠人族,是否太過莽撞了?這可是族運!動輒滅族,你當我族不擔心嗎?」

九月無言以對。

「可是……」

「不要可是!」

巨竹侯直接打斷道:「下界是下界的事,上界是上界的事,下界參戰,也只是兩尊合道,萬族也不會輕易動我們,我族,可不是弱者!」

他看向蘇宇,「宇皇若是做到了,我自不食言,我族聽你的!做不到的話,下次別來了!」

巨竹侯笑呵呵道:「現在各族也在盯著我們,盯著你們,你們三番兩次的來,我族也許會出事,你覺得呢?」

蘇宇點點頭:「是我疏忽了。」

「你可不是疏忽!」

巨竹侯繼續吃著,「你是自信!算了,自信是好事,別自傲就行!就這兩條件!」

蘇宇笑了笑,點頭,起身道:「那我先告辭了!」

說著,笑道:「九月,你就先留在這。」

「大人……」

九月急忙道:「我和你一起。」

「不用了!」

蘇宇笑道:「多和巨竹侯前輩他們學學!在這等著!」

巨竹侯笑呵呵道:「九月好歹是合道,多一位合道,成事的可能更大,你不帶走他?」

「不用了。」

蘇宇輕笑道:「殺三尊合道,又不是殺三位準王,多一位少一位區別不大!」

「九月繼承了二月前輩的吞噬大道,前輩們多多指點一二,他實力還是有些弱了。」

蘇宇看向九月,笑道:「你就在這待著,下次來,我要看到你實力進步一些,五等合道的實力,太弱了!」

九月凝重,點頭,「那……大人一路小心!」

「沒事。」

蘇宇笑了一聲,朝幾位強者拱拱手,「那10天後,我再來!」

說著,迅速化為食鐵獸,走出了大殿。

……

等蘇宇走了,四月沉聲道:「巨竹侯,這……讓對方去人山殺人,是不是……有些危險了?」

哪怕不合作,也沒必要坑殺他們。

巨竹侯吃著東西,含糊道:「危險,那就自己放棄!讓我族冒險,他不冒險,那怎麼行!空手套白狼,靠幾句話就讓我族倒頭就拜嗎?」

他吃著吃著,看向九月,含糊道:「下界是下界,上界是上界!你覺得他在下界無所不能,可那是下界,在上界,強者無數,他還能繼續呼風喚雨嗎?」

九月不服道:「龍族被滅了!」

「愚蠢!」

巨竹侯哼道:「那是打了龍族一個措手不及,你讓他再打一次這樣的戰役出來?萬族都無準備,才被他成功了,你問他自己,他有把握再打一次這樣的戰果出來嗎?龍族算什麼,龍族實力還不到三大族任何一族的一半!三分之一都沒有!」

「能打龍族,就可以和三大族開戰嗎?」

「你以為還有很多時間嗎?」

巨竹侯冷哼道:「沒時間了!下界之門快徹底開啟了,一旦開啟,他所謂的優勢,全部都沒了!」

現在有優勢,那是因為蘇宇掌握了通道。

可是,下界之門一開,這優勢沒啥用!

九月想了想,很快,憨笑道:「那也沒什麼,我相信宇皇可以勝!老祖,你在上界呆久了,你不懂,也沒見過!他無所不能!一年前,下界人族,一位合道都沒有,萬族數十位合道境,碾壓人族!一年後,人族贏了,現在也就不方便驚動上界,否則,早就統一了!」

九月自通道:「我相信,10天後,宇皇會過來,帶著驚人的戰果!」

巨竹侯淡笑道:「若是真可以,那投了就投了,沒什麼。若是不行,他也沒話說!你急什麼?」

九月嘀咕幾聲,也不再說。

……

而此刻,蘇宇出了竹山。

很快,無聲無息地消失。

片刻后,匯合了藍天他們,而藍天,幽幽道:「大胖貓還給我們下任務,宇皇,要不幹掉他算了?」

「……」

蘇宇無語,「滾蛋!」

藍天笑呵呵道:「開個玩笑,對了,那個小寶貝抓來了!」

說著,後方,大周王提著文起將軍走來。

定軍侯迅速跟來,有些著急道:「宇皇,文起……」

蘇宇抬手,沒給他說話的機會。

看了一眼文起,此刻,文起大道被傷,被封印了,眼神帶著一些驚懼和疑惑,以及一些期冀,看到蘇宇,眼神一動,迅速道:「宇皇?我是鎮南侯麾下文起,我並未惡意,我也正想找諸位大人,只是沒有機會……」

他的確想找這群人,而蘇宇,卻是沒多說,看了一眼,文明志浮現,直接將對方收入其中。

定軍侯還想再說,蘇宇皺眉道:「好了,無關緊要的小角色,先不用管!巨竹侯給我出了個難題,成功了,食鐵一族,四位……不,可能是五位合道會投靠,兩位天王級強者,四月和五月一位二等合道,一位三等合道!」

蘇宇沉聲道:「這樣的一股勢力,不可以放棄!甚至比我們這邊的實力都要強大!」

至於文起,先不管他!

比起食鐵一族,不值一提。

蘇宇將剛剛巨竹侯的話,重述了一遍,一瞬間,大周王和大明王都是頭疼。

這時候,第三次出手!

這可不是之前,萬族毫無準備。

而且,還不是滅殺小族合道,而是三大族的合道,三大族合道,現在要不在道場,要不在人山,要不在道源之地。

都是危險無比的地方!

在這殺人,最少殺三位合道,一旦被堵住了,蘇宇他們都要完蛋。

大周王幾人紛紛看向蘇宇,這事真的不好辦。

蘇宇也是摸著下巴思考。

可不能衝動,衝動的話,全軍覆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巨竹侯……這兩個條件,提的讓蘇宇都有些難辦了。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