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761章 不可思議的勝利(萬更求訂閱)

第761章 不可思議的勝利(萬更求訂閱)

作者:

蘇宇壓下心中的心思,沒時間去想了。

此刻,大量的河水洶湧而出,那不是河水,而是無數的規則之力,此刻衝擊的整個天淵界都在朝混沌轉換。

一旦化為混沌,這地方就不再適合普通人生存了。

混沌未必就是好,真好,也不會開天了。

獄王一脈生存在混沌之地,恐怕也少不得開闢無混沌影響的道場,否則,必然會受到影響。

蘇宇顧不得其他,迅速將各種大道之力相融。。。

順便,他也在觀察,這些大道之力,如何自然化為混沌之力,這也是一種修行。

混沌之力,他也需要。

可以用來鑄造時光長河的壁壘。

但是,不能全部化為混沌,否則就廢了。

這需要極其強大的掌控能力。

而這一切,都將化為蘇宇自己開道的感悟,這就是這次開口子的好處,至於其他人收穫大小,蘇宇顧不得了。

所有強者,此刻都騰空而起,迅速捋順那些大道之力。

萬道混雜,需要他們來一點點抽離自己擅長的道。

剩下的,主要是藍天幾人負責。

而藍天和萬天聖,都很認真,一邊捋順大道之力,一邊記錄觀察數據。

這些,都會對蘇宇接下來開道有幫助。

時光之水,傾泄而出。

整個時光長河,此刻都微微顫動。

別看只是一個小小的口子,可口子在河底,這種情況下,哪怕只是個小口子,也在時光長河中掀起了巨大的旋渦。

時光長河,隱約有些被中斷。

大量的時光長河之水,朝這個口子席捲而來。

人皇的那個口子,死靈大道的那個口子,其實都已經穩固了,不管水流如何湍急,都已經形成了穩固的水流。

而這個新開的口子,卻是還沒穩固。

不斷衝擊!

不但在衝擊,那個口子,隱約還有放大的趨勢。

此刻的蘇宇,還沒太在意。

因為他開的口子不大。

然而……當蘇宇一邊在構造壁壘,一邊在完善大道,忽然臉色微變,規則之力,為何……越來越強,越來越多了!

其他人看不見,但是蘇宇天門一開,臉色變了。

他看到了一個小口子!

但是,此刻這口子,有些龜裂的趨勢,好像……在壯大!

「艹!」

蘇宇一聲怒喝,有些驚恐,「口子怎麼放大了?」

藍天其實感應的相當明顯,他已經感受到,大量的河水在衝擊自己,此刻,他也是驚恐:「這時光壁壘,難道不穩固嗎?那人皇他們如何開口子的?」

怎麼會!

這麼下去,一旦沖成了大缺口,那蘇宇他們根本無法堵住的!

大量的河水衝擊,蘇宇他們堵不住,那這地方……很快會化為混沌!

之前準備的一切,都化為虛影了。

完蛋!

蘇宇臉色微變,再開天門,仔細看去,微微凝眉:「不好,我好像拆開了線條,導致整個口子的線條中斷了!出現了連鎖反應……這麼下去,搞不好這一段時光長河會崩塌!」

那就完蛋了!

界域被毀滅不說,可能還會引起其他連鎖反應。

怎麼會!

蘇宇皺眉,不對啊。

人皇他們打那麼大的口子都沒事,我才打這麼小點的口子,怎麼可能會出現這樣的變故?

見鬼了啊!

……

同一時間。

全軍壓上的大戰,爆發的迅速,結束的也快。

對面,並沒有魚死網破之心。

雖然全面之戰爆發,能壓下人族,卻也會損失慘重,無需如此,很快,他們就可以完成整個時間流速的一致了,從未來殺到現在。

何必此刻和這些傢伙殺個魚死網破。

而就在這一刻,那虛影,再次看向後方,微微凝眉。

什麼個情況?

古怪的事,一件接著一件。

整個時光長河,好像有些不太對勁,不止他,這一刻,忽然有強者低沉道:「陛下,這時光長河之水,是不是正在朝後方流?」

奇怪!

時光長河的水,其實流淌起來,是平行的,當然,這裡算是上游,平日里也往下方流淌。

可沒這麼快!

此刻,隱約有些加速流動的意思。

而他們,其實也會隨著這水流的流淌,漸漸加速回歸的步伐。

虛影看向後方,忽然,沉入水底。

默默感應著那流動的頻率,漸漸地,臉色異樣起來。

這……熟悉的感覺。

是有人在開天河口?

開天河口……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的,這需要控萬道,一般情況下,開天河口,都是為了開天準備的。

可是……去你的!

萬界連規則之主都沒!

就算有,也是老一輩留下的,可老一輩,哪怕武皇那個二愣子,想開天,也是痴人說夢!

除了武皇,誰還能再開天地?

不可能啊!

可若是不開天,開口子幹嘛?

開著玩?

隨著回歸的時間越來越近,他感應也越來越清晰,也愈發奇怪,這麼多年,都沒什麼太大的變化,近期變故倒是不少。

「開天河口……」

囈語一聲,他不是太確定,還是說,哪條支流大道斷裂,導致河水動蕩?

支流大道斷裂,那得是規則之主隕落,而且大道還被徹底崩斷。

除了自己這邊,應該沒其他人了吧?

「難道……武皇被殺了?」

開天河口,他覺得可能性不是太大,但是武皇若是被殺了,被人崩斷了大道……還是有可能的。

武皇智商不太高,又被封印了,聚集幾十號准王,去弄死他,還是沒問題的。

幾十位也許都不需要!

十多位,也許就能幹掉他,畢竟被封印著。

或者,聚集一些具備規則之主境界,但是沒那個實力的巔峰准王,也許更少,七八位就能弄死他了。

「武皇被殺了?」

「之前我的星宇印也出現在時光長河……和此事有關嗎?」

「難道為了鎮壓武皇,然後,武皇就被人弄死了?」

這一刻,他想的最多的還是武皇死了。

這位規則之主掛了,也會引起這樣的波動。

至於開天河口……沒太強大的實力,你開了,你也未必能封閉啊。

開天河口,正常情況下,就是為了開天道而竊取力量準備的。

然而,又不太像是開天啊。

這一刻,這位開天者也遲疑了。

很快,他浮現在河面上,四周,有聲音傳盪而來:「陛下,河水波動,難道是有規則之主隕落?」

「萬界不出規則之主,難道還有活的?」

「文王他們回來了嗎?」

「還是有混沌古獸,連接大道進入時光長河,被殺了?」

「……」

一道道疑問聲傳來,虛影半晌才道:「可能是武皇被人殺了。」

沒有去猜測開天者,哪怕有開天者……也不要多提。

他不希望開天者的消息,被大家知道。

這未必是好事!

知道的太多,未必有利,若是這些人生出此心,其實是災難,十有八九會失敗,還會反噬而死。

當然,他覺得比起開天者,武皇掛了的概率更大一些。

「武皇?」

「就是被封印的那傢伙?」

「還活著呢?」

「我以為他早就死了!」

「這次是被人殺了?可惜了!」

「有什麼好可惜的,這傢伙冥頑不靈,咱們真回去了,也許還得找我們麻煩,被殺了就被殺了,不過……萬界無規則之主,他都被人殺了,難道是古獸下手的?」

「丟規則之主的人,在這個時代,居然隕落了!」

一群頂級的存在,彼此交流著,默默鄙視了一下武皇。

死的真慘!

這個時代,你也能被殺?

真的……活的太凄涼了。

而隨著他們的交流,虛影也沉默了下來,默默想著,是武皇被殺了的話,難道出變故了?

武皇雖說和自己一伙人不算對付,可好歹也是人族,他死了,對人族而言,未必是什麼好事。

「可惜了!」

心中微微嘆息一聲,也許被殺,還和自己的星宇印有關,難道說……星月選擇的人,殺了武皇?

那也是人族嗎?

人族的強者,殺了武皇?

「何必呢!」

一聲微不可聞的嘆息,真的可惜了,武皇活到現在不容易,哪知道,在這時候被人幹掉了,虛影一時間也有些小小的複雜。

……

當許多強者,不斷地念叨一人的時候,那人必有感應。

尤其是,那些人意志之強大,震撼天地。

意志之感應,烙印時空長河。

星宇府邸。

此刻,武皇虛影忽然呈現,臉色劇變,居然感覺大禍臨頭,心血來潮,掐指一算,臉色再變,這……好像無數人在詛咒自己死亡!

該死!

什麼情況?

「難道和天淵界域墜毀有關?」

「蘇宇……想殺我!」

武皇喃喃一聲,臉色變幻不定,給我製造了如此大的危機感,難道說蘇宇真的可以殺我?

不可能!

然而,那種來自大道烙印的感覺,如此清晰。

好像有無數人在說,「武皇死了!」

「武皇沒救了!」

「武皇真可憐!」

這種強悍的意志烙印,一定是大道感應到了危機,才會誕生的。

至於其他人念叨自己……廢話,我都被封印了幾十萬年,誰他么沒事幹,會去念叨自己,除了蘇宇,還能有誰?

「威懾我?」

「恐嚇我?」

武皇臉色發青,「蘇宇!我不怕你!」

哼!

你在威脅我是嗎?

對不對!

這傢伙上次就在大道中對自己動手,這一次,也許還是他,對,沒錯,也許他潛入了時光長河中,在自己大道附近,不斷念叨自己!

這下子,武皇知道了。

他強悍的氣息爆發!

一瞬間,衝破天地。

武皇好歹也是一方霸主,規則之主境的存在,這一刻,豈會就此認輸。

「你來便是!本皇不怕你!有本事就殺了本皇!」

一聲怒喝,響徹天地!

天地震蕩!

想殺我?

沒門!

我橫行太古,稱霸一方,太山敗我,難道人人都能殺我?

我不信!

……

這一聲暴喝,洞穿天地,響徹四方。

哪怕天淵界域,都聽到了這一聲怒喝。

所有人一滯,紛紛震動。

萬天聖幾人也變了臉色,紛紛看向蘇宇。

「武皇?」

萬天聖問了一句。

蘇宇點頭,皺眉,「這白痴傢伙,跟誰打起來了?當今萬界,能殺的他沒人了吧?除非現在,他被封印,各方聯手還有希望殺他……不然,他很難被殺吧?」

如此憋屈,如此悲憤,一個「你」字,說的好像只有一人。

「百戰嗎?」

蘇宇皺眉道:「難道百戰提前回來了?」

百戰去對付武皇了嗎?

看看,把人家憋屈的!

都快要炸了的感覺。

算了,狗咬狗,一嘴毛,你們愛打就打,關我屁事!

他沒心思多管,反正和自己無關。

他又沒招惹武皇,有些天沒去星宇府邸了,這傢伙和百戰打起來才好。

此刻的蘇宇,更擔心的還是不斷擴大的裂縫,他皺著眉頭,許久,沉聲道:「我上去修補一下,將那些龜裂的線條,先給修補起來!真麻煩!剛崩斷,又得修補……再不補起來,我這是沒辦法繼續維護口子的存在了!」

得把剛剛崩斷的一些線條給補起來,或者說,打個彎地補起來。

留個口子就行,沒必要崩斷。

這麼說……艹,我剛剛就不該崩斷,而是撐彎了就行?

「對……」

蘇宇喃喃一聲,「這就跟毛線似的,不能把線頭給弄斷了,撐一撐,網眼就大了!怪不得呢!」

吃一塹長一智!

蘇宇忽然長教訓了,頓時道:「以後不能亂開口子了,我就說,這崩斷了不太對勁,果然,真的不對勁!」

蘇宇說到這,皺著眉頭道:「崩斷了,需要承受大道之力,還是有些麻煩的,相當痛苦,天滅,你知道那種感覺嗎?」

遠處,天滅順勢便道:「知道,太痛苦了!」

「……」

說罷,天滅一怔,這話……沒毛病吧?

他抬頭朝蘇宇看去,此刻,不少人也紛紛朝天滅看來,一個個眼神異樣,瞬間低頭,繼續自顧自地忙著,大家很忙。

我們啥也不知道!

蘇宇……這是懷疑了?

順便給天滅下個套?

不然,好端端地問這麼一句幹嘛?

天滅臉色僵硬了起來,因為他發現,蘇宇也在看著他。

艹!

天滅心中狂罵,看我幹嘛!

又不是我一個人看到了!

你這麼看我幹嘛?

不要再看了啊!

而蘇宇,臉色變幻不定,笑了笑,笑的天滅毛骨悚然,他最怕這些人這麼笑,笑起來准沒好事!

顯然,他感受到了,蘇宇……可能真的發現了。

而蘇宇,笑容燦爛。

也不生氣,不惱火。

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你們!

等著瞧!

行啊,我說不太對勁呢,合著……我剛剛的事,可能被發現了?

真行!

合著,你們都在看著。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從哪一句開始的?

罵人沒啥,我哭,你們看到了嗎?

我喊老爹救命,你們看到了嗎?

掃視一圈,多少人,我都記住了。

很可以!

咱們流行秋後算賬!

蘇宇笑容燦爛,也不說什麼,踏空而起:「大家繼續梳理萬道,感悟大道,剛剛有肉身之力湧入,大家恢復一下肉身,哪怕不如之前強大,也要恢復一下!我再入時光長河梳理一下,把斷掉的大道續接上!」

蘇宇眯眼笑道:「這一次,我開這個口子,付出的代價不小!諸位,回頭我會考驗大家的進度……若是進度不如我意……抱歉,我會覺得你在敷衍我,不盡心,大家都要有進步!」

「起碼,都要提升一個台階,三等入二等,二等進天王,天王為天尊……若是沒達到,等我開道結束,會一一和大家切磋,讓大家明白……只有戰鬥出來的強者,才是強者!」

冷哼一聲,踏空而去,再次鑽入時空長河。

現場,一片寂靜。

下一刻,無數人傳音天滅:「你個白痴!」

「二貨!」

「打死你活該!」

「笨蛋傢伙,你接什麼話?」

「……」

天滅臉色變幻,下一刻,哼了一聲,冷笑一聲:「我是四等合道,馬上三等,我可是完成了目標,諸位……自求多福吧!」

罵誰呢?

等死吧你們!

我弱我驕傲!

我從四等入三等,毫無難度,你們這些傢伙,尤其是罵我的幾位天王,呵呵,呸你們一臉,等著被蘇宇找茬吧。

天王進天尊,你們可以嗎?

不可以……等著挨揍吧。

天滅桀桀怪笑,下一刻,興高采烈道:「幹活!我的大棒之道呢?幹活幹活,大家別愣著了!」

他心情不錯。

一個個讓你們罵去。

我才不怕!

不少人心累,這傢伙,是不是故意的?

真不是個東西!

當然,此刻大家心情都不錯,萬天聖也沒再說什麼,喝道:「繼續梳理萬道,這一次,大家都能再進一步!合道要破百,咱們很快就能追上其他大勢力!」

這一次,合道真有希望破敗的。

別的不說,36鎮守,都有希望晉級合道境。

而人族這邊,大漢、大唐、大商、大宋這些開府之主,都在朝合道進軍,幾位上古侯麾下,也有人朝合道進軍。

百位合道不是夢!

正說著,一聲歡快的咆哮聲,響徹界域,下一刻,一個巨大的毛球,遮天蔽日,瘋狂大笑。

「哈哈哈,我要吃天古!」

「哈哈哈!」

大豆包瘋狂飛舞,此刻,氣息暴漲,轟隆隆!

大道之力濃郁!

之前,就被蘇宇點破大道的豆包,這一刻,氣息沸騰,明顯是跨入天王領域了,在這個境界卡了太多年了,其他人都陸續晉級了。

當初同等級的天古、大周王、監天侯、老烏龜,這些人幾乎都跨入了天王境,唯獨它,一直還卡在二等。

今日,豆包汲取大量規則之力,明悟大道,總算是破境了!

而萬天聖這些人,也紛紛露出笑容。

此次,第一位天王誕生了!

二等強者,其實還有不少,大夏、大秦王都是,另外,英武、定軍幾位都跨入了二等,但是天王……不太好說。

英武和定軍原本都是三等,其實上次觀摩大道圖之後,就跨入了二等。

可剛跨入二等不久,想成為天王,不是簡單的汲取一些大道之力就行的,對大道規則的感悟,還沒那麼深厚。

此刻,最有希望下一刻晉級天王的,反而是九月!

而就在這時候,忽然,蘇宇聲音從時光長河中傳盪而來:「浮土!」

遠處,正在獨自神傷的浮土靈,微微一怔,抬頭看天。

蘇宇正在修補天河口,此刻的蘇宇,身影高大無比,虛影投射天地,宛如神人。

蘇宇懸空而立,一邊修補,一邊漫不經心道:「你若是不怕死,此刻上來,隨我一起修補此地的五行之道,若是你能修補成功……你的五行大道,合一問題不大!若是修補失敗……你恐怕合道難了,也許……沒希望了,再等下次機緣吧!」

浮土靈臉色變幻,下方,五行族五位老祖,紛紛變色,火行老祖吼道:「宇皇,浮土上去,有危險嗎?」

「有!」

蘇宇平靜道:「修補五行,比我剛剛承受的痛苦還要大,連我都無法承受……浮土,你自己考慮吧!火燒,金劈,水攻,木化……也許還沒修補成功,你自己就被這股五行之力衝擊而死!」

蘇宇剛剛慘狀,大家都看在眼中。

浮土靈,比得上蘇宇嗎?

顯然不能!

實力不如,天賦不如,大道感悟不如!

他上去,蘇宇是哭,他也許要崩潰。

此刻,五行老祖都變了臉色,水行老祖都急了,「不要上去!」

浮土靈臉色變幻,下一刻,衝天而起,咬牙切齒:「我要上去,幾位老祖,我族……不能就此沒落,我不入合道,五行無法合一,我族……再也不會出現合道!在這大爭之世,我族無合道,只會泯滅在這歷史長河中!」

「今日,浮土不成合道,便葬身在這時光長河中,再誕生一尊新五行之主!」

我要去修補五行道!

一個沒有合道的種族,算什麼強族?

當年的五行老祖何其強大,而我……不會一直這麼弱下去的!

他直接頂著巨大無比的壓力,受到河水衝擊,混沌衝擊,不斷咳血,依舊瘋狂朝上空的缺口鑽去!

不入合道,還有機會嗎?

沒了!

這次不入,下次蘇宇開道,他大概率也沒辦法進入合道,就此,他會錯過所有機會,要不抓住這次機會,要不……就死在這算了!

……

時光長河中。

浮土靈鑽了進來,渾身都是血,都是那五彩斑斕的血液。

而蘇宇,佇立時光長河。

一指點在他的腦門,浮土靈腦門上浮現出一個小門戶,蘇宇五枚神文浮現,隱約間,那小小的口子中,浮現出五條斷開的線條。

蘇宇平靜道:「浮土兄,成敗就在這!我給你機會,給你準備好一切,這裡,是五條大道,你按照我的要求,編織成環繞缺口的彎道!編織成功后,你讓五行之道,汲取五行之力,不出現河水崩斷跡象……你再合道,合道無難度!」

浮土靈沉聲道:「那若是失敗呢?」

「你自己選擇!」

蘇宇凝眉:「第一,放棄合道!第二,安心帶著五行族養老吧,你跟我一場,我不會虧待你,但是無合道戰力,你族……從此以後,還是安心在這地方養老算了!」

浮土靈苦澀,養老?

開什麼玩笑!

在這個時代,我會安心養老嗎?

他咬著牙:「那我試試,除非我求援……否則,你不要幫我,哪怕……我葬身在這!我知道,你不希望我死去,但是,我想試試,還請宇皇應允!我若是還沒辦法成功,宇皇請把我的五行之源,再次埋葬在五行界域,等待下一個五行之主復甦!」

蘇宇微微點頭:「可以!不背水一戰,誰也不會甘心,我理解你!」

並非安慰,而是真的理解。

到了浮土靈這個地步,他甘心一輩子就在永恆?

不甘心的!

尤其是現在,萬界大亂,各個時代天驕齊出,他甘心就當這個永恆境的五行之主?

「多謝!」

浮土靈不再多言,迅速開始修補五行之道,剛接觸,轟隆一聲,一股火焰之力灼燒,他想忍住,然而,這股火焰之力和他掌握的不一樣!

他掌握的是溫順的,而這,都算是野生的大道之力!

之前在下面接著,那是蘇宇和藍天兩次過濾的五行之力,沒那麼瘋狂,可此刻,浮土靈忽然理解蘇宇了。

他想憋著,可是……真的憋不住。

下一刻,一聲凄厲到極致的吼聲傳出:「好痛!」

「不……不要燒了……啊!」

浮土靈瘋狂大吼,太痛苦了。

那烈火,點燃了他體內那些溫馴的火焰,其實比蘇宇都要痛苦一些,好歹,蘇宇體內的五行之力不多。

這一刻,浮土靈一邊接觸大道,一邊瘋狂嘶吼起來,瘋狂打滾!

「不要燒了……啊,救我……好痛啊!」

那種燃燒,彷彿在燃燒他的靈魂,燃燒他的意志,並非單純的燃燒肉身。

下一刻,一股強悍的鋒銳之力傳出,浮土靈肉身崩潰,一瞬間,一股木之力誕生,幫他修補肉身,一邊修補,一邊摧毀!

「啊!」

「我艹!」

「救我……嗚嗚嗚……」

這一幕,投射到了整個天淵界域,小小的孔洞,造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虛影投射。

……

也直到這一刻,眾人才是凝然無比。

這麼痛苦嗎?

蘇宇之前可是在梳理萬道,而且持續了很久,浮土靈只是接觸片刻,只是單純的五行道罷了。

浮土靈是弱者嗎?

不是!

他是一代天驕,也是五行族的少主,他要是廢物,五行族豈能服他?

可此刻的浮土靈,滿地打滾,瘋狂痛哭。

這讓之前覺得,自己也許可以承受這些痛苦的強者,都心生凝然。

在時光長河中,馴服大道之力,如此艱難嗎?

而這一刻,忽然,有人騰空而起,「宇皇,我想上去,連接刀道!」

夏龍武!

剛合道的夏龍武,此刻面色平靜,朗聲道:「我想上去,馴服斷裂的刀之道,我要感悟這野生的刀之道,不需要宇皇為我馴服,感受不到原始刀之力的強悍之處!」

是的,大道都是馴服的。

不管什麼道,只要被人開出來了,都是家養的。

唯獨混沌中,唯獨時光之水中,那些大道之力,都是野生的,正宗的天然之道!

蘇宇沒吭聲。

夏龍武再次高聲喝道:「我要上去感悟原始刀道,還請宇皇成全!」

後方,大夏王臉色微變。

他的孫子,要去感悟原始刀道!

而就在這時候,一聲笑聲傳出:「陛下,我也想感悟一下原始力之道!」

大漢王!

這位還沒晉級的永恆九段,帶著一些笑容,他想上去看看!

因為……他覺得自己追不上大夏王他們就算了,如今,被大夏王的孫子超越了,這可不行,老一輩,也是要臉的!

「陛下,我也要去!」

「陛下……」

「……」

一位位強者,紛紛開口。

下一刻,蘇宇笑了,「既然都不怕死,我成全你們,讓你們感受一下什麼叫真正的原始之道!」

轟!

天空裂開,一群人迅速騰空而起。

蘇宇一個個開虛天門,點出他們要續的大道之力!

一分鐘后。

「啊!」

「媽媽,媽媽救我……」

「啊,好痛……」

「嗚嗚,陛下,讓我走……我不感悟了……」

「……」

一群人瘋狂大哭大吼,好痛。

不是作用在肉體上,而是靈魂,是意志,擊潰你的意志力!

原始的道,就是這麼強悍,這麼兇殘。

而蘇宇,正在錄製,一邊錄製,一邊感慨:「這是生靈第一次馴服野生大道的珍貴視頻,後世人當謹記在心,原始大道暴虐、兇殘,針對意志力,針對意志海,針對靈魂……肉身上的痛苦可以承受,但是,靈魂上的,精神上的卻是難以克制!」

他手指一點,天滅身上亮起一道光芒:「此乃天滅,爆裂神猿一族!此刻,正在馴服野生長棍之道,他倒下了,他很痛苦,他在哭泣,他在求饒……但是,我們記住他,他是爆裂神猿一族,最強的存在,他正在為後世生靈,馴服野生大道之力!」

「這位哭泣的,求饒的,喊媽媽的,是我人族的大明王,明王之後,他正在馴服野生陣法之道……他哭了,他正在喊他祖宗明王救命……」

「這位是定軍侯,人族上古侯,活了十多萬年了,他要挑戰的是長槍之道……此道,有數人在挑戰,大秦王在挑戰,大秦王之子秦鎮也在挑戰……秦鎮哭了,他在喊他爹大秦王救命!大秦王堅持住,不要哭,你兒子求你,你沒人可求……定軍侯居然喊他女兒救命……我的天,他的女兒只是日月境!」

「……」

這一刻,下界,萬天聖幾人沒上去,一個個不寒而慄。

報復,來的如此之快。

我們只是看到了,沒記錄啊,你不但記錄了,還一點點地介紹,你幹嘛呢?

當個人行嗎?

大周王也沒上去,可是,他環顧一圈,忽然傳音道:「我覺得,有些人在演!演的不少,演完了,這事就過去了,咱們不上去的……可能後面還會被報復!」

他覺得,一定有人在演!

肯定的!

因為,不是什麼道都那麼兇殘的,大明王的陣法之道,哪有那麼兇殘,可你看大明王,慘叫的比誰都厲害。

呸!

老朱家,向來都是如此無恥!

萬天聖哭笑不得,卻是開口道:「上去吧!」

他臉色鄭重不少:「蘇宇給我們創造了最好的感悟野生大道的機會,這是原始道則!他甚至幫大家開了偽天門,機會其實很難得……也許會痛苦,但是,所有壓力,他在扛著!」

蘇宇肩膀上有座山!

水山!

他一個人,在頂著那些河水倒灌,此刻,星宇印被壓的要爆炸了,文明志被那河水壓的要爆裂,上千道蘇宇的虛影,正在鑄造一層網!

阻擋這些河水,衝擊正在修補大道的傢伙。

而蘇宇本人,還在笑呵呵地錄像。

有時候,修道不需要那麼痛苦,何必呢,大家開開心心就好,然而,所有人都明白,蘇宇壓力巨大,一旦星宇印崩潰,文明志崩潰,蘇宇必然遭受重創!

大周王見狀,微微點頭,嘆息一聲,忽然傳音笑道:「死鴨子嘴硬,這傢伙……總說,老子不幹了,撂挑子了,可是……終究還是撐起了這天,我相信,他有朝一日,會成為人皇的!哪怕不是第二位人皇,也是一尊受人敬仰的皇!」

這一刻,他篤信,蘇宇能成皇!

皇者,未必武力第一!

但是,皇者必有皇者氣度。

開天闢地以來,人族只有一皇,什麼武皇都是扯淡,蘇宇,會成為第二位皇的!

這位年輕的小子,漸漸地成長了起來。

他在嬉笑怒罵間,還是背負起了一些責任,那麼的可笑,卻是讓人笑不出來。

下一刻,大周王衝天而起,露出笑容,幫忙續道,再下一刻,大周王凄厲慘叫,而蘇宇,一臉嫌棄。

實在沒忍住:「眼前這是大周王,一個老陰貨,他修鍊忍耐之道,按理說,此道越是原始,越是忍耐到了極致,殺了他全家,他都不會喊一聲,他喊的這麼痛苦……就是個騙子,我懷疑他在修騙道!」

我去你的!

大周王演戲演過了,這讓蘇宇瞬間沒了成就感,很生氣!

你演戲認真點!

四周,一些人慘叫著,順便偷偷看一眼大周王,去你的吧,你這老騙子,忍耐之道,什麼時候會讓你喊的這麼凄慘了!

果然,這騙子不是個好東西。

大周王面色稍顯僵硬。

下一刻,繼續慘叫起來,只要我不承認,誰也不能否認我是假痛苦!

這一刻,明明是危險無比,痛苦無比的事,被這群人鬧騰的古古怪怪!

一些人對視一眼,眼中都露出了笑容。

修道修道,修個開心便是!

爭霸爭霸,爭個爽快就好!

前行道上,最怕孤獨,有這樣一群志同道合之輩,起碼,前路不會孤獨,真好!

轟隆隆!

一股股氣息升騰而起!

第一個參與修補的浮土靈,在這種情緒下,在這種氛圍中,忽然覺得沒那麼痛苦了。

劇烈咆哮一聲,一股五行之力,瞬間合一!

轟!

一股強悍的氣息,在他身上升騰而起,合道了!

「五行族,拜謝宇皇!」

浮土靈聲音宏大,洞傳四方,哈哈大笑,下一刻,下方,五位五行老祖,忽然氣息波動,一個個仰天長嘯,淚水橫流!

我族,出合道了!

不單單是浮土靈的問題,當浮土靈踏入合道的瞬間,原本分叉的五行大道,忽然被他強行合一了。

早就達到了永恆巔峰的五行族五位老祖,一瞬間,紛紛跨入合道境!

一眨眼,最弱小的五行族,忽然多出了6位合道境強者!

「哈哈哈!」

瘋狂的笑聲,響徹天地!

今日,是大家的狂歡之日,今日,是大家的勝利的狂歡!

這一刻,被蘇宇留在文王故居的人主印上,忽然,多出了一幅幅圖像!

人主印,不再是人主印了!

這一刻,空間古族,五行族,命族,食鐵族的界域之像,紛紛呈現,在那人主印上閃爍不停,無數的氣運之力,升騰而起!

原本有些鎮壓艱難的人主印,一下子將整個文王故居鎮壓的穩穩噹噹!

人主印上,氣息變幻不定,一眨眼,多出了一道道金紋!

此刻,也許……這該稱之為宇皇印了!

不再局限於人族!

……

而就在這一刻,無盡虛空某處。

忽然,一人睜眼。

監天侯。

他氣息瞬間變化了一下,一眨眼,氣運之力暴漲,監天侯實力氣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強大。

他皺眉,看向沉沒的天淵界域方向,眼中帶著一些震撼和迷茫。

蘇宇……又做什麼了?

慘敗?

開什麼玩笑,蘇宇這傢伙,好像打了一場超乎想象的勝仗!

不可思議的勝利!

「多寶那個蠢貨……永遠也不會懂,這些人,都能化腐朽為神奇……」

監天侯喃喃一聲,只覺得,不可思議。

蘇宇,又在創造奇迹了。

他明明沒做什麼,明明只是帶著人撤離。

為何……會如此?

這一刻的監天侯,忽然覺得,看運,也許自己真的看不透!

「蘇宇……好一個蘇宇!」

監天侯囈語,瞬間閉目,不再去想!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神醫王妃要和離戰神媽咪又爆馬甲了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