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770章 百戰回歸(求訂閱)

第770章 百戰回歸(求訂閱)

作者:

別人什麼反應,蘇宇不管。

此刻的他,第一時間去找武皇,不是武皇多帥,而是蘇宇要試驗一下自己的實力,摸清一下實力。

這個時代,能準確判斷出自己實力的,恐怕也就幾位老古董了。

武皇,顯然是個極其適合的人選。

他很強大!

經歷的強者很多。

百戰這些人,都是後代人,不曾見過那些規則之主,也不曾和那些頂級存在交手。

而混沌龍,蘇宇大體上已經摸清楚了對方的實力。

之前是遠遠不敵,此刻再戰混沌龍,那就不好說了,當然,混沌龍受傷了,這時候蘇宇覺得,自己應該有希望拿下那傢伙。

……

這一次,蘇宇速度極快!

眨眼間,撕裂一處處虛空,片刻后,蘇宇抵達星宇府邸在七層的通道口附近,這裡也是武皇連接死靈界域的地方。

「武皇!」

蘇宇聲如洪鐘,「老朋友來了,不出來一見?」

武皇這次出現的極快,眨眼間,身影浮現在通道口。。

他看向蘇宇,眼神冷厲。

你終究還是來了!

「我已經等你很久了!」

武皇冷冷看向蘇宇,我就知道,你會殺個回馬槍,果然,還是為了殺我而來。

只是,你的那些下屬呢?

他心中想著,忽然看向蘇宇,眼神微變:「你的實力……」

好像有些變化。

他畢竟被封印著,而且此刻只是凝練出來的分身,眼光有限,只覺得蘇宇實力強大了,可強大了多少,他是無法準確判斷的。

而蘇宇?一步步走上前?面帶笑容:「武皇,告訴我?你現在恢復幾成實力了?」

「殺你足夠了!」

武皇冷哼一聲?蘇宇微微皺眉,很快舒展眉頭:「大言不慚!」

話落?隻手遮天!

一張大手,覆蓋天地而去?萬道之力在手掌上凝聚?生死之力更為明顯,宛如太極,黑白之力相間,一掌穿破虛空拍落!

這一掌?直接打入了七層通道。

轟!

武皇分身沒退?而是一拳砸出,一聲巨響傳來。

砰地一聲,那分身直接被蘇宇一掌拍進了地底,七層地面上都留下一個清晰的人形印記。

蘇宇一掌拍出,踏空而行?直接跨入七層。

片刻后,武皇分身有些頭暈目眩?從地面中飛出,這時候?帶著一些茫然,很快?化為凶戾:「你在找死!蘇宇?你敢偷襲我!」

「……」

蘇宇無言?我偷襲了嗎?

行吧,你說是就是吧。

「武皇,我要打你了!」

武皇不等他說完,一拳朝蘇宇打來,他這分身也算強大,沒到天尊級,但是絕對有天王實力。

「鎮!」

蘇宇一聲低喝,「鎮你,聽見了嗎?」

轟!

一條大道橫空而出,宛如巨山,無形之中,直接鎮壓而下,轟隆一聲巨響再次傳來,武皇分身揮拳,卻是打了個空,被大山一鎮而下!

砰!

巨響聲再次傳出,武皇分身被死死壓在了當初恭王府所在的位置。

「吼!」

武皇瘋狂咆哮一聲,整個七層,風起雲湧,眨眼間,大量規則之力湧入分身體內。

武皇分身實力瞬間強大了起來!

轟!

再次一拳打出,這一拳,比之前強大多了,一拳打的鎮壓之山破碎,武皇騰空而起,臉色卻是有些凝重,「你怎麼變強的這麼快?」

他的分身,之前就不算弱,結果居然被蘇宇瞬間鎮壓了!

而蘇宇,眼神異樣,笑道:「有趣,看來,你解封了不少,果然,還能繼續強化下去!少廢話,我看看你極限在哪!」

武皇本尊,蘇宇百分百不是對手。

武皇在規則之主中,也不算弱者。

可是……他能解封幾成實力?

「五行煉獄!」

隻手遮天,化為囚籠,五行力量合一,瞬間朝他籠罩而去。

武皇怒不可遏。

「泰山崩!」

這一次,他再次一拳打出,而這一拳,浮現出一道影像,好像在某個時代,他一拳打崩了一座巨山,混沌中的巨山。

這一拳下去,整個七層罡風四起,刮過天地。

拳印飛出,剛飛出,被蘇宇五行煉獄化成的囚籠罩住,一瞬間,巨拳在那囚籠中轟隆隆地炸裂開,炸的五行煉獄都在劇烈顫動。

然而,沒能打破。

武皇臉色再變!

「不可能!」

他看向蘇宇,臉色難看:「你進步怎麼可能這麼快,不是筆道,這不是筆道之力,而是五行合一道之力,乃是昔年五行老祖的力量本源……你難道走了五行道?」

不對勁!

他分身之上,隱約有天門浮現,不是太完整,這只是分身,但是,也足夠看清大道之力了。

他朝蘇宇看去,下意識地朝天空看去……這一看,愣了一下。

卧槽!

大道支流呢?

在哪?

怎麼沒有!

他瞬間低頭,朝蘇宇本人看去,這一看,也愣了一下,晃瞎了狗眼!

此刻的蘇宇,如同佛陀,霞光萬丈!

不過,那無數的道,匯聚成一條,連接之處不在天上,而是……背後?

武皇先是怔神,接著好像想到了什麼,嘴巴瞬間張大,結結巴巴道:「你……你……你的道……你跑去開道了?」

蘇宇剛剛在開道嗎?

蘇宇見他天門浮現,也知道他看到了什麼,笑道:「不可以嗎?武皇,來玩玩,分身太弱了,再加點力,我試試我的實力!」

武皇臉色變幻,咬牙切齒:「你是在找死!你開道……居然不在時光長河中開,大道如無根浮萍!你居然跑去混沌開道!蘇宇,你太瘋狂了,你就是個瘋子,你真的是在找死!」

他沒看到蘇宇大道和時光長河的連接點,倒是隱約間連接著混沌。

這不是找死嗎?

無根浮萍般的道,能支撐多久?

蘇宇笑了:「你是想說,我持久力不行嗎?」

是的,此刻的蘇宇,有一個極大的弊端。

能源不夠!

平日里,大道可以一點點地收集一些混沌之力,進行轉換,然後充能。

可是,蘇宇的大道長度有限,容納的規則之力有限。

一旦戰鬥拖久了,規則之力耗空,很快,蘇宇就會虛弱下來。

武皇沉聲道:「你是個瘋子,你既然知道,居然還跑去混沌開道!無根之浮萍,沒了時光長河之力支撐,你戰鬥一久,就會徹底成為廢物!」

蘇宇笑了,「夏蟲不可語冰!時光大道……你覺得,時光大道的能源是無限的?是一開始就這麼多的?時光大道,也是單獨的道,在抽取混沌之力,轉換成所需的萬道之力。」

「武皇,白瞎你開了天門,見識之短淺……無法想象!」

蘇宇笑道:「強者之戰,動輒瞬間結束,我之大道,就算不強,轉換能源不夠,規則之力不多,也足夠我戰鬥一個小時了,什麼樣的強敵,能讓我戰鬥一個小時無法擊殺……那我早就該逃了!」

弊端?

蘇宇才不在乎!

哪怕現在的宇宙大道不強,但是轉換充能,力量填充滿,也足夠蘇宇全力戰鬥個把小時了。

真遭遇了強敵,一個小時,蘇宇殺不了對方,大概也被對方殺了。

當然,實力相當的話,打持久戰,對蘇宇而言,的確不算太友善。

還有,逃命的話,對方窮追不捨,那對蘇宇而言,也是個麻煩。

可是,利大於弊,這就足夠了!

不開道,他不會很快達到這個實力。

不開道,他永遠別想超越一些人。

此刻,蘇宇懶得和武皇多說,這傢伙見識太少,或者說,這傢伙心不大,他也開了天門,看到了許多,但是,這傢伙就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他那條道,蘇宇看到過,還沒筆道強大,一直卻是守著不放。

作為開天門的存在,文王開天了,人皇開天了,武王不清楚情況,其他幾位,蘇宇覺得,哪怕不開天,也不會太弱。

反正肯定比武皇強大!

當然,十多萬年過去了,被封印的武皇,哪怕和正常修鍊的四極人王比,恐怕差距也越拉越大了!

「別廢話了,來和我切磋一下,打不死你!」

蘇宇一聲輕笑,懶得和他多說。

弊端?

讓你知道我弊端,讓你知道我持久力不強,那又如何?

「破山!」

一拳轟出,山崩地裂!

「裂天!」

拳化長刀,一刀劈碎天地。

武皇臉色難看,冷哼一聲,忽然手中呈現出一柄……大鎚子?

大概是鎚子!

接著,又出現一柄!

雙錘!

「蘇宇,別以為你有多強!」

「死!」

雙錘呈現,武皇身軀壯大,規則之力湧入,瞬間朝蘇宇轟殺而來。

轟隆!

兩人瞬間交手上了,蘇宇這一次沒用太多手段,主要用剛猛的戰法大道轟殺,刀槍劍戟,拳腳手掌,都是近身戰法。

一些輔助、禁錮之法,對付武皇,太沒意思。

這傢伙要是解不開,豈不是沒法打了?

短暫交戰片刻,蘇宇一掌拍出,生死之力交織,這一刻,武皇的眼中,看到的蘇宇也是黑白交替,轟隆一聲,他被一掌拍中。

一瞬間,左邊化為黑色,右邊化為白色。

黑白交替,一眨眼,死氣腐蝕左邊,生機在右邊充盈起來,眨眼間,分身被腐蝕了一半。

蘇宇一掌拍飛了他,卻是皺眉道:「不妥,生死交替,按理說,我打出來,你該因為兩股力量衝擊,而爆裂,現在只是腐蝕了左邊,右邊生機充盈……這很不妥!」

果然,我大道初開,還是不完善,不太會利用。

而武皇,這時候陰陽臉。

臉色很難看!

蘇宇在拿自己當試驗品!

他一咬牙,低吼一聲,下一刻,更多的規則之力匯聚而來,蘇宇眼中一喜:「你果然還能抽取規則之力,我就知道,你這老東西解封了不少,一直偽裝解封的不多!」

「剛好,你若是太弱,我把你打死了,反而不好試驗!」

蘇宇歡喜,武皇就是最好的靶子啊!

他可以隨時變強,雖然解封了多少不清楚,但是,也許還能強行抽取一點呢?

繼續!

「生死!」

這一次,蘇宇主要用生死之道,一掌又一掌拍出,武皇怒吼,手持雙錘,轟擊天地,瘋狂朝蘇宇這邊殺來!

這一次就剛猛多了!

直接錘爆了生死之力!

而蘇宇,不驚反喜,「你再試試我的宇宙之力!」

啥玩意?

武皇還沒來得及一鎚子錘死蘇宇,忽然,天旋地轉,下一刻,彷彿置身於一處混沌天地。

蘇宇也是第一次施展,笑道:「我不太熟練,但是,這算是我開的天地虛影,我想看看,在這,我能不能掌控一切!」

「去死!」

你大爺的,你拿我當試刀石嗎?

做夢!

他手持雙錘,轟隆一聲朝蘇宇殺來!

而蘇宇,也來了興趣,笑道:「退回去!」

虛空輪轉,武皇明明覺得自己是朝蘇宇殺去的,卻是越殺越遠,距離蘇宇越來越遠。

蘇宇眼神一亮:「感覺如何?」

武皇憤怒:「混賬東西!你的道太弱,本座若是解封,這區區小道,一鎚子轟爆!」

沒說狂話。

他若是解封了,就這麼點大道之力影響,早就轟爆了。

可惜……這不是被封印了嗎?

蘇宇也笑了:「不急,下次等你!」

說著,他繼續開始試驗,「時光加速!」

是的,這一次他開始加速了。

此地,是我的天地。

我說時光可以加速,那就可以加速,一股大道之力,朝武皇覆蓋而去!

武皇分身,瞬間開始蒼老。

但是,很快,武皇肉身一震,咆哮一聲,加速之力被他擊潰,武皇怒火滔天:「來,肉身戰!」

用這些小手段,算什麼本事?

「一力破萬法!」

一鎚子轟爆了前方的那些大道之力,蘇宇的倒退法則、時光法則紛紛被他擊潰,武皇氣息越來越強,瘋狂朝蘇宇殺來。

蘇宇眼神雪亮,真的是個好對手,好靶子,好陪練啊!

「力附我身!」

蘇宇低喝一聲,忽然,一股巨力附加在他身上。

「肉身強大!」

肉身道之力湧入。

「堅不可摧!」

金光閃爍,蘇宇肉身陡然強大無數。

他一拳轟出,沒再用其他手段,這一拳打出,和武皇的雙錘正面轟擊而上,轟隆一聲,雙錘破碎,炸裂,蘇宇倒退一步,眼神卻是雪亮無比!

而武皇,炸裂了雙錘,咆哮一聲,一腿踢來!

不得不說,這傢伙實力還是有的。

轟隆隆!

蘇宇被踢的不斷倒退,下一刻,蘇宇低喝:「穩固如山!」

他紮根原地不動。

「石化!」

自身瞬間石化,而不是針對武皇。

「反震!」

石頭上,出現一股反震之力。

武皇一腳踢中,砰地一聲,被震了回去,腿腳發麻,卻是咬牙,再次衝來,轟隆隆,雙拳一連打出數萬拳,打的石屑飛舞,打的蘇宇體外的規則之力溢散,也打的武皇自己雙手破碎!

此刻的武皇,臉色難看無比,後退幾步,咬牙切齒:「你有種別防!」

石人蘇宇睜眼,笑了:「不,我試試我的防禦力!武皇,你好像沒辦法破開!」

「哼!」

武皇冷笑:「一力破萬法,可不是玩笑話!只是我此刻規則之力不多,無法抵禦你的規則之力,破不了你的大道之力罷了!」

「也是!」

蘇宇笑了,「這麼說,規則之力沒我強的,破防都難!」

說罷,再次笑了起來:「武皇,再試試別的!」

「混賬!」

武皇想打破這天,離開此地,蘇宇卻是臉色一變:「想走?你個老東西,給我回來!」

武皇不理他!

而蘇宇,見狀咬牙,你要跑?

做夢!

給我繼續當陪練!

「嘲諷!」

是的,嘲諷。

這嘲諷大道一開,蘇宇隨意說了幾句,武皇就覺得怒火滔天。

「太山打的你爽不爽?屁股種花爽不爽?」

「……」

好吧,就這話,不需要用什麼大道之力干擾,武皇這時候都要爆了!

還需要嘲諷的?

轟!

他轉身就朝蘇宇殺來,混賬東西,今天不打死蘇宇,他都不叫武皇!

大戰再次爆發。

這時候的蘇宇,也開始慢慢嘗試自己的各種大道之力,雖然不太想欺負武皇分身,可是……真的太爽了,好靶子,好陪練啊!

「你是豬!」

蘇宇一聲低喝,利用豆包之道,干擾對方。

「你全家都是豬!」

武皇瘋狂咆哮,一拳打來,打的蘇宇倒退,蘇宇微微皺眉:「不管用,這道太弱!」

「忍住!」

忍道!

武皇微微一滯,這道不弱,但是很快就清醒了。

他再次殺來,殺到半道上,他忽然掉頭就跑,打你大爺,不打了,他受不了了!

「逆轉前後!」

方向逆轉,武皇一看,艹,他朝蘇宇主動飛去了!

「啊,混賬東西,你這畜生,我殺了你!」

他氣息再強,他要瘋了!

這混蛋,手段太多了。

跑也跑不了,老子打死你!

轟!

這時候,蘇宇有感覺了,武皇隱約已經有混沌龍那個實力了,這解封程度可不低了。

這一次,很多大道,直接就被他破了!

無法影響到武皇!

一力破萬法,對於實力強大的強者而言,的確如此,實力強了,你什麼大道之力,對他們而言,都是一拳破之!

可實力不夠強……自然是手段多的更厲害。

「禁錮!」

「鎖鏈!」

「魅惑!」

「……」

各種大道之力呈現。

「給我哭!」

「嗚嗚……艹你祖宗!」

武皇真哭了一下,很快瘋狂咒罵,朝蘇宇再次打來。

「怒,暴怒!」

武皇這次沒抗拒,暴怒到雙眼都血紅了!

「怒火滔天,怒到失了智!」

蘇宇念叨著,武皇只覺得無數的蒼蠅在自己耳邊飛翔,瘋狂暴怒,已經開始無差別殺戮了,轟隆隆,巨響聲震蕩四方!

蘇宇不斷避退,他覺得,自己可能會把武皇這個分身玩壞!

但是……真爽!

哪怕混沌龍,其實不好玩壞,但是武皇這分身,畢竟不是本尊,太容易受到大道干擾了,也太容易讓蘇宇看出大道效果了。

蘇宇心情很不錯。

正要繼續嘗試各種大道,那怒不可遏的武皇,好像瘋狂了,可就在此刻,眼神深處,卻是露出一抹清明之色。

漸漸地,瘋狂的他,靠近了蘇宇。

好像無差別地攻擊四方!

好像已經憤怒到失去了理智!

可是……就在蘇宇又要嘗試一條大道之力的時候,武皇陡然眼神恢復清明,怒喝道:「去你瑪德!」

轟!

這一拳,比之前都要強大!

這一拳,蘇宇所在的天地都被打爆了,轟隆一聲,這一拳砸在了蘇宇身上,砰地一聲,蘇宇四分五裂,天地崩碎。

武皇分身也是耗盡餘力,從空中墜落,跌落在地,劇烈喘息,罵罵咧咧道;「玩老子呢!真以為老子這麼蠢?」

打不死你!

你還玩上癮了!

而這一刻,虛空中,蘇宇憑空呈現,微微皺眉,臉色微微有些發白,嘴角還有血液流出,看向武皇,「你行啊,這也就不是真身,要不然,我豈不是被你打死了?」

武皇分身冷笑一聲:「真身?你需要我真身對付你嗎?如今的我,不過解封兩成罷了,解封三成,我就能打死你!」

「吹吧!」

蘇宇笑了:「解封三成,你能打死我?」

「吹?」

武皇分身站起,搖搖晃晃,冷笑道:「你不弱,可實力也不過達到了一個臨界點罷了!你連最弱的規則之主,都要稍差一些!當然,和那些上古時代,一些肉身道的人王,也許可以斗一斗……可比我,你差的遠!」

蘇宇微微皺眉,很快點頭:「倒也是!我這個實力,和之前那混沌龍差不多,嚴格說起來,和六千年前的百戰、現在的獄王一脈老祖、混沌龍、日冕天尊這些人,差不多處於一個階段。」

上次他逃離的時候,還是留心觀察了一下的。

可能和那位後來出現的老祖實力相當,也可能要稍弱一些。

但是,差不多都在一個領域了。

都是那種,能打天尊,但是又不敵規則之主的情況。

「但是,我手段多啊!」

蘇宇笑了,看向武皇分身:「同階,同樣的實力,他們也未必能敵我!」

武皇不吭聲,心中暗罵!

「再來!」

蘇宇再次走來,武皇怒道:「滾!蘇宇,你到底想做什麼?你有能耐就殺了我本尊!」

「又不是殺不了!」

蘇宇幽幽笑著,天門開啟,仰天看了看:「你再抽取規則之力,封印加強,你實力反而會衰落,這已經到了一個極限,不是嗎?我若是帶個七八位天王……今天就能斬了你!武皇,你給我當陪練,我不殺你,要不然……我今天就弄死你!」

武皇抓狂!

他憤怒咆哮:「打,那就真刀實槍地干!你用那些亂七八糟的大道之力,有意思嗎?又弄不死我,噁心本皇嗎?」

憤怒!

真的怒!

打,他不怕,他喜歡打架。

可蘇宇這種人,太噁心了,好煩。

各種亂七八糟的大道之力丟來,真的噁心,比如什麼嘔吐大道,艹你!

什麼鬼玩意!

什麼臭氣大道,臭的武皇真想吐,他受不了!

蘇宇幽幽笑道:「來試試,我把大道之力都試驗一下,試完了我就走,武皇……你難道想我無休無止地來找你嗎?」

武皇臉色發青,下一刻,怒道:「來啊!」

轟!

他氣息再次強大起來,瞬間朝蘇宇殺去,今天老子就好好陪你斗一場!

你真以為本座浪得虛名?

這一次,武皇也不再是單純的出拳出鎚,這傢伙,直接開著天門在看,蘇宇一旦動用什麼噁心的大道,他就瞬間逃離,接著再殺回去!

有天門在,不得不說,這傢伙戰鬥經驗也是豐富到了極致!

……

一個小時后,蘇宇嗡地一聲,穿梭虛空,瞬間遁逃。

消失在了七層!

武皇虛影鼻青臉腫,很快恢復正常,看向通道口,冷冷哼道:「你手段再多,也不過能戰這麼久,再不跑,老子弄死你!」

蘇宇的弊端,此刻呈現了。

戰鬥到了此刻,他不得不逃了。

不逃,他很快就要規則之力耗盡了。

武皇罵罵咧咧的,畜生!

老子真身解封,第一時間就要打死這個畜生!

被他噁心壞了!

他罵著,罵罵咧咧的,轉身回去。

剛休息了大概半小時,忽然,臉色狂變,怒吼道:「你還來!」

「轟!」

蘇宇不理他,他剛剛去了混沌之地,加速了一下恢復速度,又抽取了不少混沌之力,轉換成了自己需要的大道之力。

半個小時左右的樣子!

當然,也就欺負武皇無法追殺,否則,半個小時被殺無數次了!

可是……武皇不是走不開嗎?

繼續唄!

他太需要一個打不死的對手,給自己磨練大道了。

此刻,他太需要和這個層次對手的戰鬥經驗了。

轟隆隆!

整個七層,再次爆發大戰,打的天崩地裂。

一個小時后……蘇宇再次遁逃了。

這一次,武皇又罵了一陣,狗屎東西!

遲早弄死你!

「我解封了,我第一個就要去找你……」

武皇詛咒著,詛咒這傢伙被人殺了了事。

太煩人了!

他等待了一會,見蘇宇沒回來,微微鬆了口氣,半小時了,蘇宇沒回來。

剛轉身……他怒了!

「你還來?」

為何不是半小時了?

而蘇宇,此刻也解釋了一下,興奮道:「別說,和你戰鬥,熟練了一下大道之力,我發現,我大道好像蔓延了一點,感悟更深了,掌控度更強了!我多花了點時間,再來!」

轟!

武皇要瘋了,真要瘋了。

戰鬥,再次爆發。

……

又一個小時……多三分鐘。

這一次,蘇宇多堅持了三分鐘,再次遁逃。

武皇木然地看著,咒罵都沒心思了。

他就這麼木然地看著蘇宇離開。

過了29分鐘左右,蘇宇興奮回歸:「轉換速度稍微快了一點,武皇,再來!」

轟隆!

大戰再起,武皇木然地戰鬥著,揮拳,揮拳,揮拳!

這架打的,他噁心!

……

一小時五分鐘。

蘇宇再次遁逃。

28分鐘后,再次回歸。

戰鬥,就這麼持續著。

……

此刻,大周王這群人,已經朝天淵界域回歸。

很快,一群人到了天淵界域外。

一個個的,都朝遠處的星宇府邸看。

大周王此刻有些同情,低聲道:「武皇……會不會自爆和他同歸於盡算了?」

我要是武皇……真的受不了。

蘇宇來來回回,不知疲倦,和對方戰鬥了五六個小時了,他們也是在混沌之地等待了一陣,見蘇宇來回跑,也不想再等了,這才回歸。

而萬天聖,此刻卻是輕嘆一聲:「武皇……等著吧!宇皇可不是輕易放棄的人,你問白楓就知道了。」

一旁,白楓摸著下巴,半晌才道:「這讓我想起了當初,這個傢伙……咳咳,宇皇修鍊起來,為了磨練武技,能磨練三五天,都不帶睡覺的!」

蘇宇的韌性,那是沒話說。

當初剛到文明學府的時候,那時候還弱,就那樣,他每天都要修鍊到天亮,撐死了睡一會,然後去上課,去修鍊,去比武,去掙錢……

比起同齡人,蘇宇的自律,蘇宇的韌性,超乎想象。

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武皇若是覺得蘇宇打一陣就算了……只能說他想多了。

果不其然。

這一日,整個死靈界域,都感受到了。

蘇宇來來回回的飛!

因為蘇宇很興奮,他的持久力在增加,他的恢復時間在縮短。

從持續一個小時,到最後,已經可以持續一個半小時了。

而恢復的時間,縮短到了15分鐘左右。

他來來回回的跑,來來回回的打,這一次,足足打了三天!

是的,三天,他都在和武皇戰鬥。

萬道之力,幾乎都嘗試了一遍。

……

三天後。

星宇府邸,七層。

武皇分身,眼神獃滯,有些木然。

當看到蘇宇再一次回來,他笑了,傻笑,帶著一些憨傻。

「來了?」

蘇宇一怔,被我打傻了?

「嘿嘿!」

「呵呵!」

武皇笑了一聲,蘇宇剛想開口,轟隆一聲巨響,分身爆裂!

武皇聲音傳來:「呵呵,我自我封印了,你繼續!呵呵!」

老子不幹了!

他炸了這分身了事!

蘇宇愣了一下,半晌才道:「我……我覺得我差不多了,再打下去,大概也沒什麼收穫了,這次來,是和武皇告別的,我畢竟還有許多事要忙,不可能在這一直和你戰鬥……我又不是戰鬥狂魔!」

奇怪的傢伙!

你自爆分身幹嘛?

再想勾勒一具,也是要付出代價的,也需要時間。

三天都堅持了,你最後聽我一句話的功夫都沒?

真他么傻子一個!

武皇無盡的沉默。

蘇宇也不在意,笑道:「多謝武皇了,這三天,我很快樂!」

「有時間我再來……」

蘇宇說完,笑了一聲,踏空離去。

等他走了,武皇聲音陡然瘋狂起來。

一層,巨大的眼睛睜開!

嘴巴張大,陡然,咆哮一聲:「蘇宇,你不得好死!本座解封,一定要用三天三夜時間去打死你!」

是的,三天三夜!

蘇宇這一次,打了他三天三夜,他要打回來!

星宇府邸震蕩!

劇烈震蕩!

武皇恨不得此刻就爬出來,殺了那個傢伙。

氣炸了!

打了三天三夜不算,最後,他覺得自己贏了,老子不打了,爆了這分身,你自己玩去。

結果,蘇宇告訴他,他是來道別的。

啊啊啊!

武皇要瘋狂了,他想看到的是蘇宇瘋狂,蘇宇生氣,蘇宇惱火的樣子,而不是蘇宇那看傻子似的眼神看著他。

「混蛋!」

「去死吧你!」

武皇癲狂,府邸震蕩個不停,這一刻,怒吼聲好像連萬界都能聽到。

……

同一時間。

葬魂山。

百戰選擇了帶人下界,差不多了。

界域通道內,罡風危險雖多,可百戰實力強大,此地不是命族那個通道,下界的話,實力強大,把握還是很大。

片刻后,一群人抵達下界,抵達無盡虛空。

這幾天,上界戰鬥結束了。

隨著混沌深處,一些古獸回歸……尤其是出來了幾頭強悍無比的古獸,上界的戰鬥再次結束了。

這一次,混沌深處,出現了一頭虎,一條龍。

實力都是強大無比,這也導致,上界之戰提前結束了。

因為大家都很忌憚!

混沌深處,居然又冒出了強大的古獸,至於之前的大鳥,倒是沒有看到,也不知道是死了還是如何。

百戰出現在無盡虛空,感受了一下氣息,露出了笑容:「回來了!」

萬界!

離開萬界六千年,他再次回來了!

「陛下,現在去哪?」

「先去人境,然後,再去巨人界!」

百戰露出笑容:「看看如今的人境,情況如何了,也看看那蘇宇,離開之後,給我留下了點什麼。」

他帶著幾人,踏空朝人境走去。

速度不快,他也想看看現在的萬界到底如何了。

走著走著,他忽然扭頭看向一個方向,微微揚眉,笑了笑:「監天侯,久違了!」

遠處,監天侯身影閃現,看了他一眼,笑了。

「百戰……你回來了!」

百戰王看著他,輕笑道:「回來了,有興趣來我這嗎?」

「呵呵……算了!」

「大膽!」

南溪侯低喝一聲,監天侯瞥了他一眼,笑了,再看看雲水侯,江海侯,笑容燦爛:「幾位……別人我不知,雲水……恐怕沒好下場!」

輕笑一聲,監天侯身影消散:「百戰,往日種種,我也皆知!可惜……你現在大概不敢殺我,也許也等不到你來殺我了!哈哈哈!」

監天侯身影徹底消失。

百戰王看了他背影一眼,許久才輕聲道:「有意思……上古的氣運,倒是再次復甦了!」

喃喃一聲,很快,百戰王不再去管。

監天侯,此刻不能對付。

現在殺監天侯,那是給自己找麻煩。

自己這邊,巨人界那邊情況未知,現在殺監天侯,上界可能會多出一大批規則之主,那才是麻煩!

而身旁,雲水侯微微凝眉。

百戰王頭也不回道:「他說得應該是蘇宇,沒事,我會解決的!」

百戰王輕笑道:「看樣子,監天侯覺得,蘇宇還能成事,而且……報復心看樣子不小,雲水,小心一些。」

「陛下,我……」

「沒事,運不是一切!氣運不代表什麼,否則監天侯早就一統天下了!」

監天侯既然這麼說,肯定是看到了什麼,比如雲水侯氣運不濟之類的,但是,百戰不全信這些。

沒有哪位帝王,會全部信運的!

當然,小心點還是有必要的,畢竟監天侯是觀運的頂級強者。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