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794章 出征(求訂閱)

第794章 出征(求訂閱)

作者:

大戲的確開幕了。

這一晚,人山之上,一位位天尊都有些慍怒。

送給蘇宇一些好處,其實不算什麼,可蘇宇居然讓大家按照上古禮制,明日全部換上上古禮服,去送他出征。

這一點,無法接受。

有人劇烈反對,也有人贊同。

冥天尊就不太在意這個,開口道:「這都是小事,他若是願意出戰,不過做做樣子,滿足他的虛榮心,讓他去戰鬥,不是好事嗎?」

又不損失什麼。

而道天尊,卻是冷冷道:「不可!這叫什麼話?我們反抗了人族無數年,此刻,我們以上古臣子的身份,去送他御駕親征,這算是再次臣服嗎?那這十萬年來的反抗,豈不是都成了笑話?」

「還要佩上古服制,更是不可能!」

一群天尊,為了這事,吵鬧個不停。。

不過,有人吵,有人沉默。

雷暴、天命幾人就一直沉默,雷暴除了一開始帶話回來,就幾乎沒吭聲。

心中,還在想著蘇宇的事。

蘇宇此人,的確可怕。

稍有一些蛛絲馬跡,很容易被人遺忘的蛛絲馬跡,他很快便會追溯到底,探查清楚,此人,愈發讓人敬畏了。

雷暴心中想著百戰和蘇宇對比,百戰和蘇宇,到底誰更強?

各方面的評比,不單純是實力上的。

許久,他也無法得出結論,但是有一個感覺,蘇宇給他的壓力比百戰更大,可能是百戰比蘇宇要低調。

……

對方如何吵鬧,蘇宇不管。

此刻的蘇宇,正安排三月,收起所有食鐵一族,免得他們回頭搶了龍天尊,那傢伙趁著他們走了,報復食鐵一族。

整個食鐵族,也就巨竹侯留在外面,四月、五月蘇宇都讓他們進入兵器空間暫避。

蘇宇、肥球、三月、巨斧、雪蘭、通天、巨竹,4位天尊,3位天王,這就是蘇宇配備的力量,都是頂級存在,天王,在這個時代,哪怕遭遇天尊,也沒那麼輕易就被擊殺。

食鐵族,算是再一次進行搬遷。

而三月,將收起食鐵族的兵器空間,交給了蘇宇。

蘇宇看向三月,三月憨笑道:「在陛下這,比在我這安全一些。」

蘇宇看了他一眼,安全嗎?

也未必!

蘇宇沒多說什麼,收起了兵器空間,開口道:「這一次,我們出戰的話,可能會遭遇強敵!甚至可能會遭遇到剛出來的規則之主!所以,大家一定要小心!」

蘇宇沉聲道:「老規矩,聽令行事!關鍵時刻,不管我說什麼,大家聽令,自然有希望生存下去!可若是不聽令,那隕落了,也是自找的!」

這一次,倒是沒刺頭了,眾人紛紛點頭。

蘇宇盤算了一陣,又道:「罪族未必只有5位天尊,這一點,一定要注意!萬族的情報體系就是屎,永遠也拿不到第一手情報!」

幾人失笑,巨斧呵呵笑道:「這不是好事嗎?真要情報被他們全部掌控,反而麻煩。」

蘇宇也露出笑容,微微點頭。

接著,蘇宇沒開口,而是傳音道:「記住了,能重傷就重傷,不要追求擊殺!殺人,往往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眾人有些意外,蘇宇的目標,不是殺幾個強敵嗎?

「殺人……等到了我的天地再殺!」

蘇宇還是解釋了一下,免得這幾位亂來,迅速傳音道:「重傷他們,擊潰一些人,還有……最好逼迫一些人,遁入混沌深處!」

「讓他們自己主動去找到我們的天地,而不是天地自己浮現!」

總之,蘇宇要讓一切看起來天衣無縫!

什麼機緣,什麼天地,什麼茶樹,都不是我送出去的,而是你們自己千辛萬苦,運氣逆天,自己發現的。

幾人再次點頭,跟著蘇宇,反正按照計劃來干就是了。

至於其他的,都交給蘇宇去考慮好了。

「藍天!」

蘇宇再次發話,「八翼虎和混沌龍這邊,未必會第一時間出手,甚至……也不能全信他們!他們說要殺那規則之主,未必就是真的!也許會和對方聯手也不一定!而八翼虎,知道我們很多事……一旦八翼虎和對方聯手了,你告知萬府長他們,馬上撤離,哪怕看到了機會,也不要停留!」

對這兩位混沌古獸,蘇宇不會全部信任,信任三分就不錯了。

除了自己人,蘇宇誰也不信任!

這年頭,貿然信任別人,那就是找死。

一個個老謀深算,都陰著呢。

說到這,蘇宇沉默一會又道:「關鍵時刻,若是遭遇危機,整個天地內,所有強者,聽令於……大周王!」

此話一出,藍天化身的手環都一愣,別提三月幾人了。

在蘇宇的陣營中,如今的頂級強者,要說信任,藍天、萬天聖、肥球、南王、嵐山……這些人,排序都在大周王之上吧!

要說實力,大周王天尊都不是,也不如南王他們。

甚至還不如萬天聖!

結果,蘇宇卻是說,關鍵時刻,要聽令於大周王。

這是為何?

眾人不解!

蘇宇也不解釋什麼,聽著就行。

大周王?

一個到現在,還神秘無比的老傢伙,這傢伙作為人皇的文書,知道的太多,掌握的太多,百戰生兒子是絕密吧?

大周王知道!

不但知道,這傢伙就隨意當八卦來說,那是一點沒有遮掩的心思。

要知道,萬族六千年了,都不清楚這情況。

巨人族隱藏的好的不行,結果蘇宇他們當笑話來聽,就是大周王說的,要不然,誰知道這情況?

這件事算是機密了!

結果,大周王完全沒當機密來看。

作為人皇的文書,以前,蘇宇還沒深入思考,如今,看百戰他們遮遮掩掩,再想想,大周王這傢伙,也許是故意說的,關鍵在於,這老東西,很多時候說東西,他不說透徹!

他說百戰是個能人,重情重義,百戰百勝,天賦絕頂……而那個時期,蘇宇還在罵百戰是個廢物。

大周王,其實無意中……或者是有意中,其實給蘇宇外泄過很多秘密。

只是,有些時候,蘇宇自己沒在意罷了。

「包括實力!」

蘇宇嘀咕一聲,他其實沒怎麼幫大周王,但是大周王的實力,永遠不掉隊。

大家永恆,他永恆。

大家合道,他合道。

大家天王,他天王。

反正,不拔高,不太低,不是最頂級的,但是絕對是你能用得上,而且不會掉隊被忽視的那種。

蘇宇說去過人皇大道,好傢夥,他就知道人皇大道。

蘇宇發現了葬魂山通道,好傢夥,他馬上也來個馬後炮,他知道這通道。

總之,對大周王,蘇宇覺得,他可能還是有後手的,當然,未必太強,真要強大到不可思議,大周王早就站出來了,但是,大周王可能有把握在關鍵時刻,再來一次潮汐之變。

第九次結束,開啟了第十次,那第十次結束,若是人皇他們還沒回來,是否有11次?

……

就在蘇宇思考的同時。

蘇宇的宇宙天地中。

地下。

藍天轉達了蘇宇的命令,此刻,眾人紛紛看向大周王,關鍵時刻,大周王執掌一切。

這一刻,所有人都看向大周王。

連萬天聖幾人,也笑呵呵地看著大周王。

而大周王,一臉的尷尬:「這個……萬府長,陛下怎麼想的,我可不清楚,如此重任,怎麼能交給我呢!我實力低微,我看,還是萬府長來吧!」

萬天聖輕笑道:「陛下說了算,大周王何必自謙!比起算計,我自然是不如大周王的!」

「這話說的……」

萬天聖笑著打斷道:「難道不是嗎?我在學府蟄伏多年,等待時機,然而一切,其實都在大周王掌控之中!外人都覺得我只是山海,大周王恐怕不曾這麼想過!」

說到這,萬天聖一聲嘆息:「我其實只想問一件事……大周王,介不介意和我聊聊?」

大周王微微挑眉,很快笑道:「當然!」

「請吧!」

萬天聖走在前面,大周王很快跟上。

避開了其他人,兩人走到了前方無人之地。

……

等其他人都不見了,大周王笑道:「萬府長有什麼事想問我?我當知無不言……」

萬天聖扭頭看向他,平靜道:「沒太多想問的,我就想問一句,我葉師兄,和大周王有關係嗎?」

「……」

大周王疑惑道:「葉霸天?和我……沒什麼關係啊。」

「是嗎?」

萬天聖淡淡笑道:「大周王,那我再多問幾句!夏辰,是這個潮汐,才帶著文王傳承出山的吧?」

「是啊。」

「為何前面九個潮汐,都不曾出現?」

萬天聖沉聲道:「偏偏這個潮汐,夏辰帶著文王的傳承出現了!不止如此,這個潮汐,出現的東西太多!墨道出現了,被劉洪繼承了!筆道被陛下繼承了!硯道……也就是文王故居,也是這個潮汐出現的!紙道,也是如此!」

「文王四道,都在這個潮汐出現了!」

「武皇在這個潮汐清醒了!」

「然後,星宇印由此出現,否則,文王故居不開,到哪找星宇印去?」

「文王傳承,人皇傳承,這應該是整個人族,上古撤離后,留下的最大兩個後手……這一次,都出現了,而不是在百戰那個時代!」

「九為極!百戰那個時代,按理說,以百戰的天賦,拿到這些更好……偏偏不是百戰,當然,也許那個時期,也有人考慮過,讓這些東西出世,但是,當他察覺到了百戰的真實意圖,當他發現了傳火一脈遭遇了危機,被擠兌,甚至被暗害……他選擇了開啟第十次潮汐!」

萬天聖看向大周王,平靜道:「這些,我其實不關心,我只想知道葉師兄的事!」

萬天聖沉聲道:「葉師兄,其實在這一系列的變故中,起到了一個極大的作用!雖然他實力現在看來很弱,可因為葉師兄……全天下都知道,多神文系其實很強大!在葉師兄之前,一代夏辰,三代南無疆,都沒有葉師兄名氣大,多神文系,一開始也不出名!」

「葉師兄崛起之後,甚至戰死之後,才讓多神文系,徹底成為萬族忌憚所在,也讓多神文系,成了只招收一些頂級天才的地方!」

「大周府,有意或無意的壓迫,也讓多神文系,一直面臨巨大的危機,生死存亡的危機!」

「由此……才出現了陛下!」

萬天聖平靜道:「否則,就算陛下繼承了時光師的時光冊,若是勢態沒那麼緊急,其實很多戰爭,都不會提前爆發,他若是加入單神文系……現在整個萬界,都會處於和平狀態!」

「可是,和平……能持續多久?人皇他們還想快回來了,若是有人此刻感受到了,急了,發現來不及了,會不會提前引發一系列的變故?」

萬天聖看向大周王,再次道:「我事後,找過好幾次,在死靈長河中,一直不曾找到我師兄!」

他看向大周王:「大周王可知,我師兄去哪了?」

大周王凝眉:「葉霸天死了,也許沒復甦,也許還在死靈長河中,也許沒恢復記憶,他生前實力不強,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萬天聖微微點頭:「那我再問一句,劉洪到底是誰的人?」

「嗯?」

大周王看向他,萬天聖平靜道:「不,或者說,劉洪繼承墨道,是誰的安排?劉洪其實知道很多東西,但是有些東西,他未必撒謊了,他可能憑空多了一些感悟,甚至是看到了一些記憶……他說,他是從大道中看到的,大道可以看到這些嗎?」

「劉洪說,神文既規則!這正因為這一點,我和陛下,才明悟了許多東西,單純這一句話,一般合道是看不透徹的!」

「而劉洪繼承墨道,是否又是為了復活某人做準備的?」

萬天聖看向大周王:「而復活星月,是因為她掌握了生命之道,某人覺得,需要她去前線,支援人皇他們嗎?」

大周王沉聲道:「天聖,你想的太多了!」

萬天聖笑道:「不多,一點也不多!那我問你,你不認識星月嗎?」

「不認識!」

大周王搖頭:「我是在人皇陛下,在人境末期,才跟隨了陛下,星月戰死太早了,後面,陛下沒再提及過這些,我自然不知這些!」

萬天聖笑了:「是嗎?算了,隨你怎麼說吧!」

萬天聖其實也大體上摸清楚了大周王的一些計劃。

也許,第九潮汐,他是準備出手的,幫助百戰,壓制萬族,從而以最強姿態,去迎接人皇他們回歸,甚至主動去援助人皇。

然而,很快,大周王發現不對勁了!

兵窟、丹玉這些人,明顯是大周王安排出去的,可惜,百戰好像坑了他們,這讓大周王不得不蟄伏,將一些原本準備暴露的東西,全部給壓下去了!

他一定知道文王傳承在哪,他一定知道,戰王一脈,在守護文墓碑。

但是,他都沒有拿出來。

百戰忽然復甦人祖血脈,轉而開始投向人祖,人祖和人皇的追求,未必是一致的,這其中,應該出現了一些衝突。

於是,才有了第十次潮汐,這個潮汐,其實就一個掌控者,大周王!

從始至終,都是!

大秦王也好,蘇宇也好,其實都是大周王推動上位的。

葉霸天的事,對多神文系,是一次巨大的轉折,萬天聖不相信,這麼大的事,大周王真的可以無視。

多神文系,是文王傳承,其他人知道,大周王不知道?

人族不知道很正常!

而天滅都知道,文墓碑,其實是文王留下的,那大周王會一無所知嗎?

不可能!

然而,文墓碑在文明學府放了50年,哪怕葉霸天掛了,哪怕文明學府那時候的多神文系衰落無比,這位知道文墓碑是什麼的強者,居然都沒來取過。

大周王不在乎筆道嗎?

哪怕不知道是筆道,難道不清楚,可能涉及到文王的傳承嗎?

而他,卻是從未動過那文墓碑。

若是早早拿走文墓碑,就沒那些事了!

蘇宇學不會多神文戰技,不會接觸到筆道,接觸不到筆道,如今筆道也許看起來作用不大,實際上,筆道的多神文,才是蘇宇開天的關鍵。

99枚神文,才是奠定開天的基礎。

無數的念頭,在萬天聖腦海中浮現,很快,萬天聖不再糾結:「大周王,不管如何,人族能有今日,你應該居功至偉!既然陛下覺得,你可以應對危機,那我希望,接下來有麻煩,大周王還要多多上心,人族……或者說人皇他們,等不到下一位人主了!」

大周王笑道:「這是當然的!」

萬天聖微微點頭,很快道:「那大周王,何時能到天尊?」

大周王輕笑道:「不好說,看運氣吧!」

萬天聖微微凝眉:「就下一次吧!下一次,有人晉級天尊,或者我和藍天誰到了天尊,大周王也到天尊吧!」

「……」

大周王無言!

這話說的,好像天尊隨便到一樣。

萬天聖再次道:「陛下說的那個小百打,以及陛下的一些推測,大周王覺得,有沒有道理?」

「還是有幾分的!」

大周王點頭,「其實這些我也不太清楚,不過……百戰王的兒子,的確比較神秘,哪怕是我,其實也沒見過。」

大周王和巨人族,可是有合作過的。

萬天聖點點頭,他就當大周王肯定了,又道:「那你覺得,對方現在,是否知道我們的存在!他若是在混沌中,之前混沌出現了一些變故,包括陛下開天,他是否隱藏在暗中,看著我們?」

大周王挑眉:「不好說,可能知道,可能不知道!」

「那陛下的一些底牌,可就全部暴露在百戰那邊了!」

萬天聖眼神深邃道:「大周王,對方若是真的很強,甚至達到了武皇那個層次……你覺得,我們可以對付嗎?」

武皇很強的!

當然,現在被封印的武皇,不值一提。

說到武皇,萬天聖又笑道:「武皇被封印多年,近幾年才有些復甦,恰好就被陛下遇到了,也是巧了!開360元竅,才能聽到一些聲音……在陛下之前,整個人族,就沒人開360元竅?我若是沒猜錯,百戰也開了吧,他應該是去過星宇府邸的,為何不曾聽到任何聲音?」

「這個……」

大周王想了想道:「也許,武皇這幾年才有一些意志復甦吧,在這之前,也許是完全沒復甦!」

「好吧!」

萬天聖其實想撕破他的老臉,看看他臉紅不臉紅,但是想想,算了。

蘇宇都沒追根究底,他也不再追究了。

不過,兩人對視一眼,都露出了一些笑容,笑的有些和善,一看都明白,好像都在說,你不是好人!

……

這一切,蘇宇不知。

當然,他知道,自己將大權交給了大周王,萬天聖他們會上心的,不會任由大周王亂來。

此刻,天漸漸亮了。

蘇宇也不多說,踏空而行,直奔人山區域而去。

搶龍天尊!

……

人山那邊。

此刻,一群強者,也是開始下山。

當然,沒按照蘇宇說的,穿什麼上古服飾,那太丟人,萬族不希望因為這一點,讓其他人誤以為,萬族再次臣服於人族。

很快,雙方隔空相望。

距離,越來越近了。

領頭的,這次是仙族聖侯。

這一次,各大強者,也是齊出。

天尊很多!

包括新晉天尊元聖侯,此刻也跟著來了。

仙族,還是一如既往的強大。

聖侯、道天尊、荒天尊、元聖侯,足足4位天尊級強者。

而神族這邊,也有先皇妃、日冕天尊、月天尊。

倒是魔族,此刻只有兩位天尊在,摩天尊和魔天。

魔天和摩天尊用人族語說起來差不多,不過用魔族語,其實差距很大。

光是這三族,此刻就有9位天尊出現。

其他人,如冥天尊、龍天尊、鳳天尊、雷暴、天命,足足14位頂級強者,這一刻,都到來了。

雙方很快相距不到千米。

三月幾人都很警惕,擔心被包了餃子,鬼知道這些傢伙,會不會忽然對他們下手,14位頂級強者,加上一批天王,哪怕他們這邊實力不弱,也是無法匹敵的。

……

雙方碰面。

一見面,蘇宇就不快道:「怎麼,我為你們充當先鋒,一點小小的要求,都不願意滿足我?」

月天尊率先開口,面帶笑容道:「蘇人主,這臨時提及,我們也來不及準備!這些上古服制,我們早已銷毀,這臨時忽然提出,我們也得準備一下……還得找一些當年對這方面有研究的老人,來複原這些,這些不是隨意製作的!若是粗製濫造,反而更丟人!」

蘇宇眯眼,這傢伙倒是會說話。

蘇宇淡淡道:「算了,懶得和你們計較!此次我可以充當先鋒,可萬族,什麼時候會出兵?別等到我被人圍殺了,你們都沒出現!」

月天尊再次笑道:「我們當然不會作壁上觀!我們會送人主到混沌河附近,這一次,只要人主一方,能引走兩位天尊,我們馬上出手,蕩平罪族領地!」

月天尊笑道:「這也是為了大家更有利的合作,否則,你我雙方,共同交戰,反而不太放心彼此,還會擔心彼此牽制!」

這也是實話!

蘇宇點點頭:「那若是對方的規則之主,忽然出現了……」

月天尊笑道:「出現了,這次也要戰!若是人主這邊能抽出手來,對付那位規則之主,是最好的,若是真不行……我們聯手對付,那也是有必要的!」

蘇宇點點頭,此刻,朝混沌山深處看去,深吸一口氣:「對方也許已經在等著我們了,我看,這一次,罪族也會傾巢而出,恐怕沒那麼簡單!」

眾人都點點頭,這一次的確不簡單,也許會死不少強者。

這也是大家希望蘇宇一方當這先鋒的原因。

第一波,獄王一脈一定反抗很激烈。

之前,蘇宇重傷了月昊,有些出其不意,可這一次,就沒有這種機會了。

這是一場硬仗!

蘇宇餘光看向眾人,龍天尊,此刻的確在一側,和雷暴距離不遠,雷暴好像在和他說什麼,倒是和其他天尊距離有點遠。

先把龍天尊搶了再說,關鍵是,他兵器未必會出現,不出現的話,還得多打一頓才行。

而其他天尊,很可能都會出手。

一位天尊的兵器,要是要不到的,只能搶。

而且這屎山,對鴻蒙應該相當重要。

最好還是拿到自己手中才行!

此刻,蘇宇笑道:「那就一起入混沌山吧,你們這些傢伙,說好了以帝王之禮送我,結果,一個個的不上心,我還挺失望的!」

說完,他率先朝前走去,傳音通天:「待會把我們瞬間挪移到龍天尊身邊!」

「知道了!」

通天回應了一句。

而人群中,天古這群人也跟著,天古此刻也在看蘇宇,蘇宇這次沒發飆,就這麼乖乖地去當先鋒,其實他有些不太放心。

蘇宇這人,不出點幺蛾子,他都不太自在,覺得這都不是蘇宇的風格。

天古是有些彆扭的。

又覺得自己多想了。

蘇宇目標是獄王一脈,此刻出幺蛾子,對他沒什麼好處。

一群人,繼續向前。

這麼多強者,哪怕混沌山外圍,那些古獸,也紛紛避退。

一群人的氣息,震蕩天地。

而混沌山深處,此刻,那群山環繞的國度,也有一群強者,肅穆無比,嚴陣以待。

那老祖的聲音,在群山中回蕩:「萬族和蘇宇這夥人,已經知道我們的目的,賊心不死!我聖族蟄伏無數歲月,只要拿下這些人,整個萬界,都在我們掌控之中!」

「安心等待地獄之門開啟,等待先祖回歸……聖族之道,必然會照耀萬界,讓萬界,讓諸天,都化為聖族之道場!」

老祖的聲音,不斷在群山中回蕩,聲音冷厲:「如今,我們正在接引獄青至尊回歸!獄青至尊,乃是真正的混沌得道,執掌混沌意志!」

「只要獄青至尊回歸,一切阻礙,都會化為泡影!」

「……」

這位老祖,也在激勵人心,低聲喝道:「我聖族,並非不敵萬族,只是,我們的目的是,擊潰萬族后,依舊可以保存強大戰力,而非損兵折將!」

這也是各族的心思,打一個兩敗俱傷,那問題不大。

可大家,都不想這樣。

此刻,下方,一群強者振奮道:「定當竭盡全力!」

這老祖點點頭,喝道:「那就禦敵於外,不要讓他們干擾到我們接引獄青至尊!」

一瞬間,4道天尊氣息,10多道天王氣息浮現,後方,跟著數十位頂級合道強者,紛紛朝山外飛去。

除了受傷不輕的月昊,此刻,萬族知曉的幾位天尊,包括月羅,全部出動。

而那獄王一脈的老祖,並未出去。

只是聲音傳盪,人,卻是還在群山深處。

就在地獄之門之前!

等待著他那位師姐回歸!

而那地獄之門,門后,一雙雙眼睛顯露,其中,一雙眼睛充滿了智慧的目光,朝這老祖投射而來,聲音隱約傳來:「月戰,還要多久,才能完成?」

門外,獄王一脈的老祖,也就是月戰,沉聲道:「很快……萬族不干擾,最多三個時辰,就可接引師姐回歸!」

門后,那眼睛帶著一些慍怒:「消息外泄的……太早了!」

剛好就在這個時候!

她很不滿!

月戰也無話可說,的確太巧了,巧到,他都懷疑,是不是族中有人泄密了?

蘇宇真的是從地獄之門投影中得知的嗎?

只是此刻,不宜追究了。

……

同一時間。

蘇宇一群人,已經抵達混沌河附近。

兩側,隱約有一些古獸強者,朝這邊窺探而來。

蘇宇四處張望了一下,笑道:「那就送到這吧,我都感應到對方的氣息升騰了,看來也是迫不及待地等著我了,諸位,千萬要及時救援……否則,我們鬥不過,一定會逃的!」

說罷,蘇宇笑:「要不……我們一起殺上去算了?這樣搞,我總覺得不安全,有點添油戰術的意思!」

此刻,後方,龍天尊順口就接了那麼一句:「既然人主拿了我們東西,先試探一下對方情況,更合適一些……」

他就是這麼一說。

可蘇宇就等著找他麻煩呢!

下一刻,在其他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蘇宇陡然一聲暴喝:「大膽,輪得到你來質疑我?殺!」

轟!

蘇宇一群人,瞬間浮現在龍天尊身前。

大家都懵了!

腦瓜子嗡嗡響!

什麼鬼?

你不是要出征嗎?

艹!

你忽然翻臉是什麼情況?

這一刻,哪怕先皇妃這些人,也是愣神,愣神之後,就是憤怒,聖侯怒喝一聲,和日冕天尊幾人,紛紛朝蘇宇他們打去!

該死的!

這傢伙到底要幹嘛?

而這一刻,天古臉上微變,下一刻,好像想到了什麼,喝道:「不要……」

此刻翻臉大戰,不是好事。

而蘇宇一群人,紛紛出手,朝還有些發懵的龍天尊打去。

龍天尊也是臉色狂變!

艹!

為什麼?

我就這麼一說,這瘋子,居然就要殺我。

四大天尊啊!

而且蘇宇氣息強悍無比,給他一種死亡的危機感。

龍天尊暴喝一聲,身前,忽然浮現出一座巨大的山峰,這是龍盤山,山峰奇特,如同巨龜馱龍。

打造出來后,也是強大無比的兵器。

這時候,龍天尊再也顧不得其他了,抵禦,擋住他們!

否則,自己會死的!

他一邊取出山峰,一邊想要遁逃,可就在這一刻,頭皮忽然發麻!

後方……有危險!

原本想後退的他,瞬間止步,汗毛都豎起了,後面有危險!

雷暴!

是的,是雷暴這畜生,該死,他和蘇宇他們一夥的!

這些人都瘋了!

轟!

就在他想著這些的時候,四大強者,同時出手,其他三人,紛紛打向龍天尊,而肥球,張大了嘴巴,一口將那巨山吞入腹中!

轟!

一聲巨響傳出,蘇宇和巨斧三人,一人一拳,打的龍天尊倒飛千萬米,口吐鮮血,肉身炸出一個個大洞。

蘇宇瞬間化拳為刀,一刀朝龍天尊劈去,夾雜著一股強大的意志:「解開龍盤山控制,否則,你必死!」

龍天尊倒飛瞬間,看到了眼前的那柄刀!

夾雜著驚恐、絕望,下一刻,帶著最後一些希望,怒吼一聲,噗嗤一口鮮血噴出,解除了對龍盤山的控制。

「撤!」

蘇宇一身低喝,一瞬間,眾人消失在龍天尊面前。

而此刻,聖侯幾人的殺招打來,轟隆一聲,打爆了天地!

而蘇宇聲音傳盪而來:「開個玩笑,還當真了?我們去殺人了,殺啊,殺了罪族得傢伙!」

聖侯他們轉頭一看,蘇宇他們,嗷嗷直叫,朝混沌山深處殺去了!

有人想追,很快止步,接著,一個個你看我,我看你,眼神異樣無比。

有的憤怒,有的無奈。

這……怎麼辦?

難道還真要去追殺蘇宇他們?

而龍天尊,大口大口地噴著血,此刻,還帶著一些茫然,下一刻,明悟了什麼,怒吼道:「雷暴!」

蘇宇他們跑了,去殺敵了,難道還要追殺過去?

此刻,他所有的怒火,全部集中到了雷暴頭上!

混賬!

雷暴剛剛威懾他!

而雷暴,心中嘆息,我就知道,麻煩會來,算了,總比蘇宇的麻煩小點!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