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799章 獄青破門(萬更求訂閱)

第799章 獄青破門(萬更求訂閱)

作者:

瞬殺月昊!

起碼在外人看來,就是瞬殺。

一眨眼,月昊沒了。

這時候,正被日冕和神皇妃擋住的月戰,臉色鐵青!

月琴、月昊、侍劍、斗赫,短短數月,死在蘇宇手中的天尊族人,高達4位!

至於天王更多……雖然今日蘇宇沒殺天王,可之前,蘇宇可是殺了不少。

聖族遭受如此重大的損失,一切都是蘇宇導致的。

否則,獄王一脈是準備等地獄之門開啟,或者半開,一部分強者回歸之後,才會去掃蕩萬界的,就差一點點!

蘇宇不搗亂,到現在,他們還是隱秘無比的存在!

蘇宇不搗亂,哪怕拖到今天結束,自己這一族,也有一位真正的規則之主出現!

一切都是蘇宇!

月戰怒不可遏,而遠處,獄青聲音再起,暴喝道:「防,全力防守!拖延瞬間!」

她要出來了!

防守!

不能再打了,再打,這些強者都要被殺,那她出來,毫無意義。

都被殺了,她一人之力,如何匹敵這些天尊?

死了4位天尊了!

而蘇宇,這時候卻是面帶笑容:「愣著做什麼?繼續殺啊!」

話落,蘇宇三人,浮現在婆龍獸身邊,婆龍獸也是眼神一變,「小蟲子,我若是出來?你必死無疑?你還要再殺我?」

剛剛一次就夠了,還來!

而此刻?那些天尊和天王?其實想撤走地獄之門,可是……不能!

撤走了?婆龍獸消散,一旦消散?蘇宇這一方7位天尊就沒任何制約了!

所以?哪怕明知道通天侯可以吃地獄之門,可是,大家不敢撤走地獄之門。

這樣的結果,是誰也不想的。

四道天尊之門?月羅和雙胞胎各有一道?第四道,是白髮老人的,之前的地獄之門,其實被通天侯吃了一次,這一次他凝聚的?其實很虛弱。

再被吃一次,他必然會重傷。

可是?白髮老人不敢撤走,擔心撤走了?會導致婆龍獸消散,會導致蘇宇這些人將目光打到他們身上?那才是真的災難!

而蘇宇?這時候面帶笑容?看向婆龍獸,玩味道:「你還是再死一次吧!」

「殺!」

這一次,他沒用天地之力,因為這傢伙只是意志投影,一旦被殺后,可能本體會感應到一些東西,蘇宇還不想這麼快就讓地獄門后的傢伙知道自己的情況。。

就算沒有天地輔助,也不算什麼。

7位天尊,蘇宇、肥球都是頂級的存在,這要是都殺不了這婆龍獸投影,這傢伙的投影都能幹規則之主了!

其他方向,此刻,也迅速爆發了戰鬥!

廝殺再次開始!

月戰他們,邊戰邊退,主要是防守!

他們朝地獄之門那邊退去!

月戰的確強大,神皇妃和日冕聯手戰他,居然也只是堪堪打平,其實神皇妃可以更強一些,然而,日冕幾次擋在了神皇妃身前,面露凝重之色,微微搖頭。

皇妃,不能死這時候!

大戰都沒停歇,一旦此刻皇妃爆發全力,戰死在這,那接下來,神族的未來,誰也不好確定。

日冕不想神皇妃此刻戰死,哪怕能殺月戰,那也不行。

而神皇妃,也剋制了一些,她餘光看向蘇宇那邊,心中也是凝重,別說獄王一脈規則之主還沒出現,出現了,被殺了,蘇宇這一方,也不能輕易忽視。

她……現在死不得!

按照原計劃,她會和月戰同歸於盡的!

可此刻,神皇妃也剋制住了,不能死,起碼現在不行!

……

他們打的收力幾分,蘇宇是真沒收力。

雖然全力以赴,感覺很傻,給萬族當打手……實際上,卻是反過來,萬族,此刻給他在當打手!

他在削弱雙方的實力!

蘇宇的目標,不單單是一方,而是雙方實力都要受損,才符合他的預期。

當然,這也是萬族的目的,也是罪族的目的!

此刻,萬族給他拖住強敵,讓他可以全力以赴地去打對手,這不是很爽的一件事嗎?

所以蘇宇打的興高采烈!

開天刀!

五行煉獄!

擴神錘!

各種手段,都被蘇宇用上了,打那個婆龍獸,而婆龍獸極其憋屈,憋屈的快死了!

他本尊很強大!

可這,畢竟不是本尊。

蘇宇一行人,七位頂級存在,此刻,一起打他,他能不被瞬間打死,代表他比那紫雲侯都要強了。

可是……沒用!

轟!

又是一聲巨響,他體內,一道天王門戶直接炸裂,婆龍獸還沒叫喚,通天侯陡然慘叫一聲:「不,不要啊!」

炸了一道門!

哪怕只是天王的門,那葉門啊,不要啊!

炸了!

他心疼的快要暈厥了,凄厲道:「別射門,別射門啊!」

他吼著,凄厲無比。

惡狠狠地瞪著巨斧,恨不得砍死他。

因為就是巨斧這孫子一斧頭劈碎了一道門,他快心疼到爆炸了!

巨斧侯也是無奈!

大爺的。

我們在打架殺人啊,誰顧得上你的門?

婆龍獸憋屈無比,最後,狠狠看向幾人,咬牙切齒,也不吭聲,下一刻,體內九道門戶劇烈顫動。

他要自爆這些意志力和門戶了!

畜生!

老子自爆,也不讓你們拿好處!

妄想!

自爆,也得讓你們受傷,讓你們這些混蛋,欺負我這尊偉大的存在,雖然本尊不在這,分身被人打成這樣,也是一件很丟人的事。

而且,不是第一次了,這是今日的第二次!

絕對不可以!

他出來,是為了大殺四方的,不是為了給人送好處,被人吃的!

他剛想自爆,其實蘇宇就感應到了,通天侯他們其實都感應到了,此刻,通天侯真急了,凄厲道:「不要自爆,不要,千萬別,求你了……」

「……」

蘇宇他們一腦門黑線!

艹!

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親戚要自爆了,這他么是對手啊,知道你想吃門,用的著這樣嗎?

通天侯急的都快哭了,「我不打你了,你別自爆,求求你別自爆……」

「閉嘴!」

蘇宇受不了了,怒喝一聲,丟人!

戰場上,也被通天侯的凄厲吼聲弄的很多人想哭,是你的敵人要自爆,而且,還是一尊古老存在的分身,不是你要自爆。

你們把人家打的這麼凄慘,打的人家要自爆了,你還好意思哭!

眾人無語至極!

那婆龍獸也氣笑了,怒道:「待本尊出來,定要將你們殺的乾乾淨淨!」

奇恥大辱!

對手不讓自己自爆,是因為想吃自己,去你瑪德!

曾幾何時,他婆龍尊者,落到了這個地步?

「哎!」

蘇宇看通天侯真要哭了,也是無奈,丟人現眼的傢伙,你都不配成天尊,算了,為了不給這傢伙真哭出來……婆龍獸自爆,他一定會哭的。

為了不讓自己丟更大的人,蘇宇決定,還是不給他自爆的機會了!

只要我速度快……肥球吞了他的意志力,隔著地獄之門,他本尊未必知道什麼。

一瞬間,天地再現!

「靜默!」

一聲低喝響起,「霉運!」

「驅散!」

一瞬間,數條大道爆發,靜默對方,霉運附體,驅散自爆之力。

婆龍獸只覺得眼前一花,忽然有些岔了氣……岔了氣?

他愣了一下,我他么一個分身,岔什麼氣?

一下子,凝聚的自爆之力,忽然流逝了起來。

他都沒想明白,蘇宇一行七人,紛紛出現,瘋狂轟殺,打的天崩地裂,通天侯瘋狂吞噬那些門戶,一道天王門戶被他瞬間吞噬!

再吞,繼續吞,還吞!

吞的婆龍獸氣息瞬間下滑,而婆龍獸這才反應過來,再看,一怔,「開天者?」

他見過!

此刻,他好像想到了什麼,想到了混沌末期,想到了那個從混沌中走出去的傢伙,開天闢地,開闢了如今的萬界!

時光之主!

那位開天,可不是蘇宇可比的,那位開天的時候,無數混沌強者去阻攔,不許開天!

那人,一人一劍,殺的混沌覆滅!

殺的屍橫遍野!

殺的萬界是染血而開!

開天者?

恐懼!

瞬間,他腦海中浮現出那一幕,只有恐懼,恐懼之後,是駭然,這個消息,必須要傳遞迴去,趁著這傢伙還弱,想辦法殺了他!

否則,後期很難克制!

而此刻,來不及了,肥球大口探出,一口將他的意志力吞噬,通天侯暴吼一聲,也是不顧一切了,他么的,吃!

吃光一切!

吃吃吃!

9道門戶,他要都給吃了,他捨不得,其實,他真的快撐死了,但是,真的捨不得放棄!

沒了獄王一脈,他想再吃門戶之力,要不吃蘇宇,要不吃武皇,要不就去吃文王、人皇這群人了。

那是他能吃的嗎?

唯有此刻,才是最後的機會!

他得吃!

轟!

通天侯化身一道大門,大門此刻隱約都裂開了,蘇宇忍不住罵道:「吐出來……」

炸死你自己你才開心?

不吐!

死也不吐!

通天侯知道蘇宇擔心什麼,可是……不能吐,吐了,以後很難有這樣的機會了!

蘇宇今日殺的獄王一脈強者都快絕種了!

吐了,難道我去吃天門嗎?

他化身的門戶,被強大的力量,衝擊的到處亂飛,而蘇宇,瞬間收起了自己的天地之力。

這一刻,地獄之門深處。

隱約,一股恐懼感,傳盪了回去。

下一刻,一聲厲吼響徹四方:「蘇宇,本座出去,必殺你!」

婆龍獸本尊!

他帶著憤怒,帶著不解,帶著疑惑,恐懼?

自己的意志力,最後一刻,居然傳來了恐懼的情緒,開什麼玩笑,分身和我一體,我如此強大,我會恐懼嗎?

……

轟隆隆!

炸裂聲響起,這是通天侯體內傳來的,那些門戶,有些被他強行吞噬了,有的卻是爆炸開了!

這一刻,雙胞胎、月羅、白髮老人,紛紛吐血。

幾人眉心都炸裂開了!

那些天王,也是如此,紛紛眉心炸裂,一瞬間,兩位天王原本就岌岌可危,一眨眼,被萬族強者斬殺當場。

白髮老人二次破碎,也是傷勢極重!

他的對手,是仙族第一強者聖侯,聖侯一掌劈出,劈的他肉身破碎,頭顱破碎,瞬間再次長出一個頭顱,連連倒退,卻是有了隕落之危!

而就在這時候,之前幫白髮老人攔下天古、元聖幾人的月羅,凄厲嘶吼一聲,所有人,精神一震,耳膜破裂。

月羅眉心炸裂,卻是氣息瞬間強大三分!

她沒衰弱,反而更強了!

這一刻,她手中陡然出現一條彩帶,一瞬間,席捲而出,將白髮老人拉走,而她本人,也是瞬間倒退,帶著白髮老人潰逃,朝地獄之門那邊潰逃而去!

月戰、雙胞胎見狀,也紛紛潰逃,魔族兩位天尊,也是如此!

逃!

無法再戰了!

……

蘇宇沒有出手。

此刻的他,眼神眯起。

月羅……比之前還強,這女人,為了救白髮老人,居然不隱藏了,古怪。

很快,大體上明白了什麼。

蘇宇眼神眯起。

一夥的!

是的,一夥的。

月羅和那白頭髮的,是一夥的,可能……都是百戰的人!

也就是說,這兩位天尊,居然都是百戰的人。

有些不可思議,不是一個,而是兩個!

也許那些天王和合道,也有百戰的人,不過比起天尊,價值不如,所以之前雖然有人死了,可月羅並未爆發全力。

直到這一刻,眼看著白髮老人快被擊殺了,月羅才不得不出手,救走了那老人!

蘇宇看向雷暴,雷暴卻是低著頭不敢吭聲。

蘇宇笑了!

「有意思!」

聲音,在雷暴耳中響起:「真有意思!獄王一脈,剩下5位天尊,兩位居然是百戰的人,不知道獄王一脈想不想哭!」

七大天尊潰逃!

可剩下的那些天王,那些合道,是逃不了的!

天古這些人,一邊追殺,一邊擊殺這些傢伙,而蘇宇乾脆不追殺,他迅速擊殺獄王一脈的強者,包括魔族的強者!

魔族這邊,有人逃了!

是的,蘇宇看到了,魔戟這幾位下界上來的魔族,乾脆無比,其實早就想逃了,此刻,看到其他人潰敗,二話不說,紛紛燃燒氣血,破空就逃!

神族這邊,仙族這邊,一些人想追殺,但是,很快放棄了。

寂無這些人,看著他們逃離,也是眼神複雜,沒再追殺,魔戟他們,在下界各族還是合作的不錯的,此刻,實力微弱,逃就逃了吧!

這幾個傢伙,剛來上界不久,都未必知道發生了什麼。

今日,魔族忽然和獄王一脈合作,導致大量魔族強者被殺。

若是無法翻盤,魔族便完了!

……

蘇宇也沒管那幾個傢伙,他帶著三月他們,迅速擊殺那些潰敗的強者。

合道,在這就是炮灰。

殺戮,不斷持續著。

他沒追殺,因為他知道,獄青要出來了!

果然,當月戰他們潰逃到地獄之門附近,轟隆一聲,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瞬間爆發了出來,這一刻,天地為之一靜!

一位恐怖的存在,真正的規則之主,出現了!

這也可能是萬界十萬年來,第一次出現完整戰力的規則之主,在這之前,武皇也好,死靈帝尊也好,都是被封印狀態。

百戰的話,目前實力未知,就算是這個級別的,他也沒全力出手過!

深山中,一尊可怕的存在,身穿黑甲,一步步邁出。

月戰眾人欣喜無比!

出來了!

總算是出來了!

「至尊!」

「師姐!」

「……」

潰逃的幾位天尊,頓時大喜,甚至有些喜極而泣。

都死了!

除了他們7位天尊,跟著他們一起逃走的合道,不到10人!

要知道,之前,魔族加上獄王一脈,合道絕對超過百人,結果打到現在,加上他們,也不到20位了!

損失太慘重了!

而這一刻,天古他們,也紛紛止步。

所有強者,全部匯聚。

合道還有一百多位,天王還有十多位,外加一些天尊。

這時候,這些人,全部匯合到了一起,一個個面色凝重。

出來了!

在幾位天尊被殺之後,天王幾乎被斬盡殺絕之後,這位出來了,出來的有點遲,也許和氣運被蘇宇剝奪有關。

「很好!」

獄青冷漠無比,一步踏空,瞬間浮現在月戰眾人面前,眼如利劍,朝蘇宇他們看來,蘇宇他們還好,其他合道,卻是紛紛七竅流血。

位階壓制!

這一刻,位階壓制體現的淋漓盡致!

真正的規則之主!

獄青氣息爆發,鋪天蓋地,震懾四方!

實力,也許未必就比月戰他們強多少,可是,氣息威壓是真的強,這恐怕也是蘇宇第一次見到威壓這麼強大的存在,包括之前的亡靈之主,此刻蘇宇才明白,那一刻,亡靈之主,也許沒達到規則之主的地步!

獄青腳踩黑色皮靴,身穿戰甲,手持一桿黑色長槍,一身黑,一步步走出,哪怕蘇宇他們這邊,天尊眾多,她也無懼!

她就算沒辦法一人殺多少,但是她想逃,這些人,也很難攔住她!

規則之主,就是規則之主!

天尊,感悟和她一樣,不代表天尊就是規則之主!

再頂級的天尊,還是有差距的!

她一步步走出,目光所及,眾人紛紛避退,等看到蘇宇,蘇宇一臉笑容,倒是平靜的很,笑道:「恭喜了!報個名吧,也好讓大家認識認識!」

獄青目光冷厲,冷冷道:「獄青!聖主座下,第九門徒!」

蘇宇吸氣:「獄的徒弟?別鬧,你才排名第九,獄有9個規則之主徒弟?別扯,真要這樣,人皇、文王他們這些強大的存在,豈不是丟人了?」

我才不信!

人皇的徒弟,有規則之主嗎?

話說……他們有徒弟嗎?

文王倒是有一些學生,都是記名弟子,好像沒正式收徒。

人皇的話好像也沒有!

可不管有沒有,徒弟當中出9個規則之主,蘇宇是不信的!

當然,不好說!

地獄之門之後,有什麼,誰也不清楚,也許……真的有呢?

難道說,獄王的弟子門人,大部分都去了門后?

在門后突破的?

那樣的話,出9個,也不是不可以理解了。

「大膽!」

獄青冷漠無比:「你也配直呼聖主之名,你在找死!」

蘇宇笑了:「獄就是站在我面前,他也只是個叛逆,不配和我說話!我乃人主,人族之主,他一個人族叛逆,帶著一些小叛逆,就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詞?你也是,一個規則之主,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是吧?」

蘇宇嘲諷道:「一個規則之主,外加7位天尊,很強嗎?」

他環顧一圈,笑道:「我看看,我們這邊……好像天尊不少!」

他這邊都7位了!

仙族4位,神族3位……但是月天尊肉身沒了,算兩位。

剩下的冥、鳳還有天尊之力,外加混沌龍和八翼虎,這邊足足還有10位。

17位天尊級強者!

獄青沒理他,看向混沌龍和八翼虎,眼神冷厲:「你們,要叛變?」

這一刻,她身上,隱約浮現出一股滔天之氣,那是混沌的氣息,那也是混沌的意志,那代表了門後世界中,那些強大的存在的意志!

一股股混沌意志,衝擊天地!

八翼虎和斷尾龍身後,之前帶走的一些古獸,忽然,紛紛咆哮起來,眼神血紅,一瞬間,朝四周萬族強者殺去!

轟!

這下子,的確出乎大家預料。

天尊們紛紛出手,哪還管是不是八翼虎他們帶來的,紛紛出手擊殺!

一眨眼,十多頭古獸被殺,可也導致萬族這邊,七八位合道隕落!

合道死的不如狗!

就這麼一瞬間,死了20多位。

混沌龍和八翼虎,都是咆哮一聲,眼神血紅,盯著獄青看。

獄青平靜無比:「你們都是混沌古族,違抗混沌的意志,是想找死嗎?此刻,過來,受我驅使,可讓爾等將功贖罪,否則……你們必死!」

她身上,混沌意志愈加強烈,干擾兩位混沌古獸。

這時候,萬族紛紛和兩位古獸分散開。

太可怕了!

天古他們,也是心悸。

這兩位,抵抗不了混沌的干擾?

就在這一刻,蘇宇沒好氣道:「好了,他么的,裝什麼裝,還想過去,偽裝投靠,然後給她致命一擊?得了吧,這老女人,絕對不會百分百信任你們的!」

「啊?」

八翼虎忽然眼神清明,古怪道:「為什麼不會相信我們?」

「……」

四方安靜一片,獄青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他們沒受到干擾?

而蘇宇,有些無語道:「她要是不蠢,當然不會相信你們……」

「可我感覺她挺蠢的!」

八翼虎鬱悶無比道:「宇皇,你別搗亂了行不行!我們好不容易設計了幾個方案,都給你攪黃了!我尋思著,剛剛她控制我們,我們給她控制好了,你……又不是人人都和你一樣奸……咳咳,和你一樣讀過很多書的!」

他都鬱悶死了!

蘇宇,艹你!

獄青未必看出來了好不好,我的計劃多好啊。

我假裝被她控制了!

然後,你們打啊,打的兩敗俱傷,然後我和斷尾龍反戈一擊,你大爺的,蘇宇,你祖宗,你全家都是王八蛋!

又被你攪合了!

我這讀書虎,好不容易想出了一些點子,全都他么被蘇宇給破壞了,真是越想越氣!

八翼虎氣惱道:「宇皇,咱們說好的,各干各的,你老是攪合我的事幹嘛?」

蘇宇聳肩:「我是覺得,她真沒那麼蠢,可能讓你們當先鋒,那不是要和我開戰?我一不小心,打死了你們怎麼辦?還有,混沌龍,你還裝?你上次尾巴斷了,這麼多天了,就真的沒好?你一個能打月戰的傢伙,偽裝的有點過分了,你和八翼虎聯手打兩個雙胞胎,人家是一點傷都沒有,過分了啊!」

「……」

混沌龍也恢復了清明,看向蘇宇,有些無奈,「蘇宇,何必一再破壞我們的計劃!」

「……」

而此刻,四方,一群人獃滯。

卧槽!

這倆古獸居然一直都是裝的,包括實力,包括剛剛的失控,合著,就想把獄青當傻子耍是吧?

對面,獄青臉色不太好看,沉聲道:「為何可以脫離控制?」

混沌后的存在,他們的意志,對於混沌古獸,控制力很強的!

否則,也不會讓她出來,代表混沌,收服那些混沌古獸。

可這,剛出來,就被兩頭古獸破解了!

這不可能!

八翼虎抖了抖翅膀,我告訴你幹嘛?

他也不客氣,直接道:「你把混沌意志剝離出來,我和混沌龍分了,我們直接走!說到做到!獄青,沒必要為了混沌意志,和我們死戰!你是厲害,我和混沌龍聯手也未必能匹敵你……可是,你要想清楚,你再強,我們倆聯手不敵你,可是……你能匹敵在場所有人嗎?」

而蘇宇,此刻也笑眯眯道:「混沌意志給我,我也馬上走,說到做到!獄青,你想殺我,難度也不小!」

「……」

天古這些人,臉色都變了!

你開什麼玩笑!

蘇宇卻是很認真道:「不騙你,我是想弄死你,可是……我真要和你死戰到底,搞不好被人撿了便宜,你不會覺得,這個萬界,就你最強吧?想多了!連我,都不敢大意,何況你一個剛出來的傢伙!」

蘇宇笑道:「別的不說,月羅和白毛老鬼,到底是不是你的人,以你的智商……還真未必能看出來!」

蘇宇哈哈笑道:「我其實一直都沒阻攔你出來,否則,你以為你可以這麼順利就出來了?我放你出來,是為了讓你剋制一些傢伙的,懂我的意思嗎?」

獄青冷冷看著他,低沉道:「你必須要死!」

蘇宇臉色泛冷:「你是在逼我弄死你嗎?你真把自己當萬界最強者了?給你臉了是嗎?你信不信,我揮手一招,馬上出來規則之主,可以和你死戰!」

眾人心驚,真的假的?

而就在這一刻,蘇宇陡然一聲暴吼:「周稷,再不來,月羅和這白毛鬼必死,你小媽你都不要了?」

周稷!

此話一出,四方震動,獄青身後,月羅臉色微變,看向蘇宇:「蘇宇,你以為你的小伎倆,有用嗎?」

蘇宇淡淡道:「有沒有,心裡沒點數嗎?你這兒子……算了,你算小三,他未必認你,要不,我讓你男人來救你?不救你,是不是有些狠了?」

月羅冷笑一聲:「蘇宇,你是見到獄青至尊回歸了,所以害怕了,是嗎?用這些見不得人的伎倆,來污衊我!」

她說著,冷聲道:「至尊,蘇宇這人,能說會道,最擅長離間!」

獄青平靜道:「我知道!」

然而,這一刻,天古忽然出聲道:「周稷?」

他看向蘇宇,臉色微變道:「人主……說的難道是百戰之子?」

蘇宇笑道:「你猜!」

「……」

我不猜!

你都說的這麼明白了,我猜什麼!

他心中思緒萬千,一時間忽然覺得悲涼無比,開口道:「人主,百戰……是否……也有大量麾下強者在下界?」

蘇宇笑道:「你再猜!」

我不猜!

天古,其實隱約知道了什麼,此刻,莫名悲哀,這麼說,萬界,萬族這6000年來的統治,其實就是個笑話!

百戰,蘇宇,獄王一脈……萬族的統治,原來如此脆弱!

而獄青,看向蘇宇,眼神冷厲:「既然你想求和……那今日,就到此為止,你們退去,此戰便就此作罷!」

她忽然變了態度!

之前喊打喊殺的,現在忽然不要殺了。

因為,獄青明白一點,萬族也好,蘇宇也好,混沌龍他們也好,不會一直聚在一起,與其現在他們決一死戰,不如等他們分散,退走!

遲早會分開的!

逐一擊破,才適合她發揮!

不算太蠢!

這是蘇宇的想法,也是,到了這地步,不會太蠢的。

獄青其實很明智!

此刻,三方是聯手的,但是一旦退走,分化也好,拉攏也好,反正,絕對比現在要輕鬆,現在,三方都擔心她會殺人,所以聚集在了一起。

獄青說著,又看向萬族強者,淡淡道:「殺到現在,蘇宇這邊,絲毫無損!萬族,非要給他當替死鬼嗎?你們損失慘重,最後能得到什麼結果?你們天尊雖多,我真要全力以赴,不管不顧,帶著月戰他們,只殺萬族天尊,你們幾位,大概全部要死!那時候,縱然我們死了……得利的,也不會是你們!」

萬族強者,紛紛變色。

獄王一脈真要逮著他們殺,那才是麻煩。

而蘇宇嘆息一聲,開口道:「這話說的,誰說我沒損失,我麾下兩位天王大道崩斷了,之前也死了多位天王……你們啊,太狠了!我本就沒什麼底蘊,居然這麼殺我的人!」

說罷,笑道:「雷暴、天命,你們走開,不是我的人,非要裝我的人幹嘛,回去找百戰去,找我幹嘛!」

「我可不背鍋!」

蘇宇聳肩,「我這邊,5位天尊,而百戰人都沒來,這邊還有4位天尊呢,這才可怕!」

蘇宇眯眼笑道:「如今萬界,最強一方是百戰,其次是你罪族,然後才是萬族,最後是我……再後面,是這兩頭孤家寡人的混沌獸,真慘!我好歹比他們強一點!」

混沌龍和八翼虎不吭聲。

去你的吧!

八翼虎可是知道,天命是蘇宇的人,而且蘇宇在混沌深處也許還有人,強者可不少,騙誰呢!

獄青看向蘇宇,沒了之前的暴躁,平靜道:「這樣吧,各自散了吧,我保證,不會對你們下手!此次我出地獄之門,只是為了為混沌探路……尋找回歸之路!這萬界,要回歸的可不止我們,還有很多人,你我都是棋子,何必自相殘殺!」

她沒一出來就喊打喊殺,一下子,反而讓萬族有些心動。

此刻,他們也看不清很多東西了,又擔心這規則之主,真的爆發殺戮,針對他們,退走……也許是好事!

當然,前提是,退走之後,獄青真的不會逐一擊破!

天古看了看蘇宇,再看獄青,沉聲道:「退走……難道等著獄青至尊,之後整頓實力,對我們雷霆一擊嗎?」

獄青平靜道:「開啟下界通道,你們去下界,封閉下界通道,我們各自相隔一界,自然不會有雷霆一擊的機會,你們在下界,有本界壓制力,哪怕我,也沒辦法徹底摒棄……」

蘇宇撇嘴:「她可是人族,雖然嘴上不承認,可是依舊是,你們也信?一聽這話,就知道不靠譜!」

果然,日冕幾人都是變色。

是的,這可是人族,雖然現在說聖族,本質上還是人族!

……

蘇宇說了幾句,心中卻是在思考。

這麼下去,也許……這一戰真的打不起來了,只要獄青能給萬族足夠的保證。

這時候,萬族其實也怕了。

一方面怕蘇宇這邊,一方面怕獄青他們和萬族同歸於盡。

可是,這可不行!

雙方加在一起,還是太強了!

他餘光看向月羅他們,百戰,就沒點挑撥的意思?

百戰一方,就真的這麼耗著?

這可不是百戰的作風!

獄王一脈和萬族兩敗俱傷,這也是百戰的目的吧?

難道,因為自己封鎖下界,百戰真的沒辦法和上界聯繫了?

一個個念頭閃爍,蘇宇心中不斷思考。

現在熄戰,不是不行,可蘇宇目的還沒達到呢!

「不能此刻熄戰!」

這次不戰,萬族可能會被蠶食!

他看向天古,微微凝眉,天古,看出來了嗎?

此刻,不趁著最後一股勁出戰,萬族很快就會成為散沙一片!

……

天古是知道的。

可這一刻,天古遲疑了,他有些悲哀,萬族,其實無力反抗的!

蘇宇也好,百戰也好,獄王一脈也好……也許,唯有萬族,才是最弱的一方!

此刻大戰,兩敗俱傷。

此刻不戰,很快,一些傢伙,也許會被拉攏,會選擇投靠各族,最終,萬族的反抗,還是成了笑話!

因為這三方,都是人族!

萬族反抗人族多年,最終,居然還是成了人族的附庸!

這是他們無法接受的!

天古環顧四周,別看萬族現在人多,可真正情況是,這是萬族的全部力量,而此地,蘇宇也好,獄王一脈也好,未必是全部!

獄王一脈,門后還有強者呢!

至於蘇宇……搞不好死靈界域,還藏著一批強者。

是戰是退?

他不知道!

這時候的天古,其實是迷茫的。

未來,何去何從?

六千年的稱霸,已經成了天大得笑話!

還能等到仙皇他們歸來嗎?

這一刻,他忽然傳音蘇宇:「你只要願意解開萬族封印,我就願意此刻和罪族死戰到底!蘇宇,只要你答應……今日,萬族為你驅使!」

唯有破封,還有機會!

否則,一點機會都沒了!

這一刻,蘇宇眼神微變。

天古這孫子,還真能抓住時機,抓住重點。

解封!

萬族解封,哪怕此戰再死一些天尊,剩下三五位,也能成為規則之主,成了規則之主,那機會就來了!

到時候,一些頂級戰力,就被扯平了!

獄青這些人,不再是無敵的存在了!

而此刻,倒是蘇宇遲疑了。

解封?

值不值得?

大家還在看:重生七零有寶妻蒼穹之主綜藝之諧星傳奇征戰諸天世界開局八千億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都市鬼谷醫仙美女江湖權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