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838章 虛偽的笑(求訂閱)

第838章 虛偽的笑(求訂閱)

作者:

此刻,蘇宇和人皇相談甚歡……大概是這樣!

蘇宇其實還是有很多疑惑想問,但是考慮了一下,不急於一時,現在沒必要都問,他很快轉回了正題:「那我們現在從後方趕來,前線的萬族一旦發現我們出現……這就相當於我們給了他們齊心的機會!人皇陛下,是否有什麼計劃,去對付他們?」

都對峙這麼多年了,蘇宇不信一點想法都沒。

既然人皇早就做好了後方來援軍的準備,那現在呢?

而此刻,人皇忽然嘆息一聲:「若我還在全盛狀態,此刻,強行殺出就行!斬殺幾位一等規則之主,萬族當中,自然有人會怯懦……不是人人都不怕死的!那樣的話,對付他們就簡單了!」

可惜,現在不是。

人皇又道:「打萬族,還不能太過,否則,一旦對方魚死網破,我們沒時間再去發展了,三門一開……我們也要完蛋!」

損失還不能大!

80多位規則之主,對戰120多位,雙方超過200位規則之主。

大戰一起,哪怕人族勝了,絕對是慘勝。

若是剩下個一二十位規則之主,那三門一開……完蛋了!

三門中,強者可不少。

如今聚集在這的,都算是太古時代和上古時代以及新宇時代三個時期留下的,再嚴格一點,其實,就是一個時代的強者!

三門中,有多少強者呢?

想到這,蘇宇問道:「人門中封印的是什麼時代?天門是開天時代,這個我知道,地門是混沌時代,我也知道。。。但是我奇怪的是,人門封印的又是什麼時代?」

這個,蘇宇的確好奇!

人門,和人祖好像有點聯繫,但是,又好像和時光之主有聯繫,這人門,可能是時光長河的一端。

「人門……」

人皇沉默了一會,糾結了一番,這才給蘇宇解釋道:「時光之主,強大在混沌時期,這點沒毛病吧?」

蘇宇點頭,當然沒毛病了!

「就如你,強大在這個時代……那我問你,你強大了,你會把你這個時代封印嗎?」

蘇宇一怔,不會吧?

我若是強大了,我封印我的時代幹嘛。

他眼神微動。

人皇笑道:「就是這個道理!人門,應該是時光之主,開天之時,大道的起始部分,所以,封印的是時光之主之上的那個時代!混沌之前的時代!」

蘇宇吸氣:「那……百戰他們怎麼會人門呢?」

「和人祖有關係,人祖可能去過人門。」

人皇果然知道很多,笑道:「萬界輪轉,其實,人門中封印的時代,應該也是一個輝煌的時代,這可能才是第一個時代!而時光之主,應該是來自那個時代,但是在混沌時代強大的存在!」

「他的時光大道,開闢了出來,具體為了什麼,我不清楚,但是,一端是人門,一端是天門,中間封印者地門……你不覺得,時光之主的大道,更像是一種封印嗎?」

蘇宇心中劇震!

人皇繼續笑道:「是的,就是封印!時光之主開道,可能就是為了封印這些,至於開天時代被封印到了天門之中,天門時期,按理說時光之主早就消失了……可是,到底是消失了,還是沒消失,誰知道呢?」

「而開闢萬界,讓人修道,不過是增強封印之力,萬界修道者越多,封印越強!」

人皇輕聲道:「我們,都在壯大時光長河!增強封印之力!按理說,封印只會越來越強,而不是越來越弱,可現在,三門將開……這其中,可能是出現了一些變故的!甚至有人在故意削弱時光長河的力量!」

說到這,蘇宇眼神閃爍:「陛下知道三身法嗎?」

「三身法……」

人皇沉默一會:「你看出來了?」

「嗯!」

人皇自嘲一笑:「這應該就是手段之一了!有人傳出了三身法,其實就是為了弱化時光長河,但是,之前被我壓制了!」

蘇宇眼神閃爍,人皇……壓制了三身法!

人皇好像也猜到蘇宇可能用了,嘆息道:「當我們抽離本源的時候,我們是強大了,但是時光長河卻是被削弱了……當然,現在無所謂了,反正三門都快開了,抽就抽吧!」

他嘆息一聲:「何況,這事也不是你先做的,抽離三身本源,我也做過!」

他無奈道:「一開始,其實我抽離后就知道存在一些問題了……所以,那個時期,我封存了三身法!可當時三身法還是被傳播了出去,除非殺光了那些強者,否則,不好禁止了!」

「三身法從哪傳出來的?」

蘇宇帶着疑惑,按照人皇的說法,他知道三身法存在,甚至知道其中的弊端,果然,這位人皇是真的無所不知,或者說,蘇宇現在獲得的一些情報,他都知曉。

可怕的存在!

這麼可怕,還被人坑個半死,可見,幕後的黑手也不弱。

三身法,必然是三門中傳播出來的!

果然,人皇開口道:「三身法……百分百三門中傳播出來的!具體是誰傳的,我就不清楚了,這個不好追溯了,在我之前,就存在三身法了!到了我那個時期,我把三身法的影響壓制到了最小,但是到了你這個時期……可能死灰復燃了!」

蘇宇點頭:「不但死灰復燃了,到了第六次潮汐,三身法已經成為主流,不走三身道,就得被規則覆滅!」

人皇眼神閃爍道:「規則覆滅?這個星月倒是沒說……這麼說……第六潮汐后,可能有人更改了一些萬界規則……」

「第六潮汐……」

他盤算了一下,想了想道:「可能是三門中出來人了,強者!三門在第六潮汐,也許開啟過一次,或者借力走了出來,第六潮汐……」

他想了一陣:「有什麼特殊情況發生嗎?」

蘇宇搖頭,這個他還真不清楚,但是蘇宇很快看向那邊的一群人,也許這些人知道,蘇宇喊了一聲:「天命,來一下!」

比起別人,天命一直沒沉眠,也許知道的多一點。

很快,天命侯飛來,朝人皇微微躬身行禮,看向蘇宇,輕聲道:「陛下!」

蘇宇沉聲道:「第六潮汐的時候,是否有什麼變故發生?」

「變故?」

天命侯思考了一下,半晌才道:「第六潮汐,要說變故,倒是有一些!第一,獵天閣在第六潮汐后,就不再和人族一個陣營了,監天選擇了中立!」

「第二,第六潮汐時期的人主很強大,當初打贏了萬族,雖然沒陛下這麼強大,按照現在的說法,也是天尊級的存在,甚至是五等規則之主境了,但是後來人族戰勝了之後,他修鍊突破的時候,隕落了,導致第六潮汐提前結束!」

「第三,第六潮汐末期,六代人主其實出現的次數就很少了,當時沒急着對付萬族,而是一直自顧自地閉關修鍊,不知道算不算奇怪的事?」

除了這些,他仔細想了想,也好像沒有什麼變故了。

人皇輕聲道:「天命,第六潮汐的人主,開過三門嗎?」

「嗯?」

天命侯想了想,搖頭:「人皇陛下,這個我還真不知道,我畢竟不是人族。」

也是。

至於人族……也未必知道。

蘇宇擺擺手:「行,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老臣告辭!」

天命侯很快離去,人皇輕聲道:「第六代人主……可能開了三門,出現了一些變故,導致三門中的存在走出來了,殺了他!從而扭轉了一些規則,讓第六潮汐后,主要開始走三身法!」

人皇笑了笑道:「所以,三門開啟的時間,可能都提前了!要不然,也許還可以拖一拖!」

只是一些簡單的話,他便做了推斷,又道:「三門中走出的存在,恐怕不會太弱,可能比周天要強,否則,周天應該知道一些,他既然沒和你提這事,可能也不知道。」

蘇宇挑眉:「那可難說,那傢伙對我,都是99假話,一句真話!人皇陛下倒是選的好暗衛統領,除了人皇,一概不認!」

人皇笑了。

他也沒糾結這事,繼續道:「三門中的存在,是想要三身法擴散開的,可我們……其實也希望三身法可以強大自己,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蘇宇點頭,三身法還是有好處的!

而且,消耗的資源也不多,主要便是因為本源的力量,可以省掉那些資源,直接本源提升,感覺消耗不大,其實消耗的是本源力量。

消耗的是時光長河的力量!

而人皇,給時光長河的定義,居然是封印,封印了三門的存在,無數人修道,就是為了加強這個封印。

那到底是人門更強,還是天門內的存在更強?

人祖,到底什麼立場?

蘇宇想到這,繼續道:「陛下,我聽說當年獄王就是想開啟地門,放出人祖,但是陛下拒絕了,是這樣嗎?人祖,是不是變了心了?」

「人祖?」

人皇笑了笑道:「獄……不好去說!釋放人祖,我也未必覺得就是壞事,可是,不是時候!開地門,三門可能都會被開啟,那時候,不是開三門的時機!」

「那獄不知道這情況嗎?」

蘇宇沉聲道:「他為何要背叛呢?」

作為四極人王,明知道開三門有危險,非要堅持,這又是為什麼?

甚至不惜背叛!

人祖,難道在他眼中,就那麼重要?

別鬧!

獄王是四極人王,當時可能是二等巔峰甚至已經達到了一等,這樣的強者,會和百戰一樣,把希望寄托在人祖身上嗎?

對於獄王的背叛……蘇宇到現在也沒弄明白,到底圖什麼!

何況,人皇不是不清楚情況,他知道,也許也和獄王說了,對方還是不聽!

「獄……」

人皇談起這位昔年的老戰友,沉默一會才道:「獄,其實有獄的理念,有自己的想法!所謂接引人祖,也不過是一個託詞罷了!她想開三門,未必就是開地門,也許是想通過開地門,來開其他門戶,我曾問過她,她沒給我回答,我也不欲為了此事,和她鬧僵。」

「文王當初去勸過她,她也不願理會,文王當時也很憤怒,恰好那時候地門有些裂縫出現,文王便讓她去殺古獸,殺古族,殺地門中出現的強者……以此斷絕她的希望!」

蘇宇挑眉:「殺古族就斷了希望?文王是否想的太簡單了?」

文王不至於想的這麼簡單吧?

人皇卻是苦笑:「文王……心比我狠一些!他其實……想藉機坑殺了獄!獄當時若是開啟了地門,文王就會殺她,但是獄自己也知道這情況,所以鎮守的那段時間,兢兢業業,並未敢造次!」

蘇宇瞬間明悟!

嘖嘖稱奇!

文王,的確狠啊!

都是老戰友,他不好直接對獄王下手,畢竟獄王也沒說一定就要開,但是……文王老釣手了,他在釣魚,他故意安排獄王去鎮守,就是給他機會開!

結果獄王也是聰明人,大概猜到了目的,沒有動手!

最後,文王不得不提前離開了,獄也從地獄之門被人皇調離了出來。

這不就是釣魚執法嗎?

挺狠的!

老戰友了,也是毫不留情,只是沒有直接出手,那也是顧念最後一些感情了。

蘇宇一下子判斷了這些,看向人皇,人皇微微點頭:「文王的確是這心思。」

他知道蘇宇能聽懂,笑道:「可是……畢竟一起戰鬥了幾萬年!從一統諸天之後,到後期皇庭鎮壓天下,獄,是我們一起打江山的老戰友,老夥伴!文王離開后,我就召喚她回來了,沒再繼續了!」

蘇宇皺眉:「那後期,獄可是沒少造下殺孽……」

「此事我知道一二。」

人皇搖頭道:「當年,她並未製造什麼大麻煩,只是最後時刻,我想帶萬族打向上游,她卻是想帶着大家撤離到地門之後,我沒同意,她不甘心,我便親自將她鎮入了地門之中!不曾想,她倒是留下了一些尾巴,這倒是我有些疏忽了,昔年也沒太過在意這些尾巴。」

實際上,他也不想多說什麼,這些小尾巴,不算什麼大麻煩,周天按理說能搞定,結果,對方蟄伏了無數年,大周王這邊還沒察覺到太多,就被百戰坑了一把大的!

否則,在這之前,獄王一脈也不敢惹事。

蘇宇也想到了這一點,忍不住道:「這麼說,還是大周王比較廢,信任了百戰,一下子就被坑了!」

「百戰……」

人皇儘管沒見過他,但是還是笑道:「此人,周天既然看中,必然還是有些能耐的!不過按照你的說法,他開了人門,可能被人門影響了一些心性!」

蘇宇臉色微變:「三門可以影響我們?」

「嗯!」

人皇微微點頭:「地門中都是一些古獸,問題不算太嚴重,可以召喚一些古獸虛影大概就是極限了!人門神秘,我也不是太過了解。至於天門……」

他笑了一聲:「天門其實對修者也有影響,當然,你開天門,對你影響不大,反正你也沒真的怎麼用天門,當成觀道神器用,那也不錯!」

蘇宇愣了一下,半晌才道:「陛下的意思是,我的天門……其實就是擺設?」

「難道不是?」

人皇笑了!

我一看,就看出來了好吧!

他笑道:「天門真要運用得當,不是現在這樣的!三門都有一個共同的作用,封印!一般情況下,同等強者,都能被封印!那我問你,你的天門,可以封印一位二等嗎?」

呃……不能!

蘇宇都沒體驗過,他的天門,最大的用處就是來觀道!

人皇又道:「天門第一作用是封印,第二作用是借力,你會借嗎?」

蘇宇眨眼,我不會,咋借?

「就是利用天門中的存在,有些天門中的強者,力量大道可能和你類似,你可以召喚對方,借力一二!」

有些類似於時光冊的作用!

但是蘇宇很快察覺到了弊端:「這個……會讓對方的力量滲透出來吧?甚至操控自己!」

「對,這就是弊端!」

人皇點頭:「所以你不會,也是好事!」

蘇宇卻是吸氣:「不對啊,陛下的意思是,我一旦借力多了,對方可能會通過我,直接從天門中走出,比如投影之類的,是嗎?」

「嗯。」

蘇宇齜牙:「這……這不是釣魚的好手段嗎?以前擔心天門會被打開,現在也無所謂了,這完全就是釣魚的好手段啊,不行,人皇陛下,這個你得教我!」

蘇宇頓時來了興趣:「我借力對方,對方通過我來滲透萬界,從天門虛影中投影出來,投射力量出來……甚至本尊出來……嘖嘖……釣幾個二等規則之主,那就賺了!釣到了一等……咱們也有希望乾死啊!」

蘇宇興奮道:「難道武皇就是如此?」

呃!

人皇欲言又止,你大爺,果然不是啥好人啊!

他笑了起來,倒也沒勸阻,只是道:「這東西,不好確定,你要是借到了一些頂級存在,對方通過你出來了,危險很大的,甚至你會被對方的意志佔據肉身!當然,也不用太過擔心,如今,哪怕強者,通過天門虛影滲透,撐死了出來二等!還是可以對付的!」

他口氣也很大,當然,他有這個實力,雖然現在重傷中。

「當年最好不要做,那時候,我們是不想天門出現的!」

也直到這一刻,蘇宇才知道,天門作用好像很多很多!

而人皇繼續道:「天門還有別的用處,這東西,靠自己開發,你對天門的利用率太低,其實也是好事!」

蘇宇深吸一口氣,點頭。

也許吧!

怪不得我覺得天門除了觀道,好像還不如人門和地門,合著,是我自己不懂,也沒辦法,畢竟天門這東西,之前就武皇有,武皇知道了怎麼用,也不會告訴蘇宇。

「所以,人皇陛下的意思是,百戰此人,也許被人門影響了?」

「很正常!」

人皇對此不太在意,蘇宇卻是道:「他好像是被人祖的證道之兵震懾了!」

人皇想了想道:「那就是雙重影響!人門的影響概率更大一些!這傢伙,也許被滲透的一些人門意志影響到了,這樣的人物……」

人皇遲疑了一下還是道:「有點垃圾,算了,不用太過在意!一點點意志影響都無法承受,這樣的人,註定也成不了大事!真正能做成大事的,也不會被影響!」

說着,他看了看蘇宇,懂了沒?

做大事的人,都是我這種!

百戰被影響了,代表他很垃圾!

我這麼說,你會自卑嗎?

蘇宇想了想,也點頭:「有道理,是百戰自己垃圾!別說人門虛影意志,就是三門本尊在這,老子也把三門給砸了,融成一團,讓通天給吃了,所有不聽話的,不想殺的,全部關進去!」

蘇宇又道:「實際上我覺得三門用處不大,封印其實沒意義,要是我,敵人全部幹掉算了,搞的那麼麻煩,幹嘛呢?」

他看向人皇,齜牙笑道:「陛下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

人皇無言以對,有點道理,不過你這小子看我眼神不對,好像在說,你人皇不聽話,我也給你砸碎了!

不是好人啊!

此刻的人皇,也不由失笑,也許是好事,無法無天,看出來了!

而蘇宇,也笑呵呵的。

人皇知道的秘密就是多,聽起來很勁道,這一刻的蘇宇,對一些不太了解的東西,都簡單梳理了一下,很快,再次回歸正題:「那人皇陛下,現在對萬族的想法有嗎?」

「萬族這邊……」

人皇沉默一會,想了想道:「有點想法,但是……未必能成功!」

「陛下說說看!」

蘇宇來這,可不是打醬油來的!

他也想聽聽,人皇的想法。

「得冒險!」

人皇開口道:「要不就等,等到回歸萬界,三門都開,天地大亂,那時候,萬族也好,我們也好,都未必有時間去管其他人了!但是,那時候必然也是最混亂的時期,一旦萬族被三門收攏,那我們麻煩就大了!」

蘇宇搖頭:「不等!」

等待,這不是個好選擇!

真要願意等,他蘇宇就不帶人來這了!

人皇笑了,猜到了,這孫子,不是甘於寂寞,甘於平凡的人。

「第二……冒險一搏!」

人皇揚眉:「萬族其實膽子很小,不敢拚命!但是……我若是出事,他們膽子就大了!所以,得需要我來博一次,賭萬族敢冒進一次!萬族膽小是好事,但是也是壞事,好事就是,我們堅持了這麼多年!壞事就是……我們哪怕設下陷阱,一般的陷阱,他們也不敢踩,不會踩!」

膽小,也得分時候。

人皇也不是沒佈置過陷阱,但是,人家不理會,你也沒辦法,你又沒辦法強攻!

而蘇宇,眼神閃爍:「陛下的意思是,用你重傷的事,來誘惑萬族上鈎?」

「對!」

人皇笑道:「當然,一般情況下,他們不敢博,不敢信!但是我多年不曾出手,一直都是虛影對峙,其實萬族也擔心,也懷疑,懷疑我出了問題!可他們,還是缺一次契機,才敢對我動手!」

蘇宇笑呵呵道:「那陛下若是博這一次,如何能讓他們進入陷阱,而這陷阱,目標是什麼?如何設置?最終目的是什麼?以及具體如何操作……陛下介意說說嗎?」

人皇看了一眼蘇宇,陷入了沉思。

沉默一會道:「你要明白,萬族不傻,我一旦搏這一次,他們就會知道,我是真的重傷了,一旦陷阱不成功,你接下來的壓力,會超乎想像的大!」

「至於目標,簡單,擊殺一些人,削弱萬族力量,以最小的代價,再次達成雙方的實力平衡!一點點去削弱萬族,在回歸萬界之前,把萬族削弱到無法動搖我們的地步!」

「具體的呢?」

蘇宇再次詢問。

人皇笑了笑:「誘敵深入!分而殲之!切割,分化,殺敵!」

誘敵深入!

蘇宇陷入了沉思中,半晌才道:「我不好埋伏,時光長河太明顯了,難道藏在水底?」

至於如何誘敵深入,蘇宇也摸著下巴笑道:「人皇陛下要是真願意博一次,其實……簡單!萬族不相信你重傷了,可陛下可以讓他們相信,你真的重傷了……比如,殘破的肉身歸來了……陛下想搏最後一次,滅殺一些萬族至強者!」

「萬族一旦得到了消息,一定會分而殲之!一邊殲滅肉身,一邊滅殺陛下意志海!」

其實,分割萬族,倒是不難。

就看人皇敢不敢賭一次了!

肉身和意志海分離,表示出,雙方合一,拚死一戰,擊殺一等,大家相信人皇有這個實力,分開的靈肉,當然要比合一的情況下容易擊殺!

那時候,自然就有辦法切割萬族!

人皇輕聲笑道:「我其實無所謂,但是你要想好了……若是失敗了,我重傷的消息,就徹底泄露了!還有,我的這些老弟兄……未必聽你的!你呢,你願意聽他們的嗎?若是不能,你覺得,一群老古董,活了無數年,會聽你一個20多歲的年輕人的?畢竟,不是一起成長起來的!」

「還有,最失敗的情況是,我徹底隕落,我這邊,人心恐怕也得散了……你,又能拉回來嗎?」

人皇說着,嘆息一聲:「所以啊……我有些時候,想搏一次,又怕失敗,死,都沒法死啊!」

沒辦法死!

他死了,上古這群人王,必亂!

哪怕明王,現在也很難鎮壓那些驕兵悍將!

文王若是在,倒是有把握,但是明王還是差了一點,這個人皇也沒辦法!

而蘇宇……太年輕,太弱,缺乏威望!

蘇宇倒是個膽大包天之輩,人皇一說,他就接話了,顯然,這傢伙也有這心思,而不是採取拖延戰術!

他想速戰速決!

蘇宇笑呵呵道:「也是,的確不好賭!」

賭贏了還好,賭輸了……麻煩大了!

這兩位,第一次見面,就開始談及這些了,蘇宇也是乾脆的人,不太想拖延,沉思一會又道:「我們到來的消息,能瞞住一陣,未必能瞞住多久!趁著現在,對方還不知道底細,那還有機會,否則……機會就少了!陛下覺得,還有別的辦法,可以引誘萬族分割、深入嗎?」

「難!」

人皇搖頭:「主要是被我們坑怕了,這一代的萬族強者,當年沒少被我們坑,坑出經驗來了!」

「……」

這話,蘇宇忽然有些沒法接。

乾笑一聲。

這個……有點道理,其實知道文王、人皇的一些事,就知道,這批人當年也不是好東西,沒少坑萬族的強者,這被坑多了,萬族也有經驗的。

總之,除非看到必勝機會,否則萬族很少會出動。

這也是僵持多年的原因!

當然,為此,萬族也錯過了很多機會!

人皇也笑了,不是太在意這個,萬族怕了他們,是好事,這是功績!

可現在,蘇宇的到來,他也想藉機利用一下,可惜,眼瞅著,好像也沒太多的機會。

他嘆息一聲:「可惜,你不是一等,甚至更強一些,否則……我倒是不介意博一次了!」

真可惜啊!

蘇宇摸著下巴,也是!

我還是弱了點,哪怕到了二等,也弱了點!

「天門借力呢?」

蘇宇問道:「能借力到一等嗎?」

「難!」

「那……」蘇宇挑眉道:「陛下,那個……星宇印你不用了吧?借我融入我天地算了!還有,陛下反正快死了,要不幹脆融入我天地算了,還能有希望再活一次,說不定把我很快推到了一等境!」

「……」

人皇就這麼獃獃地看着他,這……咱倆才第一次見面,不合適吧?

你當初占我道場,借我天地,現在倒好,你都要借我本人了?

這是不弄死我,不罷休?

人皇笑了!

「其實,你別說,你若是真有戰績,強大的戰績,其實我還真不介意,可是……現在不行,說句現實點的,你沒讓我看到你有鎮壓萬族,鎮壓三門的能力,那我不會放心將我那些老弟兄交給你的!」

蘇宇齜牙笑了笑:「開個玩笑,陛下真來了,我還得頭疼!何況,你開的那天地還在那邊,真放棄了,其實也是損失!」

「而且,真指望我一人……我也沒把握,陛下若是能恢復,也能讓我輕鬆一些,現在把陛下弄死了,我反而要承受更大的壓力,死可以,也不能現在死……」

「……」

人話不會說嗎?

什麼叫死可以!

人皇好笑道:「你……真不怕我?」

蘇宇太直接了!

「怕什麼?怕陛下對付我?還是怕陛下覺得,我在奪權?」

蘇宇有些感慨道:「說句實話,我其實不想當這老大,趕鴨子上架罷了!太累,太疲憊,我其實都不想來救陛下你們,可是……我手底下的人不同意,我自己也覺得得出把力……可若是陛下忌憚我,想坑害我……呵呵,我很快就會走人的!」

蘇宇聳肩:「我不怕陛下對付我,你對付我,也是為了接納我手底下那批人,可是……我出了事,這些人一個都沒好下場!陛下接收不到任何好處!這麼不明智的事情,人皇陛下若是做了,那太愚蠢了!」

「哈哈哈,有道理!」

人皇點頭:「小小年紀,倒是算計的清楚!不過你既然來了,亮個相,還是有必要的!」

他沉吟一會,想了想道:「你給我個準話,若是我放走了30位規則之主,其中也許有一等存在,你可以拿下他們嗎?」

「不殺個二三十規則之主……說實話,暴露了我的情況,那是不划算的!」

人皇凝重道:「125位,死個20位,不,是凈死亡20位以上,才能讓我們在我重傷的情況下,依舊保持穩固!我若是放個30位過去,你這邊,能解決掉嗎?若是解決不掉……這計劃就沒必要深入研究下去了!因為毫無意義!」

現在,還得靠他假裝着迷惑萬族。

30位,還有一等存在!

蘇宇齜牙:「陛下真看得起我!」

太多了!

10位,哪怕有一等,也能幹!

30……都和蘇宇這邊人數相當了,關鍵在於,還有一等,二等的不知道多少,那要是不順利,一個意外之下,蘇宇這邊拼光了……第一次來,全軍覆沒!

完犢子了!

人皇這邊52位強者,哪怕放來了30,也有95,人皇那邊,壓力可是也很大的!

蘇宇笑了起來:「陛下還真有心思干一票?」

「那當然!」

人皇不以為意:「說實話,不是萬不得已,誰願意和萬族對峙多年?我若是有實力,早就出手了!可惜,就是實力不足!進取之心,還是要有的!這些年來,我朝思夢想,如何解決萬族,早日回歸,抽出手來去解決三門的事……可惜,沒機會啊!」

遺憾的是,三門之事,他現在是真沒時間去管了!

天不在我!

否則,給我時間,三門之患,也不是沒希望解決掉的。

而今,看到蘇宇,見他進取之心十足,人皇其實想到了自己當初年輕的時候,也是如此,然而,我也回不到過去了!

「30位……」

此刻,蘇宇還是在思考,半晌才道:「陛下覺得,一位一等規則之主,可以對付幾個二等?」

「三五個還是沒問題的!」

人皇解釋道:「那幾位,在一等中不算太強,你、武皇,若是再喊上戰王,三打一,倒是有希望對付了!」

還得算上戰王才行!

要不然,蘇宇這邊,沒有足夠的實力去匹敵一位一等,因為其他人,差距就開始大了。

蘇宇迅速衡量著:「陛下願意借一下戰王?」

「可以!」

人皇笑道:「一等的,得留下,二等的,可以走個把,多了也不行!」

蘇宇繼續判斷,盤算著,風險太大了!

可是,不冒險,那就只能等,只能熬了!

在這熬……鬼知道熬的時間長了,萬界會不會出變故。

「那……陛下有辦法將消息泄露給萬族,而萬族又不會懷疑嗎?」

這也是一個大難點!

人皇見他細問,眼神閃爍:「當然有,畢竟對萬族,我太了解了!你若是覺得你能解決麻煩,其他的問題,我可以解決,不要覺得我們在這,就什麼都不做,這麼多年,我們不會什麼都不佈置!」

蘇宇點頭,這倒是,人皇有時候還是很靠譜的!

人皇聲音有些幽幽了:「可是……你真想做?坑死了我……對你沒好處的!」

小傢伙,為何我覺得,你很想坑我一次大的!

我是不是太過冒險了?

第一次見面而已,我都沒怎麼考察呢,相信這孫子,我要是掛了,可不是我一個人的事!

蘇宇笑的憨厚:「陛下,富貴險中求!咱們都到了這一步了……還能幹等著?我來,又不是吃閑飯的,真的揍戰王一頓就完事了,那有什麼意思?」

「……」

呃,戰王被揍了嗎?

「錄像了嗎?」

「……」

人皇這突兀的一句,讓蘇宇愣了一下,半晌,齜牙,丟出一份拓本,人皇收起,心滿意足,笑道:「做的不錯,我看好你,有前途!」

就沖這,我看好你!

蘇宇想說,你是不是太草率了?

艹!

合著,我錄個像,你就看好我了?

就想定下來了?

人皇笑呵呵道:「由小見大!其實,我對你不是真的一點不了解,有些事,需要深入了解,花費的時間太長,可如今,咱們缺的就是時間!」

「蘇宇,客套話,說多了沒意義!」

人皇嚴肅了起來:「你若是能解決掉我放到你那邊的強者……那計劃就可以做,能不能成功,看天意!」

蘇宇揚眉,半晌,齜牙笑道:「我試試,全力以赴,沒辦法……那就沒辦法了!」

人皇和他對視一眼,都是眼露神芒!

那就……試試好了!

人皇笑了,蘇宇也笑了。

兩人忽然都笑出了聲,後方,戰王和明王他們朝這邊看了看,這聊的相當愉快啊,還不錯的樣子!

而此刻,蘇宇和人皇,卻是已經達成了默契!

干!

怕什麼!

人皇沒那麼草率,可是他知道,也許……這是唯一的選擇!

趁著蘇宇這邊還敢幹,還願意干,那得儘快,怕就怕一點,蘇宇這孫子看情況不妙,人跑了,這才可怕!

得防著這個才行!

得找個辦法,限制一下蘇宇,不然,人皇很擔心,這個看起來不太好招惹的小子,真能幹出來這事!

想到這,人皇笑着笑着,忽然道:「對了,你上次借我天地之力,我也借了,我要是死了,我就在我臨死前,把我的天地,全部融入你的天地,好不好?」

「……」

蘇宇一怔:「陛下……可以遙控?」

「人都快死了,付出再大的代價也沒事!」

人皇笑呵呵道:「我畢竟還是有點實力的,那時候,我的天地大道,應該會成為你天地中的主流大道,你也算繼承我的遺志了!」

蘇宇嘴角抽動了一下。

簡單來說,人皇的意思很簡單,我死了,我把我的大道,責任大道,給融到你天地中去!

然後,他的責任大道很強,佔據蘇宇天地主體……一下子,蘇宇天地的主體結構出現了變化,然後……蘇宇就是下一個人皇了!

責任大道為主!

他看向人皇,笑了,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意思,「陛下,沒必要吧?」

「有必要的!」

人皇笑呵呵道:「我要是死了,大家不服你啊!我的天地融入了,你實力強大了,又繼承了我的大道,我的那些老兄弟,他們也服你!這多好?是吧?」

「……」

去你的!

蘇宇暗罵一聲,你就是想坑我,呵呵!

合著,你怕我坑你是吧?

所以,給我打個預防針,你死了,我蘇宇,就跟你一樣倒霉了,繼承了所謂的責任大道,我他么豈不是成了保姆?

人皇見蘇宇懂了,呵呵笑了。

我送好處,我可沒威脅你,小傢伙,你得考慮清楚了!

一時間,兩人再次對視而笑,只是,這一刻都笑的有些虛偽了!

大家還在看:重生七零有寶妻蒼穹之主綜藝之諧星傳奇征戰諸天世界開局八千億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都市鬼谷醫仙美女江湖權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