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萬族之劫
  4. 第896章 狂妄無邊(求訂閱)

第896章 狂妄無邊(求訂閱)

作者:

一聲尖叫,驚的眾人駭然。

發生了什麼?

那些禁地之主,紛紛側頭看去,下一刻,所有人都忍不住駭然。

作為禁地之主,什麼沒見過?

可是,你見過一尊強大無比,剛擊殺了兩位禁地之主,之後隕落的存在,可能真的復生了嗎?

就因為死靈之主的招魂術?

這一刻,他們看到了!

好像從無邊地獄中爬出,魔祖腳下,一雙手伸了出來,抓住了魔祖的雙腳。

那雙手,死死抓著一位禁地之主。

抓住了一位超等!

無數大道之力蔓延而上!

無聲無息,哪怕超等都沒能避開,這才是讓人驚恐駭然的事。

偷襲一位禁地之主,極其難!

而現在,對方好像不是偷襲,而是真的復生了,從地獄中復生!

「你踩著我腦袋了!」

幽幽聲響起,帶著一些笑意,「我……復生了!」

轟!

憑空生雷電,虛空動蕩,天崩地裂!

一座天地,無端端浮現,籠罩了魔祖身後的禁地,籠罩了魔祖。

而遠處,死靈之主眼神瞬間雪亮到了驚人的地步。

真的活了!

真的!

他瘋狂大笑,笑的天地顫動。

「招魂,復甦!」

「不死不滅,我從死亡中走出,我掌死亡,我自永生不滅!」

死靈之主狂呼一聲!

而這一句之前被人當成放屁的話,此刻卻是實現了。

遠處,仙祖駭然失色,倒退數步,帶著不敢置信,喃喃道:「不是真的……」

這不可能!

若是死靈之主能復生一位禁地之主,隨意復生,不付出什麼代價,那……誰能匹敵?

當你付出無數代價,斬殺了對方,對方死而復生,這還如何戰?

要知道,剛剛付出了兩位禁地之主的性命,才殺了這蘇宇。

可對方……活了!

難道再死兩位?

再復活?

「不可能的……一定有問題……」

作為一位至強者,他懷疑其中有問題,可問題在哪?

當沒發現其中的問題在哪,那所有人都會驚恐,都會絕望,因為你遇到的是打不死的存在,那你的犧牲,一文不值!

這才是讓人最絕望的事!

「都是幻境!」

有禁地之主怒吼,「假的,不要怕他……」

轟!

話音未落,一聲巨響,響徹天地!

那從地獄中爬出的人,暴吼一聲,直接將魔祖雙腿撕裂,帶著憤怒:「你踩到我的腦袋了!」

「啊!」

魔祖被撕裂了雙腿,頓時慘叫一聲,這不是單純的撕裂,而是夾雜著無數的大道之火!

這一刻,所有人都看清楚了,一位身穿黑袍,長發飛舞的男子,從地獄中徹底爬了出來,天地復甦!

冥冥中,有宏大聲響徹天地。

「寂滅已過,復甦吧!」

轟!

一聲巨響,無數氣息忽然沸騰而起!

一瞬間,死靈之主眼神微動,一甩手,剛剛寂滅的一些人,紛紛出現。

四大帝尊瞬間睜眼,氣息沸騰,不但沸騰,還有提升的趨勢。

下一刻,幾人好像明悟了什麼,頓時狂喜,紛紛拜倒,看向遠處的蘇宇,吼道:「參見劫主!」

「拜見劫主!」

數百強者,紛紛狂呼!

劫主歸來,大家死而復生了!

而四周,那些禁地之主,此刻沒有去幫魔祖,而是一個個都駭然失色,都復生了!

都活著!

劫主!

而蘇宇,帶著一些笑容,聲音震蕩天地:「我開劫難之域,立劫難之天,不死不滅,死亡不是歸宿,長生不死……」

聲音震蕩四方。

與此同時,蘇宇佔據先機,此刻,萬道匯聚,一擊打出,轟隆一聲巨響!

魔祖倒飛,下一刻,咆哮一聲,魔氣滔天,轉身就逃!

而蘇宇,聲音幽幽:「我親愛的爺爺,殺戮吧!吾等不死不滅,以命換命,搏殺這些禁地之主……」

他眼神如日月,看向死靈之主。

眼神充滿了意味深長!

去搏殺長生天的仙祖,此刻,需要表現出我們不怕死的風格,讓大家覺得,我們真的不會死,你若是能搏殺了長生天的仙祖,再在今日死而復生……那蘇宇都敢保證,從此以後,都沒人敢招惹他們了!

而死靈之主,眼神微動。

他動心了!

因為蘇宇真的死而復生了!

「殺!」

一聲低喝,震蕩天地,下一刻,一本黑色書籍,朝仙祖覆蓋而去,死靈之主這一刻也是思索萬千,一瞬間有了決定。

裝神弄鬼大半天,就是為了此刻,威懾所有人!

之前,大家都想圍殺他。

他每次都要小心謹慎!

可今日,若是能表露出,我不怕死,我能死而復生的態度,哪怕今日無法殺人,也能震懾他們,雖然以後可能會被他們推斷出什麼,可短時間內,這些人絕對不敢再招惹他們!

而這一刻的蘇宇,也是氣息強大!

一眨眼,32條金色小龍般的道則在周邊環繞。

天地覆蓋!

四周,無數鎖鏈朝魔祖鎖去,帶著強大無比的氣勢。

蘇宇幽冷笑道:「踩我腦袋,還想這麼走了?」

而那邊,死靈之主一拳打出,蒼穹破碎,直奔仙祖,帶著無匹的氣勢,這氣勢衝擊,一往無前,哪怕仙祖,也是瞬間膽寒!

轟!

仙祖破空就逃。。

邊逃邊喝道:「殺了他,聯手,否則都要死……」

「聯手?」

死靈之主幽幽道:「殺了我最好!」

他這一刻,好像真的可以做到復生一般,無所畏懼,不等仙祖說什麼,他忽然黑色書籍籠罩整個虛空,將所有禁地禁錮起來,帶著獰笑:「我親愛的孫子,聯手,殺了他們全部!復生之力還有吧?」

蘇宇瞬間秒懂,幽幽笑道:「還有……還能復生幾次……殺他們夠了……」

眾人一震!

復生之力!

原來如此!

這兩人,從哪弄來了什麼復生之力,這才有了死而復生的本事,什麼是復生之力?

從未聽聞過!

可眼前,一位禁地之主復生了,這是事實,那這樣的力量,他們還有多少?

還能支持他們復生幾次?

甭管幾次,這都是一件極其可怕的事!

「先撤!」

有禁地之主咆哮一聲,現在情況不明,亂打,一旦打死了對方,對方馬上復生……打個屁啊!

轟!

外圍的幾位禁地之主,直接強行轟破了天地覆蓋,瞬間駕馭著禁地逃跑。

內圍,仙祖幾人臉色狂變。

因為死靈之主真的極強!

大家都走了,根本無法斗!

下一刻,幾位強者也是不管不顧了,大道入體,瞬間化為大道本質,紛紛朝外逃去!

「想走?」

「寂滅!」

死靈之主一拳覆蓋,夾雜著寂滅之力,一拳打出,轟隆一聲巨響,仙祖避無可避,被這一拳打中,他迅速爆發生命之力,生死抵抗!

轟!

不到瞬間,生命之力被摧毀,砰地一聲,一個黑色拳印印在了他後背,一口金色血液噴出,瞬間化為黑色,死氣溢散!

仙祖臉色狂變!

低吼一聲,一眨眼,氣息瞬間恢復到了巔峰,帶著一些決絕,一股強大的生命氣息籠罩四方,覆蓋天地,將死氣全部熄滅。

在死靈之主第二拳砸來的瞬間,他瞬間燃燒大量生命力,一眨眼,突破虛空遁逃消失!

結果剛飛出天地,死靈之主卻是瞬間浮現,一拳再次砸出!

「往哪走?」

這一刻的死靈之主,也是黑袍飛舞,帶著猖狂,帶著霸道。

「你們這群狗東西,威懾我多年,這一次讓你們付出代價!」

他強大無比!

……

而另一邊,蘇宇大道紛紛爆發,大道如同鎖鏈,一條又一條地環繞魔祖,此刻的他晉級了!

而當他晉級之後,魔祖這樣的超等,就和他沒有了巨大的鴻溝。

而蘇宇爬出來的瞬間,大道重創了魔祖。

這一刻,魔祖也是魔焰滔天,化為魔神,瘋狂咆哮,手持一柄巨大的長刀,一刀劈向蘇宇,蘇宇不躲不避,一拳打出!

轟!

也是死氣泛濫,死氣腐蝕,一下子將長刀腐蝕的坑坑窪窪。

蘇宇幽幽笑道:「你來遲了!」

早在他晉級之前,這一刀,蘇宇還接不下,可當他晉級了,這一刀,不算什麼!

「死靈囚籠!」

一聲低喝,大道瞬間化為囚籠,蘇宇瞬間靠近了對方,下一刻,吼道:「先放走一個,否則,誰也殺不了,殺一個再殺其他人!」

死靈之主狂罵!

不,我要殺仙!

殺了他,我才有希望奪取大道,我才有希望生死轉換,我不殺魔祖,沒意義!

「殺仙!」

他吼了一聲,仙祖臉色劇變,蘇宇卻是凝眉,不是他不想殺仙祖,而是……對方再次依靠生命力恢復到了巔峰,難殺!

而魔祖被他一開始就重傷了,此刻還被他困在了自己天地,更好殺。

此刻,蘇宇若是放棄殺魔祖,而是跑去殺仙祖……很可能會丟了西瓜也丟了芝麻,什麼也撈不著!

他知道死靈之主的意思,可是,這當前,必須要選一個!

否則,等那些禁地之主回過神來,都來了……那就很難有機會了!

「殺魔!」

蘇宇一聲厲喝!

是人都有私心,他也想成全死靈之主,可是,現在機會不合適,要速度了,否則其他人待會回來了,沒機會了!

死靈之主想咆哮!

可是,他也看到了,仙祖瞬間再次恢復到了巔峰,這種修鍊生命大道的,格外難殺。

他帶著一些不甘心!

有些憤怒!

可是,最終還是選擇了朝蘇宇那邊飛去,因為殺了魔祖,震懾了四方,蘇宇強大了,接下來也許還有機會。

「吼!」

他瘋狂咆哮一聲,死靈天地浮現,一把籠罩了蘇宇那邊,而仙祖臉色微變,卻是顧不得許多了,逃!

若是大家都不逃,剛剛六七位禁地之主在,還能一戰。

現在都跑了,那魔祖……只能自求多福了!

「不……」

魔祖絕望吼聲傳來,不要!

仙祖若是逃了,那他就要面臨兩大強者的圍殺,他瘋狂嘶吼起來:「不,不要上當,假的,都是假的……他們不可以復生的……」

說的,他自己都不信!

可為了活命,他必須這麼說,「都是假的,是障眼法……回來……否則我們會被逐一擊破的……」

「啊!」

話音未落,蘇宇一拳打出,死靈之主也是瞬間抵達,一拳打出!

兩大強者,死靈之主恐怕有35道之力,強大無比,打一個受傷的魔祖,被困住的魔祖,那是一瞬間,打的他防禦罩破碎!

「天魔解體!」

一聲怒喝,響徹天地,下一刻,一股滔天魔氣震蕩天地。

可一眨眼,一股死氣覆蓋而來,一股萬道之力覆蓋而來。

整個天地間,一下子出現兩層天地!

兩大開天強者聯手,這一刻,強悍無邊,天地壓制,大道爆發,轟隆隆!

大戰瞬間爆發!

而遠處,仙祖瞬間遁逃,咆哮聲響徹四方:「匯合,禁地匯合,來援!」

虛空波動!

這一刻,一些之前沒來的禁地,也感受到了異常,紛紛傳送而來,但是傳送也需要時間,一座座禁地正在呈現,之前逃跑的幾位禁地之主,也是迅速朝這邊飛來。

一個個面色發白!

……

而此刻,蘇宇天地中。

死靈之主也感受到了壓力,下一刻,看向蘇宇,傳音道:「你先召喚天地,趁著你天地被天門阻擋的瞬間,我天地突入,我來殺他!」

蘇宇沒有絲毫遲疑!

一瞬間,天門虛影開啟。

一股強大的力量滲透進入。

沒一會,遠處,一座巨大的門戶浮現,好像有一座天地在衝擊……

……

萬界之中,蘇宇天地忽然消失,之前寂滅的人紛紛復甦。

下一刻,這些人好像就穿梭了時光,一下子抵達了時光長河盡頭,而在這盡頭,一座門戶浮現,眾人愣神中,天地好像想鑽入其中。

可門戶,卻是爆發出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一下子震蕩的天地倒退!

蘇宇天地剛被排擠開,下一刻,死靈界域好像浮現了,一瞬間,鑽入了其中,帶著大笑,帶著瘋狂:「白痴!」

天地之力進入了!

……

而門內。

在眾人震撼中,那巨大的門戶,忽然被死氣包裹,接著,一座天地浮現,一瞬間,天地落到了死靈之主頭上,所有人都是一驚!

「完了!」

天門居然沒阻擋!

完了!

真的完了!

死靈之主,雙天合一了!

為什麼?

天門之前都會阻攔,這一次,為何沒阻攔死靈之主雙天合一?

遠處,那些禁地之主還想多匯合一些人,再去解救魔祖,可這一刻,都露出了無奈之色,沒辦法了!

因為雙天合一的死靈之主,當年就強勢無比地斬殺了一位禁地之主,今日,還有他孫子,另外一位開天強者,也是超等,聯手圍殺重傷的魔祖!

魔祖……死定了!

果不其然。

這一刻,蘇宇都感受到了,雙天合一的死靈之主,氣息瞬間強大起來,比之前還強!

被困的魔祖,瘋狂咆哮。

「不,不要……」

「我活了無數歲月,我曾見證時光長河開闢,我自混沌中誕生,我不想死……」

「不要殺我!」

魔祖瘋狂了!

他大道瘋狂波動,一條魔道劇烈翻滾,燃燒大道,大道爆裂,他耗盡一切,他想逃生,不,我只是後來的,我什麼都沒做!

我不想就這麼死了!

「我告訴你們秘密,天大的秘密,人門的秘密,不要殺我……啊!」

一聲凄厲慘叫傳出,蘇宇和死靈之主壓根不在意。

不拖延任何時間!

兩人都是果決到了極致的強者,豈會受此干擾。

秘密?

兩人都是一個信念,我們足夠強,什麼秘密都不是秘密!

在眾人震撼的眼神下,魔祖肉身瞬間被死靈之主一拳打的爆碎,接著,兩位開天強者,紛紛暴吼,天地壓制,一條強大的大道想要逃生!

其他大道摧毀不了!

可天地之力可以。

這一刻,無數天地之力匯聚,雙天合一的死靈之主,的確強悍,暴吼一聲,直接雙手擒拿,如同擒拿大龍,一把擒拿住大道首尾!

他身軀瞬間壯大無邊,咆哮一聲,將大道壓縮,一條巨龍被他壓成了一個磨盤大小的大道,而這一刻,蘇宇和他同時暴吼,天地核心瞬間鑽入!

蘇宇直接是肉身鑽入,瘋狂吞噬大道之力!

死靈之主也是咆哮一聲:「我的!」

一尊超等大道,蘊含的規則之力無限,趁著此刻將大道擒拿,還不奪取!

剛說著,蘇宇瘋狂遁逃而出。

轟!

一聲滔天巨響,響徹天地,大道崩斷!

魔祖凄厲聲響徹四方!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我不是第一個到的……我不是……」

「我不服!我……死也不服!」

為何是我?

為什麼是我?

為什麼啊!

我從開天活到現在,我曾見證了天地開闢,我曾看到了時光之主,我曾開闢魔族,我曾度過了滅世之難,我曾開闢禁地……

我不服啊!

為什麼是我?

天門要開了,滅亡的時代要回歸了,我有雄心壯志……

今日,只是一次尋常的出行,只是看看落魂谷主發生了什麼,他只是來看看,他甚至特意後來,為何會是我?

他真的不甘心!

無數的怨念爆發!

整個天地,都充斥著他的怨毒聲,「我不服,我詛咒你們!」

「一起來陪我!」

「這天地,都要滅絕!」

「無人可生還!」

「我詛咒你們……」

他怨毒聲充斥天地,帶著無邊的怨念。

而蘇宇他們這邊,轟隆隆,爆鳴聲響徹天地,下一刻,一座巨大的禁地浮現,魔域!

轟隆隆!

魔域瞬間崩塌,無數強者被炸裂而死。

「魔祖!」

那魔域之中,無數人凄厲嘶吼。

四周,一些禁地之主,紛紛變色!

死了!

魔族之主就這麼死了。

今日,第三位禁地之主,第二位超等居然就這麼死了,當著他們的面,被兩位強者活活打死。

「天門為何沒阻攔?」

有禁地之主怒吼!

為什麼?

若是阻攔,沒有雙天合一的死靈之主,沒有那麼容易擊殺對方!

等人到的多了,大家還是可以出手的。

可惜,沒有如果!

而這一刻,蘇宇和死靈之主對視一眼,下一刻,兩人瘋狂地笑著,又下一秒,兩大強者,瘋狂無比,朝那邊衝擊而去!

死靈之主哈哈狂笑:「天門為何要阻攔我?我和他可是老朋友了!為何要阻攔我?阻攔我為他清掃一些不聽話的障礙?你們以為你們是法嗎?當年阻攔我,只是因為法是他的走狗罷了!」

一些禁地之主,紛紛變色!

原來如此!

「逃!」

眾人暴吼一聲,哪怕他們此刻匯聚了八九位強者,可是,他們不確定,這兩人死了能不能復生,只能等,等死靈之主雙天之力退散!

是的,畢竟是門外之力,天地還是被排斥的,除非死靈之主願意被徹底同化成陰間之力,否則,他另外一重天地之力,必須要退走!

而實際上,死靈之主維持不了太久!

因為,天門在瘋狂震蕩中!

蘇宇的天地,之前為他擋住了一下罷了,此刻,天門反應了過來,正在瘋狂排斥他,甚至要攻擊他!

死靈之主帶著一些遺憾,但是還是強裝鎮定,哈哈大笑道:「一群廢物,有種別逃,哈哈哈……」

大笑一陣,他狂笑道:「算了,免得老子天地之力被同化了……饒你們一條狗命!」

下一刻,他在萬界的天地之力,瞬間消散!

一眨眼,遠處的天門也消失了。

實際上,是天門徹底擊潰了他的天地之力滲透。

當然,此刻無人知曉。

蘇宇倒是知道,也不會拆穿,下一刻,兩人浮現在所有人面前,對面,八九位禁地之主瞬間聚集到了一起。

可此刻,蘇宇也好,死靈之主也好,都很囂張,絲毫不懼!

氣息強大無比!

蘇宇也換了黑袍,和死靈之主一樣,這一刻,都冷冷看向對面,對面那些禁地之主,一個個的,都是面色沉重。

反而不像是人多的感覺,倒是有些這兩人無法匹敵的感覺。

他們此刻都很心驚!

死而復生……斬殺魔祖!

今日,居然滅了三大禁地,死了兩位超等,不可思議。

天門沒有阻攔死靈之主天地滲透,蘇宇死而復生……

這一切,都讓他們駭然無比。

這一刻,天地間,只有死靈之主的狂笑聲!

對面,一尊古老無比的存在,帶著一些沉重,看向死靈之主,再看蘇宇,低沉道:「你們還想如何?」

殺了兩位超等了!

死靈之主冷冷笑道:「想如何?不想如何!只是想試試……我死了,可否復生?我太強大了,我孫雖然復甦了,可我……比他要強,我想試試看,諸位,可否滿足我一下?」

眾人憋著口氣,沒說話。

他想試試死而復生!

怎麼試?

殺他,需要付出多大代價?

殺了他……他真復生了怎麼辦?

而仙祖,卻是掃視他們一眼,再看蘇宇,冷冷道:「死而復生……不,我看此人,有生死之力環繞……難道是生死大道融合后才復生的?你們一定有問題……作為至強者,豈有那麼容易復生……不可能的!」

他不信!

可是,他不信沒用,蘇宇真的復生了!

這是大家最為忌憚的地方!

死靈之主笑了,蘇宇也笑了。

不信?

你不信,但是你敢嘗試一下嗎?

……

而這一刻,四面八方,繼續有禁地浮現。

一些散修,此刻已經嚇得不知道該躲到哪裡才好了!

今日,居然比當年還要兇險,一下子死了好幾位禁地之主,現在,大戰可能還要持續!

而這一刻,遙遠的方向,忽然有聲音傳來,帶著一些好奇:「真的可以死而復生?死主,要不我們試試……我也好奇,你真的可以死而復生嗎?」

死靈之主面不改色,傳音蘇宇:「天穹之主!」

蘇宇瞭然。

那位,也來了興趣了。

而死靈之主,依舊淡然,面不改色,「你想試試,我可以成全你!穹,別人怕你,你以為本座會懼你?」

「呵……口氣不小!」

天穹之主的確來了興趣!

而蘇宇,卻是不想此刻和這位起衝突,他知道死靈之主放不下面子,實際上也真未必怕了對方,可此刻和一位頂級存在鬥法,不是好事。

蘇宇笑了笑道:「天穹山主,這是我們死靈地獄和其他禁地的事,嚴格說起來,我還是天穹山的客卿,劍尊之子還在為我效力,劍尊也算我們自己人……都是自家人,穹主不幫我們,難道還要幫這群廢物?」

「自己人……六方山……黑墓?」

「不錯!」

蘇宇聲震天地,帶著笑意:「我死靈地獄,立足此地無數歲月,就因為我……爺爺……」

這個爺爺,咬的特別重!

「他在外界有天地,就被大家一直針對,何其可笑?因為他強大?因為他在外面有天地?你們想殺出去,不也是為了陰陽相合!」

「而今,我們都不認識外界的那些強者,什麼人皇,什麼文王……我死靈地獄從不插手,你們倒好,一再逼迫,真以為我死靈地獄好欺?」

蘇宇冷冷道:「落魂谷不知好歹,一再挑釁,我布下天羅地網,滅了他們!魔祖不知死活,踐踏我的頭顱,羞辱一位禁地之主,我斬之!」

「天穹山主,此事,是我們的私人恩怨,當年圍攻死靈地獄,你並未插手……而今,你也要為了這些人,和我們廝殺嗎?」

蘇宇笑聲爽朗:「這年頭,難道強大也是罪過?這些弱者,不思進取,只知道聯手圍攻強者,因為我死靈地獄強大,就一再針對,何其可恨!山主也強,這些年也被排斥在禁地之外……這些垃圾,不值得山主為了他們,和我們為敵!」

天穹山主聲音傳盪而來,帶著笑意:「本座可沒興趣替他們出頭,只是好奇,你們的死而復生,到底如何做到的?是生死交融,還是真的有所謂的復生之力,又或者,只是個障眼法……可能瞞住本座的障眼法,那也超乎想象了!」

他沒興趣幫誰,但是,他對蘇宇的復生,很感興趣!

而就在這一刻,又一聲笑聲迅速傳來:「死主,蘇宇,我是星宇,自家人啊!都是陽間人,大家一起干強敵,天穹也是自家人……打起來……」

轟!

一聲巨響傳出,下一刻,人皇聲音消失。

天穹山主淡漠道:「這位又開始發瘋挑撥了,不用理會!」

誰信你!

這傢伙,居然還找機會冒出來,來了一手挑撥離間!

而就在此刻,遙遠的方向,文王聲音忽然傳盪而來,帶著笑意:「死主,蘇宇,聯手擊殺了法……都是自己人,萬界是一家……有天穹山主在,我們聯手,無所畏懼!」

「哼!」

一聲冷哼,響徹四方,死靈之主皺眉,看向眾人,再看永生山方向,冷冷道:「本座討厭被人當槍!」

而文王,卻是幽幽笑道:「自家人,哪來的槍……蘇宇……我記起來了,萬界也有個蘇宇……對,是星宇的傳人……蘇宇,你忘了,都是一家人嗎?」

蘇宇臉色難看,幽幽道:「文王,何必如此!想幫,我們自然會幫你,不想……你再如何,也只會讓人厭惡,你是聰明人,何必讓我厭惡你們萬界?」

「哈哈哈……那希望……不會如此!」

文王的聲音消散!

這時候,蘇宇看向對面的那些禁地之主,幽幽笑道:「幾位今日擾亂我們的計劃,可否有什麼想說的?」

什麼意思?

蘇宇淡淡道:「一再挑釁我死靈地獄,排斥我死靈地獄,強者,你們這些弱者總是嫉妒,排斥,甚至想要滅殺,我們如此,天穹山也是如此!」

人群中,龍域龍祖冷冷道:「你想說什麼?」

蘇宇淡淡道:「不想說什麼!付出代價,否則……誰也別想好過!」

代價?

眾人都氣笑了,你們殺了幾位禁地之主,還要我們付出代價?

「蘇宇,你們真以為死靈地獄無敵了?」

蘇宇氣勢勃發,帶著冷意,上前一步:「就憑我們可以復生,就憑我們聯手之下,你們這些人,可能還要有人死亡!誰想死?兔子急了還咬人,真當我死靈地獄好惹?」

蘇宇冷冷道:「如今,可不再是我爺爺一人抵擋你們!我想,真戰起來……天穹山主也會幫我們!」

天穹山主淡漠聲傳來:「和我無關!」

蘇宇看向那邊,平靜道:「我是天穹山客卿……我若死,劍空會死,劍尊會傷心欲絕,劍尊,難道不是穹主兄弟?還是說……只是一文不值?若是如此……那讓劍尊入我天地罷了,穹主也是大人物,麾下第一強者也不願庇護……何必佔據天穹山為這一方之主,不如當個散修自在!」

天穹山主淡淡道:「小輩倒是激將起我了?」

他沒再說什麼,劍尊要庇護嗎?

要的!

可是……可是他么不對勁啊,庇護劍尊,跟你有個屁關係?

算了,懶得理會。

他不再觀察,不再理會,隨便你們斗去!

而眾人,卻是心思異樣。

天穹山主……不會真的出手吧?

原本面前這兩人就難招惹,再來一個天穹山主……

此刻,有人沉聲道:「穹主,為何一直讓星宇開啟天門?」

剛剛人皇說話,他們也聽到了,穹在做什麼?

「關你屁事!」

原本懶得理會的天穹山主,忽然哼了一聲,淡漠無比:「強者自有強者的想法,正如這小輩所言,不要一直想著打壓強者,殺了強者,你就是強者了嗎?幼稚!想變強,自己強大,而不是殺了比你更強的存在,你們就是強者了!」

蘇宇有些話,他覺得還是有道理的。

在他看來,死靈之主來自外界……那又如何?

管他呢!

大家都想殺出去,那遲早都是外界人,管那麼多幹嘛?

這些人,還不是忌憚死靈之主會出了門戶,融合天地,成為更強大的存在。

有必要嗎?

想變強,自己修鍊好了!

隨著他這句話,眾人一瞬間都沉默了下來。

而此刻,蘇宇也笑了笑:「穹主說的不錯!這些傢伙,自己沒本事,只想殺了有本事的……可惜,真正的強者,豈會那麼容易被殺?」

他嘲諷一聲,哪怕面對幾位禁地之主,也不含糊。

此刻,蘇宇淡淡道:「別說那些沒用的,針對我死靈地獄……我看你們還是洗洗睡吧!而今天門將開,一些事情,懶得和你們計較!否則……你們也可以試試!」

說罷,蘇宇冷聲道:「你們這些弱者,一直排斥我們,包括此次禁地之會,我死靈地獄都被排斥在外……出天門的名額,怎麼,你們還要全部霸佔?除此之外……別以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蘇宇幽幽笑道:「我聽說,文王的妹妹文鈺,有一本時光冊,據說強大無比……此次,禁地之會,我們也要參加,不但如此……這東西歸我,那之前圍攻之仇,便就此罷休,否則……試試看!」

眾人冷冷看著他,小輩猖狂!

而死靈之主,此刻背負雙手,一臉淡漠,看著眾人:「穹若是不出手……你們可以試試看,幾人可以抵擋我雙天合一?本座不信,活到了今日,都不怕死!只要有人怕死……那你們就和當年一樣,呵呵,殺一人,其他人必然潰散,一群廢物!」

「狂妄!」

有人怒喝!

太囂張了!

當著一群禁地之主的面,死靈之主也如此狂妄,直接就罵他們廢物,那蘇宇也是!

這兩人,都極其猖狂!

這一刻,倒是沒人懷疑是不是祖孫了,因為都太猖狂了,這不是一般人可以教出來的!

蘇宇冷笑道:「難道說的不對?廢物就是廢物!我爺爺,誕生自開天末期……而我,更是誕生時間不久,而今,我們輕鬆斬殺那些所謂的禁地之主,所謂的無敵,所謂的不死不滅的存在……三大禁地覆滅就在眼前……你們試試看,和我們死戰到底,還有幾家會覆滅?哪個敢第一個上!」

蘇宇猖狂無邊,帶著厲色:「廢物就是廢物,罵了又如何!誰敢出頭?仙,你要試試嗎?若不是剛剛要殺魔,死的就是你!」

仙祖臉色難看,陰沉道:「狂徒!」

「我死靈地獄,有這個資格!」

蘇宇冷笑,「狂就狂了,又能如何?」

眾人憋著氣!

蘇宇冷笑:「我能從地獄中爬出一次,就能爬出第二次!就怕你們不敢!」

這,也是大家忌憚的一點。

這一刻,所有禁地之主,都陷入了沉默中。

……

而這一刻,萬界。

蘇宇天地回歸,所有寂滅的強者,紛紛復甦。

而人皇,卻是一臉獃滯。

不是因為他們復甦了,而是因為……艹,剛剛他聽到了蘇宇的名字。

之前就聽到了……但是不知道具體情況如何,現在知道了,蘇宇好像開了天地,生死轉換,死而復生,幹掉了一位超等之後,好像又幹掉了一位超等!

「文老二……廢物!」

他喃喃一聲,廢物啊!

你他么進去多少年了,一點成就沒有。

你看看蘇宇啊!

進入半年,人家一天滅了三大禁地,好像還和死靈之主勾搭上了,我的天,這孫子怎麼做到的?

「這就是狼啊……」

放到哪,都兇狠無比,瞬間崛起!

而這一刻,他看到了天地中人復甦,那些人經歷了一次寂滅,好像有些不同,好像又沒什麼變化。

一時間,人皇也是複雜無比!

這些人,居然願意隨著蘇宇一起寂滅。

而今蘇宇復甦……這些人也有一些收穫,生與死之間的收穫,這就是有得必有失嗎?

這一刻,他忽然拍了拍身邊的老兄弟。

明王此刻也是複雜無比,人皇卻是輕笑道:「我知你不是貪生怕死,你是有守護的責任……老兄弟,我理解你,他們,和蘇宇太熟……你不一樣!」

明王一臉惆悵,許久,輕聲道:「也許吧!也好,陣法道,給我那個孫子的孫子的孫子吧……」

他笑了笑,是的,在那一刻,他撤出來了。

萬天聖他們可以赴死,他不可以。

他還要征戰下去……蘇宇,畢竟不是人皇,人皇才是他的大哥,這一刻,他也釋然了,笑了笑:「大哥,你若是死了,我隨你寂滅……」

人皇翻白眼,去你的!

詛咒我呢!

很快,露出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都活著……好好活著!」

這一刻,他看向時光長河深處,陷入了沉思中,蘇宇……

這孫子在門內,他很擔心,三門馬上快開啟了!

因為這傢伙在,必然會搞出點大動靜的!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