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貞觀俗人下載
  4. 貞觀俗人
  5. 第1250章 秦公子的豪氣

第1250章 秦公子的豪氣

作者: |返回:貞觀俗人TXT下載,貞觀俗人epub下載

財富都聚集在王室、氏族貴族和地方豪強們手裡,但是這些人,其實跟中原大唐的貴族豪強們比,也差遠了。

尤其是以前倭國的王室、貴族豪強們又都喜歡建大墓厚葬成風,所以在之前的倭國也被稱為古墳時代,因為倭國的墳墓建的非常大,甚至比中原秦漢魏晉的皇陵都要大的多。

上到倭王,下到公卿豪強,都喜歡投入巨大財力人力挖墳修墓,反正以前,每到農閑季節,那些貴族豪強就會徵召自己的部民,讓他們天天去修墳,一修可能就是十幾二十年。

等到墓主死後安葬時,不僅要埋進去許多精美的器物陪葬,甚至還要殺許多牛馬、奴隸殉葬。

這種風俗,讓倭國的財富極大的消耗在了這裡面。

所以別看倭國的天王、貴族們好像高高在上,可平時卻很節儉的,吃個飯菜糰子,就覺得挺滿足了,哪怕是天王,日常的膳食,可能也就是煎幾條小魚,能吃上一塊鹿肉,都算是加餐了。

如今大化改新,禁止再修這種大墓,也禁止牛馬、奴隸殉葬,禁止把金銀銅錢,鐵器、絹布等好東西陪葬了。

部民們分了班田,每年也僅需為官府做二十天免費勞役,但不再是修墳,而是修水利設施為主了。

大家把更多的時間投入到農業生產中去,首先要讓大家能吃飽飯。

倭國的養殖業其實技術水平和規模都非常一般,尤其是當廢除部民部,轉推行班田制后,其實整個倭國社會,是向著單一的種植業發展的。在過去部民制時代,一般還有專門負責養殖的部,但改成以戶為單位的班田制后,便都變成單一的種植戶了。

供給端的削減,必然也就導致了需求的大增,如果朝廷不加以限制,那麼百姓都改養殖等,無疑會打亂他們的部署。

因此他們最後只好一禁了之。

至於說佛教,只是部份原因而已。

「倭國禁酒斷屠,那我們的酒豈不是不好賣了?」

「之前我們的酒在這邊挺受歡迎的,但現在這個新禁令出來,估計會受影響,我們希望公子也能跟倭國王世子好好談一談,希望能夠解除些限制,保留一些額度。」

秦俊也明白,完全的禁酒令肯定也不可能,畢竟酒這東西本來就是貴族豪強們消費的,秦家的酒是從外面運來的,並沒消耗倭國糧食,所以談一談,應當是可以的。

一頓簡略至極的晚餐。

秦俊知道並非倭國輕慢后,倒也沒什麼不高興,入鄉隨俗,粗茶淡飯倒也無事。

用過餐后,上茶點心。

邊喝茶邊談事。

「今日我在博多灣轉了轉,發現西邊有許多我大唐商人在那邊買地置業,如今已經形成一個坊區了·····」

秦俊也沒拐彎抹角,直接提出了把整塊地都租下來的打算,言明就按大唐在林邑的唐租界例。

「那塊地我看過了,據說是三萬畝左右,我打算全租下來,把後面的兩座山也一起租下來,就按五萬畝算個整數吧。」

葛城皇子愣了一下,然後便搖頭。

秦俊道,「王世子不要急著拒絕,不如先聽下我們願意給的租金再考慮如何?我大唐的上好官田,畝租不過六斗,你這片地,有海灘、有山陵,還有大部份是荒地,五萬畝倒有起碼三萬畝是不能耕種的土地,但是呢,我們願意東面以江為界,西面以山為界,把整塊地都租下來,且願意一次性租很多年,至於租金,可以付糧食,也可以付錢,甚至是你們想要的唐貨都行。」

當秦俊這個租金一提出來時,連中臣鐮足都不由的輕吸了口氣。

五萬畝地,哪怕按畝收六斗來看,這就是三萬石糧食啊,這是一年的租金。

而現在那大塊地,雖說就在博多灣,但也還距太宰府有二十來里,此時太宰府城外就是大片田地,秦俊要的那塊地,僅有幾個小漁村,然後就是唐人或買或租了幾百畝地聚居。

更多的地都是荒地,更別說那片山陵了。

既沒礦也沒什麼獵物,就是片荒山,秦俊居然也願意按每畝每年六斗的租來付,兩萬畝荒山,這可就是一萬二千石糧啊。

倭國雖然早就開始種植水稻,但是水稻產量其實不高,畝收一石都未必能保持的了。

更何況,倭國此時推行班田制,規定,年滿六歲公民授田,男子每人兩段(當時約合11.9畝),女子為男子的三分之二,私奴婢各為男女的三分之一,授予戶主,口分田終身使用,死後收回。

而授田者每段田納稻二束二把,約為當時產量的百分之三做為租,充地方財政之用。成年男子還要納絹或絲、棉、布做為調,每年服役十天,做為庸,可用布代。

調和庸充做中央政府財政之用,另外規定雜瑤六十天以下。

總的來說,此時倭國的地租僅為三十稅一左右,另加上庸調役。

如果按畝產一石算,那實際一畝租僅三升左右,而秦琅願意給六斗的租,這相當於是給了二十倍的。

秦家願意一年付三萬石糧租這塊地,這實際等於是百萬畝班田的租糧了。

中臣鐮足差點想掏出算盤來仔細確認一下了,可這數字確實簡單好算。

中大兄皇子也望向了中臣鐮足,兩人都被這位秦家大公子的豪氣手筆給驚到了。

中大兄皇子也被稱為葛城皇子,因為他得了葛城這塊封地。葛城原本是蘇我氏的根據地,後來成為了天皇的直屬領地,蘇我馬子權勢最盛時,曾經就要求外甥女推古女皇把葛城重新划給蘇我氏。

但被女皇拒絕,後來蘇我馬子強佔葛城縣。

蘇我蝦夷時,還建祖廟於葛城,又大興土木,強征各貴族的私人部民,為蘇我氏家族修建兩座大墳,一座是他自己的,一座是給兒子入鹿的。

後來中大兄皇帝聽中臣鐮足的建議,迎娶了蘇我氏的女兒為妾,分化拉攏蘇我氏,最後成功於宮廷中誅殺蘇我入鹿,並迫蘇我蝦夷自焚,除掉蘇我蝦夷、入鹿父子后,中大兄也將葛城縣給收回,做了自己的領地。

葛城位於奈良附近。

但一年的地租也沒有秦俊給的多。

「一年三萬石的租,要糧要錢還是要貨都行,絕不拖欠,我們希望一次能簽約一百年,租約不得因任何原因毀約。其二,簽下租約后,我們希望設立唐租界,如林邑唐租界例·····」

良久。

中臣鐮足在與王子輕聲商議后問,「如果租約折錢,怎麼算?」

「我大唐貞觀以來,糧價穩定,兩京糧價一直是米斗二十錢,而荊揚蘇杭廣益登諸商埠大港,糧價一般在斗米十二三錢之間,至於說江淮、廣交這些重要的糧區,每斗也僅在十錢上下。」

中臣鐮足馬上道,「我們都知道大唐地大物博,而且天下安穩,朝廷對糧食極為重視,設有轉運使,各地有常平倉,對糧食實行價格保護,豐年之時,以斗米十錢收購糧食,抬高價格,保護農民收益,不讓糧商壓價打壓百姓。而災年之時,各地常平倉又放平價放糧,不讓糧食價格高漲,兩京以及諸重要大城的糧價一直都十分穩定。」

秦俊笑笑,「沒錯,我們大唐的糧食價格,其實是要偏高一些的,比如說林邑的糧食,產地收購價只要是豐年時,折錢不超過三錢一斗。甚至有些地方還更便宜,只要兩錢一斗。」

「而我們大唐有常平倉保護糧價,使的米價最低不低於十文,粟最價不下七文。」

「倭國的糧價我們知道比林邑高點,但只要不是災年,也才三五錢一斗的。」

中臣鐮足想不到對方這麼了解倭國糧價,但還是提出,「太宰府乃是西海道中心,這裡貿易量大,商品價格也高。」

「呵呵,所以如果你們想要地租折錢的話,我們願意按每斗米十文這個價格折算,若是折絹,大唐轉運司的官方兌換價格是匹絹是五百五十文錢,一匹絹折五石五斗糧。」

「怎麼相差這麼大?」中臣鐮足問。

秦俊笑了笑,大唐貞觀初年,糧食最賤時是二三錢一斗,而當時絹價是匹絹斗米,當然那是不穩定時期的價格,後來穩定后,大致在匹絹二百錢。不過隨著大唐越發安穩,尤其是海貿大興后,做為絲織品的絹價開始上漲,而做為農產品的糧食價格雖沒再下跌,但也基本上保持了十多年的穩定價位。

出現這種情況,一來是天下太平,糧食產量大增,糧食儲備豐富,價格自然就低廉且常態化。

而絲織品在早期是兼作貨幣的,雖然絹只是其中一種較普通的絲織品,但隨著貿易的繁榮,唐朝的絲織品價格也不斷上揚,尤其是在唐規定,禁止直接出口生絲之後,絹綢緞等各種絲織品價格不斷上漲。

從匹絹二百錢,到如今的匹絹五百五,基本上穩定下來。

一匹絹,在洛陽長安,能賣兩石多米,而在荊揚廣交這樣的大城能買五石半米,若是在林邑等糧區,甚至能買上十石米。

說白了,就是絹的貿易屬性更強,糧食不利於運輸流通,不是稀缺貨品,絹卻能夠販賣到世界各地,如波斯、羅馬、法蘭克諸國,那些高品質的高級絲綢,賣的跟金子一樣貴。

這說白了,其實就是割韭菜。

糧食只有在動蕩、災荒的時候才會稀缺貴重。

交糧,三萬石糧食,折錢,三千貫錢,若是折絹,只有五千多匹絹。

中臣鐮足與葛城皇子都不由的猶豫起來,糧食最多,但他們並不願意讓秦家從呂宋或大唐運糧過來,因為這糧食在貿易時不受唐商歡迎,也沒有什麼再加工增值的價值。。

大家還在看:一戰成婚:厲少,要抱抱抗日之鐵血智將我想當巨星海賊之文虎大將凡塵戰歌嬌娘撩夫超品醫仙諸天時空行絕世武帝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