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當個工具人

第五百章 當個工具人

四面八方,圍觀的,看戲的,暗中有想法的……

這一刻,全部驚呆了。

這也行?

蘇宇真跑去雲霄古城當城主了?

關鍵的關鍵,他釋放了雲霄?

此刻,那虛空中,身影朦朧的雲霄古聖,威壓覆蓋天地,冷聲道:「雲霄聖城之主,功高蓋世,誰敢敵之,諸城共伐!」

功高蓋世?

哪來的功?

雲霄不說,她出來了,那就是功勞!

至於到底有沒有功,她說有,那就有,她出來了,蘇宇封鎮通道,那就是功勞,鎮壓死靈通道,功高蓋世,有何不可?

有問題嗎?

她環顧四方,眼神洞穿天地,一位位隱藏或者遁入虛空的強者,都映入她眼帘,雲霄冷哼一聲,很想都暴打一頓,很想找一個無敵戰一場!

她太想打一架了!

無數年了!

就如同活死人一般,被囚禁,看守通道……死靈君主都比她自由,死靈君主,關鍵時刻,還能出來殺個人,出來浪一下。

她不行!

因為規則!

她走了,通道死氣無法鎮壓,那就是大過。

現在,好了。

蘇宇在鎮壓!

雲霄不想這麼快回去,她還想繼續待一會,她恨不得不回去了。

這時候,她很渴望有人來找個茬。

她要戰鬥!

她要發泄!

她反正不想回去就對了!

而就在此刻,

天滅忽然有些瘋狂,聲音咆哮,震蕩四方,「蘇宇,來,你給我過來!」

「……」

啊啊啊!

老子要瘋了!

天滅真要瘋了,不要,不要這樣對我,來我這,我也想出去,我想出去浪啊!

先是星宏,接著是雲霄,我呢?

我才是你第一個認識的石雕爸爸啊!

天滅抓狂了,大吼道:「蘇宇,過來,你來,我打死天河給你上位……」

天河臉色鐵青。

大爺的!

犯得著嗎?

有必要嗎?

堂堂上古無敵,居然連這種話都說出來了,要點臉行嗎?

而這一刻,天河只是吐槽,長平和山啟城主卻是變色,天滅就那麼一說,可他們哪敢當成只是一說,這話的意思是……蘇宇取代他們的話,石雕願意為了蘇宇,打死他們?

實際上,不需要問了。

剛剛,就在剛剛,雲霄古聖,一掌拍爆了他們的肉身,一點情面沒留。

而古城石雕,也沒吭聲。

好像一切沒發生一樣!

因為沒打死他們,連死靈都沒出現,白打了!

現在,天滅的吼聲,更是讓一位位城主震撼,啥意思?

這一刻,四周,一座座古城浮現,有人剛來,有人其實早就來了,看到這一幕,聽到這一幕,都是震撼無邊。

雲霄古城中。

青狐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啥情況?

雲霄娘娘……出手了?

屁大點事,就兩個城主,給了蘇宇一個下馬威,蘇宇也沒吃虧,結果……雲霄出手了,直接打入古城,把人家肉身打爆了。

這一刻,青狐那叫一個酸!

真的酸!

酸的都想怒吼一聲,咆哮一聲了,我為城主百年,雲霄和她說話的次數,不到十次,說的話加在一起,不到五十句。

現在,蘇宇才來而已!

人走茶涼的太快了吧?

區別對待的太大了吧?

蘇宇剛成城主,好了,人家幾萬年都不動的石雕,親自出手了,連古城城主在家裡待著,她都出手了!

古城……都不安全了!

他們的依仗就是古城,就是石雕,現在,石雕親自對他們出手,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這代表,他們哪怕在古城中,也是極其危險的一件事。

因為,你保不準,背後的石雕,隨時給你一巴掌!

……

因為雲霄出手,整個星辰海都安靜了。

天滅很悲傷,很抓狂。

他想出去!

就在他抓狂,想哭的時候,雲霄身邊,忽然多了一人,俊男靚女!

艹!

是星宏!

雲霄也愣了一下,忍不住朝自己古城中看去,星宏都出來了,蘇宇沒事吧?

這也能行?

星宏傳音道:「無妨,不過承受兩位鎮守而已,他現在還在城內,上次他去人境,我出去,他都可以承受,那時候死氣翻倍……」

換句話說,現在兩位鎮守出來了,也就和當日差不多的死氣反噬。

沒啥區別!

因為現在,蘇宇人在城內。

星宏也走了出來,雲霄看了他一眼,你出來幹嘛?

星宏不出聲,你出來幹嘛,我就是出來幹嘛的。

當然是為了浪……咳咳,當然是為了給蘇宇撐腰的!

星宏一臉冷峻,環顧四方,「聖城聯盟與否,乃是聖城之事,任何非聖城生靈,膽敢插手,當殺,殺無赦!」

霸道不?

星宏一臉冷漠,我給你撐腰來了,蘇宇,別怕。

兩尊石雕,懸浮在空。

就是不回去!

威壓越來越強,最好來個人,干一架!

幹完了,我們再回去也不遲。

星宏霸道了一陣,沒人回話,頓時有些無語,下一刻,喝道:「長平,山啟,爾等調教城主,疏於管理,雲霄教訓他們,兩位鎮守,可有意見?」

說著,傳音道:「有意見,出來干一架!」

「……」

這一刻,兩座古城安靜的嚇人。

兩尊石雕心中狂罵!

想殺人!

干你大爺!

我們有意見嗎?

我們很有意見,可是……你給我們出去啊!

給我們出去啊,打一架啊,誰怕誰啊!

關鍵是,我們出不去啊。

這倆,現在明顯就是在找事干,總不能一直站著吧?

找點茬,怕什麼。

規則之內,我們找點茬,就是不回去,蘇宇撐住,加油!

……

古城內,蘇宇也是獃滯。

這麼給力?

這雲霄,太給力了吧!

至於星宏,蘇宇無語,你出來有啥用啊。

還有天滅,這位大概真的氣到了,可能羨慕的眼睛都紅,可惜啊……蘇宇嘆息,沒辦法,天滅古城這邊,一點不熱情,你天滅也沒招呼我過去,我也不好意思過去啊。

此時此刻,兩尊上古無敵,威壓橫天。

一副誰敢得罪蘇宇,我們打爆誰的姿態,一時間,嚇得周圍那些圍觀的,瞬間都遁逃離開。

……

「蘇宇……」

一聲呢喃,有強者嘆息,一尊神族強者,微微搖頭。

做無用功了!

兩尊石雕一出,阻攔聯盟有用嗎?

那些城主還敢搗亂嗎?

就不怕,和長平城主他們一個下場,甚至更慘,直接被本城石雕打爆?

蘇宇,到底如何做到的?

這一刻,很多人帶著疑惑,他到底怎麼讓石雕出城的,石雕出城,蘇宇是否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若是如此,那石雕出城,就不能肆無忌憚了。

現在,石雕是想出手就出手,跟當年簡直沒法比。

一座座古城匯聚,很快,35座古城都到了。

唯獨一座,沉入海底的古城,並未到來。

因為沒人,沒城主,那位也許都不知道,要舉辦什麼聯盟大會,大概還在沉眠中。

35座古城,都很龐大,覆蓋天地。

被圍在中間的九界入口……九界強者,瑟瑟發抖。

我們不造陸了!

別這樣!

三十五座古城,三十五尊石雕,九界那唯一證道的強者,都變了顏色,怕。

驚恐!

生怕這些石雕一言不合,打入九界,打爆了九界,那就完犢子了。

星宏出來打了個轉,宣示了一下主權,蘇宇還是我的,很快,冷聲道:「聖城之事,聖城了結,外來者,勿要插手,否則,休怪吾等秉持規則而殺!」

說完,星宏這才心滿意足,飛入古城。

蘇宇,我家城主。

至於雲霄那邊,兼職而已,別太在意。

星宏走了,雲霄雖然還想再逗留一陣,想了想,沒關係,以後機會多的是,很快,也落入雲霄古城,瞬間落到原地。

看到蘇宇果然沒事,還在東張西望,暗暗欣喜,果然,這傢伙沒什麼事。

那這麼說,自己也可以隨時離去了。

太好了!

蘇宇倒是沒想那麼多,此刻也是歡喜,急忙道:「多謝雲霄大人!」

真好!

女的無敵就是霸道,看看星宏,裝高冷,打個無敵還偷摸著打,看看,人家雲霄,直接打到古城老巢去了,霸氣啊!

雲霄落回到原地,還有些回味剛剛的感覺,有些想再次出去的衝動,算了,忍一會,雲霄故作鎮定,平靜道:「小事,整合聖城,是個很好的想法,只是……你這逆轉死氣之法,還要時常運轉,死氣過多,容易徹底轉換為死靈。」

「大人說的是!」

蘇宇急忙點頭,雲霄又道:「我若出去,你全力逆轉,死氣可以維持平衡嗎?」

蘇宇想了想,開口道:「大人出去的話,出去一個小時,我起碼要花半個小時,才能將大人製造的死氣消磨掉,星宏大人出去,也是如此!」

蘇宇開口道:「兩位大人一起出去,我逆轉的話,只能維持平衡,也就是說,大人們離開產生的死氣,我全力逆轉的話,只能維持平衡!加上還有星月輸入死氣,是有些超過我的負荷的,不過沒關係,我還可以開陽竅,真開陽竅吸收,那星月的死氣,我也可以承受……」

「……」

雲霄無言中。

合著,我倆一起出去,加上一個死靈君主,也只是跟你平衡了。

「那……」

雲霄遲疑一會道:「平時,聖城中誕生的死氣,作為城主,你也需要時間去消磨……」

蘇宇點頭,「嗯,平時的話,我起碼要花接近一個小時,逆轉死氣才行,現在又多加了一個城,可能要兩個小時才能把一天的死氣逆轉。」

蘇宇嘆道:「這麼一算,這就是兩個小時了,所以,大人和星宏城主現在都要出去的話,一天最多只能出去22個小時,起碼得給我留下兩個小時,去逆轉死氣才行,不然我就掛了!」

「……」

無言。

合著,我們倆一起走,走個22個小時,你都能撐住?

蘇宇又道:「當然,這是說,我在城內,我若是在城外,不離開諸天戰場,大人們最多只能出城16個小時左右,我若是離開了諸天戰場,那兩位大人,最多一天離開10個小時,不然我會很麻煩的!」

艹!

雲霄都想罵他了!

你都不在諸天戰場了,我們一天能走10個小時?

你認真的?

蘇宇是認真的,可以的,沒問題。

當然,他又補充道:「不過,星月有時候會暴動一下,所以大人們最好不要出去到極致時間,不然,我自己也沒辦法修鍊了,還有些危險,我一天起碼要留下七八個小時給自己修鍊才行。」

蘇宇很認真,我也要修鍊的。

你們別出去太久了!

雲霄是徹底無言了,心累。

你這話的意思……我們真的可以隨便走了?

「那你……其實還可以承接其他聖城的死氣?」

蘇宇憨笑道:「可以是可以的,一座古城,城主承擔的死氣,按照我現在的實力,一座城,一小時,但是我起碼要留下8個小時,另外兩個小時得休息一下,一天下來的話,最多14個小時……換言之,大人們不出去,我可以承擔14城。」

說到這,蘇宇又道:「可大人們有時候會出去,會出手,那就不能如此了,不然,會出現一些危險,得預留一些時間才行!」

「還有,同時出去,同時爆發,加上古城死氣,我也來不及逆轉……」

蘇宇盤算了一下,過了好一會才道:「最多承受5座古城,便是極限!逆轉5座古城的死氣,大概需要6個小時了!一天四分之一的時間都在逆轉,其他的時間,都得預備著,忙活其他事情,而且,其實還是很麻煩的,一旦我被困在哪裡,來不及逆轉,遇到了敵人,都會被死氣弄死的……」

蘇宇一臉的老實,就這樣了。

我最多最多,承受5座古城。

他想了想,小聲道:「大人,要不我再去幾座古城試試……」

「不!」

雲霄忽然道:「沒必要!我有個建議,你想一想!」

「大人請說!」

「我,星宏,或者天滅也好,實力比現在的一些永恆是要強大,但是,也不是無所不能,戰無不勝,我們也有我們自己的任務……不過……你可以去擔任一座古城之主,悄悄的去,無人知曉的去,若是成功了,你也許……比現在更有底氣!」

蘇宇心中微微一怔。

「當然,若是去了那邊,你可能無法再承受其他聖城死氣了。」

雲霄解釋道:「那邊,你需要承受的死氣更多,更濃郁!那位若是出城……你承受的死氣,也許是我們這邊的三五倍甚至更多!」

蘇宇一怔道:「大人說的是……那座一直沒人出現的古城?」

「是!」

雲霄此刻也沒隱瞞,「那座聖城,不一樣,因為常年無人,死氣太過濃郁,而且鎮守的通道,更加強大,但是,鎮守者更強,也是三十六聖城的第一城,吾等鎮守的鎮守官,算是我們的老大。」

蘇宇心中一動道:「難道那位……比大人們還強?」

雲霄理所當然道:「自然!那位才是吾等鎮守中第一人!若是按照如今的劃分,便是半皇級強者,實際上,半皇……並非等級,只是現在不是誰都敢叫半皇,半皇倒是成了實力的劃分。」

蘇宇再次好奇道:「大人,那冥族、龍族的半皇,都和仙魔半皇同階嗎?」

「不算是,有強有弱,只是這些種族的半皇,有些活的年歲很久,實力比尋常永恆要強,用時間打磨,實力也不弱,你人族大秦王,其實也接近這個領域……」

蘇宇瞭然,點頭,還是有些好奇:「那……永恆是不是也有清晰的等級劃分?」

「算是吧,你到了自然知曉,現在……你連日月都不是,知曉也沒用,因為任何永恆,都能輕易殺你。」

蘇宇點頭,好吧。

當城主,當第一城的城主?

有些小激動,要不要去試試看?

真正的半皇級強者!

蘇宇又道:「那……古城中的那位大人,會願意為了我出手嗎?」

雲霄淡淡道:「難說,那位是我們的鎮守官,更在乎規矩,而且……當年有人破了他的規矩,總之……未必會為了你出手,但是,他會為了規則而出手!」

蘇宇知道,大概是星宏提過的。

一座古城無人,因為當年的一些人,被這鎮守殺了,甚至包括當年那位城主。

當年那城主,也是野心勃勃,居然想利用死靈和石雕,一統諸天,結果,被石雕親自幹掉了。

蘇宇有些擔憂道:「雲霄大人,那我要是去了那邊當城主的話……豈不是整座城就我一人?」

「對。」

雲霄開口道:「那邊,他已獨自鎮守多年,我覺得……可能有些承受不住了,無數年來,就中間一段時間,他那邊有人承擔一二,之後,都是他獨自鎮守。」

厲害!

蘇宇心中暗驚,獨自鎮守這麼多年,比星宏他們厲害多了。

雲霄又道:「而且,沒有他的首肯,三十六聖城,其他鎮守,未必會為你出力,但是若是他首肯了,那其他鎮守,都會考慮。」

說著,又道:「這也是你的機會,若是星宏去說,他未必會答應,我去說的話,我和鎮守官昔年感情極好,可以為你說服他!」

蘇宇心動了!

一位半皇啊!

還是上古半皇,肯定很厲害吧!

一個打七八個無敵的那種?

一個頂好幾個石雕了!

「那……勞煩大人了……」

嗡!

人沒了!

不,石雕沒了。

蘇宇獃滯了一下,雲霄呢?

雲霄走了。

走的很快,你答應了,再見,我出去一趟,很快回來,去去就回,剛剛真的出去太短暫了,她剛回來,就有些坐不住了。

現在好了,蘇宇答應了,那我出去……順理成章。

蘇宇耳邊傳來雲霄的聲音:「你在這裡等我,我去去就回!」

蘇宇急忙點頭,感慨一聲,真夠效率的。

好快!

不是說,女人辦事很拖沓嗎?

這雲霄,辦事很有效率啊,我剛回答,她就跑了,太給力了。

……

而雲霄古城之外。

天滅還在翹首以盼。

來我這啊!

蘇宇呢?

能承受兩城,承受三城也行吧?

快來我這啊!

很快,他微微一怔,雲霄走了……又去浪了?

我……好羨慕啊!

雲霄去哪了?

去幹嘛?

去浪?

我也想去!

……

天滅感受到了,星宏也感受到了。

微微有些意外,雲霄又出去了?

我要不要也出去一下?

算了,得符合規則,不能隨便出去,雲霄這傢伙,可能是憋不住了,至於蘇宇……星宏想了想,這傢伙可能還能承受一兩座古城。

他很快傳音天滅道:「你別著急,急什麼,蘇宇這邊,我看還能承受一城肯定沒問題,下一個,應該就是你了,天滅,做好出城的準備!」

天滅興奮,真的嗎?

要到我了?

我好激動,好興奮,我也可以出去了?

蘇宇這傢伙,不當人子,都忘了,誰傳承你功法,誰給你穿梭符的嗎?

好在,總算要到自己了。

幸福!

城中,天河也是無語,他都能感受到天滅的情緒波動了,這位被困太久了,大概真的迫不及待地想走了,也好,我也可以輕鬆一下了。

當個居民就行,不需要再承受這些死氣腐蝕了,也許還有,但是居民承受的肯定沒有現在多,舒服。

……

而蘇宇,之前倒是想去天滅古城。

可雲霄的一番話……他想了想,有道理。

解放一些石雕,不急。

先討好一下他們的老大啊!

鎮守官!

那可是半皇,這位若是和自己一夥了,我去,我背後半皇這麼多,我蘇宇還怕誰啊?

……

海底。

深處,深到尋常日月都潛入不了。

一座古城,靜靜地佇立在海底深處,無數年來,一如既往,無聲無息。

而此刻,水浪波動,打破了平靜。

「老大!」

雲霄宛如剛出籠的小獸,激動,而又興奮,她其實拖延了一下,沒急著來,而是在星辰海遊盪了一番,這才來到了古城。

城內。

石雕睜眼,看向她,片刻后,略顯意外,緩緩道:「你也出來了?」

上次,星宏才來。

沒幾日,又來了一個雲霄。

這是組團出來玩了?

雲霄入城,歡喜道:「出來了,不止我出來了,我這次來,也是給老大找個城主,可以讓老大安心出城,和我們一樣,不再受這死氣腐蝕之苦……囚籠一般……」

「苦?」

石雕默默思考著,許久,才開口道:「苦嗎?一直安靜地待著,不是很享受的一件事嗎?」

為何會苦?

這些人,真的吃不了苦,只是蹲守而已,一覺萬年,幾次下去,十萬年輕鬆而過,很苦嗎?

雲霄愣了一下,想到了什麼,有些無言,半晌才道:「也是,老大你的本尊是鴻蒙龜,壽元無限,一覺便是滄海桑田,哎,哪能理解我們的苦。」

鴻蒙龜!

上古時代就極其罕見的一種種族,數量可能不到一掌之數,而今……也許就這一隻了。

海底就是它們的家,睡覺,這是常態。

一覺萬年,也屬正常。

老大真的無法理解我們的痛苦,雲霄也是鬱悶,很快,又笑道:「老大,那這個城主,你要嗎?不要的話,那可以讓他承載其他聖城死氣……」

石雕緩緩道:「是星宏那個城主?」

「是他!」

石雕沉吟一會,「他的話……死氣逆轉,我見過一次……此人……有些特殊。死氣逆轉……承受的死氣恐怕很多,這麼下去,哪怕他自己不死,也要小心到處開啟死氣通道……」

「老大……這……沒事的吧?」

雲霄不確定,會開啟嗎?

石雕緩緩道:「不太好說,一旦等他死氣濃郁到了極致,他便是通道,他在哪,通道就在哪!不過……此人有個很大的作用,你們不知道。」

雲霄意外道:「什麼作用?」

「通道!」

雲霄還有些迷糊,石雕緩緩道:「勾連36城的通道!當你們無法承受死氣,將死氣轉移給他,他也無法承受,其實可以將死氣轉移給我,或者轉移給下一人……」

石雕輕聲道:「昔年,那傢伙也想當這樣的聯通之通道,勾連36聖城,可惜,沒能成功。現在的話……也許有希望……其他人,應該有幾位,有些難以承受了吧?」

雲霄點頭,「肯定的,再這麼下去,我們的石化之術,就要被破了,一旦被破,我們承受不了多少年,一旦我們被腐蝕而死,死靈界通道,就可以肆無忌憚地開啟了……」

石雕緩緩道:「那此人,就是關鍵一點了,他若是可以連通36城,我還可以承受一些年,你們死氣過於濃郁的話,可以通過他,再讓他,轉移給我……」

蘇宇,是個很好的連通器!

連通死氣的工具人!

可以讓36城的一些鎮守,將死氣通過蘇宇中轉一下,轉移給石雕,這是雙向的,蘇宇可以承受石雕的死氣,而石雕,也可以承受城主的死氣。

此話一出,雲霄也是眼神微動道:「那這麼說……他作用比想象的還要重要,可是……連通36城,他……恐怕做不到吧,哪怕大家都克制,可現在,死氣蔓延,剋制,也有大量死氣存在,他承受不住的。」

石雕緩緩道:「那也未必……現在他無法承受,不代表以後不行,我其實見過他一次,上一次,他逆轉死氣,我看到了,根本無法承受一城甚至兩城之死氣,這才沒幾日,他就可以了,甚至可以承受我的死氣,你既然來找我,應該是覺得他可以做到,對嗎?」

「嗯!」

「那就對了,再給他一些時間成長,也許……他真的可以完成!」

這一刻,這隻老龜也動了心思了,至於蘇宇幫他承受死氣,他不是太在意,他能撐住,關鍵是,36城中,有些人撐不住了。

石雕緩緩道:「我前些時日,探查了一番,雨虹聖城可能無法承受了,若是此人還能承受的話,下一個,可以選擇雨虹那邊……」

雲霄急忙道:「天滅火急火燎地想要蘇宇給他當城主……」

「不用管他。」

石雕淡淡道:「天滅性子急,實力也還可以,還能承受,他一旦有了此人當城主,可能會肆無忌憚,到處搗亂,天滅不急,輪,暫時也輪不到天滅去急。」

「那老大你這邊……我帶他過來?」

「可以!」

石雕輕聲道:「讓他來吧,平日里,無需管我,除非真的有事,否則,我不會輕易離開的!」

「好!」

雲霄點頭,也是歡喜。

至於天滅著急……急什麼!

就如老大說的,你又不是承受不住了,急什麼急,蘇宇就算承受住了老大這邊,下一個,也輪不到天滅,得按需來。

雲霄得到了答案,卻是不急著走,繼續道:「老大,上古已滅,我們真要一直在這鎮守下去嗎?」

「一直。」

「可是……」

石雕緩慢道:「沒有可是,這是規則,任務,也是我們活下來的基礎,否則……你已經死了。」

「那還不如死了!」

雲霄不樂意道:「當年,我以為鎮守三五千年便是極限,哪曾想,這一鎮守……無數歲月,滄海化桑田!我再醒來,天已不再是上古天,人也不再是上古人,死靈通道讓我們長存,卻也禁錮了我們,生不如死。」

石雕緩緩道:「誇張了,多睡會,再醒來,就沒這麼多想法了。」

睡覺吧!

鎮守這麼些年而已,再睡幾次,也許,一切又重新開始了,急什麼。

「……」

雲霄覺得,老大這些年,大概真的睡懵了!

算了算了,和一頭長生龜說這些,沒什麼意義,再久遠,對他而言,可能也只是一覺的事。

「那我帶蘇宇前來,老大,可別睡著了。」

「好。」

雲霄消失了,石雕繼續閉目,鎮守的通道下方,卻是有一尊死靈,頭戴王冠,平靜道:「老龜,你要再選城主了嗎?」

石雕不理。

那王冠死靈,淡漠道:「老龜,你想靠一個新人,來鎮壓我?」

石雕還是不理。

這頭戴王冠的死靈,笑了一聲,「那我等會看看,無數歲月之後,誰能接替我的位置……」

石雕緩緩道:「你已化為死靈,-何必執念不消,記憶都已殘缺,何必呢?」

「我不甘心!」

那王冠死靈平靜道:「我不甘心,不甘心化為死靈,我想向死而生,再度歸來!老龜,昔年你殺我,我不服,諸天萬界未亂,死靈也是萬族之一,為何不可稱霸諸天?」

石雕閉目,不想回復。

那王冠死靈笑了笑,開口道:「你這老龜,不想聽的,永遠都聽不到!你等著吧,隨便誰來,都撐不了多久,我不會就此罷休的,很快,這條通道,會成為死靈界主攻之通道!」

「隨你!」

石雕淡淡應了一聲,鎮壓你,我還是可以做到的。

死就死了,何必執念不消呢。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章 當個工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