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太山!

第五百七十二章 太山!

此時此刻,唯有殺了大秦王,才能挽回所有損失。

這一刻,血火魔王看了一眼上空的九葉天蓮,咬牙,喝道:「先殺大秦王!」

九葉天蓮,可以再等等!

等九次開放!

還有一點時間,他一聲暴喝,第一個朝大秦王殺去,直接纏住了大秦王的現在身,喝道:「爾等滅殺他過去身!」

他也拚命了!

他之前也怕受傷太重,導致接下來搶奪九葉天蓮無力。

可此刻,他也發飆了。

大秦王都受傷成這樣了,再畏畏縮縮的,其他幾族,大概真不敢殺下去了。

「血火……你倒是奸詐!」

大秦王喘息著,笑著,「不過,就你這樣,一輩子也合道不了,你若是早點拚命,何至於死那麼多人……」

血火魔王不吭聲!

咬牙,轟殺!

時光通道呈現,環繞大秦王現在身,他壓制大秦王現在身還是可以做到的,沒有三身合一的大秦王,現在身實力還是要比他低一些的。

此刻,血火魔王更擔心的還是天部部長!

這才是接下來的勁敵!

而那八尊死靈君主,此刻,正在圍殺人族,人族那幾位,包括五行族的都不用去管了。

……

沒人去考慮蘇宇和藍天了。

而藍天,這時候,有些惆悵,朝大秦王那邊看了一眼,踏空朝那邊走去。

去,是送死。

可是,有些時候,人就是喜歡犯賤。

我知道是去送死,但是,我還是要去。

我是人族!

藍天心中想著,他是人族,哪怕萬道合一,還是人族,所以,明知前方死路一條,他還是朝那邊走去了。

而蘇宇,沒吭聲,沒阻攔。

人都是如此!

雙標的厲害,也勸不住。

那一日,萬天聖前腳教了他,掉頭就去救夏龍武了,不,救了夏小二,哪怕知道是夏小二了,還是去了,他們哪個不比夏小二重要?

可是,還是去了,哪怕去了,可能不會回來了。

「人族……」

蘇宇失笑,笑的苦澀。

人族,好討厭。

我討厭生在這一族,不,前面18年我不討厭,可是,這兩年,他厭惡人族的勾心鬥角,厭惡高層的為了大局拋棄多神文,厭惡很多人在算計一切,厭惡那些人!

然而此時此刻,每次當他絕望的時候,對人族失去信心的時候,都會有人站出來,告訴他,這個世界,你看到的不是全部黑暗。

有一群人,他們是光明的。

他們在赴死,在征戰,在犧牲!

「真討厭啊!」

蘇宇呢喃一聲,不斷聚集一些無敵精血,靈怨的,天咒的……

很快,他落了下去,在一位日月死靈身上,取走了星月放下的4滴仙族精血。

蘇宇先吞噬天咒的精血,這傢伙不是無敵,先試試看效果,他比無敵不弱,但是境界畢竟沒到,看看他的精血如何,自己應該可以承受。

一滴精血入腹,很快,金身圖冊閃爍光芒。

吸收了!

……

與此同時。

遠處,天部部長微微一動,朝蘇宇看來,面具下的面龐,微微變色。

那一閃而逝的波動……一般無敵不會在意,他會。

因為,他經常和獵天榜在一起。

天部部長變色臉色。

時光師傳承嗎?

這有些熟悉的波動,這……這是時光師傳承,對嗎?

文王是時光師?

不,這是文王的傳承,是嗎?

一個個念頭,在腦海中浮現,文王……時光師……蘇宇……監天侯……

獵天閣!

天部部長,臉色掙扎。

獵天閣,文王麾下的勢力,監察諸天。

時光師,諸天之敵。

文王,卻是人族領袖之一。

複雜的情感!

蘇宇若是得了文王傳承,那他便是文王嫡傳,那他名義上可以說是監天侯的小主子,然而……一位上古活到現在的侯爺,真的願意自己頭上多一個小主子?

「天岳,進入星宇府邸,一切都可以不管,遇到蘇宇,確定一下,他到底得了什麼傳承,是文王大人的,還是時光師的!」

此刻,天部部長腦海中浮現出一幕幕,浮現出進來之前,監天侯和他說的那些話。

「若是時光師傳承……殺!」

「時光師,萬族之敵,當殺,文王都說,當殺!」

「若是文王傳承……」

說到這一句,監天侯沉默了許久,沒有說話。

而那一刻的天部部長也問了一句,「若是,兩者都是呢?」

是的,若是兩者都是呢?

怎麼辦?

文王為何不能是時光師?

誰說文王不是?

這一點,昔年上古時代,不是沒人猜測。

而現在,天部部長看向蘇宇,他感受到了有些熟悉的特殊波動,那代表什麼,代表文王嗎?

可蘇宇的書冊,他其實是知道的,更像是時光師的傳承。

果然,被他說中了!

時光師的當殺,文王的傳承,監天侯沒說,顯然,那一刻的監天侯也是複雜無比,糾結無比。

虛空中,九葉天蓮在綻放。

而鳳族那位無敵,見河圖好像有些走神,看了一眼河圖,悄默默地想去殺蘇宇,結果見河圖看來,很快,不再猶豫,瞬間朝大秦王那邊殺去!

既然站隊了,那就別無選擇。

此刻不殺大秦王,真被人族翻盤了,那大家都要死,絕無意外!

鳳族這位無敵,雖然知道這很危險,然而……不殺了大秦王,一旦大秦王活著出去了,殺入鳳界,誰能抵擋?

不可讓大秦王活著!

轟鳴聲響起!

11尊無敵,圍殺大秦王過去身,一身之力,豈能匹敵11尊無敵?

一眨眼,大秦王過去身殘破不堪!

他唯有出槍,出槍,彷彿不會疲倦,彷彿失去了意識,只會出槍,殺戮繼續!

……

蘇宇服用了天咒的精血,笑了,沒大礙。

那就不用遲疑什麼了!

下一刻,一滴強悍的精血,落入手中,蘇宇咬牙,一口吞下,轟!

強大的氣息,在腦海中回蕩!

這一刻,他彷彿意志海都要崩潰了!

可這一刻,金色圖冊出現了,在吸收力量,不止如此,金色圖冊之外,那文墓碑,也溢散出淡淡的氣息,在鎮壓!

遠處……天部部長,臉色真的變了!

這是……這是什麼氣息?

很微弱!

而遙遠的地方,空空在晃悠著殺戮那些准無敵,也愣了一下,眨眨眼,朝蘇宇那邊看去,他皺眉,很快搖頭,沒感應到什麼,但是,剛剛忽然有些空落落的!

彷彿自己好像錯過了什麼,失去了什麼。

……

「這是……」

天部部長臉色變幻,這是什麼?

文道的氣息?

不對,這……他在思考,在想,片刻后,隱約有些猜測,這是……文墓碑!

他忽然看向遠處的空空,一臉異樣。

而遠處,空空好像也感應到了他在看自己,朝這邊看來,笑了笑,拱拱手,一臉的客氣,別針對我,我很弱,我就是個打醬油的!

「殺,還是不殺?」

這一刻,天部部長糾結無比,到底殺不殺?

蘇宇,可能是文王的傳承。

可是……自己是監天侯的弟子,是的,弟子,他活了很久,來自第一個潮汐,他和河圖是一個時代的人物。

然而殺不殺蘇宇……讓他陷入了掙扎中!

一邊是師父,一邊是蘇宇……

「哎!」

一聲嘆息,響徹七層,天地之間,唯有這一聲嘆息,這是來自天部部長的嘆息。

這一刻,他忽然三身分離。

他看向蘇宇,眼神有些異樣,輕聲道:「我不知,我是否該殺你,我很為難,一邊是師父,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一邊是人族……是,別看我,我是人族,人族……沒錯……我……抱歉……我做不了什麼……」

這一刻,他三身分離,忽然,三身自己戰鬥了起來!

是的,戰鬥了起來!

這操作,蘇宇看懵了!

真的懵了!

「人族、師父、文王……」

天部部長聲音傳盪而來,「既然難以取捨,那就分個勝負,讓他們自己去選擇,去決出勝負!」

這不是假打,一瞬間,三身纏鬥到了一起,打的天崩地裂!

蘇宇看呆了!

何止他,一些死靈都驚呆了。

活久見!

不,死久見!

天部部長,這位絕世強者,好像自己把自己逼瘋了,這一刻,三世身打的頭破血流,那是真的在生死搏殺,好像真的要分出個生死!

蘇宇忍不住喊道:「喂,這……你就不能先殺了那些人,再做決定嗎?」

他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怨這位,好像……沒法怨。

聽他的意思,監天侯要殺自己,但是這位是人族,他又在遲疑,所以,三身合一之下的他,可能真的把自己逼入了絕境,三身自己戰鬥了起來,誰也不服誰。

這什麼操作?

蘇宇懵了!

而血火魔王,側頭看了一眼,卻是笑了。

大秦王咳血,看了一眼天部部長,嘆息一聲,淡淡道:「沒必要如此,師父、種族、信仰,這三樣東西,有時候的確會讓人為難。」

是的,文王是信仰!

監天侯是師父和傳承。

人族,那是種族。

這一尊古老的人族,在這一刻,選擇了用這樣的方式,去平衡這三種關係。

而天部部長,三身同時道:「過去,我是人族!現在,我是閣主弟子,未來……我還會信仰文王……過去若勝,我去殺萬族,現在若勝,我去殺蘇宇,未來若勝……我是文王門徒,文王為人族,我當去幫大秦王……我的路,自己決定!」

轟!

天崩地裂,甚至比大秦王他們那邊殺的還狠,三身彼此了解彼此,殺的不可開交,殘暴無比,而且還是亂戰。

可他么的,過去最弱啊!

蘇宇也是無言了!

對這位,他這一刻,真的沒話說,瘋了!

都說我們是瘋子,結果,他遇到了一位第一次潮汐之變的人族,這也是第一位,對方卻是瘋了,果然,老萬說的不錯,三身呈現,有時候會出現三種性格的衝突。

不出意外,天部部長是出現了這種情況了。

責怪嗎?

談不上。

師父和種族,這個不好去強求什麼,比如蘇宇,他的師父是柳文彥和白楓,他們若是說,殺了大秦王,蘇宇該如何選擇?

一邊是師父,一邊是人族的定鼎神針……

那時候,想必蘇宇也會掙扎。

只是蘇宇沒想到,會親眼看到這一幕,看到一位絕世強者,會因為一些個人的理念,把自己給逼瘋了。

他有些悲哀,又有些無奈。

明明是人族,這麼強大,若是出手幫助大秦王,一定可以殺的萬族喋血,可是……又有些慶幸,對方是人族,所以,監天侯想殺自己,他掙扎了,沒有選擇出手,一直在掙扎中。

而此刻,河圖忽然開口道:「你叫什麼?」

「天岳!」

「……」

河圖愣了一下,喃喃道:「天岳……天岳……我好像記得你,你……你是當年那個剛證道的傢伙,好像還是一位人王的後裔……原來是你……」

他的確認識對方,同為第一個潮汐之變的人族,對方當年剛證道,比他差不少,但是,他記得。

而這一刻,蘇宇卻是不管許多了,迅速傳音星月道:「大人,再幫我一次……」

星月看向蘇宇,眼神冷厲。

好像猶豫了一下,或者和其他死靈溝通了一下,片刻后,傳音道:「那兩個不答應,只有獃子沒反對,我和獃子,只有兩位……」

蘇宇一時間也是複雜無比。

星月答應了!

可是,自己在吸收星月的力量,星月力量現在其實不強,倒是那個獃子,強不少,我該怎麼辦?

他服用了精血,此刻,氣息越來越強了。

但是,肉身有些漲破,還是差了一點的感覺,不過沒關係,蘇宇知道,自己還能服用精血,大不了蓮藕多吃一點,到了這個地步,蓮藕效果弱了許多,沒什麼,起碼能保持他肉身恢復。

至於大秦王他們,一方面是送不過去,送去了,也沒太大作用,大秦王太強,這蓮藕還沒到那個地步,無所不能的地步。

「我能戰無敵了……」

蘇宇喃喃一聲,一滴精血,再次入腹。

「大人不用來了,讓那獃子,跟我一起殺過去,大人……幫我一個忙,看看能否阻攔那些死靈君主殺人族……」

夏龍武他們,現在局勢也很難!

星月很快道:「可以拖延一下!」

話落,獃子木然地點點頭,忽然朝蘇宇這邊飛來,而星月,迅速飛到了夏龍武他們那邊,喝道:「住手!做什麼?」

那幾位死靈君主,有的認識她,有的不認識,有死靈君主意外道:「星月,你做什麼?」

星月冷冷道:「我要把他們轉換成我的下屬,讓開!」

「什麼?」

幾位君主愣住了!

而星月,朝外喊道:「你們幫我還是幫他們?他們是規則傳送而來,規則,是我們的死敵!讓他們完成不了任務,最好讓歸元刀殺了他們,削弱歸元刀之力,也許可以取走歸元刀!」

這話一出,蘇宇都愣住了。

我沒教你這個!

你會自己動腦子了?

這歪理邪說,靠譜嗎?

而外圍,此刻,一位位君主,也是意外無比,拓伐詫異道:「你的意思是……」

「阻止他們完成任務,讓規則之力去擊殺他們,消耗歸元刀之力,收取歸元刀,徹底打開此地死靈之門!還要我再說什麼嗎?吾等非規則之力傳送而來,不受規則約束,可歸元刀在,遲早還會對付我們,懲罰我們,我們這次……違背規則了!」

「會嗎?」

拓伐不確定。

紛紛看向河圖,而河圖,眼神異樣,半晌才道:「不確定,也許……聽星月的會好點。」

拓伐忽然怒道:「河圖,那你是在坑我們?」

回歸之後,會被規則之力懲罰?

這個他們真不知道!

這也是河圖第一次干這事,以前都是活著的時候,沒有這樣的懲罰。

而星月,冷冷道:「事已至此,不想煙消雲散……那就解決這些規則之力到來的傢伙!」

拓伐憤怒道:「就算不給他們完成任務,規則之力也只是稍微懲罰一二,不會消耗多少,星月,你真當給我們是白痴嗎?」

星月幽冷道:「是,一個沒多少,現在有八個,待會再死一些,那就更多,10個,20個,都無法完成任務,歸元刀懲罰,一次又一次,遲早會消耗大量力量,何況,之前蘇宇已經消耗不少,歸元刀,畢竟只是神兵,無主神兵,規則之力有限,此地,歸元刀會先發動,而不是上古議會的規則……」

此話一出,幾位無敵死靈怒不可遏,憤怒無比,河圖好像欺騙了他們!

他們回歸后,會受到懲罰的!

可此刻,好像無路可走了!

憤怒之下,八尊無敵死靈,還是迅速殺來,一眨眼,加上星月,9尊無敵死靈,紛紛圍住了那八尊死靈。

這一刻,七層再次死寂。

夏龍武,周破龍,朱天方……

這一位位平日淡定的人物,一個個看向蘇宇,目瞪口呆,真的,這一刻連大秦王那邊,一群無敵都有些想回頭看了!

卧槽!

這也行?

蘇宇到底勾搭了多少強者?

交際花嗎?

古城的,噬神族的,死靈族,五行族的……

現在,死靈族的還不止一位,他么的,還給他勾搭了一個能說會道的,居然勾搭了八位死靈君主,去包圍其他八位死靈君主!

此刻,河圖都愣了一下,看向蘇宇,有些木然。

這也行?

你到底給星月灌什麼迷魂湯了?

蘇宇也是張大了嘴巴,我……我就是那麼一說,就是希望星月拖延點時間,我……我沒想到,真的,我沒想到會是這樣!

卧槽!

星月居然會動腦子,會忽悠了!

這……卧槽,怎麼會!

死靈很笨的,星月是吃了啥玩意嗎?

而拓伐這些傢伙,一個個憤怒無比,也不戰鬥,而是圍繞八位規則而來的死靈君主,咬牙切齒道:「別給我亂動,等著任務失敗被懲罰,大概死不了,你們考慮好了,你們完成了任務,我們便會死!等到歸元刀懲罰完你們,跟我們一起解決歸元刀的威脅,否則……一個別活!」

他很憤怒!

可是,卻是被綁上了戰車,他想殺人!

而星月,在一旁淡淡道:「解決歸元刀,是我們以後出入星宇府邸的最好辦法,有什麼好生氣的?歸元刀沒了,相當於星宏被我殺了,我若是你們,就該高興,這一次,居然有這麼多強者來幫你們一起解決歸元刀的麻煩!」

這麼一想,幾位死靈愣了一下,有死靈恍然道:「好像……也對啊!」

解決了歸元刀,我們就是星宇府邸的主人了啊!

好像很爽的樣子啊!

他們紛紛看向拓伐,還要生氣嗎?

而那邊,夏龍武幾人,小心翼翼地撤離,五位無敵,此刻小心的像個偷食的貓咪,一個個的,乖巧無比,悄咪咪地朝蘇宇那邊飛。

長見識了!

我去,真的長見識了!

蘇宇,才是人族第一狠人啊。

比大秦王還狠!

他到底勾結了多少無敵,夏龍武他們一數,心中都是駭然,大概可能比整個人族無敵都要多了!

這才是霸主啊!

比其他,大秦王除了實力強點,好像交際花屬性為零,這麼強大,那是一個沒勾搭到。

五位無敵,迅速衝到了蘇宇這邊,這一刻,都鬆了口氣。

喘了口氣!

而秦鎮,帶著哭腔道:「別鬆口氣了,我爹,我爹啊!」

好吧,大家沒忘記。

可是,都受傷不輕,此刻,紛紛看向蘇宇,帶著渴望和期盼,還能勾搭嗎?

還有嗎?

那邊還有一個命族的無敵,你能勾搭嗎?

還有啊,九月、吞天這些傢伙,包括空空,都能戰無敵,你能勾搭到嗎?

別說,這一刻,蘇宇真的看懂了他們的意思!

而蘇宇,想了想,一咬牙,喝道:「九月道兄在嗎?我在人族,得了食鐵一族傳承,學會了食鐵七十二鑄,道兄可否願意幫我一次?」

下一刻,九月浮現身影,胖臉上滿是異色,「你……果然,我族之前有強者看到過你,說你可能學會了食鐵七十二鑄,沒想到……」

蘇宇急忙道:「不止如此,前些時日,我還得到了上古時代食鐵皇的祝福,七十二鑄完成時候得到的!」

九月愈加異樣道:「原來如此,難怪……難怪那一日有些不對,是那一日鑄兵的時候吧?」

「對!」

九月嘆息一聲,爪子中出現一根巨大的竹子,「也罷,你人族,未必會輸,本座,便幫你一次,算是盡了七十二鑄之緣!」

夏龍武幾人,這一刻都驚呆了。

真的行?

「空空……」

蘇宇喊了一聲,遠處,空空迅速判斷了一下形勢,急忙道:「九葉天蓮最少分我一瓣,最少,我需要,不然我一輩子證道不了,給,我就出力,出死力!」

蘇宇咬牙,「我們奪到了,那就給!」

「好!」

「吞天……」

蘇宇再喊,虛空震蕩,一頭猙獰的古獸出現,看向蘇宇這邊,一看,心中一驚。

蘇宇加上人族四位,五位了。

空空、五行族、九月、獃獃,此刻,已經有9位強者了!

吞天迅速思考,很快道:「我父王,說是你送他的明光鳥界?」

「對對對……」

「那我要一具仙王屍體,一具神王的,一具魔王的……」

「可以!」

吞天很快道:「那就沒問題!」

夏龍武幾人驚呆了!

下一刻,蘇宇暴喝道:「去殺人,還愣著?」

嗡地一聲,他突破虛空朝那邊殺去!

這一刻,夏龍武幾人紛紛激動的想哭,秦鎮一邊哭,一邊笑,吼道:「蘇爹,我叫你爹都行,救我爹!」

而遠處,血火魔王這些人紛紛變了臉色!

卧槽!

大秦王也是獃滯無比,噗噗噗地噴血,獃滯地揮舞著長槍,喃喃道:「人皇?」

皇道?

皇道是這樣的?

可今日……他彷彿看到了一尊皇!

在統領諸天!

雖然吞天的答應幫忙,好像是在判斷局勢後作出的決定,可是……吞天還是答應了!

轟!

劇烈的戰鬥聲,響徹天地。

藍天、吞天、空空、九月都是非無敵,此刻,卻是迅速糾纏了兩位無敵,四人聯手,打的那兩尊無敵不斷倒飛,那兩尊無敵,都是龍族的!

四大非無敵聯手,居然壓制了這兩位。

夏龍武四人,夏龍武和秦鎮聯手,對付一位,朱天方和周破龍一人對付一位。

至此,6尊無敵被牽制。

而且人族這邊,都處於壓制狀態!

11尊無敵,在襲殺大秦王的過去身,一眨眼,6尊無敵被人壓制!

獃獃更猛,一打二!

八位被牽引走!

大秦王的過去身面前,眨眼間,就剩下了三位無敵,這三位,卻都是臉色狂變!

還沒完,五行族的強者,笑了笑,一瞬間,帶走了一位!

不該如此的!

不該如此!

而遠處,命族那無敵看了看四周,好像……就他一位沒參戰了,是的,就他一位,哪怕河圖,此刻都跑去和那些死靈玩去了,河圖很複雜,不想插手人族的事,但是,又沒興趣殺萬族,所以,他跑去和其他死靈,一起壓制那些規則出現的死靈了,因為待會可能會出現更多的死靈君主!

命族的無敵看了一眼四方,再看看血火魔王瘋狂轟殺大秦王現在身,一時間,不好判斷到底誰能贏。

可是……不管誰贏了,自己好像會有麻煩。

要不跑掉,要不參戰。

此刻,血火魔王也是瘋狂吼道:「無運算元,你命族,第三次潮汐之變,差點滅於人族之手,你也要看著,等待人族殺你嗎?」

轟!

就在此刻,蘇宇一拳轟向一位無敵,大秦王過去身,一槍扎的一位無敵倒飛,蘇宇順勢一拳打出,轟隆一聲巨響,那無敵原本還不怕蘇宇如何,此刻被一拳打中,卻是一下子肉身崩潰!

而蘇宇,也是大喜!

「他……只有一世身?」

是的,大秦王好像殺了不少無敵的三世身,這傢伙好弱啊!

這一拳打下去,對方肉身都崩潰了!

蘇宇大喜之下,瘋狂轟殺起來!

大戰,再次爆發了!

這一次,大秦王過去身徹底輕鬆了,他么的,就一個鹹魚了,老子宰殺了你們!

至於現在身,他放棄了,唯一一個目的,纏住血火!

然後,圍殺血火!

過去還在,那看機會,能不能恢復,不能恢復就算了,江山代有才人出,今日一戰,起碼讓自己看到了一些希望!

轟隆隆!

大戰迅速爆發,各處都是殺戮。

那命族無敵,再看看戰鬥局勢,又看看那九葉天蓮,此刻,蘇宇喝道:「你若出手,九葉天蓮分你三瓣,說到做到!」

三瓣!

「不殺光了這些傢伙,你以為你能活?你坐視他們死了這麼多人,神魔仙各族都是霸道無比,你以為都和人族一樣,局勢危機,不敢胡亂殺戮?」

蘇宇吼道:「我人族,哪怕想殺你滅口,也擔心會引起九月他們忌憚,而魔族,血火,你覺得他會怕?大秦王重創,我們很難再擊殺其他人,大家都有秘密,彼此守秘,大不了,最後栽贓給死靈!」

「……」

遠處,一群死靈看著他,十多雙眼睛看來。

星月也是暗罵一聲,這傢伙,真以為死靈不敢殺人?

找死呢!

而蘇宇,卻是不在意,再次吼道:「我知道如何開啟死靈傳送陣,我能讓死靈死而復生,這一點,河圖作證,諸位死靈君主,相信我,那就不要在意這些小事!」

一群死靈,忽然都幽幽看來,很快,又看向河圖,河圖淡漠道:「我信,你們信不信……隨意!」

轟!

就在這一刻,蘇宇一刀斬出,文明志覆蓋天地,一把將這尊被殺的傢伙,迅速納入圖冊。

圖冊劇烈震蕩起來!

有些吃撐了的感覺,這是一尊魔王,現在,我的了!

雖然只是三身之一!

而很快,一尊死靈君主呈現,還處於茫然中,被河圖一把抓住,拖到了死靈群中,塞入了其他8位死靈群中,外圍,河圖加上星月他們,10位死靈看守著9位死靈君主。

拓伐冷冷道:「待著別動,再等下一個!」

這尊新出來的死靈君主還是茫然,身邊一位開口道:「待著,一起看戲算了……越多越好,多了,也許真有機會!」

這位新來的,啥也不知道,有些渴望地看向蘇宇,可是,我想去完成任務啊!

這個是任務目標!

我想殺了他啊!

為什麼不殺啊?

……

外界。

血雲匯聚,血雨飄落。

11尊無敵了!

有無敵嘆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死了11尊無敵了!

而且,還在持續死亡。

12尊,冥族強者變色,他們一族的唯一一位冥王隕落了!

13尊,片刻后,龍族幾位龍王也是變了臉色,裡面到底是何等的龍潭虎穴,短短半月,死了13位無敵了!

……

而此刻,七層中。

命族那位無敵,突襲了一位龍王,見四周人看來,一臉無奈,嘆息道:「殺吧,殺光了,一起保守秘密,哪怕這個秘密……可能保守不了太久,希望……可以活著出去!」

到了這地步,殺人滅口吧!

這也許是唯一的辦法了!

隨著幾位無敵死亡,局勢越來越明顯了,轟隆隆!

這一次,劇烈的波動,震蕩天地。

這一刻,蘇宇協助大秦王過去身,再次斬殺一尊無敵!

而大秦王過去身,卻是有些潰散的徵兆,不是大秦王過去身完了,而是他的現在身,被血火魔王打爆了!

虛空中,血火魔王喘息著,看向下方,幽冷道:「我真的沒想到,太出乎本王預料了……」

此刻,剩下的幾位無敵,紛紛朝他那邊撤離,卻是不斷被殺戮!

片刻后,雙方匯聚到了一起。

對面,血火魔王外加三位魔王,一位神王,一位鳳王……沒了。

六尊無敵!

而人族這邊,人族本身有五位,而今,命族、五行族在這,7位無敵境強者,不算死靈和空空他們。

12位!

外加一個瘋了的天部部長,13位,存活下來的所有無敵了。

死了17位!

超乎想象的多。

血火魔王看向這些人,笑了,「秦廣,你還有多少實力?」

大秦王沉默。

沒多少了!

就一尊殘破的過去身了。

血火魔王再次笑道:「你就算贏了,你出去了,你覺得,你還能活嗎?」

「殺到現在,兩敗俱傷……」

血火魔王嘆息一聲,很快,笑道:「不過,看起來,你們好像未必能贏!」

他身後,幾位無敵也是面色慘白!

這一戰,打的可以說憋屈無比,損失大的嚇人。

血火魔王看向虛空中已經綻放了七次的九葉天蓮,笑道:「大秦王,你們好像贏不了!」

大秦王平靜道:「那就繼續殺,誰勝誰負……看運氣!」

血火,還是完整身。

他很強大!

大秦王揚起長槍,深吸一口氣,「我想,我還可以纏住你一段時間,諸位,殺光其他人,再來圍殺他,再強,也會死,如我一般!」

蘇宇側頭看向後方的死靈,此刻,很多死靈君主!

死了17尊無敵,除了靈怨和第一位仙族無敵,剩下的都出來了死靈君主,15位,現在被10位死靈君主看著,星月傳音道:「別看了,幫不了你,幫你,這些傢伙肯定會亂,不是每個死靈都願意被規則懲罰的!」

蘇宇微微凝眉,當沒了大秦王糾纏血火魔王,他才發現,永恆九段有多強!

當然,現在的蘇宇也很強。

他剛剛協助大秦王,殺了兩位無敵,此刻,他肉身正在進行第五次蛻變,這次,他原本想靠九葉天蓮的,哪知道殺了這麼多無敵,倒是幫他完成了五變!

蘇宇深吸一口氣,到了這時候,最難纏的,還是血火魔王。

廝殺下去,也許會死很多人的。

蘇宇咬了咬牙,忽然傳音道:「等會,九葉天蓮開了,奪取九葉天蓮,所有人跟我一起,闖入八層通道,我要發威了!」

一群人,都是異樣無比!

大秦王傳音道:「人太多,人族還有幾百,沒有古職,難以帶走這麼多人,你走吧,去八層,我們想辦法殺了這些傢伙,不能讓他們活,否則,一旦我的消息傳出去,人族會亂,蘇宇,這一次……多謝了,希望……日後的人族,會有人自稱人族蘇宇……」

「我死在這,大家會懷疑,但是,不敢保證,但是他們活著出去,我的消息會很快暴露……」

他死在這,人族會有天變,但是,萬族不敢肯定是他死了。

有人在冒充他!

可是,血火他們活著,那才是麻煩。

大秦王死的只有過去身了,人族必然會被攻擊的。

「賭一次吧!」

蘇宇迅速道:「我是四城之主,也許可以多帶點人,我想,其他人,也許還有古職在身,也許也可以多帶點人,至於帶不走的……別問我,我不想管了,放棄誰,你們自己決定……」

「不放棄!」

大秦王平靜道:「放棄一次,就會放棄第二次……你走吧,你多神文一系的事,也許我該說聲抱歉,但是……事情已經到了這地步,今日,便算做個了結吧,你願意找誰報仇去,那是你的事,我……不會再管了。」

也未必有機會再管了!

蘇宇皺眉,老傢伙脾氣還挺壞!

不走,送死嗎?

血火實力太強,真拚命,這邊未必佔到便宜的。

你都被打殘了,你不知道嗎?

就在蘇宇糾結的時候,忽然,遠處,很遠的地方,界壁顫動了一下,下一刻,一道雲彩浮現,一人聲音傳來,帶著無盡感慨,「今日,我雲塵,得道了!」

帶著無盡唏噓!

我得道了!

蘇宇他們都愣了一下,有人證道無敵?

雲塵?

我去!

他從哪冒出來的?

七層,都快被打爆了好吧!

恭王府都快消失了好不好?

你他么從哪冒出來的?

界壁……

蘇宇愣了一下,他一直以為,自己師父他們都在秘境中,此刻,愣住了,急忙道:「我師父呢?」

「不見了……」

朱天方一臉尷尬!

蘇宇沒責怪,而是意外,界壁,雲塵,我師父他們不見了……我去!

他們……進入細胞中了?

卧槽!

這一刻,蘇宇迅速傳音空空,「可以帶著我們一起傳送到界壁那邊嗎?」

空空思考一下,很快道:「大概……可以,但是別反抗,反抗的話,肯定不行!」

蘇宇一個個念頭升起,很快,迅速道:「能帶上星月嗎?迅速點,就帶她一個……」

「她不反抗,可以的!」

蘇宇迅速傳音星月,「大人,待會傳送你,別反抗,七層要完蛋,跟我一起走!」

「哼,本座需要你教?」

好的,明白了,你會聽話的!

蘇宇懂了,迅速傳音空空:「待會空間劇烈波動,和之前一樣,你先傳送去摘取九葉天蓮,然後……帶著我們一起走,傳送到界壁處,明白了嗎?」

「你想做什麼?」

「少廢話,聽懂了保命,聽不懂完蛋,就這麼簡單!」

蘇宇想好了,出大招!

不弄死血火,不罷休!

而此刻,九葉天蓮,也開到了第八次了,還差一點點。

眼看著血火魔王,蠢蠢欲動,蘇宇忽然開口道:「血火魔王,我們沒有解不開的仇怨,這樣,等九葉天蓮開了,給我們,我們幫助大秦王恢復三世身,這樣,大家你好我好,我們不找你們了,你們也別找我們,出去了,大秦王的事,也不怕暴露,你看如何?」

血火魔王輕笑道:「蘇宇,這一次,可以說,我們敗在了你手上,你真的會讓我們走?你要知道,消息傳出去……你會被萬界追殺……」

蘇宇不以為然道:「又不是第一次了,我習慣了!」

血火魔王一愣,笑了,好像也是!

此刻,他看向對面的這群人,笑道:「那好……」

就在這一刻,第九次綻放完成了!

空空瞬間沖入虛空,而血火魔王也要衝入虛空,卻是被大秦王一槍擋住了!

空空一下子摘走了那朵蓮花,露出了後面的時光通道,他也沒管,雖然時光之力不弱,在吸他,但是他可是空間一道強者,蘇宇還提醒了一句呢。

瞬間抓住了蓮花,空空大喜,都想跑了算了,可是……算了,跑,肯定跑不掉的。

他空間之力,瞬間席捲所有人!

都沒反抗,任由他席捲而去!

唯獨大秦王,平靜聲傳出,「我來擋他,否則,跑不了的!」

轟隆!

長槍殺出,他要阻攔一會這些人,否則,蘇宇他們很難傳送離開。

蘇宇臉色一變,開什麼玩笑,其他人死了都沒事,你死了,人族大亂,別鬧!

「你們想走?去哪?為何要走?」

此刻,血火魔王也發現了什麼,臉色微變。

去哪?

不許走!

而就在這一刻,一直沒說話的獃獃,忽然,朝蘇宇伸手,艱難道:「你……生死果,給我……我聞到了……給我,我阻攔……他……」

蘇宇一愣,獃獃的眼神中,忽然帶著一些光輝,複雜無比的光輝。

「給……給我……」

蘇宇來不及多想了,一咬牙,一枚生死果丟給了獃獃。

獃獃迅速吞下,眼中,複雜的色彩越來越濃郁。

下一刻,氣息大爆,強悍無比!

忽然,一拳打出,朝天空中的血火魔王打出,實力強悍,卻是有些掙扎的色彩,低不可聞道:「我……終究不是人了!我的死靈天性……很快會回歸……秦廣……你……走!」

大秦王一愣,看向他,獃獃咬牙,「走……你……是旗幟……不能死……我……已經死了……」

「你……你是……」

「走!」

獃獃暴喝一聲,再次一拳打出,轟隆一聲,此刻,血火魔王居然被他糾纏住了!

強悍無比!

大秦王看了一眼,臉色微變,剛想說點什麼,蘇宇咬牙,傳音道:「放棄抵抗,走啊!」

獃獃好像只是勉強壓制了死靈天性,否則,倒是可以和血火他們斗一場!

算了,不管了,反正獃獃是個死人!

顧不得他了!

大秦王一咬牙,沒再反抗,空空鬆了口氣,一瞬間,帶著所有人傳送離開。

而獃獃,瘋狂轟殺血火魔王,眼中的清明之色,漸漸消退,帶著一些無奈和掙扎,暴吼一聲,再次瘋狂朝血火魔王殺去!

而蘇宇他們,瞬間抵達界壁處,大秦王直接浮現身影,一把抓住正在證道的雲塵,雲塵看到是大秦王,愣了一下,卻是沒反抗。

蘇宇吼道:「怎麼進界壁?」

雲塵回頭,界壁忽然打開,白楓一臉髒兮兮的,奇怪道:「你要進來?」

「快,進去!」

白楓茫然,只好打開界壁,讓他們迅速鑽入。

而這一刻,蘇宇咬牙切齒。

都去死吧!

「太山!」

「太山!」

「太山!」

這一次,蘇宇一連喊了幾十聲!

轟隆隆!

「太山!」

這一刻,所有人都聽到了那一聲怒吼,不止是蘇宇了,而是所有人,七層,天崩地裂,虛空中,一張人臉忽然浮現!

帶著怨恨,帶著憤怒,帶著殺氣,帶著無邊的怨念!

「太山!你該死!」

轟隆隆!

那人臉,好像看到了什麼,看到了恭王府,看到了那荷花,暴怒無邊,「該死,你在羞辱我!」

一張巨掌,從天而落!

太山,你該死。

你在羞辱我!

羞辱偉大的存在!

所有人,所有看到這一幕的,都該死!

而蘇宇,迅速鑽入界壁,吼道:「關閉,快!」

白楓獃滯,迅速關閉界壁,界壁后,一群人,劇烈喘息,哪怕大秦王,也是一臉獃滯,看向蘇宇,他么的,你又勾搭誰了?

這誰啊?

強的可怕!

這一刻,他都在害怕!

這是誰?

只是一張臉,一張虛影,他居然怕了,感覺會被隨時拍死!

艹!

大秦王都忍不住心中震蕩,而外界,隱約好像傳來了凄厲的怒吼,和不甘的咆哮!

「太山,你在哪?」

這一聲怒喝,響徹天地。

太山,你在哪裡?

你居然用我的屁股種花,我要殺你全家!

七層,天翻地覆!

那張巨大的臉,浮現在天地之間,下一刻,歸元刀浮現,卻是被大臉一口氣吹落!

「太山,你在哪?」

「我要殺了你!」

轟隆隆!

巨大的手掌,席捲天地,整個七層,寸草不生,所有府邸,瞬間被他覆滅,混賬,這是本座的屁股,誰敢在這蓋屋子?

PS:寫不動了,這章一萬二多點,好像過了12點了,勉強算完成承諾吧,周末不更新了,周一再見!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七十二章 太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