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九章 密謀大事

第八百八十九章 密謀大事

死靈之主很是鬱悶。

他看著蘇宇,再看看文王,再看看武王……算了,武王懶得多看,雖說此刻武王實力在三人中算是最強的,可作為開天者,死靈之主看不上武王這個非開天者!

這兩個傢伙,就是想拉自己當打手,明擺著的事。

誰讓自己強呢!

可是,死靈之主不樂意啊!

誰願意給你當打手?

老子縱橫天下,從無一敗,天上地下,唯我獨尊,你倆毛都沒長齊,還要我給你們當打手?

一個個念頭浮現。

死靈之主冷漠道:「生死轉換罷了,並非難事……」

武王好奇:「你會?」

「……」

死靈之主冰冷地看著他,你插話,想挨打?

武王閉嘴。

算了,打不過這老梆子,不然還能打一架。

而這一刻,蘇宇誠懇道:「前輩,我們有合作的基礎,前輩為何非要拒人於千里之外?是嫌棄我們弱?」

「是的!」

死靈之主的話,那叫一個直接。

是的,就是弱。。

怎麼著,弱還不承認?

32道都不是,我當然嫌棄!

蘇宇無言。

文王笑道:「君主,弱……那也不至於,何況,提升的快,現在弱點怎麼了?真要現在強到君主這地步,那我們何必找君主合作?」

死靈之主冷冷道:「那本座這麼強,為何要和你們合作?」

蘇宇和文王異口同聲道:「你有求於人!」

「……」

死靈之主黑著臉,是的,我強,但是我有求於人。

生死轉換,融合,真的很難嗎?

蘇宇這弱小之輩都會,

為何我不會?

他陷入了沉思中。

為什麼?

難嗎?

無數歲月過去了,若是不難,我早就學會了。

可到了如今都沒會,自然還是很難的。

合作?

死靈之主衡量著,思考著,判斷著。

蘇宇和文王有合作的資格嗎?

有的!

開天者!

單憑這一點,就得高看三分,死靈之主的性格和武皇有些相似,當然,他比武皇更強,更霸道,但是沒武皇那麼莽撞。

不過,骨子裡的驕傲,是遮掩不住的。

武皇喜歡喊那些弱者小蟲子……死靈之主也覺得,那些弱者沒資格和他說三道四。

不過同為開天者,他還是多了幾分認可。

這一刻,死靈之主一聲不吭。

許久,開口道:「蘇宇何時進入天門?」

「兩個月前!」

死靈之主看著他,判斷一番,冷冷道:「那個六方山之主黑墓,是你?」

「前輩慧眼!」

死靈之主並未多說,猜到了,這麼說,光明城是蘇宇製造的天地,他冷笑道:「膽子真大,一般人看不出來,但是一旦到了禁地之主那個地步,但凡有人路過,必然會被人發現!」

一般修者,自然是看不出來的。

蘇宇笑道:「任何事都有風險,有風險才有收穫,正如我說的,付出才有收穫,我不冒險,如何短短時間內,在這開29道之力的天地!前輩當年實力強大,在此開天,兩個月,開的天,有我現在開的強嗎?」

沒有。

當然,此話不能說。

死靈之主冷笑:「29道之天很強嗎?」

「不強!」

蘇宇認真道:「所以才花了兩個月,三個月的話,可能會更強!」

艹!

誰到了這地步,修鍊按月算的。

死靈之主也是無言以對!

他再次看向文王,「法沒那麼好惹,上次你引誘法過來,我已經感受到了一些天地氣息……」

蘇宇笑道:「這個我知道,時光師的天地之力,和法融合了!所以法算是半個開天者,據我所知,法可能和咱們那位門老祖有點聯繫!」

說著,蘇宇看向文王,有些好奇:「這法,是什麼來歷?」

不認識,不熟悉。

文王對蘇宇的話,也不算意外,聞言開口道:「法的來歷……我這些年也有一些了解,他是開天初期的強者,可能是第一批和仙、魔、神這些人一樣的身份……他好像不曾開族,所以,沒有法族!他若是開界,那萬界就要多一個法族了!」

「法修鍊萬法之道,和你在萬界開天的道類似……或者說,和我妹妹的食譜道類似!」

蘇宇齜牙,這話說的,換個名字,食譜道太難聽。

文王沒理他,笑道:「法當年如何誘惑我妹妹的,其實也和這個有關,他修萬法道,都是門內之道,那時候,我妹妹知悉法的事,換成蘇宇你,你會動心嗎?」

蘇宇想了想,點頭:「會!太動心了,據說法掌握著上百大道,都很強大,而且還是陰氣之道,陰陽互補,一旦吞了法的大道……那實力會暴增!」

的確,法應該算是時光師最惦記的一種強者。

所以時光師上當,蘇宇不奇怪。

蘇宇卻是奇怪一點:「時光師進入門內,沒告知文王?」

時光師有這麼莽撞,就進入了門內?

文王冷笑:「有人算計她罷了!她沒想進入門內,但是她應該感受到了門內的法的氣息,法的誘惑,有人在她用天門投影探查的時候,很乾脆地,直接將天門虛影給打開了!」

蘇宇凝眉:「那位?」

「大概是!」

文王點頭。

蘇宇疑惑地看著他:「你真的知道那位的存在?」

文王無語,「有些猜測,怎麼,難道我非要被瞞在鼓中?」

文王輕笑一聲:「你一來,你都能發現一二,難道我還一點不知情?放心好了,那位的人當中,我也有些安排……」

這下蘇宇意外了!

文王知道不說,他還有安排。

蘇宇疑惑:「文?」

你能安排誰?

安排文差不多!

你老祖宗?

可能也是我老祖宗,因為據說,南元血脈,大多都是文的血脈,所以嚴格來說,他和文王的確算一家……才怪!

隔了無數代,鬼的一家人。

超過五代,誰也不認識誰了,還一家人。

當然,你發達了,五十代,那都是一家人!

而死靈之主,只是默默聽著,並未急著說話。

他只是提醒一下,法不簡單。

也是告訴文王,你想讓我幫你對付法……大概率不可能!

他目前還是以穩為主!

蘇宇其實也懂了他的意思,笑道:「前輩,這樣,我再放低一些要求,幫我攪亂乾坤就行!」

「什麼?」

死靈之主看著他。

蘇宇淡笑道:「我要去對付落魂谷,文王和武王繼續和法糾纏好了,前輩不插手,天穹山那邊……」

蘇宇沉默了一會:「據說天穹山主很少出手,哪怕當年圍剿前輩,他都沒出手,那對付落魂谷,對方出手的可能不大!」

「我要前輩做的,很簡單,攪亂落魂谷甚至是禁斷峽谷附近的虛空,讓人無法傳送,包括禁地也無法傳送……」

「禁地極其穩固!」

他看向蘇宇,低沉道:「難以徹底阻攔,否則,昔年我就阻攔禁地前來了!」

蘇宇點頭:「那能阻攔多久?」

「從你爆發,到被對方注意,再到對方決定傳送而來……三個呼吸!」

蘇宇迅速計算了一下,開口道:「前輩這樣的強者,10年呼吸一次沒問題,不呼吸都沒問題,30年嗎?」

「……」

死靈之主冷漠:「正常人的!」

你跟我玩套路呢?

蘇宇笑道:「那前輩覺得,我要是打對方,其他禁地來的概率大不大?」

「不知!」

蘇宇無語,真夠直接的。

他又看向文王,文王判斷了一下,開口道:「不好說,之前的話,概率不大,現在不太清楚!因為禁地現在想要對付我們,當然,你身份還沒暴露,但是你一旦攻伐對方,天地暴露,那大概率會暴露身份。」

蘇宇點點頭:「所以,最好的選擇,現在我和文王你們還是不要聯繫,倒是死靈之主……我是黑墓……我會陰死之道,我可以偽裝死靈地獄的人,雖說也被人排斥,可沒有文王你們目標大!」

暴露,有可能。

但是,暴露自己是蘇宇還是死靈地獄的黑墓,是有的選擇的。

蘇宇看向死靈之主:「四位大帝,連我天地,幫我一起攻打落魂谷,打下了落魂谷,我將四人完整還你……或者乾脆不連我天地,四人助戰我也可以……生死法換取,等價交換,甚至我更虧!」

蘇宇平靜道:「前輩若是覺得這都不可以……」

「行!」

死靈之主直接打斷了他,幽幽笑道:「本座不怕事,只是不願意去惹事,本座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打一個落魂谷,還是沒問題的!只要我不動手……那些人也不敢貿然找我!」

「但是我提醒你……就算喊上他們四人,幫你對付索魂使還行,那魂谷之主,你現在恐怕對付不了!」

差距還是很大的!

文王也是遺憾:「可惜,若是你敢暴露,其實太山就能幫你,乾脆就在落魂谷突破……」

蘇宇卻是眯眼笑道:「誰說武王幫不了我?武王,入我天地,執掌武道如何?」

「不好!」

武王瞬間拒絕,接著,有些齜牙:「我要32道了!」

蘇宇笑道:「突破必死!」

「我不怕,你讓我入你天地……想要收拾我,呵呵……我不會上當的!」

武王嗤笑,你不安好心!

蘇宇笑道:「這樣,我會更強大,也有把握對付落魂谷主!」

「那不行,我走了,文老二死定了!」

他搖頭:「我在,法來了,我還能和他一斗,我入你天地,恐怕無法恢復現在戰力,你不要忽悠我,我不會上當的,文老二忽悠我無數歲月,我自帶免疫!」

文王笑了笑,武王翻白眼,笑什麼,我說真的。

蘇宇卻是笑道:「武王前輩,你跟著文王,你現在突破,就是害他!恰恰相反,你現在快壓制不住了,而死靈之主不願幫你們,你此刻,最好的選擇,其實是斷道重生!」

「融我天地,我可能直接進入31道之力,甚至是32道之力,而我不需要納道入體,我突破,反而無聲無息!」

「等我拿下落魂谷,一方面減少了一位禁地之主,一方面,還能繼續保持神秘,哪怕知道我和死靈地獄有關,最多也就覺得,我是死靈之主安排的強大棋子……比你們的目標要小很多!」

蘇宇笑容燦爛:「當然,前輩若是為了自己強大……那當然是現在強行突破的好,若是為了整體大局,融入我更好!」

「道德綁架我?」

武王齜牙,「我學過這個,不對,我聽過,文老二說過,打不過的時候,要學會站在道德制高點去解決強敵,你現在就有這味道了!」

蘇宇嘆息!

文王……混賬!

瞎搞!

不然,武王還是很好忽悠的。

而文王,似笑非笑地看著蘇宇,蘇宇也笑呵呵地看著文王,看什麼看,我就罵你了,咋地?

其實看到武王的強大,蘇宇就有點動心了。

武王來了,蘇宇百分百能成31道,32道不好說。

那樣的話,加上四大帝幫忙,拿下落魂谷,幾乎是十拿九穩!

當然,落魂谷主不好解決,還是要看運氣的。

武王不理蘇宇,蘇宇一聲嘆息:「算了,當年若不是武王前輩走了,人皇不會重傷,人皇不重傷,也不會導致今日這局面!罷了罷了……」

武王不吭聲,我不上當!

蘇宇又一聲嘆息:「武王前輩18位道侶,為了給前輩贖罪,在前線,戰死了9位,還有9位,武王倒是爽,居然還有一半道侶活了下來!」

武王臉色微變,看向蘇宇:「上次你說,我後裔死光了?」

「對!」

蘇宇點頭:「道侶還活著一半。」

武王如同即將爆發的火山,但是,還是壓制了下去,低沉道:「我不來,文老二早就被人打死了!兄弟手足,我來,也是救人!」

蘇宇還要再說,文王打斷了蘇宇:「別扎心了,太山來這,也是星宇大哥許可的,怪只怪,我們技不如人,算計別人不成,反而被人算計了!」

他雖然不知道具體情況,卻也知道一些東西,嘆道:「當年長生天、落魂谷多家禁地,忽然殺向星宇大哥那邊天門投影……我就知道出問題了!」

他搖頭道:「只能怪我們小覷了對手,早在文鈺被引誘走,我被釣到了這,我們就該做好最壞的打算,結果,我和星宇大哥都有些自大了!」

蘇宇也不再說什麼,笑道:「那算了,我自己來!有四位大帝配合,哪怕不能幹掉落魂谷……趁著暴露之前,還是有希望解決一些強大的存在,壯大我的實力!」

他看向文王,再看看死靈之主,笑道:「我來這,也沒指望過任何人幫我,等價交換罷了!文王也好,死靈之主也好……都不在我的計劃之中!」

「當然,生死轉換的秘密交換……換來四大帝的幫忙,不需要太長,一個月,死靈之主前輩不會覺得不划算吧?」

幾人看向他,蘇宇卻是說的認真。

看什麼,我又不是欲擒故縱!

我的真實想法,就是如此。

大家等價交換罷了!

蘇宇繼續道:「另外,還有一點小要求……」

他看向死靈之主,「前輩的天地,我想親自進入觀摩一番,不止可否?」

死靈之主看著他,許久才道:「不帶著這個要突破的傢伙,那就沒問題!」

「只要你不怕,在我天地,被我擊殺!」

蘇宇笑了:「前輩殺我作甚?」

死靈之主冷冷道:「你大概忘了,前些時日,你奪我本源之事!」

蘇宇失笑:「小事罷了,前輩不在萬界,遺留天地,那就是無主之物,我奪取一二,又怎麼了?」

「……」

這強盜!

不遠處,文王忽然道:「你真要此刻對落魂谷下手?」

「當然!」

文王看向武王,武王一臉不樂意,搖頭。

他知道文王想說什麼,但是,他還是道:「我走了,你很危險,你現在實力不行!」

文王失笑。

很快道:「你在這,你隨時可能突破,動靜太大了,我本想在這幫你突破,可惜……計劃被打亂了!」

一聲嘆息,有些無奈。

這些年,計劃很美好,卻是屢屢受挫,文王嘆息一聲,苦笑一聲:「不知道是誰,暗中謀奪了我的氣運!甚至壓制了萬界的氣運……」

蘇宇一怔,看向他。

文王點頭:「別看了,有人壓制了我和星宇大哥他們的氣運,這才導致我們屢屢受挫!氣運不順,也不知道哪個混蛋乾的好事……」

蘇宇皺眉:「監天侯入我天地了,但是是近期的事,之前可和我無關!」

文王搖頭:「和監天侯無關!他只是代表皇朝氣運,不代表其他,氣運分個人和集體,他代表的是皇朝氣運,我是說我們個人……」

說到這,嘆息一聲:「可能是我們那位始祖乾的好事,作為始祖,麾下有我們的血脈之源,文也好,星也好,都能追溯!」

蘇宇疑惑:「我呢?我好像也算文的後裔。」

文王看了他一眼,笑道:「很微弱,追溯上去,也跟你無關了!」

說罷,又道:「算了,太山真不願意去,我也沒辦法勉強他!雖然跟著我,一起赴死的可能性更大,甚至害了我,可我也習慣被他害了!」

武王撇嘴。

文王又笑道:「你遲早也會習慣的!這是上天的安排,每一位智者身邊,都會有坑你的人,當然,沒被坑,代表你不夠智慧!」

狗屁!

武王忍不住道:「你就直接說,你讓我去,不然我會坑死你,不是乾脆的多?」

「我沒這麼說!」

文王笑容燦爛。

武王哼了一聲:「你是希望我融入他天地,你覺得他作用比我大?」

「可能是的!」

「文老二,你就沒點好話?」

武王發怒!

蘇宇笑了一聲,懶得看他們顯擺兄弟情深,他直接看向死靈之主:「前輩不介意的話,我現在進入天地觀摩一番?」

死靈之主看了一眼蘇宇,再看看文王他們,冷笑一聲:「進去!至於他們……趁早走,在我這,時間久了,引來了人,我可不會出手!」

武王忍不住怒道:「剛剛還論道,現在就翻臉?」

死靈之主都懶得搭理。

當然!

有何不妥嗎?

翻臉快,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

蘇宇沒管他們,此刻,他踏空一步,瀟洒離去,直接一步跨入死靈地獄。

死靈地獄邊緣,四大帝尊在這等著。

剛剛他們也看到了遠處的情況,但是沒有主上的命令,他們也不敢插手。

此刻,看到蘇宇來了,微微一怔。

蘇宇瀟洒自若,笑著點點頭:「幾位前輩,在下黑墓,死靈地獄隱藏實力之一,今日回歸,看看發展的如何了!」

幾人一愣。

什麼鬼?

倒是冥土,有些遲疑道:「黑墓?」

「對,六方山之主!」

蘇宇笑了笑:「我是死靈地獄的隱藏底牌之一,當然,很快,我和幾位有合作的機會,我要攻打落魂谷,你們幾位就是我的先鋒!」

四人中,一尊長相兇狠的強者,冷冷道:「你指揮我們?」

蘇宇笑了笑,看向後方的死靈之主,見他不說話,笑道:「不信算了,那就抗令,不要讓大人看了笑話,試探、收服、切磋的什麼都免了,不需要!」

幾人都是無語,看向死靈之主,這傢伙哪裡冒出來的?

而死靈之主,也沒說什麼,只是淡淡道:「冥土,帶他四處看看!」

話落,他再次消失。

當然,沒回去,而是繼續阻攔文王他們,防著這倆趁著自己回去了,再次鑽入自己天地。

……

冥土大帝一臉凝重,帶他四處看看?

蘇宇笑道:「看什麼,帶我看看天地核心,我也是開天者,是大人的嫡傳……算了,在外不好暴露,你們當我是客卿就行!」

幾人都是意外,嫡傳?

開天者?

怎麼聽的跟開玩笑似的。

主上還培養了一位開天者,我們怎麼不知道?

冥土一邊帶著蘇宇進入死靈地獄,一邊道:「我是冥土,其他三位……」

蘇宇擺擺手:「不需要知道,東南西北四大帝,東帝、西帝……這麼喊就行,名字只是代號,你們的任務很艱巨,六大索魂使要迅速解決,甚至要幫我聯手對付落魂谷主!」

四人都是無言了!

我們都不認識你,你說什麼呢!

冥土無語道:「我們……聽主上的!」

黑墓,六方山之主,真是咱們的人?

不像啊!

他忍不住道:「六方山一直和我們作對……」

「放屁!」

蘇宇不客氣道:「曲是我的人,只是你瞞在鼓中罷了,只是釣一些落魂谷的人罷了,你還當真了?」

「……」

這話說的!

冥土徹底無言了!

合著,我不該當真?

這傢伙,真的和主上有關係嗎?

可主上沒出現,沒管,甚至讓自己帶他看看,他也是無語了。

其他三人也沒走,兩男一女,都有些疑惑地看著蘇宇,其中,那黑絲妖嬈的女子笑道:「黑墓閣下,你說你是開天者,主上嫡傳……」

「要看嗎?」

蘇宇笑了,忽然,肉身震蕩,天地動蕩,整個死靈地獄忽然傳來一股強大的壓制力,轟隆一聲,蘇宇倒退數步,笑了笑,看向遠方:「天地自我的排斥力……懂了嗎?」

幾人似懂非懂,只覺得莫名其妙!

是嗎?

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而蘇宇,四處看了看,甚至親自將大道探入天地,而死靈之主也並未阻攔,蘇宇仔細觀摩一番,微微點頭,有點意思了。

看起來只有一條大道,實際上,卻是無數和死亡有關的大道,組合在了一起。

而且,不是蘇宇的編織法!

死靈之主,採用的居然是融合法,將大道直接融合了,當然,都算是同類大道,融合也可以。

「融合之後,大道強大,居然可以誕生出20多道的強者,還不止一位……」

蘇宇若有所思,那這麼說,自己其實可以嘗試一下。

當強者多了,修鍊同類大道的強者多了,可以採用這種方法試試看!

融合成一條大道,將這一條大道,再給他化為長河,大家一起從長河中汲取力量,看誰汲取的多,和死靈界域一樣。

……

就在蘇宇觀摩的同時。

外面。

武王看到蘇宇走了,這才看向文王,嘆息一聲,無奈道:「你真要我跟著他混?這傢伙,我感覺不像好人!」

文王笑了:「好人的話,我還不敢信!誰敢相信老實人?那不是找死嗎?」

「……」

「可咱們和他第一次見面……老文,你可別犯傻,咱兄弟多年了,我倒是無所謂,我怕他坑你!」

文王笑了笑,看向遠方,再看看武王,嘆息一聲:「你現在突破,不是不可以,可以!太山,你現在突破了,你就是禁地之主!至強者!」

「可是……你成了至強者,不說多危險,就算成功了,你也扭轉不了大局!」

文王顯得認真許多:「他有希望……當然,不一定!讓你犧牲自己的實力,去成全他,還是看你自己的想法!不過他強大起來,你還是可以恢復的!」

武王無語:「那得多久?我想恢復31道之力,他現在都做不到,何況32道!」

這倒也是!

文王點頭:「是這麼個理,但是你要知道,兩個月,29道!」

武王一時間也是無言了!

可怕的傢伙!

他沒再糾結這個,而是問道:「他弄死了落魂谷主,對咱們幫助大嗎?」

文王思索一番:「目前不大,但是他拿下了落魂谷,成為了此地四大禁地之主之一,若是不暴露,第一,我們少一位強敵,第二,暗中多了一位盟友,第三,他坑蒙拐騙無所不能……比你更適合跟我打配合!」

第三最重要!

武王鬱悶:「說來說去,是嫌棄我配合不了你?」

「不是嫌棄!」

文王解釋道:「只是……有點嫌棄!」

去你大爺的!

武王鬱悶的不行,他沉默了一會:「我修鍊到今日這地步,你和星老大幫我許多,真要我干,我當然沒意見……你要是覺得他突破比我突破作用大……我就答應他!」

文王見他如同被拋棄的小狗,無奈道:「算了!」

這可憐的樣子,五大三粗的,也不嫌丟人。

武王齜牙:「你這是承認,我比他更有用?」

「閉嘴吧你!」

文王無奈:「你是我兄弟,他又不是,但是你廢是真廢,找什麼理由!」

武王頓時沮喪無比!

沮喪之下,還是道:「文鈺很危險,是嗎?」

「還行……」

「別瞞我了!」

武王嘆氣道:「我看的出來,最近你其實急了,要不然,你以前不會這樣的,以前蘇宇要是說讓我融他天地,你會說讓他去死的,就知道佔便宜!」

武王笑了笑:「算了,我融就融吧,但是說好了。救出了文鈺,我給你當妹夫……我可是付出很大代價的,我連禁地之主都不當了!」

文王翻白眼!

懶得理他。

但是還是看了他一會,想了想道:「別太沮喪了,我其實也捨不得你走,可是……先融著吧,以後再說!」

他衡量了一下,也許這樣更好。

但是,還是說了一句:「和他只是合作,這小子,現在其實不好看透,別太相信他!」

「這個我懂!」

文王拍了拍他的肩膀,嘆息一聲:「去找他吧!」

「好!」

武王朝死靈地獄飛去,而一瞬間,死靈之主浮現,淡淡道:「好了,滾蛋吧!演戲給我看嗎?想進入我天地……你當我白痴嗎?」

這倆混蛋,當我是傻子?

武王憨憨道:「我去找蘇宇,融他天地,沒別的意思!」

「滾!」

死靈之主幾乎是咆哮了,怒道:「不滾,現在弄死你!」

武王灰溜溜地逃回來了,一臉悲傷:「他不信!」

文王嘆息:「演的太假了,算了!」

兩人同時沮喪,死靈之主都快氣吐血了,廢話,我能信才怪了!

……

片刻后,蘇宇走出了天地。

有些領悟,但是實力並未增長,此刻,四大帝尊都跟著他,一起看向死靈之主,很快,嘆息一聲,紛紛跟著蘇宇走。

死靈之主一愣:「你們幹嘛去?」

冥土也是一愣:「黑墓大人說,主上讓我們跟著他一起去打落魂谷……」

死靈之主皺眉:「本座還沒發話,你們就跟他走了?」

冥土愈發獃滯:「黑墓大人說,將士告別,少說告別之語,這是萬界的規矩,否則,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死靈之主頭疼!

白痴!

我怎麼有這些白痴屬下,我要是不開口,豈不是被蘇宇就這麼把人帶走了?

他惱怒地看了一眼蘇宇,蘇宇笑了,一道光芒爆射而去!

死靈之主一把抓住,很快感悟一番,微微皺眉,看向蘇宇,傳音道:「這麼簡單?」

「不簡單!」

蘇宇傳音道:「這是我融生死的全部過程,經歷真正的死亡……但是,需要強大的生命力恢復……所以,長生天必打,否則,你一輩子不可能成功!」

死靈之主陷入了沉思中。

按照蘇宇的意思,必須要真的接觸死亡,但是,需要強大的生命力去維持,去恢復,否則會真的死!

長生天!

他看向蘇宇,蘇宇笑了,「這個後續可以合作的!當然,不是現在,現在,我太弱!」

死靈之主考慮一番,看向他:「可以考慮……我也相信你沒這個膽子騙我……投桃報李,告訴你一個不算秘密的秘密,落魂谷主和魂域域主是兄弟倆,你打一個,可能來另外一個……血脈挪移,擋都擋不住!但是魂域域主不是32道,不過可以附身任何人……自己考慮清楚了!」

蘇宇眼神微動,還有這茬,我倒是真不知道!

明白了!

「多謝!」

死靈之主沒說什麼,看了一眼冥土幾人:「跟著他一個月,這一個月,做什麼都聽他的,一個月後,再回來!」

幾人同時應聲,耳邊傳來蘇宇的聲音:「早就說了,師父會這麼說,你們不信,現在信了吧?」

幾人無言,到底真的假的?

現在都搞糊塗了!

一時間,幾位帝尊,也是很無奈,算了,我們記得主上的話,聽他命令一個月就行!

而遠處,文王看向蘇宇,笑道:「我也不能走太久,否則法感受不到壓力,會出事的!」

蘇宇點頭,「應該的,早點回去!」

文王看向武王,又看了看蘇宇:「他,我就交給你了!你年輕,但是你有能力,別跟我無數年沒出事,在你這出了事,那我也不會善罷甘休!」

蘇宇笑了,這次真的笑了,齜牙,燦爛無比:「放心!」

武王臉色不太好看,笑的這麼燦爛,我不放心!

文王沒說什麼,-轉身就走,武王念念不舍,「老文,你真走?」

文王擺擺手,直接消失!

武王都快哭了,那表情,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深閨怨婦呢!

蘇宇也差點笑了,眯著眼看著武王,武王一臉的惆悵,飛到蘇宇身邊,帶著一些惆悵:「他就是想甩掉我,早就想了,不是個東西!」

蘇宇笑了:「行了,跟我走吧!我的好叔叔,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武王面色僵硬,我忽然有點怕了!

別這麼喊我!

而其他四大帝尊,都是一臉古怪,武王?

這黑墓,到底什麼人?

還有,主上怎麼和文王還有武王攪合上了?

這是合作干大事啊?

幾人興奮無比,驚天的大秘密,主上這是和這幾位,密謀幹大事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八十九章 密謀大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