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宋時雪下載
  4. 宋時雪
  5.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路向北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路向北

作者: |返回:宋時雪TXT下載,宋時雪epub下載

「殺,殺進去!」

「殺,殺啊!」

「不好,夏軍襲寨!」

「勿慌,夏軍不多,不過虛張聲勢而已。」

「...............」

石門堡之內,忽然火光四起,在熊熊大火之中,還夾雜著喊殺聲、吶喊聲、慘叫聲。

「滄浪!」正和衣在睡塌之上小睡的李三堅被吵鬧聲驚醒,拔出吳王劍,自睡塌之上一躍而起,奔向門口問道:「發生了何事?」

「主人,夏騎兵襲寨!」黑旗軍親兵統領山魁一手持棒,一手將李三堅的坐騎「嘯風」牽過來后答道。

「夏騎兵襲寨?」李三堅翻身上馬,縱馬就奔了出去。

山魁領三百親兵緊緊的跟著李三堅。

「好手段!」李三堅走到外面,只見火光之中,數面「夏」字大旗高高豎起,無數剽悍的夏騎兵正縱馬衝進了石門堡內與黑旗軍廝殺。

遠遠看去,夏騎兵共分三路衝進了石門堡內,三路人馬人數並不多,但卻是緊緊的聚集在一起,就如三炳尖刀般的,而黑旗軍在倉促之間,顯得有些慌亂。

「他娘的,來的還挺快,一天都不給我等啊。」李三堅見狀罵道。

黑旗軍攻下石門堡等堡寨,而夏晉王李察哥領軍還遠在古骨龍城一帶與宋軍對峙,因此李三堅以為可利用這個間隙,在石門堡好好歇息一日或數日,再圖后舉。

黑旗軍連續作戰二十餘日,已經是異常疲憊了。

可夏軍就根本不給黑旗軍休整的時間,連夜就有騎兵反攻石門堡,連夜突襲黑旗軍。

何為兵貴神速,夏晉王李察哥給李三堅上了一課。

「來者何人?」正在此時,在火光之中,兩百騎殺至,護衛在李三堅周圍的親兵大聲喝問道。

「李經略何在?」兩員小將越眾而出,手持長刀大聲問道。

「你二人為何來此?」李三堅看清楚來將為翟進、韓世忠兩員小將后,開口大聲問道。

翟進、韓世忠被李三堅救下后,就在黑旗軍軍中養傷,二人年輕力壯,受傷不重,又有妙手神醫許叔微悉心醫治,因此兩人很快就養好了傷,被李三堅暫時安置在了驃騎營。

翟進、韓世忠二將此刻已無處可去,也只有暫時依附在李三堅麾下。

「李經略,姚副帥命我二人護送你突出重圍。」翟進騎在馬上大聲答道。

翟進為人較為倨傲,年輕氣盛的,除了對劉法等人服氣之外,對他人根本是不加理會的。

不過李三堅為何人?久負盛名的李青天李大官人,又是黑旗軍的統帥,領軍作戰,頗有章法,頗得兵法,翟進、韓世忠這些日子都是看到眼中的,再加上李三堅又救下了他們兩個,因此翟進、韓世忠二將對李三堅是恭敬有加的。

「突出重圍?哪裡有重圍?」李三堅聞言不屑的搖頭道:「不過為賊軍稍許兵馬騷擾而已。傳令下去,令各部休要驚慌,慌亂者斬!各部邊戰邊退,由北部退出寨外。」

雖此時突入石門堡中的夏軍騎兵並不多,李三堅有把握將其擊退,但誰知道夏軍後面是否還有援軍?若是夏大隊人馬緊隨其後,僅憑黑旗軍這點人馬是萬萬抵擋不住的。

因此目前黑旗軍最佳策略就是一個字,那就是「走」字,兵貴神速,不但是指進攻,撤離、逃跑也必須是兵貴神速的...

李三堅下令撤離之後,傳令兵縱馬奔往各部傳令,山魁、濟空、翟進、韓世忠等人就簇擁著李三堅向寨外奔去。

「立帥旗!」有行走途中的李三堅回頭看了一眼仍是處在慌亂之中的石門堡后,下令道。

「主人,若行此舉,將令你身處險境啊。」山魁聞言連忙勸道。

混亂之中,將令是無法及時傳達到各部的,因此只有立起帥旗,讓各部向著帥旗附近聚集,各部也會大體知道主帥的意圖的。可這個世上之事,均是有利也有弊,若是立起帥旗,定也會引起夏軍的注意的,李三堅也會受到夏軍重點「照顧」的。

「休要二話,鳴號立帥旗!」李三堅沉下臉下令道。

李三堅身邊有三百身經百戰的親兵,又有山魁、濟空、翟進、韓世忠四名勇將,其中山魁、翟進、韓世忠更是勇冠三軍,而李三堅自己也並非手無縛雞之力的。姚氏家傳三招,此時李三堅已經掌握得無比嫻熟了,關鍵時刻,李三堅還是可以廝殺的,還是可以殺人的。

因此就算過來千軍萬馬,李三堅又有何懼?大不了還可以逃之夭夭的...

以「嘯風」傲視天下的腳力,李三堅想逃的話,又有何馬能夠追得上?

「嗚...嗚...嗚...」片刻后,在低沉的號角聲中,一面金邊狼旗在火光之中立了起來,狼旗招展,旗上巨大的狼頭張開了血盆大口,在火光之中顯得異常猙獰可怖。

「殺!殺!殺!」

「殺出去!」

黑旗軍聽見號角聲、望見狼旗后,頓時軍心大振,拚命與敵廝殺,並向李三堅聚攏,夏軍騎兵見到之後,也拚命向著李三堅這邊殺來。

「殺!」翟進居左,韓世忠居右,山魁、濟空居中,保護著李三堅向寨外奔去。

翟進、山魁、濟空、韓世忠勇不可擋,來衝過來的夏騎兵一一射死或刺死或砍死或棒擊而死,就如三道牢不可摧的鐵盾般的,阻擋著夏兵向李三堅衝殺。

「嗵...嗵...嗵...」

「嗚...嗚...嗚...」

此時石門堡外號角聲大作,果如李三堅所料,夏軍大隊援軍果然殺了過來,在曠野之中,捲起了鋪天蓋地的塵土。

「令驃騎營斷後,其餘各部迅速北移。」李三堅看著愈來愈近的夏軍大隊人馬,冷哼了一聲後下令道。

李察哥,你如此的逼人太甚,如此的不許我等回到宋境,既然如此,老子就不回去了,老子就鑽到你的肚腹之中,好好鬧騰鬧騰,讓你不得安寧,李三堅縱馬狂奔,一邊狂奔一邊暗恨道。

條條大路通羅馬,也不一定非要通過古骨龍城回到宋境的,此路不通,也會有其他道路的。

所謂天無絕人之路,就是這個道理。

宋宣和元年四月,夏雍寧五年四月,夏晉王李察哥命夏軍乘夜突襲了黑旗軍,雖未勦滅黑旗軍,但卻擊潰了黑旗軍。黑旗軍奪路狂奔,向著北面狂奔而去,雖大部黑旗軍人馬僥倖逃脫,但也有少部黑旗軍被夏軍衝散。

........................

「射...」

石門堡以北一處山坡之上,數十名黑旗軍將士半跪在地上,端著諸葛連弩向狂呼吶喊著欲衝上土坡的夏兵射去。

「嗤...嗤...嗤...」羽箭破空之聲不斷響起,一支支利箭如閃電般的向著面目扭曲、猙獰的夏兵極速飛去。

諸葛連弩一次三箭,數十副連弩一射就是百餘支利箭,端的是厲害無比,將一個個夏兵射翻在山坡之下,此刻山坡之下已經堆滿了夏兵的屍體,身上是插滿了羽箭,就如一個個刺蝟般的,與夏兵屍體橫七豎八倒在一起的還有無數被射殺的戰馬,一些戰馬一時未死,背著羽箭,跪在地上發出痛苦的嘶鳴聲。

與此同時,還有無數夏軍射出的羽箭、石塊鋪天蓋地砸向山坡之上的黑旗軍。

「種姑娘,小心!」矢石如雨,黑旗軍射日營伍長鬍八見一塊石頭將要落在種佩竹身上之時,頓時大急,縱身而起,將種佩竹拖到了一邊,飛石「噗」的一聲落在了種佩竹身側,騰起了尺許塵土。

「種...姑娘...你上來作甚啊?」胡八喘了口粗氣,拖著種佩竹伏在地上埋怨道。

「我...我...」種佩竹端著一副弓弩,支支吾吾的說道:「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有何懼哉?就算是死,我也不能墮了我種家的威風,也不能墮了我黑旗軍的威風!」

果然虎父無犬子,種佩竹雖為一名女子,但卻是巾幗不讓鬚眉,一直與黑旗軍並肩作戰,如此不由得令諸黑旗軍將士是肅然起敬。

石門堡一戰,種佩竹等人被夏軍衝散,與黑旗軍大部失去了聯繫,被夏軍追趕,困在了此處山坡之上,已經是走投無路,身出絕境了。

胡八等數十名黑旗軍將士均是散兵,大都是射日營的將士,弓弩是極為犀利,因此胡八等人才死守到了此時,令坡下的夏兵遺屍無數,是損失慘重。

不過諸葛連弩犀利,一射三箭,但也是有其弊端的,那就是消耗羽箭速度是異常的快,一旦胡八等人所攜帶的羽箭消耗殆盡,就是胡八、種佩竹等人的死期。

胡八本來是讓種佩竹等數名女卒躲在後面,有機會救治傷兵,可種佩竹居然也端著一副弓弩上來。

種佩竹為种師道之女,與黑旗軍大帥李三堅平日里還「眉來眼去」的,頗有些曖昧,因此若是種佩竹有何意外,胡八等將萬死難贖其罪的。。

大家還在看:一戰成婚:厲少,要抱抱抗日之鐵血智將我想當巨星海賊之文虎大將凡塵戰歌嬌娘撩夫超品醫仙諸天時空行絕世武帝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