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果真是你

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果真是你

眾人回眼望去,士兵已經急忙趕到。

「稟告家主,二長老確實如韓先生所料,忽然失蹤……」

「這不可能!二長老乃是裴家舉足輕重之人,怎麼可能幹偷師這種破事?!」

「沒錯,混賬東西,你可查清楚了?我可警告你,二長老身份非同尋常,不可兒戲,你若胡言亂語,他日,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對於太子黨的人而言,這種消息其實無異于晴天霹靂。

畢竟,如果說太子是太子黨的絕對核心,那麼二長老便絕對是個中的精神圖騰。

太子死了,如果連二長老也失蹤不見,那麼所謂的太子黨也不過是名存實亡。

士兵急忙一低頭:「若是屬下沒有查清楚,自然不感亂言。」

話落,士兵雙手遞上一本冊子,直接交到了裴固的面前:「家主,這是北面城門的出入記錄。如韓先生所說的那般,二長老於昨夜凌晨悄悄出城,因為他帶有長老手諭,因此士兵並未多加阻攔。」

聽到這話,韓三千輕輕一笑,果然不出所料。

裴固眉頭緊皺,二長老跑路,且作出此等事情,已經不僅僅只是整個裴家丟人現眼的事,最重要的是其背後所藏著的更深層的意義。

太子黨一幫人在鐵證面前,再也沒有先前那般囂張,二長老偷屍,這不僅是他們監管屍體不利的責任,更重要和惱火的是,因為太子原因,他們長期廝混一起。如今,二長老犯下如此之罪,他們又怎麼能隨便脫得了干係?

「三千?」裴固將目光望向了韓三千。

「看來,二長老便是出賣裴家機密的那個間諜。」韓三千基本上可以斷定了。

能將敵軍放進主城,且能將主城所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敵軍,恐怕也只有這些位高權重之人才能夠有能力辦到。

二長老便是這樣的人物。

「二長老也算在裴家是號人物,爪牙眾多,他雖跑路,可裴家也不得不防。」韓三千道。

裴固點了點頭。

「不過,也正是因為爪牙太多,如果細查,必然牽連多人。如今太子已死,他們雖然可能群龍無首,可是,裴家主也別忘記了,有句話說的好聽,魚死網破。」

裴固明白,韓三千的意思是,就是拉些替死鬼,做做樣子。

「我知道了。」裴固點了點頭。

「另外,裴大哥,有句話不值當講不講。」

「韓老弟,你我是結拜兄弟,親如一家,有話不妨直說。」裴固道。

韓三千點頭,接著道:「依你以為,二長老和裴虎的關係如何?」

「二長老向來疼愛裴虎,從小到大,裴虎的很多本事也是跟他學的。」

「用句話來說,親如父子,對嗎?」

裴固點點頭,也差不多兩人的關係可以如此評價。

「您認為,二長老為人如何?」

「二長老雖然人比較嚴肅,但向來做事有板有眼。」

「我的意思是,他個性。」

「相對沉穩。」

說完這些,裴固有些疑惑的望向韓三千,顯然不知道韓三千問這些幹嘛。

畢竟即便現在要追捕二長老,也不用調查這些嘛。

怎麼看,韓三千問的更像是在懷疑二長老之前所問的問題。

既已確定是他所為,那麼再問這些,似乎大可不必了。

韓三千當然可以看懂裴固眼中的疑問,輕輕一笑,道:「裴家主,裴虎是你的親兒子,他現在死了,我相信你心頭也難受不已,可是,你會怎麼做?」

「是抱頭痛哭,還是找我報仇?」

「不用顧忌我,也忘卻他造反的事實,說你最真實,或者最瘋狂的想法。」

如果不考慮是韓三千,也不考慮他曾經的造反,那麼裴虎死了,裴固斷然難以接受,殺人報仇則是必然的。

「這就對了。」韓三千點點頭,接著話鋒一轉:「但也恰恰是最不對的地方!」

什麼意思?又是對,又不是對?

韓三千一笑,開口解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豪婿韓三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豪婿韓三千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果真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