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故事裏的主角
  4. 第1327章 自吻唇流血

第1327章 自吻唇流血

作者:

【缺少的章節即是違規被屏蔽的,已經儘快修改中,請大家能夠諒解!】

徐廉奕不動聲色地就這麼黯沉地盯着他,好半晌才從自己根本不是好笑的「女朋友不願意咬唇流血」,而是「女朋友不願意下面流血」的羞恥又潮紅地無法開口、難以啟齒的一世英名徐廉奕「開戰」中反應過來。

這口處男、這口聲譽、這口欲求、這口不滿簡直讓他的俊臉不知往哪裏放,只好把所有氣都撒在那個不知好歹、嘲諷意味的源頭者。

十分鐘后,漫長的走廊從那頭再到那頭,來來回回丟盡顏面,整行的男宿舍友分分表示奇葩。

因為他們一打開門,花盛男便只穿一個三角褲衩在走廊狂奔、狂嚷。

「我花盛男是處男,強迫女朋友不願意被狠咬了唇,流了血……我花盛男是處男,強迫女朋友不願意被狠咬了唇,流了血……我花盛男是處男,強迫女朋友不願意被狠咬了唇,流了血……」

雖然三更半夜,影響人們睡眠,但,難得一見的自毀形象的人總該得見一見。

不過卻被查房的蔣宿管給吼了,「哪個宿舍的?半夜三更不睡覺在這裏擾亂公共夜眠,你這是想死啊!還不快回去!」

回不去的花盛男心裏流着淚,腿不受自控地抬起,嘴不受自控地復讀:「我花盛男是處男,強迫女朋友……」

臉陰得鐵青的老壯趕緊將他扯下,好聲好氣相勸:「兄弟,不是我說你,你再可憐,有啥用啊?你這麼招搖,想讓人同情你啊?人家只會看你的笑話知道嗎?我勸你,還是趕緊回去睡覺,好好睡一覺,心裏就不苦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重新開始。」

蔣宿舍無奈地看着被攔在原地還在誓死訴說自己心底的痛苦的三角褲衩男生,無奈地擺擺手,「罷了,你念吧,念到凌晨十二點吧,說不定等你那時候就累得倒頭就睡,沒煩惱多好。」

根本不好的花盛男想告訴人家他舍長壓根不是人,非法濫用巫術對付忠誠粉絲兼好得要命的宿友,他卻只能心口不一地念叨,摧毀自己的形象。

他根本不是處男,他也不會強迫女朋友,他更不會被狠咬了唇,最不會流血。

都是徐廉奕!

徐廉奕才是處男!

徐廉奕才是強迫女朋友的惡徒!

徐廉奕還是被狠咬了唇的男人!

徐廉奕更是脆弱地咬得流血的人!

急救手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庄蓉卻覺得已經過了一個世紀。

這種只會出現在新聞里、小說里、漫畫里、電視里的自殺行為流血畫面,各種各樣都刺激得不行,她從未覺得她有一天也會親身經歷,還會在自己的眼前。

那個人,更是她心愛之人。

從紅燈焦急地等到了綠燈,如果是過馬路,它不過幾分鐘的事情,在這裏,卻不是所謂簡單的過馬路。

而是生與死作鬥爭。

現在的她坐在昏睡的唐糖的身邊,她眼裏都只有他,她的手輕輕地撫摸他的臉,他不知道她對他傷害有多大,更不知道輕度抑鬱症到底存活在他的世界裏多久了。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重生七零有寶妻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冷情總裁契約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醫妃逆襲:王爺反被撩逆天雙寶:毒醫世子妃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