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奔騰年代——向南向北下載
  4. 奔騰年代——向南向北
  5. 第1681章 演出

第1681章 演出

作者: |返回:奔騰年代——向南向北TXT下載,奔騰年代——向南向北epub下載

時間定在了十一月三、四、五三天,永城婺劇團的《莎士比亞與湯顯祖》,將在上海人民廣場邊上的上海大劇院公演。

張晨和譚淑珍,都擔心票賣不出去,沒有人看,到時候整個劇場空空蕩蕩,只有前面幾排,請來的那些專家學者和媒體記者,那是多麼難看的場面。

譚淑珍讓老萬做好準備,到時就讓他們公司所有的人都去看戲,連那些建築工人也都請去,張晨和小米說,到時讓公司里的人都去,還讓小米想辦法再動員一些人,又打電話問慧娟,三個酒店,能不能湊出來一些人。

慧娟有點為難,她說:「張大哥,那個時候,正是晚餐最忙的時候,人抽不開啊,要是等晚餐結束過去,大概只能看到下半場了。」

張晨想想有道理,和慧娟說,算了,你們酒店就算了。

劉芸和張晨說,我公司的人也可以連看三天。

小芳問他們:「姐夫、珍珍姐,人還夠不夠,不夠的話,我請我合作的工廠幫幫忙,讓他們派工人過去。」

二貨和張晨說:「指導員,不用那麼麻煩,我這裡帶三百個人過去沒有問題,只要你一聲令下。」

「你那裡哪裡來這麼多人?」張晨問,「你那些裝卸工不用裝卸貨物了?」

「哪裡用得了裝卸工,逼養的,我讓他們租倉庫的,每個單位派兩個人,不就夠了。」二貨說。

張晨和譚淑珍算算,這樣人怎麼應該也差不多了,場面不會太難看。

沒有想到,離演出還有三天,雯雯告訴張晨,票已經全部賣光了,一張不剩,還不夠賣。

張晨嚇了一跳,問:「怎麼可能?上海那地方,現在就是演滬劇也坐不滿,何況是婺劇,上海人有幾個知道婺劇的?你以為是周立波的海派清口?」

雯雯白了他一眼,說:「老大,你也太官僚,太那個什麼,就是自己看不起自己的那個什麼成語了。你以為我們的粉絲都是假人,是數字?告訴你,演出的消息在網上一發布,當天就賣掉一半的票了。」

「真的嗎?」張晨問,「都是些什麼人來看啊?」

「什麼人都有,全國各地的都有,當然是以上海和附近的居多,反正杭城和蘇州坐高鐵去的也不少。」雯雯說。

張晨還是不相信,上了向南和永城婺劇團的微博看看,果然上面討論得很熱烈,還有很多人在詢問有沒有票。

張晨翻到最前面發布的那條微博,發現雯雯寫的是全國今年只公演三天,錯過就沒有了,怪不得粉絲會這麼踴躍。

「怎麼樣,老大,幹得漂不漂亮?」雯雯得意地問。

張晨說漂亮,確實漂亮,對了,你請的明星呢?

雯雯把三天,每天會來的哪幾個明星告訴了張晨,張晨又吃了一驚,問,這麼多,一共需要多少出場費?

「什麼出場費,讓他們蹭我們南南的熱度,是給他們面子了,還要出場費?我告訴他們有哪些哪些媒體會來報道,還有哪些哪些人會出席,他們屁顛屁顛就來了,當然,我也威脅了幾個。」雯雯說。

「你威脅什麼了?」張晨問。

「我威脅她們,不給我面子的話,我派集裝箱車子,堵到她們家門口去。」雯雯說,「我現在可以雯總,集裝箱車可以調一個連。」

張晨哈哈大笑。

統計之後,來的嘉賓還真的是不少,有雯雯請的,有柳青幫助請的,柳青他們也會來做現場報道,並對張晨進行專訪。

向南自己打電話,邀請了這段時間在蘇州的白先勇老師,白先勇老師三號那天,也會蒞臨。

北京的媒體,南方的媒體,上海的媒體,加上許文輝動員了杭城本地的媒體,都會到現場進行報道。

雖然最後能決定向南他們能不能去北京的,是省文化廳,但那些評委和領導人在杭城本地,杭城本地媒體鋪天蓋地的報道,對他們也會形成壓力。

到了演出那天,張晨坐在下面觀眾席里,陪著專家和領導,張晨朝整個劇場看看,暗暗吃了一驚,他發現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觀眾都是年輕人。

在坐的專家也納悶了,大家都在嘀嘀咕咕說,怎麼有這麼多的年輕人會來看戲?

只有坐在前排的白先勇先生微微笑著,他說,我們《牡丹亭》演出的時候,也是這樣的。

邊上馬上有人接過話茬,嘆道,看樣子不是戲劇沒落了,沒有人看戲,是我們沒有合適的戲給他們看。

張晨坐在那裡,雖然對這樣的狀況很滿意,但心裡還是很忐忑的,他知道年輕人喜歡湊熱鬧,喜歡追星,追得還有點瘋狂,但年輕人也是最不會買賬的,他擔心看到一半的時候,他們會不會一個個站起來離場了。

譚淑珍在後台,她也看到了下面的情況,她比自己上台還要緊張,一個個演員交待過去,特別是向南,她是叮囑了又叮囑,向南笑著和她說:

「媽,我原來一點也不緊張的,結果被你說緊張了。」

譚淑珍趕緊說:「好好,媽媽不說了,南南,你放鬆一點。」

「知道了,媽。」向南說。

譚淑珍不說向南了,一轉身又去說殷桃,殷桃趕緊說:「阿姨,阿姨,我知道了,我就是在讓自己放鬆。」

「譚淑珍,要麼你自己上。」徐建梅說。

譚淑珍苦笑著說:「要是能上,我還真的就自己上了。」

「瞎操心!」邊上老譚罵了一句。

老譚其實也很緊張,外孫女今天第一次登上這麼大的舞台,他比自己當年要登上人民大會堂的舞台還要緊張,那時他還是一個小孩,初生的牛犢,會怕誰?沒想到臨到老了,臨到自己的外孫女要上台了,他卻緊張了起來。

但老譚克制住了自己的這種緊張,他沒有和譚淑珍一樣,把自己的緊張化成不停的嘮叨,而是和自己以前臨上台一樣,背靠著椅子,手裡捧著一個搪瓷杯,閉上了眼睛,不時地,就喝上一口。

他聽到許老師的的鼓響了,知道演出馬上就要開始了。

大幕拉開,下面觀眾席就是一片驚嘆,記者們都拿起相機,咔嚓咔嚓拍著,吳老師和馮老貴互相看看,點了點頭,他們知道觀眾這是被台上的舞美震驚到了。

柳青悄聲問張晨:「張哥,這是你設計的?」

張晨笑笑,沒有吱聲。

柳青抿著嘴,也笑了一下,明白了。

隨著演出的進行,張晨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他朝後面看看,所有的觀眾都聚精會神地盯著台上,津津有味地看著,張晨懸著的一顆心,慢慢放了下來。

這部戲和其他的戲不同,那就是沒有幕間休息,導演認為,幕間休息是最破壞一部戲的氣氛的,上半場好不容易渲染起來的氛圍,到了中間幕間休息,就散了,下半場要重新開始醞釀。

張晨覺得有道理,同意一試,看看今天現場的反應,也確實不錯,年輕人本來看戲就不多,不習慣還要什麼幕間休息,最主要的還是他們的前列腺好,三個多小時的電影,不是也一樣沒有幕間休息嗎,上什麼廁所啊?

整台戲八幕,一氣呵成地演完,觀眾們起立鼓掌,意猶未盡,向南和殷桃他們出來謝了幾次幕,下面一直在叫「再來一個」,也不知道再來什麼,總不能把整齣戲再演一遍吧?

「清唱,清唱,清唱一段。」

雯雯和向南、殷桃說,兩個人恍悟,返回台上,一人清唱了一段,贏得一片掌聲,不過還不放過,又上台,又唱,如是三次,最後向南朝台下鞠躬,笑著和大家說:

「哥哥姐姐們,總要有結束的時候吧?求放過,求放過。」

下面的觀眾這才大笑,鼓掌,算是放過了她們。

散場了,孫晉走過來激動地和張晨說:「可以了,老同學,哪怕是不能進京,也值得了,就今天這個場面,哪裡見過。」

連著三天的演出,盛況空前,網上熱熱鬧鬧,惹得網下,上海大劇院門口,每天居然都出現了很多等退票的人,向南他們準備上大巴回酒店的時候,也被人團團圍住,拿著節目單索要簽名,那情景還真的和大明星一樣。

第三天晚上演出結束,張晨特意讓慧娟,安排淮海中路土香園大酒店加班,在那裡舉行了慶祝晚宴,張晨和譚淑珍,給每一位趕赴上海的演職員,頒發了兩千八百元的大紅包。

孫晉和丁百苟說,我們的研討會,也要加把火。

丁百苟說,不用加,火已經燒起來了,現在媒體上都是這次演出的報道,有好幾個,原來推脫有事,不能來參加研討會的人,都說可以來了。

「變色龍!」孫晉罵道。

丁百苟說:「他們是怕得罪浙婺,不敢來給我們抬轎。」

「現在呢,現在不怕了?」孫晉氣惱地說。

丁百苟笑道:「現在知道這次研討會,肯定是媒體矚目,這是給他們自己長臉的時候,還怕什麼。」

孫晉和丁百苟,一個代表永城市政府,一個代表永城市文廣旅體局,一桌桌地給大家敬酒,敬完酒回來坐下,丁百苟問譚淑珍:

「譚老師呢?怎麼沒有看到譚老師?」

譚淑珍說:「他看了兩天,大概放心了,今天和老楊已經回去了。」

明天,整個團就要回永城了,而馮老貴和向南、殷桃他們幾個主要演員,會和孫晉、丁百苟他們在杭城留下,參加後天由永城市政府在杭城舉辦的,《莎士比亞與湯顯祖》的研討會。

研討會放在艮山電廠,張晨他們的會所里。。

大家還在看:重生異能小俏媳皇上,本宮很會撩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青葉靈異事務所絕世天君勝者為王我的美女教師夜天子異世為僧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