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重生最強仙尊
  4. 第798章 獲勝

第798章 獲勝

作者:

這是費爾曼瞬間發出最快的法術,雖然不能讓葉北月造成傷害,但是阻止他的一切,抱住冷顏一命,還是能夠做到的。

如果只有葉北月一個人,在消耗巨大的情況下,確實沒有問題。

可是現在葉北月並非是一個人,銀龍霸下吐出一口冰藍色的龍息,直接形成一道厚實的冰牆,將費爾曼的法杖給擋住。

最終冰牆直接碎裂,而這個發球也轟然發生了爆炸。

一時之間,塵煙四起,直接遮擋了周圍的視線。

費爾曼心中猛然一沉,再次形成了一個風暴,直接將這些給卷開。

可是此時葉北月已經一腳踏在冷顏的身上,烈火長劍已經刺在了冷然的胸口。

冷顏倒在地上,最終鮮血直冒。

然後脖子一歪,直接失去了氣息。

「少年白衣劍神,你居然真敢殺冷顏!」

費爾曼兩人雙目血紅,完全變成了血紅色,他死死握緊拳頭,咬牙切齒的說道。

如果不是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葉北月的對手,他現在已經衝過去,直接將葉北月斬殺了。

葉北月根本就沒有理會這個費爾曼,直接向一邊走去。

銀龍霸下見此,直接飛過來,讓葉北月踩在自己身上,騰空而起,消失在這片廢墟之中。

費爾曼抬起了頭,看見葉北月遠去的身影,根本無可奈何。

葉北月坐在銀龍霸下的身上,飛翔在高空之中。

而此時的古堡,已經成為了一片冰天雪地,而偷偷前來圍觀的武道強者,都不由的嘆息。

葉北月直接收回了神畫榜,也將銀龍霸下收入其中,然後踏空而行。

雖然現在他消耗巨大,但是飛回去的力氣還是有的。

雖然他想要坐在銀龍霸下的身體上飛回去,但是畢竟這是在林蘭國,是團盟的地方,這樣未免太高調了一點。

跟着雲層看下面,已經有警車陸續趕了過來,進入這個冰天雪地的古堡之中。

看着這一幕,葉北月嘴角勾勒出一絲笑容。

不過很快,這些人就出來了,而且凍得在那裏瑟瑟發抖。

葉北月搖了搖頭,催動着玉佩,恢復著自身。

……

此時此刻,世界大會也進入了八強,而華夏所對戰的,是日出帝國。

現在也正在開始。

在一處平時開闊的平地上,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宣佈比賽開始。

這人是一名撼天境無上天師,也是今天的裁判。

自從葉北月在世界武道大會上提出改革后,武道大會三十二強,就改變了一下賽制。

一個國家的戰隊,變成了十人,由主隊與青年隊組成。

戰鬥的方式還是在擂台上一對一比試,而且青年隊卻作為表演賽,不算入成績裏面。

這個規則出來之後,很多國家都十分欣喜,既然是表演的形式,那自然是友誼第一,比賽第二,能夠讓青年隊的人學到更多。

這種高度緊張的賽事,對他們而言,提升的是最快的。

而且很多青年戰隊的人,已經回國了,接到這個消息,並沒有抱怨,而是欣喜若狂的趕了回來。

畢竟這是四年舉辦的一次武道大會,機會可是非常難得的。

比起這珍貴難得的成長機會,多跑幾趟都沒有事情。

此時華夏與日出帝國的青年隊,已經打完了表演賽,現在進行主隊之間的較量,是真正十六進八的比賽。

日出帝國這邊,走出來一名青年。

「今天是日出帝國方俊志第一個上嗎?」一名日出帝國青年隊隊員問道。

「當然是他!」另一名日出帝國青年隊的成員回答道,臉上上滿是期待。

「我之前聽說方俊志前輩的刀法,練到如火純青的地步,速度非常快,之前沒有人看清楚,現在終於可以見識一下了。」

「你看看,華夏第一個上場的那個人,看起來垂頭喪氣的,彷彿失去了信心一般,我看要不到三兩下就要敗在方俊志前輩手中。」

「哈哈,你倒是有點眼力勁,我覺得也是這樣。」

「不過你們注意到沒有,華夏戰隊那邊,除了青年戰隊的五人外,主隊只有四人?」

「你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華夏主隊起了內訌,隊長直接卸下隊長的職務,直接跑了。」

「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那豈不是他們華夏戰隊必敗無疑了!」

就在日出帝國青年隊聊得正開心之時,一名白衣少年從空中落下,落在休息區,找了一個位置坐下。

雖然華夏人與日出帝國的人,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差別,但是這些日出帝國青年隊的人,一下就認出來,對方是華夏人。

因此他們臉色瞬間就漲紅起來,幾乎要把白衣少年給圍了起來。

「你是何人?為何來到我們日出帝國休息區,趕緊滾開!」

日出帝國青年隊的隊長,看向白衣少爺大吼道。

面對對方的咄咄逼人,白衣少年不為所動,根本就沒有理睬這無人,只是靠在那裏坐着,看着比賽場上對峙的兩人。

「都在幹嘛呢?」

就在此時,一名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呵斥道。

而且還用手中的刀,毫不客氣的拍在了那名日出帝國青年隊的隊長腦袋上。

那名青年戰隊的隊長捂著腦袋,一臉委屈得。

「柴田前輩,為何你不幫我啊,這傢伙坐在我們的休息區裏面?」

那名男子聽到這話,拿着刀又拍了拍其餘幾人,沒好氣道。

「你們這群蠢貨,一邊去。」

說完這話,他來到白衣少年的面前,神態十分恭敬。

「咦?柴田勝天,你怎麼在這裏?」葉北月扭過頭,一臉驚訝道。

不錯,這名少年就是葉北月,剛剛回到這裏。

柴田勝天尷尬一笑,說道:「白衣劍神,好久不見,剛才日出帝國這些小傢伙,多有得罪,還請你見諒。」

周圍眾人聽后,也都震驚莫名,這個白衣少年,看起來跟他們年紀差不多,為何直呼柴田勝天前輩的名諱啊。

而且看柴田勝天前輩對他還十分恭敬的樣子,這個白衣少年,到底是什麼人啊。

葉北月擺了擺手,說道:「都是小事,不用介意,你不是退隱的嗎,怎麼跑出來了?」

柴田勝天嘆了口氣道:「自從上次戰敗之後,我就意識到,現在的世界變了,變得不一樣了,如果我隱居世外,估計只能閉門造成,況且我也想通了,要多出來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重生七零有寶妻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冷情總裁契約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醫妃逆襲:王爺反被撩逆天雙寶:毒醫世子妃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