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最後1道蒼劫(大結局)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最後1道蒼劫(大結局)

最新網址:返回的途中,城街依舊熱鬧,像是一座不夜之城,大概是受到了玄戈神城的霞山彩閣的影響,這裡有不少建築就是這種復古感。

祝明朗走在熙熙攘攘的道路上,像是一位無業有名,要知道不久前他才屹立在神明的巔峰,本應該猶如神帝那般傲世人間,可祝明朗卻不由自主的融入了其中,腦海里在思索著一個有趣的問題……

「怎麼又是你,湊夠錢了嗎?」剛到石橋,麥色肌膚月牙眸的女孩就問道。

祝明朗壓根沒注意到這個少女,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道:「你的東西我看不上,我的龍現在喝的是仙露。」

「行吧,只要你這樣認為能開心。」少女翻了翻白眼,隨後繼續招呼其他路過的客人了。

她賣的並不是凡間花蜜,她要從來往的人群中找到那些散仙,需要眼光獨到。

祝明朗就感覺胸膛一口悶氣,為什麼好的不傳承,偏偏傳承了這樣一張小嘴呢!

祝明朗這次忍了,再有下次,一定給她安排得明明白白!

剛要過石橋,忽然身後傳來了賣花蜜少女驚呼聲。

祝明朗轉過頭去,這才發現少女身上被一層虛無暗光給籠罩,光芒如一束黑月之輝的集束,準確的降臨在這位少女的身上。

祝明朗臉上露出了驚愕之色。

這讓他瞬間想到了祝雪痕在自己眼前消失的那一幕,是黑神跡在作祟???

祝明朗急忙抬起頭來,這才發現天邊不知何時有一座黑魆魆的龍門,若不是自己擁有強大的神識怕是根本察覺不到它的存在。

月光為它鑲上了神秘而聖潔的輪廓,可它卻像是一隻來自於異度世界的瞳孔,就那樣與一切格格不入的懸在人間上空,俯瞰著、審視著、搜尋著……

「救我,救救我!!」少女從未見過這樣的景象,她驚呼了起來。

石橋上依舊人來人往,近在咫尺的呼聲卻引不起他們的任何關注,他們看不見這一幕,也聽不見少女的呼救!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我明明剛踏出龍門,我已經完成了考驗,為什麼……」就在這時,不遠處那位賣書的神明也發出了不公的喊聲。

祝明朗眺望過去,發現賣書的小老闆同樣被這樣一層詭異之光給籠罩著,猶如被上蒼選中的天驕,而從他的吶喊聲可以看出,他似乎將這種光輝的籠罩當做是了龍門的呼喚,是每一個神選、天選都要經歷的神明考驗!

祝明朗同樣一頭霧水,他已經分不清楚這是黑神跡,還是龍門的響應了。

每隔一段時間,龍門會將神選者召入到龍門中接受考驗,就像當初自己第一次進入龍門中一樣。

而人世間也存在著許多特殊的神典,獲得神典的人也有資格進入到龍門中,在絕大多數神明的認知里,要成為正神就必須接受這份龍門的洗禮!

也就是說,新的一輪正神的選拔已經開始了,龍門將會把人間遊盪的那些神選者丟入到適合他們的龍門九重天中。

祝明朗躍到了高處,果然在這玄天都中出現了不止這兩道龍門召光,就好像他們每個人頭頂上都有一枚明月,搭出了柔和的光橋,讓這些神選者奔赴到另一個世界。

只不過,龍門召光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多,玄天都四個大都城中有成千上萬的召光,並且還在持續的增加!

很快,

那些人的身體失去了牽引力,緩緩的向召光的彼岸飄去。

一時間玄天都像是進入到了風箏節慶,閣樓、琉璃瓦、城牆、屋檐之上有無數煥發著微弱魂光的神明,他們明明還在人間,卻猶如是浸泡在一個浮力十足的虛無海洋里,正一點一點的飄向真正的海平面……

數目無比龐大,一時間玄天都上空如星海一般璀璨,偏偏這些神明又是與夜幕中的星辰相映的,所以天與城之間便交織出了一幅無比絢爛無比壯麗的萬神星煌圖,他們的神光與星輝、月耀、日冕天芒完美對應!!

祝明朗臉上露出了驚駭之色!

龍門之選,不應該是部分神選之人嗎?

怎麼可能這一次是所有的神明!!

整個玄天都的神明都被選中了??

似乎一個都沒有落下!

就在祝明朗萬分困惑時,自己的身上同樣出現了一道光,它毫無徵兆的將自己包裹了起來,然後慢慢的,慢慢的將自己升到空中,身體如水中漂浮那般,卻無法游弋。

祝明朗盯著那一座詭異的龍門,他深呼吸一口氣,儘管這束光芒他有一定的可能可以掙脫,但祝明朗還是讓它將自己帶到高處,祝明朗想看一看這究竟怎麼回事。

浮空之後,祝明朗留意了一下人間。

發現人間沒有一絲絲變化,這樣的景象本應該會引來無數子民們的觀摩。

但他們完全看不見發生的這些,似乎只有被選中的神明之間才可以凝視到對方!

祝明朗再往遠處望去,通過神感,祝明朗聆聽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聲音,這些聲音絕大多數都是驚恐和疑惑。

當祝明朗去凝望著更遙遠的星海夜幕時,發現這些星子們也同樣煥發出了一樣的神光籠罩住了相應的神明!

每一顆星辰代表著一位神明。

現在所有的神明都好像被這些星辰給「標識」了出來!

並不僅僅是玄天都的神明,整個玄天的神明都被龍門的召光給罩住,而且全部都浮到了天空中!!

祝明朗自己都不敢相信會發生這樣的一幕。

明明自己是在等最後一道蒼劫,為什麼會迎來這樣一個場面。

黑神跡與龍門,為何會結合在一起??

祝明朗嘗試著用自己的神感去獲悉一切有用的信息,想從某些知情的神明那裡知道這其中的奧秘。

可祝明朗低估了策劃出這樣一場巨變的幕後人的神秘,自己作為一個即將成為上蒼的人,竟對眼前發生的一切一無所知!

絕不可能是還有凌駕於自己之上的神明了!

龍門懸立,眾神漂浮,璀璨的星海與輝煌的神魂共鑄出了一副不可思議的景象,偏偏人間對此沒有一點點的回應,這千千萬萬的神明彷彿在遠離這喧囂而美麗的人間,正被強行帶入到一個未知的異度!

終於,所有的神明停止了上浮。

他們密密麻麻的飄蕩在一個水平面上,上方就是縹緲莊嚴的黑神跡龍門!

這時,龍門有一扇門緩緩的打開。

神明一直提到的龍門,竟真有一扇門!

天上殿堂那般神聖,而門的另一邊,更像是一個真正的神界!!

這一次是要將所有的神明都拽入到龍門之中,進行真正的神明選拔嗎???

只不過這一次祝明朗沒有感受到那種不可違抗的旨意,此時他和其他千千萬萬的神明一樣,處在向整個世界釋放歲月波的懸停狀態,不知是等待被分解,還是被保送。

「怎麼回事!」

「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嗎??」

「仙尊可知天機??」

「帝老們請為大家解惑啊!」

「隨遇而安吧。」

「哪位神祇,能為此事負責嗎??」

「大家稍安勿躁,靜靜等待,能夠發動這樣力量並將我們九天所有神明召集在一起的,必定是我等需要瞻仰與尊敬的,切勿焦躁啊!」

「是上蒼本尊嗎??」

「胡扯,世間哪有什麼真正的上蒼!」

「吾乃幽天大帝,常絳,敢問是哪位上尊施此法術,又對九天之之野吾等神者有何吩咐,還請出面明示,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幽天大帝說道。

與此同時,九天各位天帝也紛紛站出來詢問請示。

大大小小的神者都被「請」上來了!

是即將發生什麼讓九天之野陷入萬劫不復的浩劫嗎?

祝明朗作為上蒼之選,越發覺得自己不稱職了,怎麼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自己作為一方上蒼毫不知情啊!

「諸位,你們可以先好好凝望腳下的人間。」

終於,一個女子的聲音緩緩的從龍門中傳來。

得到了回應,千千萬萬的神者都在心裡長舒了一口氣。

「上蒼可有什麼指示?」那位幽天大帝小心翼翼的問道。

「只管凝望,好好凝望。」龍門中的女子說道。

眾神困惑歸困惑,還是遵照這位上蒼的意思去凝望。

眾神凝望了許久許久。

從夜幕到晨曦,再從晨曦到朝霞,終於幽天大帝開口詢問了起來:「我們已經凝望了。」

沒有回應。

但是在那晨光的鑲嵌下,神明們依稀可見那位龍門女子的婀娜身影,她就立在那裡,和千千萬萬的神明一樣凝望著山川河流,凝望著煙火人間。

時間不斷的流逝,有神明變得不耐煩,也有一些異神魔神表示了自己的不滿。

可他們無法反抗。

這股力量如此神秘而強大,根本沒有資格掙脫。

就這樣,九天的千千萬萬之神被迫懸浮,被迫凝望著。

一天天過去,神明們也開始疲倦。

可疲倦之後又只能夠無奈的繼續凝望,在凝望的過程中許多神明也開始追憶。

許多神明也逐漸發現,這人世間即便沒有了神,似乎一切都在照常運轉,並沒有混亂不堪,也沒有陷入絕望,更沒有所謂了離開了信仰便根本無法存活在這個世界上。

甚至於,有些地方正在朝著更好的方向發展,哪怕再卑微渺小的人,他的存在也好像有了他自己的意義!

一些神明開始反思。

一些神明反而開始焦慮。

更有些神明感到惱怒!

「我們遵照您的指示,此次凝望確實對我們感觸很大,我們這些神明確實傲慢而自大,不足的地方也會在將來改進……不過,這樣耗著也會引起不必要的怨怒,所以還請您明示,需要我們做什麼。」幽天大帝終於還是忍不住問道。

「你們心中作何感想我並不感興趣,讓你們凝望,只是讓你們在心中與之道別。」龍門女子說道。

「與人間道別??可我們這些神明,一直以來都很少去干涉人間,也有著自己的自律。」幽天大帝說道。

「你們需要做出抉擇。」龍門女子的聲音變得有力量,存在著一道直入心靈深處的旨意!

不可違抗!!

不可違抗!!

不可違抗!!!

這四個字,在所有神明的腦海里浮現,讓他們開始不安,開始惶恐!

「你們將進入天界,亦或者回歸人間。」女子開始闡述,她的聲音印入到腦海里!

天界??何處是天界??

幾乎所有神明都湧起了這個疑惑。

世界上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天界,所謂的仙庭神界那也不過是神明利用自己的法術創造出來一個凡人不容易抵達的區域,但沒有真正的隔絕與禁止之說,其實還是互通的。

「這就是天界。」龍門女子用手指了指身後的那扇門,通向龍門世界的那扇門!

「龍門九重天???」

「那怎麼是天界呢!!」

「龍門是修羅場,是一個考驗神選的地方,怎麼可能是天界!」

所有人大驚,他們開始懷疑女子的身份,開始有了質疑之聲。

「這個天界處在莽荒階段,諸位在裡面擁有無比漫長乃至於永生的壽命,可以一點點創造出你們想要的天界的樣子。」女子接著說道。

「那就是龍門,我們將以神遊身殼在裡面遊盪,我們將你視作上蒼,你為何將我們當做傻子??」這時鈞天的南方帝老憤怒道。

「有何區別呢?」女子反問道。

「人間是人間,龍門是龍門,區別很大!」南方帝老說道。

「所以才需要諸位做抉擇,人間,還是龍門天界。」女子說道。

「我們還是不太明白,神選者會進入龍門接受上蒼您的考驗,我們這裡絕大多數神明都有這樣的經歷,完成了考驗之後便會獲得神力,成為人世間尊奉的神明,我們也一直遵循著這個法則,這次又有什麼不同呢??」幽天大帝問道。

「這一次的不同在於,龍門天界是最後一次開啟。進入到裡面的神明,將再也無法回到你們此刻凝望的土地上。」女子說道。

這句話像雨雷一樣轟然炸開,九天千千萬萬神明開始議論了起來,那些不說話的神明臉上也布滿了疑惑、惆悵、驚愕、恐慌……

「為何……為何??您貴為上蒼,為何要這樣做,為何要將我等與這美好的人世間徹底分割開??」幽天大帝再次提出了心中的不滿與疑惑!

「理由嗎?」龍門女子顯然不是毫無感情的機械,她頓了頓,像是在追憶著許多往事,終於她還是做出了她認為的解釋,

「我曾為凡人,在人間承受著每一個人都經歷過的苦痛,只不過當自己成長了之後,所謂的苦痛也逐漸變成了不可多得的回憶,帶給我美好,也警醒著我珍惜眼前……」

「我為神明,感受到了神明之間的爾虞我詐、競逐飛升的殘酷,我本願一位能夠庇佑子民,能夠建立秩序的神明,但無論我多麼用心,終究逃不過因果,我的一個小小的決定,可以拯救千千萬萬的子民,同時我的一個失誤,也將導致千千萬萬的子民遭受泯滅,在神明的鬥爭下,凡人連泥沙都不如,脆弱而卑微……」

「神明過於強大,一旦成神一座星辰大陸的生靈可以在一念之間泯滅。生靈太過渺小,如果不依託在神明的信仰中,連存在的意義都沒有。」

「世間有諸多的不公,無法一一消除。」

「但最大的不公,莫過於將神明與凡靈放在一個共同的世界里,讓神明因為供奉與神權而不斷的膨脹自大,讓億萬蒼靈需要經歷無數次生死輪迴才可以勉勉強強、兢兢戰戰的存活……」

「神明與凡靈,將永遠的割開——這便是我成為上蒼后做的第一個決定,也是唯一一個決定。」女子一個字一個字的闡述著。

如果說之前那番話是雷雨炸響,那麼現在這番言論更是猶如烈焰焚天!!

神明與凡靈將分割開!!

神明進入龍門天界,獲得所謂的永生。

但代價是再也不能踏足人間!

「可我根本不想進入那個龍門天界,我有妻子,我的妻子為凡人!」這時,一位筆官模樣的小神明說道。

「你們也可以選擇回到人間,你們的神力會消失,也同凡人一樣感受著生老病死。修鍊成神的渠道將關閉,即便有人在億萬僥倖中成了神,他也將面臨此時的抉擇:釋放自己的靈本回到人間,或者升入龍門天界離開人間。」女子說道。

要麼入天界,獲得龍門九重天中的永生。

可龍門是個什麼樣子,他們絕大多數人都清楚。

那裡莽荒原始,即便有一定的人族文明氣息,可和如今昌盛而繁榮的九天之野人間相比,卻相差很遠很遠,並且由於是神遊身殼的緣故,一些感知與觸感遠沒有肉身來得那麼真切。

至於人世間,顯然更加豐富多姿,有恩怨情仇,也有鳥語花香,然而壽命是一個永遠都邁步過去的檻,沒有一位站在人間至尊的君王不渴望長生之道,他們即便入仙無門也會耗盡全朝來讓自己享受成仙的逍遙。

一輪黑色的圖騰帆在天芒的時明時暗下也若隱若現,神秘莫測的龍門與這黑圖騰帆共同懸在眾神的頭頂,它們共同釋放出的力量讓千千萬萬的神明都毫無反抗之力。

此刻他們的力量被徹底剝奪了一般……或者,應該說是黑神跡與龍門收回了他們的力量。

所有人如漂浮在海平面上的溺水者,擺在他們面前的也只有這兩個抉擇!

「吾輩從不曾貪戀毫無意義的人間,凡俗與吾本就格格不入,龍門天界才適合吾,諸位吾飛熹先行一步,再第九重天的天界等待諸位前來朝拜!」其中一位神明沒有絲毫的猶豫。

龍門縱然有諸多不如,但一個永生就足以吸引許許多多的修行者了。

年齡越大,就越容易被長生夢給支配,如今一個長生之門就開啟在他們眼前,為何要猶豫!

正如這位女蒼神所說,他們想要的天界是什麼樣子,完全可以去開墾,去鑄造,他們有無窮無盡的歲月去完成它!

有飛熹帶頭,漸漸的也有人做出了前往龍門天界的選擇。

這些沒有猶豫的,多數是老神明。

要知道一些壽命將至的老神明,他們甚至會喪盡天良的從那些年輕的神選中搶奪神典,就是為了能夠進入到龍門之中。

一方面龍門的時間流逝,並不會影響自己現世的壽命,另一方面如果攀登到更高天獲得更高神格,自己的壽命上限也會提升。

既後半輩子都在為了如何進入龍門而廝殺,如今放在眼前的一道天途,成為永生逍遙的仙,有何不可??

陸陸續續,神明做出了抉擇。

但做出如此堅定抉擇的,全部都是飛入到龍門天界中的!

「龍門打開的時間有限,諸位請認真做斟酌,一旦抉擇,再無法反悔。」女子平靜的說道。

爭議極大,所有的天神腦子裡都有各自的想法,而且也嘗試著聯合在一起做點什麼。

有些人未必想做這樣的抉擇。

然而,這位女蒼神的態度來看,這絕非是什麼對所有人都公平公正的選擇。

這是她的旨意。

猶如一道開國法令!

這就是她的開天法令,世界不能凡神共存,凡靈在有神明的世界里太過脆弱與卑微,可整個世界的運轉卻根本離不開凡靈的生息,是它們讓世界有了色彩,而非像龍門那樣蠻荒原始。

而神靈無論是一心為子民,還是只顧著飛升獲得神權的神靈,只要存在就是對凡靈的一種泯滅,是這個世界最大的災源。

如果要建立一道真正的秩序,包括至高的蒼神在內,無論怎麼去約束與規定,都無法保證千百年後九天之野再次四分五裂,唯有真正的離開,不去打攪,讓過於龐大的撕裂力量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到達另一個位面……

雖然無法保證每一個生靈都無法得到上蒼公平公正的待遇,但卻可以讓它們有更大幾率的存活下來,讓它們每一個體活得更有意義。

世人皆會抱怨與咆哮,質問上蒼,為何如此不公?

事實上上蒼能做的僅僅是這樣,讓你還能活下來,不至於在神明之間的鬥爭中遭受無妄之災。

還具備質問與咒罵世道不公的權力,總好過這種灰燼都不如的屈辱與渺小!

「據我所知,蒼神應當是有兩位。」就在這時,那位幽天大帝緩緩的說道。

終究有太多人無法做出抉擇,既迷戀人間的種種美好,就不願意捨棄這永生的大好機會。

龍門中立著的那位女子沒有回答。

「不知另一位上蒼是何想法,是否同意您的這個旨意?」幽天大帝顯然是一位真正窺見了天機的尊神,他沒有一味順從,也沒有一味反對,他只是保持著懷疑與質疑的態度。

這句話再次引起了極強的爭論,所有的神明都沒有見過真正的上蒼。

此時的他們就類似於極庭大陸,忽然降臨了一位神。

對於眾神而言,上蒼不就是凡靈眼中的神嗎?

難以忤逆,卻又充斥著令人疑惑的地方。

只能夠小心翼翼的去試探。

「蒼天在上,請給予我們啟示!」

「蒼天在上,請給予我們啟示!!」

「蒼天在上,請給予我們啟示!!」

彷彿回到了最莽荒的年代,乾旱祈雨,供奉上蒼,妖獸橫行,禱告天神……

這九天的千千萬萬神明也何等的迷茫,不知何去何從,假如只有一位上蒼,那他們幾乎不可能避免的要做抉擇,要遵從這位黑神跡上蒼的旨意,但如果還有一位上蒼,那他們是一定要聆聽的!

一時間,所有神明都將希望寄托在另外一位上蒼身上。

相信以他的神通廣大,必定會知道現在所發生的一切。

他們需要一個最終的答覆,需要一個最終的啟示,或者他們僥倖的希望,這只是黑神跡上蒼的一意孤行!

興許兩位上蒼會因為這件事廝殺,掀起一個新的神靈歲月!

呼聲越來越高。

眾神仍舊希望另外一位蒼神出現。

而事實上玄天都的那些神明,或多或少知道,那一位蒼神是誰。

於是乎,玄天都的徐九游、北燦已經將目光落在了同樣漂浮在這龍門之下的祝明朗身上。

漸漸的,越來越多人的目光落在了祝明朗的身上。

祝明朗其實並不想站出來,可隨著九天之神「齊刷刷」的看向了自己這裡,他也知道自己是另外一位上蒼的身份瞞不住了……

但祝明朗還是有一點點疑惑,龍門有九座,那就是有九位蒼神,其他七位呢?

窺見了天機的幽天大帝剛剛又說上蒼只有兩位。

這個黑神跡……

之前在鈞天也出現過,其他天野也出現過。

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其他七位龍門蒼神要麼同化了,要麼已經被解決掉了?

不過,如果是自己,要頒布這樣一個旨意,而與自己平起平坐的有九位,那自己確實會解決另外八位!

總之另外七位同僚是不可能吭聲了。

還能夠吭聲的,只有自己。

而祝明朗也明白,為何自己還能夠吭聲,既沒有被同化,也沒有被處理掉。

「咳咳……」

祝明朗知道自己是九天千千萬萬之神最後的希望,他也得站出來主持大局。

他晃了晃身體,很輕易的就擺脫掉了龍門天芒的籠罩。

那神秘浮空之力,對祝明朗形不成約束。

這一幕,也讓所有神明眼睛煥發出了光彩來。

既不受這種力量的約束,就證明他是另外唯一上蒼了,畢竟九天之野中修為無論多高的神明都無法在龍門天芒下動彈分毫。

「諸位可能不太了解我的家庭狀況,一直以來我家主事的,都是我家娘子。」祝明朗清了清自己喉嚨,說出了這樣一段話來。

啊??

你們是夫妻????

幽天大帝那張臉上寫滿了複雜的情緒,而九天諸神更是一個個期待的眼神化為了大大的驚恐!!

他們是夫妻??

這位黑神跡上蒼和白龍上蒼……

就沒周旋的餘地了!

「另外,我也覺得凡靈與神靈分開對大家都好。」祝明朗附議道。

龍門光暈中,屹立在龍門前的黎雲姿已經極力在控制自己不笑出聲來,以免破壞自己莊嚴肅穆的形象,主要是祝明朗這句發言實在過於猝不及防。

龍門天界,九野人間。

兩扇門。

起初祝明朗來到這個世界,誤以為一切都是有序的。

可在經歷了種種磨難之後,祝明朗也意識到自己是處在一個天地初開后再無真正秩序可言的歲月里。

要問這世道哪裡不對勁,祝明朗能羅列出一大籮筐,絕大多數人也可以咒罵老天幾天幾夜不帶重複。

可當你有一天真的成為了上蒼,要你進行改進,那麼很可能人人就獃獃的立在那,完全不知所措。

就拿祝明朗自己而言,他不知道自己成為上蒼后要做什麼。

彷彿不打擾,已經是最大的仁慈了。

直到黎雲姿立於龍門,並頒布了現在這個旨意。

祝明朗起初和所有神明一樣驚愕不解,可在一次一次凝望人間,一次一次細緻思索之後,祝明朗越發的堅信,這個旨意是會讓一切變得更好的!

將原本的莽荒龍門改造為神明天界,並贈予諸神永生。

以此來得到一個乾淨清朗的人間。

祝明朗很清楚,黎雲姿為此籌備了很久很久。

另外七位連名字都沒有出現的蒼神,本應該是何等漫長艱辛的鬥爭,但百年來黎雲姿都熬過去了,並戰勝了。

唯獨到自己這裡。

她邁步過去。

她的蒼劫,大概就是自己。

上蒼本只有一位。

假如自己今天否定了她的這個旨意。

她為此付出的所有,都將功虧於潰!

祝明朗懂黎雲姿的用心良苦。

她今日做的這個決定,反而讓祝明朗無比的欣慰。

因為這也證明了她是上蒼的不二之選!

要在這樣一個神明凡靈混雜而紛亂的世道里找尋出一道這樣的真理,是得何等的清醒。

娘子是自己選的,夫妻之間本就該同舟共濟,於情,祝明朗無條件支持這道旨意。

上蒼也是自己選的,自己浮浮沉沉這麼多年,也深知多數帶給子民痛苦的便是過於蠻橫與強大的神權,於理,祝明朗也認同這個旨意。

「那麼兩位呢?」

「你們兩位是否逍遙在這個法則之外?」

「若兩位上蒼先做表率,吾等又有什麼怨言?」

就在這時,幽天大帝道出了這樣一句話來。

「是啊!」

「既要諸神遵守,兩位也是神,同樣要做人間與天界的抉擇!」

「既一視同仁,那也請兩位也遵從這個旨意,否則有打破這天規的存在,一切仍舊毫無意義,你們的後代,你們的親朋,你們逐漸改變的心思,終究會讓這個天規被蠶食!」

「這道旨意本就包含了我們,我與他同樣無法跳脫此規。」黎雲姿平靜的說道。

龍門的力量並不是無窮無盡的。

假如只是操控著龍門,將所有的神明「收」到龍門天界里,黎雲姿和祝明朗作為龍門蒼神確實可以跳脫出這個規則中。

但同樣的一些神通廣大的天神,也有可能通過種種方法逃脫出去。

為了讓一切沒有縫隙,黎雲姿結合了黑神跡的力量。

龍門代表了陽,黑神跡代表著陰。

陰陽共融,世間再無任何一位神明可以逃脫,包括了她自己和祝明朗。

這番話語,讓諸神再無過多質疑了。

事實上他們也不過是在做垂死掙扎。

何嘗沒有一些胡攪蠻纏之輩,他們會用一些所謂的人權和神權來控訴,來發泄。

只是黎雲姿根本不會去理會。

對待這樣的人,她只需要剝奪他們的神格,用實力來告訴他們,自己就是上蒼,自己的決定不容違抗!

「龍門天界在太陽下山時開始關閉,屆時沒有飛入龍門中的,都視作放棄永生神格,回歸尋常人間。」黎雲姿說完這句話,便不再多說半句了。

剩下的,就是做抉擇。

……

大地上,一位圍著絲巾的美婦立在山亭子處。

她擁有一雙與眾不同的眼眸,可以看到神明。

但她依舊是凡人。

她是少數凡人可以看到天空中這壯觀諸神星圖景象的人,她也可以聽到神明之間的交談。

她也就是那位筆官模樣神明的妻子,她心中其中無比欣慰,因為在提到龍門天界的那一剎那,自己丈夫說過,他對龍門天界並感興趣,他有他的人間妻子。

太陽慢慢下了山,神靈開始做出抉擇。

就在這位妻子期盼著自己丈夫從縹緲虛無的雲天上飛落下來,投入到自己的擁抱中時,她卻看到了自己丈夫,頭也不回的奔赴向了那一扇虛無縹緲的……

她獃獃的立在那裡。

欣喜與期待了這麼多天。

最終的結果卻是如此。

她甚至感到萬分驚恐與陌生,丈夫投奔向龍門時臉上的笑容是自己不曾看到過的……

……

永生,註定孤獨。

即便是逗留在人間,至親也會隨之離去。

神靈們做的抉擇也將釀成屬於自己的悲歡離合。

……

祝明朗看著夕陽餘暉,將人間渲染得瑰麗多姿。

再抬頭望了一眼龍門,那裡的一切,自己並不是沒有經歷過,最終卻選擇了遺忘。

在祝明朗心裡,早就有了答案。

更何況,祝明朗很清楚,這是自己和小白豈不需要承受蒼劫的唯一辦法。

自己與小白豈的輪迴體質,註定上不了龍門天界,在龍門天芒的照耀下,小白豈的身上已經長出了一些銀色的絲來。

好在這一次白絲並沒有在自己身上生長,僅僅是小白豈開始化繭。

「睡吧,睡吧,等你醒來后,我們後院一定種滿了銀桑樹……」祝明朗輕輕的拍了拍肩膀上的小白龍,身體也不由自主的向後倒了去。

仰趟著,祝明朗在餘暉彩霞中慢慢的跌向人間煙火之中。

自己的最後一道蒼劫,大概只能夠用這種方式躲過去了,這就是黎雲姿之前飲酒時想要對自己說卻一直沒有說出口的。

她不會讓自己去面對那殘酷的抉擇。

確實,相比於之前那道殘酷的抉擇,祝明朗更坦然的接受現在這個。

哪怕不是陪著白豈受輪迴之刑,祝明朗也覺得自己偏向於下落。

落下去的過程中,祝明朗看到了無數無數的神明奔赴了永生之門,自己算是為數不多選擇了人間的神靈。

當然,偶爾也能夠看到一些對永生並不眷戀的神靈,他們和自己一樣,如暮色中的流星,既顯眼又不璀璨。

祝明朗此刻的心情,其實一樣忐忑。

他望著龍門,表面上平靜與坦然,內心卻如同山亭中的那位妻子一樣,有期許,有緊張。

她們從小就遭受苦難,靈魂需要共棲。

很多身不由己。

而龍門天界中為神遊身殼。

在那裡,她們都是獨立的自己。

……

龍門正在一點點的關閉,天芒也在消逝。

玄天都的夜何等美妙,祝明朗還在飄飄落下,卻已經嗅到了那熟悉的煙火氣息。

可為何心裡還是有些失落。

並不是與永生失之交臂,而是……

忽然,祝明朗看到一個身影,在縹緲而遙遠的龍門夾縫處,她有些許躊躇,但最後她義無反顧的撲向了自己墜落的這個方向!

她像是一位嫦娥仙子,優美的身姿在黑神跡與龍門陰陽極冕下那麼出眾而耀眼,她似柔星魅月,正投入到自己的懷抱之中。

風舞動著她的髮絲,那張絕美的臉頰,再度讓自己如痴如醉。

心中的失落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無以言表的喜悅……

祝明朗也張開了雙臂,去擁抱她。

蒼茫天冕徹底消失,那一扇龍門兀然關閉。

這遁入黑夜的短暫無光中,逐漸失去神力的祝明朗在朦朧中凝望著這位奔赴向自己的絕美佳人。

這雙清澈而美麗的眸子……

自己絕不會喚錯她的名字。

……

——————————

亂叔:

至此,完結了哦。

一直以來寫書我都不拘泥於一種題材,喜歡做許多嘗試。

有大收穫,也有大失落,好在我有一顆喜歡寫書且估計一輩子不會動搖的心,所以即便寫書生涯里如祝明朗一樣浮浮沉沉,對我而言,也是一段不可多得的經歷與回憶。

一本書,像是我走過的一個人生。

十幾年來,我已經走過很多個人生了。

有的時候坐在陽台上,看著天空和飛鳥,就開始追憶以前寫的書,寫的人,寫的故事,感覺自己像是一位老爺爺,不由自主的追憶自己曾經的青春。

可陷著陷著,我腦海里會有一個聲音,他對著我咆哮:神經病啊你,我們才三十齣頭!!

俺們現在,也算正值青春!!

額……

你說的好像有點道理。

原來才三十齣頭嗎,作家是越老越吃香,六十多歲了還能寫出好故事。

啊,原來還可以寫三十來年嗎?

這個時候,耳邊又會有一個聲音冒出來,音調偏低沉且令人著迷:居然還要寫三十來年??其實寫書蠻累的,宅、胖、夜貓子、被讀者PUA更新、寫不好要被唏噓,寫得好會招來更多黑粉,你想一想你銀行卡里的數字,不覺得接下去三十年可以很瀟洒嗎?你可以品嘗到真正的青春!

「對不起,我想寫書。」

「如果可以的話,七十歲接著寫。」

得澄清一下,上面那個聲音並不是我腦海里的另一個小惡魔,而是我身邊絕大多數朋友對我的人生小建議。

哼,這些凡人根本不懂得寫書是一件多麼快樂的事情,我年僅三十二歲,體驗了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人生!

第一視角沉浸式體驗懂不懂,知不知道文學藝術啊,別人視角里看到的就是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字,對於我們這些讀書的人,看到的宏大,看到的震撼,看到的唯美,看到的是戳到心窩裡的感動與共鳴,是任何影視、任何動畫、任何現實景象所給不了的體驗!

所以改編,永遠改編不出讀者心中的感覺。

我喜歡書中的這種感覺,相信大家愛看書也是因為這個。

我覺得我並非是作者,更像是一位領航員,帶大家暢遊一個不同的世界。

能夠成為大家的領航員,我很榮幸的。

真的,很榮幸。

希望大家喜歡我這艘名為「亂」的穿越觀光號。

……

再說說完結后的打算和新書。

嗯嗯,十來年了,這艘老輪船其實也有些破舊和損壞了,需要停泊一陣子,歇息和加固。

我想寫的,還遠遠不止這些,-但寫這本書時我深刻的意識到我掌握的知識還遠遠不夠。

我想靜修一段時間,為期長一些,大概會在一年左右。

先治治病,把身體鍛煉好來,這個應該是重中之重,不然何來的再寫三十年啊。

然後陪陪家人。

結婚五年了,居然還欠著蜜月,兒子怎麼突然間五歲了,他說的話都帶點哲學,一直在身邊的父母怎麼長了那麼多白頭髮……

碎碎念,碎碎念,很久沒和大家碎碎念,a其實很多話想說,也喜歡和大家碎碎念,但又很多時候心有愧疚,覺得更新少了,更新不準時這些愧對大家。對家裡人也是如此,有的時候反而刻意去減少交流,實則我自己心裡有愧疚。

我知道自己對讀者、對家裡人,都沒有做到完美,但好在無論是讀者大家庭,還是家裡小家庭,都很包容我,讓我有時間去調整,有機會去盡職盡責……

做做調整。

充實下自己。

歇息一年,然後繼續開船。

新書就暫定明年兒童節了!

哇,今天是個完結的好日子啊。

我比兒童節的兒童還開心!

感謝大家的支持。

2023年的6月1號見。

想跟叔嘮嗑的,可以在威信、圍脖上留言給我哦。

搜:亂叔

嗯,就先這樣。

兒童節快樂!

最新網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牧龍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牧龍師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最後1道蒼劫(大結局)

%